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九章 天之痕
    子情看了他们众人一眼,选跟在她身边的,她自然是会选雪衣几人,而从她们几人当中,她会选青衣,因为其她的三人心有所爱,而且都留在这里,她不想让她们去冒险,只有青衣最为合适,因为她遇事最是冷静,而且跟在她身边多时,只要她一个眼神,她便会知道她心中所想,于是,她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对他们说:“就让青衣跟着我好了,你们其他的可以回古武大陆,也可以留在这边。”

    听到子情的话,青衣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可以跟着小姐身边照顾着她也很开心,当下,开口说道:“我会好好照顾小姐的,你们不用担心。”

    “小姐。”紫衣拉了拉她的衣袖,不明白为什么让青衣跟着,她也想跟着去。

    “你和雪衣几人留在这边帮我照顾辰,这也是很重要的,在我不在的时间里,一定要好好的照顾着他,知道吗?”子情看着她们几人交待着。

    雪衣几人相视了一眼,这才点点头应着:“是,我们会的。”心思剔透的雪衣深深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如果她选择的不是青衣,而是紫衣和红衣她们三人中之一,也许她会想不到,但是小姐选了青衣,这让她心里涌上了一股温热的暖流,心里满满的被感动充斥着,无论什么时候,小姐都是在为她们着想着……

    霍逸眼中掠过一丝失望,虽然早就知道,心里却还是有些失望,子情,她就真的不愿意让他跟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吗?

    “子情,为什么你就挑青衣?我也可以啊!”一想到要跟她分开,凤歌心下不禁弥漫着浓浓的不舍。

    “青衣的性格冷静,最是适合在我身边了。”她简单的说了一下,便对他们说:“我去看看辰。”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青衣当即跟在她的身边,而雪衣几人则留在原地。

    “好了,都散了吧!”老者说着,便也大步的往外走去。见他离开,众人也陆续的往外走去,待众人都离开,紫衣嘟着嘴说着:“为什么小姐让青衣跟去?我也想跟在小姐的身边照顾着。”

    雪衣看了她们两人,这才轻声说:“小姐这是为我们着想,因为她知道跟在她的身边危险会是最多的,而且,跟在她的身边也见不到这边的人。”小姐为她们用心良苦,她们又怎能让她失望?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她们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冷公子,等小姐回来的。

    听到雪衣的话,两人怔了怔,相视了一眼,这才知道雪衣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不禁心头一暖,眼眶微红:“紫衣,我还以为小姐是觉得我们没有青衣的武功好才不让我们跟去的。”

    紫衣扬起了笑脸,说:“小姐最好了,一直都在为我们着想,红衣,我们就算没跟在小姐的身边也不能让小姐失望。”

    “嗯!”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们不会让小姐失望的。

    另一边,子情来到院子里,自那日她醒来后不久,她便让人把辰移到这边过来,让他与她同处一个院子里,这样她要见他时只要走几步就能看见了。

    来到院子,追风在院子里守着,一见她来了连忙唤了一声:“子情小姐。”见青衣跟在她的身后,便朝青衣点了点头。

    “嗯。”她应了一声,便往辰的房间走去,见金龙在里面照顾着,便说:“金龙,辰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还没醒过来而已,你不用一直在这里守着,回空间去修炼吧!你的修为越高,对辰的身体越有帮助,这里以后让雪衣她们几人照顾着就好。”

    “好。”金龙点了点头,便化成一道金光进入了他的身体里消失不见。

    子情来到床边坐下,一手轻拉起他的手握在手中,轻声的说着:“辰,我过两天就要去天之痕了,到时可以会有一段时间不能看见你,你要快一点醒来,知道吗?”她牵着他的手来到她的腹部,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神情,轻声说:“这里有我们的孩子,你要快一点醒来,看着我们的孩子一天天的长大。”

    她握着他的手,柔柔的目光看着沉睡中的他,轻声的说着:“辰,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你说我肚子里的孩子长得像你多一点呢?还是像我多一点?”说到这里,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神情,好看的唇角微微的往上扬起:“我猜,你一定会说,只要是我们的孩子你都会喜欢,对吧?”

