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1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她错了吗?
    “当然是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了。”辰低低的笑着,俊美而不失刚毅的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意,抱着她就往屋子里走,用脚踢开屋门走了进去,顺带的关上。

    听到他的话,子情顿时紧张了起来,窝在他怀里双手紧揪着他的衣襟,连说话都有不太利索:“这、这、这大白天的,你、你要干嘛?”

    “呵呵,你说我想干嘛?”看到她的反应,他不禁轻笑出声,温柔的把她放在床上,自己也跟着上了床把她搂进怀里说:“我倒是想干点什么,只是,你现在看起来有些累,所以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来干点正经事吧!现在乖乖的睡觉。”说着,一手给她枕着,一手环过她的腰,亲密的搂着。

    听到他的话,子情不禁闹了个大红脸,知道是自己想歪了,脸上不由一热,娇羞的把脸埋进了他的胸口:“谁让你说话说得不清不楚的了,故意让我想歪。”

    “那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别睡了,起来运动一下?”辰黑瞳一亮,眼中闪烁着灼人火光的看着她。温香软玉在怀,他也忍得好不辛苦,要不是顾着她的身体,不舍得她太累,她以为他不想要啊?

    “睡觉!”她说了一声,好看的唇角微微的扬起,带着幸福的笑容合上了眼睛,手环过了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慢慢的进入睡梦中。

    有他在身边,真好……

    辰宠溺的笑了笑,轻拉高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搂着她也慢慢的合上眼睛进入梦乡……

    次日的下午

    “姐姐姐姐!我娘亲醒了!我娘亲醒了!”小宝激动的声音从屋子里面传来,在屋子外面坐着的子情手里拿着古书在看着,听到他的话后便放下了手中的书站了起来。

    “去看看。”辰与她一同往里面走去,来到屋子里面,小宝正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帕子,而原本晕睡着的女子则已经睁开了眼睛,只是神色有行惚,似乎没明白是怎么的一回事。

    “姐姐,我刚帮娘亲擦脸,然后娘亲就醒过来了,姐姐你快看看娘亲是不是好了。”小宝激动的从床上跳了下来,虽然床很大,但是因还睡着晕迷着的爹爹,现在再加上他就显得有些小了。

    小宝的娘亲嘴巴微张着,却说不出话来,她慢慢的转过头,在看到身边睡着的夫君时,眼泪不禁滑了下来,想伸手去碰,却抬起不来,只能张着嘴巴一动一动的,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小宝,你娘亲一直都被他们用药物维持着生命,很久没吃东西了,没有体力,你去让人煮些清淡的小粥过来,记住,要把粥熬到不见米粒才行。”子情吩咐着,便走上前为她检查一下。

    “好!我马上去。”小宝一听,欣喜的往外面跑去。娘亲醒来了!娘亲真的醒过来了!太好了!因为开心,他往外面跑去时,一边大声的喊着:“我娘亲醒过来了,醒过来了……”一时间,谷里的众人都知道了这好消息,有的帮忙熬粥,有的去屋子外面候着,想看看有没什么可能帮得上忙的。

    屋子里,辰看了那床上的女子一眼后便退了出去,在外面坐着。而屋子里子情在为她检查了之后,对她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轻声说:“放心吧!没事的,你因为长期没吃东西,只靠药物维持生命,所以身体很是虚弱,只要好好休养会好起来的。”

    看着她嘴巴一张一张的,她笑了笑说:“我叫墨清姿,刚才那个是我夫君,我们是在路上遇到小宝的,小宝是个很乖的孩子,也是因为他,我们才留在这里为你们治疗,不要想太多,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子情的话,小宝的娘亲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意,只是眼泪却还是往下流着,本以为不会再有睁开眼的一天,谁知上天还是待她不薄的,只是她的夫君……

    “你夫君也不用担心,小宝给我拿了你们谷里的藏书,我从里面找到了救他的办法。”子情说着,拿起小宝先前放在一旁的帕子给她拭去了眼角的眼泪,轻声说:“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会好起来的。”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小宝的娘亲眼泪直涌而出,没人知道她被他们捉起来后每天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起初她还有意识,清楚的记得一切,那几人拿着刀子割破她的手用她的血去调制药物,又用各种的毒物在她的身上做着试验,那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恐惧和无助成天围绕着她,一边又担心着自己的年仅五岁的孩子和被他们控制着的夫君,现在,她的一句一切已经过去了,让她心头泛起了无尽的辛酸。

