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2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章 老人精
    另一边,神迹天空

    当子情和冷绝辰他们回到这府里时,见冷清清的一片,不禁有些奇怪,进了门便拉了一名护卫问着:“城主他们回来没有?”按理说,她爹娘回来了府里应该更加热闹才是,怎么反而越发的清冷了?

    “城主的夫人三天前就回来了。”护卫恭敬的说着。

    “嗯。”她应了一声,朝里面看去,身后的凤歌走上前来说:“奇怪,怎么好像冷清清的感觉?”说着,便大声的喊着:“宁儿丫头?雪衣?我们回来了!”她的声音夹带着玄气在府中传开,听到了声音,雪衣她们都快步的往前面而来。

    “小姐,凤歌,你们可算回来了。”雪衣几人迎了上来,看到他们很是欣喜。

    “主子!”血狼成员也走了出来,还有追风和夜寒。

    子情和冷绝辰相视了一眼,问:“他们呢?”怎么都在,却少了她爹娘和霍逸他们?

    “小姐,先进里面再说吧!小姐的师傅来了,我这就去请他到大堂来。”雪衣说着,便往后院而去。

    闻言,子情几人目光一闪,却也什么也没问的往里面走去。连她师傅也来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她的心下隐隐有些不安,想起几日前在湖边遇到的那黑色的身影,眉头不由微微的一皱。但愿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来到大堂坐下,青衣为几人送上了茶水,而后站在一旁。子情和冷绝辰坐下后喝了一口茶水,蓝无极则静看着他们,虽然什么也没说,却也知道估计是出了什么事了。

    “到底怎么了啊?子情的师傅不是在古武大陆吗?怎么会到这里来了?”凤歌开口问着,美目中盈着不解的神色。

    红衣看了他们一眼,说:“这事太复杂了,我们也说不清楚,等他们来了就知道了。”这事情她都不知怎么说,连那个雷战祈怎么会变在那样的她都还没弄清楚。

    “墨墨,你们回来啦!”龙铭哲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听到这声音,几人朝外面看去,见除了他之外,旁边还有一人。

    见竟然真的是好了师傅,子情连忙站了起来,上前唤了一声:“师傅,您怎么来了?”真没想到会在这边看到她师傅,以他师傅的个性,如果不是事态严重,他不会来找她的。

    “子情。”凌成看到她,威严脸上不由浮上了一抺笑容,看了冷绝辰一眼,朝他点了点头,说:“坐下说吧!这事说来话长。”说着,往前走去,在座位上坐下。

    “凌峰主。”冷绝辰朝他点了点头。

    凌成看了他们一眼,顿了一下,便说:“我也是从子青的口中知道了你们的下落,会来找你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若是他们能解决,他也不会特意来找他们。

    “师傅,我们不是外人,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说的,师傅今天来到这里,是不是古武大陆那边出了什么事了?”先是在那湖边看到很像雷战祈的身影,现在又看到师傅出现在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了?

    闻言,凌成看了他们几人一眼,便把古武大陆发生的事情以及他来找他们的因为都告诉了他们。听完了他的话,几人都陷入了沉默,半响,子情说:“我和凤歌在不久前曾经见过雷战祈,只是当时我不敢肯定是他,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他。”

    “你说的是那日在湖边遇到的那个黑袍白发的男人?他那面容都扭曲的人?”凤歌诧异的看着她。

    凌成点了点头,沉声说着:“嗯,不错,雷战祈现在成了一头的白发,而且容颜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所曲,他那双眼睛时而泛着腥红的嗜血光芒,当他的眼睛变成红色时,几乎是没了他自己的意识的,我们试了很多的办法都无法将他的意识唤醒,以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白煜在青山是很出色的一名弟子,虽然不是他门下的,但是他也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的,现在弄成这样,确实是可怜,他原想着若是可以帮的话帮着他变回以前的白煜,但是他们连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找不到原因,更别说想要帮他了。

    “天啊!他怎么会弄成那个样子?”凤歌惊愕的说着,那日那个丑陋的男子竟然是白煜?难怪当时看到她们时眼中会流露出惊慌,想法是在他恢复意识的瞬间认出了子情,不希望子情看到他现在那个样子吧!白煜与子情的事情,她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的,现在白煜弄成这样,真的让人觉得很是难受。

    凤歌看着他们问着:“没有办法恢复吗?有没机会让他变回以前的白煜?那样的一个天之骄子弄成这样,想少他自己也是痛不欲生吧!”

