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1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小宝的身份
    闻言,辰心下思索了一下,便问:“可想到办法进去?”就算子情对毒物是免疫的,但若是一只凑上来咬一口那也受不了,想要从这里进去首先要解决的便是这里面的毒物。

    子情唇角微微往上一扬,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的看着面前的那些毒物,说:“最简单直接的办法,让扬以冰雪形成一条通道,这样就可以过去了。”说着,看向了停落在她肩膀上的扬。

    扬听到她的话,当即飞上前,凤嘴一张一股冰寒气息呼呼而响的从口中而出,那夹带着冰霜的寒气一离开扬的身体便在前面形成了一条冰块,迅速的将洞中的一切冻结,不一会,漆黑的洞中因这雪白的冰块而泛上了一股亮光,扬收起体内的能量气息,回头对子情说着:“主人,好了。”

    “辰,我们走。”

    子情牵着他往里面走去,原本地面与洞壁上周围的毒物全被扬的寒气冻结,一动不动的定在了冰块中,危险解除,他们往里面走去便是轻而易举,一直往前走着,以冰雪凝聚而成的通道散发着丝丝的冷气,让他们走在里面也觉得微冷,当他们来到尽头时,却见是一片石门。

    “这里面还真的很多隔层,外面是毒物,这里面,想必就是机关暗器了。”子情说着,在旁边找了找,摸到了一个开关,便对辰说:“小心一点,辰,进去后你不要动用玄气,我来就行了。”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好了拧开了机关,石门轰的一声被打开了,两人走了进去,扬则飞在他们的后面。

    “咻咻……”

    当他们一走进去,不知是踩到了什么,如雨点般的利箭夹带着凌厉之气朝他们射来,早有警戒的两人侧身一闪,知道子情担心他的毒发作,辰便也没有出手,因为他知道子情是可以应付得来了,但当她把他护在身后为他挡去危险时,心头一片暖暖的,唇角也不自由主的往上扬起,显然心情很是愉悦。

    “扬,以冰封住那几个暗器的孔!”子情冷声说着,同时一手抓住了几条利箭,伸手一反把这利剑往其中一个暗器孔上插去,堵住了那射出暗器的孔子,而扬也在找到射出暗器的孔后以冰雪将它封住,这才让那些好利箭无法再射出。

    “辰,跟着我走,地上可能有机关,不能踩错了。”子情说着,牵着他小心翼翼的往前面走去。

    “这里的人类真的是变态,没事装那么多机关做什么?要我说,把这里面的东西全给烧了,不就一了百了不怕被人知道了吗?”扬拍着翅膀往前飞着,一边嘀咕着,突然间翅膀不经意的碰到了什么东西,那些墙壁猛的一动,两面墙合着朝他们这边而来,随着墙壁的移动,从墙面上冒出了一条条泛着锋利光芒的尖尖利刃,那尖锋顶尖的漆黑让人心惊,尖锋处能黑成那样,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剧痛?

    “扬快回来!”子情喝着,牵着辰的手把他往身后拉去,另一手从腰间拂过,泛着冰寒光芒的凤吟一出,丝丝寒所往外渗着,她手掌中一凝聚,雄厚的玄气气息夹带着凌厉的气流咻的一声朝那前面劈去。

    只见肉眼可见的锋利光芒在空气中划过,那强大的气流声发出呼呼的响声,对准着那两面墙壁劈了下去,只见砰的两声响起,尘灰弥漫而开,而那往他们这边移来的墙壁也随着化为虚无,只是那因击碎了两面墙而发出的声音,饶是他们在这洞中也知道很是响亮,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

    “扬,你跟在身旁不要乱走。”子情说着,带着辰往前面走去,来到前面时,推开石门往里面一看,只见前面是一个蛇窖,里面各种的毒物都,那黑不溜丢的东西密密麻麻的,让人见了很是心惊,也在这毒物窖的对方,那是一个石屋,以一个大锁锁住,不用想,他们也知道定就是藏放着配方的地方了。

    “主人,我来。”扬说着了一声,便喷出了冰雪在上面结成冰块。

    子情见状,便与辰一同往前走去,来到那石屋前,她抽出凤吟剑一削,铁锁掉落地面,推开了门这才走了进去。一进里面,那些架子上摆放着的是一些小瓶子,瓶子底下还压着一张张的纸条,而在另一个架子上则摆放着各种的药物,子情一见,不由眼睛一亮。

