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2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三章 生死之战
    “怎么了丫头?”正在院子里和凌成喝茶聊天的老者听到红衣焦急的跑了进来,不由开口问着。

    红衣急急的来到院子里,焦急的说:“出事了!城里的百姓跑来说,那个雷战祈来了!在城门处和我家小姐打起来了!”

    “什么!雷战祈来了?那岂不就是魔魂?”老者和凌成猛的站了起来,脸上尽是凝重之色。

    “走!我们快去看看!”老者说着,快步的往外掠去。魔魂的实力正在逐渐增长,以现在的他们还不可能是魔魂的对手,若真的与他对上了,只怕……想到这,心下越发的担心,脚步步伐也随着加快,到最后直接踏风而行。

    原本在府中与血狼成员他们切磋武技的追风和夜寒,听到了前面的动静也赶了出来,一来后院只看到老者和凌成飞一般的往外掠去,追风急急的拉住了红衣忙问:“红衣,出什么事了?怎么这么慌张?”

    “快去城门!雷战祈来了,正和我家小姐还有你家主子在交手,我们快去看看!”红衣说着,不等他们回神便快步往外掠去。

    听到这话,血狼成员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对这事还不是很了解,那什么雷战祈是什么人物?竟然让他们都这么紧张?见夜寒和追风的脸色浮现了凝重的神色,其中一名血狼成员拉住了他们问:“追风,夜寒,这是怎么回事?那雷战祈是什么人?怎么一个个的神色都这么凝重?”

    “我们边走边说,快!”追风沉声说着,快步的往外掠去。

    城门处距离墨府还有一段距离,虽然龙铭哲几人是运起轻功飞掠而来的,却也差不多用了半柱香的时间,当他们来到城门处时,只见冷绝辰和子情两人以气凝聚悬浮着身体各持一方与那魔魂激战着,三人形成了一个三角形分别各站一方,强大的玄气气息伴随着浓郁而骇人的威压弥漫在他们的身边,那呼呼而响的气流声如同利剑一般的在他们的身边飞袭着,让底下的众人不敢靠近半分。

    “他的实力竟然那么强大!墨墨和绝辰只怕还不是他的对手!”龙铭哲担忧的说着,目光看着那上空激战的三人。

    “金龙怎么在一旁不敢上前?”凤歌见冷绝辰的金龙盘旋在上空,却不敢上前帮他们两个的忙,不禁心下奇怪着,而在金龙的身边,似乎有一团小小的莹光在闪烁着,一像火焰一像冰雪很是怪异。

    蓝无极神色凝重的看着上空三人的激战,眉头拧得很深,这这么看,冷绝辰和子情根本不是魔魂的对手,再这样下去只怕他们会支持不住。

    雪衣和青衣紫衣三人看着上空的那一场激战,惊心于那弥漫在他们身边的那股骇人的气流,那呼啸着的气流如同狂风一般,凌厉而骇人,强大的威压似乎笼罩住了那一片天空,在他们三人之间,就连轻风流动的风速也缓慢了下来,像是被他们之间的那股摄人的威压凝固了一般,强者之间的交战,让她们看得心惊不已,她们知道,只要一个闪神势必就会被那魔魂重伤!只是,为什么她们从小姐的身上看到了浓浓的愤怒?在她的身边除了那股骇人的气息之外,还有的是她冰寒剌骨的冰冷气息,那双眸中所跃动着的,正是让她们几人不解的愤怒。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小姐如此愤怒?到底出什么事了?她们跟在小姐的身边这么久,从来都没见过好了这样生气过。

    眼见他们两人节节败下,凤歌不禁着急,拔出腰间的弯月刀就要冲上前去,却被蓝无极和龙铭哲拦了下来,龙铭哲脸色凝重的看了上空一眼,对她说:“不能轻举妄动,他们三人之间的气流以及威压太过强大了,以我们的实力上去了不但帮不了他们两人,甚至还会给他们添麻烦,再看看再说。”

    原本盘旋在上空的金龙看到了底下的他们,金色的龙尾卷住了那飘浮在半空中的两团小小的东西,把它们带了下来来到了他们的面前,金色的龙睛看了他们几人一眼,便把那两团东西递上前,对他们说:“收好,等会还给子情。”轻柔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叹惜,看了那两团东西一眼,便把目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落在上空那激战之中。

