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1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真假佣兵团
    待凤歌和蓝无极下去后,林嫣儿则低着头,脸上带着委屈的神色,坐在那里也不动。而中年美妇人看了身边的嫣儿一眼,便上前说:“老爷,你怎么能让那个女人住下来?你清楚她的底细了吗?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可以这么草率的就说什么是一家人了?我可不会承认她的,在我心里,嫣儿才是我的儿媳!”

    蓝家家主微沉着脸,瞥了她一眼说:“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有点当家主母的样吗?你平日里的修养都到哪里去了?人家姑娘上我们家里来,你一个长辈却说人家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你看凤歌像不三不四的女人吗?真的不知怎么说你好!”他摇了摇头,叹了一声。

    “长着一脸狐媚样,看她那衣着打扮,不像勾栏院里那里不三不四的女人吗?我就不明白你们父子俩怎么就对她那么好了,为了她竟然一个个的来说我的不是,难道我做错了吗?”中年美妇人说着说着,眼眶一红,竟然哭了起来。

    “姨娘。”嫣儿走了过来,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

    中年美妇擦了擦眼泪:“再说了,她哪里有咱们嫣儿好,无论是家世还是相貌,嫣儿都是不用挑剔的,我们不是都说好了,让无极跟嫣儿好好培养感情的吗?现在来了这个女人,你让嫣儿怎么办?”

    “嫣儿你先下去,我跟你姨娘说几句。”蓝家家主瞥了她一眼,便示意她先下去。

    闻言,林嫣儿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姨娘,咬了咬唇这才应着:“是。”声音一落,便转身往外走去。

    待她走后,蓝家家主走到位子上坐下,沉声说:“这凤歌可不是一般的人,你没看见她身上的玄气气息可是一点也不输给我吗?而且她一身坦荡荡的,我倒是对她很有好感,就算她不是来自于什么大家族,但她本身的实力就是不弱的,足以与咱们儿子相配,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两情相悦的。”

    说着,他声音一顿,又道:“若不是她与无极两情相悦,你以为像她那样的一名强者会忍受你的侮辱?都不知你是怎么想的,把人家好好的姑娘说成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掉头走了。”

    “就她那样能有什么家世。”中年美妇人说了一声,又道:“我们蓝家好歹也是大家贵族,怎么说都得要门当户对的。”

    蓝家家主看了她一眼说:“行了,别再那么多话了,人家进门是客,你态度放好点!依我看呐,凤歌肯定会是咱们家的媳妇的!我让人选个日子,把他们两的事情给定下来,再让族里的长辈们都和她见见,认识一下。”说着,便站了起来大步的往外走去。

    “什么就是我们家的媳妇?族里的那肖辈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中年美妇人嘀咕了一句,见他已经连人影都看不见了,便也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另一边,蓝无极带着凤歌来到院子,牵着她的手,歉意的说:“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娘会这样的。”他娘亲的反应,真的是他没有想过的,本以为他们都会接纳她,谁知她娘亲却那样说她。

    凤歌笑了笑,说:“没事,我不会放心上的。”因为那是他娘亲,虽然她的言语有对她的侮辱,不过放心上倒是不会,因为她在意的是他,只不过这样一来,对他娘亲也谈不上有什么好感罢了。

    “你来看看这院子,跟我的就相隔着,很近,要是有什么事叫我一声我也能听得见。”蓝无极说着,牵着她走向前面的院子去,进了院子,他带着她四处看了一下,当侍女进来打扫时,他便对她说:“走吧!我带你去我的院子看看,这里等打扫完了再过来。”

    “嗯。”她应了一声,便跟着他一同往一墙之隔的院子走去。

    进了他的院子,只见里面透着一股雅致的气息,院子里摆放着一个以树木雕琢而成的茶桌,几张木头形状的桌子摆放在旁边,周围还摆放着一楔草,简单中却又透着舒适的感觉。

    “你这院子不错,简简单单的,却很雅致。”她笑着打量着,走到那茶桌边坐下,见上面干净得一点灰尘也没有,便说:“看来你这里是经常有人打扫啊!这么干净。”

    蓝无极笑了笑,走了过去在旁边坐下,说:“虽然不知我什么时候回来,不过我娘一直让人每天都打扫着,一回来就可以住。”他说着,唤来了在外面候着的侍女,让她去泡两杯茶过来。