    “辰,你在这里等会。”子情松开他的手往前面走去,拿起其中一个看了看:“三步倒?”她轻声念着纸张上面的字,见上面记载着配方与解药,看了一下后又放了回去,先寻找着一线红的解药,而扬也飞起来四处看着,只是他看不懂字,就是胡乱的在那里飞来转去的,看起来好不忙乎。

    子情一排排的找着,当看到的那些医时,顺便的记了下来,以她过目不忘的本事,只要看一眼便能一字不差的记下,约过一柱香的时间,在是后的一个架子上面看到了一线红的配方。

    “找到了!”她语气带着欣喜,拿起配方一看,把上面配制的方法以及解药记了下来,又打开了那个瓶子闻了闻,眼睛不由一亮:“这里是解药!”没想到这些瓶子里放的全都是解药,虽然每一瓶只装三颗,却已经够解辰所中的毒了。

    当下倒出一颗走到辰的面前,看着闭着眼睛的他微微的露出了一抺笑意:“辰,这里有解药,你先吃下。”说着,把解药递上前来到他的唇边。

    辰微微一笑,张开唇把药丸吞下,只觉一股浓浓的药味在口中散开,他运气让催动玄气帮助药物迅速溶解在体内,只觉随着药力的扩散,胸口处似乎有一口气咽着,猛的往上一提。

    “噗!”

    一口乌黑的毒血猛的从他的口中喷出,随着那一口毒血的喷出,胸口处的那股压抑的感觉渐渐的消失了,他慢慢的睁开眼,面前的子情带着一丁点的模糊,却比先前清晰了很多,当下勾唇一笑说:“这解药果然是厉害同,竟然是一下去就解开。”毒灵谷,无论是毒还是解药,都是一顶一的,果然是名不虚传!

    见状,子情把牵起他的手一看,那掌心处的血痕消失了,手臂上面也没有了,这才放下了心来,对他说:“你先坐下休息一会,既然来了,我得把这些配方记下来,才不枉此行。”说着朝他一笑,这才转身走向那些架子,把那些没看完的配方都看一遍,全部记下来。

    而在另一边,小宝小小的身影如灵猴一般的上窜下跃着,他来到了一处茅屋,屏起了呼吸悄悄的透过一条小缝往里面看去,仔细的偷听着他们说话。

    茅屋里,一名三十来岁的女子泛着乌黑的唇角和那黑色的眼眶让人觉得恐怖不已,尖长的手指甲却是染得像血一样,身上的衣服像是几块破缝合在一起的,露出半边的雪白的香肩,只是她那浑身散发出来的诡异气息和眼中的阴寒却是让人见了倒退三步,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这毒灵谷的五毒怪之一,也是这五人中的唯一一名女子,号称黑寡妇。

    而在她的面前,是一名很瘦的老者,白发的头发,倒吊着的三角眼,眼中闪烁着阴寒的光芒,身上一身的黑衣,手里拿着一条不知以什么骨做成的拐杖,此人同样是五毒怪之一,也是五人中最老的一个,外号黑毒怪。

    “怎么会跟丢了?不是说已经派人盯着的吗?”黑毒怪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狠厉的说着,用力的往地面上敲了一下,发出一声重重的响声。

    “我也没想到他们会那么厉害,这派出去的人,可都是咱们谷里的用毒的尖顶高手,竟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没了,那两个人,我饶不了他们!”黑寡妇阴沉着声音说着,眼睛流露出嗜血的杀意与狠厉。

    他们?他们是谁?难道是在说姐姐和大哥哥?在外面偷听着的小宝疑惑的眨了眨眼睛,这两个老毒怪,为什么要派人盯着姐姐和大哥哥?

    “对了,那个放在密室里的女人怎么样?弄死了没有?”黑寡妇阴沉着声音问着,看向了前面的黑毒怪,想到那个女人,她眼中尽是杀意,却因不能直接杀了她而愤恨着。

    “弄死?呵呵呵,黑寡妇,你以为那个女人是谁啊?我们可以控制了那家伙的神志,但是那个女人却也不死不得,若是死了,怎么向谷里的人交待?你又不是不知道虽然现在我们几个控制了毒灵谷,但是却不能真正的让这里的谷民臣服于我们,还有那个臭小子,自从把他送到外面去后也没了他的消息,也不知现在是死是活,不过依我看,就算是活着他也不敢再回来,除非他真的不怕死!”说到这话时,毒老怪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握着那骨头拐杖的手微紧了紧。

    闻言,黑寡妇撇了撇嘴,一手把玩着自己如染了鲜血一般的手指甲,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不就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小鬼,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你也太大惊小怪了,那小鬼什么本事也没有,能在外面活得下去那就是奇迹了,都这么久了,指不定是饿死在哪里也说不定,对了,那家伙有没人看管着?”

