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章 争着要她
    约莫半个月的时间,子情和青衣来到了天门山下的城里,一进城,两人便想着先找了个地方住下,谁知找了好几家都没能找到住的地方,因天门招弟子的段时间,这城镇里的酒楼很多都客满,也有的坐地起价,所房价翻了好几倍上去,却也还是挤满了人。

    “小姐,找不到房间怎么样?”青衣问着,她们已经走了好几家了,仍然没有找到。

    子情看了一眼那些围在酒楼门口的人,那些人都约十来岁,也有的是少年,也有的是成年的男子,衣着都不俗估计家世也非同一般,要不然那些酒楼掌柜一相劲的往上加房钱他们也没吭声,反而用钱吭出名声来了,淡淡的收回了目光,对青衣说:“找民房吧!百姓家住起来也不会比那些酒楼的差,而且,还能乐得清静。”

    “好,那我们去那边看看。”青衣说着,扶着她走向小巷子去,打算找找有没可租的民房。

    当她们找了一个多时辰后,总算找到了住的地方,子情到屋子里面去休息,青衣则忙着打听关于天门的事情,看着那妇人收了钱就要往外走,青衣连忙唤住了她:“大娘,我想问一下,天门收弟子都有什么规定的没有?”主要是她担心小姐现在怀有身孕,不知天门的人会不会收。

    “听说是有考核的,不过具体怎么样我也不清楚,能进天门的人都是很厉害的人物,各方面都很出色的,你们也是要上天门?”那妇人说着,上下打量着她。

    青衣看了她一眼,便说:“我就是听说天门的影响力很大,所以有些好奇他的收弟子规则。”

    “那当然,天门里面的弟子每一个都是很厉害的,不是一般人能比。”那妇人说着,挥了挥手便往外走去。

    待她走后,青衣上前关上了院子的门,这才走进了屋子里:“小姐,我们是明天上去吗?”

    “嗯,去看看那屑核是怎么样的。”子情说着顿了一下,又说:“这些天也没怎么休息好,早点休息,我们明天一早就上山。”

    青衣点了点头,便起身往外走去,顺带的帮她关上了房门。这院子有两间房,正好两人一人一间相隔着,关上门后她便往旁边的房间走去,准备休息。

    次日一早,青衣背着她们随行带着的简单包袱便与子情一同往山上走去,山路崎岖难行,却没有人用飞行兽,因为想进天门考核便有此规定,必须步行上山。

    青衣扶着子情,一边问:“小姐,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会?”

    “没事,这点路要是走不了,那还怎么进天门。”子情笑说着,虽然她是怀孕了,但是这点路是难不到她的。

    单单是上山这段路程便走了一个多小时,路途不少人累了气喘喘的坐下休息,子情和青衣相扶着来到那天门的大门口时,见那里围着密密麻麻的人,连要进个门都挤不进去,便在一旁找了个地方坐下,对青衣说:“你去看看那里都在做什么?”

    “好。”青衣点了点头,找了个巴掌大的叶子给她扇凉,便说:“那小姐在这里坐会,我去去就来。”说着便往前走去,挤入人群中看去看那些人到底是围着干什么。

    子情要树下坐着,手里拿着青衣拿给她的那片巴掌大的叶子在扇着风,抬起衣袖拭去了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心下不禁暗忖,以前这点路走起来那是轻松易常,不过怀了孩子身子什么的倒是重了不少,连脚步抬起都能感觉到其中的重量。好在她自己懂得医术,对自己的身体也了如指掌,知道什么事情是该做的,什么事情又是不该做的。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少爷……”

    突然间,一声惊慌的呼唤声传入众人的耳中,让众人的目光不自由主的朝那声音之处看去,子情听那声音就在她的不远处,便也抬眸朝那声音看去,只见一名小厮慌乱的扶着一名二十来岁的男子,那男子身形比一般的男子要纤弱,此时正浑身抽搐着脸色惨白的喘着气,周围不少人见到这一幕都好奇的围了过去。

    “他怎么了?怎么成这样了?”

    “看他的样子像是发病了,只是这是什么病啊?怎么成这样了?”

