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1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真假较量
    “看来血狼的名声是太响亮了。”子情微微一笑,牵着小宝的手对身后的血狼成员们说:“进了城里让两个人去查查。”

    “是!”听到她的话,血狼成员沉声一应,就算主子不吩咐,他们也不会任由这事扩展下去,不知道是一回事,知道了,他们就绝不会袖手不管!

    “走吧!”龙铭哲笑了笑,与墨成轩相视了一眼便往里面走去,一边说:“住了大半个月的山林,今晚得找间好一点的客栈休息了。”

    进了城,她对身边的辰说:“你们先去休息吧!我带小宝在城里走走。”

    冷绝辰点点头,应道:“嗯,去吧!别太晚回来。”说着,便与他们一同往客栈而去同,而子情则带着小宝往另一条大街上走去。

    “姐姐,这个是什么?姐姐?那个是可以吃的吗?姐姐,我想要那个,姐姐……”小宝像一只刚放出笼子的鸟儿一般,兴奋得说个不停,时而往那前面跳去,时而拿起一旁小贩摆着的玩意儿,当看到新奇的东西时,兴奋的松开了子情的手,快步的往前面跑去。

    “你慢点,别跑那么快,小心摔着。”子情轻笑着,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挤在人群中。

    “快让开!快让开!”

    突然间一个大喝的声音传来,只见一名身着劲装的汉子坐在一头幻兽上面在这大街上奔跑着,原本大街上的众人见到那骑着幻兽奔跑的汉子时连忙惊慌的闪开了,前面一心在那些玩意儿身上的小宝却忽视了这朝他而来的危险,当那幻兽高扬起前蹄嘶吼了一声就要踩上他小小的身体时,周围的百姓全都惊呼了出声。

    “啊!那个孝!快走开!”

    “快停下!那是个孩子!”

    而小宝在听到众人的惊呼声时,不明所以的回头看去,正好看见那狂奔而来的幻兽就要的撞上他,一个时间,他眨了眨眼睛,想要跑去发现自己跑不了,当即惊慌的喊着:“姐姐……”

    看着那前面的那一幕,子情目光微冷,见那汉子骑着幻兽奔跑的速度极快,这会若是停下也会撞上小宝,当下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手从腰间拂过,手中凤吟凝聚玄气一扫,凌厉的剑罡之气带着强劲的气流咻的一声袭向了那只幻兽,只听咻的一声划过,幻兽的惨叫声也随着在这大街上响起,那尖锐的声音,剌得众名百姓连忙捂住了耳朵。

    “嘶!”

    众人只见鲜血飞溅而出,不知从哪里来的一道寒光一举把那幻兽的四个脚都给削了下来,没了双脚的支撑,那幻兽的身体顺着那猛烈的惯性迅速的往前摔了出去,连同那坐在幻兽身上的汉子也一并的摔向前去,重重的撞倒在地面上。

    “砰!啊!”

    幻兽的身体落地,染上了鲜血的身体在地面上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而那被摔出去的汉子头部撞上了地面,额头流出了鲜血,只听他痛呼了一声,飞快的从地上跃了起来,看见自己的幻兽竟然被人削断了四肢失血而死,他整张脸都沉了下来,怒声喝着:“是什么人?该死的!老子灭了你!”

    “姐姐。”被吓到的小宝猛的扑进了子情的怀里,小小的身体还轻轻的颤抖着,看来是吓得不轻。

    子情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轻声安慰着:“没事的,有姐姐在这里呢!小宝不会有事的,不用怕。”说着,这才看向了那名一脸骇人怒气的汉子,一步步的朝他走了过去。

    “是你这个臭丫头削了我幻兽的四脚?老子灭了你!”那汉子怒喝一声,抽出了腰间的佩剑狠狠的就朝子情劈去。

    子情带着杀气的目光冷冷的朝他瞥了一眼,在那一剑朝她劈下来时,迅速的伸出了两指夹住了那剑刃,手中凝聚的玄气能量让那汉子手中的剑无法动弹半分,因这一举动,那汉子心惊,惊愕的看着她竟然空手接下他的利剑。

    “铿锵!”

