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八章 选谁?
    子情的这一睡,就是三天,好在众人都知道她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于是也放下心来,这一天清晨,雪衣欣喜的声音从子情的房间里传出,让在外面的几人连忙站了起来。

    “小姐,小姐你醒了?身体有没觉得哪里不舒服?”雪衣轻声的问着,声音中带着掩不住的欣喜。

    外面的青衣几人听到了雪衣的声音,连忙往里面走去,一进城面见床上的子情已经醒来,红衣紫衣迅速的迎上前去,青衣则露出了一抺笑意后说:“小姐几天没吃东西,我去熬点粥来。”说着便转身离去。

    “小姐,你还有没觉得哪里不舒服?”红衣和紫衣上前问着。

    床上的子情怔怔的看着床顶,憔悴的神色中透着哀伤,像是没听见她们的话似的,只是静静的看着床顶。

    雪衣几人相视了一眼,眼中皆闪过担忧之色,看着失了神的小姐,雪衣轻声说:“小姐,你不要伤心了,冷公子没事,他还活着。”

    听到这话,子情身体微微的一动:“你说什么?辰还活着?”怎么可能?他明明就没气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小姐,真的,他真的活着,我们没有骗你。”红衣和紫衣连忙说着,生怕她不相信。

    “子情醒了吗?”

    这时,外面传来了凤歌的声音,不一会,就见她快步的走了进来,一进里面便来到她的床边,看着床上的子情已经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不禁笑开了:“太好了,醒了就好,子情,你有没觉得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就说,我去把那老头拉过来给你看看。”

    “辰真的还活着?”她看着她们问着,眼中慢慢的浮上了神采。

    “真的,他还活着,我刚去看他来了,只不过他还没醒。”凤歌点点头说着,见她要起来,连忙上前扶着她:“小心一点,慢点儿,你现在可是怀了孩子的人。”她可还要当她孩子的干娘的。

    心头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那股激动与惊喜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她一声声的在心底自问着:辰真的活过来了?真的吗?真的活过来了吗?只觉此时想要去到他的身边,好好的看看他。当下,她对她们说:“我要去看他,雪衣,替、替我更衣。”那声音微微颤抖着,生怕这只是一生梦。

    “好,小姐你小心一点,不要急。”雪衣轻声说着,给她拿来了衣裙,又帮她把头必梳理好,轻束起来。

    “小姐,来,我们带你去,冷公子就在旁边的院落里。”紫衣说着,上前扶起她。

    凤歌扶着子情,对雪衣和红衣说:“我和紫衣陪她去就好,你们去看看青衣准备了什么给子情吃,多备几样,她现在已经醒过来了,身体要好好补补。”

    “嗯,我们会的。”两人点了点头,送着她们出了院子。

    “走吧!我们去看看青衣准备了什么给小姐吃。”雪衣轻声说着,便往另一边走去。

    当凤歌和红衣扶着子情来到隔壁的院落时,院子里的追风迅速的迎了上来:“子情小姐你醒啦?身子还要不要紧?”

    “我没事,辰呢?”子情问着,目光在院子里扫了一圈。

    “主子在屋子里面,金龙在里面照顾着,只是还没有醒过来。”

    闻言,她示意她们两人把她扶进去,追风迅速上前为她们开门,一进里面,子情便看到一名美貌女子在床边照顾着,而以床上睡着的则是辰,她看了那名女子一眼,心下有些疑惑,她是谁?

    “子情小姐,她就是主子的上古神兽金龙。”追风看出了她的疑惑,连忙在一旁解释着。

    金龙见她们几人进来了,便从床边起身走到子情的面前,轻轻的向她行了一礼:“金龙见过子情小姐。”上古神兽本就无须对人类行这些俗礼,不过面前的子情不同,她是她的主人深爱的女子,而她,也是一名值得尊敬的女子,所以她不介意向她行礼。

    听到这话,子情这才点了点头:“嗯。”示意凤歌和紫衣放开她,她自己一步步的走了过去,来到床边坐下,看着床上的辰明显有所起伏的胸口,这才相信他真的活过来了,清幽的眼眸中泛上了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着,这一回的泪水不再是悲伤,而是欣喜,是喜悦,她轻声问:“他一直没醒吗?”

