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9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进入妖殿
    “你去朱雀大陆走一趟,把冷绝辰的消息散布出去,最要强调的是他卓绝不凡的容颜和气质。”煞神半眯着眼,嘴角勾着阴邪的笑意。

    “是!”黑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便飞快的往外掠去。

    “你们就等着吧!先让那个女人陪你们玩玩,呵呵呵呵……”大殿中,传出一声声低低的阴鸷笑声,回荡在空气之中,久久无法散去。

    而另一边,回到赤城的冷绝辰和子情听见几个城镇的情况已经控制住,便也没有往陵南城而去,同样的,那几个城镇的城主在经历了这件事情后,更是对他们打心里敬佩着,若非这次有他们的帮忙,就凭他们的人又怎么会是那煞神的人的对手?而且那煞神的人攻城,因事先得知,所以他们把伤害降到了最底。

    只是,在几个城镇中,韩城却是死伤最惨重的一个,不止是城中的护卫,更是连百姓都死伤了不少,子情和辰在确实了那几个城镇都没事后,想着韩城不知怎么样,两人便带着雪衣几人一同前去。

    当他们来到了韩城,只见那城中的血腥味还在弥漫着,鲜血洒满了一地,有的护卫在搬运尸体,有的扶着受了伤的人到一旁包扎,城里的大夫因为这次死伤的人数众多而被叫了过来,一个个带着药徒忙得不可开交。

    “雪衣,你们看看有没能帮上忙的吧!”子情回头对着身后的几人说着,她们几人虽然对医药不是很懂,但是常年跟在她的身边,处理伤口和一些简单的包扎却是一点也不会比那些大夫差的。

    “好。”雪衣轻声应着,与紫衣她们几人相视了一眼,便走上前帮忙,而夜寒和追风跟在辰和子情的身边,看了看周围那些死伤的人数,追风便说:“那我们两人要不要做点什么?”好像这韩城还真不是一般的惨,死了那么多人,而且受伤的百姓中竟然是连孝也有,看着真是可怜。

    “去吧!看看能帮上什么忙。”冷绝辰说着,与子情往前走去,一边说:“怎么没看见这里的城主?”

    子情听了,便拦下一名护卫问:“你们韩城主呢?”

    那护卫被她拦下,回头看了她一眼,便说:“我们城主受伤了,大夫正在里面急救。”

    “伤得很重?”子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看着那护卫,又问:“血狼成员呢?怎么这里没看见他们?”血狼他们还没回去,理应在此,怎知他们来了这里却不没见到,是去哪了?

    “嗯,血一直在流,人已经昏迷了,几个大夫在里面呢!”那护卫面带忧色的说着,看向了前面的一间屋子,因情况紧急来不及送城主回去,便在那前面的一间民房先行治疗。

    继而像想起什么似的,那名护卫怪异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说:“血狼成员在另一边帮忙,城西那边的伤亡人数比这边还多。”说着,便快步的走开了。

    “我们去看看吧!”子情说着,看向了旁边的辰。

    “嗯,走吧!”他微微一笑,牵起她的手便往那护卫刚才目光所落的屋子走去,只见那里门口处,有四名护卫把守着,房门紧关着,看不见里面在干什么。

    “你们是什么人?站住,里面不准进!”其中一名护卫沉声喝着,挡在了门口处不让他们再往前迈进一步。

    “听说墨城主受伤了,我们来看看墨城主。”子情淡淡的说着,清幽的目光瞥了那护卫一眼。

    “几位大夫正在为城主治疗,闲杂人等不得入内!”那护卫面无表情的说着,暗暗的打量着他们两人。

    听着护卫的话,子情和辰相视了一眼,还没开口,便听里面传来了焦急的声音。

    “怎么办?这血怎么总止不住?要是再这样流下去,城主会顶不住的!你们快想想办法啊!”

