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1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谷中发威
    听到火龙的话,小宝伸出小手在他爹爹的脸上轻摸着,带着哽咽的声音对他说:“爹爹,小宝会帮你报仇的!”说着,这才快步的溜出了屋子,再爬出竹架子往药草地上跑去。

    “什么?外面的守卫遭袭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派人查了没有?”黑毒怪沙哑的声音带着阴沉的问着,那泛着凶残光芒的三角眼直盯着前面的守卫。

    “可能是有人偷偷潜入谷里来了,我们已经派人在谷中寻找了,听谷里的人说,在早上有一男一女和一个孝进了谷里,两人长相绝色,不过因为他们是大摇大摆的进来的,所以没人觉得有什么问题……”

    “没用的东西!”黑毒怪怒喝一声,手里的拐杖重重的往地面上撞了一下,沙哑的声音阴测测的喝着:“马上给我加派人手!务必把那几人给我找出来!”该死的,养了一群饭桶!竟然让人进来了都不知道!

    一旁的黑寡妇听着那守卫的话,眉头微皱,顿了一下说:“这两人,会不会就是我们在找的那两个人?”绝色?还一男一女?他们让人盯着的不正是那两人么?难道他们跑谷里来了?只是还有一个孝?会是谁?他们竟然敢把孝带到这毒灵谷里面来,真的是胆子太大了!在知道他们这里面随便的一株花草都是带毒的,若是不小心碰了小命都能不保!

    听到这话,黑毒怪那双阴冷的三角眼闪过了一丝光芒,沉思了一下,沙哑的声音阴测测的说:“你马上派人盯着那家伙!不要让人救走了他!另外快让人通知老四他们几个,我先去禁地看看!”黑老怪说着,连忙快步的往那禁地而去。

    所谓的禁地就是那个放置着配方与解药的地方,那里有着毒灵谷最珍贵的东西,一般来说,除了谷主之外就算是五大长老也不能进去,不过自从他们控制了这毒灵谷后,那里也成了他们常去的地方,只是虽然有配方他们却还配制不出某些毒药来,所以那里可以说是按着原来的样子没怎么移动,谷里进人了不可怕,最怕的是有人闯进了那里把他们毒灵谷的珍贵医流传出去了!

    闻言,黑寡妇也知道事态的严重,当下迅速的往另一边去,同时命人吩咐下去,让谷里的众人都帮着寻找,找出陌生的人把他们捉起来!随后也迅速的往禁地而去,也因这样一来,整个毒灵谷都震荡了起来,谷民们以为是有危险人物进了他们谷里,于是也停下了手头上的活儿,帮着寻找着陌生人。

    而在另一边,禁地里面,子情在看完了那些医之后额头上渗出了一层汗珠,她闭上了眼睛把刚才所记下来的都在脑海里想了一回,这才睁开了眼睛走向辰,见他坐在一旁休息着,玄气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而了同,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层汗水,她静立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直到他收回了气息呼出一口气时睁开眼睛时,她这才问:“辰,怎么样?”

    “嗯,没事了。”他唇角微勾,眼中带着笑意的说着,几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恢复了。

    闻言,她手心一翻,拿出了一颗红色的药丸递给他说:“就是我在顶处找到的,闻了一下应该是解毒圣药,你把它吃了,我们去看看小宝。”这毒灵谷的东西大部份都是有毒的,他的身体与她的不同,虽然不知这功效如何,不过这颗丹药是放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的,她估计应该是极其珍贵的。

    他点点头,接过那颗丹药吞进肚子,这才站了起来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去,扬飞快的飞上前,停落在子情的肩膀上,待过了那外面后,扬便收回了凝聚成冰的寒气,随着能量气息一收回,寒冰顿时解开,那下的毒物在几个时辰的冻结之时已经全部死去,按着原路往外走去,当出了那个洞口时,却见那气势汹汹而来的几人。

    “哼!竟然敢闯毒灵谷的禁地!我看你们是找死!”五毒怪之一的其中一名男子阴寒的目光紧盯着子情和辰。

    闻言,辰睨了他们一眼,眼中带着轻蔑之意,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哦?是吗?口气倒是挺大的,只不过就凭你们还不是我们的对手,要想杀了你们,不过就在一瞬间!”云淡风轻的声音透着一股冷冽与强者的气势了,只是一句话,他便在气势在绝对的压倒他们。