    “就是,瞧他那样样子不会死在这里吧?真晦气啊!竟然碰见这事了。”有的人一脸嫌恶的说着,挥了挥手便走开了,见有的人走开了,原因围着的人便也慢慢的散开了,像是生怕沾染到那男子的晦气似的。

    “少爷,少爷,谁能救救我家少爷?谁救救我家少爷?”那名小厮明显的带着惊慌,生怕自家少爷会在这里出什么事一般,无措的向周围的人求救着,怎么奈要命没人打算多管闲事,而且,天门招弟子的人数也是有限的,少一个人对众人而言那只有好处。

    子情静静的坐着,看着,那人直喘着气,明显的是哮喘发作,从他的样子来看,这是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这病不能治根,只能治本,说白了就是好不了的,顶多就是缓冲一下病情而已,虽然她能帮到他,但是,与他们又不相识,谁会突然伸手帮人?现今的世界,人情冷暖这她也不是第一天知,人待她如此,她待人更是如此……

    她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那男子在痛苦的挣扎着,颤抖着,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也是很冷血的,她明明可以救他,却在这里什么也不做,静静的看着一个无关的人,一条无关的生命。

    “怎么了这是?你们这是干什么啊?”突然间,一名留着八字胡的男子走了过来,瞥见那在地上抽搐着的男子后,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对那小厮挥了挥手说:“病了就不要带到我们天门来,你们当天门是什么地方了?就这样也想进天门?快走快走,要是死在这里净惹晦气!”

    “导师,导师求你救救我家少爷吧!求求你了,求你了!”那小厮拉着他的衣袍向他磕头着,谁知却被他一脚踢开了。

    “你算什么东西?滚远点!再不走我让人把你们两人丢下山去!”那八字胡的男子朝他瞪了一眼,抬起脚本想再踹一脚,却见周围前来报名的人都看着这边,这才讪讪的放下了已经抬起的脚转身走开了。

    “少爷,少爷你怎么样了?少爷……”那小厮爬到那名纤弱的男子身边扶起了他。

    打听到想要的信息后,青衣便来到她的身边,见她静坐看着前面那男子在抽搐着,微微顿了一下,便说:“小姐,前面是在登记报名的,进了天门后有导师考核,天门里面分一到十门,这次招弟子的是天门里面的其中五门,每门各要招弟子十名,也就是说,报名的名额当中只有五十人能被纳入天门,不过因为这已经是最后一天了,五十个名额中也只剩下十个。”

    “嗯。”子情轻轻的应了一声,目光落在那前面的那名抽搐着的男子身上,快到极限了,如果没人帮他一把,他必死无疑。想了想,她便说:“青衣,拿颗雪参丸送他。”她是冷血的,也是凭喜好做事的,也许如果没有刚才那名导师的相欺,她兴许不会管这人的死活,她在这里看了这么久,就算是到了现在,那男子眼中也从没流露出一丝的乞求,倒是引起了她的几分兴趣。

    听到她的话,青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却还是点了点头应了声:“是。”小姐若是要救,不会等到现在,是什么让她突然改变了主意?心下虽然觉得奇怪,却也没有多问,她来到了那名男子身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一颗药丸便丢进了男子那因喘着气而微张着的口中。

    明显的看到那面带痛苦的男子眼中浮现错愕的神色,原本一张苍白的脸在咽下那药丸后猛的咳了几下,涨得有些通红,那小厮见状,惊呼一声:“你、你给什么给我家少爷吃?”

