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9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联手对敌
    果然,果然墨小姐叫来的人,都是非凡的,仅仅一声怒吼就让一众人的站不稳,试问底下的人哪个还敢不服?这个红衣妖孽男子的实力,比起死去的城主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三名玄衣中年男子相视了一眼,眼中总算涌上了欣喜,实力强者为尊,这样一来,城里也人也不会再不服他们了t逸冷冷的扫了底下那跌倒一地的众人一眼,这才冷声开口:“我们接手陵南城,不是要你们接受,也不要要听取你们的意见,只是告诉你们一声!若是有人聚众意图暴乱,那别怪我们不客气!”对付这些人,只能以暴制暴!听到上面传来的话,底下的那些锦衣汉子们心下不禁涌上了怒意,那小子倒是很狂妄!竟然敢对他们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不死死活!他的实力比他们强又怎么样?他以为凭他们几人就能打得过他们吗?

    而要城楼上,一名护卫匆匆来到洛少翔的身后,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后便退了下去,洛少翔听到那护卫的话后不禁微微拧起了眉头,看向旁边的白云飞他们几人一眼,这才上前对霍逸说:“刚才赤城那边传来消息,说煞神的人盯上的几个城镇了,现在正在对韩城出手,子情让我们做好防备,以防煞神的人会攻城。”

    霍逸听到这话,回头问:“煞神的人盯上了这几个城镇了?”

    “嗯,估计是这几个城镇归顺于赤城这件事传到了他的耳中,护卫说,煞神的人手段极其凶残,无论老幼见了一侓杀死,我们得赶紧做好准备才行。”洛少翔说着,目光中闪过凝重的神色。

    现在这陵南城的人还在跟他们搞反抗,估计他们说的话他们底下的人可不会听,而煞神既然命人攻城,想必不会让他们有机会缓过来,若是现在不马上安排,事情还真怕会控制不住。

    “煞神的人?”那几个玄衣中年男子一听,不由一惊,连忙问:“那怎么办?现在怎么办?煞神的人可不是好惹的!”传闻说,煞神的人手段全都凶残不已,一出手就是取人性命,他们不会看对方是否无辜,反正挡到他们的人都必须得死!原本只是担心城里的众人会内乱,以及别的城镇会盯上陵南城,现在连煞神都盯上这里了,应该如何是好?

    “你们三人先吩咐下去,让人盯紧城门,提高警戒。”霍逸沉声说着,看了洛少翔他们几人一眼,这才看向了底下的那些人,冰冷的声音带着一股玄气的从他的口中传出:“底下的人,你们听着!”

    浑厚的声音传来,让那些刚从地上站起来的众人连忙稳住了脚步,生怕再一次跌倒了毁坏形象,同时也抬起头看向了上面的人,心下暗忖着,那几人又想干什么?

    而那几个听到霍逸吩咐的,则看了他们几人一眼后,便飞快的下去按排。虽然不知他们的处事能力如何,但是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听令了。

    “这话我只说一次!在几日前,周围的几个城镇都已经归属于赤城,这一个点你们应该也是听说过的,一个家族若是无主也会内乱,更何况是一个拥有二十几万人口的大城镇,但是,自古以来强者为尊!什么都是实力说话,我们刚收到消息,煞神盯了这几个城镇,打算攻下这几个城镇后据为己有,而煞神相信你们也很清楚,若是这城镇落在他的手中,别说你们底下的大家族没有好日子可以过,就是这城中的百姓,也不会有好日子可以过!时间紧迫,马上吩咐下去,全城警戒!百姓都回家躲着不要出来!”

