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章 激情无限
    而那城楼之上狂笑着的雷战祈在一阵大笑之着,一头白发凌乱的飞扬着,黑袍拂动,强大的气流在空气中涌动着,突然间,脑海中不自由主的浮现了一个绝美女子的模样,她的一颦一笑,她那清冷淡雅的气质,一一的在他的脑海里浮现着,心,微不可察的一痛,那双嗜血的眼眸在一瞬间又变成了黑色,眼底尽是迷惘之色。

    “子情?子情?子情……”他恍惚的呢喃着,看向了某一个方向,猛的一拂衣袍,身影迅速的往那碧落山庄的方向而去。

    此时在碧落山庄中,白锦正在庄里的大厅里,此时的他,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而是一脸的凝重之色:“子青,必须找人去通知子情他们,雷战祈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要是再这样下来,后果不堪设想!他现在每杀一个人便吸收了那个人的玄气,而现在大陆里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没人能与他正面对敌。”

    “雷战祈的事情我也知道,前阵子子情的师傅来找她时,我便已经告诉他子情和冷绝辰他们去了神迹天空,以他的实力去神迹天空是没问题的,但是要在那神迹天空里找到子情他们的下落却也不是易事。”子青沉声说着,脸上也是凝重之色,雷战祈会变成这样,真的是人没想过的,现在竟然连四大山主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更是对他束手无策。

    “子情……子情……子情你在哪里……”

    突然间,一个夹带着浑厚玄气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听到那个声音,白锦和子青皆是一怔,随即相视一眼猛的站了起来快步往外而去,当他们两人来到那外面时,见到那站在高处黑袍白发面容扭曲的雷战祈时,两人皆是一惊。

    竟然真的是雷战祈!

    “子情……子情……”雷战祈开口唤着,声音不再像先前那样的阴寒,反而透着一股无措与慌乱,目光无神的看着那底下的两人。

    “雷战祈!”子青沉声唤着,微拧着眉头,眼底尽是凝重之色。

    “雷战祈!你想干什么!”白锦在下面喝着,看着现在变成这样的他,心里也很不是的滋味,这雷战祈再怎么说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人,但是自从练功走火入魔被吞噬了神智后,竟然变得嗜血而凶残,六亲不认连他自己的父亲都给打伤了,现在的他时而发疯,根本没人制止得了他。

    雷战祈扫了他们两人一眼,眼底的光时红时黑,像是有什么的挣扎着似的,忽而面露痛苦之色,忽而又浮现凶残之情,只见那声音夹带着强大的威压袭出:“子情呢?我来找子情!子情!”

    他的威压过于强大,哪怕只是一个眼神,竟然也叫他们两人气血上升,胸口处的血液在翻滚着,好不容易提起玄气压下那胸口处的不适,却在他大手一挥,黑色的衣袍拂动之间又袭出的那股强大的力量所伤,两人只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猛的喷出。

    “噗!”

    “噗!”

    两人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处痛得窒息,看着好好的碧落山庄在他的强大气压拂动之下变得凌乱,树木被拦腰砍断,地面被他的气流所劈开一道深深的痕迹,两人不由同时开口喊着:“雷战祈!快住手!住手!”

    “子情!子情!子情……”他在那上面大喊着,强大的气流随着他的衣袖而拂动着,凌厉的气流袭去,那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全部毁于一旦,那肖卫想要上前,谁知人还没靠近就被击飞了出去。

    “把子情交出来!交出来!”雷战祈低喝一声,目光蓦然朝他们两人射去,身影随着一转,大手形成爪形的朝他们两个抓去。

    “快走!”白锦低喝一声,身体同时飞扑而出,想要躲开他的攻击,谁知却被他大手一弹的狠狠击向墙角,身体重重的撞上了那墙壁。

    “砰!”

    白锦的身体重重的撞向了墙壁,发出了一声响亮的撞击声,因那力道过大,气息回转不来,只觉剧痛袭上胸口,鲜血猛的从口中喷出。

    “噗!”

    又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因强者威压的袭压,以及胸品处的伤,白锦脸色不禁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他强忍着身体的痛意想要从地上站起来,谁知道双腿一软,整个人又随着倒了下去。

    “白锦!”