    青衣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扫了那名男子一眼后便转身走回了她家小姐的身边:“小姐,我们去登记吧!”说着,便扶着她起身往前走去。

    原本咳着的男子突然间觉得一股舒爽的气息在胸口流窜而开,顿时平复了他那不安的气息,喉咙之处一阵清凉划过,如同一股温润的气流划过心间一般,让他原本喘得上气接不到下气的气息平复了下来,如此神效,让他不禁惊奇万分的朝那两名女子看去。

    “少爷?少爷你没事了?”小厮一见他不再像刚才那样,顿时松了一口气的说:“少爷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以为……”

    “这裁久不曾发作了,也不知怎么会突然发作。”男子喃喃的说着,一手捂着胸口,感觉到里面一面暖流在流走着,很是舒服,心下不禁对那两名女子更是好奇,她们两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一颗药丸就能把他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少爷,你没事就好,要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回去一定无法向老爷交待,少爷,我们快去登记。”

    “嗯。”男子站了起来,想起刚才那名导师的话,目光不由闪了闪,拍了拍身上沾着的草屑这才往前面走去。

    而此时,没人知道这天门前面所发生的一切,全都落入了一双睿智的目光中,身处高处的一名老者,看着那抺清冷淡然的身影,面容是那样的平凡,但那气质与气息却是那样的出众,他抚了抚垂落在胸前白花花的胡子,睿智的目光半眯着,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笑意。

    “墨清姿。”

    “青衣。”

    两人报了名后便往里面走去了。因这里面是不让人带随身侍女的,要想跟在身边就必须得进入这里面,而且子情也要让青衣也学学那结界之术,便让她也一同报名。

    在离她们两人不远的地方,男子听到她们两人的名字后不由多看了她们一眼,暗暗的记在心里。在众多的人当中,只有她们出手相救,虽然原先那名叫墨清姿的就坐在他的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并没有丝毫要伸手的想法,但是无论如何,到后面她还是救了他。

    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更何况她救了他一命,这份恩情,他记下了。

    约一柱香后,子情和青衣来到了里面站在人群中,看着每五十人走上前供那坐在桌前的五名中年男子挑选,这所谓的考核也就是问了一些他们修炼的问题,又测试了一下他们的玄气能量,被唤到的人便开始走上前,在那导师点名上前时,那名纤弱的男子往前走去,子情和青衣这才知道,原来那名男子叫沐风。很快的轮到了她和青衣,两人在被点到名后走上前,来到那几名导师的面前。

    几名导师打量着面前的五十名男女一眼,这才说:“一个个走上来,我问答。”说着,便一个接一个的走上前,几名导师也开始问一些简单的问题,最后又测试了一下他们的玄气气息的高低。

    当到子情时,她走到第一名导师那里停下了脚步,清眸平静的看着面前的人,暗暗的打量了他一番,这名导师的玄气能量估计在她之下,不过因为他们懂得那些结界之术,要是真的动起手来,输的人一定会是她。

    那名四十来岁的导师打量了子情一眼,便沉声问:“学过结界之术吗?”

    “没有。”

    闻言,他抬头又看了她一眼,再问:“那学过净化之术或者其他的术法吗?”

    “没有。”她又淡淡的说着。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不由多看了她一眼,一个个都在小声的议论着,一个什么也没学过的人也想进天门?这不是脑门抽风了吧?要知道想进天门的人可都是必须要有一定的修为的,让他们去培养一个什么也没学过的,他们哪里有这个时间和心思?他们想要的是天赋凛异一点就通的弟子,可不想收一个必须得从头教起的人。

    不过,这天门的正式导师明显的不比一般人,他在听到子情的话后,再次的抬起头打量着她,半响,又问:“那你对结界之术和净化之术有什么看法?”

    “结界之术可守,防固力强,净化之术主要是针对魂体之类的灵魂净化,我觉得如果在只能防守的结界中加入攻击的元素,能让这结界的威力更加的强大,也能起到更多的作用。”她从老者那里听说过不少结界之术的事情,虽然她是还没学过,不过却有自己的一番看法。

    听到她的话,不止是那名问话的导师,就连另外的四名导师也都怔了怔,显然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结界之术在这么多年来都是只能防守,却无法做到攻击,她的这一番话也许别人听起来会觉得荒谬,但是不知怎么的,从她那平静的自信神色中,他们却觉得这也未偿不可为,只是,话虽如此,他们却不知应该如何在那只能防守的结界中加入攻击的元素。

    而周围的学子听到了她的话,却是一个个笑了起来,笑她的不自量力,笑她的意想天开,要真的可以在只能防守的结界中加入攻击的元素,哪里还轮到她?