    听到这话,底下的人都慌了,一个个惊慌的大喊着:“怎么会这样?那煞神盯上我们陵南城了?怎么会这样?那煞神可是很凶残的,要是他们的人来了,我们哪里还会有活命的机会?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惊慌的声音带着恐惧的在下面传开,周围的百姓一时间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急得团团国转。煞神!那可是恐怖的一个人!对于百姓们来说,他就是一个恶梦,曾经那煞神只因一个动怒,便下令杀光了一个村庄的人,大人孝全不放过,而且那些人的死状还极其的恐怖,正是因为那一件事情,煞神这名字带给百姓们的不仅仅是惊恐那么简单!

    而那些原本在下面起哄的锦衣汉子们,此时听到了这话也心惊了,煞神?他们就是吃了十个豹子胆也不敢与他做对的人,那样恐怖的一个人竟然下令要攻城掠夺?如果这陵南城真的落入了煞神的手中,那他们往后哪里会有好日子可以过啊?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看着底下众人的惊慌,霍逸目光微闪,现在城中内乱,他必须得这样做,只有让这底下的那些人心惊了,他们才会按他说的去做,才会同心协力的对付那煞神派来的人,否则以他们现在的人力,根本无法与那煞神的人对抗!

    见差不多了,他与白云飞和洛少翔相视了一眼,三人点点头,他这才开口:“大家不要惊慌,百姓们先按我说的去做,各自回家中躲着,而底下那几大家族的家主,此时城中有难,你们也无法独善其身,只有一起守护好这陵南城才会有好日子可以过!”

    “那煞神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我们又能怎么样?”底下的其中一名锦衣汉子说着,此时他只想着带着他的人回家中好好的呆着,等这事情过了再出来,煞神的手下,那可是个个都是顶尖的强者,而且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是他们能比的吗?

    洛少翔睨了那人一眼,说:“若是这陵南城市失守,你们以为依那煞神的性格,会让你们活得好好的?若是不想死,不想你们的家族在此没落,也只有听我们的!”

    底下的众人一听,不由相视了一眼,一个看着一个的,最后,其中一人抬头问:“你们想我们怎么做?”事到如今,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见他们已经妥协,霍逸几人相视了一眼,他这才说:“把消息传开,让城中百姓都躲在家中不要出来,这样一来能减少人员的伤亡,再调出你们家族中顶尖的护卫,在城中四处巡视,同时加强城门的守卫,如果那煞神的人真的来了,就让守着城门的护卫不动声色的放他们进来,再关上城门,把他们都灭了!让他们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好!我们听你们的!”

    底下的众人听了,这才齐声的应着,接下来,便是安排着百姓们迅速回家躲着,一个个奔走相告着,不用多久,原本在城中四处走动的百姓们便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而那二十几个家族的主事人也都各自回去,调出了他们最顶尖的护卫,让他们有的在城中巡视着,有的在暗处埋伏着,只等着那些人前来。

    城中的一切安排妥当后,霍逸几人都站在城楼之上,凤歌看着那底下空荡荡的大街,说:“也不知别的城镇怎么样了,那煞神这么做,看来是对这几个城镇归顺于赤城这件事很不满。”好在城中众人还算配合,百姓们都躲起来了,没有在这外面走动着,就算真的打起来,也不会伤及无辜。

    一旁的白云飞听了,便说:“我刚人让人去打听了,估计不久就会有消息。”几个城镇相隔不是很远,用飞行兽的话,来回很快的,想要知道别的城镇的消息,只要再等一会就行了。

    “那煞神盯上了这几个城镇,那会不会也盯上了赤城啊?要是他派人攻击几个城镇,把赤城里的人都调开了,他自己去攻赤城,子情姐姐他们不是很危险?”洛菁宁担心的说着,煞神的强大他们都不清楚,如果真的打起来了,那会是谁赢?

