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一见分高下
    那中年男子原本打量着冷绝辰和子情两人,见他们两人身上弥漫着的气势是那样的不凡,眉宇间的傲气与威仪就如同久居上位的强者,心下正寻思着,这两人会不会是哪个地方来的强者?若对方真的是大有来头,那要是对他们出手,只怕自己会惹上麻烦,但是当一听自己儿子的那话时,原本心下的顾虑便消失无踪,只觉怒气涌起。

    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那根筷子穿过了他的手掌心,重损了手掌中的筋脉,就算是伤口治好了却也伤到了筋,只怕他的那一只手也是废了,想到自己的儿女竟然被他们废了一只手,再听他们两人在那里旁若无人的商量着如何取他们的性命,当即不由怒发冲冠,大声一喝。

    “你们两个太放肆了!伤了我儿不止,竟然还敢如此无视我们!当我们是透明的不成!来人!把他们给我捉起来带回去!”这两人也太狂妄了!若不好好教训他们,他们不会知道他的厉害!

    “是!”听到那中年男子的喝声,周围的上百名护卫沉声应了一声,拔出腰间的剑大步冲上前。

    冷绝辰一手搂着子情的腰,性感的唇角微微的一勾,森冷的目光蕴含着强大的威压冷冷的扫了那些人一眼,强者的威压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如同掀起的骇浪一样的朝那肖卫袭去,强势的威压复向了那肖卫,只见他们一个个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手中的剑纷纷掉落在地,发出一声声清脆的铿锵声。

    在他强大的威压之下,只是一个眼神,那肖卫的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半分,从脚底窜起的惧意与寒意直抵心头,让他们恐惧的浑身颤抖着,想要喊出声求饶,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喊出声,身体里的血夜在涌动着,随着下一波威压的袭来,众人猛的跌坐在地面上,一个个身体抽搐了几下的昏死了过去。

    周围的百姓看到了一幕惊得张大了嘴,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而那中年男子和他的猥琐儿子看到了这一幕,震惊之色不言而明,他原本还一脸狂傲的脸色猛的一变,变得苍白无血色,嘴唇微微的颤抖着,惊恐的看着他们两人。

    “你们、你们、你们到底是、是什么人……”那中年男子咽着口气,断断续续的说着,那眼中的惊慌以及苍白的脸色和颤抖的身体无一不在诉说着他此时内心的恐惧。

    冷绝辰轻蔑的瞥了他一眼,低沉的声音带着冰寒之意的说:“若不是我娘子不想见血,今天就让你们全死在这里!不过你们运气好,我就手下留点情。”他的声音一落下,大手转,一股雄厚的玄气气息顿时凝聚在他的手心之中,随着他的手一弹,那玄气气息化做两道凌厉的气流猛的袭向了那惊恐的站在原地颤抖着的两人。

    “咻!咻!”

    “啊……”

    只听凌厉的气流声划过空气,两声惨叫的声音蓦然响起,只见他们两父子身体一抖的跪倒在地,头顶上冒出缕缕白烟,只听嘶嘶的声音响起,约莫半响,两人身上的精气便被抽干了一样,身体一软的倒向了地面晕死过去。

    “娘子,我们走吧!”辰收回了目光,落在身边子情身上时已经化成了一汪春水,挡着她往前面继续走去。而看到这一幕的百姓全都惊了,身体像被定住了一样,移不开脚步的站在原地惊愕的看着那渐渐增远的两人,久久无法回神……

    几日后,在赤城里,好不容易打听到子情下落的君邪宇来到这城里时,一脸的兴奋,找了这么久,总算是找到了,原来她就是在这里!要不是最近的事情轰动了,要想找到她的行踪还真的不容易啊!

    来到墨府门前,他大步的就要上前拍门,守门的护卫见到他,便问:“什么人?报上名来!”

    “君邪宇,我找你家小姐,墨清姿的,我是她朋友。”君邪宇脸上带着笑意,想到可以见到她,眼底都泛上了兴奋的笑意。

    护卫听到是他们小姐的朋友,不由打量了他一番,其中一人说:“你等一下。”语落便快步往里面而去。小姐不在府中,他们是知道的,但是他们不认识这个叫君邪宇的人,得进去问问才行,谁知进了里面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人,正好瞥见一抺曼妙的身影从那边走过,护卫连忙唤着:“雪衣姑娘,雪衣姑娘!”