    凤歌看着手中的那两团东西,只见那一个带着温热,一个带着冰冷,像是有什么包裹住一样,看不清这到底什么东西来的,不明所以的抬头看向那金龙,问:“这是什么?”隐隐的,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雪衣和青衣紫衣三人看着那两团东西,心下思忖着,看着金龙的眼眸中的神色,再听着它说的话,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火龙和扬,几人被脑海里划过的这一个念头给吓到了,猛的抬起头看向了那盘旋在他们前面的金龙,雪衣不太确定的问:“难道,难道这是……”当要说出火龙和扬的名字时,她竟然有些说不出口。

    听到雪衣的话,龙铭哲和蓝无极以及凤歌皆是一怔,心下似乎隐隐明白了什么,几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头顶上的金龙,见它回过头来看向了他们,顿了一下,那轻柔的声音这才响起:“就是它们两个。”金龙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悲伤,它是成年的上古神兽,比起火龙和扬要成熟很多,它也是看着它们两个从幼年的上古神兽慢慢的变成成年的上古神兽,它可以说是如同长辈一般的看着它们长大的,但是现在,它们却……

    “怎么可能?火龙和扬它们是上古神兽!怎么可能轻易就这样……”紫衣不愿相信的摇着头,眼眶不禁微红,眼中隐隐有着晶莹的泪水在涌动着,想到扬的火龙两个竟然,竟然没了,她的心不禁一阵泛酸,怎么可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青衣看着凤歌手中的那两团东西,只有拳头般大小,外面一个像是火焰包裹着,一个像是包裹着冰雪,毫无疑问的,一定是火龙和扬,只是,为什么它们两个会突然变成这样?难道是那个魔魂?

    “火龙和扬?”凤歌错愕的看着手中的这两团东西,明显的还能感觉到其中的温度,可是,可是她们却说这是火龙和扬?是那两个长得跟妖孽一般的火龙和扬?

    龙铭哲紧拧着眉头,沉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们两个是上古神兽,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死!”

    “是地狱之火。”金龙的声音缓缓的传来,看着他们说:“它们是被地狱之火烧死的,地狱之火的厉害就是连上古神兽也无法与之相比,火龙本身是火属性的,它的火焰也为圣火,但是却还是不敌地狱之火的强大,现在,它们也只剩下这精魂了,这是因为上古神兽才能留下这个,若是一般的幻兽碰到了地狱之火根本连渣都没得剩。”

    听到这话,众人震惊了,地狱之火?火龙和扬两只上古神兽竟然因为地狱之火就被化为灰烬?那个魔魂到底强大到什么样的程度?子情和冷绝辰两人又是否能从他的手下逃生?这一刻,几人心下浮现着浓浓的不安,隐隐的,像是有什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要发生一般,心头微微的颤抖着……

    这一刻,凤歌才知道为什么金龙没有上前去帮忙,只怕就算是它上去了也帮不到他们,甚至连它自己也会保不住吧!那地狱之火,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竟然能那样的强大那样的恐怖?

    “呼!砰砰!”

    凌厉的气流声呼的一声从半空中划过,魔魂凝气形成巨掌猛的拍向了子情和冷绝辰,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息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朝他们两人袭去,那令人掩耳不及的速度让他们两人根本没有时间可以反应过来,只觉一股强大的阴沉气息朝他们压了下来,顿时呼吸都有些困难,而就在这时,他们两人相视了一眼,猛的同时挥动了手中的利剑,硬生生的把那股压得令他们无法喘气的强劲气流给劈成了两半,肉眼可见的巨大手掌印一分为二的散开消失在空气之中,谁知紧接而来的竟然是那魔魂快如闪电的身影。

    “砰!”

    夹带着暗劲的一记掌风扑面而来,重重的拍向了她,她想要退身往后,但是身体却像是被扣住了一般,根本闪躲不及,以为势必会接下这重重的一击时,却见一抺身影以着极快的速度朝她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她后猛的回身击出一掌。

    “砰砰砰!”

    冷绝辰与魔魂的手掌重重的相碰在一起,擦出了一道道的火花,强劲的能量气息在两人的手掌心中涌开,只见肉眼可见的气流猛的往外荡开,因魔魂的实力深不可测,那能量在被激起的瞬间被他大手一击尽数的朝冷绝辰击去,而看到这一幕的冷绝辰心知自己无法抵挡他这足以致命的一击,当下迅速的把子情推开,让她退离危险的地带,也在他推开她的同一瞬间,那股蕴含着无限暗劲的能量砰的一声朝他的胸口袭来。

    “辰!”

