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1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快死了
    与魔尊对决,子情又岂会不知他已经对她手下留情?只是没想到两人的实力竟然还会相差这么多。于是,在一个旋身翻转后,退离了他的身边,她收回了手中的凤吟,双手抱拳单膝跪地说道:“清姿拜见义父!”

    她这一跪,她的一声义父,他担得起!她从不轻易下跪,既然要认他为义父,这应有的礼节便是不可少的,在刚才的交手中,她感觉到他确实跟前段时间不同了,身上的戾气和杀气都减少了,但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强者,多了一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更何况还是这样的一个强者,若真的成了她的义父,对她而言那是百利而无一害,既然如此,认了这个义父又如何?

    见她收剑当即单膝跪地,萧脸上浮现了满意的神色,她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少向人下跪的人,既然向他跪下了,便表示她认可了他这个义父,这样也好,她不仅仅是雪柔的女儿,她本身也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女子,再加上他对她本来也很是欣赏,而她这干脆利落的作风更是很合他的胃口。

    当下,大步的上前,亲自将她扶了起来,沉声说着:“好!你的这一声义父,还有你的这一跪,我受了!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义女了!我要让整个神迹天空的人都知道你是的我义女!哈哈哈……”他仰头大声的笑着,浑厚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传入了云霄,飘散在天空之中。

    雪柔的辰都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样的结果,才是最好的……

    “走!义父带你去挑选礼物!喜欢什么就拿什么!”说着,就要带着她往里面走去,此时的萧,脸上的笑容上真切的,那份愉悦是发自内心的,孤单半世的他,能有一个义女,还是一个能入得了他眼的义女,那份喜悦之情可想而知。

    想到了还在等着的父亲他们,便道:“义父,我爹爹和舅舅他们还在城里的客栈等着,是不是也把他们接过来?”他们原本还担心着不知会发生什么事,若是看到了这样的变故,会不会很吃惊?

    “行!派人去把他们接过来吧!都在这里住几天,等办了酒席再走也不迟!”萧大手一挥的说着,示意着一名黑衣人去把人接过来。

    冷绝辰见了,便说:“我去吧!”他说着,看了子情一眼,便唤出了金龙,往城里的客栈而去。如果是别人去了,估计他们还不会相信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他去了可以跟他们说一下,也不至于到时太过惊讶了。

    见他离去,雪柔便与他们两人往里面走去,路上,萧很是开心的说:“我这里好久没有喜事了,这一回,一定要好好的办一场大酒席,让上上下下的人都开心一下!义父先带你去看看有没合眼的东西,只要看中了,你尽管拿!”说着,便带着她和雪柔往放珍宝的地方走去。

    而另一边,当辰回到客栈时,把事情说了一遍后,他们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什么?你、你说的是真的?他竟然认了墨墨当干女儿了?”龙铭哲震惊万分的看着面前的冷绝辰,一度的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那魔尊竟然愿意放柔儿回来,还认墨墨为干女儿?

    “嗯,现在她们两人都在那宫殿里,我是来带你们过去的,他说要大办酒席好好庆贺一下。”冷绝辰沉声说着,见他们脸上尽是惊愕与不敢相信的神色,便说:“我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子情的,要收子情为干女儿也不是一时的兴起,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跟当时在古武大陆时不太一样了,收敛了很多,戾气也少了很多。”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子情也不会同意让他为义父,而他们也不会让子情去认他为义父,但明显的,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一点只是见过他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一旁的墨成轩沉思着,脸上尽是严肃的神色,他沉声问:“他不是一个性格乖张易变凶残的人吗?怎么会突然间就变好了?真的让墨墨认他为义父?柔儿也同意吗?”

