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鸳鸯浴
    扬目光一闪,眼中幽光掠过,笑道:“你不是说要我告诉你吗?那我就用行动告诉你。”说着俯下了身就要去吻他。

    火龙被他这么一吓,不由惊叫了一声:“扬!你抽风啊!我是公的!”声音一落,收脚往上一抬,用力的朝他踹去!把这家伙莫不是抽风了不成!竟然想占他便宜?

    冷不防的被火龙抬脚一踹,扬整个人从他的头顶上翻了过去,摔出了一米之外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揉着被摔痛了的身体,他瞪了他一眼说:“你才抽风了!中了春药不这样解你想怎么解?人兽不能交配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再说了,我们两个都是上古神兽,哪点配不上你了?你给我过来!要不然捉到你你就惨了!”

    扬威胁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就朝火龙扑了过去,火龙这回有防备,迅速的一闪身,让他扑了个空,一边指着他骂着:“你这变态扬!就算中了春药也不能乱来!我告诉你,我是公的!你也是公的!公的不能扑压公的!”原来身体里的热流是因为他们中了春药?只是,这家伙也太抽风了!中了春药就想扑倒他?门都没有!他可是堂堂上古神兽,才不跟那些人类一样搞什么断袖之癖!

    听他这么一骂,扬目光一眯,眼底精光流动,勾起了嘴角看着他说:“行了,什么公的不公的?别人不知道,我们两个都是上古神兽我会不知道?咱们上古神兽每到一个褪变期就可以选择雄性或者雌性你不会不知道吧?咱们进阶成年期也还没多久,你可以在三个月后的适应期里重新选择雌雄,这样一来,咱们不就不是成了一雌一雄了吗?”说着,他一步步的走近他。

    “你放屁!”火龙爆燥的吼了一声,迅速的再往后退了一步:“我可从没想过要变成雌的,你要变你自己去变!我告诉你,你别再过来了,再过来我对你不客气!”哼!这家伙倒是会打如意算盘啊!要他在重新选择雌雄?那怎么可能!他就要当公的!就要当雄的!才不要跟他乱搞!

    这家伙从以前就一直欺负着他,要是跟他再弄成那样的关系,以后岂不是被他吃得死死的?越想心越惊,一边往后面退去,想着现在应该怎么办?身体里窜上的热流一波比一波强烈,就算他的意识顶得住,身体也快顶不住了呀!

    “嘿嘿,你别总往后乱啊!咱们坐下商量一下,谁变都可以,现在最应该做的,当然是先解了这体内的春药,你说是不是?”扬笑眯着眼说着,那表情,怎么看都跟着狐狸似的。

    “那你自己慢慢坐,我要走了!我要去找主人,她一定会有办法解的!”火龙说着,飞快的往那宫殿跑去,谁知他这才一跑,那紧跟在身后的扬竟然又朝他扑了过来,吓得他连忙跃了起来,回身怒骂着:“扬!你搞什么鬼?我都说了不跟你配成对了,你干嘛还一直跟着!”

    体内流窜着的热流让扬的目眸变了变,他看着前面的火龙,笑说:“没办法啊!身为最尊贵的上古神兽,一般的兽兽我都看不上眼,而你和我一起成长,一个主人,若是咱们配成对了,那自是最好不过了,而且,你不跟我配成一对你想想跟谁配成一对?上古神兽的血脉可不是能随便就能外传的,若没有纯正的血脉,将来生出来的小兽兽可就不能算是纯正的上古神兽了,血脉不纯,实力也将无法与纯正的相比,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吧?”

    他可是早就盯上火龙了,他们两人同为一主,而且又都是一起成长的,还都是纯正的上古神兽,要是他们两人配成对了,以后生出来的小兽兽那可是威力强大无比,上古神兽的威力比起那些普通的幻兽可要强多了!这么好的配对对象在这里,他要是不扑倒,那才是傻的!

    听到这话,火龙眉头不由一拧,敢情这个扬是早就打着这个主意了?只是要他堂堂雄兽再选雌雄?那怎么可以!这么吃亏的事情他才不干!而且扬这家伙太精了,跟他在一起,吃亏的只会是他,他才不要跟他配成对!