    然而,那在暗处悄然观注着这一切的老者,在听到她的话后却是眼睛一亮,睿智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不知名的兴奋光芒,紧盯着底下的子情看着,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

    “墨清姿是吧?你过来测试一下玄气。”另一名导师在回过神后沉声说着,而另外的几人也同时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闻言,子情走上前,来到那名导师的面前,伸出了手。她知道他们的测试是以玄气注入,查探体内的玄气高低,这样的探查方式一向都是很准的。

    当那名导师把手指搭在她的手脉上时,注入一股玄气探查着,谁知原本平静的面容却是越发的古怪起来,看得旁边的几人皆是不解的挑起眉头,是什么原因让他脸色那样的古怪?于是,不约而同的开口问着:“怎么样?”

    “你们自己来。”那名导师放开了子情的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问:“我是三门的,也是天门主门排行第三的弟子,你可愿进我三门来?当我三门的弟子?”

    听到这话,周围的众人不禁错愕万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考核才第一关,为何那三门的六掌门就在说要挑她进三门了?考核不是还没完成吗?

    而另一名搭着子情手脉的人男子放开了她的手,看了身边的人一眼后,便也开口对子情说:“我是一门的掌门,是天门主门门下大弟子,你可愿进我一门来?我可以教你结界之术和净化之术,以及你所有想学的。”

    此话一出,引得众人哗然一声:“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他们都争着要抢着她当他们门下的弟子?那不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女人吗?有什么出奇的?”

    另外的三名掌门见他们两个都那么说,不等他们开口,便自行起身走到子情的身边,一人捉起她的手把了一下手脉,注入玄气探查着她的气息,能让两位师兄都这样说,她到底有什么本事?

    然而,当他们探查到她体内那股雄厚的实力时,皆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她竟然拥有那样浑厚的实力?这样的实力只要再学会结界之术之类的术法,定然会成为少有人能匹敌的强中之者,难道两位师兄都争着要收下她。

    “要是你想来我们门下也是可以的,天门门主是我们的师傅,不过我们各精一种,因此开设十门。”另外的一名男子也跟着说着,双目烔烔有神的看着子情,如果可以抢,他还真想把这样一个拥有强劲内息的女子收入门下,想必只要经过他的传授,一定能成为很厉害的人物!

    听到这话,周围的众人一个个都古怪的朝子情看去,如果是一个导师说要收她那他们还好接受一点,可是为什么一个个都争着要收她为弟子?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吗?他们怎么没看出来?

    “怎么样?你想进哪一个门?”三门的掌门又开口问着,一双眼睛紧落在她的身上。

    子情看了看他们,见他们一个个都怀着期待的看着她,顿了一下,她便说:“我有一事还未向几位说明。”

    “何事?”几人不约而同的问着。

    “我怀有身孕,不知天门可会收?”她怀有孩子,现在才二个多月是看不出的,不过再过几个月肚子一大起来那就掩不住了,所以在进天门之前她得先问一下她怀了孩子他们可会收下她?毕竟就算是一般的门府也不可以会收下怀孕的弟子,更何况是天门这样的地方。

    闻言,几人皆错愕的看着她,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她平坦的腹部,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有身孕?这……天门里似乎没有这样的前例,怀有身孕的人如何修炼?要是一个动了胎气对胎儿可不好,一时间,几人相视着,却不知应当如何,如果说怀有身孕的不收,但是她的天赋却是极其少见,错过了可惜,如果说收,这对天门是否会有影响?他们师傅出门游历未归,若是知道了这事又当如何?

    “她竟然有身孕了?难道是嫁了人的了?”

    “她若不说还真看不出,她那他样子怎么看像是有了身孕的人。”

    “就是,现在说了出来,天门怎么可能还会收她,就别说是天门这样的举足轻重的大门派了,就算是一般的小门小派也不会收一个已经怀有身孕的弟子。”

    同样站在人群中的沐风听到她的话,眼中也浮现了惊讶,毕竟看她的样子怎么都不像是已经嫁人的了,若是她不说,还真的没人会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难怪她身边的青衣总是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原来是如此。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