    “现在孩子在我肚子里已经两个月了,我去了天之痕的话,估计到时孩子会在那边出生,辰,你要快点醒来,好为我们的孩子取名字,我们孩子的名字就留着你帮他们让不好?”她轻声的说着,虽然知道他此时不用回应她,但是她就想把这邪都告诉他,说给他听。

    两日后

    今天,是老者带子情和青衣去天之痕的日子,一众的人都齐聚着,看着他们三人,有很多的话要说,到最后却只成了简单的一句:“你们要小心,好好照顾自己。”

    “雪衣,你们要记得每天给辰喝岩乳,那个对他的身体很有好处的,千万要记得。”子情再次交待着。

    “小姐,我们会的,你放心吧!”雪衣几人轻声应着。

    闻言,子情点了点头,看向了凌成,说:“师傅,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了,师傅可以先回青山,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

    “嗯,我会回去的,你们要好好保重,遇事要冷静,不要轻易与人动手,万事都要小心一点。”凌成交待着,对于子情他一直就待她像自己的女儿一样,现在这事这样的困难,到了那边还不知会遇到什么事,怎么说都是有些担心的。

    “我会的。”她轻声应着,看向了萧说:“义父,你要是一个人呆在那青龙大陆太无聊了,就过来这赤城和大家一起,这样也热闹一点。”

    “呵呵,不用担心义父,义父这两天也要回去了,那边少了我不行。”萧朗声笑说着,交待着:“反倒是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自己要多照顾着,不要随便跟人动手小心动了胎气。”说着,又看向了老者,对他说:“老头,给我好好照顾着墨墨,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呵呵,你们就放心吧!老头我会照顾着她的。”老者笑眯着眼说着,心下则对萧的话不以为然,虽然他是一方霸主,但是却远远的不是他的对手,这威胁人的话,对他是没用的,不过子情这丫头,他却是会多看着点的,怎么也不会让她出事。

    “那我们家墨墨就有劳前辈多照顾了。”墨成轩说着,向老者向了一礼。

    “哎,说什么话呢!这要谢也是老头我谢你们才是。”老者扶起他说着。

    雪柔走上前,握着她的手交待着:“墨墨,到了那边你不止要照顾好自己,还要顾着点胎儿,万事小心一点。”说着,又对青衣说:“青衣,墨墨在那边就要你多照顾着了。”

    “夫人放心,青衣会的。”

    “青衣,好好照顾小姐和小姐肚子里的孩子。”紫衣几人也开口说着。

    “子情……”凤歌看着她,却不知要跟她说什么。

    “凤歌,你跟无极的亲事找个时间也给成了吧!这样总拖着也不行。”子情笑说着,看了她身边的蓝无极一眼。

    “行了,我们知道了。”她说着,瞥了旁边的蓝无极一眼,眼中带着掩不住的情意。

    君邪宇看着她说:“子情,别的我就不说了,好好保重。”

    “主子,好好保重!”血狼成员和夜寒皆沉声说着。

    “嗯。”子情点了点头,看了他们众人一眼后,便说:“那我们走了。”说着与老者和青衣一同跃上了青衣的飞行兽。

    众人看着他们离去,心下弥漫着一股浓浓的离别之感,久久才收回了目光……

    数天后,老者带着子情和青衣来到了神迹天空和古武大陆之间的天之痕入口处,站在顶峰之上,云雾茫茫,只看见那高低不一的置身于云雾当中的山峰。

    “丫头,我跟你们说,这里是进天之痕唯一的入口,因为这里灵气最为充足,只要开启这里的天门便能进去,不过要开启开门必须得会破解之术,将来你们到了那边一定要好好学,总之学会了对你们都是有好处的。”老者说着,一边上前,双手在身后结出了复杂的印记,一道能量从他的手中迸射而出,半空中蓦然出现了一个一道亮光,随着老者双手的一转这道亮光慢慢的开启,差不多一个人大的时候,老者回头对她们说:“我先进去。”说着,脚尖一跃便往那道亮光跃去,谁知竟然还没进去就被反弹了出来,好在他敏捷的稳住了脚步才不至于摔了下去,心下却是错愕万分。

    “老头竟然进不去?这怎么可能?”他错愕的说着,看着那道入口怔怔然的站着。

    “你不是那边的人吗?怎么会进不去?”子青眼中露出不解之色,看着有些失了魂的老者。

    老者不吭声,怔怔了愣了好一会,猛的一个念头划过脑海,喃喃的说:“难道,难道圣殿把我给剔除了?”