    “不错。”冷绝辰点点头,说:“而且,娘也认了他为义兄。”自从与子情发生关系后,他在对他们的称呼上也改了,全都跟着子情唤着。

    “既然如此,那就走吧!多一个敌人不如少一个敌人,只要他是真心的,墨墨多个义父也没什么不好的。”龙铭哲沉声说着,他这个人是很开朗的,事情若能这样和平解决那是最好不过了。

    墨成轩点点头,沉声说:“既然柔儿都愿意相信他,那么我相信柔儿,走吧!一起去看看。”就算他不信任魔尊,但也信任柔儿,柔儿决定的,是不会有错的。

    见状,冷绝辰点了点头,便带着他们往魔尊的宫殿而去。然而,在出了城门的时候,却突然觉得似乎有一道冰寒剌骨的目光在盯着他看似的,那股强烈的感觉让人心生不安,他停下了脚步回头朝周围看了看,又放出神识打量着,却不见有什么异常。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墨龙轩开口问着,见他停下了脚步回头四处看便也朝身后看去,却是什么也没见到。

    “后面没有人。”血狼成员也说着,他们走在后面,若是有人自然能感觉到,这一路他们都是有提高警戒的,不过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

    “主子,后面怎么了?”追风也开口问着,他跟在他家主子身边已经很久了,主子会朝后面看去,定然是有哪里不对劲。

    冷绝辰见周围一片的平静,并没有什么不妥,刚才那一直落在他身上的那股冰寒的目光似乎凭空消失了,竟然让他感觉来到是来自于何处,但他自己清楚,刚才一定是有人在暗处盯着他,那目光中的冷寒杀意是那样的明显,他的直觉绝对不会有错的,只是,会是谁?在这神迹天空中,会有谁对他生出这般强烈的杀意?

    “没事,走吧!”他沉声说着,便继续往前走去。

    闻言,众人这才继续往前走去。而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一棵大树后面,一个白发凌乱的散落着,面容扭曲的黑衣人正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那双眼睛时而变红,时而变黑,他看着那走在最前面的冷绝辰,眼中尽是恨意,那一股欲除之而后快的意念在胸口处猛然窜动着,当那双眼睛完全变成红色时,他似乎变成了另一个人一般,手指用力的抓进了大树的树身,在上面留下了五个深深的手指印,看了那前面远去的人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而就在那面容扭曲白发凌乱的黑袍男子转身离开不久,一名站在远处的老者慢慢的探出了身子,复杂的目光看着那浑身散发着阴鸷气息与戾气的黑衣袍离去的方向,喃喃的说着:“没想到,魔魂竟然又重现世界了,黑色气息那么强大,就算是魔尊,只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声音一落,老者的身影咻的一声又继发尾随着那黑袍男子而去,那速度之快,如同闪电,却是不带任何一丝气息,饶是强者中的强者,也未必能察觉到他的跟踪……

    如果子情在此看见了,定然会心惊,因为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所遇到的兵器铺那古怪掌柜……

    与此同时,在赤城中,墨府来了一位谁也想不到的客人,那就是子情在青山的师傅,凌成,当看到他出现在这里,霍逸和白云飞洛少翔等人心中皆涌现了不安,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了?若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

    他们把凌成迎了进去,在大厅里坐下,霍逸沉声问着:“凌峰主,是出什么事情了吗?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据他所知,在古武大陆时他就是连凌峰山都很少离开的,现在竟然到了这里来了,不会是古武大陆那边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凌成威严的目光在他们几人的身上扫过,见他们的实力都比以往提升了很多,心下感慨万分,却见这里只有他们几人在,子情和冷绝辰却是不见了踪影,便问:“子情和冷绝辰呢?他们怎么没在这里?”这事事关重大,虽然他们几人的实力是提升了,但是若是要对付他,却还是太弱了。

    “你能找到这里来,定然是听子青说了,想必也应该知道子情的娘亲被人捉走了,子情和辰他们去了青龙大陆,现在还没有回来。”霍逸沉声说着,见他神色带着疲惫,少了一些精神头,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烦心似的,心下更是奇怪,到底会是什么事?

    一旁的洛少翊和白云飞见了,也开口说:“凌峰主,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古武大陆那边是不是了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按理说,有四大山主和那么多的大家族的家主在,应该是没什么事会发生的,但现在……

    凌成看了他们一眼,脸色凝重的叹了一声说:“你们说得没错,古武大陆真的出事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事,是很严重的事情。”他沉声说着,顿了一下又道:“在你们走后不久,雷战祈不知是怎么回事,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突然间武功突飞猛进,性情也变得嗜血狠厉,起初他杀的是一些小门小派的人,还不怎么引起众人的注意,虽然有派人去查,却是什么也查不出,但是就在前不久,他杀人却从黑夜改成了白天,见人就杀,嗜血成狂,大陆上很多的名门家族都因此而受灾,很多的城镇无辜百姓血流成河。”

    听到这话,他们几人都震惊了,猛的站了起来异口同声的问:“怎么会这样?难道没人制止得住他吗?四大山主对这事都不管吗?还有大陆上那么多的家族,难道都拿他没办法?”雷战祈?他怎么会变成那样?

