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雷战祈之魔
    “小姐,小姐,凤歌带了蓝公子回来,蓝公子中毒了,现在在前面大厅里,小姐快去看看。”紫衣快步的来到子情的院落里,人还没到,声音已经传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的子情和冷绝辰听到这话微头微微一皱,子情对身边的冷绝辰说:“你帮我去拿我那个小药箱。”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一闪已经往外而去。

    听到蓝无极中毒了,冷绝辰没有一刻的耽误,转身进房里拿出她的小药箱后便往前面大厅而去。

    当子情来到大厅里,众人都围在大厅里,那扶着蓝无极的凤歌美艳的脸上尽是焦急与不安,看见子情进来了,连忙喊着:“子情,快,蓝无极快死了!你快救救他!”都怪她,若不是因为她他也不会成了这副模样。

    子情快步上前,对她说:“不要担心。”说着检查了一下蓝无极身体的状况,当手把在他的手脉上时,那体内的剧毒让她都有些心惊,对他们说:“把他放平在地上!”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毒药?竟然毒性那样强?

    “子情,我把你给我的防身的药丸给他吃了,可他怎么那张脸还黑紫成这样?是不是毒中得很深?他会不会死掉?”凤歌担忧的说着,看着被追风扶着放在大厅地面上的蓝无极,美目中满满的自责。

    子情让追风脱掉了蓝无极的衣服,看到他胸口处的伤口时,问道:“这毒很毒,若不是你把那药丸给他吃下了,估计他这回已经去见阎王了。”见那伤口红肿而泛着漆黑,她眉头不禁拧起,好厉害的毒!她还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毒,这到底是什么毒来的?

    原本正想说话的凤歌只觉眼前一黑,脑袋晕沉沉的,整个人瞬间无力的往地上倒去。站在旁边的紫衣适时扶住了她,担忧的喊着:“凤歌?凤歌你怎么了?”在看到她泛紫的唇色时,紫衣不禁惊呼:“小姐,小姐你快看凤歌,她好像也中毒了!”

    冷绝辰来到这里时,便见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不仅是蓝无极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就连那凤歌也晕倒了,他不由微拧起俊眉,问:“这怎么回事?他们两个怎么了?”似他们两人的实力,不会这么轻易便栽在别人的手上才对,怎么现在弄得两人都成了这副要生不生要不死不死的模样了?

    “雪衣,把我药箱里面的解毒丸给凤歌服下。”子情说着,站了起来看向冷绝辰说:“他们两人都中毒了,而且这毒很厉害,蓝无极吃了我给凤歌的药毒丸却还无法阻止毒素的漫延,凤歌中毒不深,应该是帮蓝无极吸毒时中了一些,我得马上帮他们解毒才行,否则会有性命之忧。”

    听到她的话,冷绝辰点了点头,看了围在周围的众人说:“你们退开一点,不要妨碍到她解毒。”语毕,他自己也退到一旁站着。

    “紫衣,你扶着凤歌,青衣把药箱拿过来。”

    子情开口说着,同时在蓝无极和凤歌的身边蹲下,而青衣把药箱拿到她的身边,从里面取出那一包银针放在一旁,子情取出几根银针剌入了蓝无极胸前的几个大穴,又在他的手指尖上整上一根,然而运想玄气把他体内的毒素逼向手指,只见漆黑的毒血一滴滴的顺着银针滴落地面,她另一只手在凤歌的背上运气一拍,只见凤歌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红中带黑的血。

    “雪衣,先扶凤歌进去休息,再给她服下一颗解毒丸。”子情说着,这才把目光从凤歌身上收回,看向了那躺在地上的蓝无极,见他伤口红肿泛黑,便道:“红衣,马上准备清理伤口的药。”

    “好!”两人应了一声,一个扶起凤歌往后院而去,一个则去熬药水。

    约过一个时辰后,子情看着地上的蓝无极脸色已经渐渐的缓了过来,黑紫的颜色散去,浮现着苍白,心下一松,轻呼出一口气,对一旁的追风说:“把他的衣服穿好,扶到房间去。”

    “小姐,清理伤口的药水熬好了。”红衣跑了进来说着。

    “青衣你和紫衣一起去,清理好伤口后帮他包扎一下,再给他吃下一颗解毒丸。”子情站了起来说着。

    “好。”两人应了一声,随着追风扶着蓝无极往后而去,她们也跟了过去。

    一旁的洛少翔脸色凝重的说:“蓝无极本身的实力就不弱,这毒竟然这么厉害,会是什么人对他们动的杀手?”那煞神和妖姬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有人盯上他们?