    子情夹着利剑的两指一用力,铿锵的一声便折断了那锋利的剑刃,手一转,咻的一声便朝那汉子的脚下射去,那速度之快,只在一瞬间完成,那汉子还没来得及回神,利刃剌透脚板的剧痛便已经传来。

    “啊、啊啊!痛痛痛……”

    汉子惨叫着,想要缩回脚却感觉利刃穿透了靴子剌入脚板深深的扎进了地底下,这一动那根本就是要了老命,见鲜血直涌出来,很快的渗透了他的靴子染红了一地,他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起来,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慌的神色,这会,他才想到自己是招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这里是大街,你竟然敢用幻兽在这个地方飞奔,胆子不小!”子情冷冷的说着,目光扫了面色惨白的汉子一眼,冷声的喝着:“给他道歉!”强者的威压一出,汉子的身体当即无法站稳,另一只脚跪向了地面,身体在身微微颤抖着。

    “小公子,对、对不起,是我、是我该死、是我不好,求你不要怪、怪罪……”那汉子颤声的对着一旁的小宝说着,不时拿着惊恐的目光看着旁边的子情,感觉到那打脚底窜起的寒意,他此时是又悔又惧。

    小宝看了汉子一眼,便拉着子情的衣袖说:“姐姐,我们去买衣服吧!”

    “嗯。”子情轻声应了一声,扫了那汉子一眼后,这才牵着小宝的手往前走去。

    而在子情一离开,汉子整个人都跌坐在地面上,看着脚上涌出来的鲜血,他撕下了自己的衣服,用衣服包住了那剑刃,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闭着眼睛把穿透他的脚板剌入地面的剑刃给拔了出来,随着剑刃的拔出,一道血柱也猛的喷出,痛得他大呼出声。

    “啊!”

    剧痛再次袭上头,让汉子险些没晕过去,他用布条把冒着血的伤口包扎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站了起来,看着自己死去的幻兽,心下一阵肉痛,咬了咬牙,这才才一拐一拐的往前走去。

    子情带着小定来到成衣店,对着那掌柜的说:“拿两套孝的衣服,他能穿的。”

    “姑娘,你看看这两套行吗?这两套的质量比较好,穿起来比较舒服,就是价钱比那些要贵上一点。”掌柜的拿出两套衣服放在她的面前说着,又指着另一边的一些质量较差的说着。

    “就这两件吧!”她说着,问了多少钱后便付了钱,让他把衣服包好便带着小宝往客栈走去。

    “姐姐,我们回去了吗?”小宝仰着头问着,看着身边的她。

    子情微微一笑,说:“嗯,你一身都是尘,回去洗干净后才能换上新衣服,怎么?不想穿新衣服?还是说想在外面玩?”

    “都想。”小宝扬起笑容的说着。

    “有的是时间,先回把你这身衣服换下来再说。”她笑说着,带着他来到客栈,一进里面,便见到辰和她爹爹舅舅坐在那靠窗的桌边坐着,便叫了追风带小宝去换洗,自己便朝他走了过去。

    “墨墨,来啦,坐吧!”龙铭哲笑说着,示意她坐下。

    “我们正在商量着,明天就去魔尊的宫殿,距离这里,不是很远了,而且我觉得,从我们进入这青龙大陆开始,我们的行踪就已经全被魔尊掌握着。”墨成轩沉声说着,看了他们一眼便端起了茶轻抿了一口。

    闻言,她点点头说:“嗯,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来了这神迹天空这么久,终于也要和那魔尊对上了。

    “血狼成员他们有一半的人去打听这城里冒充他们的那批佣兵团,以他们的实力,我想在今晚之前他们就会把这事给处理好。”冷绝辰看着子情说着。

    龙铭哲笑了笑,一手端着茶轻轻的晃着,又放在鼻间闻了闻,这才说:“都说人一出名事非就多,这话果然是一点不假,血狼佣兵团的名声在被你收服之后更加的响亮,现在神迹天空四个大陆上有名望地位的人都对你墨清姿的名字如雷贯耳,无论是在哪里,都是没有人愿意与强者为敌的,更何况是这样的一批实力强硬的强者,那些人假冒血狼佣兵团,若是不认识的人根本不会知道他们的真假,也不会有人去探查他们的真假,所以也可以说,冒充血狼佣兵国才的风险虽然大,却不失为一个可以很快的获得利益的办法,也难怪那些人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毕竟,这里是青龙大陆,不是玄武大陆,谁会想到真正的血狼佣兵团会跑这里来了。”

    听到这话,子情只是笑了笑,她相信血狼他们会处理好这事的,以他们的能力,处理这事那是绰绰有余。

    几人边喝着茶,边聊着天,不一会,一名血狼成员便大步的走上前,来到子情的面前:“主子,已经找到了那一批假冒的人了!”

