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2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六章 笨女人
    体型强壮的独角幻兽来拉马车,格外的引人注目,当凤歌驾着幻兽回城后,马车走在大街上,行人一个个惊奇的看着,从来都没人用幻兽来拉车,幻兽对人们而言,是战斗的勇士,所以当这么一只体型强壮得吓人的独角兽拉着马车而来时,一个个都在议论着。

    “那是谁啊?竟然用幻兽来拉马车,真是新奇。”

    “那不是蓝家的马车吗?你们看,那马车上还有标记呢!”眼尖的人诧异的说着,想不通蓝家怎么就让幻兽来拉马车了?

    “不过那头幻兽是什么幻兽啊?看起来好强壮,我估计应该是很厉害的。”

    “就是,比一般的牛还要壮。”

    凤歌坐在马车上驾着幻兽,听着他们的话语不禁觉得好笑,见他们一个个一副新奇的样子看着她的幻兽,好像没见过独角幻兽似的。大街上的行人自动的为她让出了一条路来,而她与幻兽心意相通,根本不用驾,只需要以意念吩咐独角兽便会往前而去,也会自动的放慢速度不会误伤到行人。

    以前她是骑着幻兽到处走,而现在让幻兽来拉车,这种感觉似乎也很是不错。不过她估计一般的人还真不舍得让幻兽来拉车,毕竟幻兽与他们而言,是战斗的伙伴,若不是因为马走不了,她也不会让独角兽来拉车。

    来到蓝家大门口时,门前的护卫察觉到不对劲迅速的跑了上来,一见前面的凤歌便问:“凤歌姑娘,怎么了?”他们记得出门的时候可是有有护卫跟着去驾车的,怎么现在回来却成了她驾着幻兽了?而且,马车还变成了这样,那股血腥味一般的百姓不会察觉,他们却是一闻就知道的。

    “先把后面的人扶下来吧!”凤歌示意着,让他们去后面扶人。

    听到这话,两名护卫来到后面,正好看见夫人撩开车帘下来,而她的身上却有着好几道伤口,虽然经过简单的处理,却也让他们惊心不已。

    “夫人?”怎么她们会弄成这样了?眼角在瞥见那里面躺着的护卫时,心下更是一惊,那浑身的鲜血,该是受了多重的伤?

    “别愣着,把他扶下来快去请大夫给他看一下,他受的伤很重。”蓝夫人下了马车说着,看了前面的凤歌一眼,见她正在解开系在幻兽身上的绳子,压根没往后面看来,不由目光微微一闪。

    “是!”两名护卫应了一声,上前把人扶了下来,也顾不得还在马车里面的林嫣儿,便快步的把人带了进去。

    凤歌解开了独角兽身上的绳子后,把它收回了幻兽空间,这才跳下马车,一下马车见无极他娘站在那里看着她,便走了过去说:“先进去处理一下伤口吧!”说着,没有停留的便往里面走去。

    不是她太过冷漠,而是她给她的印象真的太差了,若不是因为她是无极的娘亲,她都不想跟她说话。

    “姨娘,你看她,竟然那样就进去了!”林嫣儿来到她的身边,不满的指着凤歌的背影说着。

    蓝夫人只是皱了皱眉,瞥了她一眼便往里面走去。见到她对她的态度变了,林嫣儿不由后悔不已,都是因为她在危险的时候把姨娘推出去了,要不然姨娘最疼她的,才不会对她这么冷淡,说来说去,都是那个狐狸精的不是,若不是因为她,也不会弄成这样!

    她咬了咬唇,看着往里面走去的身影一眼,便也跟了进去。

    当蓝无极听到他娘亲和凤歌她们受了伤回来了,当即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快步的往府里而去,一进里面往大厅处走去,来到大厅时,见凤歌坐在大厅里,又见他娘亲双手都包扎着,应该是有好几道伤口,连忙上前问着:“凤歌,你们出什么事了?怎么会弄成这样?你伤着没有?”他来到她的面前,上下打量着,见她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转而走向他娘亲,问着大夫:“大夫,我娘伤得重不重?”

    目光扫向一旁的林嫣儿,见她双手也包扎着好几处伤口,唯独凤歌没事,心下不解着,怎么会弄成这样了?她们遇什么事了会伤成这样?同行的护卫身手不错,再加上凤歌,不应该会弄成这样的啊!