    见他在那里低着头沉思着,扬不动声色的靠近,嘴角微勾,又说道:“再说了,要是你不想重选雌雄,那不变就是了,反正这对我们上古神兽来说都是无所谓的,咱们跟人类是不一样的,没那么多的规距。”

    体内窜起的热流让火龙爆燥不已,当即一抬头瞪着他说:“那也不……该死的扬你干什么!”火龙的话还没说完,谁知那扬冷不防的扑了过来,直直的把压倒在地上。

    “闭嘴!废话那么多!”扬暴喝了一声,强势的把他扑压,一手三两下的便扯下他的衣服。

    “闭嘴?你才闭嘴!你给我下来!该死的!你的手摸哪里……啊!我杀了你……”

    漆黑的林中,除了那沙沙而过的风声,就只有火龙那一声声的暴吼声,直到最后,那声音渐渐的转为……

    次日,当晨起的太阳在大地上洒落点点温暖的阳光,一棵大树下,四面围成的一个冰室里面有着两名相依而眠的两名俊美男子,他们**着身体熟睡着,当阳光洒落,竟然是那样的绝美。

    熟睡中的火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的睁开了眼睛,果然见自己浑身光溜溜的,而扬的手正环在他的腰间,当下目光一眯,想起了昨晚的事情,胸口只觉怒气往上冲着,猛的宾了一声怒吼声:“该死的扬!你给我起来!”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冰室里猛的窜上了熊熊燃烧着的火焰,气温蓦然由冷变成了热闹,冰块溶化,形成了水散落一地。

    火龙捉起自己的衣服飞快的套上后,一拳就狠狠的往他的眼睛揍去!熟睡中的扬没有防备,就这么硬生生的吃下了他一记拳头,痛意让他猛的弹了起来,一脸的怒气,然而,在一见竟然是火龙之后,那脸上的怒气一消,换上了讨好的笑容:“早。”

    “早你的头,我杀了你!”火龙怒吼一声,抬腿一踢,凌厉的攻势朝他袭去,张口火焰就喷出,那架势,像是要将扬给灭了才消气一样。

    扬侧身一闪,一手抓起地上的衣服飞快的套上,一边喊着:“你还来真的啊?杀了我可不行,咱们都已经配成对了!这就是人类说的那个生米煮成熟饭了。”说着,一边四处闪躲着。

    而这时,冷绝辰和子情并肩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一出来见到的便是他们两个在那边追逐打闹着,火龙一个个的火球朝扬击去,而扬这回倒是奇怪,没有还手反倒一直退让着。

    两人相视了一眼,子情开口唤道:“火龙扬,你们干什么呢?”这两个,怎么回事啊?

    一听到她的声音,两人同时一回头,扬跃身一闪来到子情的面前,一脸笔意的说:“没事没事,我们在闹着玩呢!主人,我们要回去了吗?”说着,还回头看了火龙一眼。

    火龙咬了咬牙瞪了扬一眼,这才走上前来,要他告诉主人他被扬给扑倒了,他可说不出口。

    冷绝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两人之间的那股怪异让他挑了挑眉,嘴角一勾,伸手搂住了子情的腰,一脸温柔的对她说:“子情,我们先去城里住下吧!”

    “好。”她轻声应着,便对扬的火龙说:“你们先进空间吧!”说着,两抺身影咻的一声便进了她的体内。

    冷绝辰突然拦腰抱起她,一脸柔情的说:“昨晚你一夜没睡,先在我怀里睡会。”说着,便提起玄气抱着她飞身往城中而去。

    子情唇边带着温柔的笑容,倚在他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倾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他身体传来的温柔。昨夜在他要了她一次双一次,直到这天亮才让她稍微休息了一下,现在确实是浑身酸痛,有他抱着不由沉沉的睡去……

    来到城镇中,那是两个时辰后的事情了,冷绝辰买了两套衣服后,便往客栈而去,让小二准备沐浴的温水,便抱着子情进了房里,不一会,沐浴的大木桶里倒满了温水,冷绝辰挥手示意小二退下后,便要为子情脱去了衣服。

    “我自己来吧!”子情说着,绝美的脸颊微红。

    冷绝辰勾起了性感的薄唇,说道:“我来,我们两人一起洗。”说着,故意凑近她的耳边,把男性温热的气息洒落在他的耳后。

    听到这话,子情脸上的红晕不由更红了,正当她微低着头时,他伸手来到她的衣襟前,脱去了她的衣服,温柔的把她抱进了温水里,看着那坐在沐浴桶中的她,雪白的娇躯上还有着中昨晚激情留下的痕迹,他目光在那诱人的高峰上流连着,只觉一股热流从小腹窜起,目光不由幽深了几分。