    子情看着那地上的毒血,说:“这事得等他们醒来问问才知道。”

    一旁的君邪宇问:“子情,你说这话这么厉害,可知他们所中的是什么毒?”

    她眉头微拧着,说:“就是不知道他们所中的是什么毒,我帮他们两人解毒用的是银针放血的方法和我配制的解毒丸,一般的只要一颗解毒丸便可清掉,而蓝无极吃了凤歌给的药丸体内的毒素却还在漫延,这毒当真是很厉害!”

    听到这话,君邪宇顿了一下,开口说:“不知你们听过毒灵谷的五毒怪没有,在这神迹天空,所有的毒药皆出自于他们那里,毒灵谷的人对毒药有一种接近疯狂的痴迷,不过很少在各个大陆上行走,不过他们那毒灵谷的毒药却是流入各个大陆不少,其中那妖姬常用的那个无解的春药便是来自于他们那里,而且我听说,中了他们毒灵谷的毒药,一般都是没有解药的。”他的眉头微拧着,想到这蓝无极所中的毒,若是真的跟那毒灵谷有关,那可能就有点麻烦了。

    “毒灵谷?”子情低喃着,与辰相视了一眼,说:“我们来这神迹天空的时间也没多长,对这里的很多地方都不知道,更没刻意支打听那些什么地方,这个毒灵谷,没听说过。”声音顿了一下,又问:“这毒灵谷莫非比那煞神他们更为厉害不成?”

    君邪宇看了他们一眼,说:“毒灵谷的存在,那绝非煞神与妖姬他们可以相比的,应该说,这不是同一类的,煞神他们是以实力为强为尊,但毒灵谷用的却是毒,而且都是使毒高手,所用的毒皆是剧毒无比,若是比实力比身手,那毒灵谷的人自然是无法与强者相比,但是说到用毒,这整个神迹天空也没有谁使毒的本事比毒灵谷的人强。”

    他的声音微微一顿,又道:“若是招惹了毒灵谷的人,只怕麻烦不会那么快解决,因为毒灵谷的人是很护短的,你若是伤他一人,他绝会杀你十人!而我先前也说了,他们对毒有一种痴迷,如果是中了他们一般的毒药没死那是一回事,但若是中了他们的剧毒却还能活命,那么这个人就将会被他们盯上,而且他们也会盯上解了他们毒药的人。”

    “但我们在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从没听说过来有关这个毒灵谷的事情?”子情不解的问着。

    “毒灵谷的人很少外出,而且是一个神秘的存在,除了五毒怪之外,没人知道毒灵谷的谷主长什么样子,而他们的人若非必要,很少会在这外面行走。”

    “主子,子情小姐,蓝公子已经睡下了。”追风从外面进来,见他们的几人脸色似乎有些凝重,心下不禁好奇着。

    冷绝辰深深的看了子情一眼,便对那走进来的追风说:“追风,我要毒灵谷的全部资料!”只要是会威胁到她的,他都会把一切清除!绝不会让人危害到她的生命,哪怕她本身就是不惧任何毒物的!

    “是!”虽然不知是因为什么,但是主子的命令,他一向不会质疑,沉声应了一声后便转身往外而去。

    君邪宇看了他们一眼,说:“看看再说吧!也许不会有什么事。”最坏的也就是惹上毒灵谷的人罢了。

    “我去看看他们两个,对了,我爹爹和舅舅要是回来了,告诉我一声。”她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冷绝辰看着她往外而去,顿了一下,眼中闪过深思,便也迈步往外走去。

    “蓝无极和凤歌中毒了,估计霍逸他们还不知道,我先让人通知他们,你随意。”洛少翔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见他们都走了,君邪宇挑了挑眉,便大步往外走出,看来他们的麻烦还真的是不少啊!一波接着一波的来,不过他们所在的那个地方,古武大陆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竟然出了一批这么出色的人。

    而此时,在古武大陆,四大名山的山主全都聚在一起,商讨着事情。

    “现在怎么办?随着他杀的人越多,他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了,就凭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若是再想不出办法阻止他,这整个古武大陆都会被毁灭的!”苍山的山主一脸的凝重,眼中尽是浓浓的担忧。