    听到有人叫她,雪衣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见是护卫,便轻声问:“何事?”

    护卫来到她的面前,这才说:“外面来了个叫君邪宇男子,自称是小姐的朋友,属下见城主他们都不在,不知如处理,是请他进来,还是让他离开?”

    “小姐的朋友?”雪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继而温柔一笑:“既然是小姐的朋友,自然得请他进来,你先请他去大厅。”

    “好。”护卫应了一声,便往外而去。听了她的话把君邪宇请到了大厅。

    在大厅坐着的君邪宇打量了一下周围,心下则期待着,她要是见到他来找她会怎么样?是欣喜?还是激动?正想着时,便见外面走进了一抺白色身影,起初还以为是子情,定睛一看不像,但见她容颜出色,气质不凡,一看就知不是普通的下人,不由挑了挑眉,难道是子情叫来的?

    “公子,请喝茶。”雪衣移步来到他的旁边,把端着的茶放在他旁边的桌面上,打量了他一下,见他一身锦服着身,气宇轩昂,眉心带着一抺邪肆与随性,举止之间散发着一股自信与傲然,让她不禁暗赞一声,好一个出色的男子,小姐所认识的男子还真的都是非凡的,这人气息浑厚,看来也是有点来头的。

    “多谢姑娘,姑娘生得好生出色,一看便知不是一般的下人,劳烦姑娘为在下端茶,真是过意不去。”君邪宇笑说着,原本是客气的几句话,谁知从他口中说出来却是极显怪异,而那邪邪的笑容,怎么看都有几分痞子的味道。

    雪衣听着他这话,微微一愣,继而一笑道:“公子既然是我家小姐的朋友,我们自当以礼相待,雪衣是小姐的近身侍女,为公子上茶也未有不可,只是,我家小姐出门未归,未能与公子相见。”

    “雪衣,你怎么在这?这位是?”

    洛少翔大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听说来了个男的,自称是子情的朋友,而雪衣又胶来接待,孤男寡女的独处着,他马上就赶过来了,这不,还好他过来了,远远的他可就听到了那个男的在赞雪衣生得出色了,而且听那声音怎么都觉得流里流气的,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男子!

    一听到洛少翔的声音,雪衣微微一怔,回头见他大步的走了进来,便露出了温柔的笑意说:“这位是君邪宇君公子,是小姐的朋友。”

    闻言,洛少翔大步的上前,打量了一下君邪宇一眼后,便说:“我是洛少翔,不知君公子和子情是怎么相识的呢?”说着,他衣袍一撩,便在另一张座位上坐下,一边对雪衣说:“雪衣,坐吧!”

    听着他的话,君邪宇微微一笑,这人莫名的敌意,莫非是来自于这名叫雪衣的女子?因他先前与雪衣多说了两句?这里的人还真是奇怪,暗自笑了笑,便说:“我与子情相识于,她与你们失散的时候,当时她正在找你们,对了,她身边不是还跟着夜寒吗?我也认识他的。”呵呵,敢情这人以为他是有目的特意接近的不成?不过,当时那女人却是偷偷的溜走的,这事他可还没跟她算呢!她口中所说的那个男人,是否真的存在?若真的有那样一个男人存在着,若那男人真的比他优秀,他自当祝福他们两人。

    世上美人众多,错过了一个,还有下一个,再说,她若真的名花有主,那也只能证明,他与她有缘无份。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自是不会吊死在一棵树上。

    听到这话,洛少翔目光微闪,眼中的敌意减少了几分,缓了口气这才说:“子情和绝辰出门了,你若要见她,也可在这里先住下来,他们出去已经几天了,估计会在这两天回来。”

    “绝辰?”君邪宇挑了挑眉问:“是冷绝辰?他是子情的什么人?”冷绝辰,最近在这大陆上可没少听说他的事情,他与子情一样,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黑马,杀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听说他有着仙人之姿,霸王之气,强者的威仪,是少有人匹敌的男子,来这之前隐隐有些在想,子情口中所说的那个,会不会就是他?