    听到她这话,几人都微微拧起了眉头,洛少翔说:“应该不会吧!再说,子情的冷绝辰都在赤城里,他们两人的实力已经到了天玄神尊,如果两人联手的话,实力更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而且如果那煞神这一次真正的目标若是赤城,没理由会对别的城镇进行攻击的。”

    “报!有一队黑衣人正往陵南城这方向而来!以极快的速度靠近城门!”一名护卫匆匆来报着。

    “让守着城门的护卫隐藏起来,放他们进来,不要打草惊蛇!”霍逸沉声说着,目光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寒光。

    “是!”那护卫沉声应了一声,飞快的往外掠去。

    “报!”另一名护卫快步而来。

    “说!”

    “韩城被围攻,死伤惨重,后被出现的血狼成员解救,那些黑衣人落败而且逃!”

    “嗯,知道了。”霍逸应了一声,挥手示意那护卫退下去。

    听到那护卫的话,凤歌和洛菁宁笑得开心,宁儿笑盈盈的说:“都说那煞神的手下很厉害,看来也敌不过血狼成员嘛!”她就知道,子情姐姐的血狼成员是很厉害的!

    白云飞脸上浮现了一丝凝重的神色,说道:“那煞神若是知道自己的人被重伤,落败而归,只怕这事情没那么快就平息下来。”对一个强者而言,自己的手下落败了,那就是拂了他的脸,他怎么可能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就算是这一刻他们战胜了,接下来的只会是无止境的战斗!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到如今我们也只有应敌了!”洛少翔说着,心下暗叹一声,麻烦的事情总是那么多,而且惹上的还是一个比一个厉害的人物,先前是残王,现在又是这个煞神,再接下来,估计就是那个魔尊了!

    “那些人来了你们看!”

    洛菁宁指着两条街那边的那兄剑疾步而来的黑衣人,只见他们一个个手中持着剑斜指地面,一手置于身前,半弯着腰,脚下步伐如飞一般的掠过,当看到那城中竟然一个人也没有,那些人停了下来朝周围看了看。

    “杀!”

    霍逸夹带着玄气的冰冷命令一出,那埋伏在周围的众人顿时飞跃而起,迅速的将那上百名黑衣人围住了。与此同时,他们几人也提气飞掠而出,朝那些黑衣人的方向掠去。

    “杀!”

    那些埋伏着的护卫沉声一喝,手中的剑迅速注入玄气气息,原本锋利的剑刃在下一刻顿时泛上了嗜血的锋芒,因二十几个家族家中的顶尖护卫皆被调了出来,虽然分散了一些埋伏在别的地方,但这现在围攻那些黑衣人的护卫少说也有二名多名,人数可说是绝对性的压倒。

    那些黑衣人见自己竟然被埋伏了,眼中杀意顿现,手中利剑挥起,猛的袭向了周围的那肖卫,一时间,两方人马皆杀意腾腾的战了起来,混乱的战斗声传出那一声声清脆而剌耳的铿锵声,一声声的低喝着伴随着惨叫声响起,让那些躲在家中不敢出来的百姓们听到那些惨叫,更是往角落处缩着。

    “铿锵……铿锵……咻……”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伴随着他们凌厉的剑罡之气一声声的响起,在半空中刮过时发出了骇人的气流声,两方交战,霍逸几人几个飞跃,便停落在屋顶处,见那二十多名家族的主事人也都赶来了,却是停落在不远处看着没有上前,他们瞥了那些人一眼,见底下两批人中,虽然他们这边的人数比较多,但是相比的来说,他们杀了一名煞神的人,却也得付出四五个人的性命作为代价,这样的战斗持续下去,只怕那就算是赢了那煞神派来的黑衣人,剩下活命的也不会有几个。

    于是,几人相视了一眼,便也迅速的加入战斗之中,反观那二十多名家族主事人却是站在远远的看着。随着他们的加入,情势很快的逆转了过来,只见到在那刀光剑影之中,几人的身影闪掠得极快,寒光闪过,鲜血飞溅而出。

    凤歌那原本挂在腰间的弯月刀久不沾血,现在能杀个痛快,凤歌那性感的红唇都忍不住的扬起,好久没练得这和顺手了,她的弯月刀可是到了这里之后就一直没用过,现在终于可以尝尝血的味道了!美目一眯,寒光顿闪,杀意四溅!