    “夫人受的都是皮外伤,没事,上了药包扎好了过几天就会好的。”大夫说着,一边收拾着东西。

    见他一脸的担心,凤歌便开口说了一句:“我没受伤,路上遇山贼了。”还好她来得及救下他娘亲,要不然若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还不知得急成什么样。

    “山贼?”蓝无极诧异的看向她,竟然是山贼把她们伤成这样的?凤歌的身手很厉害,如果是山贼她应该是应付得来的,怎么会让他娘亲受伤了?难道这里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林嫣儿见他只看了她一眼后问也没问过一句,便开口说:“表哥,我们在路上遇到山贼了,那些山贼用箭射我们,我们都险胸不来了。”

    “护卫呢?他不是跟你们在一起的吗?”蓝无极问着,几人都在,却不同护卫,不由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难道是死了?

    “当时只有护卫在我们身边,他一直帮我们挡那些人,受了很重的伤,带回来的时候还一身都是血,也不知会不会死掉的。”林嫣儿说着,看向了凤歌,见她一副悠哉的神色坐在那里喝着茶,似乎对他们所说的并不打算插嘴。

    听着她这话,蓝夫人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这话若是不知道的人听了,以为凤歌是自己躲起来了,才没有受伤,或者是说她对她们见死不救,嫣儿的这话,怎么听着都觉得有些怪异。她朝凤歌看了一眼,见她喝着茶,一派的休闲,似乎并不理会嫣儿所说的话。

    蓝无极看了林嫣儿一眼,便大厅外面的丫环说:“你们两个进来,送表小姐回去休息。”说着,便不带看她。

    “表哥……”林嫣儿还想说什么,外面的两名丫环却已经来到她的身边:“表小姐”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做为下人的,她们的心里明白,始终都只有蓝家的主子才是他们的主子,就算这表小姐再怎么的得夫人欢心,却仍然只是一名客人而已。

    见他们没人回头看她,林嫣儿气呼呼的往外面走去,只觉自己被他们排斥在外面了,根本走不进去,反倒那个外人却一副女主人的样子,府里的下人对她恭敬有余,就连无极表哥也对她那么好,看得她眼红。

    蓝家家主听闻她们去拜神却受伤了,也跟着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回来看看,一进大厅便见林嫣儿被两个丫环送回去了,大步来到里面,见自家夫人手上包扎了好几下,看来了伤了好几处地方,便问:“夫人,你们怎么了?不是去拜神吗?怎么就弄成这样了?”说着又看向了凤歌,关心的问:“凤歌,你怎么样?你有没受伤?这无极也真是的,怎么就没叫多几个护卫跟着,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可如何是好?”说着,责备的看了一旁的蓝无极一眼。

    “我没事,只是夫人她们受了伤。”凤歌说着,看了那坐在对面的蓝夫人一眼便移开了。

    “我们在路上遇到山贼了,还好有凤歌,要不然估计这条命都得交待在那里了。”蓝夫人说着,目光带着和善的看着凤歌,却见她半敛着眼眸,似乎没打算与她说话。

    凤歌站了起来,对他们两人说:“蓝世伯,无极,我在这里也打扰了你们这么久了,我打算明天回去了。”也是时候走了,估计子情他们应该也回赤城了,在这里住得不开心,倒不如回去的好,至少有子情他们的陪伴,比在这里好多了。

    “在这里住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要走了呢?凤歌,是不是无极欺负你了?你告诉世伯,世伯让他给你赔罪。”蓝家家主扫了自家儿子一眼,这个媳妇儿他可是很满意的,怎么可以就让这样让她走了?再说了,他都让人挑衙日子了,得先把他们两人的亲事给订下来。

    一旁的无极看了他娘亲一眼,他知道他娘亲不喜欢凤歌,虽然凤歌什么也没说,但他隐约知道定然是与他娘亲脱不了关系,难道是他娘亲私底下又说凤歌什么了?