    子青低呼一声,飞掠而出,谁知脚步步伐才一闪,身影便被阻去了去路,同时,一双冰凉的大手也掐上了他的脖子,强大的威压如同泰山般朝他压下,让他顿时觉得呼吸困难,似乎生命力在下一刻随时丧失一般。

    见子青被雷战祈掐住了脖子,白锦心口一跳,大声的惊呼着:“白煜!你不能杀他!”

    似乎是白煜这两个字唤回了他的些许神志,他掐着子青脖子的手微松,半歪着头目光带着迷惘的看着那从地上爬起来的白锦。

    见他那双嗜血的眼眸又微变成黑色,白锦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白煜,你真的忘了吗?你不记得他是谁了吗?他是子青!他是子情的朋友,如果他死了,子情一定会伤心的!”依他对子情的爱,此时他也只能赌一赌了!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自己放过子青!只但愿子情在他的心里还有些位置,只但愿当他听到子情的名字还会有反应!

    被他掐住脖子的子青察觉到他手下的微松,身上强大威压的收回,却还不敢放松,因为他那双眼睛里浮现着的是恍惚与迷惘,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似的,只是静静的沉思着。

    “白煜,你想想子情,想想你们在青山的日子,想想子情……”白锦放轻着声音说着,一边注意着他的动静,一颗心此时也是提到了喉咙处,因为只要他手下一个用力,子青的命就得交待在这里。

    如果是以前的白煜,如果是神识还能自控的白煜,他知道就算再怎么样他也不会杀死子青,但是现在不同,现在的他根本连自己在做什么事都不知道,但是随着念头而动的,真不知他到底是练了什么功才会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子情……”雷战祈那双眼眸变成黑色的,神色带着恍惚,掐着子青的手不知怎么的就松开了,他往后退了一步,喃喃的念着子情的名字,突然间,神色猛的一变,目光中又跃上了嗜血的气息,阴沉着声音问:“子情去哪了!说!要不然我杀了你们!”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只见他大手一拂,强大的凌厉气流划过,顿时院子里狂风四起。

    子青被那股气流击飞了出去,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头撞上了墙角,鲜血直流整个人也随着晕死了过去,白锦见状惊呼了一声:“子青!”

    “说!要不然杀了你们!”雷战祈大手拂动着,狂风掀起了院子里的东西,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呼啸而过的凌厉声音如同利剑一般,划过脸颊,硬生生的渗出了血迹。

    看着他几近发疯的模样,白锦咬了咬牙,大喝一声,指着天上说着:“子情去了神迹天空,有本事你去找她!”虽然他是自私了点,但是让他去到那个神迹天空,也许对这古武大陆才是最好的,那边强者如林,而且子情他们也都是在那边,说不定能制止他才这样疯下去。

    “神迹天空?”雷战祈抬起了头,看向了那天空之处,突然间全身气息提起,黑色的身影咻的一声便往上飞掠而去。

    看到他凝聚玄气向了那天空之处而去,白锦不由轻呼出一口气,这才放下了心来,见子青头上鲜血直流,当即将他扶了起来往里面而去。

    而随着雷战祈向神迹天空而去,这古武大陆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次日的夜里,神迹天空,赤城里。

    夜,一片的宁静,那高挂在天空之处的月亮是那样的圆,如一面白玉盘般的挂在那迷人的星空当中,点点繁星闪烁着美丽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像极了调皮的孩子在眨着眼睛。

    墨府里一片的宁静清幽,花前月下,子情与辰相依着看着那天空之处的星星,轻声细说着细语,柔情蜜意缠绕在他们两人的身边,气氛是那样的和谐,画面是那样的唯美……

    而在另一个院落里,凤歌趴睡在蓝无极的床边,床上的蓝无极胸前缠着布带,脸色褪去了紫黑,只剩下苍白,从子情帮他们两人解毒到现在,他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了,凤歌因只是帮他吸了毒,中的毒比较轻,所以在今天早上便已经醒来,自己在这里照顾着他,因身体的疲惫还没恢复,所以她坐着坐着,便趴在他的床边睡着了。

    当蓝无极悠悠转醒时,睁开眼看到趴在他床边的凤歌时,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继而目光一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她趴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睡着,那毫无防备的睡颜是那样的安静,那样的迷人,兴许是他的目光让熟睡中的凤歌有所察觉,只见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当抬眸对上那双带笑的眼眸时,整个人咻的一声站了起来。

    “你醒啦?什么时候醒的?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的没?”凤歌的语气中,有着她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担心与焦急,当声音一出时,看着他那带笑的面容她才惊觉自己反应有点过度了。

