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2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二章 火龙雪凤之死
    听到这话,子情和辰相视了一眼,脸上皆浮现了凝重之色,冷绝辰只是顿了一下便开口说:“这个人不简单,你们马上各回屋子里躲着!”声音一落,便与子情一同往前飞掠而去。

    雷战祈?不,应该说是魔魂,怎么会到这里来了?两人心下沉思着,眼中尽是凝重的神色,那老者说跟丢了他,却不想他会在这赤城出现。

    听到冷绝辰的话,原本在大街上走动的百姓们迅速的收拾东西回家里躲着,也有人快步的跑往墨府去通报,不一会儿,原本热闹的大街便一片空荡荡的,百姓们都躲进了自家的家里不敢出来,连冷绝辰都这么说的人,那一定是很难应付的。

    当他们来到城门处时,果然看到那一身黑袍白发凌乱的雷战祈,当冷绝辰看到昔日那人中之龙一般的男子竟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不由微微一怔,眼中闪过错愕之色,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当看到他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还真的有些难以接受,雷战祈,他怎么就成了这副模样了?

    “啊!”

    只见他一手擒着一名护卫,双手染满鲜血,泛着腥红光芒的目光尽是狠厉与凶残,他高高的站在那城楼之上,旁边倒下的是守着城门的护卫们,鲜血的气息随着清风而散开,空气中夹带着的那肖卫的血腥味,而在雷战祈的身上,黑色的能量若隐若现的浮现着。

    “小心一点!”冷绝辰说着,一手拂过了腰间,拔出了他的龙啸剑,泛着凌厉气息的龙啸一握在手中,强大的气流呼呼而响,那城楼之上的雷战祈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玄气气息,而在这股玄气气息中却又夹带着黑暗的气息,让人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今时今日的雷战祈已经不是当初的雷战祈,他不可能会对他们手下留情,而他们若是想要战胜他,也只有拿出他们的真本事来与他较量一番!

    子情看着那站在城楼上的人,心不由微微一痛,雷战祈,虽然她不爱他,但是他变成这样,她多多少少也是有责任的吧!若是可以,她真的希望可以帮得到他。

    “哈哈哈哈……”

    张狂而狠厉的声音从城楼之上传来,只见他仰天大笑着,双手往空气中一拂,强大的玄气气息迸射而出,只听凌厉的气死流划过空气间,撞击在那底下的城墙以及百姓的屋顶,发出了一声声响透半边天的爆破声。

    “砰砰砰……”

    冷绝辰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丝幽光,身上的玄气一涌动,强大的气息迸射而出,宽大的衣袍一拂,脚下踏风飞掠而行,往那城楼之上的而去,手中龙啸剑随着他的挥动,蓦然迸射出一股强烈的剑罡之气,凌厉的剑罡划过空气,发出一声声咻咻的气流声,直朝那城楼之上的雷战祈袭去。

    见到迎面而来的凌厉杀气,魔魂腥红的眼睛蓦然一眯,眼中浮现出嗜血的狠厉,手一扬,猛的一掌飞拍而出,只见随着那手掌拍出,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息呼的一声朝冷绝辰击去,看到他狠厉的掌风朝他而来,冷绝辰迅速的一个转身,身影往天空上提起,猛的一个翻身,泛着锋利光芒的龙啸剑咻的一声朝底下的人劈去。

    当那夹带着强大玄气能量的一剑以觝势不可挡之势劈下时,这换成别人根本无法闪躲的一剑,竟然被他双手凝聚一股雄厚的玄气继而空手夹住了,站在城楼之上的魔魂双手夹着龙啸剑不让利刃再进半分,而冷绝辰手中持着剑头往下脚往上的倒立在天空之中,他的周身之边弥漫着的是一股强大的玄气气息,那龙啸剑的剑身迸射而出的也是骇人的气流,然而,饶是这样凌厉的气流竟然也无法伤到那站在城楼之上的魔魂半分。

    “呼……”

    两股能量相互碰撞着,冷绝辰手中的剑以及魔魂身体里迸射而出的气息形成了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息在空气中互相的摩擦着,子情在下面看得惊心,她没想到这打起来,那股能量竟然是那样的强大,只见魔魂夹着龙啸剑的双手蓦然一转,脚下往地面上重重的一踩,砰的一声传出,强大的能量呼的一声往上面迸射而起,雄厚的气息顿时把上方的辰给重重的击了出去。

    “辰!”

    看到这一幕,子情不禁惊呼一声,身形一动,迅速的飞掠上前,接住了辰那往失去平衡往下坠的身体,搂住了他再旋身一转,稳稳的落在地面上,这才问:“辰你怎么样?有没伤着?”魔魂的实力竟然是那样的强大,连辰都不是他的对手,她应该怎么收服他?