    “你那个表妹是怎么回事?人家可是看上你这个表哥了。”她一手托着下巴,把玩着茶桌上的茶具。

    “呵呵,她就只是我表妹罢了,不过很久没见面了,上回来了就听说她要过来,不过当时我已经走了,没想到她还会在这里,带你因来我是真的不知道她在这里的,真的。”

    听到她的话,凤歌睨了他一眼笑说:“行了,就她那样,你要是能看上那就怪了。”

    “你知道就好。”蓝无极暗暗松了口气,想了想,又道:“凤歌,我娘那里……”

    “我知道,虽然你娘对我有点偏见,不过既然我选择跟你回来,我会试着让她接纳我的,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有我的骄傲,让我刻意去讨好人那不是我的风格。”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听见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其实我娘一向都很为我着想的,我相信只要她看到你的好,她也会喜欢你的。”蓝无极笑说着。

    她瞥了他一眼,说:“行了,少跟我来这一套。”

    “表哥,表哥。”

    突然间,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里面的两人听到这声音,表情不一,凤歌是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蓝无极,而蓝无极则是微皱着眉头,眼中带着不耐的神色。

    “你表妹来找你了,我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凤歌托着下巴一脸媚态的笑问着,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他。

    闻言,蓝无极连忙撇清:“回避什么?你知道那只是她自己一厢情愿。”

    “表哥,表哥,表哥你在这啊!”林嫣儿走了进来,看见在院子里坐着的蓝无极时,欣喜的跑上前去:“表哥,你怎么回来了都不理我?”说着,上前就要挽着他的手。

    “嫣儿,你来干什么?找我有事吗?”蓝无极淡漠的问着,目光则是落在凤歌的身上。

    “表哥,我上回听姨娘说你回来了,谁知到了这里你却走了,便一直在这里等你,表哥,你陪我出去走走好不好?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我很想你。”林嫣儿说着,有着娇羞的偷偷瞥了他一眼,却见他根本连看都没看她一眼,那目光一直落在那个叫凤歌的女人身上,当下不由朝她瞪了一眼。

    原本只打算坐着看他怎么应付的凤歌,在瞥见那林嫣儿带着敌意的怒视时,掩着红唇媚笑着,她不紧不慢的站起来,红色的玲珑身影一转,旋身便坐在了蓝无极的腿上,伸出软若无骨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性感的身体半倚着他,媚眼泛着动人的流光,对上了蓝无极的眼,吐气如兰的在他的耳边问着:“无极,你是不是只爱我一个?嗯?”

    蓝无极唇角微勾,软玉温香在怀,他伸手搂住了她如水蛇般的腰,说:“嗯,我只爱你一个。”

    “那她呢?你这个表妹又是怎么回事?她怎么跑到这里来说想你了?”凤歌睨了那站在那里气瞪着一双美目的林嫣儿一眼,故意亲密的搂着蓝无极,存心气死她。

    蓝无极瞥了林嫣儿一眼,原本带着柔情的目光在看向她时多了几分的淡漠:“嫣儿,若是没有事,你就回去吧!”对于这个表妹,他谈不上喜欢和讨厌,因为他只是在小时候见过她几面罢了,后来都一直在外面没回来,就算是回来了也不会见到她,只是没想到他娘亲竟然想把她和他配成一对。

    “表哥,你怎么能这样!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长得跟狐媚子似的,为什么你要把她带回来!”林嫣儿气愤的质问着,她也是家里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千金小姐,哪里曾受过这样的气了?

    “闭嘴!”蓝无极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说:“你若是想在这里住下,那就不要惹事生非,安安份份的当你的表小姐,如果你不想在这里住下,那就给我回去!我的女人,哪里用你在这里指手划脚的?出去!”

    当他冰冷无情的低喝声传出时,林嫣儿心下一酸,眼睛流了出来,擦着眼泪看着那环着他一脸得意的凤歌,气愤的一跺脚骂了一声:“狐狸精!就是个狐狸精!呜呜……”说着,便快步的往外跑去。

    “这可不是我惹哭的。”凤歌一摆手,准备从他怀里起来,谁知却被他紧紧的搂住了。

    “你这是过河拆桥?坐着,让我抱一会。”他搂着她,把头埋在她的颈边,闻着她身上散发着的香味慢慢的扬起了唇角。

    原本打算起身的凤歌听着他的话,不由一笑,便也没挣扎着起来,任由他搂着她,半响,她开口问:“你这家族里有很多长辈?”