    子情暗叹了一声,看向了那护卫淡淡的说:“让开吧!我们进去看看。”听那大夫的话,看来是伤得很严重。

    那护卫还想说什么,冷绝辰一个目光冷冷的扫了过去,当即两人顿觉一股强大的威压袭向了他们,让他们浑身僵硬无法动弹的站在原地,心里涌上的那股寒意让他们心惊不已,一句话也喊不出来。

    “走吧!”冷绝辰牵着她的手,上前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里的几人听见推门的声音,连忙回头去看,除了三个大夫之外,还有一个玄衣的中年男子,那人一见到子情和冷绝辰,眼睛不由一亮,焦急的上前:“小姐,你竟然来了!我们城主快不行了!”没想到她不仅派了血狼过来帮他们,她自己也过来了,只是,他们城主伤得很重,恐怕是支持不住了。

    几个大夫一见他对两人神色带着尊敬,不禁暗想着这是哪里来的小姐?几人的目光在冷绝辰和子情的身上打量着,却只看出了他们的不凡,并不认识他们,而那原本守在门外的护卫听了里面传来的声音,那悬高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好在里面的人没有怪罪。

    子情看了他一眼,见这屋子关着,窗口也关着,血腥味浓得剌鼻,还没开口,旁边的辰便已经注意到了,当即对那人说:“去打窗户打开。”

    那中年男子看了看他们两人,连忙应道:“是!”而那三名大夫则不解的看着他们,为何那玄衣男子会这么听他们的话?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来的?

    子情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看了身边的辰一眼,这才走上前,见那韩城主身上有不少的伤口,而最致命的是脖子处的一处伤口,想必是还没切中大血脉了,要不然伤在脖子,这会准去见阎王了。

    “怎么不想办法止血?”她微微皱起眉头,扫了那三个大夫一眼。

    “姑娘,这止血不住啊!流得太凶了,药一洒上去就冲散了,我们、我们这也是没办法的。”其中一名大夫开口中说着,韩城主的伤口很多,最厉害的是那脖子处的伤口,但是那伤口的血流得大猛,药一下去就冲散了,他们还能怎么做?

    “我说的是他身上小的伤口!”她口气微冷的说着,这几人一看这场面竟然就慌了,一个个愣站在那里,大的伤口处理不好,小的也不会处理了。

    她走上前,伸出在韩城主的脖子旁边点住了几处大穴,继而从怀里取出一瓶药,倒出一颗挰碎了洒在他脖子的伤口上,血一下子停住,她的两个动作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却是让那三名大夫吓得不轻,他们可都是这城里最好的大夫了,却没见过她这样的手法,竟然只是随便点两下和一颗药丸就行了。

    她伸手把了一下他的手脉,这才说:“处理伤口,包扎一下。”声音一落,这才和辰一同往外走去。

    “小姐小姐,我们城主?”那名玄衣男子连忙问着。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她头也不回的说着,来到外面时,露出了一丝笑意说:“我们去看看血狼他们。”

    “好。”说着,两人便一同往前而去。

    几日后,朱雀大陆

    “喔?那个冷绝辰真的那么出色?”妖姬半眯着媚眼,听着手下传来的禀报。

    “听说那个冷绝辰是墨清姿的男人,与她整日连在一起,实力雄厚不说,容颜气质更是一绝,更听说,比起残王有过之而无不及!”

    “是吗?看来我得找个机会亲自去看看才行。”妖姬媚笑着,突然旋身站了起来:“这么好的一个消息,我得去告诉残王,让他也开心一下。”

    几个弯拐,便来到了那地下宫殿里面,一进里面便见那残王奄奄一息的躺在上面,此时的他比起前阵子更加的憔悴了,像是突然间老了几十岁似的,双眼无神的看着上方,静静的躺着。

