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凤歌的惊慌
    子情回头一看,见他迈步走了进来,便对他露出了一丝笑容,对他说:“来啦,坐。”君邪宇,没想到又见到他了,她顿了一下,待他坐下后,便对他说:“他是冷绝辰,我与你提起过的。”说着,又对冷绝辰笑说:“他是君邪宇。”

    而在君邪宇打量着冷绝辰的同时,冷绝辰也在打量着他,见他气宇不凡,举止潇洒,在看着他的目光由最初的打量到认同,让他微微挑了挑眉,同时低沉的声音也从口中而出:“听我娘子说,与君公子是旧识?”

    君邪宇拿着他那把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看了那坐在上面的冷绝辰一眼,笑说:“不错,我与子情相识也有段时间了,不过没想到她这么快成了冷公子的娘子。”他来的时候,可还没听说他们两人成亲了。

    “君公子现在知道也不迟。”冷绝辰不紧不慢的说着,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

    大厅里的几人听到这话,忍不住嘴角抽搐着,似乎只要跟子情扯上关系的,冷绝辰都会变得不太一样,不过看到他这样霸道性的话语和姿态,众人不禁同情的看了那君邪宇一眼。

    而君邪宇似乎一脸的无所谓,只见他一边晃着他手中的那把扇子,一边叹着气说着:“本来我还想着有一丝的机会,想着来看看子情心系的人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不过看到冷公子后,我知道我是没机会了,子情的目光确实是不错,人中龙凤,确实不是我小小君邪宇可以比得上的啊!唉!难得我看上了一个女人,却不想还是晚了一步没机会。”

    声音这才顿了一会,目光看向了站在一旁的紫衣几人,咧嘴一笑,对着子情说:“子情,这几位姑娘长得好生出色,你不帮我介绍一下?”

    子情看了他一眼,笑说:“她们可都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你还是收起你那点心思吧!”这个君邪宇,看着没个正经,风流成性的样子,不过却也是个洒脱的人。

    君邪宇笑了笑,瞥了他们一眼说:“我这一路上过来,可是听到了一个消息,说煞神和妖姬都死了,你们知道么?”这神迹天空谁能灭得了他们两个?除了那青龙大陆的魔尊之外,他想了半天也想不到是谁,不过,今日看到了子情和冷绝辰两人,心下隐隐的猜到了些什么。

    子情和冷绝辰相视了一眼,冷绝辰勾唇一笑,沉声说道:“他们两个确实已经死了。”中了子情的药,再落在火龙扬他们两个的手里,那是绝对的死到连渣都不剩。

    听到他话的,大厅几人都诧异的看向了他们,他们知道他们是去了找那妖姬,但怎么会连煞神也去了?

    “煞神的实力在这神迹天空是数一数二的,你们两个竟然能杀得了他,真是不简单。”君邪宇的目光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心下很是惊讶,上次见子情时,她的实力还没这么强,怎么才多久没见,她的实力已经变强了这么多?

    “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子情笑说着,对一旁的紫衣说:“紫衣,你下去吩咐一下,让人摆上宴席。”少了强劲的对手,对他们来说就是少了麻烦,接下来,他们可以好好的准备去青龙大陆了!

    另一边,在陵南城中,凤歌正一脸悠哉的在大街上闲晃着,这陵南城在霍逸他们的掌管下已经渐渐的上了轨道,自从经过了上一回的事情后,这城中也再没有人敢对他们有什么意见,而最近大陆上传出的风声,更是让人又惊又喜,原因无他,只因煞神的手底下的势力最近全乱了起来,各地占地为王,因此众人都在传言,那煞神定然是已经死了,要不然他手底下的势力不敢如此昌狂。

    容颜美艳的她加上那性感的身材,走到哪里都是人们目光的焦集点,大街上的男子从她的身边经过,总是忍不住的事回头看上一眼。自从来到这神迹天空后,她身上的衣着打扮已经没再像以前一样了,虽然还是一身红衣,却已经换成了红色的轻纱,若隐若现的玲珑曲线更是让人引以喷血,而她却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展露自己性感丰满的身段似的,走在大街上全不理会那些男人惊艳的目光。

    当正在把玩着小玩意儿的她看见前面不远处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正嘴馋的盯着那卖着绵花糖的小贩时,她不由眼睛一亮,好可爱的孝!自从火龙和扬变成成年的兽兽之后,她就没不能再时不时的挰挰他们的脸蛋了,现在一看到前面那孝粉嫩嫩的小脸,双手不由痒了起来。

    她往前走去,脸上带着媚人的笑意,来到那孝旁边时,蹲在他的面前笑问着:“小家伙,想吃吗?姐姐买给你吃要不要?”