    “嗯,我是蓝家下任的家主,我爹既然说了给我们找个日子订下来,那再过不久应该就会安排让你见见族里的长辈的。”

    闻言,凤歌美目微闪,说:“看来到时一定会很热闹的。”蓝家下任家主,他既然是蓝家下任的家主,那么,这族里对他的婚事也是格外重视,到时若是见了那肖辈,只怕一切不会那么顺利。

    她心下暗暗的叹了一声,这就是大家族的麻烦之处,规距太多了,也许在别人的眼中是羡慕着的,但真正会如何,也只有当事人才会清楚的知道……

    时光匆匆,子情他们一行人沿着山路走也快半个月的时间了,这一天,他们终于来到了青龙大陆境内,出了林子便往城里头走去,在这半个月里,他们在林中遇到了野兽的袭击,遇到了山贼的埋伏,遇到了不知名的伏杀,却都被他们一一歼灭,实力在战斗中提升,每个人都干劲十足。

    “姐姐姐姐,我们要到城里去了吗?城里是不是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啊?”

    小宝倒退着走着,一边欣喜的叫喊着,经过半个月的相处,他已经跟他们都混熟了,一熟起来胆子也大了,时而扯着这个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时而又拉着那个去嬉笑打闹着,一行人中只有他这么个孝,倒也个个都对他很是喜爱。

    “嗯,城里很热闹的,到时给你买两套新衣服,你这身小衣服都弄成这样了。”子情轻声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柔和的目光看着那倒退着走的小宝,只见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那小模样还跟个小乞丐差不多。

    小宝一听,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新衣服啊?不是过年也有新衣服穿吗?我娘亲以前过年就给我做新衣服呢!”

    众人听到他这话,一个个都不由笑开了。

    见众人笑着,小宝也不由咧开了嘴笑了起来,他看着那走在最后面的两人,好奇的跑到子情的身边问着:“姐姐,他们两个为什么一直走在最后面啊?他们两个怎么看起来有点怪怪的啊?”

    子情回头瞥去,见是火龙和扬两人,这两人今天一大早的便突然间从空间中出来了,两人出来时地她看着就觉得有些怪异,却又说不上是哪里怪了,只觉得他们两个好像哪里变得不太一样了。

    旁边的冷绝辰只是扫了火龙和扬一眼,便说:“他们两个是在后面保护着我们,这样一来,后面的野兽就不能随便扑上来了。”

    听到这话,子情诧异的朝他看了一眼,却见他露出了一丝笑意说:“怎么?为什么这么看着我?”火龙和扬之间的变化,在场的人也许只有她看不出来了,呵呵,这倒也是,她本身对这情爱之事就已经迟钝,不知道也是预料之中。

    子情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后面的火龙和扬一眼,便问:“你知道?”

    “嗯。”他应了一声,眼中带着笑意看着她:“想知道?”

    她露出了一丝笑容,点了点头,便在他的示意下,往他的身边靠去一点,听着他在她耳边说着的话,越听心下越觉得稀奇,最后眼中都浮现了惊愕之色,回头朝身后的火龙和扬看去,见他们两个一个黑着脸,一个一脸的笑意,顿了一下,她朝他们走了过去,一边示意着血狼成员他们继续往前走。

    “主人。”见她走了过来,火龙和扬同时唤了一声。

    “嗯。”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说:“你们怎么了?谈谈吧!身为你们的主人,你们两个的事我也是可以过问的,你们说是吧?”说着,她看着他们两个,眼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火龙和扬相视了一眼,火龙没有说话,而扬则说:“主人,这事我们也打算跟你说一下的,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

    “嗯,那现在说吧!我听着。”

    “那一回在妖姬的宫殿那里,我们两个也中了春药,所以我们两个就……”扬说着,看了身边的火龙一眼,又见主人眼中浮现惊愕之色,便接着说:“主人,我们是上古神兽,每一次的进阶后,性别也是可以重新选择的,最近我和火龙在商量着,不过他要是打算保持着这样,我也没意见的。”

    子情面色带着几分古怪的看着他们两个,刚才听完辰的话,她以为他们两个也就是互相有好感罢了,谁知原来在那一回就已经发生关系了啊!只是,他们两个……

    顿了一下同,她便问:“这么说就是你们可以重新选择性别?那你们谁打算重选?”他们两个一直都是男儿身,再选?突然间变成女的,不是会很奇怪吗?

