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惊奇万分
    几人相视了一眼,这才迈步走了进去,来到桌边坐下,八掌门笑说:“我是排行第八的,你叫我八师兄就好,我们几人听说师傅新收弟子,便过来看看,小师妹,这里还缺点什么吗?”

    “多谢八师兄关心,这里面的东西很齐全。”子情轻声说着,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我排行第六,小师妹,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找我们。”另一名中年男子笑说着。

    另一边比较严肃的汉子沉声说着:“我们听说你还没学过结界之术,我们几人都跟在师傅门下,不过所学不同,小师妹日后也可找我们探讨。”

    闻言,她眼中浮上了几分的笑意,对他们点点头说:“多谢几位师兄,我会的。”

    “好了,这人也见过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小师妹你好好休息吧!”另一名掌门说着,便起身站了起来。另外的几人一见,便也跟着站了起来,说了声告辞后便往外走去,而子情则送他们到院子外这才转身回来。

    “小姐,这十位掌门似乎都不错。”青衣见他们都离开了,便开口说着。

    “嗯,师傅的弟子,确实是不错。”子情点了点头,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几日后

    这一天,子情一个人在竹林中慢慢的走着,手里拿着她师傅给她的那本结界的古书在看着,因她是直属天门门主的弟子,所以无需去跟她的十位师兄学习,而是直接跟随着她师傅修习着,不过自从那一天她师傅给了她这一本古书后就不曾出现,说是要让她先熟读这里面的修炼之法。一早青衣便下山去买东西,虽然这里很多都有,不过她要配制的一些安胎丸所需的药材却得下山去买才有。

    “小姐,东西都买回来了。”青衣出现在竹林中,走到了她家小姐的身边。

    子情正看书看得入迷,对这书中所提到的结界之术越发的感兴趣,见青衣回来了,便对她说:“青衣,我刚看到了这里面的一个束缚之术,你来试试。”

    青衣微怔,随即应道:“好,那我要怎么做?”

    “先练束缚之术,你看,手法是这样的,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然后手这样子转起来,气流凝聚到手指上,当感觉到气流在手指时,就把手指指向要束缚的人物,同时在心底念出束缚术的术法就成了,你试试看,就拿那边的小鸟来试。”子情指着那停落在竹叶上面的小鸟说着。

    “好。”青衣点了点头,按她说的试着,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把气流凝聚在手指之尖,同时口中低声念出束缚术法,双手蓦然朝那只小鸟一指,却是什么也没发生,那只小鸟还是停落在上面晃着头瞧过来瞧过去的。

    “小姐,好像不成。”

    “没关系,慢慢来,哪里有一学就会的。”她笑说着,同时把手中的书递给她拿着说:“我来试一下,这个能量的波动不大,不会影响胎儿。”说着便宜按着书中所说,双手结出复杂的印记,而后运起一股玄气气息,蓦然双手一指:“定!”随着她低喝的声音一出,那从竹林中飞过的一只小鸟人顿时掉了下来,一动不动的落在地面上。

    青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快步上前捡起了那只小鸟,见它的眼珠子还在骨碌碌的转动着,但身体却是明显的动不了,当下来到她的面前,眼中带着欣喜的说:“小姐,鸟儿还活着,却飞不起,也不会动了。”她家小姐就是厉害,什么东西一学就会,相信以她的天赋不用多久一定可以学会这些结界之术的。

    子情笑了笑,双手一转,解开了束缚之术后便对她说:“青衣,你再试试,按着我刚才教你的这个练,我回去把药丸调制起来。”

    “好。”青衣应着,便继续按着刚才她所教的那样在练习着。

    子情回到院子里,便把青衣买回来的药材全拿出来,她的七师兄是学医的,所以她从他那里拿来了研制药丸的用具,点起叙放进放入白术、山药、艾叶当归以及另外的几样先慢火炒好放在一旁,又拿起另外的几样加酒慢炒,再将两样混合做成指姆般大小的药丸放进准备好的瓶子中,当制好了三瓶安胎丸后,也是二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正当她收拾了东西后,便见青衣面带喜色的快步而来。

    “小姐,束缚术我也学会了。”青衣的声音中带着掩不住的欣喜,原本就出色的面容因少了平时的冰冷而显得越发的迷人,她见东西都收搭好了,便问:“小姐,药丸制好了?”

    “嗯,好了。”她笑应着,说:“那明天我们再学别的,今天出去走走吧!顺便把这些东西拿回去还给七师兄。”

    “好。”青衣应了一声,上前把那些研制药丸的用具拿起来,便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两人出了院子,便往外面而去,她所住的地方不远处便是另外十位师兄的院子,而在这些院子的外面都是有人守着的,天门的弟子若是没有许可是不能进入的,当子情和青衣来到出口处时,那两名守着的弟子一见到她们两人连忙恭敬的唤了一声:“师叔。”

    “嗯。”子情点了点头,便与青衣往外走去。在这天门中因十位掌门都是师兄弟的关系,所以无论是哪一门的弟子见了他们都得叫声师伯或者师叔,而她也因成了她师傅的关门弟子的原因,天门中的弟子见了她也得尊称她一声师叔。

