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2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四章 是生?是死?
    “主子!”

    浑厚有力的低沉声音带着惊呼从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的口中而出,他们一众的人紧跟在老者与凌成的身后而来,远远的看到那一幕,一颗心皆提了起来。

    老者和凌成没想到赶来这里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只见一身白衣的子情抱着倒在她怀里奄奄一息的冷绝辰,身上尽是腥红而剌眼的鲜血,她的神色慌乱中夹带悲切,不时的为冷绝辰拭去嘴角溢出的鲜血,而周围的几人皆被重伤,一个个的脸色也是苍白不已,如果说只有一个还算好的,那也只是龙铭哲而已。

    看到这一幕,老者和凌成的目光中尽是凝重之色,冷绝辰竟然被魔魂伤成这样,而就在他们出现的这一刻,那飘浮在上空的魔魂厉眼一扫,朝他们这边冷冷的扫了过来,蓦然勾起了一抺狠厉嗜血的笑意,手掌一翻,强大的玄气气息凝聚而起,墨色的身影猛的朝那底下的老者掠而。

    “老东西!原来你在这里!”阴测测的声音一落下,夺命一般的掌风凌厉的朝他拍去。

    “快闪开!”老者见状迅速的推开身边的人,猛的提身往上而去,身体里涌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肉眼可见的能量在他的身上迸射而了出,弥漫在他的双手之中,随着手掌诡异的一翻,他的手掌重重的击向了魔魂,当两股能量涌开之时,轰隆的一声巨响在天空之中响起,直达云霄久久的回荡着……

    “小姐!”

    “主子!”

    红衣和追风还有夜寒以及三十六名血狼成员来到子情和冷绝辰的身边,看着他们两人那样,却不敢太过靠近,他们想上前帮忙,却不知应该怎么帮,那弥漫在她身上的那股哀伤的气息让他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只觉心头泛过一阵阵的酸痛,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轻拭去冷绝辰溢出的血,一声又一声的说着:“辰,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凤歌被蓝无极扶了过来,看到奄奄一息脸色惨白的冷绝辰,嘴角动了动,却不知应该说什么,只知道眼眶像被水雾迷朦了一般。冷绝辰,他、他怎么会成了这样了?他会死吗?看着他勉强的扯出一抺比哭还难看的笑意看着子情,她的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扑进了蓝无极的怀里却不敢哭出声。

    气氛沉寂着,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哀伤的气息,众人一个个紧紧的拧着拳头,胸口处只觉火焰蹭蹭蹭的窜起,他们看向了那在激战中的两人,目光锁住在那黑色的身影中,其中一名血狼成员愤怒的沉声一喝:“我去杀了他!”声音一落紧拧着手中的往剑朝他那前面而去,而其他的成员也愤怒的紧跟在其后,三十六人提剑而上,把那魔魂围了起来,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凌厉的剑罡之气汇聚在一起齐朝那魔魂劈去!

    “喝!”

    就在老者的身影一弹开的瞬间,三十六名血狼成员汇聚成一团的强大气流爆发出一股骇人的剑罡之气,因心头的愤怒而大涨的实力比平时提升了不少,当他们那泛着寒光的凌厉剑气齐齐朝那魔魂劈去时,四处闪躲的魔魂显得有些狼狈,因剑罡之气一道接一道的袭出,其中一道险险的劈过了他的身体,把他身上的衣袍削了下来,就在他闪身躲开的瞬间,另一道的剑罡之气划过他的身体,鲜血顿时飞溅而出。

    见汇聚众人之力的攻击对魔魂有效,凌成和夜寒还有追风几人迅速的加入其中,一道道的剑罡之气把他紧紧的困在了半空之上,除了他们的攻击之外,还有来自于老者的凌厉掌风相助着,一时间,因众多强者玄气的涌动,因空气中弥漫而开的气流的呼啸,那呼呼划过的狂风如同利刃,刮过脸颊,在众人的脸上划出了一道道细细的血珠,也随着他们的战斗,空气中的血腥味越发的浓郁起来……

    他们战斗的声音在周围轰隆的作响,一声声的爆破声伴随着凌厉的气流声划过,地面因玄气能量的攻击而被击出了一个个的窟窿,那十几米高的城楼也在激烈的攻击下而被炸开了一条裂缝,城中的百姓听着那不传出的轰隆声与砰砰砰响起的爆破声,一个个躲在屋子中不敢出来,唯恐受到这场激战的波及。

    子情抱着奄奄一息的冷绝辰,眼里只有他的身影,只有他苍白的面容和虚软的身体,脑海里一片的空白似乎没听见他们那激烈的战斗似的,看着他对她露出了一抺笑容后慢慢的合上了眼睛,她整个人如坠入冷寒的深谷一般,冰冷的感觉在身体里流窜而开,双眼怔愣的看着他像睡着了一般的容颜,嘴唇微颤的动了动,轻轻的唤着他的名:“辰?辰你别睡好不好?辰……”她轻轻的唤着,低低的声音带着颤抖与哽咽,她的手轻轻的抚上了他没有血色的脸,泪一滴滴的往下掉着……

    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他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怎么可以……

    “砰!”