    “我没事,不用担心。”冷绝辰开口说着,示意她不用担心,站好了身体缓了口气后,神色带着凝重的说:“他体内的玄气气息很是强大,我刚试了一下,太过靠近胸口处的气息像被压着一样,有点喘不过气的感觉。”那股能量不知是什么,但是他却知道非同一般,与他交手才知道那个老者为何说不是他的对手,只怕就是他们两人联手也无法将他打败,想到这,神色不禁越发的凝重起来。

    魔魂泛着腥红血光的目光扫过底下的两人,当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时,目光中掠过一丝狠厉的光芒,阴沉而带着沙哑的声音居高临下的从他的口中传出:“竟然是你这个女人!”魔魂泛着血色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了底下一身白色衣裙的子情,想到这具身体潜在的意识,他手大手微收,眼中闪过嗜血的杀意。

    这个女人不能留!他所挑中的这具身体的潜意识里对这个女人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上回竟然因为她的出现而反抗了他,不过好在他的意识已经渐渐的被他压至角落处再也出不来,但是就算是如此,他也不能让这个女人活着!总觉得留着她活着就是一个祸害!

    腥红的嗜血目光中杀意凛冽,大手紧拧成拳的凝聚起强大的玄气气息,他猛的飞身而下往底下那两人而去,随着身体的跃落而迅速的凝气成掌猛的拍向他们两人。

    冷绝辰一手搂过子情迅速带着她离开,跃至不远处后这才放心下她,只听砰的一声响起,地面上被他那一掌重重的击出了一个窟窿,尘烟弥漫而起,一时间模糊了他们面前的视线,然而他们虽然看不清前面的视线,但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气却是那样的浓郁与明显,猛的感觉到前后传来一阵剌骨的冰寒,子情瞬间抽出凤吟剑在身边挥了一圈,气流砰砰砰的爆破而开,她与辰两人同时往上空而去,身体凝聚着雄厚的玄气停立在半空之中,看着地底下乱挥着掌风的魔魂。

    两人相视一眼后便松开,手中各持着剑夹着凌厉之气往底下袭去,站在底下的魔魂迅速的一抬头,腥红的目光杀意四射,蓦然双手往后一转,把衣袖紧紧的拧在手中,双手紧握成拳,扭曲的面容浮现一抺狞笑,随着他体内玄气的涌出,猛的两记拳头夹带着骇人的气流咻的一声往头顶上击去。

    原本以剑攻击的两人眼见那两道夹带着强劲之气的拳头向他们击来,当即迅速的一转身避开那击出的两股骇人的力量,就在他们避开的瞬间,咻的一声那股利如寒冰的气流猛的从他们的身边划过,强大的气流划过他们的身上的衣服,硬生生的划破了好几道口子,鲜血从他们的身上渗出,虽然伤口不深,却让他们两人都皱起了眉头。

    “哈哈哈哈……”

    魔魂仰天大笑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同时身体一提也浮立于半空中,一头白发在空中凌乱的扬动着,黑袍呼呼而响,周身之边弥漫着一股阴沉沉的气息,腥红的狠厉眸光蓦然一眯,直扫向面前的两人:“就凭你们两个也想跟本魔斗?哼!不自量力!”冷哼的声音一落下,黑色的身影一转,迅速的对两人发起了凌厉的攻击,虽然他手中没有武器,但是招招狠厉节节逼进,势必取他们两人性命手法让两人不敢有一丝的放松。

    久战不下,冷绝辰和子情两人不禁心下思忖着,以实力而言,他们两人联手只能与他拼个不相上下,但是他身上的那股强大的阴邪气息却是让他们两人一靠近胸口就涌上一股沉闷的感觉,凌厉的攻击也对他起不到什么用处,不禁想着,他们应该是怎么样才能让把他制止了?

    子情目光微闪,清幽的眼底掠过一丝光芒,蓦然低沉一喝:“火龙扬出来!”她就不信加上火龙和扬两只上古神兽也无法战胜他!她倒是要看看魔魂到底有多厉害!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两道光芒咻的一声从她的身体里飞射而出,一龙凤两道身影盘旋在上空之中,仰天低吟了一声,夹带着上古神兽威压的声音顿时如同雷鸣一般的在云霄中传开。

    “扬,试着用冰雪把他冻结起来!”子情沉声的喝着,一边以玄气注入手中的凤吟剑中,继而迅速的一扬,凤吟剑从半空中划过,呼的一声凌厉的气流迅速的朝魔魂飞袭而去,魔魂一边闪躲着那袭向他的气流攻击,一边躲开上方扬所喷出的产冰雪能量,只见当他避开是,冰雪呼的于怕袭中了地面,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个的冰椎。

    “我来!”火龙用神识说着,龙尾一甩狠狠的朝那底下的身影甩去,谁知那原本正躲开下面攻击的魔魂竟然在汇聚了玄气之后猛的身影迅速往上一提,一把捉住了他的龙尾用力的甩了起来。

    “吼!”火龙低吼一声,龙头往回一弯,龙嘴一张喷出了一大簇的火焰朝他袭去。

    “呼t!”