    “主人还没有醒过。”金龙开口说着。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明明看见他没气了。”

    闻言,金龙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跟她说了一下,最后,又道:“因为主子受了那魔魂近十成功力的一掌,我替主人修复了五脏六腑的伤,却也不知他能在什么时候醒来,不过生命就能保证已经不会有危险了。”

    “嗯,只要他活着就好,我相信他是会醒过来的。”子情轻声说着,手轻轻的抚过了他的消瘦的俊脸,一边对紫衣说:“辰不能一直昏睡着不吃东西,紫衣,去把岩乳拿过来给他吃,那个能他的身体会有好处的。”

    “好。”紫色应了一声,迅速的往外走去。

    “子情小姐,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让她们扶你回去休息吧!主人这边有我照顾着不会有事的。”金龙开口说着,看她脸色还很苍白,真担心她的身体会受不住。

    凤歌也上前说着:“是啊子情,你刚醒过来,我们送你回去吧!他在这里不会有事的,金龙会帮你好好照顾他的。”

    “嗯。”她轻声应着,便起身站了起来对金龙说:“那就麻烦你照顾好他。”

    “子情小姐放心,我会的。”金龙点点头说着。

    闻言,子情这才由着凤歌扶着往回而去。回到院子里,凤歌想要扶她进去休息,她却开口说:“凤歌,我想要这里坐下。”

    “好,那坐一会就进去休息。”凤歌说着,扶着她来到桌边坐下,自己也跟着在她的面前坐下后,这才说:“子情,你爹娘和霍逸他们都回来了,不过白云飞和宁儿因为那边的事情所以没来,对了,就连你义父和君邪宇和颜沐司徒南陵他们也来看你了,就要你昏迷的那一天来了,我们都在商量着怎么对付魔魂,不过那老头说,最有可能收服魔魂的人还是你,不过这阵子在神迹天空上也没再听到魔魂的行踪,我们估计,按老头所说的,他应该已经去了那天之痕。”

    子情目光微闪,想起了那日雷战祈对她所说的话,眼中不由划过一丝莫名的幽光,如果当时不是他在那一刻恢复了神智,估计她也会没命了吧!雷战祈,终究她还是欠了他……

    “子情,这是火龙和扬。”凤歌把怀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放在她的手中说:“火龙和扬就剩下这个了,这是金龙当时拿给我让我交给你的,子情,火龙和扬是上古神兽,不会那么轻易就死的对不对?你有没办法让他们复活?”

    看着手中的那两团东西,一冷一火的透过那外面那层像泥巴一样的东西传入她的手心,想到了那日火龙和扬两个消失在她面前的场景,不禁有行惚,就只剩下这个了吗?他们两个就只剩下这个了?想要感受一下这里面还有没他们两个的能量气息,但却因身体的虚弱而无法运气,只能对凤歌说:“我现在身体很虚弱,无法运气感应一下他们是否还在,等过些天我再试试,如果这里面还有他们的气息存在着,那应该就只是被打回了原形变回了幼儿时期,如果感应不到他们了,那就已经不存在了。”

    听到这话,凤歌点点头,对她说:“我觉得他们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毕竟他们是上古神兽,不能跟一般的幻兽相比。”

    “我也希望他们还在。”子情说着,看着手心里拿着的那两团东西。

    “墨墨,你觉得怎么样?身体还好吗?”就在这时,雪柔在听到她们说墨墨醒了后便赶了过来,一进院子就见她和凤歌坐在那里,当下快步的走了过去。

    “娘亲。”子情露出了一丝笑容,轻声唤着。

    “墨墨,别的就先不要想了,好好的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雪柔轻拍着她的手说着。

    “嗯,我会的。”她点了点头,轻声应着。她知道现在她肚子里还有孩子,一切都要考虑到孩子,而且辰也还活着,虽然昏迷着,但她相信他一定会醒来的。

    “小姐,吃的来了。”红衣轻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手里端着吃的走了进来,而在后面的雪衣和我青衣手里也拿了一些,几人来到桌边把东西放在桌面上,雪衣这才说:“小姐,我们准备了几样,你尝尝。”

    一旁的青衣为好盛了一小碗粥一边说:“雪衣还亲手做了点心,小姐,都是你平时爱吃的,来,尝尝看。”说着,把粥放到她的面前。

    她看了桌面上的那些东西,对她们说:“这么多,我也吃不完的,大家坐下一起吃吧!”