    “呵呵,看到你这么关心我,我这伤也算受得值了,要是早知道只有这样你才会关心我,我就……”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让凤歌打断了。

    “谁关心你了?你少往脸上贴金!要不是看你是为了救我,我才不会管你的生死!”凤歌双手环着胸口说着,睨了他一眼半转过身子。

    “还嘴硬?要是不关心我,你怎么睡到我这里来了?”蓝无极带着笑意的声音低低的传出,那声音虽然还带着虚弱,却很是开心。

    凤歌扫了他一眼,微抬高下巴说着:“我哪里睡你这里来了?我不过是在这里坐了坐,因为累了就趴着睡会!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干嘛关心你?你要是死了那才好,没人找我麻烦!”

    “是吗?可我怎么看你这话说得有汹不对心呢!”蓝无极笑说着,见她一脸恼怒的事回过身来,他又开口说:“我肚子饿了,有没东西吃?”这只小野猫,承认喜欢他就有那么难吗?

    原本正打算骂他一顿的凤歌听他这么一说,心头一软,没好气的说道:“等会!”声音一落,便往外面走去,约过半柱香的时间这才端着粥走了进来。

    “这么快就有得吃了?”蓝无极挑了挑眉,看着她问:“难道你知道我就要醒了,所以让人先准备着的?”

    凤歌只是瞥了他一眼,并不说话,因为他昏睡了一天一夜,子情估计他也就在下午醒来,谁知他下午没醒,所以她便让人准备着粥让他醒了可以吃,她刚去出这会就是把这粥热一下便拿来了。

    把他扶了起来,便添了一小碗递上前给他:“呐,肚子饿就快吃!”

    蓝无极看着她,说:“我浑身都没有力气,端不了碗。”声音一落,一双眼睛紧盯着她看。

    见他那目光,凤歌有些头皮发麻的问:“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这傢伙,不会想要她喂吧?

    “你喂我,我不然我怎么吃?”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装出了一脸虚弱的样子看着她,虽然身体是虚了点,不过却也不至于会全没力气,但是若是有人代劳,那自是最好不过了。

    听到这话,凤歌瞪着一双美目看着他。

    “我也是因为你才会弄成这样,让你喂我,也不是很过份吧!”蓝无极虚弱的就着,说没两句话,把头往后一靠,那模样像是很累一般。

    “我又没叫我帮我挡暗器!那是有毒的你知不知道?若不是我把子情给我的药丸让你服下了再马上送到这里来,你以为你还有命在这里吊着啊!估计这会都被阎罗王招了做女婿了!”她没好气的说着,手下动作却是很细心,轻搅着冒着热烟的粥,让它凉一点。

    听着她的话,蓝无极笑了笑说:“那我也不能看着你有危险而不救啊!再说了,伤着我总好过伤着你,伤着你我可是会心疼的。”

    闻言,凤歌心头划过一丝异样,却用凶巴巴的语气掩饰着:“把嘴巴张开!”声音一落,把勺子就往他嘴里塞去,一边说:“还心疼呢!要是真的死了我看你怎么心疼!”当看到他的脸泛着紫黑的那一刻,她是惊慌的,所有的冷静在那时都派不上用场,心里只知道不能让他死了,而能救他的,只有子情!

    好在他没有事,要他真的出事了,她真的不知应该怎么办了。一直以来的打打骂骂,总是看他不顺眼,但是当看到他的生命力在流失的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本她在不知不觉中便爱上了他,蓝无极,一个她一直以来总是看不顺眼的人,她却是把心遗留在他的身上了,而最令她惊讶的是,在他的生命力流失的那一刻,她的脑海里浮现的竟然都是他对她的好,他对她的包容……

    “烫……”蓝无极说着,指着她塞进他嘴里的粥。

    “烫死才好!”凤歌没好气的说着,但是却是吹了吹,待凉了一些才往他嘴里送去。

    看着她的细心的动作,蓝无极眼中尽是笑意,便也配合着张开嘴让她喂着,一双眼睛则一直落在她身上,看着她美艳的容颜,看着她脸上那浮起的红晕,心下尽是满满的幸福。

    “你盯着我看干什么!快吃你的东西!”她有些不自在的喝着,被他盯得不好意思。这可是她第一次这样对一个男人,他只死狐狸,干嘛盯着她看!不知道她会不好意思的吗!