    “唉!”凌成叹了一声,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四大山主怎么可能会不管?他们都下山去了,但是却不是他的对手,不知道雷战祈练的是哪处邪功,竟然能吸收别人的玄气为己有,眼见他一日日的强大,几大山主无奈,只能让我来找子情和冷绝辰,看看他们有没什么办法可以制止他再那样为恶下去。”

    三人像想到什么事情似的,同时问:“你刚才说很多的家族都受重创,那我们呢?我们的家族可还尚好?我们的亲人可有危险?”

    “大陆上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你们的家族又都位居要首,自然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但因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都被打伤了,我来这神迹天空时,几位山主正在帮他们疗伤。”凌成说着,顿了一下,又道:“雷战祈似乎是失了心性,他连他父亲都打成了重伤,此时还奄奄一息的在青山里,而且,不禁是他们都受伤了,就是冷绝辰的父亲也伤得很重。”

    听到这话,几人心下不禁一急,被雷战祈打伤了?古武大陆真的弄成那样了?不行!他们得回去看看!

    “要想对付他,光凭你们几个的实力还是不够的,必须把子情和冷绝辰叫回来好好的商量一下对策,合众人之力,想办法把他给制服了。”凌成看着他们几人面带忧色,心下也知他们定然是担心着家人的安全,毕竟他来的时候古武大陆那边正乱着,四大名山的弟子们都下山去帮忙,尽量的让无辜的百姓不用遭殃。

    “我马上让人通知子情他们!”洛少翔说着,快步的往外面走去。他们在这边,谁也没想到古武大陆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这样的血杀竟然还是雷战祈掀起来的,雷战祈,那个虽然冷冽却也不会滥杀无辜的人,竟然是他掀起了这场血杀,太不可思议了,墨战祈,他到底怎么会弄成这样的?

    另一边,在青龙大陆魔尊的宫殿中,此时正摆着宴席,这顿宴席算了认了子情这个干女儿的贺喜酒席,魔尊身为神迹大陆的风云人物,敌对的人众人,但是交好的人却是可以说几乎没有,所以这宴席也就是宫殿上上下下的人和子情他们众人聚在一起乐乐罢了。

    “来!这杯我敬你们的!别的都不说了,干了!”萧举着酒杯大声的说着,抬手一个示意,一饮而尽!

    “好h!”龙铭哲沉声说着,也抬起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众人也跟着喝着,时而说说笑笑,原本兵刃相见的两方人,在建立了这层关系后变得友好,墨成轩在得知雪柔的记忆恢复了,也是欣喜万分,这一连的喝了好几杯的酒,一最后,一众的人几乎是抱着酒坛子在拼酒,直到,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才在宫殿中休息下来……

    次日正午

    “这么快就要走了?不多住几天吗?”一身红衣的萧看着他们,本还想留他们多住些天,却说这会就要走了。

    “义父,我们还得回赤城处理一些事情,到时回古武大陆时会跟您说一声,我和辰的婚礼会在古武大陆筹办,等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我们再来接您过去了。”子情笑说着,一家人团聚了,为免他们在赤城担心着,还是早点回去。

    闻言,萧笑了笑,说:“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不多留了,到时你成亲记得来接我去参加就行了。”

    “萧大哥,那我们走了,你好好保重。”雪柔轻声说着,看着一身红袍的他。

    “嗯,我会的。”萧点了点头,目光落在被追风牵着的小宝身上,对他们说:“这个孩子是毒灵谷的人,你们最好就是把他送回去,毒灵谷虽然武功不怎么样,但是使毒却都是高手,扯上了他们的人,总没什么好事的,还是要小心一点为上。”

    “义父放心,我会把他送回去的。”子情轻声说着,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宝。

    闻言,他这才说:“好了,去吧!路上保重,我就不送你们了。”