    “什么意思?”她开口问着,看着他的神色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似的。

    老者看向了她和青衣,顿了一下,整了整心绪说:“在天之痕存在着天地规则,誓言是不能轻易许下的,否则天地规则就会自动惩罚,当年我进入圣殿曾引用天地规则许下誓言,终生为圣殿尽忠,但是,但是现在竟然进不去天之痕,唯一的一个可能便是圣殿新的圣主把我从圣殿中剔除,并定下规则不让我进入天之痕。”说到这,老者不禁有些哽咽:“五百年了,我离开天之痕也有五百年了,这五百年来老头一直尽心尽力的寻找着魔魂的下落,现在却回不去……”

    听到这话,子情和青衣相视了一眼,原来是他为那个什么圣殿效劳一生,到最后去被他们剔除了,甚至还订下什么破规则不让他回天之痕,只是,她们心下不禁奇怪,那天之痕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那个所谓的天地规则为何能阻挡他回来天之痕?天地规则,违背誓言就算是人不惩罚,天地也会惩罚?真的是好奇怪的地方。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的黯淡,对她们说:“丫头,老头我不能回去,但是你们可以,我送你们进去吧!到了那边在没有能力确保可以可以与人对战时取胜之前,一定要记得要收敛锋芒不可惹事,现在老头不能跟你们一起去,所以你们一切都要靠自己,到了那边无论用什么办法你们都必须得进入天门,成为天门的弟子。”

    “天门?那是可以学习结界之术?”子情问着

    “不止可以学习结界之术,天门的地位也非同一般,成为天门的弟子也能得到天门的庇护,记住,学会了结界之术后才可以去寻找四宝。”老者交待着。

    “嗯,我们知道了。”子情与青衣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去吧!一切小心。”他说着,示意她们两人进去。

    “前辈,我还不知你的名字是什么。”子情看着他问着。

    “老头叫木蒙,只是,也许这个名字圣殿已经没人记得了……”

    子情露出了一丝笑意,对他说:“等我们的实力允许,我会上圣殿去,为你讨回一个公道,让你重回天之痕!”说着,脚下轻点,飞身跃入了那道入口,而青衣则紧随在其身后。

    随着她们两人消失不见,老者轻叹了一声:“重回圣殿,谈何容易……”声音一落,他在手一挥,那道光芒便消失不见,而他也随着转身离开。

    天之痕

    当子情和青衣顺着那入口一直往前走时,便来到了一处人烟较少的地方,她们走了几个时辰的路才找到了一处小村庄,这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青衣扶着子情来到一户人家面前,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一名老婆婆,子情便轻声说着:“老婆婆您好,我们是路过的,不知可否能在您这里借宿一晚?”

    那老婆婆打量了一下她们两人,见是两个女的,便对她们说:“进来吧!”说着便打开了门让她来,一边说:“这一带不大太平,你们两个姑娘家怎么就跑这里来了?我儿媳他们都去城里了,这里只有我一个老太婆,你们就将就一下吧!”

    “谢谢老婆婆。”子情两人走了进去,打量了一下房子,是很简陋的民房。

    “小姐,走了这么久你先坐会吧!”青衣说着,扶着她到一旁坐下。

    “你们两个姑娘倒是长得很精致,是城里面的人吧!一般山村里可出不了这么好看的姑娘。”那老婆婆见子情容颜绝美,青衣的容颜也是上乘的,不由笑眯了一双眼睛问:“你们饿了没?老太婆去给你们弄点吃的。”说着,便往后面走去。

    “老婆婆,我帮你吧!”青衣说着,随着她往后面走去。

    不多时,青衣端着两碗面走了上来,放在桌面上便对子情说:“小姐,先过来吃碗面吧!”

    “好。”子情应着,走到桌边坐下,看着在后面走上来的老婆婆,便问:“老婆婆,您也一起吃点吧!”

