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六章 活过来了!
    雪衣连忙上前扶着她,担忧的说:“小姐,你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太激动。”可怜的小姐,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么多的苦难?从小至大,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现在冷公子没了,小姐该如何是好?

    “雪衣,扶我起来,我要去看辰,我要去看辰!”她拉着雪衣的手,无力的声音透着虚弱的气息,那苍白的面容像是大病了一场似的,很是憔悴。

    半个月了,因为这半个月里她一直昏迷着,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为此,他们想尽了办法,最后想到了那岩乳,于是蓝无极便前去取了一胸来,这些日子全靠着岩乳在为她补充着体内的能量,维持着她的生命。

    见她拉着雪衣就要下床,凤歌连忙上前扶着她紧张的说着:“子情,子情你听我说,你不能太激动,你知不知道你怀孕了,你有了冷绝辰的孩子,你不能太激动。”她真的不知道子情在这个时候怀孕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难道是上天见她失去了至爱的人,所以给她留下了冷绝辰的孩子?

    原本挣扎着想要下床的子情在听到这话后,不禁一怔,抬眸看着她:“你说什么?我怀孕了?”她怀了辰的孩子?是真的吗?原本弥漫着哀伤的目光浮上了怔然,似乎没想到她竟然会怀了辰的孩子。

    凤歌见她冷静了下来,这才点点头说:“是真的,你昏迷了半个月了,是那个老头帮你看的,他说你怀孕了,一个月有多了,因为那魔魂的一掌你受了很重的伤,孩子险些没能保住,不过后来还好平安没事了,但是现在你的身体还很虚弱,那个老头交待,你不能激动,一定要小心腹中的胎儿。”

    “我真的有了辰的孩子?”她喃喃的轻语着,一手抚上了自己平坦的腹部,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怀了辰的孩子了,这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两个人的孩子,辰,你知道了吗?我们有孩子了……

    想到辰,她的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涌出,滑过了有些消瘦的脸颊,滴落在她的衣襟上,看得旁边的几人心酸不已。

    “小姐,小姐你别这样,我们知道你心里难受着,可是,可是你要顾着自己的身子。”紫衣一边个抺着眼泪哽咽的说着,看着自家小姐坐在床边神色哀伤的掉着眼泪,她心里也难受得要死。

    雪衣和青衣眼眶也泛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着,心里辛酸不已,她们想要开口安慰她,却不知应该怎么开口,看着她神色哀伤的掉着眼泪,那在她们眼中打转的泪水也跟着滴了下来。

    红衣抺去了眼中的泪水,把早就准备好的岩乳端了上来,来到了她的面前哽咽的说着:“小姐,你十多天没一粒饭下肚,身体吃不消的,我们准备了岩乳,你喝一点,来,红衣喂你。”

    “辰怎么样了?他在哪里?我要去看他。”她没有看她们,也没喝那红衣送到嘴边的岩乳,只是喃喃的问着。

    “小姐,你喝一点吧h了之后我们陪你去看冷公子。”青衣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哽咽,她上前接过了红衣手中的碗,轻轻的用勺子舀起一些送到她的唇边,希望她多多少少可以喝一点。

    “我喝不下。”她别开了头说着。

    见状,在她身边的凤歌开口说:“子情,你喝不下也得喝一点,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肚子还有孩子,就算你受得了,可是孩子呢?来,就喝几口,然后我们陪你去看他。”说着,示意青衣喂她。

    闻言,子情半敛下了眼眸,目光落在自己的腹部,她和辰的孩子……想到这,她这才微微张开了口,喝下了青衣送到唇边的岩乳。

    看到她喝了,几人这才放下心来,直到她把一小碗的乳汁都喝下了,青衣这才把碗拿开放到桌边去。

    “来,我们扶着你。”凤歌说着,挽着她的手让她身上的重重可以倚着她,雪衣扶着她的另一边,而青衣则拿起披风披在她的身上说:“外面风大,披上小心着凉。”

    “我去煮些清淡的小粥让小姐回来可以吃。”红衣说着,迅速的往外走去。

    而此时在前院中,魔尊摒退了左右,自己走进了墨府的大院,而看到他到来的护卫急急的进去禀报,大堂中坐着的凌成以及老者还蓝无极和龙铭哲几人闻言,相视了一眼,起身相迎。

    “墨墨呢?她在哪?”萧大步的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不见墨成轩他们,只有龙铭哲几人在大堂中。