    “如果能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才变成这样的,也许会有办法也不一定,但是我们根本没人知道他怎么会变成那样,无从下手。”凌成沉声说着,威严的脸上一片的凝重之色。

    坐在一旁的冷绝辰沉思着,问:“凌峰主,你刚才说他可以吸取别人的体内的玄气为己有?”

    凌成点点头说着:“不错,他的实力也正是因为这样而迅速大增,连四位山主联手都打不过他一人。”

    一旁的子情见他半敛着眼眸沉思着,便问:“辰,你可是知道什么?”难道他知道白煜是因为什么而变成这样的?

    坐在上面的龙铭哲也朝他看去,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会知道?

    “我曾经在一本古书在看见过,说有一种功法是可以吸取人的玄气转化为己有的,但是这吸取别人的玄气中,也不是全都能转为己有,能够转化为己有的玄气也是很少的,如果真的像凌峰主所说的,他的实力是靠这个而大增,那他得杀了很多的人,才能吸取那么多的玄气气息。”

    听到这话,子情问:“那你可记得,那是什么功法?可有记载破解之法?”

    “那本古书因为放置的年月过长,字迹模糊看不清,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功法,不过据上面记载,那本功法好像是遗失很久的了,大陆上都没见过出现,那雷战祈为什么会得到那要的功法还真的是让人想不通。”他沉声说着,目光中尽是不解之色,那样的功法,他从哪里找来的?难道在修炼的时候他不知道那对身体是有害的吗?雷战祈,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为他的实力在古武大陆已经算是顶尖的人物了,又何必再去修炼那样的功法?

    闻言,几人都沉默了下来。半响,凌成开口说:“如果真的如子情所说,在这神迹天空里见到过白煜,那么古武大陆的人应该是平安的,只是,他出现在这边,我担心这边的百姓也会有不测。”

    “让人先找出他所在的地方吧!至于古武大陆,有他们回去应该是没什么事的,而且,他也在这边。”子情说着,心下思忖着应该怎么做?雷战祈,难道要她亲手杀了他吗?

    冷绝辰看了她一眼,握住了她的手,子情抬眸朝他看去,两人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着他,子情心头暖暖的,不管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会陪在她的身边,这便是她的支柱,也是她的依靠,她知道,就算她处理不好,他也会做到……

    “主子,外而来了个老头说要见你。”夜寒走了进来,冷声说着,那张长年面无更让脸,依旧是看不出有什么起伏。

    听到这话,几人相视了一眼,子情目光微闪,脑海里划过那前些天遇到的老者的身影,便说:“请他进来吧!”莫非是那个老者?当时他跟在雷战祈,难道他知道雷战祈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夜寒沉声应着,转身往外走去,把被挡在外面的人请了进来。

    “子情,不会是那日在湖边遇到的那个老者吧?”凤歌开口问着,她记得当时那老者说会来找她的,不会这么快就找来了吧?

    子情点点头,说:“应该是他。”声音一落,她半敛下眼眸沉思着。

    “丫头,想要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竟然把老头我给挡在外面去了,还能通报,啧啧,麻烦!”老者人还没见到,声音已经传了进来,那浑厚的声音夹带着雄厚的玄气,让人心头一震,只听这浑厚的声音就知他的修为并不简单。

    也就在这声音一落下之时,只见一抺白色的身影闪身来到大堂,那快如鬼魅的身法几乎无法看清他的步伐,像是飞掠而来的一般,随着他的身影而来的大堂的还有被他所带来的一股强劲的风力,呼的一声在大堂中拂过,让坐在大堂里的众人墨发都飞了起来。

    感觉到那股非同寻常的玄气能量,众人心下微诧,目光皆朝他看了过去,只见老者一身宽大的白色衣袍,一头白发披散着,脸上笑容满面,身上弥漫着一股强大的气息,目光虽然因为笑着而眯成了一条线,却难掩里头睿智的精光,他的目光在大堂里的众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子情的身上时眼睛一亮,大步的朝她走了过去,一边笑说着:“丫头,可找到你了,呵呵呵……”