    一声重击传开,只见魔魂猛的击出一记浑厚的气流,那夹带着绿色火焰的气息一出,轰隆的一声巨响响起尽数的击落在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凌成他们的身上,而飘浮在半空中的老者则险险的躲过,衣角却还被那绿色的火焰烧没了一角。

    “啊……”

    众人被击出,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强大的气流猛的朝他们扑了过来,硬生生的把他们给压得喷出了一口鲜血,绿色的火焰从他们的身上擦过,溶解了他们身上的衣服,把他们的皮肤烫伤,烧焦的气息也随着在这空气中弥漫而开……

    “哈哈哈哈……”

    魔魂仰天大笑,看着自己身上被他们所划出的伤口,腥红的目光中掠过的是嗜血的杀意,他的身体飘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众人,扭曲的面容因为大笑而变得越加的狰狞,蓦然,手心一动,一团绿色的火焰随着跃上了他的手中。

    看到那团绿色的火焰,老者脸色一变,同时惊呼出声:“快走!那是地狱之火!千万不要被这地狱之火碰到!”随着声音的落下,他迅速的赶往他们的面前,至少对付地狱之火他还有抵挡的办法,但是他们却是没有的,刚才只是被火花擦伤就已经烫出了伤口,若是再伤到,必死无疑!

    听到老者的话,眼看那他绿色的火焰随着魔魂的手朝他们拍了下来,众人顾不得身上的伤迅速的往后退去,一边闪开那绿色火焰的攻击,而火焰没有伤到他们,却在碰撞到地面时砰的一声爆响,直把地面轰炸出一个深深的窟窿。

    老者迅速的闪身来到他们的面前,大手一拂,空气中凝聚出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这股气息形成了一个保护罩一般的气流把血狼成员和雪衣他们众人都包裹在里面:“都呆在里面不要出来,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老者沉声喝着,为他们设下了保护结界。

    雪衣众人看着那层可触摸的气流,却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形成的,但他们站在这里面却能感觉到那股气流的强大,像是把外面魔魂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都给挡住了一般,看着老者挡在他们的面前,他们想要出去帮忙,却被凌成阻止了。

    “我们的实力与魔魂相差太多了,不能出去,否则只会越帮越忙!”

    闻言,众人硬生生的止住了,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魔魂,对那实力深不可测的魔魂而言,他们根本不堪一击,此时若是出去确实只会枉送了性命,看着老者与魔魂在半空中激战着,他们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另一边的子情和冷绝辰,只是顿了一下,众人毫不犹豫的大步往外走去,迈出了那个可以保护他们的结界。

    “主子!”

    血狼成员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她抱着一动不动的冷绝辰,众人心头一凛,追风更是瞬间怔愣的失了魂,不愿相信面前所看到的,他的主子,他的主子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怎么可能……

    凌成目光中闪过悲痛之色,那已经不再起伏的胸口证明着他已经停止了呼吸,冷绝辰,这样一个天之骄子,真的就这样陨落了吗?

    蓝无极扶着凤歌,两人皆不愿相信面前所看到的,那可是冷绝辰!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怎么可能?可是,可是他脸色毫无血色可言,胸口也停止了起伏,停止了呼吸,这一切都摆在他们的面前,可他们却是不愿去相信……

    雪衣青衣几人目光中浮现着悲伤,他真的死了吗?他怎么可能死?他死了她们家小姐怎么办?那样绰绝不凡的人,难道真的就这样死了吗?

    好半响,子情这才抬起了头,微红的目光看向了凌成:“师傅,替我照顾好他。”倒在她怀中的他,明显的还有未散去的体温,她先前喂他吃了紫灵丹,那可就算断气了也可以救得回来的圣药,可是,她却不知能否对他起到作用,因为那魔魂的一掌拍向他的胸口,震碎的是他体内的筋脉,五脏六脏全都受了伤,就算她一连喂了他好几颗的紫灵丹,却也不知能否救得回他,他是睡了一会就会醒过来?还是就这样一直的沉睡下去?