    蓝无极笑了笑,说:“我在看你怎么长得这么美。”尤其是这娇羞的神态,更是比她那媚骨天成的样子更要迷人三分。

    “我看你是不饿了!既然这样,那我可拿出去了!”她说着,把碗放在一旁便准备站起身往外走去,谁知被他伸手一拉整个人便扑进了他的怀里,一手还压着他胸前的伤口,引来了他的一声闷哼。

    “活该!你没事拉着我干什么快放开!”凤歌瞪着他,此时一手正抵着他的胸前,由于他的上身没穿衣服,整大片的胸膛那样露着,当手碰触到他的胸口时,那股火热的感觉几乎烫伤她的手,男性的气息扑鼻而来,引得她心口扑通扑通的乱跳着,一度的紧张不已。

    “没事就不会拉着你么?你说,压到了我的伤口应该怎么补偿?”蓝无极低低的说着,原本拉着她手腕的手松开了,转而变成了两手都环住了她的细腰,让她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而因为他胸口处有伤口,她一手抵着不让她的身体压到他的伤口,所以一时间,她根本起不来。

    而因她此时是半俯着身,胸前的春光更是让他一览无余,那丰满的柔软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着,雪白而饱满,让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灼热起来,就连呼吸也随着沉了几分。

    注意到他神色的变化以及他眼底那灼人的光芒,凤歌低头一看,见自己丰满的胸前春光被他一览无余,而他紧盯着自己的胸前看,竟然移不开眼,当下美艳的脸蛋刷的一声红个通透,美目瞪着他低声骂着:“色胚子!”说着就要去推开他站起来,谁知他那环在她腰间的手一用力,她整个人又往前扑去,这一扑,竟然把自己丰满的胸前撞向了他的脸,而他竟然还扣着她不让她起来了,那力道哪里像他先前所说的没有力气,根本就是大得惊人!

    当把他的头埋在了她的柔软处,胸前传来的酥麻让她险些站不住,身体只觉得在那一瞬间酥软了下来,只感觉他的唇在她丰满的胸前流连着,落下了一个个细细的吻,那灼热的舌尖有意无意的挑逗着,让她又气又羞,当即骂了出声:“色胚子!快、快放开……”

    原本带着怒意的骂声谁知出口时却成了欲拒还迎的娇媚声音,听得她自己直想咬断舌头得了,而那原本环在她腰间的手,竟然不知不觉的在她的细腰上轻抚着,那像带着魔力一般的大手抚过的地方,皆起了一阵燥热不陌生的感觉,她双手推开他的头,谁知这色胚子竟然顺着她的脖子吻了上来。

    “你、你的手在干什么!”

    这死狐狸!不是说没力气吗?意然对着她又起色心!而原本她可以拒绝的,却在眼角瞥见他胸前的那包扎着的伤口时硬生生的止住了,是的,她是喜欢他的,既然是喜欢他的,让他占点便宜也不是不可,只是,这色胚吻完她的胸竟然还意犹未足的想干什么?那两只大手又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我的手在干什么,是他自己动手,不关我的事。”蓝无极抽了个空抬起了头来,带着**火光的眼眸直视着她的美目,在看到她泛着迷人红晕的脸蛋时,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趁着她错愕的瞬间,一手按住了她的后脑袋便吻上了她娇艳欲滴的性感红唇。

    真是个性感的小野猫,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若不是现在自己有伤在身,真想把她吃进肚子了。

    “你……”

    凤歌一惊,红唇已经被他含住,只觉两唇相抵着,一股电流划过身体,让她浑身一阵酥软,原本打算推开他的手竟然也变成无力的抱住了他,微喘着气的感受着他那霸道中却又不失温柔的吻。

    感觉到她的顺从,蓝无极心下一喜,加深了这个热吻,一双手也不自觉的在她性感丰满的身体上移动着,轻轻的抚摸着,直到感觉自己的身体快压制不住时,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而此时的凤歌已经气喘喘的在趴在他的胸口处喘着气,美艳的脸上透着一股诱人的红晕,那性感丰满的红唇微肿着,而那胸前更是留下了他先前吻下的一个个吻痕。

    看着趴在他身上娇喘连连的她,蓝无极满足的扬起了笑容,对她说:“凤歌,找个时间我带你回去见见我的家人吧!然后商量一下,把我们两个的亲事给订下来,再找个好日子,把我们的亲事给办了怎么样?”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