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2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我们成亲吧
    凤歌一口水还没咽下,就在听到他的话后当即喷了出来,猛的抬起头一脸错愕的看着他:“五百五十岁?怎么可能!”要说一百来岁她还能相信,可他竟然说五百五十岁?五百五十岁啊?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有那么长的寿命,简直就是荒唐!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冷绝辰和子情还有凌成三人子是错愕不已,活到百来岁的人虽然少,但也是有的,可他竟然说他五百五十岁了,这未免也太过让人难以置信了。

    雪衣和青衣几人微愣的看着,这话要她们相信也着这是很难,因为她们还没听说过有人能活到这个岁数的,如果真的活到这个岁数,那不成人妖了吗?太可怕了!

    看着他们一个个不相信的神情,老者挑了挑眉,笑呵呵的说:“怎么?不相信?老头没有骗你们的必要。”这年头说实话竟然没人相信,唉!

    众人沉默着,他的话,实在是太过玄乎了。凌成顿了一下,开口说:“这年岁过百的我们听说过,但是从来不知人的寿命能达到五百多,要让我们相信你所说的,实在是有点难,而且,你所说的这一切,却又都是看不见的,凭你自己一个人说出来,让我们怎么相信?”

    “呵呵呵,我告诉你们,在天之痕那里五百多岁的大有人在,甚至年岁过千的也有,知道为什么那里的人会那么长寿吗?因为那里是古武世界和神迹天空两个世界的天缝,以灵气凝聚而成的一个世界,被我们称之为天之痕,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会相信,这一切都得让你们自己去看才会能知道,但是在天之痕那里,比老头我强一百倍的人大有人在,因天灵地气的原因,那魔魂势必会再回那里炼就成本,所以老头没办法才来找你们的。”

    看了他们一眼,老头又说:“你们不是不相信鬼魂的存在吗?信不信就在这大堂里也有魂体的存在?他们就在你们的身边,你们看不见他们,他们却能看得见你们。”

    听着这话,紫衣几人不由毛骨悚寒,朝周围看了看,却是什么也没见到,但是听着老者的那话,再看他那眼神,似乎就在她们的身边真的有鬼魂的存在一般,听起来怪吓人的。

    凤歌被他说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下了有几分的恐惧,如果是人她倒是不怕,但是鬼魂?真的有这东西吗?还就在他们的身边?不由朝左右看了看。

    坐在她旁边的蓝无极见她似乎有些害怕,不由露出了一丝的笑意,伸手握住了她的手,示意着有他在没事的。凤歌看着那被握住的手,心慢慢的放了下来,美目朝他看去,露出了一丝笑容。

    冷绝辰和子情相视了一眼,两人对这神鬼之说一向是不相信的,可听着他这话,却让人不知应不应该去相信,看向了凌成,却见他微拧着眉头的沉思着。

    “怎么?不信?”老者闪烁着睿智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把他们的神色一一收入眼底,最后笑了笑,对他们说:“既然不信,那我就给你们开天眼,让你们看看。”说着神色一整,突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身形一动,流出鲜血的手指随着他口中不知喃喃的念着什么而在他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点上了他们眉心,当大堂的几众人眉心都被点上了一滴鲜血时,老者手一转动,收回了咒语负手站立在大堂中,对他们说:“你们看看现在大堂里面有什么。”

    听到他的话,众人皆朝大堂扫了一眼,这一看,不由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本大堂上他们只看到了他们坐着的几人,但是经过他在他们眉心点上了鲜血,竟然看到了一个个透明的魂体在大堂中飘动着,那嘘体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有的飘动着,其中竟然还有孝,看得他们心惊不已!

    “怎么可能?太来可思议了!”他们真的见鬼了?这世上竟然真的存在着鬼魂之说?

    老者看了他们一眼,说:“世人不是常说,天地人三界吗?那天之痕里面的人,就如神一般的存在着,他们的寿命因为天之痕里灵气的缘故,可以得到延伸,更因为自身的修为的缘故可以延长,人界自有人界的定律,而魂体也有魂体的约束,像现在你们所看到的魂体,他们不会伤害你们,因为他们断气的时候是在这个地方断气的,所以魂体无法离开这里,每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魂体形成的世界何其强大,只是人们的肉眼所看不到而已。”

    “天呐!我们竟然住在鬼屋里……”凤歌忍不住的低呼一声,当看到她的一句话刚落一上时,那些原本各忙各的鬼魂竟然齐齐朝她看来时,顿时毛骨悚然:“他、他、他们听、听得见?”不是吧?这还让不让人活啊?

