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五章 春色无边
    煞神睨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抺阴狠的笑意说:“跑不掉?呵呵,你还真会说大话啊!打败妖姬你是可以,不过,打败我你却还不够资格!”他是什么人?他煞神可是神迹天空风云榜上排行第二的强者!一个小小的丫头也敢在他的面前放肆!真是大言不惭!

    “呵呵,催情药从来都是没有解药的,想要解了他身上的情药,用你自己去当解药不就成了?”妖姬笑得妖媚,她狼狈的从地上站地起来,捂着发疼的胸口,恶狠狠的扫了那冷绝辰一眼,心里暗骂着,该死的男人!竟然敢踢她!

    而辰在听到妖姬的话时,不由一怔,刚才那香味竟然是催情药?想到这,不由微微的皱了下眉对,目光冷冷的扫了那妖姬一眼,继而幽深的目光又落在子情的身上,刚才她不说他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也不知时药效发作还是怎么的,身体里竟然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让他原本微皱着的眉头拧得更深了。

    子情淡漠的目光朝那煞神瞥了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不错,你的实力确实是在我之上,若是与你交手,吃亏的只会是我,所以我并没有打算和你交手,但是,你却一定会栽在我的手里!”

    “哈哈哈!口气还真大,我倒要看看你一个小丫头到底有什么本事!”煞神仰头大笑着,蓦然目光一眯,眼中凶狠的光芒闪过,一手凝聚起了一股玄气能量,当那一团在他手上弥漫着的玄气气息呼呼而响之时,还没等他身影飞掠而出的发起攻击,却突然感觉身体里猛的窜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那原本弥漫在手上的玄气气息突然间变弱了,正在一点点的消失着。

    看到这一幕,他不由惊愕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相信这面前的一幕,当下又迅速的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谁知却凝聚不了半分的气流,倒是一股剌痛的感觉从身体里钻了出来,身体也随着一麻,像是有什么电流窜过身体一样,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地面上!

    妖姬看到这一幕,心惊不已,震惊的看着那煞神问着:“你、你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他怎么突然间就坐地上去了?出什么事了?想要跑过去看看,谁知前脚才一迈出,整个人便也随着往前扑了过去,继而也觉得像被什么窜过身体似的,一身的无力伴随着那钻心之痛让她不由痛呼出声。

    “啊!痛死了……到底、到底怎么回事……”

    子情冷眼看着,目光清幽而淡然,像是看着最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似的,见他们两人都无力的倒在地上,她这才勾起了嘴角,说:“我说过你们两个谁也逃不掉的,怎么样?现在信了吧?对付你们,我用不着动手,只手指轻轻一动,便能让你们束手就擒!”

    “你对我们下了毒?你何时对我们下的毒!”

    妖姬一个回神,不由低声喝着,她刚才与她交手,一直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虽然她的身影快得让她无法看清,但是对于毒之类的东西,她却是不陌生的,但是刚才分明就没有看见她下药和动手,更没闻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味道,她又是怎么下的药?这个墨清姿,难道除了一身好武功之外,对医毒也有研究?

    她心下想着,随即明白,她若是对医毒没有研究,又岂会知道那打碎的瓶子散发出来的浓郁香味说是情花药呢!只是,若是栽在她的手里,她是真心的不甘!

    “用毒最高的境界,那就是要让对方浑然不觉,你们中了我的毒,除了我,无人能解!”子情清冷的声音微微一顿,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道:“这七步追魂散我是特意研制用来对付你们的,无论你们的内功修为有多厉害,只要中了我的药,你们就会浑身提不起力气,玄气无法凝聚!”

    听着她的话,煞神和妖姬的目光微闪,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栽在她的手里,想要运气却觉得气息完全提不起,如同废人一般的没有了一身的玄气,当下心头又惊又诧,这当真如她所言,玄气无法凝聚?难道今天他们真的得死在她的手里?

    子情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并没有直接取他们的性命,中了她的毒,就算了她不亲手杀了他们,他们也是活不了的。眼角瞥见辰的额头渗出了不少的汗水,脸色也似乎微变,像是在强忍着什么似的,于是她开口唤道:“火龙扬出来!这里交给你们!”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两道身影咻的一身从她的体内飞空而出,凭空落在她的面前。

    “主人,你放心吧!这里交给我们就行了。”扬朝她挥了挥手,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的说着,当目光看向了那趴坐在地上的煞神和妖姬时,脸上的笑意一敛,换上了邪气的笑容。

    主子把他们两个交给他们,要怎么整死他们两人好呢?