    他脱掉身上的衣服,也进了沐浴桶里,随着他在木桶里坐下,冒着丝丝热气的温水溢出,身体被那温热的水包裹着,只觉浑身一阵舒服。

    “来,我帮你洗,你躺下来。”冷绝辰转过她的身子,让她背靠着自己的胸膛,然后拿着浴巾帮她擦洗着身体。

    子情红着脸倚在他的怀里,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温热的水让她浑身放松了下来,身个的酸痛也减少了不少,感觉着他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着,美其名是在帮她擦洗,实则却是不规距的乱摸着,两人都光着身体在水中,彼此身上传来的触感让她心跳又忍不住的快了起来,呼吸也急促着,在他手指的游动下,她浑身无力的倚着他。

    “辰,你、你……”她微喘着气,绝美的容颜在水中显得越发的美丽动人,那微红的脸颊透着诱人的红晕,朱唇因微喘着气而微启着,似引人品尝一般,幸好她是背向着辰,否则以她这副诱人的模样,辰能顶得住才怪。

    “我帮你揉揉身体,这样会好点。”辰微微勾着嘴角,目光中跃上了两簇火焰,略显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低的传出,双手却是一刻没停的在她的身上游走着,而确实,他的手中带着一股淡淡的玄气气息,利用玄气气息来舒解她身上的酸痛。

    只是因为心爱的女子光祼着倚在他的怀里,而他的大手又在她的身上游走,身体本能的起了反应,却又因她是的第一次昨晚在药力的催动下又要了她那么多回,便硬生生的忍了下来,不想她太累了。

    感觉着身下的异样,倚在他怀里的子情不由微怔,转过身来问:“你的药效不是解了吗?”

    听到这话,冷绝辰挑起了好看的眉头,勾起唇角邪邪的一笑:“娘子,你以为你夫君我得靠那情药才对你有感觉不成?”这样两人赤呈相对着,她还真当他是坐怀不乱的君子不成?身体没反应?那怎么可能?

    听他唤她娘子,子情露出了一丝甜蜜的笑容,说:“你唤我娘子,那我岂不是得唤你夫君?”这感觉,真好,心口处净是满满的幸福。

    “娘子,为夫来侍候你沐浴吧!”

    他性感的带着沙哑,听起来却是异样的好听,而他的那声娘子,更是让子情心里溢满了柔情与幸福,当下,她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吐气如兰的学着他先前的样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着:“夫君,那换我来侍候你怎么样?”

    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她胸前的柔软按摩着他健壮结实的胸膛,感觉着她的双腿缠上了他的健壮的腰杆,而这磨人的小妖精却还有意无意的扭动了一下,让他当即倒抽了一口气。

    “娘子,你这是在引火,你可知,点着了火后果会如何?”他沙哑着声音低低的问着,灼人的目光紧锁着面前诱人而磨人的小妖精,她的一个眼神,一个挑逗,都让他险些把持不住,但是这样惹火的她,热情而诱人,让他更是爱不释手。

    子情绝美的脸上带着魅惑般的笑意,看着他轻声的说:“知道,所以,我打算把这浴桶让你给。”声音一落,在他错愕的瞬间,她飞身从水中而出,雪白的娇躯在半空中一转,利用玄气在一瞬间蒸发了身上的水滴,一手拉过放在一旁全新的衣裙旋身套上,只是一眨眼,她便已经穿好了衣裙站在浴桶边笑看着水里的辰。

    冷绝辰在怔愕过后摇头一笑,性感的声音带着笑意的从他的口中传出:“娘子,点了火却不灭火,以后我可要加倍要回来。”他说着,微微往水底下躺去,让那水没上了他的脖子,一边努力的平息着小腹上窜起的火焰。

    子情浅浅的笑了笑,走到桌边坐下,双手揉着墨发,利用玄气蒸掉发尾的水气,这才说:“快点洗吧!我去外面让小二送点吃的进来。”说着,站起身走向门口,拉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哟!哪里来的美人儿?长得可真美啊!”

    正当子情出了房门下了楼,来到一楼处时,便听了一个轻佻的猥琐声音。她眉头微微一皱,朝那声音之处扫了一眼,见一名身着华衣的男子正朝她这边走了过来,而在他的身后则跟着几名实力不俗的汉子,而一楼的众人则有的带着担心,有的带着好看戏的神情的看着,见众人的表情以及那几人的架势,就知定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要不然也不敢在这样的地方出言调戏。

    她淡淡的收回目光,正打算走到柜台让掌柜的送性的上楼,谁知那个不知死活的猥琐男子竟然大步一跨的就挡在她的面前,阻去了她的去路,她目光微冷,抬眸扫了面前的猥琐男子一眼:“让开!”

