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0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未知的未来
    见他一脸的兴奋,子情目光微闪,问:“你不怕蛇?”

    “嘻嘻,姐姐你怕蛇吗?不用怕,我有办法。”

    小宝说着,从靴子里摸出了一小截手指般大小的小竹子便挤上前去,把那竹子含在嘴里吹响了起来,当声音传出,那一个个奇特的音符吹响在林中传开,那原本往子情他们这边而来的群蛇竟然停下了动作,一条条的放慢了速度往前进着,来到了他们的前面三米左右的地方停下,几百条颜色不一的蛇竟然全围成了一个围,把他们紧紧的困在了这里面。

    看到小宝用那半截竹子吹出的声音竟然有这样的效果,众人不由惊讶的朝他看去,龙铭哲看了看那些趴在地上的蛇,像都在听着美妙的音符似的,杀气减弱了下来,他诧异的开口:“小宝竟然有这本事?当真了不得。”一个五岁的孝就能令群蛇低头,这毒灵谷的人,当真是不简单啊!

    冷绝辰他们眼底也闪过诧异之色,这样的本事,当真是不可思议,他的那截竹子竟然能吹出令蛇低头的音符来,果真是不简单,只是不知,他既然能令群蛇低头,又是否能令群蛇令他命令?

    心里下想着,冷绝辰顿了一下,便问:“小宝,你能否让这些蛇听你命令?”

    吹着竹子的小宝停了下来,点点头说:“行啊!不单是蛇,就算是别的东西我也能用这竹子叫它们来。”说着,那小脸上尽是兴奋的神色,拉着旁边子情的衣角说:“姐姐,你想不想看?我叫它们来给你看看要不要?”

    “它们?”子情微怔,它们指的是什么?别的毒虫之类的?

    一旁的追风见那周围的蛇竟然全都贴贴服服的趴在地上,不由咧开嘴笑道:“小宝,你还真厉害啊!”谁知他的话才一说完,小宝笑看了他们一眼,拿起那截竹子又吹了起来。

    这一回的声音与先前的听起来大不相同,那音符的速度都比先前的要快上很多,随着那一个个音符从着那小竹子中而出时,漆黑的林中似乎又有什么动静一般,传来了沙沙的声音,那像是什么在爬行一样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杂乱,听起来数量像是很多,让一众的人心下不禁有孝毛,这小宝叫了什么来呀?

    “哇!竟然蜘蛛和虫子!”龙铭哲在看到那从漆黑的林中爬出来的东西后,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那些恶心的东西,他往后退了退。

    他不怕对手有多强,最怕这些难看又恶心的东西了,真是老了他老命啊!当即,他咽了咽口水,对着那小宝喊着:“小宝,快让那些东西回去了,太恶心了!”看着那些蜘蛛虫子什么的密密麻麻的往这边爬来,他寒毛都不由竖了起来。

    小宝停下来,扬起了笑脸对他们说:“它们不会咬人的。”说着,又晃着子情的衣像个等待着被夸赞的孝一般的看着她:“姐姐,你说我厉害吗?”

    “嗯,小宝很厉害。”子情轻笑着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只见他又说:“我还能让它们都回去。”说着,又吹响了那小型笛子。

    而随着那些音符的响起,那地上的蜘蛛和虫子包括那些蛇全都迅速的往回而去,散开在漆黑的森林中,只是没多久久,那林中传来的血腥味便让众人惊愕的看向了那吹着笛子的小宝。

    他不止让那些蜘蛛和虫子回去了,反而还让那些毒虫把那藏在林子里的人给吃了?那血的味道从远处飘来虽然淡淡的,但他们却知道,那一定是那些引来了毒蛇的人的气息……

    几日后赤城

    “红衣?红衣呢?”这一天,颜沐早早的便来到赤城墨府里,一进里面便大声的喊着,四处找人。

    从里面走出来的白云飞看到他有些诧异,开口问道:“颜沐?你怎么来了?”他和司徒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来了?难道是来找红衣的?他真还对红衣上心了啊!

    “嘻嘻,这大老远的就听见他在喊红衣了,你还用问?”洛菁宁从后面跳了出来,今日的她一袭粉色轻纱,可爱的脸上透着红嫩,娇俏的模样让人见了都忍不住的多看两眼。

    听到他们两人的放,颜沐笑了笑说:“嘿嘿,我来找红衣的,你们看见她没有?”说着,像又觉得只问红衣好像不太好,顿了一下又问:“宁儿,云飞,子情他们去哪里了?怎么感觉这里冷清清的?我都喊了半天了才见到你们两人,他们呢?”

