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五章 辰呢?
    听到这话,众人只觉心头一沉,真的没救了?真的就这样死了?他怎么能就这样死了……

    “砰!”

    “噗!”

    重重的一声碰撞声传来,拉回了他们的神志,猛的的抬头往上看去,却看到了令他们心惊的一幕。只见子情被魔魂重重的拍了一掌,身体猛的往后坠去,一口鲜血顿时从她的口中喷出,从半空中溅落,洒满了一地,而就在他们一个个冲上前的时候,那魔魂却迅速的加快了速度来到了她的身边,一手紧掐住了她的脖子。

    “丫头!”

    “子情!”

    “主子!”

    “小姐!”

    惊呼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从他们的口中传出,看着她被魔魂紧掐着脖子,根本无法反抗时,众人的心惊得险些停止了跳动,原本想要冲上前去的众人在看到魔魂那阴寒狠厉的目光时全停了下来,生怕自己再往前一步魔魂就会一手掐断了她的脖子,取了她的性命。

    “放开她!魔魂,你有什么冲着老头来,放开她!”老者在底下大吼着,没想到魔魂的实力一提升,完全占据了那具身体后竟然会带来这样毁灭性的破坏,已经有一个因此而死了,若是连她也死了,他真的不知该怎么原谅他自己!

    “哈哈哈……”魔魂一手掐着子情的脖子,把她扣在了身前,扭曲的面容带着狠厉的神色看着下面的众人,蓦然腥红的目光中泛过一丝杀意与阴寒:“放了她?真是笑话!”从他手中活命的人,根本就没有!这个女人胆敢把他伤成这样,他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了她!

    脖子被他掐着,似乎要喘不过气来,此时她手中的凤吟剑已经掉落在地面上,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想借以来缓解那令人喘不过的气息,身体悬浮着,却因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寒之气而无法控制体内的玄气,只觉掐着她脖子的手越来越紧,而她的呼吸也越发的困难,她看着面前面容扭曲的魔魂,那双腥红的眼睛里只有着嗜血的狠厉,已经见不到往日雷战祈那股高傲冷漠的神色……

    看着子情的命就在那魔魂的手中,只要他手中的力道一加重,随意可以掐断子情的脖子。底下的凤歌压下心头的惊慌,强自镇定着,冲着上面的魔魂喊着:“雷战祈!看看你手里的那个人是谁!那是子情!你看清楚了!那是子情!难道你真的想亲手杀了你所爱的人吗?”

    虽然她没见过雷战祈几次,但是她知道雷战祈对子情的情意,那是古武大陆闹得风风火火的事情,雷战祈当初就是因为不知道子情的另一个身份是碧落山庄的墨清姿而提出了退亲,这事谁都是知道的,如果要魔魂放了子情,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是那雷战祈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她不相信他就真的被那魔魂吞噬了身体,压下了神智,如果是雷战祈,她相信他无论如何也是不会伤害子情的!

    “哼!没用的,那个雷战祈已经不存在了!这具身体如今已经是我的了!就算你们再怎么叫,也唤不醒他已经沉睡的灵魂!”魔魂冷哼了一声,阴寒的声音透着狠厉的从口中传出,他看着底下的众人,低低的笑了,想用那个雷战祈来让他留手?怎么可能?那个人的灵魂已经沉睡了,在他强大的威压之下永远也不可能醒来!这具身体已经是他的了,他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没有谁可以驱使他!

    “是吗?雷、战祈,你的、骄傲不容许你被、被这一个魂体压下!”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的子情冰寒的目光直视着他腥红的眼眸,像是要看穿他的心灵似的。

    听到这话,魔魂腥红的眼眸阴测测的对上了她清冷冰寒的目光,却在看到那双清冷冰寒的目光时,心头微微的一跳,那一跳,不是属于他魔魂的感觉,而是这具身体本能的反应。

    该死!这具身体到底跟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爱人?不像,那个已经死去的男子才是这个女人的爱人,他又怎么可能是这个女子的爱人!可是为什么却因她的一句话心头跳动了起来?那股从心间涌起的痛意让他脸色微变,像是有什么要挣扎着出来一般,连头也痛得要紧。