    白云飞身为名剑山庄的少庄主,又师从天山,武功更是不弱,如今因那岩乳的功效实力大增,一把软剑硬生生的被他舞去鞭子,柔软的剑身袭去,缠上了黑衣人,手下一用劲,那人顿时倒地不起!

    而那不远处的二十几人看着在战斗中的那些人,更是惊惧于他们的实力与诡异的招式,怔怔的站在那里看着,看着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的倒向地面,鲜血四溅而开,周围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他们的身手竟然这么好?比起上任的城主是丝毫不差,先前对他们的不满到现在看到他们的身手,不得不说,以他们的实力确实不是他们几人的对手,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听到煞神盯上这陵南城的那一刻,他们面不改色的下达着命令,冷静的指挥着,让这城中的百姓各自躲到了家中,避免了无辜的伤亡……

    在这一刻,那二十几名家族的主事人虽然嘴上不说,但看着他们几人的目光却是已经不同,经过这一事,他们已经在无形中承认了他们的存在,接受了他们……

    而在另一边,原本与辰往陵南城而来的子情和辰,在半空中时往下面无意间的一瞥,却见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往赤城而去,他们在半空中看着,只见那些黑衣人以八人大轿抬着那坐在里面的黑袍男子,周围的纱帐让他们看不见里面的人到底是谁,但是从那排惩气势来看,两人心下隐隐猜倒了一点。

    “是那煞神?”子情开口问着,目光紧盯着底下的那一行人,因为他们两人站在金龙身上,又身处云端之中,底下的人不易察觉。

    冷绝辰看着底下的那一行人,点点头说说:“应该是,这玄武大陆能有这个气场的人,除了他又还会有谁?”虽然他们是没见过那煞神,但是他以神识查探,那人的威压以及气息都很是强大,实力绝不低于他们两人。

    “他们去的方向是赤城,难道他是想去赤城?”子情微皱着眉头说着,又道:“此时赤城里除了舅舅和爹爹之外,也就只有夜寒和追风以衣雪衣她们几人。”若真的是去赤城,他们可不是他的对手。

    而在两人说话间,那坐在八人大轿里面的煞神半敛下的目光却是微微一闪,眼底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刚才竟然有人敢以神识探查他?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当下抬眸往周围一扫,不见周围有什么动静,而在这时,似乎又感觉有注视着的目光落在他这轿子里,心下顿时不悦,抬手凝聚起一股强大的玄气气息,大手一挥,手指尖的那股凌厉而骇人的气流蓦然从他的手中飞袭而出,向那天空之处而去。

    “小心!”

    冷绝辰低喝一声,一手搂着子情闪避开了那射来的凌厉气流,因金龙的晃动,两人的身影也随着晃了一下,他当即说道:“金龙,下去。”声音一落,金龙往底下飞去,也在这时,几道凌厉而夹带着杀气的气流又再一次的袭来。

    “咻咻咻!”

    冷绝辰搂着子情从金龙的背上跃落,稳稳的落在地面,而金龙则飞向了半空,盘旋在他们的上头,看着那煞神以及他所随行的那些黑衣人,龙尾一摆,那些黑衣人一个个顿时连站都站不住,上古神兽的威压一袭下,纷纷都半蹲了下去,面露痛苦之色,而有的更是在金龙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之下七孔渗出了血迹。

    因金龙的这一摆尾,原本摆着煞神的那八名黑衣人也随着无力的跌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而煞神所坐着的八人大轿也砰的一声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原本气势磅礴煞气腾腾的一支队伍因他们的出现而出了混乱,除了那煞神之外,那些黑衣人没一个抵挡得住上古神兽强大的威压。