    看到他们两人身上那股摄人的强者气息,另外的几人目光微闪,阴测测的眼底掠过一抺深思,那最为年长的毒老怪沙哑的声音开口问着:“你们两个就是冷绝辰和墨清姿?”他们只听众人提起过,却没见过他们两个,只知道最近在这神迹天空中,他们两人的名声可畏令人闻风丧胆,饶是独霸一方的霸主都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

    本来以为是外面的人夸大了,不过现在一看,这两人无论在气势上还是在威仪上都是绝对性的,这样的强者,若是与他们动起手来,只怕他们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心下思忖着,迅速的想着办法,能解了他们的毒,又岂会是泛泛之辈?若是敌人,那么这两人绝对是强大的劲敌!

    “正是!”冷绝辰沉声应着,蕴含着霸气的目光带着冷冽的睨了他们一眼。

    那毒老怪顿了一下,往前走了一步以着那沙哑中带着阴冷的声音低低的说着:“两位的大名,就算是我们毒灵谷几人也如雷贯耳,只是不知两位闯进我毒灵谷所为何事?”他们,因何而来?是下是有什么目的?谷民说他们两人还带了一个孝,为何此时只见他们两人,却不见那个孝?

    “我们倒是想问问,你们毒灵谷的人派人盯着我们所为何事?”子情清冷的声音传出,目光落在前面的几人身上,几人身上的内息并不强,可看出他们的实力并不怎么样,只是不知,他们几人身为这毒灵谷的五毒怪,下毒方面又会是怎么样?对于医毒方面的,她还真有几分的兴趣,倒是想试试,是他们下毒的手段厉害?还是她的下手得比较快?

    风,轻轻的吹过,空气中弥漫着的是这毒灵谷中各种花草的味道,掺合在一起,分不出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子情唇角微微的扬起一个弧度,半敛下的清眸中掠过一丝幽光,她站在辰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

    听到这话,几个毒老怪相视了一眼,却并不说话,他们看着前面的两人,半响,黑寡妇突然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呵呵呵,这张脸皮真的看着碍眼极了!”她紧盯着子情那绝美的容颜,眼中尽是狠厉的神色。

    “哼!敢进我们毒灵谷来,你们的胆子还真的是大,只不过,在这里面多厉害的武功都是没用的,无色无味的毒才是杀人不见血最厉害的武器!”另一人也阴测测的说着,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拿在手里把玩着。

    毒老怪倒吊着的三角眼如毒蛇一般的盯着他们两人,低低的笑着:“中了我们的药,你们这回不逃不掉了!”论武力,他们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也只能以毒出奇制胜了!这两个人,单单威压都那么厉害,他们也只能先用药把他们给制伏了再说!

    “是吗?我倒是想看看,是你们先倒下呢?还是我们先倒下?”她牵着辰的手往前走着,一步步的向那几人靠近着,绝美的脸上带着的是漫不经心的笑意。毒对她来说,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倒是他们中了她调配的毒药,她倒要看他们如何自救?

    “什么?你对我们下毒!”听到她的话,几人皆是一惊,迅速的一手搭在自己的手腕上探查着,却感觉不到体内有什么不对,当下心头一松,原来是吓唬他们的,这倒也是,他们可都是一顶一的下毒高手,在他们的面前,她怎么可能会有机会下毒?而且先不说她如何下毒,就是那些药物的味道也是瞒不过他们的鼻子的,他们刚才竟然以为自己真的让这个小丫头给下毒了!

    “不信?不信就试着运气看看。”子情笑说着,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们。

    听到她的话,几人心头一惊,连忙运气一看,谁知却是提不起身体的力道,而因为这一运气,先前吸入的役加快了扩展的速度,顿时几人浑身无力的往地面上倒去,一双双夹带着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目光紧盯着他们两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中了别人的招?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毒?竟然连他们都探查不出其中的作用?这个叫做墨清姿女子,到底是打哪里来的?她怎么会使毒?而且还会有这样厉害的药物?

    “你对我们用了什么药物?把解药交出来!否则你们也只有死路一条!中了我们的药,我们若是死了,你们也活不了!”话虽这样喝着,但是他们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明明他们中了他们的药物的?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是吗?”子情睨了他们一眼,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的随意:“也许我忘了告诉你们,毒对我们来说是起来到作用的。”声音一落,在他们几人震惊的神色中,她不带一丝感觉的说着:“扬,把他们给冰冻起来!”