    “这事你们去处理就好,不用跟我汇报。”她不紧不慢的说着,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去作决定。

    闻言,那名血狼成员微愣了一下,却还是沉声应道:“是!”声音一落,便转身往外而去,把主子的话告诉了所有的血狼在成员,听到话后,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便往外而去,只留下夜寒在客栈里守着,谁知他们才一出门口,就见前面来了一群身着劲装的汉子,而在他们一行人当中,还有一名白衣女子,看到这,血狼成员当即停下了脚步。

    “那个女人就是进了这个客栈的!她把我的脚伤成这样,还把我的幻兽都给杀了!兄弟们,你们一定要替我报仇!”那名原先被子情杀了幻兽又以利刃剌扎脚板的汉子带着一队人马而来,指着那前面的客栈一脸怒气的说着。

    在他看来,那个女子虽强,但终究只是一个人,他自己对付不了她,他让他们一大伙人一起来,他就不信还不是她的对手!每个的人幻兽若是死了,那就没有了,而她竟然敢那样杀了他的幻兽,而且还把他的脚伤成这样,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谁知当他们一走进客栈时,却被几十个汉子给包围了起来,当下,那些人怒视着血狼成员他们,冷声喝着:“你们这是干什么?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血狼佣兵团的人!敢跟我们过不去,你们是找死吗?”

    听到这话,三十六名血狼成员脸色怪异的瞥了那些人一眼,眼中有着轻蔑,有着不屑,更多的是鄙夷,当着他们的面说他们是血狼佣兵团的人?开什么玩笑?他们三十六人可是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的在这里,他们这血狼佣兵团的人又是打哪里冒出来的?敢打着他们的名号在这里坑人,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就是那个女人!兄弟们!你们看就是那个坐在那窗边的女人!就是她把的我的幻兽给杀了,还把我伤成这样的!”汉子大声的喊着,一边指着那坐在里面和冷绝辰他们聊天的子情。

    听到那汉子的话,血狼顾员都朝自家主子看去,心下暗想,主子先前出去遇到这些人了?

    而那一伙人顺着那汉子所指的地方看去,在看到那长得绝美的子情时,眼睛不由一亮,眼底闪过了惊艳的神色,那贪婪惊艳的目光让周围的血狼成员皆沉下了脸来,而坐在里面和子情以及墨成轩龙铭哲他们聊天的冷绝辰见了,面无表情的冷声说了一句:“把他们的眼珠子给我挖下来!”敢拿着那样的目光看着她?找死!

    “你们是血狼佣兵团的人?就你们这熊样?”其中一名血狼成员睨了那些人一眼,眼中带着不屑与轻蔑。

    “熊样?你他奶奶的!敢对老子们无礼?老子劈了你!”那一伙人的其中一名汉子怒声一喝,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就朝血狼成员劈去。

    “哼!就你们也想当我们的对手?真是不知死活!”那名血狼成员冷哼一声,只见手一动,泛着锋利光芒的利剑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随着他身影的一晃,剌眼的光芒夹,一剑挑开了他劈来的剑,同时剑气划过他的双眼,只见鲜血猛的喷出,一声尖锐的惨叫声也随着响起。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你灭了我的眼睛!老子杀了你!”

    那名汉子惨叫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愤恨,双眼的血迹顺着滑了下来,让人见之触目惊心,而因三十六名血狼成员把他们都围在里面,他们用他们的身影挡住了这里面血腥的一幕,防止吓到了周围的百姓,所以当那汉子的眼睛被灭,周围的众人也只听到了那里面传来的惨叫声和愤恨的声音,根本看不见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而在那酒楼和客栈二楼间的人们,看到了底下血腥的一幕时都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眼中尽是惊骇之色。

    那被围在中间的一伙人惊了,因为他们刚才竟然连他是怎么出手的都没看见,那速度之快,一看就知他们不是对方的对手,再仔细一看他们那一伙人,一个个一身凛冽的气息,目光如炬,虎腰熊背,一个个腰间佩带着利剑,脚步微分,双手皆负在身后,他们用他们的身体挡住了外面百姓们的视线,同时也把他们都给困了起来,就算是他们此时想要退缩,也无路可退!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终于,有人知道心惊了,终于,他们察觉到了他们的不平常了,只是此时,似乎为时已晚……

    听到这话,血狼成员冷哼一声:“什么人?你们不知道吗?不知道也敢冒充我们的名号在这里为非作歹?”就这一伙熊人也敢说是血狼成员?简直就是笑话!

