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来历不明的小孩
    听到这话,凤歌伸手推了他一把,从他的身上起来,说:“我说了要嫁你了吗?少在那里自己做主意。”

    “你不嫁我还想嫁谁?”他目光带着笑意的看着她:“再说了,你的身子都被我看精光了,而且吻也吻了摸也摸了,就算你不用我负责,我可也要找你负责。”

    凤歌媚眼一睨,带着媚人的笑意瞥着躺坐在床上的蓝无极,伸出一根手指轻佻的挑起了他的下巴,媚笑着说:“我看你是皮痒了!信不信我一拳往你伤口上打去!”

    “你舍得吗?”

    “怎么舍不得!你这只死狐狸,可没少占我的便宜!”凤歌指着他骂着,手指往他胸口上一压,虽然力道不大,却也让他倒抽了一口气。

    “乖乖躺着,我走了!”凤歌说着,把东西收拾了就往外面走去,顺带的关上了房门。

    前面的院子里

    “娘子,还不睡吗?”冷绝辰搂着怀里的子情,带着磁性的声音低低的在她的耳边响起。

    “睡不着,明天就要起程了,现在还真的睡不着。”她依着他,轻轻的说着。

    他握着她的手,对她说:“放心吧!没事的。”就算那魔尊再强,他们联手相信可以打败他的,只要救回了她娘亲,那他们都可以回古武大陆了。

    “嗯。”她轻声应着,静静的在他的怀着合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

    而在此时,青龙大陆上,魔尊的宫殿里,一身红袍的萧瞥了那坐在下面的雪柔一眼,顿了半响,这才开口说:“最近的事情你听说了吧?随着残王的死去,妖姬和煞神也相接着死在了他们的手里,我不得不说,真的是小看了他们了。”

    雪柔抬眸看了他一眼,说:“他们要做的事,不会有人能阻止得了,墨墨说过会来救我,就一定会来救我,只是,你还不打算让我回去吗?真的要等他们来到这里?”相处这么久,他对她的她,她看在眼里,只是,她爱的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夫君,墨成轩,在这里的这段日子,她竟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前后的记忆相汇合着,让她心下既是激动又是欣慰。

    “呵呵,柔儿,其实我真的想知道,你在我这里我也没亏待过你,为什么你就是对我没动心呢?我自认为我所拥有的一切是那墨成轩不能相比的,你又为何一颗心只在他的身上而不在我的身上?难道只是因为你和他之间有一个女儿?”萧沉声问着,那锐利的眼中在这些日子与她的相处中,已经变得柔和了不少,他的身上少了嗜血的气息,多了几分人的气味。

    听到这话,雪柔温柔一笑,说:“爱并不是因为对方拥有多少而决定的,如果你爱他,哪怕他一无所有,你也会心甘情愿。”她的声音微微的一顿,又说:“说真的,当日你强行把我捉来了这里,让我很是恨你,因为那时是我消失十年后再遇到他们,还没来得及与他们团聚就被你捉来了。”

    闻言,萧看了她一眼,沉声问:“你恨我?”他的手微微拧紧,有着一丝的紧张,因为她是他所在意的人,所以不希望她跟别人一样,恨着他,恨着他。

    “不。”雪柔轻轻的摇了摇头,笑说:“你对我很好,虽然说是被你捉了来,但是在这里我却是自由的,我每天都可以听到他们的消息,可以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虽然没看见他们,但却知道他们都在成长着,这世界强者为尊,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等待着他们的也将是死亡而已,如果不是因为我被你抓来了,我们的生活将会是平静的,但也正因为如此,不会有人想要实力越加的强大。”

    她看了他一眼,见他眼中浮现了疑惑之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中间,看着上面的萧,温柔的笑说着:“如果可以,我想认你为义兄。”

    “义兄?”萧错愕的看着她,那来不及收起的神色可看出了他对她所说的话是多么的错愕与无措。

    雪柔轻点了一下头,说:“嗯,虽然我有两个人兄长,我大哥在古武大陆那边,而我二哥则在这神迹天空这里,不过如果可以,我还想认你当义兄。”

    “为什么?”萧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心下说不出是什么样的一个滋味,她明知他是的爱着她的,却说要认他为义兄。