    是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会好起来的……

    约过一个时辰后,小宝端着刚熬好的粥进来了,子情打开一看,还冒着热烟,用勺子搅了搅,确定没有米粒这才点点头,给他盛了一碗让他去喂他娘亲。

    因为长期没有吃东西,肠胃已经干涸了,想要调养好身体必须慢慢来,先由清淡的开始才是对身体最好的滋养,她看了他们一眼,便静静的走了出去,为他们关上了屋门,在屋门关上的那一刻,她还听见小宝稚嫩的声音在说着:“娘亲,我喂你吃,很烫的你等一下,我吹吹就不烫了。”

    “辰,我在书中找到了治疗小宝爹爹的办法了,不过需要你帮忙。”子情来到他的面前说着,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古书,翻开了看了看。

    “嗯,需要我做什么?说吧!”他点点头,能帮的话,他是很乐意的。

    子情合上了书,对他笑了笑:“等小宝出来了,我们再进去吧!”说着便在桌面边坐下,与他说着呆会要做的事情。

    约过一柱香后,小宝端着碗从里面走了出来,开心的来到他们的面前说:“姐姐,大哥哥,娘亲把粥都吃了。”

    “嗯,最后三天,你娘亲别的都不能吃,只能吃些清淡的小粥,而且都得把粥熬成像刚才那样才行,若是有米粒,她吃了肠胃会出血的,还有,别的东西都不能给她吃,这一点你要注意了,知道吗?”子情交待着。

    听到她的话,小宝认真的点了点头应道:“嗯,我记住了。”

    “小宝,我们在书在找到了救你爹爹的办法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爹爹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子情笑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小宝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的问着:“真的?太好了!那姐姐什么时候可以救醒我爹爹?”

    “你在这外面守着吧!别让人进去,不要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进去,如果扬和火龙他们回来了,让他们在这里等着。”子情说着,与辰相视了一眼。

    “好。”小宝点了点头,看着他们两人往屋子里面走去。

    进了屋子,他们见小宝的娘亲并没有睡去,而是睁着眼睛看着睡在她身边的夫君,子情走上前,对她说:“你先休息一会吧!”声音一落,在子情的示意下,辰上前扶起了小宝的爹爹,脱去了他的外衣,让他赤着上身,然后按着子情先前所说的,以玄气注入他的身体。

    子情走上前,以银针扎进他赤着的身体穴道之上,又用银针慢慢的扎进他头顶上的穴位,按着书中的方法用玄气以及银针运气冲破那被封住的穴道,当玄气气息运行,只见他赤着的身体渐渐的渗出了汗水,关顶上冒出了缕缕轻烟,原本苍白的脸色在热气的冲击之下浮上了一抺红色,似乎是银针剌激到了他的穴位,让他痛得紧拧起眉头。

    对于失去知觉的他来说,知道痛,是好事,当看到他出现了呆滞之外的神情后,子情目光微微一闪,另一手夹着的银针一扎,继续扎进他身体的穴位,以银针玄气着玄气剌激着他的知道,而他似乎是因为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原本紧拧着的眉头加深了,垂放在身侧的双手也紧拧成了拳头,蓦然,在辰反手猛的注入一股玄气与子情的银针同时扎下之时,他蓦然睁开了眼睛大喝一声。

    “啊……”

    随着这一声痛呼声大喊而出,辰和子情同时收回了手,而在外面的小宝听到里面传来他爹爹的痛呼声,心头一跳,飞快的往前跑去想要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了?却要想起子情刚刚的交待便硬生生的忍住了,带着不安与焦急的在外面走来走去,不时的张着脖子往里面看去。

    而小宝的爹爹在痛呼了一声后,整个人又紧接着晕了过去,辰接住了他,子情则拔掉了他身上的银针后让他把他放回床上去。

    “行了,剩下的只要好好休养便成了。”她露出了一抺笑意的说着,看着那正用一双眼睛看着她的小宝娘亲,对她说:“明日他便能醒来,放心吧!”说着,看向了辰,见他额头上也渗出了汗水,便抬起了自己的衣袖为他拭去,一边轻声说:“累了吧?去外面休息一会。”

    “好。”辰点了点头,便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姐姐,大哥哥,我爹爹怎么样了?我可以进去看看他了吗?”小宝见他们两人出来,便飞快的迎了上去。

    “嗯,进去吧!”子情点点头,便笑问:“想去走走还是坐会?”