    洛少翔目光微闪的看了他一眼,心下暗忖,莫非他是冲着子情来的?呵呵,窥视子情的人还真是多啊!不过冷绝辰的优秀,却不是谁都能相比的,再说了,怎么排到排不到这个君邪宇,他充其量在子情的心里也就只是朋友,子情和冷绝辰两个人,就连霍逸都无法介入他们其中,这个君邪宇就更不用说了。

    一旁的雪衣唇边带着温柔的笑意,看了洛少翔一眼,便对君邪宇说:“冷公子是我家小姐所爱的人,他们本来准备成亲的了,不过因为后面发生的事情,婚事延慢了,君公子既是小姐的朋友,想必应该有听小姐提起冷公子才是。”

    “呵呵,有,她是有说过,所以我才好奇,想来看看子情口中所说的这人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君邪宇笑了笑,面色如常,一点窘态也没有,仿佛是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一般。

    “那君公子就先在这里住下吧!相信子情和绝辰也快回来了,君公子在这里一切随意,有什么需要只要说一声就好。”洛少翔说着,便唤来了一名护卫,让他带君邪宇下去休息。

    “好,如此,就多谢了。”君邪宇抱拳笑说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站了起来往外走去。这里的人确实是其怪,根据他来之前所得到的消息,洛少翔并不非这里的主子,但是说起这话时,却是如同这里的主子一般,而且那雪衣身为子情的近身侍女,竟然拥有一身那样浑厚的实力,气质什么的一点也不输给大家千金,而且他们之间的那股互动与关系,看起来竟然是那样的,和谐。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在这赤城里,虽然墨成轩为这赤城之城主,也为这墨家主心骨,但是洛少翔和白云飞他们在这里面也如同半个主子般的存在着,他们并不讲究着主客之道,因为这里并不是他们长久居留之地,将来他们还是要回去古武大陆的,只有那里才是他们的家。

    待君邪宇随着护卫往外而去后,洛少翔站了起来,走到了雪衣的身边,俊朗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的说:“雪衣,今天天气真好,我们一起去外面走走吧!”

    听到这话,雪心不由掩嘴一笑,朝外面的天空看了一眼,温柔的说:“今天阴天,没有太阳,而且天气阴沉沉的看样子是要下雨了,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呃……

    洛少翔一时语塞,顿了半响,看着她温柔的美丽的容颜,想了想又说:“那我们不出去,我们去下棋怎么样?”

    “下棋?”雪衣抬起带笑的眼眸看着他,轻声说:“可是这些天你没赢过我一回,你真的确定要下棋吗?”

    呃……

    看着他有孝窘的神态,雪衣不由轻笑出声,说:“不如你陪我去摘花吧!趁着还没下雨把后山的花摘了,可以制成花茶给小姐喝。”

    “好,那我陪你去摘花。”洛少翔听到这话,俊朗的脸上不禁笑开了,这可是这么多天雪衣第一次主动邀他,想想心下就兴奋不已,脸上挂着乐呵呵的笑容看着她,心里很是开心。

    他努力的想要打动她,却见她总是不咸不淡的样子,还以为没戏了,不过看现在的样子,他这些天来的努力没有白费,想到可以打动她,心头不禁充满了喜悦与欣喜。

    “走吧!我们去拿篮子。”雪衣温柔的笑着,看了乐呵呵的他一眼,便转身往外走去。

    “好好好,我们去拿篮子。”听着她的话,洛少翔赶紧跟上。

    当子情和冷绝辰回到赤城时,两人走到墨府外面,护卫一见他们回来,欣喜的迎了上去:“小姐,公子,你们回来啦!”

    “嗯,我爹爹他们都在吧?”子情轻声问着,看着一脸欣喜的护卫,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城主和二爷早上出门去了,还没有回来,不过早上的时候来了个叫君邪宇的公子,说是小姐的朋友,雪衣姑娘接待的,现在在府里住下,说是要等小姐回来。”

    “君邪宇?男的?”冷绝辰挑了挑眉头,看向了身边的子情,笑着说:“娘子,你的桃花真多啊!看来我得寸步不离的守着你才行。”

    子情浅浅的笑着,轻声说:“他是我在还没找到你们之前在路上遇到的,当时他就要说见见你,不过前阵子把他给甩开了,没想到他倒找到这里来了。”君邪宇,还真的找来了,上回甩掉他后她都快忘记这一个人了。

    “呵呵,是吗?看来这个人为夫不得不见啊!”他笑说着,搂着她便往里面走去。

    当他们两人一回府,府里的人听说了,紫衣几人都走了出来,看到他们两人回来了,一个个的脸上都溢上了笑容:“小姐,你们回来啦!”红衣欣喜的迎了上来,紫衣和青衣走在后面。