    小男孩眨着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她,清澈的眼眸中尽是好奇,在听到她说的话后,不由欣喜的点了点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她,脆生生的说着:“想吃!”

    “那你叫我一声姐姐。”

    “漂亮姐姐。”小男孩很自动的加上了两个字,这样一来,姐姐就成了漂亮的姐姐了,听得凤歌媚眼弯成了月牙,笑得好不开心。

    “真聪明!”凤歌忍不住的伸手挰了挰小男孩粉嫩的小脸蛋,抱住了他在他那粉嫩的脸蛋上啵了一口,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他,站起来对那小贩说:“给我来一个。”

    那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的小贩听到这话,连忙点了点头,倒进了一些白砂糖,然后拿着一根竹签在那个铁盒里面转了转,只听沙沙的声音传出,不一会,好大的一个绵花糖就出来了,小贩递上前给凤歌,凤歌顺手把钱给他,接过绵花糖后便弯下腰递给那双眼冒着亮光的小男孩:“来,拿着。”

    “哇c大的绵花糖,谢谢漂亮姐姐。”小男孩高兴的跳了起来,接过那绵花糖后便伸出粉红小舌头舔了一口,甜甜的味道更是让小男孩笑眯了眼,朝凤歌挥了挥手后,一蹦一跳的跑开了。

    “这么喜欢孝,不如咱们俩生一个?”

    突然间,带笑的声音从凤歌的身后传来,听到那声音,凤歌脸上的笑容一僵,回头一看,果然见那只狐狸站在她的身后笑看着她,当下不由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怎么?这么不想见到我吗?这些天我可是一直想着你,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后就赶过来了。”蓝无极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迈步朝她走了过来。

    见他走了过来,凤歌便往后退去,一边说:“我可没让你过来,再说了,我和你也不是很熟,你忙你的,我忙我的,咱各不相干。”说着身形一转,便往人群中而去。

    不是很熟?蓝无极挑了挑眉,看着她往人群中而去的身影,目光中掠过了一丝幽光,迈步跟了上前。就这样,大街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凤歌运着玄气穿梭在人群中,想要避开身后的人,而蓝无极则同样的运着玄气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

    凤歌转进了一条小巷,正当以为摆脱了蓝无极之时,突然感觉身后传来的那股气息,拧着头一回头同时喝着:“你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谁知当看清楚那出现在她身后的人时,却是微怔,继而性感的红唇微勾,露出了几分嗜血的笑意。

    “我还以为是那只死狐狸呢!”

    她媚眼如丝的笑着,一手把玩着垂落在胸前的发丝,看着那前面的蒙面黑衣人,前面的黑衣人,约有二十来名,一个个浑身透着血腥的气息,浓郁的杀气随着他们一个个的出现而弥漫在这小小的巷子里,二十来名黑衣人分布四周,把她围了起来,那一双双带着狠厉与冰寒杀意的眼眸直落在她的身上。

    陵南城里哪里来的这里黑衣杀手?冲着她来的?她可不记得最近有得罪过谁啊!看这些人的气息,看来身手不弱呢!对付十来个她估计是没问题,同时对付这二十几个,嗯,貌似有点难度。

    一手摸上了腰间的弯月刀,手一抽便出现在手中,她看着那周围围着她的那些黑衣人,虽然知道不会问出什么结果来,却还是开口问道:“什么人派你们来的?”谁知,那些黑衣杀手冷眼一眼,杀气便是四溢而出。

    “杀!”

    冰寒而带着杀气的声音一出,周围的黑衣人咻的一声飞袭而出,只见玄气涌动间,凌厉的杀气四射,泛着寒光的利剑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夹带着嗜血的狠劲朝凤歌袭去。

    凤歌一见,当即运起玄气气息飞身而上,只见红色的身影一闪,手中弯月刀在转出了一道道凌厉的剑光之气猛的朝那些黑衣杀手袭去,当刀剑相碰间,清脆的铿锵不断的在这小巷里传出。

    “铿锵……咻……”

    凤歌美目一眯,眼中冰寒之意划过,手中的弯月刀像是有灵性一般在她的手中灵活的飞转着,当刀刃抵住了那些黑衣人手中的利剑时,她顺势滑刀而下,锋利的刀锋夹带着肃杀之意毫不留情的劈向了那黑衣人持剑的手,只听咻的一声响起,刀刃没入骨肉之中,腥红的鲜血飞溅而出,洒落一地。

    “啊……”

    惨叫的声音在巷子里传开,只见那名黑衣人迅速的后退,手中的剑早已不知何时脱落,另一只手捂住了那只被砍了一刀深可见骨的手,靠在巷子里的墙壁上直喘着粗气,目光则死死的盯着那被同伴袭击的凤歌!