    “老前辈,你找我有何事?”子情站了起来了,轻声问着。从第一次见他就知他不简单,这样的一名老者却蹲在那个兵器铺里卖兵器,怎么看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老者也不客气,自己走到了位置上坐下,一边说:“丫头,上回还在那城里见到你,没想你一眨眼就跑这边来了,老头我去那边找不到你,所以就找到你老巢来了,没想到你还真的已经回来了。”他说着,一手摸了摸喉咙,冲着站在一旁的雪衣几人说:“小姑娘,给老头来杯茶吧!赶路赶得我连喝口水的时间也没有。”

    雪衣轻笑着转身往外面走去,不一会,端来了一杯茶水:“老前辈请喝茶。”她轻声说着,把茶放下后便退到一旁。

    “呵呵,小姑娘不仅人长得漂亮,这性子也好,难得,难得啊!”老者笑眯了一双眼睛,看着面前的雪衣。

    “老前辈过奖了。”雪衣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心下有些好奇这个老者是什么人?那一身浑厚的实力,一点也不比她家小姐弱,而且性格这么随性,她们在这神迹天空也有段时间了,却没听说过这样的一个人。

    待他喝了口茶水后,子情这才开口问:“老前辈此次前来,是否与那日那名男子有关?”

    冷绝辰和凌成几人都看着那名老者,暗暗的打量着他,却看不透他的深浅,对他的身份更是越加的好奇。

    “呵呵,丫头很聪明,不错,老头就是为他而来的。”老者放下手中的杯子,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几分,神色看起来有几分的正色,看了大堂的几人一眼便说:“正确来说,老头是为了他身上的魔魂而来的。”

    闻言,众人相视了一眼,冷绝辰沉声问:“怎么说?魔魂?那是什么?”隐隐的,总觉得这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那个男子现在被魔魂控制了心智,到处杀人吸血,当我察觉到魔魂重现时便寻找着其下落,直到前不久才找到原来魔魂依符在那名男子的身上,唉!被魔魂依符,可怜了那名男子啊!”老者叹了一声,一脸的惋惜。

    凌成看着他,顿了一下,问:“敢问前辈又是什么人?怎么知道那魔魂的事情?又会何会与这事扯上关系?”若是一般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个?魔魂?那到底是什么?竟然能把白煜变成那样?

    听到这话,子情几人也朝老者看去,确实,他们都还不知道老者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知道魔魂的事?又为什么会跟这事扯上关系?

    老者看了他们一眼,说:“老头我是古老一族圣殿的守护者,在五百年前天之痕上出现了魔魂作恶,也许你们不了解这魔魂到底是什么,以为他是一种功法的修炼,其实不然,魔魂是一个魂体,天地至阴至邪的魂体,他被我圣殿封印在辟邪珠里却不知遗落何方,因唯恐魔魂被人解开而在外作恶,老头我奉圣殿殿主之命,四处寻找,奈何怎么也找不到魔魂的下落,因魔魂最终都会回到天之痕来,而要回天之痕,势必得从这神迹天空经过,于是老头便选择在这神迹天空等他,只是当他出现时,魔魂的实力却已经不是老头可以收服的了。”

    听着他的话,众人都沉默了,脸上尽是凝重之色,因为他所说的是他们从没听说过的,什么天之痕?什么古武一族的圣殿?这都是什么?还有那魔魂,他们本以为那应该是一种功法的名称,谁知他竟然说是一个魂体,魂体,那就是有自己意识的才有称之为魂体,如果按他这么说,那岂不是那个魔魂把雷战祈的身体当成了他的?说白了那个魔魂就是想霸占雷战祈的身体为己有?