    “主子,子情小姐。”跟在她们后面的追风也走上前,脸上带着笑意的唤了一声。

    子情看了她们一眼,笑问:“怎么不见雪衣?”难道又被洛少翔给缠住了?这洛少翔的耐性可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就是不知这些天两人可有什么进展。

    “嘻嘻,小姐,雪衣和洛公子去了后山摘花了,雪衣说要给小姐制花茶,然后洛公子去帮忙了。”紫衣笑盈盈的说着,见他们两人亲密的站在一起,一双灵动的眼眸不禁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打量着。

    “霍逸他们那边可有什么消息过来?”子情笑问着。

    “一切都好,他们说小姐什么时候要去救夫人,他们也要一起去,估计这两天会过来了。”

    “走吧!先去大厅,不是说来了个叫君邪宇的男子吗?追风,你去请他过来。”冷绝辰说着,搂着子情便往大厅里走去。

    “是!”追风应了一声,便飞快的朝后院掠去。

    “走。”紫衣回头对青衣和红衣说了一声,便跟在他们的身后进了大厅。

    在院子里的君邪宇听说子情和冷绝辰回来了,便往外面走去,才出了院子便遇见了一身黑色劲装的追风,追风一见面就朝他抱拳说道:“君公子,我家主子有请。”

    “你家主子?”君邪宇挑了挑眉,问:“冷绝辰?”

    “是!”追风沉声应着,说:“主子和子情小姐在前面大厅,请君公子过去。”

    “好。”君邪宇点了点头,便迈步往前面走去。来到大厅,还没进里面便听见里面传来的笑声。

    “小姐,为什么冷公子叫你娘子了?难道小姐和冷公子打算要提前成亲了?”红衣笑盈盈的问着,一双灵动的眼睛看着他们两人,刚才从冷绝辰的口中听到他的一声娘子时,她们几人都好奇了。莫非小姐和冷公子这几天出去了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是啊小姐,那我们是不是要改口叫冷公子姑爷了?”紫衣也跟着笑嘻嘻的问着,而一旁的青衣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她们。

    冷绝辰宠溺的看了子情一眼,便对她们几人说:“你们小姐都已经唤我夫君了,你们自然也得改口唤我姑爷了!”冷绝辰半敛下的目光闪过一丝幽光,嘴角微微勾起,听着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想必应该是那个君邪宇了。

    “哇!真的?小姐真的唤冷公子夫君了吗?太好了,要是庄主知道了,一定也会很开心的,嘻嘻。”红衣兴奋的说着,心下想着,小姐的婚礼会在哪里举行呢?在这神迹天空?还是回古武大陆?古武大陆的亲人朋友那么多,估计是回古武大陆成亲的吧!太好了,小姐要是成亲了,一定很好玩!

    紫衣笑盈盈的接口说:“还什么冷公子,现在就得叫姑爷了,小姐跟姑爷成亲是迟早的事,雪衣还没回来,要是她知道了,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听着这话,走近大厅的君邪宇笑了笑,便迈步走了进来,看着那里面熟悉的人儿静坐在地里,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他不由笑道:“子情,好久不见啊!”她可还真不好找啊!找了这么久才找到她在这里。

    目光朝她旁边的那名黑袍男子看去,这一看,眼中不禁浮上了赞叹,好一个绰绝不凡的男子,难怪子情一提起他时会流露出柔情之色,这样的一名男子,无疑与她是绝配的。

    只见他坐在主位之上,面容刚毅中不失俊美,幽深的眼眸透着凌厉的气息,那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自信与傲气,一身的黑袍更是把他那王者的霸气尽显了出来,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却有着令人不可忽视的磅礴气势,似乎随意的一个眼神就可以将人震摄,那份强大的气息,似乎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将人秒杀!

    这样的一个男子,不单有着天仙之姿,更有着王者之势,强者之威,就凭他以过的那些人之中,就没人能与之相提并论,他身上弥漫着的那股强大气息与威仪,依他估计,只怕也只有那青龙大陆的魔尊能与之相比了,原本还怀着一丝的期待,觉得世间能与子情想配的人绝对是少之又少,却不想子情口中的男子,她所爱的男子,竟然是这样的强大的一个男人,而像他这样浑身散发着强者霸气与威仪的男子,竟然在目光落在子情身上时,能够变得那样的柔和,宠溺与深情,无疑的,不用任何言语,他就知道他输了!

    ------题外话------

    亲爱滴,最近传得都有些晚,亲们可以晚点来看,时间我无法确定。汗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