    “辰,我们走。”她来到辰的身边,伸手扶住了他,一碰到他的身体就觉得他热得像火一样的烫手,她抬眸看着他,见他目光略显迷离,似乎在挣扎着什么,强忍着似的,不由微微一笑,扶着他往宫殿里面而去。

    这周围除了这妖姬的宫殿之外,方原百里没有人家,所以也只能进宫殿里面去了,在先前寻找的时候,凭着她过目不望的本事已经把里面的路线记了下来,运起轻功带着他来到一间石室里,伸手一拂把那床上的被褥扫落地面,别人用过的东西,他们不屑用,哪怕只是睡在板床上,也比躺在那上面好。

    石门一关,顺便的锁上了,她一回头,见辰正怔怔的看着她,那灼人的目光看得她脸上一热,还没等她开口,辰那变得沙哑的声音便已经传出。

    “子情,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他想给她美好的一夜,却不想会在这时中了催情药。

    子情抬眸看着他,绝美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的问:“你不想要我?”

    “想!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的手捂住了。

    子情深深的看着他,目光中盈着的柔情似水,似乎能溶化人的心窝一样,此时的冷绝辰在药力催动下,体内窜起的热流一股比一股强,看着面前心爱的人儿,他只觉口干体燥难受不已,她的柔软的身体贴着他,让他火热的身体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凉与舒服,当下低下了头,吻上了她那娇嫩水润的朱唇。

    两唇轻抵间,一股电流咻的一声在体内窜过,虽然是在药力的催动之下,但是他也怕吓到了她,放轻着力道的浅吻着,细细品尝着她的美好,随着身体窜起的火热与渴望,一个深吻似乎不足以满足他,于是,在她气喘喘的瞬间,他抱起了她走向了那张大床,扯下了床帐铺在那床上,这才轻轻的把她放在上面。

    冷绝辰看着床上的她,因先前的深吻,她绝美的容颜染上了一抺迷人的嫣红,红唇微肿着,目光略显迷离,此时的她,少了平日里的清冷,变得魅惑而勾人,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液在澎涨着,心头扑通扑通的跳着,变得沙哑的声音不由低低的唤着:“子情……”

    躺在床上的子情见他目光迷离,却泛动异样的灼人光芒,那碰触到她的身体是那样的火热,但他的动作却是那样的温柔,她轻轻扬起了唇角,露出了一丝羞涩中带着娇媚的笑意,伸出了手主动的环上了他的脖子,把他拉了下来,微抬起头,以吻代替她所有的话,所有的情……

    她生涩的吻毫无技巧可言,却轻易的挑动了辰的心,轻易的勾起了他体内的火焰,身体里的火热越发的涨得难受,而她的手,却还在他的身上轻轻的移动着,当她的唇来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说出了那句话时,他整个人突然一怔,就在他一愣神的时候,只觉两人紧搂在一起的身体随着她的一转,两人的位置当即调转了过来。

    她在上面,而他则在下面,意识到这一点,他微愕的看着她,却见她盈着柔情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他勾唇一笑,带着灼人火焰的目光紧落在她的身上,只见她像一只勾人的妖精一样,绝美的容颜带着几分羞涩的从他的身上坐了起来,正好坐在他的腰间,那双细白的手为他脱去了身上的衣袍,当她的手指划过他敞露出来的健壮胸膛时,只觉一股热流从他的小腹窜起,连带的让他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来。

    看着躺在下面的他,她只觉心头扑通扑通的猛跳个不停,她的主动,她的大胆,让她心生羞涩之意,但是一想到他是她爱的人,但又压下了心头的羞涩,大胆的为他褪去了衣服,却不敢去碰他的裤子,当看到他健壮完美的身体时,她心口跳动的声音越发的响亮了,当手指轻拂过他结实的胸膛时,他身体的反应逃不过她的眼睛,让她心下涌上了一股满足,满足于自己能带给他这样的感觉。

    知道他中了催情药,体内定是难奈不已,于是,她娇羞的目光对上了他的迷离而灼人的眼眸,伸手脱去了自己身上的纱衣,她的动作轻慢中而带着娇羞,绝美的脸蛋上的醉人红晕更是散发着迷人的魅惑,当她身上的纱衣一件件的褪落时,当她一丝不挂的坐在他的腰间时,那雪白的玲珑娇躯,那性感丰满的身段,让那躺在床上的冷绝辰不禁看呆了眼,体内的热气猛的往上一冲,他只觉脑袋一阵发热,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着面前那映入眼底的惹火身段,那样的美,美得让他无法呼吸,只觉鼻子一热,两行鼻血蓦然滑稽的流了出来……

    “噗哧!”