    子情看着那倚在她怀里的他,伸手轻轻的抚过他的眉,在心底说着:辰,你是不会丢下我一个的对不对?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不会丢下我的,一定不会……

    听到她的话,凌成走上前在两人的面前蹲下,伸过了手接过了冷绝辰,对她说:“人死不能复生,子情,你振作一点。”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她,一身低落悲痛的气息,周身之边所弥漫着的是那令人心酸的浓浓哀伤,那双如失去光辉一般的清眸只剩下悲痛与怔然,这样的她,真的让人担心。

    “师傅,辰只是睡着了,他还会醒过来的!”子情冷声说着,清冷的声音带着坚定与相信,她深深的相信着他不会丢下她的!一定不会!他只是累了休息一会,他一定会再醒过来的!

    众人闻言,皆神色的低下了头。而子情在小心翼翼的把辰交给她师傅后,她蓦然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了那在半空中激战的两人,最后锁定在那黑色的身影上面,双眸中的浓浓杀气迸射而出,手紧紧的握住了凤吟剑,身上的气流因为恨意与愤怒而不停的涌动着,澎涨着,如同骇浪一般的拍打着。

    猛的身体迅速的一提,凌厉的气流在她的身边飞溅而开,手中的凤吟迸射出冰寒剌骨的冷意,带着嗜血杀意的锋利剑刃从后面以着掩耳不及之势狠狠的朝魔魂劈了下去了,凌厉而骇人的气流声一在空气中划过,顿时发出一声声呼呼的声音,空气中因她的加入,气流的涌动,三股能量在半空中互相碰撞着,擦出了一道道的火花,爆发出了一声声的强大的爆破声与气流。

    “砰砰砰砰……咻!”

    只见爆破的声音响起,凤吟剑凌厉的剑罡之气了随着一劈而来,蕴含着强大暗劲的这一剑一举划破了魔魂身外的保护气流,那气流一被劈开顿时四溅开去,消失在空气之中,而就在这一刻,子情夹带着骇人杀气的凤吟剑随即落下,只听嗖的一声,锋利的利剑从他的身后穿透而过,却因他的偏离而并没有一举剌中胸口,但这一击却也足够让他气息外泄实力迅速的往下降。

    因为愤怒与心中的恨意,因为看到了奄奄一息的辰合上了眼睛,因为看到了他那胸口的起伏停了下来,生命似乎就此停留在这一刻,她已经顾不得这个人是魔魂还是雷战祈,她心中以及脑海里有的只是辰闭上眼睛地一刻绽开的笑容,似乎永远定格在那一刻的笑容,浅浅的淡淡的……

    雷战祈,她知道这事与雷战祈无关,因为这是魔魂控制了他的意识,侵占了他的身体而弄成的后果,但是,但是这一刻她只想杀人!只想把伤害到辰的人通通的给杀了!让他们见不到明日里升起的太阳!让他们为辰而付出惨痛的代价!

    “找死!”

    一声阴测测的低喝声从魔魂的口中传出,捂着胸口处的涌出的鲜血,他在一掌拍飞了老者后迅速的一转身,凌厉而夹带着嗜血的掌风猛的朝身后的子情拍去,强大的气流涌出,空气中那肉眼可见的玄气顿时如水纹一般的往外荡开,只觉轰的一声,气流所袭之处,屋顶瓦片纷飞落地。

    “砰!”

    重重的一击狠狠的击向子情,眼见这带着嗜杀之气的凌厉攻击向她而来,她迅速的把身体里的玄气气息尽数提出,顺着双手注入手中的凤吟剑中,随着强大玄气的注入,原本泛着锋利寒光的凤吟剑咻的一声迸射出越发骇人的剑罡之气,骇人的剑罡之气如同愤怒的狂龙一般涌出,包裹着凤吟剑的剑刃,随着她身体的往上一跃,双手紧紧的握住手上的凤吟狠狠的往下一劈!

    “凤舞九啸!”

    随着她的一声大喝落下,从凤吟剑中迸射而出的强大气流猛的飞溅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一股毁天灭地的骇人气息,这股气息汇聚成一团,形如凤凰展翅而飞,势如狂龙捣海直腾,强劲的气流夹带着毁灭般的气息势如破竹的劈向那飘浮伫立在半空中的魔魂!