    “子情姐姐他们去青龙大陆了,只有我们几个留在这里,而那君邪宇在子情姐姐他们走后也走了,红衣她们都好像在里面院子里,我大哥和你大师兄也在那院子里,现在他们两个一个整天跟着雪衣,一个整天粘着凤姐姐,两人可忙死了。”宁儿笑嘻嘻的说着,拉着白云飞的手便对颜沐说:“颜沐,你进去找他们吧!我和白云飞要去逛街。”说着,不等他回话便拉着白云飞走了。

    见他们两人往外而去,颜沐笑了笑便大步的往里面走去。而在墨府的屋顶上,一身红衣的霍逸倚在那上面闭着眼睛休息着,因旁边还有一棵大树在,树枝垂落茂盛的叶子挡去了他大半个身影,以至于他睡在上面也没人知道。

    清晨的阳光柔柔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清新的气息,轻风拂过脸颊,让人浑身一阵舒服,鸟儿站在枝头鸣叫着,那叽叽喳喳的声音把闭着眼睛休息的霍逸吵醒,只见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静静的躺着看着那头顶上的天空,蔚蓝的天空,无边边际,看似近在眼前伸手可触,但伸手一探却是摸不到边。

    他们现在到哪里了呢?

    他在心底呢喃着,看着那天上的天空,不禁想起了那儿时的一切,那在青山中的一切,那段时间真的是很开心,他知道,自己不会再动心了,因为他的心里装的全是子情一个人,以前的他可以把这种情感表现出来,但是现在不行,现在她有爱的人了,他能做的只有祝福她,守护着她……

    天下女子之多,却没有一个是相同的,而子情在他的心里永远也是谁也代替不了的……

    心下微叹了一声,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轻呼出一口气,这样静静的躺在这里,感觉真的是很好,静静的,没人打扰,他可以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回忆着那美好的一切……

    另一边,当颜沐来到院子时,见他们几人围在院子里喝着茶聊着天,目光一扫,落在那桌边吃着糕点的红衣身上,咧开了笑容的走了过去:“红衣,我来了!”

    听到颜沐的声音,红衣诧异的回头一看,神色微怔,继而又说:“来了就来了,跟我说干什么?莫名其妙!”声音一落,又继续吃着糕点,一边喝着雪衣泡的茶,一边把糕点推到青衣的面前:“青衣,快尝尝,这个好吃。”

    青衣露出淡淡的笑意,看了那颜沐一眼,拿起一块静静的吃着。

    “颜沐?你怎么来了?快,过来坐吧!雪衣今早做的糕点,还热着呢!”凤歌笑说着,看了看周围的人,不见霍逸,便问:“你们谁见霍逸了没?他怎么没在这里?”

    “没有,一大早就没见他,我让人去找,他们就没看见,估计是出去了。”紫衣说着,起身往一旁坐去,给颜沐让个位,示意他坐到红衣的旁边。

    颜沐见状,笑眯了一双眼朝她投去了感激的一眼,快步的走了过去,蹭到了红衣的旁边说:“红衣,好久不见了,有没想我啊?”

    红衣睨了他一眼说:“我没事想你干什么?要想也想我家小姐,他们可是出去好些天了呢,也没他们的消息,都不知道到哪里了。”早知道她死活也跟着她家小姐一起去,也好过在这里无聊得紧,还得担心着他们。

    “子情他们的身手那么厉害,不用担心的。”颜沐摆了摆手说着,拿起了桌面上的一块糕点咬了一口,看向了蓝无极问着:“大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也不说一声?二师兄呢?他怎么最近没有消息?”

    蓝无极笑了笑,看了身边的凤歌一眼,说:“我来这里也有段时间了,司徒那边没听到消息,他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处理么?我想应该还在他家里。”

    “喝杯茶吧!”雪衣把沏好的茶递到颜沐的面前。

    “好。”颜沐笑应了一声,端起茶凑近鼻息闻了一下,继而轻抿了一口,入口散发的花香味让他眼睛一亮,问:“雪衣,这是花茶么?味道真香。”

    雪衣温柔的一笑,轻声应着:“嗯,这是在后面摘的花晒干泡出来的,茶中带着花香,比一般的茶要好喝。”