    子情的命令一落下,扬拍着翅膀飞起,嘴一张,冷寒的气息从口中喷出,而几人想要逃开,却快不过扬的速度,只听呼呼的声音响起,想要逃开的几人分别以着各种奔跑的姿态定立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个冰封的冰人。

    “四个?还少了一个,我们走!先找到小宝再说!”子情说着,与辰相视了一眼,便快步往前而去。还有一个没来,难道是去找小宝了?

    “我知道他们在哪,主人,跟着我来就行了。”扬说着,在前面带路着。子情和辰只是扬了扬眉,便快步的跟着他的脚步往前走去。

    在另一边,小宝手里拿着摘来的麻醉草药,又从一棵树下挖出了他以前埋下的弹弓,以刀子削尖了之后加以弹弓的力道射向了那些守卫,当那含有高浓度麻醉成份的药物注入那些守卫的身体时,只见他们转过身来,脚步还没迈开就已经倒下了。

    “为什么不让我直接杀了他们?”火龙不解,若是让他来,直接一把火或者一个上古神兽的威压都可以让他们的死得不能再死,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留着他们的命。

    “他们都是谷里的子民,是我爹爹的子民,不能杀了,而且,他们也都不是坏人,只是被逼的。”小宝脆生生的说着,稚嫩的脸上此时却带着不合年龄的成熟。

    听到这话,火龙挑了挑眉头,这小子心地倒是善良。瞥了那些倒在地上的谷民一眼,他问:“那现在要去哪里?是去约定好的地方等主人他们还是去别人?”

    “谷里面乱起来了,我担心他们会对我娘亲不利,我想去看看我娘亲,把娘亲和爹爹都救出来!”

    火龙想了想,便说:“与其靠我们两个的力量倒不如再加上这谷民的力量,你不是说有那个信物就可以让他们听你的话吗?那行,走吧!找个地方把众人召集起来,让他们去保护你爹爹,我再陪你去救回你娘亲。”

    “可是你不是说他们不会听我的吗?”小宝不解的问着,眨着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火龙。

    “我是说那几个老毒怪不会听你的,但你的谷民会!再怎么说你也是这里的小主子对吧?如果到时他们真的不听你的话,我就用威压把他们都震晕了!”或者弄死了也行!

    闻言,小宝想了想,便说:“那行,走吧!到那个石台上去,那里是以前公布事情的地方。”说着,便带着火龙往那石台跑去,路上遇到想要捉住他的守卫,他便用拿在手时的早就削好的剌往他们的身上扎着,麻醉的药物入体,顿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整个人没有知道的倒在地面上。

    “你这奇怪的身法把哪里学来的?不错嘛利落。”火龙笑说着,小小家伙竟然能躲过那两个男子的擒拿,确实是身手了得。

    小宝一听,不禁扬起了得意的笑脸说:“我爹爹教的。”

    来到那石台时,那里有一个吊钟,他走过去用木桩把大钟撞响了,连响三声,清脆响亮的声音一声声的在这谷中回荡着,原本四处奔跑找着潜入谷中的危险人物的众人听到这钟声,不由的都停下了脚步朝石台那边看去。

    “怎么了?谁撞响的钟声?”

    在这毒灵谷中,谁都知道只有谷主才能撞响这口钟,但自从谷主成了那个样子后,那口钟就一直都没撞响后,怎么现在突然间响了?是谁撞响的?按谷中的规定,无论是发生多严重的事情,只要钟声连响三下,谷中子民就必须得赶到那里去!

    “走吧9愣着干什么?去看看是谁撞响的钟!”另一人拍着一名男子的肩膀,快步的朝那石台那边跑去,钟声都响了,还管什么去捉什么人?

    “快走啊!你愣在这干什么?咱们谷中都是有规定的,这可是老祖宗传下的规定,不能坏了,快点!”另一人从那名愣着的人身边跑过,也快步的往石台而去,也因这谷中的钟声连响三下,整个谷中的谷民,除了那些晕过去失去知觉的人之外,全都往那边个跑去了。

    而在某一处,五毒怪中的最后一名,也就是那名先前掴了小宝父亲几个巴掌的那个汉子听到钟声连响三下,又看了看呆坐在这床边的汉子,眉头拧成了一团,命身后的两人架起那呆愣的谷主,快步的便往那石台跑去。

    该死的!是谁胆敢撞响谷中大钟!