    蓝夫人听到凤歌说要走了,不禁紧张了起来,看着他们几人,想要开口却又不知怎么说好,从凤歌对她的态度来看,估计是真的生了她的气了,这她不怪她,毕竟她确实是做火过了,她在这里的半个月里总是时不时的送东西去了她的院落给她,但她却从没给好脸色她看,而且还总说她的不是,换成谁都应该生气的。而且,今天去山上拜神她还跟她吵了起来,还把她给赶下马车了,关系弄成这样,她真的不知怎么收趁了。

    听到蓝家家主的话,凤歌露出了一丝笑意说:“蓝世伯,无极对我很好,只是我在这里也有半个月了,差不多该走了。”谁待她好她又岂会不知,蓝家家主从第一次见她就对她很是和颜悦色她是知道的,而她对他也很是敬重,因为他确实是一个值得敬重的人。

    “那就在这里住着吧!你跟无极的婚事还得定下来,我让人挑选了日子,就在这两天了,而且我也请了族里的长老们来,打算让你见上一见,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走呢!”蓝家家主说着,一边示意无极上前说两句。

    “凤歌,就再多住几天吧!到时我陪你一起去。”蓝无极走上前来,握住了她的手说着。

    凤歌看着他,没有说话,心下却是在思忖着,到底要不要留下来与他订亲?

    “这都怪我。”一旁的蓝夫人开口说着,一脸的悔意,见他们父子俩都回过头来,不禁看了凤歌一眼,走上前说:“都是我不对,凤歌,你就别跟我计较,我承认,我前段时间是对你有猩见,但我现在是真心的想要接纳你,希望你留下来吧!”

    听着这话,蓝家家主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问:“你又做什么了?”

    “今天去拜神的路上,我骂了凤歌几句,又把她从半路赶下马车了。”蓝夫人在他们父子俩的目光下都不好意思抬起头来了,现在想想,对于凤歌,她是真的做错了。

    闻言,蓝无极的脸色不禁一沉,他一直认为他娘亲对凤歌也只是有点偏见罢了,不会真的对她怎么样的,但是没想到她是这样对待凤歌的,而凤歌却是什么也不说,这让他觉得很是自责,都是因为他才让她受了这委屈,以她的心高气傲,怎么可能受得了别人这样待她?而她却为了他默默的忍了,想到这,心下不禁又是感动又是内疚。

    “娘,从第一天带凤歌回来,我就知道你对她有点偏见,但我心为只要你看到她的好,你就不会再那样对她了,凤歌在这里半个月了,你从没给过好脸色她看,今天我让她陪你去拜神,你却在半路上把她给赶下马车,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娘,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凤歌,我们走。”他说着,牵着凤歌便大步的往外走去。

    难怪一群山贼他们会被伤成那样,原本是在半路上就把凤歌给赶下马车了,或是当时凤歌在她们身边的话,一群山贼又怎么可能会是凤歌的对手?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却被自己的娘亲这样对待着,他不禁心疼不已。

    “无极,无极,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凤歌看着他气冲冲的牵着她就往外跑走,不禁喊出声来,他很少动怒的,一向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像现在这样阴沉着脸的时候还真不常见,只是,他那么生气干什么?欺负她的那个可是他老娘,她都已经学会淡定了他反倒气成这样了。

    蓝无极牵着她来到亭子处才停下了脚步,一停下来回头就是一声骂:“你这个笨女人!受了委屈怎么不跟我说?”让他怎么说她好?真是一个笨女人,心高气傲的她,却为了他忍受着这些。

    “说什么啊?说你娘亲总是欺负我?说你娘亲说我不配进你蓝家大门?还是说你娘亲总说我是不三不四的女人?我受了委屈都没跟你说呢你倒好意思说我。”凤歌睨了他一眼,甩开被他牵着的手。

    蓝无极伸手搂住了她,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低声的在她的耳边说:“真对不起,若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受这些委屈。”

    “哼!你知道就好。”凤歌哼了一声的说着,心底下的郁闷却已经消散开。因为她知道他是真心的待她好的。

    “留下来吧!我们订了亲后就去赤城,要是我娘亲还反对,你不用进我蓝家大门了,我进你凤家大门,怎么样?”蓝无极笑说着。

    闻言,凤歌不禁失笑的推开了他,美目含羞的嗔了他一眼说:“我可不敢要你进我凤家大门,让你做上门女婿?你娘不杀了我才怪!”

    “这么说,你答应留下来了?”

    “留吧!再怎么说,你娘都为她的行为道歉了,我也不能太小家子气,就算不看你娘的份上,我也应该看在你的份上,你说是不是?”她一手轻挑起他的下巴,媚眼如丝的模样看着他。

    “呵呵……”蓝无极轻笑出声,反手一扣,吻上了她性感的红唇。

    而在大厅里,蓝家家主也沉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的夫人,沉声说:“你说你,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哪是一个长辈应有的?先不说凤歌怎么样,就单单她是咱们儿子难得带回来的女子这一点,咱们就不能待慢了人家,我就不明白凤歌哪里面招你不顺眼了?那么好的一个姑娘,你怎么就一直给人家脸色看了?人家一片好心陪你上山去拜神,你倒好,路上骂了她不说,还把她一个女孩子给赶下了马车,还好是她自己本事不错,若是换成一般的女子,出了什么事我看你怎么交待!”