    两团火焰从火龙的口中飞袭而出,朝魔魂的身上击去,谁知却被他大手一挥,黑色的衣袍一拂,一股阴测测的冷风扫过,顿时把那两团火焰给熄灭了,看得一旁的子情和冷绝辰惊愕不已。

    火龙的火焰并不是一般的火焰,却被他大手一挥风刃刮过就灭了?这子太不可思议了!其实此时他们并不知道,魔魂因拥有点至阴之魂体,身上弥漫着的气息也是冰冷而阴寒的,只要大手一挥,火焰对他的攻击自然也随着化解。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在那半空之中,只见魔魂忽然勾起了一抺阴邪诡异的笑容,那捉住了火龙尾部的双手蓦然一凝聚,竟然涌上了一股绿色的火焰。

    “不!”

    看到这一幕,子情心口一提,惊呼一声,想要把火龙唤回空间,却像是有什么束缚着火龙一般,竟然无法把它收回空间里,眼看着魔魂那浮上了绿我火焰的双手落在火龙的尾部,她眼中蓦然跃上了浓浓的怒火与杀气!

    “吼!”

    当绿色的火焰随着他的双手而落在火龙的尾部时,从火龙口中传出的那一声痛苦的低吼声直传入云霄,听得底下众人心头一颤,扬双眼更是涌上了杀意与心疼,雪白的凤翅一拍,仰天低鸣一声,以着凌厉的气势如如一条利箭一般的朝那魔魂袭去。

    身为同类,又岂不会不那一声是痛苦的惨叫声,看着那双跃动着绿色火焰的双手在火龙的尾部烧开,烧焦的气味伴随着火龙痛苦的低吼声让它听了怒火冲天,直想把底下那个该死的给灭了!

    “扬小心!”子情大喊着,同时身形飞窜而起,手中利剑夹带着强大的气流往魔魂的双手狠狠的劈去,本意在让他松开手,谁知他竟然身形迅速的一转闪到了火龙的身后去,把火龙推着上前用它来挡着她的利剑,眼见就要砍一火龙的尾部,她迅速用双手握住手中凤吟,同时大喝一声:“凤吟收剑!”

    只见原本凌厉无比散发着冰寒剌骨的寒气的凤吟剑在她的声音一落下后,迅速的缷掉了剑身上的冰寒之气,原本锋利的利剑也在下一刻硬生生的收住了锋芒与气流,然而在此时,雪衣猛的从后面攻击,谁知那魔魂冷不防的一个捉着被他紧捉在手中的龙尾往后狠狠的朝扬撞去。

    因为是火龙,扬不敢以能量抵挡,否则只会让火龙伤上加伤,也正因此被这么的一撞,扬猛的飞弹而出,凤身上因这一撞也流出了腥红的鲜血,只听两声低鸣从火龙和扬的口中传出,看着被撞飞的扬,火龙眼中跃上了浓浓的怒火,蓦然浑身涌出了熊熊的火焰直烧而起,谁知他它的火焰竟然无法伤到那魔魂的分毫,当即龙头一转,狠狠的朝他撞了过去。

    “火龙不可!”

    看着那只在一瞬间发生的变故,子情心口一提,惊呼出声,可是却还是晚了,只见魔魂一手紧捉着火龙的龙尾,一手紧拧成拳重重的往龙身上狠狠的一击。

    “砰!”

    “咔嚓!”

    重重的一击重拳落下,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也随着响起,听得子情的心猛的往下沉去,心中涌上了浓浓的不安,看着那顿时蔫了下去的火龙,她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火龙……”她喃喃的唤着,看着它低呜了一声,龙身慢慢的软了下去……

    “火龙!”

    她悲切的大喊着,愤怒与悲切的声音夹带着强大的玄气气息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强大的玄气能量在空气中猛的散发而开,她的身上凌厉冰冷的气息在涌动着,白色的衣裙与如丝般的墨发在气流中飞扬,清幽的目光中一片悲愤交加,紧握着凤吟的手在颤抖着,只觉得心里一团火在烧,只觉得恨意与怒气从心中窜起,无法控制的窜起如同要从体内爆发而出一般,泛着怒火与恨意的眼眸锁定了那抺黑色的身影,猛的如一道闪电般飞掠而出,手中的凤吟在空气中划过,带起了一股摄人的冰寒气流!

