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2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凤歌的隐忍
    “凤歌,你怎么在这里?出什么事了吗?”一身锦服的蓝无极走了过来,他去院子找她却不见她在里面,在府中转了一下却见她自己坐在凉亭之中,神色似乎与其平时不太一样,不禁暗想到底是出什么事了?莫非又是娘亲刁难她了?

    听到他的声音,她整了整心绪抬头看去,对他笑道:“没事,只是刚好走到这里在这里坐一下。”

    “你告诉我,是不是娘亲又刁难你了?”蓝无极来到她的身边,握住了她的手问着。想到她来这里的半个多月娘亲对她的态度,他真的很不解,为什么一向疼爱他的娘亲要为难他所爱的女子?

    “我又不是好欺负的,谁能欺负到我?”

    闻言,他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这些天我知道娘亲对你的态度不是很好,有时我没在家我都担心她会刁难你。”他说着,顿了一下又道:“对了,今天是十五,每个月的初一十五娘亲都会去山上拜神的,爹见你们两人不是很合得来,说让你陪娘亲去,可以好好的相处一下。”

    听到这话,凤歌不由微顿了一下,她刚从他娘亲那里出来,被她说是什么狐媚子故意勾引他儿子,现在要她陪她去山上拜神?光是想想她就没那么乐意。人家都看她不顺眼处处刁难,她又何必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刚想拒绝,却在听到他的话后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凤歌,我知道这些天委屈你了,但她是我娘亲,她一向都很疼我的,我想她一定是因为不了解你才会对你这样冷淡的,这次是个机会,你陪她上山拜神,好好的相处一下,她一定会对你另眼相看的,你就当为了我,陪娘亲去吧!”

    蓝无极握着她的手说着,他知道他有点自私了,但站在中间,两个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女人,他真的希望她们可以好好的相处,而且他娘亲也不是不可理喻的人,他相信只要她看到凤歌的她,一定会对她改观的。

    半响,她暗叹了一声,说道:“就算我愿意陪你娘亲去,她也未必会想要我陪啊!”

    “这个你放心,我有办法。”蓝无极听到她这话说,不由露出了笑意对她说:“凤歌,谢谢你。”以她的性子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他知道她是因为她,要不然她早就掉头走了。

    “真的要谢我?”凤歌媚眼一挑,性感的红唇微扬的说:“要谢就别只在动动嘴皮子,来吧!我脖子酸,你给我按按。”说着对他勾了勾手指,示意着。

    “这个简单。”蓝无极笑说着,走到她的身后,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便给她按了起来,一边问:“这个力道怎么样?”

    “太轻了,重一点。”凤歌舒服的闭上眼睛笑说着。

    “那现在呢?”

    “太重了,轻一点。”

    “呵呵,好。”蓝无极轻笑出声,手下不轻不重的按着,一边问着她感觉怎么样,而凤歌则时不时的对他指点着,轻笑的声音伴随着笑意的随着轻风在亭子中传开,两人说说笑笑的好不开心。

    次日清晨,蓝府外面准备了一辆马车,林嫣儿扶着蓝夫人走了出来,后面跟着蓝无极和凤歌。看着他娘亲走在前面,蓝无极牵着凤歌的手上前,对她说:“娘亲,你们打算中午回来还是下午回来?到时需要我接你们吗?”

    “不用了,你跟你爹还有别的事要做,我们自己回来就行了,再说了这条路走了都多少回了,没事。”

    “那好,娘亲,凤歌陪您一起去,若是她有不懂的,你也可以教教她。”说着,拍了拍身边凤歌的手,示意她上前。

    蓝夫人瞥了凤歌一眼,不说话的转身踩着小板凳上了马车,而林嫣儿则朝蓝无极绽开了一抺娇柔的笑意,轻声说:“无极表哥,我会照顾好姨娘的,你不用担心。”说着,顿了一下一脸娇羞的说:“姨娘说山上的平安符很灵的,到时我给表哥求一个回来。”说着不待他说什么便飞快的上了马车。

    站在旁边的凤歌媚眼一挑,睨了身边神色尴尬的蓝无极一眼,媚声说着:“山上的平安符很灵的,到时我给你求个回来。”说着也不待他说什么便上了马车。

    蓝无极无奈的暗叹一声,走上前吩咐架车的护卫说:“好好保护她们。”