    “呵呵,我已经吃过了,不用,你们吃。”说着,走到一旁坐下,待她们两人吃完了,这才问:“姑娘,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我们想去天门,老婆婆,您知道天门往哪个方向走吗?”子情问着。

    听到这话,老婆婆想了想,便摇了摇头说:“天门?没听说过,我们这村里的人大多都没走出去过,也都只在这里落地生根,你说的那个地方啊,还真没听说过,不过你可以到城里头去问问,城里头的人跟我们知道的多。”

    “嗯,谢谢婆婆。”

    “呵呵,谢什么,我也没帮上什么忙,你们先坐一会吧!我去给你们收拾一下屋子让你们今晚可以住。”说着便起身往后面走去。

    次日一早,子情为青衣和自己易了个清秀的容颜后,留下了一些银子便往城中而去,打算先进城里打听一下天门在哪里,再看看接下来要往哪里走。

    从早晨约走到了正午,她们两人才来到了城镇,看着那排队进城的人,两人相视了一下后便也走上前去。不知是哪里来的不成文规例,进城竟然要给过路费,看着前面的人全都老实的交了,子情也朝青衣微微点了点头,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惹的好。

    由于易了容,两人的容貌阤不再那么出色,反而透着一股平凡,淹没在人群中也没有人会去刻意观察她们,于是交了钱后便进了城,走到城中的一处茶楼坐下。

    “小姐,喝杯茶吧!”青衣为她倒了杯水,递到她的面前。

    “青衣,你去打听一下天门在哪。”子情说着,端起面前的茶轻抿了一口。

    “好。”青衣应了一声,便起身往外走去。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子情边喝着茶边等着青衣回来,一边听着茶楼里面众人的谈话。

    “啪!”

    “看你还敢往哪跑!跑啊!怎么现在不跑了?臭小子!贱骨头!不抽你几下你不知道害怕!”一名男子倒坐在一头幻兽上面,一手拉着一条绑着一名瘦弱少年的绳子,一手挥着鞭子,时不时的在那少年的身上抽上一两下,让人心惊的鞭子抽落在那打赤着的瘦弱背部,血淋淋横竖交错着的鞭痕让周围的百姓不由纷纷别开了眼不忍多看。

    无论是哪个地方的人,都知道闲事莫理的道理,不关的事还是少理为妙,而且,要理也得看看他们有没那个本事去理,若是没本事,冲动的上前只会为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在这强者林立的世界里,弱者的性命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一名强者要杀一名弱者,那就跟掐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子情淡淡的看着这一幕,那少年被打得一身的伤,却死死的咬着牙没有痛呼,不过却能听见每当鞭子抽落在他身体时他口中传出的闷哼声,打量了一下这少年一眼,见他一头凌乱的黑发披散着,脸上脏兮兮的没能看清他的面容,脚下锁着十几斤重的大铁链,双手被铁链锁着又被绳子牵着,时而被那坐在幻兽背上的男子用力一扯,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

    她淡淡的收回目光,她谨记着老者的话,能不自找麻烦就不要自找麻烦,否则会有很多的麻烦。她一手轻抚着腹部,感应到肚子里孩子微微踢动的动静,经过易容后的清秀面容不由的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原来,怀了心爱男子的孩子,是那样的幸福……

    不久,青衣回来了,对她说:“小姐,我已经打听到路线了。”她在桌边坐下,说:“从这里到天门大约要一个月的路程,不过我们用飞行兽的话不用半个月就可以到达了,而且我还打听到,天门现在正在招收弟子,但是还有半个月就会结束了,所以我们得在半个月里到达那里。”

    “嗯,那我们休息一下就走吧!”子情点点头,对她说:“叫点吃的,然后再带一些在路上吃,到时能不停下来就尽量不停车下来,到了那边也好有时间打听清楚那里的情况。”

    “好。”青衣点了点头,便叫小二上了几个菜一个汤和两碗米饭。

    吃饱后两人又在外面大街上买了一些干粮,然后便往城外而去,出了城外来到没人的地方青衣打算叫出飞行兽,不过却让子情阻止了:“用飞行毯吧!那个不易引人注目。”说着,便示意她拿出飞行毯来,青衣闻言点了点头,取出了飞行毯后按着她所说的操作,两人跃上了飞行毯后便往天门的方向而去。

    而在她们离开的地方,一棵茂盛的大树上,一名锦衣男子倚在树上半眯着眼看着她们离开的方向,喃喃的说着:“这两人不简单,竟然还有飞毛毯?是哪个大家族的人不成?”声音一落,他摇头笑了笑,从树上跃了下来,转身进了城……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