    “美人,跟爷我回去怎么样?包管你吃香的喝辣的享尽荣华富贵。”那猥琐男不知死活的说着,伸出手就要去挑子情的下巴,谁知他还没碰到子情,子情也还没出手,便见一股蕴含着杀气的气息划过,那猥琐男冷不防的惨叫了一声,身体跌坐在地面上,吓得一众的人纷纷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少爷!”几名汉子见状快步上前扶起了他,却见他一手的鲜血,那手掌之处被一根筷子所穿透,鲜血直流。

    “我的娘子也敢碰?当真是胆子不小!”

    只听一声蕴含着霸气与冷冽的声音传出,那声音中夹带着的强大威压一扩散在这一楼,顿时让一众的人抱着头痛呼着,而子情听到这声音,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她就知道是他。

    抬头往上面看去,只见房门打开,一身黑袍着身的他大步的走了出来,黑沉着的脸色不太好看,那凌厉的目光蕴含着杀气,直射着底下的那几人,最后对上她带着笑意的眼眸时,那幽深的黑瞳中所蕴藏着的凌厉杀气消失无踪,换上了柔情与宠溺的神色。

    冷绝辰大步的走了下来,来到子情的身边时,霸道性的环住了她的腰间,另一手就要把那个男的给灭了,旁边的子情见状,伸手拉住了他,轻声说:“算了,我们走吧!”那男子固然可恶,不过罪不致死,而且辰的那一根筷子已经几乎废了他的手。

    听到她的话,辰露出了一丝笑意,勾起了唇角宠溺的说着:“好,听娘子的。”声音一落,搂着她便往外而去。出了外门,两人走在大街上,他便问:“娘子,我们现在要去哪?”

    “随便走走,然后就回去和爹爹舅舅他们商量一下,准备去青龙大陆救娘亲。”子情说着,目光中泛着丝丝柔和的光芒。

    两人并肩而行,出色的外表和卓绝的气质让他们成为了大街上一道美丽而养眼的风景,不少的行人走过时,都惊艳的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上几眼。

    “好。”辰带笑的声音应着,看着身边的她,心里尽是满满的幸福。

    然而,总是有人那么的不识相,当他们两人边走边闲聊着,看着大街上那些玩意儿散着心时,突然间从前后出现的上百名护卫迅速的将他们两人包围了起来,大街上的百姓因这一幕而惊慌的四处闪躲,唯恐一不小心成了倒霉的人。

    随着那气势汹汹的上百名护卫的出现,周围的百姓退开了,一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出声,只是躲得远远的看着那被围起来的冷绝辰和子情两人,周围只听见那上百名护卫杂乱的脚步声。

    当看到先前那名被他们所伤的猥琐男子被人扶着走过来,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名锦袍中年男子时,冷绝辰挑了挑眉,对身边的子情说:“娘子,你看。”留他一命,他倒还敢叫人来拦他们的路?这人还真的不知死活。

    子情浅浅一笑,抬眸看着他说:“夫君打算怎么做呢?”嗯,似乎夫君这两字,叫着挺顺口的。

    听着从她口中唤出的夫君两字,冷绝辰眼中尽是温柔与笑意,低沉的声音不大不小的说着:“全杀了,娘子你意下如何?”她要是不想见血腥,他就让他们死得不见血,她要是不想他杀了他们,那他倒也可以手下留情。

    两人旁若无人的商量着面前的这上百人要怎么处理掉,那样云淡风轻的神态与他们眉宇间的自信,让周围的百姓看得惊奇不已,心下暗想着,他们两人到底是什么人来的?竟然敢当着这城中土霸王的面商量着他们的生死?

    “夫君决定就好,不过这里百姓太多了,不能吓坏孝。”她轻声说着,声音中带着浅浅的笑意。

    辰点了点头,应道:“好,那就依娘子的。”

    “爹,你看,就是他们!他们废了我的手!我的手啊!我这以后废了一只手怎么活啊!爹你在这城中谁敢与你做对?他们这样伤我,就是不把你放在眼里,爹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那猥琐男哭喊着,拉着旁边中年男人的衣袖要他帮他出气。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