    紫衣和红衣几人也不由挤在一起,竟然真的有鬼……这真的太让她们难以接受了,看不到还好,现在却看到了,而且还是那么多,想到她们一直跟鬼住在一起,不禁脚底发寒着……

    冷绝辰和子情目光微闪,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心底除了震惊之外还是震惊,竟然是真的存在着的,太不可思议了!

    凌成严肃的脸上也出现了怔愕,显然也没想到竟然会见到这些东西,一时间,愣了好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看着他们一个个惊愕的面容,老者摇头笑了笑,伸手一拂,他们眉心的那一点血迹顿时消失不见,而原本出现在他们眼前的那嘘体也随着消失,见他们好半响都没能回过神来,他笑了笑说:“你们也不用紧张,这些鬼魂是我招来的,平时都呆地底下不会出来的,要不是你们不相信老头所说的,老头了犯不着把他们招出来,现在天眼一关,你们就看不见他们了,各过各的,没事,直接当他们是透明的就好了。”

    听老头说得云淡风轻,凤歌和紫衣几人却是被吓得不轻,那可是鬼!竟然真的真真实实的存着的,而且竟然还让她们看到了,这老头竟然说让她们直接把那些鬼魂当成透明的就成了,那鬼魂本来就是透明的,她们能不把他们都当成透明的吗?好在他说平时那些东西都是在地底下的,这样还好点,要是想着她们竟然与那些东西同处一室,想想一身的寒毛就直竖起来。

    原本不相信,但现在这些来可能有的东西竟然真真切切的在他们的面前出现过,此时,子情他们一众的人皆不知说什么好,他竟然有这等本来为他们开天眼让他们看到那些东西,想必先前所说的五百多岁并不是随口说说的,只是,他们真的很难想象,一个人竟然能活到五百多岁这个岁数,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他们各有所思的神色,老者笑呵呵的说:“现在相信老头所说的了吧?老头没骗你们,也犯不着骗你们。”天地至纯的纯净之气极难找到,他在第一次见到她时心下激动了好久,竟然找到了拥有纯净之气的人了,所以从那时开始,他就知道这个丫头是被命运选中的,如果不封印魔魂,不止天之痕将被推灭,就连神迹天空和古武大陆也将被黑暗吞噬。

    子情看向他,顿了一下说:“就算你所说的是真的,那天之痕被你说得如此的神乎其神,想必那里也定有能封印魔魂的人存在着,还有你们的那个什么圣殿,根本轮不到我们来出头。”这事太复杂了,似乎所牵联到的不是这么一两件的事情,这已经不单单是雷战祈成魔的事情了,在老者给他们看的这一切后,她担心她根本就没那个实力去做好这件事,这是第一次,她没有信心。

    老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神色严肃的说:“丫头,这事非你莫属啊!你可知若是不将魔魂封印,受害的不单单会是天之痕的人,就连这神迹天空和古武大陆都会被魔魂所主宰,你可知到那里三界将颠倒,如果被魔魂主宰,魂体会全被释放出来为非作歹,到那时,人类就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到那时,你们谁也无法独善其身。”

    听着这话,众人都沉默着,老者说的这个,事态太过严重了,一个个的冲击接二连三的来,让他们都有些无法缓过神来,子情半敛下眼眸沉思着,心里此时也是乱成一片。

    一旁的冷绝辰看了她一眼,便对老者说:“前辈,你先在这里住下吧!这事我们得商量一下,而且这事事关重大,这样一下子要做出决定也是办不到的,我们得好好想想。”

    “嗯,这个老头我也知道,现在我跟丢了魔魂,也找不到他的行踪,但我知道魔魂已经完全侵占了那个人的意识。”老者沉声说着,想起那一回在河边看到那些青草枯萎的样子,眼中尽是凝重的神色。

    “青衣,你带前辈先去休息一下吧!”子情对着那站一旁的青衣说着。

    青衣点了点头,走上前对着那老者做了个请的手势:“老前辈,请随我来。”

    “那老头我就先去休息一下,你们也好好的商量一下吧!”老者看了他们一眼说着,便随着青衣往外走去。

    待老头走后,子情开口问:“师傅,这事您怎么看?”