    “现在他已经失去神智了,哪里需要什么人看管?”毒老怪说着,沙哑的阴狠声音一落下便站了起来说:“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像是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我去让人加强守卫,再让人查一下那两个人的下落,能解得了我们毒灵谷的毒,那两人绝对是非同一般!不可小看了他们!”说着便往外面走去。

    在外面的小宝听着这话,目光微闪,小心翼翼的往后面退去,把自己小小的身体藏了起来不让他们发现,待他们两人走远后,这才从屋子后面冒了出来,想了想,这才往另一处跑去。

    “小宝,你想干什么?”火龙缠在小宝的手上,刚才那两人的话它也听到了,自然是有些好奇他想要做什么?那两人口中说什么那家伙被控制坠有什么女人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去看我爹爹。”小宝说着,轻巧的身影半闪躲着,往他爹爹的屋子走去。他们这里全部人住的都是茅屋,不过他爹爹的屋子是这里最大的,外面还用竹架子围了起来,也不知那里有没人守着,他得小心一点才行。

    而火龙听到他的话后,心下则思忖着,他爹爹?这小家伙还有爹爹在这里?他不是听主人他们说这个小鬼是被人丢到外面林子里的吗?那荒郊野外的林子离这里可是很远的,怎么又跟这里扯上关系了?

    只见小宝左闪右避的,来到了一处大屋子旁边,朝周围看了看,见只有守着外面的两名男子站在那里守着,于是他来到后面钻进了那竹架子里面去,轻手轻脚的推开房门又小心翼翼的关上,这才朝里面看了看,寻找着熟悉的身影,当在床上看到那呆坐在床边的爹爹时,他不由眼睛一红,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爹爹……”

    他哽咽的小声唤着,生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了引来了外面守卫的注意,唤了一声,床边坐着的人却没有一点表情,也没有一点的反应,看到他爹爹成了这个样子,不禁一边抽泣着一边抬起衣袖擦着泪水。

    “爹爹,我是小宝,爹爹,你看看我,我是小宝……”他来到床边摇了摇他的手,他却还是没反应的坐着,那往日盈满疼爱的眼睛里此时只剩下呆然与无神。

    “这就是你爹爹?”火龙化成人形的出现在他的身边,看了床边呆坐着男子一眼,便对他说:“你不用喊了,他是听不见的,你没听刚才那两个人说吗?估计你爹爹是被他们控制住了,看这两眼无神面色苍白的样子,指不定是被下了什么药,还是等我主人来了让她帮你看一下吧!她应该会有办法的。”在他心里,主人可是无所不能的,什么都难不倒她。

    听到他的话,小宝擦干了眼泪,爬上了床把他爹爹衣服里面戴在脖子上的一个人绳子取了下来,绳子下面吊着的是一个小小的四方形,那上面有楔纹,不过因为乱乱的,看不清那上面到底是什么,他把这个取下来后戴在自己的脖子上,下了床,站在床边以着坚定的口气说着:“爹爹,小宝一定会让爹爹变回以前的样子的,也一定会让娘亲醒过来的!爹爹你在这里等着,小宝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你来就是为了拿这个?”火龙瞥了他戴在脖子上那个小四方形的东西看了一眼,这东西有什么作用?

    小宝拿起来放在手上看着,顿了一下,对火龙说:“这是我们毒灵谷谷主的信物,只要有这个信物在,整个毒灵谷的人都得听令不得违抗,那几个老毒怪把我爹爹娘亲害成这样,就是为了拿到这个好成为这毒灵谷的主人,这个信物虽然戴在我爹爹的脖子上,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个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东西。”

    他一边说着,双手在那小四方形上面转了转拧了拧,像是在拼着什么似的,不一会便形成了一个图纹:“看,就是这个了,这里的谷民全都是我爹爹的谷民,他们虽然认我爹爹为谷主,但是现在他们在那几个老怪物的威胁下不得不从了他们,以前我找不到接近爹爹的机会,拿不到这个,现在拿到了,到时只要把这个拿出来,那几个老怪物就不敢再那样控制我爹爹了!”