    看到他竟然流鼻血了,子情一时忍俊不住的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原本旖旎的气氛顿时少了不少,她还没想辰竟然会在看到她的不着片裸后的身体竟然会流鼻血,这样的一幕,还真的是她没有想到的,只是,就在她这一笑间,辰随手拿起一旁的衣袍抺去了那两行鼻血,同时伸手抱住她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低沉而带着沙哑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的笑意从他的口中而出:“小妖精,这都得怪你,我可再也忍不住了,从现在起,反攻!”他的声音一落下,便在子情惊愣当中俯身而下。

    当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时,火热的气氛又再一度的被带动了起来,他的吻从温柔渐渐的化为狂野,一双大手也没停的在她的身上四处点火着,而子情也在他狂野的热情下,渐渐的迷失了神智,双手本能的抱住了他的身体,一声声带着魅惑的轻吟也随着从她诱人的红唇中轻溢而出……

    体内传来的燥动再也压制不住,辰看着身下的性感迷人的心爱女子,眼中涌上了丝丝柔情,三两下的褪去了自己身上仅有的裤子,当两人合二为一的那一瞬间,子情不由痛呼了一声,而那在她身上的辰却惊愕不已,当进入她体内时所遇到的阻碍是那样的明显,她、她……

    然而,惊愕在瞬间变狂喜所取代,他温柔的在她的额间落下一吻,压制着体内因药而引起的难受,待她渐渐的放松下来时,这才慢慢的动起了身体,而在他温柔体贴的带领下,痛楚过后紧接着而来的是一**的快感与无边的春色……

    而在外面,火龙和扬盯着那前面的煞神和妖姬,上前踹了几脚后,火龙口一张,一团火焰瞬间将那惊恐的两人复灭,只听那燃烧的声音在夜风中噼里啪啦的响着,伴随着他们两人那一声小过一声的惨叫声

    “哼!烧死最干净了,一了百了,免得碍眼。”火龙双手环着胸,站在扬的身边看着那前面在燃烧着的大火。

    “少了他们两个,主人的麻烦也能少一点。”扬勾唇一笑,目光也落在那火光之中。

    当夜风吹过,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香浓的花香味,他们两人不由挑了挑眉相视了一眼,火龙问:“那是什么味道?好香!”说着,还嗅了几下,想了想,有些疑惑的说道:“这大半夜的,哪里来的花香味?”

    扬也闻了闻,说:“这周围有种花吗?好像也就是些树。”他说着,目光朝周围看去,漆黑的一片,连鬼影都没看到一个,更别说看到什么花了。

    “哎,扬,你说这个叫煞神的,怎么出门连个手下都没带?这会死得这么无声无息的,我们要是不说,谁知道他死了?”火龙看着那渐渐弱下来的火焰,吹着这夜间的风,只觉浑身一阵舒爽。

    扬睨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说:“这就是太过自信了,以为就他的身手最好,跟咱们主人比,他们怎么可能是对手,要知道,咱们主人好歹也在青山学了那么久的医毒,随便一出手,放倒多少都是没问题的!连打都省下来了。”

    “那倒是!主人要是用毒的话,估计这个什么神迹天空没人是她的对手!”火龙认同的点点头,突然间觉得身体似乎有些奇怪,不由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低下头疑惑的看着。怎么回事?怎么感觉身上有点热?

    扬见解决了那两人后,不由想起了他们的主人刚才好像和冷绝辰又进了宫殿里,当下看向了旁边的火龙,疑惑的问:“对了,主人他们两人去里面干什么了?”好像他们隐隐的听见什么中了药了是吧?是去解毒了?