    血的味道在这巷子里弥漫而开,似乎更是剌激着黑衣人的神经,对于他们这在刀剑上过日子的人来说,血只会让他们更加的兴奋,更加的拼命,因为他们知道,若是想要活下去,唯一的一点便是把手对给杀了!只有杀了对方,他们才能有活命的机会!当鲜血的气息窜入鼻息之间时,那些黑衣人手下的剑越发的为得锋利无比,一个个杀红了眼,像是一头接近发狂的野兽一般,直盯着他们的目标,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杀!杀!

    凤歌的弯月刀,毫不留情的砍入了黑衣人的身体,划过了他们的手,但是他们却像是毫无知觉似的攻击的速度一点也没有缓慢下来,反而变得越发的凌厉,因她只有一个人,同时又面对二十几个身手一绝的黑衣杀手,渐渐的体力也有些支撑不住,速度缓慢了下来,也就在这时,身体被黑衣人的利剑划过,只听咻的一声,身上的纱衣嘶的一声裂开,那股利剑划破皮肉的痛意让她忍不住的拧起了眉头。

    该死!这些人难道不是人不成?他们身上那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都不当一回事不成?眼见自己的速度慢了下来,而黑衣杀手的攻击却越发的凌厉,她当即唤了一声:“独角兽!出来!”竟然能让她用到她的幻兽,这些人的身手还真是非同一般,不过,她的兽兽可是闪电系的,就算是他们真的那么有本事,她也不信他们遇到了闪电还能这么强!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一道光芒从她的身体里飞窜而出,当光芒逝去,她那只外表不怎么好看却实力很是强硬的兽兽便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背向着兽兽,手中的弯月刀向外对着,停下来喘着气,目光紧盯着那围着她的那些黑衣人,心下寻思着,那只死狐狸刚才还跟在她的后面的,怎么她现在一遇到危险,他到是不见了?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此时蓝无极也被黑衣人缠住了,这些黑衣人像是有备而来的一般,竟然分成了二批盯上了他们两人,另一批的黑衣人利用孝的性命来引诱蓝无极,当他看到无辜的孝被那些黑衣人捉走时,他想叫上凤歌,谁知她一个闪身已经不知往哪去了,无奈他只能先救下那名孝。

    当他把孝救回来后,才惊觉可能中调虎离山之计了,当下四处寻找凤歌的踪影,谁知越是心急越是乱,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看着那一条条的巷子,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凤歌此时一定是在一显眼的巷子里,如果是在显眼的地方,被那些黑衣人盯上不可能这大街上还这么平静,而这样里有这么多的巷子,她又会是在哪里?来到他先前跟丢的地方,跃上了屋顶眺望着,不见周围有什么动静,于是闭上了眼睛仔细的聆听,外放的神识在搜索着这周围的动静。

    “铿锵!”

    当那一声细小的铿锵声传入他的耳中时,他猛的睁开了眼睛,找到了!提起玄气,迅速的往那声音寻去!

    “嘶!”

    又被黑衣人的剑划伤了,看着自己身上渗出鲜血的好几个伤口,凤歌美目一眯,冷声喝着:“给我把他们都给电死了!”该死的!她熏的肌肤,要是留下疤痕怎么办?不行,回去了得去找子情弄些药来擦擦才行,她可还要穿着性感的衣服勾引人的呢!身上可不能出现那些难看的疤痕!

    “吼!”

    电系独角兽低头一声,那头顶上的独角只见闪出来嚓嚓的声音,仔细一看,玄气能量涌动,一缕缕闪电从那独角上飞袭而出,朝那些黑衣人击去!

    “嚓嚓……啊!”