    听说了子情已经醒了,老者他们也来到了后院这里,一进院子便看到了几人坐在桌面,老者笑了笑,开口问道:“丫头,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吗?”

    子情回头看去,见是他们一行人,便起身唤道:“老前辈,爹爹,义父,师傅,你们怎么都来了?”她朝他们身后的几人看了一眼,见了蓝无极霍逸和颜沐君无邪司徒南陵他们几人,便也朝他们点了点头,没想到他们都来了。

    萧大步的上前:“听说你出事了,便赶过来看看,好在现在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墨墨,当下养好身子最为重要,知道吗?别的事情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再说,绝辰也没性命危险了,虽然还昏迷着,但也总会醒过来的,不用担心。”

    “嗯,多谢义父,我的身子没事了,休养两天就会恢复,不用担心。”子情轻声说着,看着这么多关心她的人,心里暖洋洋的。

    霍逸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见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想要开口,却又不知应该跟她说什么,嘴唇动了动,终是半句话也没说。倒是一旁的君邪宇上前笑道:“子情,我们听说你怀孕了,咱们怎么说都是相识一场,到时你这孩子可得认我当干爹才行。”

    “对啊!我也要当你孩子的干爹爹。”颜沐也开口笑说着。

    凤歌瞥了他们两人一眼,说:“你们怎么都跟我争?我早就订下了,子情的孩子要认我当干娘的。”这两人什么人来的?子情才醒过来,她都还没开口他们倒是好意思开口了。

    雪柔在一旁看着,笑了笑说:“墨墨和绝辰的孩子有多些人疼那是好事,你们也不用争,现在孩子还没出生呢!”她露出了一抺温柔的笑意,对他们说:“她刚吃了东西,在这也坐了好一会了,先让她进去休息吧!刚醒来不能吹太久的风。”

    “那我们先扶小姐进去休息。”雪衣轻声说着,上前扶着她。

    “那我先进去了。”子情对他们众人轻声说着,便由雪衣和青衣扶了进去,紫衣和红衣则把桌面上剩下的东西收拾了。

    半个月后

    墨府大厅里的气氛有些凝重,众人齐聚一堂,却都沉默着,子情抬眸看向了老者,问:“老前辈,以我现在的实力也无法收服魔魂,那应当如何?”经过半个月的调养,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只是辰却还没醒过来。

    老者看了她一眼,说:“天之痕的人所修炼的与这边的不同,而你对那里的一切是陌生的,虽然你拥有纯净之气,却不会运用,而这丝纯净之气也得不到提升,这样是无法收服魔魂的,如果想要收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前往天之痕,学会结界之术以及净化之术,而且,还得寻找到四宝,只要拿到四宝,收服魔魂就事半功倍了。”

    听着这话,众人眉头微拧,让她前往天之痕?还要拿到四宝?只是现在子情有了身孕,只怕……

    “什么四宝?”她开口问着,她知道若是不能收服魔魂,将来受害的不仅仅是他们,还会有更多的人受到魔魂的伤害,就如同老者所说,若是被他把三界颠复,只怕到时后果不堪设想。

    “这四宝分别是神秘之境的天圣龙马,结界之城的日月神弓,阴阳冥府的轮回境,以及死城的天辰珠,在当年,圣殿就是用合这四国之力封印了魔魂,只是如今这四国散落各地,要收集到这四宝只怕没那么容易。”老者沉声说着,脸上尽凝重的神色,虽然知道这四宝落在这个个地方,但是这四个地方却是无边之大,试想要找到这四宝又谈何容易?

    老者看了她一眼,顿了一下,又道:“丫头,你要去找魔魂,以你这样的实力还是不行的,到了天之痕,一定得学会结界之术和净化之术,别的不知道,就这两样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保住你的性命。”

    “我的身体已经恢复,我打算这两天起程,只是,要怎么去那天之痕你还没说。”子情看着他问着。虽然心里放不下辰,不过有金龙和他们照顾着,她相信不会有事的。

    “老头带你一起去。”

    “那我也要去。”凤歌开口说着,对老者说:“老头,我也要去,子情怀有身孕得有人在旁边照顾着才行。”