    凌成眉头微锁的看着她,顿了一下说:“这事很严重,如果真的如他所说的一样,那我们也是不能袖手旁观的,而且他说你身上有纯净之气,估计这样事你是推脱不了,只是,白煜被魔魂附体已经失去意识,而且他现在变得很强,原本我以为合你和绝辰的两人之力应该可以制服他,但是没想到会牵扯出这些事情,我担心就算是你们联手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是啊!你们看那老头的实力深不可测都说不是魔魂的对手,就凭我们又怎么可能收服得了他?我记得上回我们看见雷战祈时他正在吸人血,子情,这事真的得认真考虑一下。”凤歌也开口说着,虽然她知道若是叫他们不要插手这件事是很自私,但是她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些不安,像是只要一扯上这事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她不希望子情或者是冷绝辰出什么意外,真的不想。

    “小姐,那位老前辈不是说在那天之痕那里有圣殿的存在吗?那里的人应该能收服魔魂吧?你看他竟然连鬼魂都能随手招来,还能给我们开天眼让我们看到平时看不到的魂体,连他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却要小姐去做,我真担心……”雪衣担忧的说着,这事情不像以前的她们所遇到的,这事情太过玄乎了,她真的怕小姐若真的跟这件事扯上关系会出什么事。

    “小姐,而且那雷战祈已经被魔魂占据了身体,现在的他几乎没有了自己的意识,他根本认不得你了,现在他变得那么厉害,连四位山主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就连刚才那位老前辈也说他也没办法收服魔魂,如果你去的话,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小姐,不如你不要管了,让他再去找别人,这事太危险了。”红衣也担忧的说着,她才不管天下众生的生死,她只是想要她家小姐平安无事,要是她出了什么事的话,那该如何是好?那么多的人,为什么偏偏就一定要她家小姐去?

    一旁的蓝无极看了他们一眼,沉声说:“如果要接手这事,危险是一定存在的,只是,那位前辈也说了,如果收服不了那魔魂的话,随着魔魂的逐渐强大,他会释放出地底下魂体,到时只怕……”他微拧着眉头,也觉得此事很能说得清楚。

    听着他们的话,子情看向了身边的辰,问:“辰,你觉得呢?”他们说的,她又何偿不知?只是,这事若是有得选择,也不用这么苦恼了。

    冷绝辰看向了她,深邃的目光中浮上了柔和的光芒,性感的唇角微微上扬着,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说:“你不是自己已经有了主意了吗?我会一直站在你的身边,与你共同进退。”无论她的选择是怎么样,他也会陪伴着她,永远的站在她的身边守护着,绝不会让人伤害到她的。

    闻言,她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容,握紧了他的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便对众人说:“都回去休息一下吧!”说着,便与他一同往外面走去。

    看着他们两人往外面走去,里面的几人相视了一眼,凤歌问:“他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子情已经决定了?”

    凌成看着他们两人往外面走去,这才沉声说:“子情虽然生性淡漠,但是她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先不说魔魂的事情,就是白煜变成现在这样她也不会袖手旁观。”子情和白煜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虽然两人是无缘,但是毕竟一起在青山长大,虽然后来退了婚,但是以子情的性子,她不会看着白煜就那样一直下去的。

    听到这话,几人都沉默着,也许从知道那被魔魂占据了身体的人是白煜开始,子情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会管这事的吧!事到如今,他们也只能在后面帮着她,无论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们都是一定会支持着她的。

    另一边,冷绝辰牵着子情的手两人出府去走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看着热闹的百姓为生活忙碌着,真的不敢想象若真的像老者所说,当世界被魔魂控制,鬼魂出现在人世时,这样的场面又会变成怎么样?