    “是!”护卫沉声应了一声,便架着车往城外而去。

    马车里很宽,就算是坐着她们三人也还有很多的空位,林嫣儿与蓝夫人坐在一边,凤歌自己坐在一旁,不过凤歌的旁边放着的则是府时的丫环们准备用来拜神的水果和糕点,两人自顾自的说着话,全当凤歌是透明的,见状,凤歌便一手放在车窗上托着头半闭着眼睛休息着,要不是因为无极,她才不陪她们来,对于爱恨分明的她,人家看她不顺眼,她也未必看人家顺眼。

    蓝夫人看了那闭着眼睛休息的凤歌一眼,便拍了拍身边林嫣儿的手交待着:“嫣儿啊,呆会记得给你表哥求一个平安符,他总是在外面跑着,什么事情都会遇到,而且再过几个月就是神迹天空十大强者的排名较量了,有个平安符在身边心里总会安心一点。”

    “嗯,姨娘放心,我一定会记住的。”林嫣儿轻声说着,瞥了那一上马车便没说过一句话的凤歌一眼,便带着委屈的说:“姨娘,虽然我一心为表哥,可是,可是我怕到时表哥不肯接受我的一片心意。”

    “你不用担心,无极最听我的话了,再说,你可还是他的表妹,单单这一层的关系就不是外人可以相比的了,再说,要当我蓝家的媳妇,身位地位什么的都得配得上才行,可不是随便不知从哪里来的不三不四的女人就可以进我蓝家门的。”

    听到这话,原本打算眼不见为净的凤歌睁开了眼睛,她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别人不欺她她不会去欺负人,但是欺负到她头顶上来的,管他是谁,她都不会随便咽下这一口气的。

    当下,美目中泛过一丝寒光,声音微冷的说:“蓝夫人,我敬你是无极的娘亲才这样忍你,你不要以为我真的就怕了你了!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了?你身为一位长辈却对后辈说出这样侮辱人的话来,你不觉得你太过份了吗?”

    “你放肆!谁让你这样跟我姨娘说话的?你不过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说你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又怎么了?难道你不是吗?瞧瞧你的样子,浑身上下哪里有半点名门千金的样子?打扮得像个妖精一样,不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又是什么!”林嫣儿娇叱着,指着凤歌的鼻子便是一阵数落。

    凤歌哪里容得下她这样侮辱,美目中泛过一丝寒光,手一扬,响亮的一记巴掌声便在这马车中响起。

    “啪!”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林嫣儿打傻了,她没想到凤歌竟然敢当着她姨娘的面打她,想她从小到大可没被谁打过,现在竟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你掴了一巴,当下不禁怒火直窜心头,猛的站了起来扬起手就朝凤歌掴去,同时大骂着:“死狐狸精你竟然敢打我!我打死你!”谁知手还没碰到凤歌,便让凤歌给扣住了。

    “啊……好痛!姨娘……”

    林嫣儿痛呼着挣扎不开只好求救于一旁的姨娘,而在外面架车的护卫听到马车里传来的声音,不由微微拧了拧眉头,犹豫着要不要停下来。

    “反了!反了你!你给我放手!放手!”蓝夫人怒声喝着,想要上前拉开凤歌,却因马车在奔驰着才一站起来又跌坐了下去,气得她怒瞪着凤歌,一边大喝着:“我让你放手听见没有!”

    凤歌瞥了她们两人一眼,冷冷的说:“我不是什么人都能侮辱的人!你们最好认清楚这一点!”声音一落,她推开了林嫣儿,双手环在胸前冷冷的看着她们。

    她是招惹谁了?这两人还真的是没完没了,一出蓝府就找她的麻烦,真当她好欺负不成?早知道她就不答应来了!

    “你、你、你没教养的女人,你休想进我蓝家大门!”气死她了!真是气死她了,这个女人竟然敢当着她的面打嫣儿?她凭什么打人了?

    凤歌睨了她一眼,见她又在那里骂着她,本来答应无极要好好的试着跟她相处的话此时被她抛到脑后去了,气极反笑,她伸手勾起自己垂落在胸前的发丝,一脸媚态的说:“蓝夫人,你真以为我想进你们蓝家大门?不过就是个小小的蓝家罢了,就成了你们口中的大家世族,你知道什么是井底之蛙么?”敢惹怒她,那就别怪她发火后的后果!

    “什么?小小的蓝家?你竟然敢说我蓝家是小小的蓝家?”蓝夫人听到这话气得脸色涨红:“你随便上哪打听一下,我蓝家的威名在这大陆上哪个没有听说过?竟然说我蓝家只是小小的一个家族?”