    火龙哪里顾得了他的问话,反而越发的觉得奇怪,问:“扬,你有没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被他这么一问,扬顿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说:“嗯,有点,好像有点热。”因为他的属性是冰,所以这点热对他来说还算不了什么,只是有些奇怪,怎么会感觉有点热的?他是冰属性的,是不会觉得热的才对。

    “真的?你也会?我好像越来越热了,浑身难受得不得了!”火龙有些郁闷的说着,伸手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又往他的身边凑去说:“快点,你是冰属性的,给我来点凉快的。”说着扯开了身上的上衣,露出了性感的胸肌。

    而旁边站着的扬在听到他的话后,抬眸看了他一眼,谁知见他竟然在他的面前扯着他自己的衣服,胸前衣襟半敞开着,他那性感的胸膛有着完美的曲线,因他拉扯的关系衣襟显得松松垮垮的,再配上他那因不耐性而出现的郁闷表情,扬竟然不由看怔了,似乎有一股怪异的感觉在体内窜起。

    火龙见他竟然愣着,不由撞了撞他,没好气的说:“喂!扬,你愣着干什么?给我来点凉快的,快点。”这傢伙愣着干什么啊?盯着他看的那目光怎么怪怪的?抽风了不成?莫非的觉得他的目光有些怪异,见他直盯着他的胸前看,那目光,竟然让他有孝毛,当下伸手拉起了自己的衣服,步伐同时往后退了一步。

    扬这傢伙怎么看着他的目光有点奇怪……

    “你退什么退啊?”扬瞥了他一眼,说:“想要凉快点不会把衣服脱了啊?还怕有人看见不成?放心,这里除了我们之外,没别人了,再说了,咱们可是上古神兽,怕什么被人看。”该死的,他怎么被这火龙一说,他也觉得身体里有点不太戏劲啊?那股从血液中窜起的热流是那样的陌生,似乎因为那股热流的窜动,心情还有些期待与紧张?到底是怎么了?

    突然间,一阵夜风飘过,带来的又是先前那股香味,仔细一闻,那空气中所弥漫着的味道虽然淡了,却还是那样的明显,微微皱了下眉头,目光在周围的地面扫了一圈,猛的像想起什么似的,面色古怪的看向了那退到一旁的火龙。

    “怎么了?”见他面色古怪的看着他,火龙不由开口问着,身体里传来的燥热越发的厉害,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扬看着他,问:“你记得刚才主人他们之前说的是什么吗?”

    “主人刚才和冷绝辰进里面去了,不就是说冷绝辰中了药,主人去帮他解吗?”火龙说着,接着像想起什么似的,看向了那宫殿不解的说:“这都进去好一会了,主人怎么还没出来?”要是问问主人,她定然知道他现在是怎么事的,身体里传来的那股火热真的比他体内的火焰还要热,难受死了。

    扬目光微闪,露出了一丝笑意的看着他说:“那你知道主人刚才说冷绝辰中的是什么药吗?”他原本了不知道,但是那空气中的香味,以及两人身体里传来的异样,再结合冷绝辰先前的表情,他也不难猜出现在他们这燥热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药?我没注意听。”火龙摇了摇头,继而看着他又诧异的问:“你知道?”扬这傢伙葫芦里卖什么药啊?要说不说的,还用那古怪的目光看着他,真的是被他越看心底越发的发毛。

    扬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对他招了招手说:“你过来,我告诉你。”

    火龙顿了一下,见他的虽然古怪了点,不过心想,扬这傢伙一向都是古怪的,他不是早就见怪不怪了吗?再说了,他还得让他给点冰块他解解这身体的火热呢!于是,他走上前去,说道:“说吧!”谁知他才一走近他的身边,他竟然猛的就扑了过来,吓得他迅速的往后一跳,却还是慢了半步被他扑倒在地上。

    见他居然一脸笑意的压在他的身上,火龙不由怒瞪了他一眼,不满的喝着:“你干什么啊?起来!快起来!”这个傢伙果然是抽风了!但是,当伸手一推他,触及他冰凉的身体时却是目光一闪。

    咦?这傢伙的身上好冰凉,摸着还瞒舒服的。

    ------题外话------

    妞们,国庆快乐哟,双层扑倒了,写这么一章死了我很多脑细胞,满足了你们苦了我自己啊啊啊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