    她定定的看着他,温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因为你对我的好,也因为你对我的保护,与我兄长的是相同的,爱,有很多种,并非拥有才是爱,而且,你一直是一个人,如果认了我当妹妹,我的家人也将是你的家人,你们感受到亲人带给你的开心,带给你的喜悦。”

    正是因为他对她的好,所以她才想认了他当兄长,在这里与他相处的这段时间,她看着他是一个怎么样孤独的存着,没有亲人的他,感觉不到亲的的温暖,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变得嗜血凶狠的吧!但是她相信,他的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萧因她的话而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一袭白裙,一头银发的站在那里,很美,很安静,她的身上有着一股能让人放松的气息,她的目光带着温柔,也许当日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会义无反顾的把她带到了这里,带到了自己的身边。

    在这段日子里,她对他虽然说没有男女之情,但却也有着言语关怀,她确实是像一个亲人一样的关心着他,那看着他的目光,不掺任何的杂质,只是单纯的关心,却也温暖了他冰冷的心。

    他知道自己是留不住她的,不是因为那些关心着她的亲人是多么的强大,而是因为她由始至终也并未动心,习惯了有她陪伴着,当听到她的亲人要来带走她,心里不免有了恐慌,害怕又变成了一个人,但是,她的话,却又让他平静了下来,也许是,当她的义兄并不是什么坏事。

    “嗯,那就这样吧!”他沉声应了一声,看了她一眼,大步的往外走去。

    雪柔站在原地看着他离开,唇边绽开了一抺温柔的笑容,也跟着走到了外面,看着那天上的星星,想念着那还在远处的亲人……

    次日清晨

    “都准备好了没有!”龙铭哲沉声喝着,看着面前的一众人,此时的心情,是激动的,因为等了那么多天,今天他们就要起程去青龙大陆魔尊的宫殿了。

    排列在他面前的,是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夜寒以及追风,他们一个个一身劲装着身,腰间佩带着利剑,昂首挺胸的站直着身体,目光如炬的看着前面,不约而同的沉声喝着:“好了!”一个个强者,一个个实力不凡的强者,整齐的排列着,就这么一声喝,地面也微微晃动作几分。

    在这时,墨成轩以及冷绝辰和子情他们来了,同行的还有霍逸和洛少翔和白云飞他们,但是,今天起程去青龙大陆的,却只是墨成轩和龙铭哲,以及子情冷绝辰和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他们,其他的人都被勒令留守在这里,因为去多了,反而会碍事,魔尊的实力毕竟不是谁都能抵挡的,为了避免伤亡,只带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追风夜寒同行。

    龙铭哲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笑说:“哎,你们来啦!看,他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们几个了,好了吗?好了我们就起程,步行到那青龙大陆,这条路可还长着呢!”

    “我们随时都可以起程。”墨成轩说着,看了旁边的霍逸他们一眼,拍了拍霍逸的肩膀说:“你们就留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嗯,你们要小心一点。”霍逸点头说着,本来他要跟着去的,但是他们一个个的反对,最后也只好妥协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身手比不上他们,若是去了,也许还会拖累他们。

    “小姐,你们要小心一点。”雪衣和紫衣几人走上前说着,有些不舍的看着她。虽然他们的身手都很厉害,但是没能跟在小姐的身边,她们还是忍不揍担心。

    那站在三十六名血狼成员旁边的追风看着紫衣咧嘴笑道:“紫衣,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有事的。”

    “谁担心你了,少往脸上贴金。”紫衣朝他扮了个鬼脸,哼了一声。

    一旁被凤歌扶着的蓝无极看着他们说:“路上小心,你们都是步行去的,没个十天半个月估计到不了那里。”

    “嗯,我们会的。”子情点点头,对凤歌说:“他的身体还很虚弱,你多照顾着些,要是有什么不知道的,就问雪衣。”

    虚弱?凤歌瞥了身旁被她扶着的蓝无极一眼,便对子情笑说:“好,我会的,你们要小心一点。”这只死狐狸就装吧!虚弱?他可是强壮得很。

    子情和冷绝辰相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接着便对众人说:“走吧!”声音一落,移步便往前走去。

    墨成轩龙铭哲也往前走着,夜寒和追风跟在身后,而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则整齐的排列成三行紧跟在他们的身后,大步的往外走去,身后的众人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心下既是担忧又是期待……

    青龙大陆与朱雀大陆相隔,而这玄武大陆又与朱雀大陆相隔,他们要步行去到了青龙大陆,那就得绕过朱雀再到青龙,于是出了赤城后,他们便抄近走着山路,往朱雀大陆而去。

    走山路要比走大路近上一半的路程,原本从赤城去到青龙大陆要一个月的时间,但是他们计划走山路,也就大约半个月的时间就能到达,只是这山路不像大路那样的好走,这林中布遍着危险,除了野兽猛虎之外,还会有一些占地为王的山贼,不过这若是对于一般人来说,那是绝对致命的,但是对于他们这一批强者来说,那却是相当于一次历练!