    看到这一幕,子情惊呼出声,惊呼的声音中夹带着慌乱,她迅速的提起往他掠去,只觉此时心口因看到这一幕而惊得险些停止了跳动,心中的不安在这一刻扩散着,那一击的威力汇聚了魔魂的实力以及辰自己击出的能量,两股能量被魔魂猛的拍向了他,试问他怎么可能承受得了!

    “噗!”

    只听他一声闷哼,胸口处的血气涌上了喉咙,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在这一股强劲的气流重击之下仿佛浑身的骨架全都散了一般,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身体在被拍出数米后无力的往下面坠去。

    “辰,辰你怎么样了?辰?”子情接住了他往下坠的身体,看着浑身无力的他,心中涌上了恐慌,一种即将失去他的恐惧占据了她的心里,让她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眼中只有着奄奄一息的他。

    “辰?辰你不能有事,辰你千万不能有事……”她惊慌的说着,眼中泪水在打滚,只是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猛的想起自己身上带着的紫灵丹,迅速的拿出倒了几颗给他服下:“来、辰快吃,快吃啊,你快把以下去……”她慌了,真的慌了,她抱住他的身体,但却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体的能量正在慢慢的消失着,浑身浑绵绵的,像是被打散了一般让她顿时没了主意。

    冷绝辰扯出了一丝笑容,想要伸手去轻抚那张绝美的容颜,却发现自己根本抬不起手来,双手重得像被巨石压着一般,他的嘴唇微动,断断续续的说着:“没、没事,不要担、担心,我会、会没事、的。”只是,随着他的话一出,口中的鲜血却也一直溢了出来,染红了抱着他的子情的白衣。

    “辰……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相信我!你一定不会有事的!先别说话,先把说话,来,把以了。”子情慌乱的说着,一边用自己的衣袖帮他拭去嘴角溢出的鲜血,一边把手中倒出的药丸塞进他的口中,但是他却咽不下去。

    “你快吃下去,辰,吃下去……”看着那药丸随着他口中溢出的鲜血而吐了出来,她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一滴熵晶莹的泪水滴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了心酸不已,想要出声安慰,想要为她拭去眼泪,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没事,我喂你,我喂你吃!”她喃喃的说着,像是是安慰着他,却又像是在安慰着自己,她在告诉着自己,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e乱的倒出紫灵丹送入自己的口中,迅速的低下头吻上了他的唇,以舌头把口中的紫灵丹送入他的口中,一用舌头把药丸往他喉咙处送去,企图让他咽下去,只是,当吻上他的唇,却感觉他口中还在溢着血,连她口中都能感觉到那股浓浓的血腥味在她的口中弥漫而开。

    看着这一幕,龙铭哲和蓝无极一行人心头皆泛上了一股痛楚,鼻子一酸,似乎有什么在眼睛中涌动似的,他们愤恨的看向了那悬浮在上空的魔魂,一个个的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而此时,无人察觉原本盘旋在上空的金龙在看到自己的主人被重伤成那样时,顿时化成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没入了他的眉心消失无踪……

    “我要杀了你!”紫衣愤怒的大喝着,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提气往上面的魔魂袭去。该死的人,竟然把冷绝辰伤成那样,竟然让她家小姐那样的伤心,要是冷绝辰死了,她家小姐要怎么办?

    紫衣的剑凝聚了一股凌厉的气息在半空中划过,发出了呼呼的气流声,夹带着杀意的利剑朝上面的魔魂劈去,原本势如破竹的一剑本该威力无限,谁知却被魔魂轻易的的化解了,看着那愤怒的盯着他的红衣,魔魂手心一转换,大手一挥,居高临下的朝她拍了过去,衣袖下的能量涌着这一掌的拍出而击向红衣,看得底下的几人顿时心口一提。

    “红衣小心!”龙铭哲低呼一声,迅速的提气上前,一手飞快的扯过红衣把她带开,当那股能量没有击中红衣而击中地面时,顿时发出一声重重的爆破声,灰尘弥漫而起,能量四涌而开,可想而知这一击若是拍打在红衣的身上时她一定连命都没了!

    “该死的!老娘忍得不难再忍了!”凤歌怒吼一声,双眼泛红的抽出了腰间的弯月刀,同时低喝一声:“独角兽出来!给老娘把他给电死了!”杀千刀的!她从来没这么生气过!这一刻只觉得胸口处的火焰蹭蹭蹭的往上窜着,如果再不动手,她真的快气疯了!