    强劲的气流一举毁灭了魔魂拍下的骇人掌风,只觉当气流划破那空气中的能量时,呼呼的声音蓦然朝四面涌开,而她的剑罡之气却是直捣黄龙,带着肃杀之气的朝魔魂劈了下去。

    “咻t呼……砰砰砰砰d隆……”

    当那一股剑罡之气劈下时,强大的气流在地面上划开了深深的一道剑痕,地面如同一裂开了一般,爆发出一声声砰砰砰的声音,尘烟弥漫而起,直到抵住了魔魂的攻击后在他的身前五米之外的地方爆破而开,强劲的气息如同水纹一般的往外荡开,因骇人的气息爆破而出,就连那魔魂也被这一股气流狠狠的击了出去。

    “噗!”

    猛的一口鲜血从魔魂的口中喷出,他的身影从半空中直落地面,迅速的一个翻身才不至于狼狈的摔倒在地面上,只是脚步却因那股剑罡之气的强大而无法稳住的往后退去,直到抵住了墙角,身体重重的撞在墙上才停了下来,随着被他的那样一撞,厚实的墙壁竟然裂开了好几道裂痕。

    他捂着胸口,感觉着体内气流的翻滚,腥红的眼睛闪烁着嗜血杀意的朝那缓缓的从半空中落在地面上的女人。只见她一身白色的衣裙染上了鲜血在气流中涌动着,纷飞的墨发显得凌乱却不失美态,手中持着利剑斜指地面,寒气迸射而出的剑锋很是骇人,而她的目光,此时正泛着冰寒的肃杀之意紧盯着他看。

    他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给伤了?了不得啊!敢把他伤成这样,他非要她生不如死不可!阴狠而嗜血的腹红眼眸中浮现着狠厉的神色,扭曲的面容带着诡异的笑意低低的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子情,突然间,低低的笑了,那阴寒而透着诡异的笑声莫名的让人不安着。

    子情一步步的走向魔魂,斜指地面的凤吟剑在地面上磨出沙沙的声音,锋利的剑尖划过地面,留下长长的一道剑痕。冰冷的目光如同千年寒冰一般的落在那魔魂的身上,紧握着剑的手与紧抿着的唇能看出她此时心中翻滚而起的恨意与怒火,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魔魂的身影,只有他那散发着阴邪气息的黑色身影,这一刻,她心中只有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把他给杀了!把他给杀了!

    势如水火不相溶的两人都盯着对方,杀意四现而起,魔魂低低的笑着,诡异的笑声一落下,黑色的身影瞬间飞闪而出,狠厉的攻击夹带着强大的阴寒气息猛的扑向对面的子情,而子情也在同一瞬间身形一动,白色的身影一闪而出,快如鬼魅的朝魔魂掠去,一时间,一黑一白两抺身影从地面上激战到半空,强大的气流涌动着,呼啸的风刃刮得底下众人纷纷以手半挡着。

    老者见他们两人在半空中激战着,当即迅速的往凌成他们这边而来,在冷绝辰的身边蹲下:“他怎么样了?”说着,手同时搭上了他的手脉。

    “没气了……主子没气了……”追风喃喃的说着,看着主子没有血色的面容,心痛得无法呼吸,为什么死的那个不是他?为什么死的那个不是他?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代替主子去死!主子……

    当老者把上冷绝辰的手脉,感觉到那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心下不禁微微一叹。这样卓绝出色的一名男子,真的就这样死了吗?他虽然认识他不久,但是他与子情那丫头之情的感情之深他却是看在眼里,如果他真的这样没了,子情那丫头如何受得了?

    “前辈,您可有办法救他?”凌成带着希翼的问着,他知道他非同一般的人,能活到五百多岁的他会不会有办法救回冷绝辰?

    “老前辈,救您救救他吧!老前辈!”雪衣和青衣几人也开口着,冷绝辰对她家小姐的爱她们都看在眼里,他真的很爱她家小姐,而且也很宠她,他不能这这么死了!

    “老前辈,您有办法救我主子的对不对?只要能救活我主子,就算要追风的命追风也会给的!老前辈,求您救救我主子吧!”追风当即跪了下来,眼中尽是悲切之色。

    看着他们一个个人都看着他,老者不由叹了一声,说:“你们真的当老头我是仙人不成?不是我不想救,只是,他已经断气了,就连心脉和呼吸都已经停止了,这让老头我怎么救?我也想救他,但是,我不得不残忍的说一声,他真的已经死了。”他虽然活了五百多岁,但他不是神仙,没有起死回神的本事,就算他有心,也没那个力啊……

    ------题外话------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滴,会怎么样,还得看后面,其次,虐文与宠文之间的分别是男女主之间的关系,正剧的文风少不了有情节上的起伏,经历苦难,但与虐恋无关,如果看了受不了,那我也只说,蛋定,如果无法蛋定,那就随意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