    凤歌漫不经心的瞥了她一眼,不紧不慢的说着:“所谓的强大,应该是以实力来衡量的,不可否认无极的实力是强大的,但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神迹天空那么多的世家,难道都是一等一的?”声音一落,她把脸转向了另一边看向了外面的风景,她真的不想跟她们吵起来,但是她们真的是太过份了。

    就算她爱着蓝无极,但也没必要承受着他娘亲的讥讽与怒火,在这里半个多月了,也许她是时候该回去赤城去了,在这蓝家,无极和他爹爹待她都不错,但是无极的娘亲,真的让人无法与她相处。

    她趴在窗口处看着外面的风景,试着让自己胸口处的怒火平息下来,毕竟是无极的娘亲,她就算再怎么生气也顶多只会说几句过火一点的,不会真拿她怎么样的,但是跟她们一起坐在这马车里,真的很憋屈。

    “呜呜……姨娘,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她竟然当着你的面打我,这不是分明就没把你放在眼里吗?你知道我长这么大都没被人打过的,现在却被她给打了一巴掌,姨娘,你一定要给我讨回个公道,呜呜……”林嫣儿依旧不知收敛,还一个劲的哭的拉着身边的蓝夫人想要她帮她出头,却不想若不是她左一句不三不四的女人,右一句没有教养的女人,又岂会惹来凤歌的一巴掌?

    在外面驾车的护卫暗自摇了摇头,说什么呢?就算停下马车来估计也不知怎么劝她们,只好继续赶车,希望早点到山上去,这样一来她们也许就不会再吵个不停了。

    “呜……姨娘……姨娘,你一定要帮我讨回个公道,我这一巴掌不能白挨了,呜呜……”林嫣儿一个劲的嚎着,也不知是真哭还是假哭,一直拉着衣袖拭着眼睛。

    原本想要平息下来的凤歌听着她这样没完没了的嚎叫着,不由朝她冷冷的扫了一眼,冷声的喝着:“你嚎够了没有?给我闭嘴!吵死了!”这女人竟然是蓝无极的表妹,他怎么就有这么令人无语的表妹了?真是看了都讨厌死了!真是麻烦!

    被凤歌这么一喝,林嫣儿以为她又要打她了,吓得往蓝夫人身边缩去,一时间也忘记了哭泣,全然一副小媳妇的模样怯怯的看着她,活像她是会吃人的妖怪似的。

    “你给我闭嘴!你凭什么对嫣儿呼呼喝喝了?你算什么人啊你?我今天真是吃错药了才答应让你跟我来拜神!你这根本就是存心来气死我的!”蓝夫人怒声的指着凤歌喝着,此时的她被凤歌气得一脸涨红,试想以她蓝家主母的身份,哪个这样当着她的面大呼小叫的?而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女人竟然打了她的人不止,还当着她的面教训嫣儿,真是岂有此理!

    “停车!马上停车!把这个女人给我赶下车去!停车!”她大喊着,一刻也不想见到凤歌与她们坐在同一辆马车上。

    外面架车的护卫听到后面的话,心下无奈的叹了一声,却还是放慢了速度却没有马上停下马车,而是沉声说着:“夫人,这条路最近不大太平,人迹稀少不易停车。”

    “停车!我让你马上停车!把这个女人给我赶下去!”压根不管那护卫的话,蓝夫人怒气的大喝着。

    护卫微微一拧眉,沉声说:“夫人,少爷吩咐要好生照顾凤歌姑娘,不能把她赶下马车。”临出门时,少爷可是吩咐了好好的保护她们的,若是现在在这里停车把凤歌姑娘赶下马车,这哪里说得过去?再说了,他在这里听了半天了,可不觉得凤歌姑娘有什么不对的,只是夫人是蓝家的夫人,他一个护卫却不好怎么说。

    “连你也反了是不是?我的话竟然也敢不听了?你既然叫我一声夫人,就马上给我停车,把这个女人给我赶下去!”护卫的相护让她越发的恼火,胸口处似有一股火焰在燃烧着一般,直窜而起,身为蓝家夫人,她不容许一个外人来挑战她的权威!而偏偏这个女人一而再的顶撞她,让她十分的愤怒,现在竟然连护卫也不听她的话了,好,真的是太好了9没进门就已经这样了,若真的进了蓝家的大门,那还了得?

    见她怒火冲天,凤歌心下不禁轻叹一声,对那护卫说着:“停车吧!”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听到凤歌的话,护卫犹豫了一下,这才把马车停了下来,而在马车停下后,凤歌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便翻向跃下了马车,前面的护卫见她下来,便问:“凤歌姑娘,你真的要在这里下车?这里前不着村后不见店的,连个人影也没有只怕不是那么安全。”

    “没事,你送她们去吧!我自己回去也行。”凤歌说着,示意他驾着马车走。

    护卫见状,不知应该说什么,而这时马车里面的蓝夫人正大声的喝着:“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她不过就是个外人,你可是我们蓝家的护卫!”