    掐着他的手不自由主的放松了,像是有什么在与他抗衡着一般,他要掐下去,可是手却硬是要松开,两股意念在较量着,弄得那只手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子情虽然还被他掐着,但明显的那股力道松开了不少,这让她心下有一丝讶异,没想到雷战祈的意念竟然还存在着,那样高傲的人,确实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念,这个魔魂想要完全的控制他只怕也没那么容易,缓过气来的感觉让她好了不少,身体却还提不起力道,因为刚才被重拍了一掌此时受了很重的伤,根本没能够提气运息。

    底下的众人看到了上面的变动,皆是一喜,他们知道雷战祈虽然被侵占了身体,被压下了意识,但是在他的心底对子情一直都是非同一般的,也许此时若是换成别人的话他未必会有些意念,但那是他深爱着的女子,此时却被他掐在手中命在旦夕,多多少少都是会有些意动的。

    见状,凤歌迅速的加头对身后的雪衣几人说:“快!你们跟在子情边较久,应该知道他们之间的一些细节,快说快说!只要他恢复神智子情就有救了!”

    自然也看到上面那一幕的老者震惊不已,被魔魂吞噬了神志的人竟然还能有自己的意念?竟然因为那丫头而能在那一瞬间恢复清明?太不可思议了……

    “雷战祈,你想想湖心小筑,你还记得你的手是被谁医好的吧?那可是我家小姐!”红衣大声的喊着,一边说着以前在古武大陆的事情。

    耳边听着底下的话,像是一阵阵魔音一般的传入脑海时,蓦然间,脑海中浮现了一幕幕的情景,林中他的有意刁难,却在看到她有危险时迅速出手,她在帮他梳头,却恶意的扯掉了他一大把的头发,湖心小筑里想一睹她的真容,却被她弄晕,青山比武论名,她以惊人的姿态出现在比武台上,成为四大名山第一人,再次相见,他却不知她就是她,一个错误的决定让他与她从此毫无关系……

    腥红的目光随着脑海里一幕幕的记忆而变动着,时而涌上了漆黑的眼眸,腥红与漆黑交替换着,扭曲的面容带着痛苦,掐着她的手微微颤抖着,心底传来的痛意让他险些无法呼吸,看着面前依旧绝美无双的她,腥红的眼眸渐渐的退了下去,换上了漆黑的眼眸,他微微动了动嘴唇,一声颤抖的轻唤低低的从口中而出。

    “子、子情……”

    看着他的手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他猛的心头一惊,他在做什么?他竟然掐着她的脖子,他怎么可以这样做!当他在她清冷冰寒的眼眸中看到了他那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时,漆黑的眼底闪过慌乱之色,迅速的收回了手,却在她的身体往下掉去的那一刻伸手抱住了她。

    “子、子情、对、对不起,我、我……”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来表达此时心中想要表达的情感,对上了她清冷冰寒的眼眸,他的心头一阵剧痛,只觉如同刀子在挖一般,看到她嘴未干的血迹,他漆黑的眼中闪过了内疚与歉意,他竟然伤了她,他怎么可以伤了她……

    突然间,那被他压下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只觉心口的血气带着陌生的气息在体内翻滚着,他知道又是那魂体,那个占据了他身体的魂体在作怪着,漆黑的眼睛又慢慢的事开始变成腥红,他强自压下那股不适,迅速的抱着她来到地面,把她放在地面上转身就要走开,却不想手被拉住了。

    “雷战祈,你听着,我一定会消灭了魔魂让你变回以前的雷战祈!”虚弱的声音虽然无力,却郑重如同宣誓,让人毫不犹豫的相信了。

    他回头深深的看了地上的她一眼,迅速的抽回了手离开了,他怕自己再不离开,待神识又被压下时,他又会做出来伤害她的事情来……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子情的视线也渐渐的模糊了,只觉面前一黑,整个人也昏了过去,脑海最后浮现的是辰那带着宠溺的目光与柔情的面容……

    “小姐!”雪衣几人迅速的跑上前去把她扶了起来,看着受了重伤的她,心急得直掉眼泪。

    “先带回去再说!”老者说着,示意他们先把人都带回去,于是,一行人迅速的把人都带了回去。

    而此时,远在古武大陆的众人还不知道在这边的子情他们已经出了事。在处理完自家的事情后,见到家人都没事,霍逸他们又赶到了碧落山庄,本想着来看看子情他们有没回来,却听说一直都没有回来,众人不由齐聚一堂商量着。

    “如果子情他们回去了知道我们回了古武大陆一定会来的,怎么可能没事,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霍逸神色凝重的说着,妖孽般的容颜上此时眉头微拧,最近几日总觉得心头不安,莫不是真的要出什么事了?