    只有不断的历练,实力才会提升,战斗力才会变强!这也是为何他们不直接用飞行兽去青龙大陆的另外一个原因。走了大约一个上午,头顶上的太阳正猛着,虽然是在山林中,但是却也热得不行,于是,一众人便找了个地方休息一下,顺便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大家原地休息,分工合作,有的点火,有的捕猎,准备吃的!”血狼成员的队长沉声喝着,命令着众人分工合作。

    “是!”众人沉声应着,就地解散后便开始开工。

    这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一个个都是一个顶二十个的高手,强者,若是随便放在哪一个地方都是被人奉为座上宾的,但是他他却甘愿追随着子情,成为她的下属,听她的命令行事,原本一些强者不会去做的事,他们都做了,自从认主那一刻开始,他们就不再是他们血狼成员,而是他们主子的部下了,虽然他们主子并不是把他们当成下属,而是把他们当成了伙伴,当成了战友,当成了亲人!

    众人分工,很快的便有食物的香味传出,墨成轩和龙铭哲坐在一起不知说着什么,而子情和冷绝辰则坐在另一边,追风和夜寒两人也帮着血狼成员的捡树枝,烤野味。

    “主子,子情小姐,来,吃点烤肉。”追风拿着烤肉来到他们两人面前说着。

    冷绝辰伸手接过,递过一些给子情:“小心烫口。”

    子情露出一抺浅浅的笑容,接过后便撕下一性了起来,一边对那站在旁边的追风的夜寒说:“你们也吃吧!别愣着。”

    “好!”两人应了一声,便走到血狼成员的旁边,与他们坐在一起边吃边闲聊着。

    “呜呜……呜呜……”

    突然间,一阵细细的哭泣声传来,让正在吃着东西的众人皆诧异的抬起头来,这里荒郊野外的,怎么会有孝的哭声?正吃着烤肉的子情对血狼成员说着:“你们去看一下。”

    “是!”血狼成员沉声应了一声,便站了起来顺着那哭声寻去。刚才他们找东西时可没发现这周围有孩子,哪里来的孩子啊?真是有些奇怪。

    “怎么这野外会有孝的哭声?你们要小心一点,以防有诈。”龙铭哲看着那血狼成员走去的方向说着,一边撕着烤肉吃着。

    墨成轩和冷绝辰的目光也朝那林中看去,这个地方出现孝,怎么说都有点不太正常,只是,会有诈吗?会有什么人盯上他们?这不太可能,毕竟那几个主要与他们作对的人都已经从这世上消失。

    “主子,这边有一个孝!”

    正在几人正在思索着时,林中传来了血狼成员的喊话声,几人一听,相视了一眼便往那林中走去。当来到那林中时,只见血狼成员围着一棵大树站着,因他们并排站着,以至于他们走过来也没见到那孝,墨成轩开口问:“在哪?”

    血狼成员退开,几人往前看去,果然见一个约五六岁大的孝浑身脏兮兮的被绑在树上,那哭得跟花猫一样的脸上挂着两行泪水,看到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人,不由愣住了,怔怔的看着他们一时间倒也忘记了哭泣。

    龙铭哲几人朝周围看了看,这周围除了树木之外还有的便是那半人高的杂草,除了他们这些人之外,根本就不见有别的人,他们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孝,见他浑身上下一点玄气气息也没有,看样子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但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出现在这里就变得不普通了。

    于是,龙铭哲开口问:“孝,你怎么被绑在这里啊?”