    几人都知他收了子情为义女,也跟着她的爹娘叫她为墨墨,龙铭哲便上前说:“墨墨自从被那魔魂打了一掌后,到现在还没醒。”说着,不禁暗叹了一声。

    “魔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柔儿他们呢?”萧沉声问着,眉头微拧。

    “先坐下吧!我把这事说给你听。”龙铭哲说着,示意他先坐下,又命人上了茶。

    而另一边,凤歌几人扶着子情去了冰室里,那里冷绝辰出了事后再弄成的,主要是因为怕他的身体会坏了,因为无须从前院后,前院的人都还不知她此时已经醒来,来到了那冰室那里,子情开口对她们说:“我自己进去。”便推开了她们扶着的手,一步步的往里面走去。

    她的身体还很虚弱,每走一步都显得吃力,但几人却没坚持着扶她进去,因为她们知道此时她只想与冷绝辰单独呆上一会,看着她一步一步的往里面走去,几人心下不禁泛过一阵辛酸。

    推开冰室的门,一阵冰凉的感觉迎面而来,让她忍不住的身体微微一缩,她走了进去,顺手关上了门,轻轻的来到了那里面,一张石床上,看着那静静的躺在石床上的他,心头不禁一疼,脚步的步伐越发的沉重起来,心下一声声的自问着,辰,他真的已经死了吗?真的已经死了吗?

    “辰……”来到石床边,她轻轻的握住了他冰冷的大手,低低的唤着,看着那没有一丝血色的容颜,眼眶中的泪水不禁滴了下来:“辰,你知道吗?我们有孩子了,我怀孕了,辰,你不会丢下我的对不对?”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他的手中,她的神色尽是悲伤与痛苦,而床上的人却静静的,像睡着了一般,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刚醒来的她,身体还处于虚弱中,虽然身上披了件披风,寒气却还是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不愿放开,看着床上至爱的人,她低低的声音透着一股坚定与势在必行的决心:“辰,你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那个魔魂不杀了他我誓不罢休!”

    手,轻轻的抚过他的脸,来到他的眉毛,慢慢的顺着他的脸颊来到他性感的薄唇,她俯下了身,低下了头,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吻,而人也因受不了这里面的寒气和心疼而再一次的昏倒在地面上。

    外面等着的雪衣看着那紧闭着的门,担心的说:“小姐进去那么久了还没出来,会不会有事?我们不如进去看看吧!我担心里面寒气太重她的身体会受不了。”

    “嗯,我们进去看看吧!她不能在里面呆太久。”凤歌点头说着,就在往里走去时,却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

    “你们也真是的,怎么可以让她刚醒来就去那么冷的地方,她的身体哪里能受得了!”老者的声音从她们的身后传来,几人一回头便看到他们几人一同前来,同行的还有那就一身红衣的萧,还没等她们几人开口,老者便沉声问着:“你们几个怎么在这里?你们没陪她进去吗?她的身体此时虚弱得很,要是她昏倒在里怎么办?”

    “小姐不让我们跟着进去。”紫衣开口说着。

    “唉!快进去看看吧!”老者说着,便大步的往里面走去。

    一进里面,果然看到她昏倒在地上,当即吓到了他们一行人:“快、快把她扶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怎么样?”萧也紧张的凑上前问着,从他们的口中他已经知道她怀了孩子,而且身体还这么虚弱,要是出了事那可怎么办?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雪衣几人不由心下一慌,早知道小姐会昏倒她们就应该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不应该让她一个人进来了。

    老者为她把了把脉,这才轻呼出一口气说:“还好胎儿没事,她只是身体太过虚弱,再加上伤心过度才昏倒了,你们快送她回去休息,记住,不能再让她一个人呆着,一定要小心的照顾着。”

    闻言,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雪衣几人扶着她往回而去,龙铭哲几人也跟着走了出去,只有萧和老者一同留在这冰室里。看着石床上面容苍白没有一丝血气的冷绝辰,萧叹了一声说:“他就这样死了吗?冷绝辰,我真的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那样卓绝不凡的一名男子,怎么可能就这样死了?