    当闪电击中那些黑衣人,只听那黑衣人整个人无法动弹的惨叫着,手中的剑脱落,身体上复上了一层光线,在闪电闪击的瞬间,隐隐可见那黑衣人身上的白色骨架,不一会,当那复上黑衣人身上的闪电散去时,只见那黑衣人头顶上冒丰烟,身体散发出一股烧焦的气味,整个人抽搐了两下后倒地不起。

    见到她那头兽兽的厉害,大部份的黑衣人转而先攻击她的那头幻兽,谁知当利剑还没砍上那头幻兽的身体时,一股电流顺着剑刃窜上了他们的双手,身体也同时传来一股酥麻,浑身抽搐了两下后迅速的收回手往后退去。

    刀剑无法靠近电系幻兽,一靠近便自动被那幻兽身上的电流所袭击,黑衣杀手相视一眼,冰寒的眼中杀意四起,像是达成了某种计谋似的,只有两三名黑衣杀手攻击那头幻兽,其他的人又开始主攻速度缓慢下来的凤歌,当一些黑衣人在攻击凤歌的时候,一名站在凤歌看不见的背后的黑衣人手心一翻,一枚泛着漆黑幽光的暗器咻的一声凤歌袭去。

    正赶来的蓝无极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当即惊呼一声:“小心身后!”然而,凤歌正对付着前面的黑衣杀手,根本腾不出手去防备身后的暗算,当察觉到身后传来的阴森之气时,想要避开却被那黑衣人给挡住了,正在她以为逃不过之际,却只见一抺蓝色的身影如闪电般的窜过,为她挡去了那身后的危险,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威压夹带着凌厉的气息猛的扫去,一连把那攻击着她的黑衣杀手都给弹了出去。

    “嘶!”

    当那暗器射入胸口,蓝无极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迅速的抬手点出了胸前的几个大穴,但是他低估了那暗器上的毒性,只觉眼前顿时一黑,身体的力量像是被抽离了一般,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往下倒去,而他却在最后用仅剩下的一抺意识唤出了他的幻兽,飞鹰!

    “蓝无极!”

    凤歌惊呼着,转过身来时只见他已经倒在地上,而从他身上飞闪而出的一抺光芒在逝去后化为一只飞鹰,飞鹰是神兽,令仅的一个神兽威压,便令那底下的黑衣杀手无法一个个抱头痛呼出声,而飞鹰趁着那一瞬间,凌厉的爪子捉起那些黑衣人撕了个碎烂,不过眨眼间的时间,巷子里的浓浓血腥味浓郁的剌鼻。

    “蓝无极你怎么样了?蓝无极!”看着那倒在地上失去知觉的蓝无极,凤歌第一次慌了,见他嘴唇发黑,胸口处那被暗器射中的伤口流出的是乌黑的血迹,她连忙定下了神来,扶起了他运气把他胸口处的暗器逼了出来,然后迅速的扯开他胸前的衣襟,毫不犹豫的俯下了身吸出了他伤口处的黑色毒血,直到血的颜色没那么深时,这才飞快的拿出子情给她防身的药刃塞进了他的口中。

    她拍了拍他的脸,一边惊慌的唤着:“蓝无极,蓝无极你可不能死!你要是死我一定追到阎王殿把你捉回来!听到没有!”她忘了子情给她的那颗药丸是干什么用的了,看到他吃下药丸后却还是那个样子,心都慌了,连忙扶起他跃上了飞鹰的背,再把自己的幻兽叫了回来,对飞鹰说:“快!去赤城!”

    他本身的玄气就很雄厚,怎么会一枚暗器就让他倒下了?除非这枚暗器很毒,霍逸他们没人会解毒,所以也只能现在马上去赤城找子情,但愿还来得及救他,要不然她怎么安心?

    飞鹰像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下展翅一拍,迅速的往赤城飞去。随着他们的离开,小巷里又恢复了宁静,只是,那浓浓的血腥味却是久久无法散去……

    赤城

    “子情!子情快出来!子情!蓝无极快死了!”

    当凤歌带着蓝无极来到赤城时,那已经是两个时辰后的事情了,看着他那张呈紫色的脸,凤歌心里乱成了一片,原本赤城是不让飞行兽飞着进城的,当他们进城时,守着城门的护卫正要出手,凤歌便冲着底下大喝了一声,护卫一怔,见了凤歌便放了她进去,于是飞鹰便直飞墨府,进入院子后在前院的上空飞底,让凤歌扶着蓝无极跃下去。

    听着凤歌惊慌的声音,府里的人全都跑了出来,追风和紫衣原本就在大厅处,一听凤歌的话紫衣迅速往后院而去,而追风则上前扶起蓝无极,看着脸色变得黑紫的蓝无极,他不禁错愕的问着:“他怎么会这样?快,先扶到里面去!”说着,帮忙扶着蓝无极进了大厅。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