    随着凤歌的声音一落下,从她身体里飞闪出一道光芒,光芒逝去,她那头模样看起来很是笨重的电属性幻兽顿时出现在她的面前,随着她的一声令下,独角兽低吼了一声,头顶上的那个角迸射出一股闪电,当独角兽头顶上的闪电闪烁着时,天空之处也随着发生了变化,像是有什么在涌动着似的,乌云弥漫在那魔魂的上方,随着独角兽的又一声低吼,两股闪电在半空中相碰撞着,爆发出一股强大的闪电光芒朝那那魔魂劈去。

    也在同时,凤歌看谁机会的飞掠上前,手中的弯月刀随着能量的涌动而泛上了凌厉而嗜血的精光,美目此时尽是无法压制的怒火,握着弯月刀的手一转动,弯月刀在她的手中转出了凌厉的风刃,咻的一声迅速的往那魔魂袭去!

    “青衣我们上!”雪衣一声低喝,原本轻柔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冰冷,平时温柔的面容此时也尽是愤怒,看到了她家小姐那伤心的模样,看到那冷绝辰奄奄一息的倒在她家小姐的怀里,她真的有了杀人的冲动!

    原本一身冷气的青衣此时紧抿着唇,目光中涌现的也是浓浓的杀意与怒火,她没有说半句话,却是一直用着冰冷而夹带着杀意的目光盯着那上空的魔魂,不管他是雷战祈还是魔魂,这一刻,她只想着杀了他!

    一手从腰间拂过,迅速的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把玄气气息注入手中的利剑之中,因身上玄气的涌动,一股凌厉的气流也随着在她们的身边涌起,原本锋利的寒剑此时更是复上了一层寒光,剑身之上的气流迸射而出,呼呼而响着,像是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两人相视了一眼,同时飞身一跃朝那魔魂而去!

    蓝无极见状,也迅速的提剑飞掠上前,以子情和冷绝辰两人之力都无法伤得到魔魂,他们又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但是他知道因为冷绝辰重伤和子情现在的慌乱与伤心让她们都愤怒不已,就算是明知不是魔魂的对手她们也不会站在一旁干看着,哪怕是死!她们也会上前拼上一拼,而他此时能做的,只是试图把这伤害减到最小,他不能跟她们一样的失去理智,至少,现在不行!

    “我杀了你!”凤歌怒喝一声,那飞袭而出的弯月刀划过魔魂的身边,谁知却只能从他的身边擦过而根本无法近得了他的身,弯月刀在他的身边转了一圈后回到了她的手中,与此同时,刚被魔魂闪开的闪电又再一次的朝他劈了下去,这一次他因要反击前面雪衣和青衣的攻击而来不及躲开,头顶上的闪电直劈而落,却在抵到他头顶时被他身上涌起的阴沉气流给挡住了,那股肉眼可见的强大能量形成了他的保护罩让人无法伤他分毫。

    而前面青衣和雪衣以及蓝无极几人的利剑夹带着凌厉之气劈向了他,划开了他身上的第一层气流却还无法伤得到他,而见到这一幕,他目光一眯,腥红的眼中杀意涌动着,猛的双手往前击去,硬生生的把她们从半空拍了下去,猛的又一回头,同样给了身后的凤歌一击。

    “砰砰砰!”

    几声重重的撞击声响起,直直的拍打在青衣和雪衣的胸口处,只是听她们闷哼了一声,两人的身体也因为这一击而猛的从半空中摔落,强大的暗劲在胸口处散开,只觉胸口痛得发麻,体内的血气往上涌起喉咙一甜。

    “噗!”两人不约而同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直直的往下坠去。

    “雪衣青衣!”红衣惊呼一声,飞快的上前接住了她们两人,只见她们嘴角溢着鲜血,因受了魔魂的这一记重击整个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

    而龙铭哲则在红衣飞身而出的同时,也飞掠而出,手中的得剑凝聚雄厚的凌厉气流朝魔魂劈去,借以抽出时间救下凤歌。

    蓝无极的实力比雪衣青衣高,当魔魂朝她们两人拍下时,他在旁边把两人往后拉了一把,也正是这一拉才险险的保住了两人的性命,若不是因为这一拉避开了几分的力道,估计她们两人都得当即毙命,但也正因为如此,他自己也被这一股强大的能量撞击了一下,嘴有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