    他走上前,来到石床边,伸手把了一下他的手脉,确实是没有了跳动,这才不得不相信,他真的已经死了,他轻叹了一声,把他的两手放到他的腹部,为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拢紧了衣襟,然而,当他的手来来到他的胸前为他拢紧衣襟时,却不由微微的一顿,眼中闪过了疑惑之色,当下把手按在了他的胸前,这一回,眼中的惊愕就更大了。

    “怎么了?”老者察觉到他的不对劲,走上前问着。

    萧眼中是惊愕与不解,他抽回了手看向了老者,沉声问:“你真的确定他已经死了吗?”一个死人,而且还是一个在这冰室里停放了半个月的死人,怎么可能胸口还有温度?

    听到这话,老者不明所以的问:“什么意思?”他为他诊断过,脉搏已经停止了跳动,而且呼吸也没了,难道不是死了还活着?

    “你自己来看看。”萧瞥了他一眼,侧身让他走上前来。

    老者不明,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把手探向了冷绝辰的胸口,当感觉到那胸口上传来的温度时,不由错愕的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他明明已经断气了!怎么可以身体还有温度?”而且,而且他还在这里面呆了半个月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死人怎么可能胸口还有温度?他一定还没死!”萧肯定的说着,却也说不上来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没死,又为什么没有了呼吸?而且也没有脉搏的跳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者紧皱着眉头看着石床上的冷绝辰,半响,他对萧说:“你帮我扶起他,我运气试试。”他活了五百多年了,还没遇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情,怎么可能明明断气了却没死?

    萧闻言,看了他一眼便把冷绝辰扶了起来,沉声问:“你想怎么做?”这个老头,听他们说竟然有五百多岁了,真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我运气先帮他驱散体内的寒气,再疏通他的筋脉,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老者说着,一边道:“他的胸口还有温度,单单这一点就知道他还没死绝的,一定还活着!”他说着,同时手心一转,手掌凝聚一股玄气注入了冷绝辰的背后。

    随着老者的玄气一点点的为冷绝辰驱散了他体内的寒气,他的身体总算没那么冰冷了,只是,却还没有呼吸,这让他们两人都很是不解,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的他们根本不知应该如何下手。

    看着面容没有一丝血气的冷绝辰,萧不由沉思着,一边把他的疑惑问了出来:“他会不会是之前吃了什么药物之类的东西?你想想看,墨墨可有给什么东西给他吃?我从柔儿那里听说,墨墨在制医面很有天赋,会不会是她曾给了什么他吃了才保住了他的命?”

    听到这话,老者沉思了一会,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许他的一口气被堵住了。”声音一落,他的手探向了冷绝辰的胸口处,感觉到除了胸口心脏处有温度之外还有丹田处有一丝的暖流,但其他的地方皆是一片的冰冷,于是顿了一下他便说:“我试着看能不能打通。”

    语毕,他手掌一翻,运起气息从冷绝辰的丹田处慢慢的往上推起,企图把那股停流在丹田处的暖流引到胸口上去,借以冲开那股压堵着的东西,只是,当他那肉眼可见的浑厚气息慢慢的来到他的胸口处时,却又因逼不上那堵在胸口处的东西而又散去,试了几次皆没办法,于是开口说:“你和我一起来,我们两人的气息要汇聚成一团才行。”

    “嗯。”萧沉声应了一声,一手扶着冷绝辰,一手凝聚起体内浑厚的气息,两人一前一后的把两股玄气汇聚成一团,慢慢的从丹田处往上推移而起,来到胸口处时,推移的速度越发的缓慢了,像是有什么在阻拦着他们的气息似的,因运用玄气而行,两人的额间皆渗出了点点的汗水。

    两人相视了一眼,蓦然合力往上用力一推,气息瞬间滑了起来,而那股原本堵在他胸口处的东西也随着从冷绝辰的口中吐出,两人一看,那是一块如鸡蛋般大小的血块,看到他吐出了血块,两人皆是心下一松,老者迅速的伸手探向他的鼻息,微弱的气息顿时让他欣喜的笑开了。

    “太好了,有气了!有气了!”老者开心的大笑着,脸上总算露出了这大半个月以来的第一个笑容,整个人豁然开朗起来,原本以为已经死去的人却有了气息,怎么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闻言,萧也伸手探向了他的鼻息,果然是恢复了气息了,这才也跟着露出了笑意,朗声笑道:“想不到这小子的命倒是挺大的,竟然这样都死不了,这样一来就好了,墨墨也不用担心了。”