    “前辈,你说的天之痕是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们都没听说过?还有你所说的封印,这世上竟然有东西可以封雨体的吗?”子情不解的问着,她知道实力可以以奇特的手法把它封印在自己的体内,但是封雨体这一类的说法却是闻所未闻,天之痕,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

    “呵呵,天之痕,在这神迹天空中,除了老头我之外没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天之痕是不被列入神迹地图的,就算你们在这神迹天空的地图上寻找,也找不到天之痕这个地方,封印是一种术法,如同结界一般的存在着,不过现在对你们说,你们也是无法理解的,因为你们没有真真实实的看到过。”

    听着他的话,众人心下暗暗称奇着,雪衣和青衣几人眼中更是浮上了浓浓的兴趣与好奇,蓝无极和凤歌的眼中也是泛着亮光,显然对这天之痕很是好奇,只有凌成和冷绝辰以及子情三人眼中浮现的是凝重的神色。

    听着老者的话,再想到那雷战祈,他们总觉得这事不会那么简单,可是又说不上来。

    冷绝辰抬起沉思的眼眸看向了老者问:“那你来找我们是为了什么?论实力,你应该比我们强,论认知,你对魔魂的认知也比我们多,又为何要找上我们?”这老头,安的是什么心?

    闻言,老者朝冷绝辰看了过去,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的说:“当然是找你们来收服魔魂了。”他办不到,不代表他们办不到,尤其是,这个叫子情的丫头。

    “我们?”众人诧异,虽然他们是想救回雷战祈,但是,听到他的话后,他们都觉得这事不是那么容易办成的,更何况连他自己都办不了的事情,却说要让他们去办?

    “对,就是你们,老头办不了,不代表你们办不成,就算别人都办不成,老头也知道你这丫头准能办成。”他笑说着,把目光落在子情的身上。

    众人都朝子情看去,眼中尽是不解,子情心下也很是纳闷,问:“为何我能办成?我对你所说的一切一无所知,而且,我的实力根本比不上前辈,又为何能办成这事?”他还真看得起她,只是,这事不像别的事情,天之痕,魔魂,那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也透着危险的气息……

    “因为你的身上有着与圣殿圣女相同的纯净之气,这正是魔魂最怕的东西之一!”老者正色的说着,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眼眸紧紧的落在她的身上。

    “纯净之气?”子情愕然?那是什么东西?她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纯净之气,更别说她拥有了。

    相较于他们的愕然,老头显得很是淡定,对子情点点头说:“不错,虽然你的纯净之气很弱,但是也算得上是拥有纯净之气的人,拥有纯净之气的人来封印魔魂才能事半功倍,这也是老头为什么会找到你的原因。”

    “什么是纯净之气?而且我根本感觉不到我有什么纯净之气。”子情整了整心绪,她今天真的被老者的话吓到了,这一件件的事情,都是她从没想过的,可是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是那样的让人找不到反驳的话语。

    老者看了她一眼说:“你自己是看不到的,因为很弱,也感觉不到,那就一股天地至纯的纯净气息,有净化鬼魂的功效,你的纯净之气散布全身,却无法集中,当你感觉得到时你就会知道了那是一股怎么样的气息了。”

    听着这怪异非常的话语,凤歌睨了他一眼,开口说:“老头,你不会是信口开河的吧?你说的那些我们都看不到,空口说白话,让我们如何去相信你?你也知道那个雷战祈现在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又厉害得不得了,要是让子情去对付他,子情要是受了伤怎么办?你该不会是想利用我们来帮你收服那个依附在雷战祈身上的魔魂的吧?”

    “雷战祈?原来那个被魔魂依附的倒霉蛋叫雷战祈?”老者挑了挑眉看向凤歌说:“你这丫头,真是没礼貌,怎么可以对我这老人家如此无礼?你可知就算你爷爷都得称我一声老前辈,你却喊我老头?”

    “不是你自己一直在那里说着你叫老头的吗?我就顺口叫了难道不成啊?再说,你就这岁数,还说什么我爷爷也得喊你一声老前辈?估计是倒过来吧!”这老头,他当他自己还真的很老啊?

    “呵呵,丫头,你以为老头我今年多大了?”老者抚着白花花的胡子笑眯眯的看着她。

    凤歌打量了他一下,说:“胡子也到这胸口了,估计没八十也有七十了吧!”这老头这么健壮,面色又红润,一看就是身体极好的,估计还没过一百岁。

    “哈哈哈哈……”听到这话,老头乐得大笑出声,浑厚的笑声夹带着强大的玄气能量在这大堂里头响起,一声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行了,你别笑了,耳朵受不了。”凤歌睨了他一眼,随手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老关瞥了凤歌一眼,得意的说:“丫头,老头我今年刚满五百五十岁。”

    “噗!”

    ------题外话------

    亲爱滴,接下来你们要顶得住,嘿嘿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