    听到他的话,火龙不禁失笑的摇了摇头:“呵呵,你这小鬼,你以为大人的想法跟你一样简单啊?告诉你,就算是你有这个信物在,那几个老怪物也不会听你的命令的,因为你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小鬼,谁会听你的啊?到时你这东西让他们看见了,一定被他们抢去。”孝就是孝,想的事情太简单了,不知道人心的复杂,他这上古神兽都知道的事情,他却还不知道。

    闻言,小宝愣愣的看着他,问:“那怎么办?”难道不是有了这个信物,他们就得听他的话吗?难道不是这样吗?

    “当然是实力了!”火龙说着,走到桌子边坐下,翘起了二郎腿的说:“这个世界就是弱者服从强者,弱者听令于强者,你这么小,实力又没有,虽然你们这里是以毒闻名的,不过我看你的样子对毒的了解应该是不如那几个老怪物的,毕竟人家可比你多活了几十年,所以你若是想要扭转这样的一个处于被动的局面,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他们几个给灭了,反正那样的人也是留不得的。”火龙一派云淡风轻的说着,瞥了眼怔愣的听着的小宝,暗暗摇头。

    原来这小鬼是这里是小主子,难怪对这里面的一切那么熟悉,只是身为这里的小主子却被那几个老怪物害成这样,倒也够可怜的。瞥了一眼那坐在床上的男子,呆滞的神态一点神识也没有,真不知道是被怎么弄成这样的。

    “杀了那几个老怪?我杀不了。”小宝低下了头小声的说着,他只有三脚猫的功夫,用毒也不如他们,他能怎么杀?

    火龙笑了笑:“你是杀不了,但是我主人行啊!她会帮你的,放心吧!再说,我也会帮你的,不就是几个老怪物吗?对我们上古神兽来说很容易就可以把他们搞定的。”不就是几个人类吗?想要杀了还不简单?

    听到这话,小宝眼睛一亮,抬起头说:“那我们等姐姐和大哥哥他们回来。”说着,顿了一下想了想,又道:“虽然我是杀不了那几个老怪物,但是对付一般的还是可以的,我知道谷里有一种可以让人麻醉的花草,我们可以摘一些用来当成暗器,到时可以帮到姐姐的帮。”

    “嗯,那行,我们走吧!你爹爹现在在这里是没有危险的,等主人出来了再问问她有没办法帮你治好你爹爹。”火龙说着,身形一闪又变成了一条小小的火龙缠在了他的手上。

    小宝一听,看了他爹爹一眼,这才悄悄的往外面走去,谁知正打算往外面走时却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吓得他连忙缩回了刚迈出的脚步焦急的说着:“怎么办?有个老怪物来了。”

    “先找地方藏起来。”火龙说着,目光一扫对他说:“床底下。”小宝一听,连忙往床底下藏去。

    “有没人来过?”外面一名身着黑袍的中年汉子沉声问着,那宽大的衣袍看起来有点沉,只要是这谷里的人都知道,他的衣袍里面藏着很多的毒药,随时要用只需手一扬就可以了,这一名中年汉子,同样是五毒怪中的其中之一黑蝎子。

    “回长老的话,没有。”那两名守着的汉子恭敬的回答着,在这毒灵谷中,五毒怪的地位就是长老。

    瞥了那两人一眼,那中年汉子衣袍一拂,来到那门口处推开了门便大步的往里面走去,看到那男子在呆然的坐在床边时,目光中闪过一丝的狠意,走上前扬起了手掌狠狠的朝他的脸上掴去。

    “啪!”

    “该死的你!让你早交出信物偏偏不交!现在弄成这副行尸走肉的模样你开心了吧?哼!贱骨头!”他恶狠狠的骂着,又扬起手抽了几个响亮的巴掌。

    躲在床底下的小宝听着那几个巴掌声响起,不由紧紧的咬住了牙关,眼中尽是恨意,他紧拧着拳头在心底狠狠的骂着,该死的老怪物!我一定会杀了你们的!一定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的!

    缠在他手腕的火龙看着面前隐忍的小宝,心下诧异的,倒没看出这小鬼这么能忍,不过细想心下也了然,若不是因为这样只怕他也会被这些人弄成活死人吧!

    小宝在床底下趴着,看着他那双靴子往外走去时,过了一会这才从床底下爬了出来,眼眶微红的看着他爹爹那浮着几个手掌印的脸。

    火龙看了他一眼,暗叹了一声,便说:“走吧!你不是说要去摘有麻醉功效的花草吗?现在就走,我们进来已经有些时间了,他们应该也快发现那入口处的人倒是下了,到时一定会封锁这里全面搜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