    坐在里面的煞神目光一眯,感觉着那空气中所流动的那股强大而熟悉的威压,那威压朝他这边袭来,夹起了一股不正常的风刃,吹动了轿子周围的黑色纱帐,也让那里面坐着的煞神呈现着一股若隐若现的神秘感。

    煞神半眯着眼睛,透过被气流吹动着的纱帐看向了那一男一女,以及他们头顶上空那条盘旋着的金龙,嘴角邪邪的勾起了一抺阴寒森冷的嗜血笑意,略显阴狠的声音带着杀气的从他的口中不紧不慢的传出:“上古神兽?你们是谁?”在他玄武大陆上,竟然有这样强大的人存在着?

    神迹天空之大,无边无际,就算是以四大陆区别,却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存在着,归隐的强者更是不少,只是,这两个人这么年轻,看来不像是归隐的人,如果不是那些神秘地方归隐的强者,他们又在这里出现,极有可能就是那赤城的人了!

    想到这,煞神阴狠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精光,确实是非同一般,那个女的,一张张绝美的容颜,一身淡然从容的气质,浑身却散发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势与魅力,莫非就是那个让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归顺于她的墨清姿?

    而那个男的,出色的容颜世间少见,与那个女的站在一起却是格外的相配,不过这样一对男女站在一起,他却是觉得格外的碍眼,心里涌上着一股嗜血的张狂,想要去破坏他们之间的那个美好!不!应该说,这世间所有的美好,他见了都觉得碍眼!只有破坏了,他才会觉得开心!才会兴奋!

    冷绝辰和子情静静的站着,打量着那个坐在里面的男人,那一身强大的气势是那样的浓郁,比起那个萧,竟然是一点也不逊色半分,不过比起那个叫萧的男人,也就是那青龙大陆的魔尊,这个煞神的身上更是多了一股阴狠与嗜血的凶残,就算是隔着那飞扬着的纱帐,他们竟然也能感觉到他那如同野兽般的阴狠目光。

    见他们两人没有开口,煞神眼中阴寒之色闪过,突然间手指凝聚一股强大的气流,二话不说的便朝那前面的两人击去,同一时间,双手在那轿子的两边一拍,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飞掠而出,一手成爪形夹带着骇人的杀意的袭向了他们两人。

    “小心!”

    冷绝辰微拧着眉头,低声的说着,推开了子情的同时迅速的迎了上去。两人避开了那煞神袭出的强大气流,当那气流撞击在地面时,竟然发出一声响亮的轰隆声,强大的玄气能量猛的往外荡开,尘土飞扬而起,待那气流散去,尘土落下,那地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大窟窿。

    子情清幽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个煞神,好厉害的气流攻击!那凝聚的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而且那攻击的速度也是可以称之为神速,若是刚才他们闪慢了半步,那道骇人的气流攻击便会落在他们的身上!

    想到这,她抬眸看向了前面交手的两人,那煞神是一身黑袍,辰也是一身的黑袍,两个抺身影闪动着,快如鬼魅,那凌厉的攻击所带起的强大威压弥漫在这周围之中,而随着他们劈出的掌风和凌厉的气流则缠绕在这空气的之中,当掌风劈中地面时,地面如被利刃劈开一般,出现了深深的一道痕迹,强者的气流在涌动,更是让那倒在地上的黑衣人无法起身。

    “咻!咻!咻!砰d隆……”

    两人从地面上到以气托起身体到半空交战,那凌厉的气流声在涌动着,刮过空气,劈中不远处的树木时,只见那树木咔嚓的一声响起,轰隆的便倒了下来。

    随着他们两人在半空中交战,强大的威压对这地面的威胁稍弱了几分,那煞神所带来的黑衣人中有一半的受不住那强大的威压而七孔流血而死,而其他的一些实力较高,以玄气护着,虽不致命,却也无法动弹。

    见到那些黑衣人在强大威压的威摄之下无法动弹,她目光微闪了一下,对那盘旋在半空的金龙说:“金龙,把他们都解决了!”对于煞神的爪牙,她是不能手软的,这些人残害的百姓不知有多少了,一个个手上都沾满了鲜血死不足惜!