    “怎么了?这么没精神?”妖姬来到他的身边,看着床上躺着的事残王,美目笑得开心,只是当看到他那日渐消瘦的俊脸和奄奄一息的神色时,眼底闪过了一丝的厌恶。

    这个男人,曾经是多么的高高在上,不过现在也是轮为了她的玩物,前阵子对他倒还有些兴头,只是看着他这些日子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体内的精气都几乎被她吸干了,她也随着对他提不起劲了,现在发现了新的目标,心情又兴奋了起来。

    听到她的声音,残王目光微动,没精打采的瞥了她一眼,往日的神采已经不在,此时的他,眼睛下面已经浮现了一个厚厚的眼袋。他虽然面无表情,神色奄奄一息的,但是他心底的恨却是一日比一日的强,对于那个叫墨清姿的女人,他更想杀了这个变态的女人!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吸人精气的妖精,日夜的以情邑制着他,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但是从她说她是采阳补阴的开始,他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尤其是这几日,更是提不起劲,连动一下也似乎没有力气一样,浑身的骨头更像是散了架似的。

    “你趴下来,我有话要对你说。”他的声音透着虚弱,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没有移开。

    听到这话,妖姬一挑眉,伸出手指勾起了他的下巴,媚声问:“你有话要对我说?说什么?”这倒是奇怪了,从被她捉来,他可是一直都没有好脸色对她看的。

    “你趴下来。”他还是看着她说着。

    “行。”她美目一转,便俯下了身子,低下了头,把耳朵凑上前去问:“说吧!想跟我说什么呢?”

    残王微抬起头凑上前,谁知原本无神的目光蓦然涌上了浓烈的恨意,张口便狠狠的咬住了她的耳朵不肯放开!

    “啊!放开我!快放开!”

    只听那妖姬惨叫一声,一手当即掐上了他的脖子,喊着要他放开咬着她的耳朵,谁知残王却是死死的咬着,就是不肯放手,妖姬手下一用力,只听见咔嚓的一声传出,那残王的身体猛的一僵,睁着眼睛便死去了……

    “该死的!真是便宜你了!”妖姬捂着流着血的耳朵,阴狠的目光盯着那已经断气的残王,心里气不过,竟然又是重重的甩了他几巴掌,这才恨恨的离开。

    另一边,在赤城里,子情和辰在院子里坐着,品着茗,闲聊着,桌面上放着几盘小点心。冷绝辰看着她,想了想,便说:“那残王在妖姬的宫殿中,如果以金龙的飞行速度,只要一天的时间便可到达那边,我打算明天就去。”

    “那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她唇边带着浅浅的笑容,轻声说着。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点点头应道:“好。”与她同行,联手对敌,自然是再好不过。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他又说:“不过我们两人若走了,也不知那煞神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我让夜寒打听消息,他说那煞神最近这几天都没听到他的什么风声,我想他在短期内也不会再对我们动手,等去了朱雀大陆后,我们就起程去青龙大陆带回娘亲。”

    他的目光涌上了柔情,看着她说:“嗯,那到时我们把这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就回古武大陆那边去成亲。”这边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不是安居的好地方,回到那边,山清水秀,古武大陆有他们的成长记忆,有他们的美好,在那边生活一定会比边好的。

    听到他的话,子情柔和的一笑,清幽的眼眸中也弥漫了柔情与蜜意,笑看着他轻应了一声:“好。”

    辰像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洛少翔昨天不是回来了吗?怎么到今天还没见到人影?”昨日他听说那个洛少翔突然回来,说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有霍逸和白云飞在那边看着,他回来这边帮忙,谁知这都一天了,还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见他说起这事,子情笑了笑说:“他是看上了雪衣了,在陵南城那边又没什么大事了,于是便回来了,昨天一个回来就对说,让我把雪衣借给他几天,也不知他到底要借雪衣去做什么。”

    闻言,冷绝辰笑了笑:“你身边的雪衣几人气质与容颜都不输给一般的家族小姐,也难怪他们都看上了,若是他们都能配成对,那倒也是一桩美事。”

    “是啊!雪衣几人都是好女子,洛少翔他们也都不凡,而且感情这回事,只要双方觉得没问题那就行了。”她轻声说着,想起了那一身红衣的霍逸,目光不禁微微一闪。

    见她神色有异,冷绝辰挑了挑眉,问:“怎么了?”