    “对了,我要跟你们说一下,我准备带凤歌回家里一趟。”蓝无极笑说着,把他们决定的事情告诉他们。

    “要去你家?是要带凤歌去见你爹娘?”紫衣笑盈盈的问着,朝凤歌眨了眨眼睛。

    “呵呵,是的,带她去见见我爹娘,然后把我们的事情给订下来。”蓝无极笑说着,对他们说:“子情他们不在这里,你们得留下守着,要不然我还想请你们一起去我们那里玩几天。”

    “会有时间的,等小姐回来了,我们再去也不迟。”雪衣轻笑着,看了凤歌和蓝无极两人一眼,不得不说,他们两人确实是很相配。

    “凤歌,你真的就打算跟他走了?真的就打算跟他去他家了?”红衣笑嘻嘻的问着。

    凤歌媚眼半眯,性感的红唇微勾的看着他们说:“既然接受他了,那怎么说也得去见见未来公婆,你们说是不是?再说了,就是丑媳也得见公婆,我自认美貌什么的都是不用被人嫌的,当然也得跟着他回去认识一下了。”

    “红衣,你要不要也跟我回去见见我爹娘?”颜沐一听他大师兄都要带着凤歌回家族里去了,连忙开口问着一旁的红衣。

    “颜沐,你找打啊!我没事跟你回去干什么?我跟你可不熟,别乱拉关系。”红衣瞪了他一眼说着,继续边喝着茶。

    一旁的洛少翔听了,笑了笑,便问:“无极,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凤歌回去?”据他所知,蓝无极的家族并不简单,他虽然是爱上了凤歌,但是他的家人呢?他的家人又是否会接受凤歌?一个大家族可不像小家族那样容易说事的,而且,他们都不知道蓝无极在家族中的地位到底怎么样?他说的话是否无人会反抗?

    凤歌看了他们一眼,说:“反正在这里闲着也没事,我们打算呆会就走。”说着,声音顿了一下又道:“他的家在白虎大陆那边,到时我们以飞行兽去会节受多的时间,我也只是去他家见见他的爹娘,在子情他们回来之前,我也会回来的。”

    听到这话,紫衣笑盈盈的说:“凤歌,你就在他那里多住些时日吧,反正太早回来了也是闲着,在那边好好的住些时日,把你们的事情商量好了再回来也不迟,我家小姐要是知道你去了白虎大陆见无极的爹娘,也会很开心的。”

    “瞧你这鬼丫头,少了追风在你身边,我看你是太闲了。”凤歌瞥了紫衣一眼,美艳的脸上尽是笑意。

    凤歌本身就是一个妖娆美艳的性感女子,一颦一笑皆是带着魅人的魅惑,如今坠入了爱河,那眉眼之间的风情更胜以往,而且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小女人姿态,让她看起来越发的迷人。

    “你们去吧!我留在这里。”颜沐笑说着,看向了红衣,对他们说:“我得留在这里想办法把红衣给拐回家里去才行。”说着,朝红衣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捉弄之意。

    “你这个娃娃脸,想拐我?我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拐到的人吗?哼!”红衣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撇开了头不去看他。

    蓝无极看了他们一眼,俊朗的脸上带着笑意的说:“那我们就走了。”现在回白虎大陆,估计明天就能到家了。

    “去吧!路上小心一点。”几人笑说着,看向了他们两人。

    蓝无极站了起来,唤出了飞鹰,一手搂着凤歌便对他们几人点了点头,这才能与凤歌一同往飞鹰的背上跃去。

    “我们走了,等着我们回来。”凤歌在上面喊着,朝底下的几人挥了挥手,随着飞鹰的展翅往云中飞去,他们不一会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天空中,蓝无极搂着凤歌依着飞鹰而坐着,两人看着底下的景色,感觉着那轻风拂过时的凉爽,以及天空中的宁静与美妙,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打心底涌上来的愉悦笑意。

    “狐狸,你爹娘是怎么样的人?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凤歌开口问着,虽然说不紧张,但是心底还是会紧张的,因为蓝无极是她第一个动心的男子,他的家人,自然就是她的家人,所以她很在意他们对她的看法与感觉。

    听着从她口中说出来的那两个字,蓝无极笑了笑,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说:“怎么还叫狐狸?回到家中可不能这样叫我。”他轻笑着,搂着她看着那底下的风景,一边说:“放心吧!我的爹娘很好的,你长得这么美,还怕他们见了会不喜欢你?”

    “就是紧张啊!这可是我第一次见你的爹娘,要是他们不喜欢我怎么办?”