    被撞开的扬在坠向地面之时被冷绝辰唤出的金龙接住了,缓住了冲击一回头,看到的是火龙一动也不动的身体,看着它的身上泛上一股莹光,随着莹光越来越多最后竟然凭空消失了,而余留下的竟然只是一簇小小的火焰在空气中跃动着,看着这一幕,扬怔住了,不敢相信这会是真的,火龙?火龙死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p龙怎么可能会死!怎么可能……

    扬一声声的在心底自问着,但面前的那一幕却是让它找不到别的解释,看到那些莹光最后消失在空气之中,看着那最后的一小簇火焰,它的心痛得无法呼吸,一滴晶莹的眼泪自凤眼中滴落,眼中尽是悲切与伤痛,看着自家主人被那魔魂一掌拍飞,蓦然,它仰天悲切的低鸣一声,以着疯狂的姿态化成了一股冰寒的气流朝那魔魂飞袭而去,意在与他同归于尽!

    谁知,在扬化成一股冰寒的气流袭向他之时,魔魂双手在身前一拂,转出了一个巨大的旋涡,黑色的旋涡涌出了强大的阴冷之气,阴沉的气息弥漫而出像一张大网一般的把扬包裹在里面飞快的转动着。

    只见,雪白的羽毛一根根的从半空中落下,美得像下雪一般,却让人无法去欣赏面前的美景,因为那从旋涡之中传来的痛苦的低吟声,别人不知道,但与幻兽心灵相通的子情却是清楚的知道着,感觉到了扬此时的痛苦,感觉到了它的生命力在渐渐的流逝,她猛的从悲痛中回过神来就要冲上前去,却被身后的辰紧紧的抱住了。

    “不能去!子情!冷静下来!你不能去!”冷绝辰的声音中有着压抑的愤怒与冷意,看着扬和火龙在他们的面前死去,他的心中也涌上了一股要将魔魂碎尸万段的意念,但是此时不能冲上前去!那个黑色旋涡那样的厉害,只要一靠近一定会被吸进去的!他不能让子情冒这个险!

    雪白的凤毛从天而降,慢悠悠的洒落了一地,抬头看去,是那样的美,只是,此时子情看着这一幕,心下痛得难以呼吸,如同心口在滴血一般,身体被辰紧紧的抱着不让她上前,她只有站在这里看着,看着扬也和火龙一样慢慢的消失,看着扬也和火龙一样慢慢的化成了点点的莹光……

    “辰,放开我。”清冷的声音透着冰寒与嗜血的杀意,她的目光落在那半空处的那抺黑色的身影上,那个仰天大笑正一脸开怀的魔魂身上,是他杀了火龙和扬,她决不会放过他的!手中的凤吟似乎感觉到她的怒火与恨意也在微微的颤动着,冰寒的森冷气息呼呼的从剑刃身上迸射而出,她蓦然伸手推开身后的辰,一提身上的玄气白色的身影持着剑迅速的朝那半空飘浮着的人影而去。

    “子情!”辰见状,当即迅速的提气跟上。

    而在另一边,一名百姓跑得气喘喘的来到墨府的门前,对着守门的护卫焦急的喊着:“快、快、出事了,城门那里,城门那里来了个杀人狂,快通知通知他们……”说着,一手扶着门边半弯着腰直喘个不停。

    护卫一听,迅速的往里面跑去,不一会,龙铭哲和蓝无极以及凤歌几人便快步而来,龙铭哲上前看着那名气喘喘的汉子问:“出什么事了?”最近事情太多了,都弄得他有点神经兮兮的。

    “不好了,城门那里、那里杀人了,是一个白发头红眼睛的怪物,冷公子和、和墨小姐都去了……”

    听到这话,凤歌不由惊呼一声:“什么?那个魔魂来了?竟然跑赤城来了?那子情他们两人能应付吗?不行!我们得快点去帮忙!”声音一落迅速的往城门的方向跑去。见状,龙铭哲和蓝无极两人也飞快的往城门的方向掠去。

    因听到护卫的喊声也随着走了出来的雪衣青衣几人听到这话,顿时心头一惊,见不见老者在这里,雪衣当即对红衣说:“红衣,你快去后院请老前辈,让他快点赶去城门!青衣紫衣,我们快去城门!”语毕,几道身影如闪电般的往城门的方向掠去,而红衣则迅速的往后院跑去。

    “老前辈!老前辈!不好了出事了!老前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