    那孝愣愣的看了龙铭哲一眼,继而怯怯低下了头,不敢看着他们,只是小小声的说:“你们是坏人,坏人……”

    子情微怔,看着那孝的模样,便走上前来到他的面前,一手轻抚着他的头,轻声说:“我们不是坏人。”说着同,便去帮他松绑,当目光看到那后面打得死死的结时,顺手拿出了一旁夜寒腰间的刀切开了绳子。

    这林中野兽众多,人迹鲜少,而这个孝被绑在树后面的结竟然是死结,看来是想要致这孝于死地。

    “大姐姐,呜呜……他们要把我喂狼,呜呜呜……”孝冷不防的扑到了子情的怀里,哭得稀哩哗啦的。

    子情微怔,这孝倒是自来熟啊!这样就扑过来,还拿她的衣服当抺布般的抺着泪水,看得她有些无语。

    “喂,孝,谁把你绑这里喂狼啊?你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追风咧嘴一笑的说着。

    “坏人把我绑这这里。”他小声的说着,低头玩着手指头说:“我家在山里头。”

    “山?那座山?”追风问着,看着那孝低着头玩着手指,一脸无措的样子不由心生怜惜,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把他一个人绑在这里,要真的野到了野兽,估计也会被啃得骨头都没得剩。

    孝嘟着小嘴说:“不知道,我没出过山,又不识得路,不知道是哪座山。”那乱七八糟的山转来转去的,他哪里记得怎么走,而且,就算他记得,他也不能回去,他们都不让他回去,要是现在回去了,估计还会被丢出来。

    听着这话,众人相视了一眼:“怎么办?”龙铭哲问着,看向他们。

    冷绝辰没有说话,只是打量着那个孝,而墨成轩则拧着眉头,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则一脸漠然,反正这不用他们拿主意,这孝怎么办,有主子说了算。

    追风看了看众人,便把目光落在子情的身上,说:“子情小姐,你说呢?”这么小的孩子,他们总不能就这样丢下吧?

    子情看了那一脸无辜带着怯意的孝一眼,又看了看自己被他擦得脏兮兮的衣服一眼,便问孝:“你真的不知你家怎么回去?”虽然才五六岁,一般这个年纪最是无邪天真,不应该有所怀疑的,但是这个孝会出现在这里,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孝看着面前的她,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那你叫什么?”她又问着。

    “小宝,我娘亲都叫我小宝。”他扬起了笑脸说着,说起他娘亲,那眼睛都亮了起来。

    “那你娘亲现在在哪里?”她又问着。

    听到这话,他眼睛一黯,低下了头说:“娘亲,娘亲正在生病,快死了。”

    闻言,子情目光微闪,站了起来,便对他们说:“要不先带上吧!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要是丢下了,估计他也走不出去。”这么小的孩子,明知带着不安全,但让她把他丢在这里,她还是狠不下心来。

    冷绝辰唇角微勾,看了那孝一眼,便对她说:“那就带上吧!”他们这么多人在,多一个孝,也没什么问题的。

    “嗯。”她微微一笑,轻声应着。

    听到他们的话,追风咧嘴笑说:“太好了,小宝,你就跟着我们走吧!”

    “谢谢哥哥姐姐,叔叔们,你们真是好人,”小宝扬起了笑容,那明亮的眼睛泛着兴奋的光芒看着他们。

    龙铭哲和墨成轩相视了一眼,摇了摇头,暗叹一声便转身往前走去,这个孩子来历不明,虽然年纪尚小,但是这样带在身边总是有些不妥,再说,他们这次是要去青龙大陆,他跟着他们就更不安全了,不过他们既然要带上他,看来也只有到青龙大陆再做安排了。

    “走吧!”子情朝那孝伸出了手。

    孝一见,眨了眨眼睛,愣了半响后这才欣喜的伸出了手握住了她的手,开心的跟在她的身边,像只小麻省似的说个不停:“姐姐,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我以为我娘亲是最好看的人了,但是你跟我娘亲一样好看!”

    “是吗?那你被人丢到这林子里来,你娘亲不知道吗?”子情低下头看着走在身后的孝问着。

    “我娘亲不知道,她要是知道,她才不会让我被人丢出来喂狼,我娘亲最疼我了!”

    “你娘亲生病了难道没请大夫吗?”她轻声问着。

    听着这话,想起了他娘亲的样子,小宝不由眼眶微红的说:“请大夫?没有,是我们山里的人帮娘亲治病的,我看他们拿着针在娘亲的身上扎着,娘亲都不会喊疼了,他们说娘亲快要死了,所以不让我见她,把她藏起来了。”

    闻言,子情眼中闪过一丝怪异,若有所思的看着身边的这个孝。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