    “瞎担心什么呢?从这里到白虎大陆,少说也少一天时间,我估计着明天早上能到,我家族里的人多,除了我爹娘之外,还有几位叔公和世伯,他们在家族里面都是有着很重要地位的,到时我会把你一起介绍给他们认识。”他说着,像想起什么似的,又问:“凤歌,你在古武大陆那边还有亲人没?”

    “我的亲人可没你那么多,除了我爹娘之外,也就一个爷爷。”凤歌说着,看着那天边的云彩,说道:“等子情把雪姨救出来了,你跟我们一起回去古武大陆吧!我把你带给我爷爷和爹娘他们认识,以前在古武大陆,我很少呆在家里头,在天山学艺之后便独自一人四处流浪,走过了很多的地方,也见过了很多的人,遇到美男和可爱的孝就调戏一下,呵呵,日子可过得真潇洒!”想起以前的日子,她美艳的脸上笑意更深了。

    听着她的话,蓝无极伸手就把她搂进了怀里,笑骂着:“在我面前竟然还敢说起我以前调戏美男?看来是欠收拾!”带笑的声音一落下,低头吻上了她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呵呵……”

    凤歌娇气笑着,不过那笑声到了最后却全是化成了娇吟,随着蓝无极火热的吻袭来,她整个人柔软无力依在他的身上。当半带着迷离的美目瞥见他眼中的得意与笑意时,心下升起了一个念头,美目中幽光一闪,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突然间,把他往后推倒下去,身体趴在他的胸口处,微抬起头退离着,伸出一手轻挑起他的下巴:“美男,吻一个怎么样?”

    蓝无极看着趴在他胸口处的她,眼中的笑意加深,他微挑着眉头,沉声问着:“你这是在调戏我?”这女人,知不知道她现在的神态是多么的勾人?

    只见她一袭性感的红衣纱衣,半透明的红色纱衣掩不住她那玲珑惹火的身材曲线,雪白的双手柔软无力的环着他的脖子,胸前的柔软压着他的胸口,媚眼半眯着,里头流光泛动,带着丝丝勾人的魅惑气息,美艳的容颜泛着迷人的红晕,那性感的红唇因他先前的一吻而微肿着,看起来越发的显得惑人,她那像妖精般的勾人神态,只是这样看着都让他移不开眼。

    “不行么?我就是调戏你怎么样?每次都是你占我的便宜,这样换我来推倒你。”凤歌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吐气如兰的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着,只见她忽而半退离他的身边,红唇半掩的轻笑出声,一副魅惑勾人的媚态饶是仙人也无法把心定住。

    就在她的声音落下的那一瞬间,在蓝无极眼底燃上了两簇火焰之时,她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她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媚态万千风情万人,但却是从没吻过别人,她唯有学着蓝无极的吻,依样画葫芦的吻着,殊不知,她那生涩而毫无技巧可言的吻技更是让蓝无极**不已,正当蓝无极眼中跃上**火花之时,突然间唇边传来的磕碰让他整个人微怔,错愕的看着面前一脸无辜的她。

    “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刚学的。”凤歌离开他的唇说着,看着他怔愣的样子不由目光微闪,唇角一勾的说:“再来。”声音一落,趁着他还没回过神来,又吻上了他的吻,这一回是细细的啃咬着,一个人力道把握不好,嘴里传来的血的气味,咸咸的,当即让她愣住了。

    “怎么咬上了?”她不解的看着他,她明明就是学着他的样子吻的啊!

    蓝无极伸手一抺唇边的血迹,看着一脸不解的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你这吻还真的是千奇百怪啊!刚才就磕碰,现在还被你咬出血了,那再接下来,你又打算怎么样?”

    “我是学着你的吻而吻的啊!是你自己教得不好怪谁?”她睨了他一眼说着,在看到他唇边那血迹时,不禁噗哧的一声笑了出去。

    听到她的话,蓝无极挑起了眉头说:“我教得不好?那行,再来!这回换我了。”说着,一手搂过了她便强势的吻了上去,霸道中却不失温柔的吻,细而绵长,竟然让凤歌没一下便迷了眼,美目迷离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他,浑身无力的依着他任由着他加深了这一个吻,而她也学着他的样子,试着回应着……

    他们坐在飞鹰的天上飞着,白云之中,轻风拂面,这一刻,他们温情脉脉柔情相依,这一刻,他们的心是那样的相近,就仿佛两颗心紧紧的相连在一想一般,只是,此时的他们却还不知道,正有着一个难关等着他们去克服,等着考验着他们之间的爱情,而他们能否牵手到最后,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