    “想起霍逸了,他似乎一直都没有看上的女子。”她轻声说着,想到霍逸,她心下不禁泛过一股道不明的感觉。霍逸对她的爱,是执着的,他不言放弃,以着守护的姿态静静的守护在她的身边,所她的幸福当成了他的幸福,把她的开心当成了他的开心,他对她的爱,让她感动,却也无可奈何,她只有一个人,只有一颗心,而且她爱上的人只是辰,对于他,她把他当成了朋友,当成了亲人,当成了兄长,但是正在因为如此,看到他一个人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边,她才会觉得心酸。

    他希望她过得好,而她也希望他过得好,可是,他却似乎一直都无法放下她……

    听到这话,他想起了那个红衣男子,霍逸,那妖孽的容颜以及带笑的桃花眼,他曾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子情表白,更说他不会放弃她的,但是当知道子情爱的是他时,他却只把苦往肚子里咽,笑着祝福他们,静静的守护在她的身边,无疑的,他是在那么多人当中让他心生敬意的,因为那样的爱,是无私的。

    他暗叹了一声,良久,这才说:“也许,他还没遇到他命中的那个女子。”话虽如此,但他却也知道,像霍逸那样的人,一旦爱上了就是一生一世……

    次日,两人在告诉了墨成轩和龙铭哲后,便往那朱雀大陆而去,他们都是有仇必报的人,子情是因为受了那残王那日的羞辱而要亲自取他性命,让他永远在这世界上消失,而冷绝辰则是因为他以为残王毁了子情的清白,容不得他活在这个世上!

    两人让金龙带他们前去,在日落之前来到了朱雀大陆的一个城镇,他们在城里歇脚,相伴着走进酒楼里,因两人的容颜皆是十分出色,一出现在酒楼中便引来了众人惊艳的目光,不少的人打量着他们,窃窃私语着。

    “小二,上几个招牌菜和两碗米饭。”冷绝辰开口说着,与子情一同在桌边的一张空桌坐下。

    “好勒,马上就来!”小二扬声说着,飞快的去交待厨房的人准备,不着一会又提着水壶走了过来,笑容满面的说:“两位客倌,小的给你们加点热茶,先喝杯茶,饭菜马上就好。”说着倒了热水后便退下了。

    子情淡淡的看了酒楼里面的人一眼,见那些人一个个盯着他们看着,见到她的目光,又飞快的低下了头,粗略的打量了那些人一眼,她便收回了目光。

    “来,喝杯水。”冷绝、辰把倒好的茶水递到她面前。

    “好。”

    她轻声应着,轻轻一笑,这浅浅的一笑却是带着柔情与温柔,因她绝美的容颜上所浮现的笑容,让她看起来更是美上三分,那酒楼里一众的男子都不禁看呆了眼,只是突然间那一个个盯着子情发呆的男子顿觉一股冷嗖嗖的寒气在他们的身上扫过,惊得他们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一回神,才见那名刚才还觉出尘若仙人一般的温雅男子,此时正用着冰寒透骨的森寒目光扫向他们,吓得他们连忙收回了目光,低头猛的吃东西。

    太可怕了!那个男人,他们刚才还以为只是一个空长着出色容颜的男子,可当接触到他那森寒的目光,他们才惊觉那绝对是一个恐怖的男子,他的温柔,他的尔雅,也只是给他面前的那名绝色的女子而已,当目光落到了他们这边,那就是尤其千年寒冰一般!一股冰寒的森冷之意猛的从脚底窜起,直达心头。

    “菜来喽!两位请慢用。”小二把饭菜端了上来,放在桌面上后又接着忙活去了。而也正因这小二的出现,让原本弥漫着森寒之气的气氛缓了下来。

    “辰,来,试试这个。”子情夹起了面前的一块烧红了的肉说:“难怪这酒楼的生意这么好,这几个菜可都是色香味俱全。”声音一落,她又给辰夹了一条炒得青脆的青菜放在他的碗里。

    冷绝辰露出了笑容,清幽的眼眸中盈满了柔情与宠溺的说:“来,你也试试。”说着也帮她夹起一些:“吃吧!”