    “吼!”

    金龙仰头低吼了一声,金龙的身影一转,来到了那些黑衣人的上方释放出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不到半响,便只听那些黑衣人一个个抱头大喊,体内的血气在上古神兽的威压之下如同滚烫的岩浆一般的涌动着,血管一个爆破,一个个双目暴睁喷血而死!

    解决了那些黑衣人,她看向了那半空处,只见双方交手谁也不占上风,那煞神浑身的气息很是浓郁,强大的威压更是连站在这下面的她都能感觉得到,她心想,若不是他们的实力都进阶到了天玄神尊的级别,在这股如此强大摄人的威压之下,就算是不死也会无法动弹,这一刻,她是庆幸的,庆幸着来到这神迹天空后的一切经历,若非如此,他们的实力岂能进阶得如此之快?

    见久战不下,她提气飞跃而起,同时说道:“辰,我来帮你!”她就不信,合他们两人之力会打不过这个煞神!声音一落的同时,手中凤吟一出,寒气顿时飞溅而开,冰寒的气息带着杀意的飞袭而出,直朝那煞神而去!

    “咻!”

    煞神面色阴冷,目光凶残如野兽一般,一边与面前的男子激战着,心下正暗暗心惊于他的实力的同时,竟然感觉到一股冰寒的杀气从身侧袭来,那股强大的冰寒气息竟然是一点也不输给面前的男子,猛的一掌挥出的同时,身影迅速的往外另一方掠去,在转身之际,一道杀意腾腾的气流也随着袭向了那名女子!

    “咻t!砰!”

    骇人的气流在空气中划过,咻的一声被被子情手中的凤吟剑挡下,猛的一挥,弹到了地面去,砰的一声炸响,子情手中凤吟一转,凌厉的剑花夹带着冰寒之气袭出,那如同利刃一般的剑罡之气在空气之中一般,如落叶飞花一般的散布在那煞神的身周,只听那煞神倒抽了几声,便见他黑色的衣袍一拂,那如同利刃一般的剑罡之气全朝她和辰袭来。

    “该死的你们!”

    只听那煞神一声阴狠的怒喝声传出,在他黑色衣袍一拂之下,猛的一股强大的气流朝她和辰袭来,感觉到那股气流中的强大气息,她当即大喝一声:“辰小心!”声音一落,身影同时往上空一跃这才险险躲过,猛的回头看向辰,见他也提气跃向上空避开了那股强大的气流攻击,她这才轻呼出一口气。

    他没受伤就好。刚才那气流中所夹带的凌厉,比锋利的利剑还要再厉害三分,若是身体碰触到只怕会被削成两半!那个煞神能凝聚那样恐怖的气流,实力远远的在他的辰之上,若非他们两人联手,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

    “很好!你们等着,留着你们慢慢陪你们玩!哈哈哈哈……”

    只见到那煞神的身影突然间往天空中掠去,没入云端之中,而传来的那句话却是久久的回荡在空气之中。

    “他走了。”子情看向了天空之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没想到那个煞神竟然这样就走了。

    辰看着那天空之处,半响这才收回了目光,看向了旁边的子情问:“这人的实力,比起魔尊如何?”

    “不相上下。”子情说着,又道:“我们虽然都是天玄神尊级别的,但是却只是初阶,他和那个魔尊的级别比我们的高,不过我相信,我们两人联手的话,可以战胜他们!”只是,不会那么容易就取胜罢了。

    而那煞神在回到他的宫殿之后,看着自己身上出现的几道伤口,一脸的阴沉之色,他敛着眼眸沉思了半响,忽的抬起了头露出了诡异的笑意:“来人!”

    “主子!”一名黑衣人蓦然出现在宫殿之中。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