    天山山主叹了一声说:“现在大陆上的名门世家一个个的在减少着,每个遇到他的人都被他杀了,根本没人的实力可以与他相比,而且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六亲不认,谁也无法阻止他再这样继续杀人,我上回与他交手被打伤了到现在也还没恢复,大陆会陷入这样的境地,真的是从没想过的。”

    “他曾是我青山的弟子,今日他变成这样,我青山也是有一定责任的,我真的是,叹……”青山山主叹了一声,一脸的愧疚,对现在大陆的局势感到束手无策。

    “这根本不关青山的事,他也不知学了什么邪功才会变成那样的,连他父亲都不认得了,他又还会认得谁?只是我们一直想不到办法阻止他再这样下去,只怕到时这整个大陆都得毁了,而且他每杀一个人,变吸取了那人的功力,再这样下去,谁还会是他的对手?到时又有谁能阻止他?”灵山山主一脸的愁色,因为这一件事,四大名山的山主可是寝食不安,想不到办法可以解决。

    大约在一个月前,大陆上突然出现了不知名的嗜血,有很多的名门家族全在一夜之间被歼灭,无一幸存,而最诡异的是那些死去的人,身上的玄气全都消失,像是被人吸干了一般,成了一个毫无玄气气息的人,这样悄然无声的灭了一个家族,却找不到凶手是谁,不过一日的时间便在大陆上传开,当众人都在猜测着凶手是谁时,隔没几日,又有一个大家族被灭了,依旧一模一样的手法,这一次,不止是大陆上的名门家族震惊了,就连四大名山的山主听到了这事也都派人下山调查。

    但是调查的结果却是一无所得同,直到半个月前,原本总在夜间杀人的凶手竟然在白天厮杀,而这一次他的目标,竟然是一个城镇,当那人的面容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除了震惊与不可思议之后,还有的便是深深的恐惧!

    而当四大山主正在商讨着事情的同时,在一个城镇中,此时正弥漫着血腥的气息,浓浓的嗜血杀气在空气中散开,城镇中的百姓们因看到那一袭黑袍面容诡异的男子时,一个个惊得四处逃窜,孝跌倒地上无人抱起,无措的坐在地上大哭着,有的百姓跑得太快摔倒了,后面跑上来的人却顾不得其他的就往上面踩去,场面一片的混乱,哭喊声,惊呼声不绝于耳……

    而在那城楼之上,那名黑袍男子凶狠阴寒的目光看着底下的一幕,眼中时而闪过挣扎,却又像是抵不过什么似的,旋即即逝,原本挣扎痛苦的神色一变,又变成了那凶狠阴寒的神色。

    如果子情和冷绝辰他们看见,一定会震惊万分,因为那一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卧龙山庄的雷战祈!只是,说他是雷战祈却也不是雷战祈,因为面前的雷战祈已经不是当日的那个雷战祈!只见他一头白发凌乱的飞扬着,面容变得扭曲,以前那俊朗的五官已经不在,而是像是因什么原因而扭成了一团似的,脸上皱皱的,嘴唇泛着黑,而那双眼时而泛着红色的嗜血光芒,此时的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以前那个雷战祈!

    在一个月前,他因心魔修炼而走火入魔,继而又不知在哪里找到了一本至邪的古书,从练那本古书开始,他仅剩下的一丝神志便被吞噬,现在的他,说是他却也不是他,因为连他自己的亲生父亲,他也可以下手将他打成重伤。

    “呜呜……娘亲……娘亲……”

    跌倒坐在地上的孝哭喊着,却不知他的娘亲在哪里,而在一远处一名妇人正不顾危险的四处寻找着她的孩子,当看到那坐在前面的孩子时,惊呼了一声飞快和往前面跑去。

    “不要去!我帮你!”一名锦衣男子阻止了那名妇人的动作,旋身一转,飞掠而出,一把抱起了那跌坐在地上的孩子后便往那人群掠去,来到那妇人的面前:“快!抱着你的孩子躲起来!”

    “大师兄!”另外几名男子也随着出现在人群中,帮着那些百姓逃离,而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一度与子情作对的子砚和子源他们几人。

    “大师兄,快走!此地不宜久留!”子杰大声的喊着,一边护着百姓们逃离。

    而那在城楼上的雷战祈瞥见了他们几个,冷冷的一扫,那目光微闪,眼底杀意一现,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突然一扬起,黑色的衣袍凝聚一股诡异的玄气能量咻的一声往底下飞袭而去,随着他的衣袍一的拂,凌厉而泛着阴寒之意的气流咻咻的朝底下的几人射去,那在空气中划过的几道气流,利如刀剑,快如电,当子砚瞥见那朝他们袭来的攻击时,当即喝了一声:“快闪开!”声音一落,身影迅速往前飞扑而去。

    “咻!砰!”