    “嗯。”她浅浅一笑,便低下头吃饭。

    两人恩爱的模样羡煞了旁人,却又只敢偷偷的往那边瞥几眼,生怕若被那男子发现了又会扫来一道冰冷冷的目光。

    待吃完后,他们两人闲坐着,边喝着酒水,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子情不禁有些感慨的说:“神迹天空这么大,我们却总在四个大陆之间奔跑着,来到这里后,这边的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多。”世事往往总是出乎人的意料的,有很多的事情都是无法先知,也才会有了这么多事情的发生。

    “放心吧!这些事情很快不会解决了,等我们回去了,那边就是平静的生活,到时听风赏月,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纷争。”他低沉的声音带着一抺柔情,说着他们都向往的生活。

    “嗯。”她轻轻一笑,说:“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好。”他应着,便付了饭钱,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那两个是什么人啊?看样子不像是我们这地方的人,不过长得还真的是出色。”

    “是啊!那男的女的都一样,俊得很。”

    “刚才我盯着那个女的看,那个男的冷冷的扫了一记眼神过来,吓得我险些不会动了,那人真的太可怕了,一个眼神就能将人摄住!”

    “那个男的长得那么出众,要是被妖姬盯上了,估计他就得落入她的手中了。”

    “听说那妖姬长得美艳无比,只是我却一直没见过,要是我能被她看上,那就好了。”

    “切,就你那熊样,妖姬能看上你?”

    酒楼的众人说着便笑开了,随着冷绝辰的子情的离开,他们又是聊着八卦的事情,一时间,酒楼又热闹了起来……

    待夜深之时,众人都沉沉睡下,两抺快如鬼子魅的身影却是飞一般的从黑夜中掠过,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冷绝辰和子情,他们提着玄气气息,踏着清风往妖姬的宫殿而去。

    他们虽然没来过这里,但是听龙铭哲说了这样里的大致地势,所以便也知道怎么走,出了城门后,便上了山坡越过了密林,约莫二个时辰的时间,便见在那夜色之中,密林里面有着一座透着诡异气息的宫殿,而当他们来到那宫殿的前面一片树林时便停下了脚步,因为这前面的这片树林是设了机关的,若是走不出,一旦踏入便会被困在里面。

    “来,小心一点。”辰说着,牵起了子情的手,带着她往前面走去,当他们两人一踏入那片林子,原本没有雾的林子竟然弥漫出一层薄薄的细雾,而在隐约中,似乎还有着一些嬉笑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

    来时他们就从龙铭哲的口中得知,这片林子便是妖姬用来防止敌人进入的,想要靠近她的宫殿,会飞行兽是无法飞进去的,因为一耽现有飞行兽靠近,她宫殿外面所装着的暗器便会如雨点般射出,最重要的一点是还会有毒烟的燃烧,没有人会知道,什么时候的烟是有毒的,待知道的时候,已经身中剧毒无力动弹了。

    所以最方便的方便便是从这片林子中穿过,只要过了这片林子,以他们两人的身手,便可悄然无声的进入她的宫殿。这一次,他们要做的是在神不知鬼不觉当中一连灭了这宫殿!