    熟悉了这天门的地形,两人直接往她七师兄的七药门走去,路上遇到了一些认识她的,都恭敬的朝她行了一礼,当日进天门时,她是易容的,不过后来她的十位师兄和师傅都已经见过了她的真容,然而天门里面却还是有大部份的弟子只知道她的名字,却不认得她的人。

    “那两个女的是哪个门的弟子?长得真美。”一名男弟子对着身边的人说着,惊艳的目光紧随着子情和青衣的身影而移动着。

    “就是,长得真美,尤其是那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哪个门收两个这么美的女弟子?我们怎么会不知道?”另一人也跟着附和着。

    一名男弟子从他们两人的身边走过,听到他们两人的话后停下了脚步来,瞥了他们两人一眼,而后说:“我说你们两个,可别乱说话,那一身白色衣裙的可是门主的关门弟子墨清姿,也就是我们师傅的小师妹,可是得罪不得的,管好你们自己的嘴别乱说话了。”

    “什么?她就是咱们师傅的小师妹?我们的师叔?长得真美,听说她已经有了几个月的身胎了,不过看她的身形还真的看不出。”原先那名男子诧异的说着,见她们两人已经走近,直到看不见了,他这才收回了目光。

    “别那么多的废话,快走吧9愣在这里干什么?”那名男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这才往前走去。

    另一边,子情和青衣来到了七药门的门前,守门的认得青衣,一见她便说:“青衣姑娘,来找我们师傅吗?这位是?”说着,好奇的目光看着她身边一身白衣的子情。

    “她是我家小姐。”青衣开口说着。

    听到这话,那名弟子张大着嘴巴愣了好半响,这才紧张的说:“师、师、师叔好。”天啊!这就是他们师傅的小师妹?门主的关门弟子?现在天门里最多人讨论的话题就是她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她,当下,连忙对她说:“师、师叔是来找我、我们师傅的吗?他、他在里面,师、师叔请进。”

    子情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朝他点了点头便往走了进去。这七药门以研制药物为主,她从她师傅的口中得知,这七师兄也是一个艺,对医毒什么的很是痴迷,常常为了研制一味药而废寝忘食,今天让青衣拿着那些用具回来还给他,顺便看一下他是怎么研制药物的。

    一进七药味,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草药味,来来往往忙碌着的弟子们有的在捣弄着药草,有的在晒着草药,也有的围在一起不知在做什么,而在左边一处药炉那里,不少的弟子都围在那周围,她的那位七师兄自然也是蹲在那药炉前忙碌着,她走上前去,有些好奇他弄了这么大的一个药炉在干什么?

    全都把目光放在那约有一人高的大炉上,不知道此时子情和青衣也站在了他们众人的身后看着。越过前面的人看到她的那位七师兄,只见他自己蹲在炉边控制着火候的强弱,一边透过那火炉中间的那一个窗口看着里面的丹药,空气中虽然弥漫着各种掺和在一起的草药味,不过当那火炉上冒出袅袅轻烟时,却有一股异样的香味升上来,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闻着那股奇特的香味,子情不由觉得浑身很是舒服,那草异合了多种稀有的物品,她心知,这应该是极其珍贵的圣药,因为一般的药丸是不会有这股浓郁的药香味的。

    “成了。”夹带着开心的声音传出,只见七掌门用大块的柴压灭了炉中的火,这才打开了那大铁炉上面的盖子,从中取出了三颗放在里面烘烧而开的药丸,当药丸拿出大铁炉后,一股浓郁的药香瞬间传开,让众人的目光不由惊奇的锁住了那三颗金黄色的药丸。

    “师傅,这是什么药丸?为什么有一股香味?”一名弟子好奇的问着。

    “师傅,这药丸叫什么?有什么功效?”另一名弟子也开口问着。

    七掌门笑着看了他们一眼,继而目光落在手中的那三颗药丸上面:“呵呵,这是用了十几种珍贵的药材提炼而成的大补丸,有病治病没病强身,而且它还能提升玄气气息增长功力。”声音一落,眼角瞥见一抺白色的身影站在众名弟子身后,不由朝那抺白色的身影看去,见竟然是他的小师妹墨清姿,当下迎了上去说:“小师妹,你来得真是凑巧,师兄刚炼了三颗药丸,准备一颗献给师傅,一颗给你补补身子。”

    听到他的话,子情眼中浮现了笑意,心下划过一丝的暖流,对他说:“七师兄,我和青衣拿东西过来了还给你,顺便过来看看你是怎么炼药的,没想到正好闻着这一股浓浓和药香。”

    “七掌门,昨天借的这些用具还给您。”青衣说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一旁的弟子,让他拿到一边放着。

    “呵呵,这些东西我们这里还有,要是小师妹要用到,尽管拿去用就好了。”七掌门笑说着,对子情说:“小师妹,来,过来这边坐坐。”说着便往一旁的桌边走去。

    而周围的弟子一个个都好奇的看着她,没想到一个年纪与他们相仿的女子竟然就是他们师傅的小师妹,他们的师叔,想想真是觉得怪异非常。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去快去做事?”七掌门朝那还傻站在那里的众人扫了一眼,示意他们各忙各的去。