    蓝夫人自知理亏,只是任由他训着,想着她把凤歌赶下马车,到头来却是她回头救了她们,越想越是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若是因为这样把她给气走了,只怕无极不会原凉她,顿了一下,她便说:“我去请她留下来吧!再怎么说,都是我的不对,我也知道是我自己过份了。”

    蓝家家主只是瞥了她一眼,便也不再说话,见她手上还包扎着伤口,顿了一下,便说:“凤歌那里交给无极吧!你先回去休息,好好把伤养好了,以后对人家好点,别再一副人家欠了你银子似的样子就行了,我们身为长辈的,孩子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太过于插手他们的事情,弄不好反而会弄巧成拙。”

    “嗯,我知道了。”蓝夫人点了点头,看了手臂上的伤一眼,这才往外走去。因与那些山贼交手时抵挡时总是抬手去挡,所以身上倒没受伤,全都伤在手臂上了,好在都只是一些轻伤,几天就能恢复如初了。

    “该死的狐狸精!都是她!要不是她姨娘和表哥也不会对她这样狸精!”

    林嫣儿的院子里,她手中拿着一根竹子在抽打着院子里种的鲜花,竹子抽落,花瓣脱落洒满一地,她一边咒骂着,一边跺着脚,一脸的愤怒之色。

    她本就如天之娇女,被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哪里受过这样的气?现在虽然在这蓝家住下,却一个个待她都生疏得很,就连这府里的人下人,对那个狐狸精都比对她好,这一点让她很是咽不下这一口气!

    凭什么她一个来历不明狐狸精就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了?把蓝家里面一个个都给迷住了,可恶!正生气着,却在听到院子后面小声的议论声而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往外面走去,想要听清楚她们在说什么。

    “听说明天家族的长老们都要来蓝家见见凤歌姑娘。”

    “凤歌姑娘是少爷亲自带回来的,连家主都说了要给他们挑个好日子订下来,见家族里的长老那也是迟早的事,再说,凤歌姑娘来蓝家都半个月有多了,早该见见家族里的长老了。”

    “不过我听说家族里的长老都很严厉的,连家主都要敬他们三分,到时会不会刁难凤歌姑娘啊?少爷是蓝家唯一的一个继承人,而且蓝家在这大陆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凤歌姑娘的家世不知道怎么样,家族的长老也不知会不会又拿家世这一个来说事呢!”

    “有少爷在,凤歌姑娘不会吃亏的,再说了,凤歌姑娘这么好的姑娘,那些家族长老怎么可能会反对。”

    “那表小姐怎么办?表小姐不是喜欢咱们少爷的吗?要是少爷娶了凤歌姑娘,表小姐岂不是一场空?”

    “少爷娶妻当然是得他自己喜欢的啦!表小姐虽然也长得娇美,但却不敌凤歌姑娘的美艳,而且凤歌姑娘对待我们下人又很好,没有架子,府里的人都喜欢她,咱们少爷要是能娶到她,一定比娶表小姐好。”

    “这倒也是,凤歌姑娘待我们都挺好的。”其中一名丫环点点头应着。

    “而且到时凤歌姑娘跟咱们少爷订亲了,表小姐一定会送走的,你没见少爷一点都不喜欢表小姐,就算是夫人喜欢,从早到晚少爷不喜欢也是不行的。”另一名丫环边走边说着,本以为小声的议论无人知晓,却不知全落入了林嫣儿的耳中。

    那躺在里面听着的林嫣儿气得紧拧着眉头,她堂堂一位大家千金竟然被她们说比不上那个狐狸精?这怎么可能?那个狐狸精除了长着一张勾人的脸蛋之外还有什么?论家世她林家与蓝家才是门当户对,凭什么她就输给了一个狐狸精了?

    家族长老?明天家族的长老要来是吧?好,到时她倒要看看那狐狸精用什么办法收服家族长老!蓝家为大家世族,无极表哥又那么出色,就算是他喜欢那个狐狸精,但家族的长老不喜欢,他们这亲事也没那么容易就成事!而她,绝对不会允许那只狐狸精把她的无极表哥抢走的!

    一定不会!她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双手紧紧的拧成拳头,心下思忖着明日将要如何……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