    白雾中,隐隐像是有绝美的女子在他们两人的身边飘过一般,伴随着一声声的媚笑。这片林子,以魅惑人心为最主要的目的,只要沉迷于这片虚境当中就会失去神志无法走出,这对一般人来说,那是极其危险的一个虚境,因为它不仅会有性感美女的出现,还会有金钱与权力的诱惑。

    只是,这样的东西对于冷绝辰和子情来说,却如同过眼云烟一样,他们心不动眼一移神色自然的走着他们的路,两人的手相牵着,紧紧的握在一起,不一会,便从那片浓雾中走了出来,相视了一眼后,露出了一丝笑意的往前面掠去。

    也许是那妖姬太过自信,竟然宫殿的外面没有人把守着,他们两人悄悄的潜了进去,子情以不见血的方式,让那些人一个的倒在地上,来到了里面时,捉住了一名黑衣女子扣住了她的喉咙问着:“残王在哪?”

    那黑衣女子被捉,一个心惊想回头去看却看不到身后的人,想开口呼叫却也叫不出,突然手心一翻,一把匕首出现在她的手掌中猛的就往身后扣住她的人剌去。

    子情另一手一转,轻易的夺过了她的匕首同时手下一用力,咔嚓的一声响起,一手便拧断了那名黑衣女子的脖子,把她丢在了地上:“走,我们进里面去看。”她压低着声音说着,便移步要往里面走去,却不想让身后的辰拉住了,她不解的回头过,疑惑的看着他。

    冷绝辰露出了一丝笑意,把她拉向了自己的身后,对她说:“我走前面。”说着,一手牵着她便往前走去。

    看着那走在前面的身影,她不由目光一柔,移步跟在他的身后。辰,他不希望她会受到伤害,她又岂会让他受到伤害?他护着她,她看在眼里,明白在心头。

    两人如若无人一般的在妖姬的宫殿中行走着,所到之处,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的倒下,因杀人不见血,没有血腥的味道更没人轻易发觉,但当他们几乎走遍了这一层时,却仍没有什么发现时,便觉得不对劲了,扣下了一名黑衣人,弹进了一抺药丸后,子情冷声问:“残王在哪?”

    那黑衣人以为他们是来救残王的,只是死死的闭着嘴,突然间只觉喉咙一阵剧痛,想要开口大喊却喊不出,火热的感觉如同虫蚁在噬咬着一般,痛入心扉,让她忍不住的在地上打滚着,却叫不出声音。

    “为我们带路,我让你死你痛快一点,若不然,定然要你生不如死!”冷绝辰冷冷的说着,冷眼睨着地上的那名黑衣女子。

    如同万毒钻心一样的痛苦让那个黑衣女子痛得流泪,点了点头示意着。子情和冷绝辰相视了一眼,这才伸手弹了另一颗药丸进去,押了她起来让她带路,那黑衣女子见痛苦缓了一些,便看了他们一眼,摸着自己说不出话的喉咙,对他们比了一个死的动作。

    子情微微皱眉,问:“你是说残王已死?”不是说被那个妖姬捉了当男宠吗?怎么会死得那么快?没亲眼看到,她不信!

    那黑衣女子点了点头,旁边的冷绝辰也微皱了下眉,冷声说着:“带我们去看!”黑衣女子对上他的眼睛,竟然是浑身一颤,这才为他们带路。

    当看到那黑衣女子打开开头走进地下室时,他们才知道为何刚才总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原来是妖姬以及她的的手下都在地下宫殿里头,这个地方还真的是隐蔽,一般的人若是不知道,根本不会发现还有个地下宫殿。

    两人随着那个黑衣女子走下地下宫殿,谁知在这时那个黑衣女子突然用力一扎,飞快的丢出了一个东西,只见那东西砰的一声发出重重的爆破声,一时间传遍了这地下宫殿的周围,冷绝辰目光一冷,挥手一掌就把那黑衣女子打飞了出去。

    “走!”他拉着身边的子情往里面而去,知道那声爆破声一响,定然已经惊动了这里面的人,尤其是那个妖姬!

    ------题外话------

    今天更晚了,双节啊,一个字,忙…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