    “这里的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我们回去看看吧!”洛少翔开口说着。子情他们都没有回来,而且那雷战祈也去了那边,真担心他们会对上了。

    “那我也要去。”洛菁宁说着,拉着她家大哥的衣袖。

    听到她的话,洛少翔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宁儿,你就不要去了,虽然爹的伤不是很严重,但是家族里面的事情众多,而且被出了这么一件事有很多的事情都得重新处理,虽然大多数现在都处理好了,但是你得陪留在家里照顾着爹,别让他太操劳了,还有的就是云飞的父亲也受了伤,他也不能跟着去神迹天空,所以你们留下吧!”

    “可是你们不在这边,我会想你们的啊!而且,而且子情姐姐她们都不在。”少了她们就像少了什么似的,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是否能呆得下去。

    霍逸看了她一眼说:“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留下来好一点,而且这边也有白云飞在,有什么事你也可以去找他。”现在他心里只担心着子情他们,不知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

    墨成轩点点头,沉声说:“不错,宁儿就留下来吧!等我安排好这里的事情后便可起程回赤城。”

    “墨世伯,子青的伤好点没有?”洛少翔问着。

    “好多了,现在可以下床了,不过体力还没恢复,只要再休养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的。”墨成轩沉声说着,心下暗忖,去了神迹天空还不知又会遇到什么事,看来得和柔儿商量一下,让她留下来好一点。

    “那我们何时回赤城?”

    “你们先在这里住下吧!明天我们就回赤城去。”墨成轩说着,便站了起来对他们说:“我去看看子青,顺便跟他说一下这事。”说着,便大步的往外走去。

    待墨成轩走出去后,洛少翔看向了霍逸,沉声问:“如果子情他们真的遇到雷战祈了,会不会出什么事?”连四大山主都说他的实力提升了很多,而且很诡异,如果真的遇上了会是他的对手吗?

    闻言,霍逸沉默着,半敛着眼眸像是在想着什么。而洛菁宁则说:“说算雷战祈真的变得很厉害,但是子情姐姐也很厉害的,不一定就打不过他,再说了,还有冷大哥也在那边呢!”

    听着她的话,两人都没开口,他们知道这事不是那么简单的,否则,一个雷战祈也不会把这古武大陆弄成这个样子了……

    另一边,墨成轩来到了子青的院子里,把他的打算告诉他后,就听子青在说着:“庄主,我也要去神迹天空,我想去子情的身边帮着她。”他们在那边会面临很多的事情,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出到一分力,留在这庄里,他真的觉得自己做不到什么。

    “你听我说,我们去了那边的话这边没人打理着也不行,而你是我们都信任的人,只能把这里都交给你,相信我们,等我们回来吧!我们一定不会让墨墨出事的。”墨成轩沉声说着,他的女儿他自然是最为担心的,本以为他们会回来古武大陆,谁知却没有,他现在只担心着她会不会跟雷战祈遇到了,提升了实力的雷战祈,只所他们都不是对手啊!

    闻言,子青不禁说不出话来,庄主把这边的事情交给他,这是信任他他是知道的,他又岂能让他失望?可是子情……

    “好了,这事就这样决定了,你的身体还没好,要好好养伤,好好休息吧!我就先走了。”他说着站了起来,不等他说什么便往外走去。

    见状,子青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半句话来,最后只听着他暗叹一声。

    回到自己的院落中,墨成轩见到了那坐在桌边的身影便走了过去,低沉的声音带着温柔的唤着:“柔儿。”

    听到他的声音,雪柔回过神来,看到他回来便起身相迎:“回来啦,怎么样?事情都交待好了吗?我们什么时候回赤城?”她轻声问着,温柔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柔儿,你真的要跟着一起回去赤城?”墨成轩牵着她的手问着。

    雪柔温柔的一笑,轻声说:“当然了,你和墨墨都在那边,我自己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再说,我也不放心你们,去了那边至少我能知道你们的情况。”