    闻言,护卫目光微微一闪,夫人似乎真的是气疯了,以前的她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很为少爷着想,这回怎么碰上凤歌姑娘的事情就弄成这样了?眼角瞥见那坐在她旁边的林嫣儿时,目光闪了闪,心下暗想,也许是因为她在夫人的耳边挑拔离间吧!要不然夫人不会这么偏激的。

    “去吧!我有自保的能力,没事的。”凤歌说着,便不再看她们转身往来的路慢慢的走去,迎面的风吹来,让她原本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

    见状,护卫无奈,顿了一下这才驾着马车往前而去,心下则在暗想着,回去怎么跟少爷交待?

    “姨娘,你不要生气了,不要为那种女人生气。”林嫣儿在一旁帮她顺着气,一边说着凤歌的不是,听得外面驾车的护卫暗暗的摇头。

    “我怎么能不气?你说她,她竟然敢这样目前中无人,实在是太可恶了!不行!绝对不行!我怎么也不会同意让她进我们蓝家门的!”蓝夫人气冲冲的说着,一边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着胸口处的怒气。

    闻言,林嫣儿眼中闪过一丝窃喜,一个劲的在旁边加把火:“就是!像她那样的女人有什么好的?来历不明的,又长得一副狐媚相,我看表哥也只是一时被她迷住了而已,蓝家可是有名望的大家族,那样的女人怎么可以让她进蓝家大门!”

    蓝夫人叹了一声,拍了拍她的手说:“还是嫣儿好,孝顺我又对无极是真心的,等回去了我一定要再跟他们父子俩说说,让无极把你给娶过门了!”亲上加亲,那才是真的好,不仅是对无极还是对蓝家,把嫣儿娶过门绝对是正确的,嫣儿无论是容颜和人品都胜过那个凤歌千百倍,真不知他们父子两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劲的说那个凤歌的好话,依她看,只是一个没教养的女人罢了!

    听到她的话,嫣儿顿时笑开了,娇羞的拉着她的衣袖轻声说着:“姨娘,您是我的亲姨娘,我不孝顺你孝顺谁啊?”太好了,只要让姨娘喜欢她,无极表哥也一定会喜欢她的,她就不相信她一个名门小姐会输给那个叫凤歌的女人!

    “嘶!”

    突然间,马车猛的往前倾去,急急的停了下来,马儿前面两蹄扬起,仰着脖子向天嘶叫着,紧接着只见几道利箭从林中射出,击中了马车的双脚,原本还站着的马儿顿时趴向地面惨叫着,而马车也因此而往前倾斜着,马车里面的蓝夫人和林嫣儿也猛的往前倒去,撞到了马车的前面,痛得她们大呼出声,驾着马车的护卫在第一时间跳了下来,谁知脚还没站稳,暗处又射出了好几道利箭,他当即拔出腰间的佩剑抵挡着,一边大喊:“夫人,表小姐小心!趴着不要乱动!”

    “咻咻咻……”

    利箭从山道边飞射而出,夹带着凌厉的气势让人不敢掉以轻心,因她们只是上山拜神,而这一条路又是经常走的,所以只带了驾车的护卫一名,谁知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了埋伏,护卫一方面要挡掉从山道边朝他射来的暗箭,一方面又要护住马车,别让利箭伤到了马车里面的两人,也因这样一来,让他有点力不从心,动作只是慢了半拍,肩膀上便被射了一剑。

    “咻!嗖!”

    凌厉的利箭飞射而出,嗖的一声直射入护卫的肩膀,利箭没入肉中,那声音让人听了不由心底发寒,只听他闷哼了一声,一刻也不敢放松下来,摔倒的护住马车,唯恐利箭会伤到里面的两人。

    “啊……姨娘,姨娘,怎么了?是不是有山贼?我们怎么办?会不会被杀死的?”林嫣儿惊呼着,养在深闺里的千金,哪里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一时间吓得瑟瑟发抖,身体直往角落处躲着,听着外面护卫的话不子直起身子,生怕被那穿透马车而过的利箭给射伤了。

    “不用怕,没事的!”蓝夫人倒显得冷静很多,毕竟是蓝家的主母,这样的场面也见过不少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半山上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虽然强自镇定着,心却有信,毕竟她和嫣儿的身手只能算是绣花拳头,根本上不了大场面,而外面护卫的身法虽然是好,但是一人难敌双拳,更何况是那一道道而来的利箭,想到这,心下不禁担忧着。

    她们应该怎么办?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