    “子情,我们回古武大陆成亲吧!我还欠你一个世纪婚礼呢!”低沉的声音带着他特有的磁性低低的从辰的口中而出,他看着身边绝美如仙的她,心底尽是满满的满足。

    听到这话,子情朝他看去,见他脸上带着笑意,深邃的目光中一片的柔情与宠溺,当下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意,轻声的应着:“好。”她与他都知道,如果接下了这事的话,那么就不知道何时才会是个头了,而且危险将无处不在,他们两人已经有夫妻之实,也得到双方父母的认可,差的也就只是一个婚礼了。

    “那我们等会回去和他们商量一下,然后回古武大陆去成亲。”说到这个,他的脸上尽是愉悦的神色,就连语气也夹其着期待与欣喜,终于,等了这么久,可以与她成亲了。

    “嗯。”绝美的脸上绽开了柔和的笑意,看着身边的他,心里弥漫着一股暖暖的幸福。

    难掩心下喜悦的他,一手搂过她的腰便低下了头吻上了那娇柔水嫩的红唇,子情一怔,绝美的脸上浮上了迷人的红晕,半推开他说:“这里是大街呢!”这么多人看着呢!

    “没事,我就是要让他们都感觉到我们的喜悦。”辰低低的笑着,大手紧紧的搂着她的腰不让她离开,性感的唇角微勾起一抺邪魅的笑意,目光闪了闪,突然间抬起了头看向了大街上停下来看着他们的百姓们,夹带着笑意的低沉声音大声的喊着:“大家听着,我们要成亲了!到时请城里的百姓们喝喜酒,你们说好不好?”

    子情微怔,绝美的脸上红晕更深了,她没想到他竟然会当着众人的面大声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心里泛上了一阵涟漪,久久无法平静着,而就在好了微怔的瞬间,他一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刚毅而不失俊美的面容慢慢的在她的面前放大着,那微勾着笑意的唇俯了下来,吻上了她的唇,顿时,只觉心口猛的扑通扑通的跳着,脑海里轰隆的一声顿时一片的空白,只听着耳边传来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声。

    “好cc……”

    大街上的百姓们欣喜的看着这一幕,他们两人在这城里谁都认得,冷绝辰与墨清姿,绝美的容颜与出众卓绝的身姿只要见过他们一回的人都不会将他们忘记,而且他们两人时常的牵着手在这城中散步着,两人之间的那股浓浓的爱意连他们看了都觉得幸福不已,他们知道他们两人是一对,本来还不知道会何时成亲,现在听到他们在这城中宣布,一时间众人都兴奋的笑开了,一个传着一个的把这令城中众人欣喜的喜事传开,让城中众人都能知道。

    百姓们愉悦的欢呼着与掌声一声声的响起,看着那相拥着在大街上热吻的两人,众人打心底为他们感到开心。直到他们两人放开来时,看着墨清姿泛着红晕的绝美容颜,众人都笑开了,一个个的起哄着:“冷公子,何时与墨小姐成亲啊?到时是不是真的请城中众人喝喜酒啊?”

    “冷公子和墨小姐成亲,到时我们城中酒楼也一并半价,为冷公子的墨小姐庆祝着!”

    “冷公子墨小姐到时成亲说上一声,我们都去帮忙张罗。”

    “对啊!冷公子和墨小姐成亲,我们一定要让这赤城里面到处都是一片的喜气,城中到时也布置一下,来个十里红妆,办一场空前绝后的盛大婚礼!”众人欣喜的看着他们两人,一人一句的说着,提到他们两人亲成,一个个都万分的期待着。

    子情倚在辰的怀里,听着百姓们的话语,脸上的笑意不禁加深了。冷绝辰露出了笑意的对他们说:“一定的!到时我们两人成亲,全城宴席三天!让大家都开心开心!”说着,低头看着被他搂在怀里的子情,深邃的目光中尽是满满的柔情。

    然而,却在这时传来了一声惊慌的呼喊着,打破了这一刻的喜悦之情,也让众人都心生不安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杀人了!杀人了!”

    听到这声音,众人都回头看去,只见一名惊慌失措的男子慌乱的往前跑来,一边大声的呼喊着,那张脸上尽是慌乱与无措,周围的百姓扶住了他连忙问着:“出什么事了?哪里杀人了?”

    “城门、城门那里,那里来了个很可怕、可怕的人,一身黑袍一头白发,还有、还有他那双眼睛、眼睛是红色的,好可怕,好可怕、他、他杀了好多人,好多人……”那名男子被吓到了,一边说着一边颤抖着,双手紧紧的拉住了其中一名百姓不放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