    “你们有没看见另外四位长老?”边往那石台疾步而去,那汉子边沉声问着。

    “没有,几位长老去了好久了也不见回来,五长老,要不要属下去看一下?”其中一人问着。

    听到这话,那走在前面的汉子阴沉着一张脸,心下不禁浮起了一股不安的感觉,瞥了眼身后那呆愣无神的谷主,他目光闪了闪:“不用!若是没什么事,他们听到钟声会赶过来的!”若是没赶过来,想必就已经出事了!

    而此时,在石台那边,小宝擦掉了脸上脏兮兮的泥土,恢复了那张精致可爱的小脸,小小的身影站在那石台之上,大钟之前,看着那底下围得密密麻麻的众人。

    “啊!你们看,那不是小谷主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是啊!五大长老不是说小谷主被人捉走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就是,五大长老还派了好多人出去找小谷主了,怎么小谷主回来了没人说啊?”

    底下的众人诧异而错愕的讨论着,却又激动而欣喜的看着那小面的小小人儿,本来以为小谷主是遇到危险了,不过看到他好好的回来了,众人总算是放心了。

    然而在这底下的少许人中,知道内幕的一些人看到小宝竟然回来了,不禁不可思议的瞪大着眼睛,本想着上前把他捉下来,但是却碍于这么多人在而不敢上去,那个石台,只有谷主和小谷主才能上去,那个大钟,除了谷主也只有小谷主可以撞响,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上去把小谷主捉起来,谷民们一定会反抗的!

    现在怎么办?

    听着底下众人的话,小宝才知道原来那几个老怪物是骗了谷里的谷民们,几个老怪物让人把他丢到外面去,赶出毒灵谷,却骗谷里的人说他是被人捉走了,真是太可恶了!

    赶到这石台这里来的那名五毒怪,看到那上面那抺小小的身影时不由愣住了,目光闪了闪,心下飞快的思量着,打定了主意后便一边推开了众人一边大喊着:“小谷主!小谷主你终于回来了!真是担心死我们了……”说着就要走到前面去,却被石台上的小宝给喝住了。

    “老东西!你给我站住!”小宝大声的喝着,跟着姐姐和大哥哥他们这些日子,他可是学会了以气势压人!

    听到小宝这么一喝,不止是那毒怪愣住了,就连那底下的众人都给吓到了,在他们的记忆中,小谷主好像都不曾这样喝过人的,而且,他一个小小的五岁孝,怎么敢这样大声的喝五大长老之一的毒怪?虽然说小谷主的身份比五大长老高,但是五大长老毕竟也是长辈啊!

    老东西?这小鬼出去了一趟,胆子变大了?敢跟他叫板了?底下的那名毒怪阴沉着脸,眼中闪过狠厉的嗜血气息,他抬头看着那台面上的小宝,露出了一抺不带一丝笑意的笑容:“小谷主,你怎么了?你不认得我了吗?”说着,又要往前走着,想要上前去把他拉下来。

    “我叫你给我站住!”小宝大声的喝着,厉目以对,只是那尽是稚气的可爱脸上却显露不出那股威仪,反而透着几分的滑稽,他瞪了那底下的毒怪一眼,便看向了底下的众人,大声的说着:“五大长老都不是好人!是他们把我用药迷晕了带出毒灵谷的,负责带我出去的几人原本想要杀了我,但是他们心生不忍,下不了手只把我绑在了森林里,不过我命大,让人救下来了!大家不要再被他们骗了!赶紧把这个老东西给捉起来!我爹爹和娘亲,都是被他们害成这样的!”

    小小的人儿,稚嫩的面容,却是用着愤恨的声音喊出了这一番话,听到了这话,底下的众人一个个惊住了,不可思议的朝那毒怪看去,在看到他身后两人架着的神色呆然的谷主时,一个个心下思绪万分,真的是五大长老把谷主他们害成这样的?真的是他们把小谷主带出去准备杀掉的?他们怎么可能这样!

    见众人一个个起疑,那毒怪当即大喊着:“大家不要听他胡说!我们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一定不是小谷主!一定是外面的人潜进来假冒的!小谷主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该死的小鬼!让他捉到,他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