    “我们也要跟着去,我们要跟在小姐的身边照顾着。”雪衣几人不约而同的说着。

    “就是,没理由让她一个人去的,我们也一起去。”霍逸开口说着,看向了老头,一旁的君邪宇他们也跟着说要一起去,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全落在那老者的身上,似乎他要是敢说个不字,就把他的身体瞪出个洞来一般。

    老者扫了他们一眼,说:“你们就算去了也帮不上忙,而且一个不小心还会死在那边,你们还是留在这边吧!至于照顾丫头的人,我会给她找一个,这个你们不用担心,如果你们去了,到时丫头得担心你们的安危,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听到老者这话,司徒南陵睨了他一眼说:“我们好歹也都是一流的好手,就算再怎么样也不会随便就被人给弄死了,你这是瞎担心。”他们哪里有他说的那么弱?想他们一个个都是一跺跺脚地面都会震的人物,在这神迹天空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要真的那么弱,哪来的这些?

    “我这是为你们好,不信?那我就随便给你们施个结界试试。”老者说着,双手迅速在身手结出一个印记,肉眼可见的能量一出,瞬间把他们定住。

    “试试吧!你们要是谁能破得了这结界,那跟去倒也没什么不可,要是破不了,那就得乖乖的留在这边,天之痕,不是那么简单的。”

    “怎么动不了?”颜沐惊讶的说着,奋力的想要挣开,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弹不了。

    “我也动不了。”司徒南陵微拧着眉头说着,什么怪东西来的?什么也没有,但却像把他的身体给束缚住了一般,无法伸展开来。

    一身红袍的萧心下也暗暗惊愕,竟然连他也动不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也没有看到,却这么厉害?如果对敌之时自己成了现在这样,岂不是得任人宰割?

    凌成和墨成轩几人也心惊不已,竟然真的无法动弹,不由看向了那老者,心下疑惑不已,他们只看到他的手在身前比划了一下,怎么他们就全动不了了?

    凤歌和雪衣几人也挣扎不开,暗暗运气了半天也冲不开,不禁惊愕于他的实力之奇怪,这就是他说的结界?

    子情是除了老者之外没有被结界定住的人,她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运着玄气,却都无法冲破,身体一动不动的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心下不禁惊奇不已,这就是结界?看样子比以银针定住其穴道要来得更加的厉害。

    “怎么样?老头我就说了吧,你们要是跟去了是帮不了她的,说不定到时还得她反过来帮你们,所以呢!你们还是留在这里,到了那边我会给找人跟在她的身边照顾着的,不会让她出事的,这个你们可以放心。”

    闻言,众人一时间不知应该说什么好,他们竟然都挣扎不开这个叫什么结界的东西,想了想,霍逸开口说:“那我们也可以到那边学,只要学会了,不就可以了吗?”让子情一人去,他怎么都不放心,如果说有冷绝辰在她的旁边还好,现在是连冷绝辰都还昏迷着没有醒过来,这让他怎么能放心?

    “是啊!我们也可以学的。”雪衣几人也说着。

    雪柔看着老者,轻声问着:“老前辈,真的不能让谁跟着去吗?让子情一个人去,我们真的不放心。”

    闻言,老者想了想,这才看向了子情,问:“丫头,要不你自己挑一个人跟在你的身边照顾着吧!毕竟他们都是你比较熟悉的,做什么也清楚你的心意。”

    凤歌一听,连忙说着:“子情,让我跟你一起去,我可以照顾我干儿子的。”

    “小姐让我跟着去照顾你。”雪衣几人不约而同的说着。

    “子情。”霍逸看着她,只是唤了一声,相信她会知道他想说什么的。

    萧扫了他们众人一眼,便对老者说:“我说老头,你应该先把我们解开,这动也不能动的算什么?”想他称霸一方的霸主,今天竟然让一个老头给不知弄了什么竟然连反抗都办不到了,不过细想一下,这老头少说也五百多岁了,跟他这么一比,那倒是不能比的。

    听到萧的话,老者笑了笑,双手一转,口中一念,沉声一喝:“解!”声音一落,众人这才动了起来。

    颜沐甩了甩手,一边说:“这好奇怪的结界,我还真有点好奇,这到底是怎么修炼而成的?”说着,目光中闪过兴奋的光芒,对子情说:“子情,你让我跟你一起去吧!我还能学学这东西。”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