    “走走吧p龙和扬两个一有时间就满山跑,我们也去看看这毒灵谷的风景,小宝的爹娘已经醒过来了,我们也差不多可以走了,就趁现在这个机会看看吧!”说着,牵着她的手便往前走去。

    风,轻轻的吹着,毒灵谷的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因这里面的谷民们所种的都是药草,不是能制成毒的,就是能制成解药的,美丽的花儿在风中轻轻的摇曳着,药田里总能见到谷民在里面除草,浇水。

    在外面的人眼中,毒灵谷是一个不可触摸的存在,这里面的一切都是毒,因为神秘,外人对这里面所了解的,皆是流传在大陆上的一些传说,就像他们,以前没来过这里时,他们所知道的也就是从大陆众人那里得来的消息,说这里面的人个个狠毒无比,都是下毒的高手,而且报复心很强,就是招惹谁,也不能招惹毒灵谷的人,因为这里面的人很同心。

    来到这里后,他们所看到的却是另外的一个场面,这时的谷民朴素而殷实,他们细心而认真的对待着花草药物,对医毒有着很浓厚的兴趣,谷中一人有事,便会全力帮忙,这里的谷民就像一个大家族,谷主是他们的家主,他们的首领,若是有人对谷中的人不利,他们会全力反抗,同样的若是谷中有人背叛,他们也绝不留情!

    两人来到了花田旁边的草地上坐下,看着前面的花草在风中摇曳着,是那样的美丽,宁静的气息,田野的风光,无一不吸引着他们停留着。

    “这毒灵谷倒是很不错,比起外面的繁华,这里多了一份宁静。”辰低声说着,性感的声音带着特独的磁性,很是好听。

    子情神色很是放松,她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现在娘亲也回来了,一家人团聚了,等回到了古武大陆,我们也能有这样的生活。”平静而幸福的生活,是她一直最想要的,而这一切,即将到来,想想心情都透着一股期待与愉悦的感觉。

    辰侧过头看着身边的她,伸手一搂让她倒了下来,头正好枕在他的大腿上,他的手摸着她的脸,低低的笑着:“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也该把婚事办了,这一天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明天吧!小宝的爹娘已经醒了,剩下的便只是休养了,我们明天就走。”她枕在他的大腿上,闭着眼睛轻声说着,这股感觉真的太美好了,田野的风光,清风轻拂而过,柔柔的很是舒服,而且最重要的是身边还有至爱的人陪伴着,这一刻是那样的宁静,那样的幸福……

    “嗯,明天就走。”辰点点头,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眼底尽是深情与宠溺,他拿起了她一小簇的秀发把玩着,时而在她的脸颊上滑过,邪魅的笑问着:“那,晚上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正事了?”

    闻言,子情睁开了眼睛,正好看着他低下了头,不由脸色泛红,装着糊涂的说:“什么正事?我们还有什么正事没做的吗?”

    “呵呵,你忘了?我不介意提醒一下你。”他低低的笑着,俯下了身吻上了那娇嫩的红唇,轻轻的吸吮着,细细的轻咬着,本来只想落下一记轻吻就行的冷绝辰,却发现自己一碰到她就不想轻易的放开了,吻着她娇嫩的红唇,想起了那一夜与她的缠绵和激情,心情不禁一阵激荡,体内也随着窜上了一股火焰,小腹紧绑着,一股热流从中窜起,让他忍不住的低唤了一声。

    “子情,我想要你。”

    被他的吻昏了头的子情无力的倚在他的大腿上,只知道他的吻从温柔慢慢的加深了,那双大手也开始不规距的在她的身上流走着,被他双手抚过的地方,似乎窜上了一股火焰一般,欲罢不能,以至于她脑海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便轻声的应了一声。

    听着她的回应,辰的黑瞳中那灼人的火焰越发的旺了,性感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他抱起了她飞快的便往他们的屋子掠去,一边低低的在她的耳边笑说:“那我们现在就回屋做正事。”略显沙哑的声音透着**的气息,灼人的目光落在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嘴唇之上,唇边的笑容越发的加深了。