    “主人,我们不打算选,就这样好了。”火龙开口说着,瞥了身边的扬一眼。

    “是啊!就这样好了,反正我们上古神兽跟人类是不同的,没那么多的规距。”扬也跟着开口说着,他们才不像人类一样,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那么多的束缚,也不用在意人类的目光,他们要的只是活得自在就行了。

    闻言,子情微微一笑,说:“嗯,既然决定了,那就放开一点,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像平时的样子。”

    听到这话,火龙和扬相视了一眼,皆是露出了笑容说:“主人,我们知道了。”

    “快进城镇了,你们两个先进空间里面吧!”以前小时候还好,现在他们都是成年的上古成兽了,一个一火红的头发,一个一头雪白的银发,而且眼睛的颜色都跟人类是不同的,虽然五官什么的是极为出色,但是一看也知道他们并不是人类,为免吓到人,还是先让他们进空间好一点。

    “好。”火龙和扬点点头,便化成了两道光芒咻的一声朝她的身体里面进去,瞬间消息在原地。

    见他们进去了,子情这才往前面走去,跟上了他们的脚步,一直好奇的着着的小宝见火龙和扬又不见了,不禁来到她的身边问道:“姐姐姐姐,那两个漂亮的大哥哥呢?”

    “他们去休息了,怎么?你想见他们?”子情揉了揉他的头发,对他说:“好了,过了前面就到城里了,到时姐姐带你在城里好好玩玩好不好?”

    “好!”小定一听,眼睛一亮的应着,想着可以进城镇里去玩了,想着会见到很多的玩意儿,他一张小脸上尽是兴奋的神色。

    众人相视一眼,皆露出了一丝的笑意,墨成轩和龙铭哲走在前面,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说:“过了前面就到城镇里了,我们今晚不用再露宿在这野外了,可以去客栈里好好休息一下,吃上一顿好的!大家走快点!”

    “好!”众人齐声应着,脸上皆带着愉悦的笑意,大步的往前面走去。在林子里过了大半个月,终于到城镇了,这一回他们得好好的喝上两杯才行!

    出了林子,来到了城门外,看着来来往往的城门,众人脸上都带着笑容,终于到城里了。

    “走!我们进去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再大吃一顿!哈哈哈……”龙铭哲朗声的笑着,带着头往里面走去。

    他们一行人,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追风夜寒都是一身的劲装,走起路来,一个个挺直着腰杆,脚下步伐沉稳而有力,又整齐的排列成队跟在子情他们的后面,一个个威风凛凛,走起来显得格外的显眼,所以当他们出现在城门处时,便已经吸引了城门处众人好奇的目光。

    “那些人是谁啊?”

    “谁知道呢!不过他们一个个威风凛凛,看那步伐,看那身影,整齐而平稳,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看他们都是穿着劲装的,应该是佣兵团吧!哎,你们看,那前面一男一女长得真好看,只是怎么牵着一个像小乞丐一样的孝?”

    “佣兵团?你们听说了没有?最近这城里面不是来了那个叫什么血狼佣兵团的人吗?他们那一伙人也才来没多久,弄得这城里的人都怕了他们,一个个去那酒楼点了最贵的东西吃了后又不给钱,上街遇见长得好看的女子还要调戏,跟土匪似的!”

    “我不是听说那血狼佣兵团是少有的热血兵团吗?他们不会干这样的事的,你不会是记错了吧?”

    “怎么可能?他们打着的就是血狼佣兵团的名号,起初也有人说他们是假的,但是你们没听说吗?他们不是归顺于一个叫墨清姿的女子吗?他们那一行人中确实还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白衣女子,只不过那个女子没有这前面这个长得好看罢了。”

    周围的百姓小声的议论着,却不知他们所说的话已经尽数进了血狼成员和子情他们的耳中,听着周围百姓的话,他们心下思绪各异,心知定是有人冒充他们,打着他们的名号在这城镇里面骗吃骗喝了,只是,他们打着他们的名号那是一回事,竟然还有人敢冒充他们主子?那绝对是不可饶恕的!

    ------题外话------

    亲爱滴们,我的新文《至尊邪神》在首页首推了,希望亲们去看看,喜欢的就收个吧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