    “我只是担心到了那边……”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跟你们在一起,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都要一起去面对。”她坚定的说着。

    闻言,墨成轩点点头,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应了声:“好,我们一起面对。”说着,他把她搂进了怀里,紧紧的抱着,看着天上的天空,想着此时在神迹天空的女儿。

    神迹天空,赤城

    经过了那一场大战,赤城中的百姓们都知道冷绝辰在那一场大战中为了守护他们而死了,而墨清姿则受了重伤,就连血狼成员他们也一个个都此时重伤在身,赤城的消息迅速的在大陆上传开,引起了一阵的轰隆。

    是什么人竟然能杀了冷绝辰?又是什么人意见敢伤了墨清姿?谁不知道墨清姿现在已经是魔尊的义女,伤了她不就正是与魔尊作对吗?虽然大陆众人都知道他们一死一伤,赤城也是元气大伤,却是没有人敢动赤城半分,因为是魔尊的实力摆在那里,谁敢去动他义女的城镇?谁又敢与他魔尊作对?

    也正是因为这样,那个黑袍白发的魔魂一度的成为了神迹天空中众人议论的话题,众人纷纷猜测着他到底是什么人来的?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人?

    在得到了赤城发生的事情后,魔尊便亲自来到了赤城,他听说子情受了重伤,而那冷绝辰竟然死了,只觉感到太不可思议了,冷绝辰,那样卓绝不凡的一名男子,真的就这样死了?他清楚的知道子情和冷绝辰之间的感情是多么的深,如果冷绝辰真的死了,她可承受得了?

    这一天,赤城迎来了魔尊这样一名令人心生骇意的大人物,当他被八人大轿抬着进城时,城中的百姓纷纷退避而开,让出了一条大道来,他们知道如今这魔尊是墨小姐的义父,虽然如此,却还是难免对他心生惧意,尤其是看到他这么大阵势的来到赤城。

    其实,魔尊是想着,冷绝辰死了,而子情则受了重伤,就连血狼成员他们都伤得很重,为免大陆上有的人趁这个机会来找他们的麻烦,或者是存心惹死,于是便以这样的气势出行,这样一来可以让神迹天空的众人都知道他是亲自去赤城探望,二来也可以清楚明确的告诉众人,就算是少了冷绝辰,就算是子情受了重伤,赤城和他们都是别人所不能动的,谁若动了,就是与他魔尊过不去!

    除了魔尊之外,颜沐和司徒南陵以及君邪宇他们都赶来了,原本因为家中有事而回去的他们,在听说了这事后纷纷从各地赶来赤城,只是当他们来到赤城时,却感觉这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哀伤,虽然赤城中大街小巷的人都在忙碌着,却是鲜少有人脸上出现了笑容与开怀,因为冷绝辰死了,是因为守护他们而死的,而在那不久,他正搂着墨小姐对他们说他们要成亲了,可是现在他却已经不在了,每当想起这个,众人心下一片悲凉。

    他们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当那个杀人狂魔出现在城门处时,他叫他们都回屋子里躲起来,他保护了他们,可是却死了,这是城中的百姓万万没有想到过的事情,他们以为以他的实力应该会没事的,但是不想,悲剧还是发生了,现在城中的众人,总是会不时的朝墨府的方向看去,冷公子死了,墨小姐怎么办?

    墨府,此时被一片的哀伤笼罩着,半个月了,从那日大战到现在,已经足足半个月了,因为子情自那日昏迷过后至今还没醒来,冷绝辰的尸体一直放着,没人去动他,也不敢去动他,因放在冰室里,就算是已经过了半个月却也没有腐烂的迹象。

    雪衣和青衣她们几人还有凤歌都守在子情的身边,小心的照顾着,因她的内伤很重,若不是因为她调制的那些治疗圣药以及老者以他的玄气加以为她修复着身体,只怕也会顶不住。

    床上,昏迷了半个月的子情眼睫毛轻轻的拍动着,慢慢的转醒过来,当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雪衣几人担心的面容,脑海里一时间转不过来,她顿了半响,眼中的迷蒙渐渐的变得清明,脑海中想起了昏迷前的那些事情,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辰呢?辰怎么样了?”声音一落,她猛的就想从床上起来,怎知因半个月的休养,身体还很虚弱根本没有力气站起身。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