    运用着轻功回到屋子,辰抱着子情,那飞掠而过的身影快得如风一般,让人以为只是一阵错觉,回到他们的屋子关上门后,辰把她放在床上,解开她的衣襟,继而又一边脱去自己身上的衣袍,看着床上诱人的她,他目光中的灼人火焰越发的旺了,俯身而下,他吻上了她的唇,低低的说着:“娘子,你好美……”

    外面的天色还没暗下来,屋子里便已经春色无边,让人脸红心跳的动人低吟声化成了一段美妙的旋律,久久的持续着,一室的旖旎风光无限……

    次日

    “姐姐,大哥哥,你们要走了吗?你们不在这里多住些天吗?”听到他们说要离开了,小宝心里尽是浓浓的不舍。

    子情与辰相视一眼,两人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浓情蜜意,她温柔的笑着,轻声说:“小宝,我们出来已经很久了,是时候回去了,而且你爹娘已经醒过来了,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恢复以前的样子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冷公子,墨姑娘,我们真的不知应该怎么谢你们两位,若不是你们,我们此时根本无法一家人团聚,你们对我们的的大恩大德,我们铭记在心,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小宝的爹爹感激的说着,此时的他虽然已经醒来了,不过身体还很虚弱只能靠坐在椅子上,而小宝的娘亲还躺在床上,不过脸色比起昨天已经好多了。

    “谷主不用言谢,这说起来也是因为我们与小宝有缘,若非如此,也不会来到这毒灵谷。”冷绝辰带着笑意的说着,一手还搂着身边的子情。

    “谷主,夫人的身体还需要好好的调养,你对医毒也有研究,相信你是知道什么样的调养对夫人才是最好的,我交待了小宝给夫人熬了一些清淡的东西先吃着,谷主你帮着他多看着点,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孝,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子情说着,看了身边的辰一眼。

    “两位,他日若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请尽管吩咐,只要我们能办到的,一定不会推辞!”小宝的爹爹说着,看向了小宝说:“小宝,爹爹还真不动,你就帮爹爹送两位出去,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小宝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辰和子情与他们告辞后便往外走去,来到外面,却见火龙和扬还没见到,便问:“怎么这两天没见火龙和扬两个?”

    “主人,我们来了!”

    就在子情的声音一落下时,天空中飞来的一龙一凤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谷时的人见到了扬和火龙的本身,一个个惊讶得合不拢口,惊奇万分的看着他们两个化成了人形。

    “他们、他们竟然是幻兽?”众人错愕不已,没想到两个长相如此出众的男子竟然是两只幻兽,真是太让人意外了。

    “你们去哪了?怎么一直没见到?”子情开口问着,目光落在他们两个的身上。

    火龙和扬上前,不到她的面前说:“主人,我们出去转了一圈,听到了大陆上出现了奇怪的事情,有的地方总是死人,却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

    闻言,子情和辰相视了一眼,辰说:“也许是仇杀吧!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便死去的。”

    “神迹天空无边无际,与我们无关的事情不要管,是我们所管不来的。”她说着,对身边的小宝说:“小宝,你就不用送了,路我们都认得。”

    “可是……”小宝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旁的火龙打断了。

    “行了,就这样吧!主人,我们走吧!”

    “回去照顾好你爹娘。”子情说着,朝他挥了挥手,便与辰他们一同往外走出。小宝依依不舍的看着他们,直到他们看不见时才收回了目光走回屋子里去。

    而出了毒灵谷的火龙便进了她的空间,扬则化成本体的带他们往赤城的方向飞去……

    另一边,在蓝无极的家中,凤歌此时脸色有些难看,她刚刚从无极的娘那里回来,本着好意送着东西过去,谁知她的一片好心却被她当成恶意,对她言语讥讽不说,无极的那个表妹更是在一旁煽风点火,听得她生了一肚子的闷气。

    本来以为自己爱的是蓝无极,就算他的家人不喜欢她她也不会当一回事的,但是她在这里生活了半个月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无极虽然很爱她,但同样的对他的娘亲很是敬重,敬重父母这本是好事,可当他娘亲不喜欢她时,看着他夹在中间做人,她却觉得很生气。

    她为什么要在这里受这个气?又为什么要让无极面对这样的处境?爱情不是两个人的事吗?为什么要掺和进去一大堆的事情?子情和冷绝辰那样的爱情让她觉得羡慕,而她与蓝无极这样的却倍觉压力,这一刻,她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

    ------题外话------

    哈哈,今天够早了吧,嘿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