    凌厉的气流咻的一声击落在子砚刚站的地方,只见砰的一声,强大的气流随着那一声爆响而往外荡开,那肉眼可见的一圈圈能量气流如水纹一般的往外荡去,所到之处,竟然是连地面上的灰尘都卷干净了,子砚虽然避开了那一道带着致命气息的凌厉杀机,却躲不过那那水纹一般的凌厉气息。

    只觉一股强大的气息弹来,顿觉体内血气翻涌而起,身体像是猛的被一块巨石击中一般,一口血气猛窜直上,噗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整个人也随着被弹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大师兄!”

    几人惊呼一声,飞一般的朝那摔倒在地上的子砚掠去,子纱的轻功较快,最快来到他的身边将他扶了起来:“大师兄快,我们快走!”子纱扶起他就要离开,谁知在这时那站在高处的雷战祈大手一拂,几道凌厉的气流又朝他们袭来。

    “小心!”子立大喊着,同时凝聚一股气流飞击而出,谁知他的实力与雷战祈的实力相差太多,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那气流对他的而言就更是不堪一击,不过因有子立的攻击挡缓了一下那气流击落的速度,子纱在下一刻飞快的带着子砚离开。

    “快走!”

    几人同时喝着,一点也不敢恋战,他们知道能在他的手中逃脱就已经是很本事的了,可不敢想着与他正面交手,还好他是只是站在那上面没有下来,若是下来了,只怕他们想逃都逃不掉。

    看着他们底下的人要离开,城楼上面的雷战祈正想要追下去,谁知下一刻头痛欲裂,迅速的抱着头痛苦的大喊着:“啊!啊!啊……”蕴含着雄厚玄气的声音重重的传出,直达云霄之处,在天空之中传开,而那一圈圈往外荡开的强大威压袭出之时,那周围的东西全都被他的威压而毁灭,像是利剑一般的划过,爆发出一声声的爆破声。

    “啊!”

    他抱着头整个人往后一仰,任由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因头痛欲裂,他闭着的眼睛蓦然睁开,只觉那睁开的眼中红色时涌时隐,一时变成红色,一时变成黑色,一时痛苦的挣扎,一时兴奋而嗜血,只见他双手拧成拳头,重重的往地面上一击,强大的玄气气息凝聚成一股气流狠狠的击落,只见那气波在拳头之上形成一个弧度荡开,砰的一声击落那地面时,当即出现了两个深深的窟窿,而他整个人也在那一瞬间像是经过了什么挣扎似的,黑色的眼瞳又隐去,嗜血的红瞳泛着阴寒的光芒,蓦然张口就是一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边,子纱他们几人带着受了伤的子砚躲了起来,看着受了重伤的他,子纱不禁担心的问着:“大师兄,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没事。”子砚捂住胸口,强压下心口的痛意,对他们说:“百姓们都怎么样?都让他们躲起来了吗?”

    “嗯,都躲起来了,只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子源皱着眉头说着,顿了一下又道:“现在都没人是他的对手,他已经不是当初的雷战祈了,我们若是落在他的手里,只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那怎么办呢?四大山主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的我们了,他这样一直杀人,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停下来,现在大陆上人心惶惶,一个个都自身难保更别说谁敢出来对他对战了,就是敢,合众人之力也不是他的地手啊!难道真的没有点办法了吗?”子杰也皱着眉头说着,心下很是担忧。

    一旁的子立眼底闪过沉思,说:“大陆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冷绝辰和子情他们没见人影?如果是他们,应该可以制止雷战祈的。”

    子砚轻咳了一声,捂着胸口说:“在出了这事后,山主曾让师傅去找子情,不过我听师傅说,子青说子情和冷绝辰还有霍逸他们都去了那个叫神迹天空的地方,因为子情的娘亲被人给捉到神迹天空去了,所以他们去救她。”

    “神迹天空?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难道无法通知他们吗?”子纱开口问着。

    “神迹天空之大,不是我们古武大陆可比,怕只怕去也也找不到他们,不过四大山主已经在想办法了,应该不用多久会有消息,现在我们只能把伤亡减到最少,继续盯着他的动静,若是知道他下一个目标也可让那里的人先躲起来。”

    “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大师兄,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几人说着,便扶着他飞快的离去。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