    猛的脑海里轰隆的一声,心下大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们:“你们、你们是、是血、血狼……”二、四、六、八……三十六人?他们、他们竟然三十六人?难道真的是血狼成员?脑海里像想到什么似的,猛的朝那个坐在窗口处悠哉的喝着茶的白衣绝色女子看去。

    墨清姿,一身白衣绝美无双,她、她、她竟然就是墨清姿……他们竟然遇到了真正的血狼成员!

    “断其筋脉!废其双眼!动手!”随着其中一名血狼成员冷声喝着,那三十六名站着的血狼成员身形不动,但是他们却不不约而同的从腰间抽出了佩剑,迅速的注篱玄气气息,原本锋利的剑刃随着这股玄气能量的注入,变得越发的凌厉无双。

    “不要……不要啊……”

    那一批人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个个惊恐的求饶着,然而,此时血狼成员却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因为他们不止冒了他们的名号,更是让要冒充他们主子的名号在这城里为非作歹,单单是这一点他们就不可能放过他们!尤其是,他们还胆敢用那样的目光去看着他们的主子,更是不可饶恕!

    “动手!”

    一声令下,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同时出手,身形不动,但散发着凌厉剑罡之气的剑气却是咻咻咻的朝那中间的一伙人袭去,剑气划过他们的手脉,断其一生修为,废去他们的双眼,留下了他们的命,却是生不如死!

    只听惨叫的声音,痛呼的声音,哀嚎的声音,一声声的在这客栈的门前响起,没有人敢上前,没有人敢出声,周围的百姓退得远远的,而那些在二楼处观看着的百姓们,一个个则惊恐不已,震惊非常,看着那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划过那些人的手脉,划过他们的双眼……

    血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着,一具具身体无力的倒下,在地上抽搐着,痛呼着,惨叫着,原本熟悉的地方此时只剩下那些人一声低于一声的惨叫着,那空气中的血腥味,随着轻风的吹散而扩散在空气之中,由浓变淡,渐渐的飘散到远处……

    “把他们都给丢到城外去!”其中一名血狼成员沉声说着,便有一部份的成员一手各捉起一个飞掠往城外而去,把他们都丢在城外的林子里,至于能否活下来,那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都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出发。”墨成轩说着,便站了起来往楼上走去。而龙铭哲则伸了伸腰,也说:“我也休息一下,最近总是睡山林,累死我了。”语毕也朝楼上走去。

    见他们都上楼了,冷绝辰看向了身边的子情,性感的唇角微微的扬起,带着磁性的声音低低的问着:“娘子,我们也上楼去休息吧!”说着,便牵起了她的手。

    听了他的话子情有些诧异的问:“你只定了一间房?”

    “我们既是夫妻,当然是睡一间房,难道还要分房睡?”他理所当然的说着。

    闻言,子情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说:“你就不怕我爹爹和舅舅说你不是?”

    “是爹和舅舅同意的。”冷绝辰说着,笑道:“他们说,我们两也就差成亲的一个俗礼了,两人一间,可以早点给他们生几个胖孙子,娘子,他们都这么说了,为夫当然不能不从,你说是不是?”

    “我才不信爹爹和舅舅会这么说。”子情脸上浮现一丝红晕的说着。

    “呵呵,他们可都是急着抱孙子,走吧!我们也到楼上去休息。”冷绝辰笑说着,牵着她的手便与她一同往楼上走去。

    血狼成员让人把客栈门口的血迹清洗干净,便也到楼上去休息,而换上了一身新衣服的小宝乐腾了好久,一会儿跑到这个面前问好不好看,一会儿跑到那个面前去问好不好看,惹得众人都不禁失笑着,孝子就是孝子,一件新衣服也能乐成那样。

    次日,清晨,他们一行人早早的便起床了,休息了一日,今天就要去魔尊的宫殿了,当他们一行人吃过了早点后,在楼下集合之时,外面来了两名身着劲装的黑衣人,只见他们进了客栈后扫了一眼,目光落在子情一行人的身上,便大步的朝他们走了过去,只是还没来到子情他们的面前就已经被血狼成员他们拦下了。

    “什么人!”血狼成员沉声喝着,打量着面前的这两名黑衣人,见他们两人身上有着很浓的杀气,当下眉头不由微微的一皱,警惕的看着他们两个。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