    众人向他抱拳行了一礼以作道别,便往外面走去,出了宫殿,子情便停了下来,说:“爹爹娘亲,舅舅,我想先把小宝送回去,你们和血狼他们一起回去吧!我和辰送他回去后就会直接回赤城了。”

    听到她的话,他们相视了一眼,这才点点头说:“好,那你们小心一点。”

    “主子,毒灵谷使毒很厉害,你们要小心。”血狼成员说着,虽然知道他们两人的实力都很强,而且主子对毒药也有研究,但却还是不免会担心。

    “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的,回去也不用那么赶,就走城镇回去吧!路会好走一些。”她笑说着,便牵着小宝的手说:“小宝,姐姐带你回家,你应该是认得路的吧?”相处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小宝并不是一般的孩子,他们是知道的,不可能会不认识回去的路。

    小宝抬起头看着她,怯怯的问:“姐姐,你真的要送我回去啊?可不可以不要回去?”他不想见到那里面的人,他想跟着他们。

    “你不想见你娘亲了吗?姐姐懂医术,可以帮你娘亲看看能不能治好,你不想看见你娘亲好好的陪在你身边吗?”她轻声说着,看着面前这小小的人儿。

    “想!”听到他娘亲,他想也不想的便应着:“我想见到娘亲,可是、可是就算回去了,他们也不会让我见娘亲的。”说着,不由低下了头。

    “呵呵,你不用担心,她会想办法的。”龙铭哲笑说着,对他们挥了挥手便说:“我们走了,赤城见吧!”说着,便带着众人往赤城的方向而去。

    一旁的冷绝辰看着她耐心的开导着小宝,眼中也不由的划过了一丝的笑意,顿了一下,对他们说:“走吧!到了里面时看看情况是怎么样的,毒灵谷的人,听说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如果实在不在,那到时也只有用实力说话了,不过,那毒灵谷里面既然是毒,相信是难不倒她这个医的,任何毒物在她的身上都是起不到作用的,这一个点他倒是不用担心着到了里面她会遇到危险。

    “嗯,走吧!”子情点了点头,对他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一手被冷绝辰牵着,另一手则牵着小宝,三个迈着脚步便往城中走去。

    当他们进了城中客栈,便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他们似的,两人不动声色的走着,打了个地方坐下喝茶。

    “你们在这里坐会,我去去就回来。”冷绝辰对她说着,便站了起来往里面走去,却是从里面越过了屋顶,转到了后面去看看那一直跟着他们的人是什么人。

    “小宝,接下来往哪里走啊?你若是不说,姐姐怎么能帮你娘亲看病?”子情轻声问着,看着坐在她旁边喝着水的小宝。

    “姐姐,我也不知道怎么走,我只知道弯来弯去的,到了一个叫什么镇的地方再往山上走,翻过了山后就差不多快到了。”小宝闷闷的说着。

    闻言,她只好问:“那让你带路你知道怎么走吗?”听着他那话,她可听不出是什么地方。

    顿了好一会,小宝点了点头应着:“知道。”

    “那就行了,吃吧!多吃点才不会饿肚子。”她笑说着,把一碗面条推到他的面前,然后坐在旁边看着他吃着。不一会就见辰回来时,只是阴沉着脸,却不见带人回来,这让她有些诧异。

    “怎么了?”他出手,那些人应该是逃不掉才对的。

    “死了。”他沉声的说着,看了她一眼便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对他说:“那些人想要对我用毒暗器,不过被我打落了,正想捉回来盘问,谁知他们事先吃了毒药的,什么都还没问,人就死了。”

    “会是什么人?”她喃喃的说着。

    “我在他们身上找到这个。”他拿出从那两人身上搜出来的一个令牌放在桌面上,子情还没说话,倒是旁边的小宝惊呼出声了。

    “啊!这是我们那里的牌子,我听娘亲说过,好像要有这个牌子才能出来的。”说着,有些好奇的扳开他的手,一边奇怪的问:“大哥哥,你没觉得不对劲吗?我听他们说,这些牌子上面都是涂了药的,如果是别人碰着了会死的。”当小宝说完这话时,也扳开了他的手,在看到那手心的一条红色血丝时,不由惊呼了一声。

    “姐姐姐姐,大哥哥快死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