    就在两人大笑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从冷绝辰的身体里飞闪而出,停落在他们两人的身旁,当他们两人定睛一看时,却见是一名身穿金色衣裙的年纪女子,女子精致的面容透着一股贵气,玲珑的身段以及不凡的身姿和她那眉宇间散发出的尊贵气息让两人都不由露出了深思,而她却在他们还没开口之前便已经对他们两人轻身行了一礼。

    “金龙谢过两位救活了我家主人。”不亢不卑的声音不似一般女子的轻柔,却也异常的好听。

    萧迟疑的看着她,顿了一下,这才问:“你家主人?你是冷绝辰的那条上古神兽金龙?”他记得冷绝辰的幻兽是一条上古神兽金龙,却没见过它幻化成人形。

    “是的。”金龙应了一声,看向了昏迷着却已经恢复了气息的主人,说道:“主人受了魔魂近十成功力的一掌,五脏六腑皆伤危在旦夕,金龙化作一道金光进入主人体内,以上古神兽的能力修复主人的内伤,再加上有子情小姐的紫灵丹才能保住了主人的一命条,但因瘀血凝结堵在胸口而导致主人无法呼吸,金龙虽然以气护住主人的身体,却也没有办法为主人逼出这块瘀血,若非有两位,只怕主人也不能活过来。”

    听到这话,老者的萧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他的胸口一直有温度了,原来是因为这样,不过无论如何,他能活过来就已经是最好的消息了。两人相视了一眼,不由皆露出了一抺笑容,萧沉声对金龙说:“我总算是见识到上古神兽的神秘力量了,你的力量,应该是治疗能力吧!”他记得曾与冷绝辰交手,但是这上古神兽金龙的战斗力不怎么样,当时就已经觉得奇怪了,原来是因为战斗并不是她的强项。

    金龙微微一笑:“是的,我并非战斗系的上古神兽。”火龙和扬两个是战斗系的,而她的则不是,所以一般就算真的有战斗,主人也很少叫到她出来。

    “我们先把他带出去吧!再把这件事告诉那丫头,让她可以安心。”老者说着,上前扶起了冷绝辰,而一旁的金龙也帮忙扶着他下了石床。

    “嗯,走吧!”萧点了点头,便与他们一同往外而去。

    另一边,子情的院落中,几人把她扶了回来后脸上尽是自责的神色,若不是因为她们让她一个人进去也不会又昏了过去,雪衣小心的在她的身边侍候着,为她拉高了被子,看着面色苍白的小姐,心里很是难受。

    “你们先出去吧!我在这里照顾着就好。”雪衣回头对他们说着。

    龙铭哲看了解床上的子情一眼,轻叹了一声,对蓝无极和凌成说:“我们走吧!让她好好休息一下。”说着,却不见老者的萧的身影,不由问道:“他们两个人哪里去了?怎么没看到?”刚才只顾着墨墨,倒没注意到他们两人去哪里了。

    听到这话,蓝无极回头看了看,也没见他们,便也说:“我也没注意,也许是在外面吧!”

    “刚才扶着子情回来的时候,我见他们两人留在了冰室里面不知说着什么没有跟上来。”凌成沉声说着,便大步的转身往外走去。

    闻言,几人相视了一眼,便也往外面走去,来到外面时,却见追风一脸兴奋的朝他们跑来,看到了他们从里面出来,不由欣喜的喊着:“活了n了!我主子,我主子活过来了!”

    他刚才没跟他们去冰室,但在听到他们都去了冰室后便也赶了过去看看,因为子情小姐有了他家主子的孩子,主子不在,他也得帮着照顾着子情小姐,谁知道去到那里的时候却见他们都走了,本想着离开时,却见那老前辈和一个穿着金色衣裙的美丽女子扶着他家主子出来了,而且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一身红衣的魔尊,当时他就愣住了,连忙上前去问是怎么回事?却不想听那他们说他主子恢复了气息了,他不信,上前探了一下,果真有气了,当下心里激动得说不出半句话来,把主子送回了院子后,他便急急的赶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们。

    ------题外话------

    亲爱滴们,我二号去西安参加年会,在这期间文我设定自动更新不会断更的,不过你们的留言就得等回来再回了,有十名幸运读者,你们潜水的可以去看看有没你们的名字,免得浪费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哟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