    “是。”众人迅速的回过神来,有的收拾了剩下的东西,有的忙着挑选草药,有的则翻炒着药物,一时间一个个又全忙了起来。

    七掌门示意一名弟子拿来了一个小瓶子,把药丸装了回去,便递上前给她说:“小师妹,来,这药丸对你的身体很有好处的。”

    “七师兄,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子情推托着,毕竟他才炼了三颗,这一颗给师傅,一个给她,他也就只剩下一颗了,而且他先前也说了,这是用了十几种名贵的药材提炼而成的,她又怎么能收下他的这颗药丸。

    “师兄给你的你就收下吧!整天捣弄着这些药材,想要这些东西还不容易?来,拿着,别跟师兄客气着。”他说着把瓶子塞到她的手里让她收好,便说:“对了,小师妹,你拿那些捣弄草药的用具回去干什么?莫非小师妹也懂得医药?”

    子情笑了笑,轻声说:“我只是略懂一二。”

    七掌门闻言笑了笑,以为她所说的略懂一二就是识得简单的一些医药知识,便也没放在心上,反而说:“呵呵,小师妹,你要是对医药有兴趣,有空可以到师兄这边过来,师兄可以教你提炼一些简单的药丸之类的东西。”

    听到这话,子情点了点头,轻声应着:“好,那我先多谢七师兄了。”

    “这点小事哪里用谢?要是比实力动手之类的我就比不上另外的几位师兄弟。”

    闻言,子情笑了笑说:“我刚才看七师兄炼药很是专注,从中可以看出七师兄对药物的喜爱,而且这三颗药丸的色泽相当的漂亮,一看就知花了不少的心血,十位师兄各有所长,七师兄的炼药天赋也是其他的师兄所不能相比的。”

    “呵呵……”七掌门听到她这话,不由笑开了。

    而在这时,跟着其他的弟子去采药的沐风回来了,一进里面便见一抺绝色的身影与他师傅坐在那里有说有笑的说着话,而旁边则站着一名青衣女子,看着两人的身形都是那样的熟悉,但是那两张脸却是他所不认识的,于是,便问了问身边的人:“师兄,那两位是?”

    “那是咱们师傅的小师妹,出就是门主的关门弟子,就是几天前进天门的,当时不是正和你一起的吗?怎么?你不认识?”那名男子看了看身边的沐风说着。

    听到这话,沐风不由怔了怔,那位就是门主的关门弟子墨清姿?旁边那一身青衣的就是那日把药丸丢进他口中的那位青衣姑娘?只是,当日见她们两人时,两人分明就是长得很是普能的啊!怎么这才几天不见就变了个模样了?难道那一日是易了容?想到有这个可能,他心下这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那日若非有她们两人救他,听怕他也活不到今天了,本想着向她道谢,不过一直没遇到她们,今天既然碰到了,怎么说都得跟她们两人说声多谢。打定是主意便把背上背着的药篮放下,这才走上前去。

    “弟子沐风拜见师傅。”他恭敬的向他师傅行了一礼。

    正聊着天的七掌门听到这话,朝他看去:“嗯,何事?”这不是前几日他三师兄带到他这里来的沐风吗?他想干什么?当日收弟子,他七药门是不用的,不过这个叫沐风的听说是他三师兄挑中的,却因他的身体比较虚弱,所以带到了他这里来,让他帮着他调养好身体,于是在众多的弟子当中对,他对他的印象还是较深的。

    子情也朝他看去,见是那日那名男子,便淡淡的移开了目光。

    沐风看了子情一眼后,便对他师傅说:“是这样的,前几天在天门门外,弟子旧疾复发,幸得师叔相救,后来进了门里却一直无缘遇见师叔,今日见到师叔便想当面对师叔说声多谢。”

    “喔?当真有这事?”七掌门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他知道这沐风的旧疾是哮喘,这可不是什么易治的毛病,小师妹却能在当时保住他的性命?不简单,不简单呐!

    子情露出了浅浅的笑意,说:“当时我也只是给了他一颗药丸而已,谈不上什么。”。

    一旁的沐风却在这时说:“师叔对沐风有救命之恩,沐风谨记在心,他日定当好好报答师叔,在此先行谢过师叔当日之恩。”说着,恭恭敬敬的向她向了一礼这才退开。

    七掌门笑了笑,对子情说:“这沐风原本是三师兄看中的弟子,不过因为体质太弱了,三师兄便把带到我这里来,想让我先帮他调养好身体,现在成了我这里的弟子,平时也就跟着他们去采采药,识别药材,虽然我答应了三师兄要把他的身体调理好,却还没有想到治疗他旧疾的办法,小师妹既然能在当时救他一命,想必对医药的认识程度必然不低,不知可否跟师兄探讨探讨?”

    “师兄说哪里话,我也只是略懂而已。”子情笑说着,又道:“当日给他吃的药丸是用千年雪参加几种药材配制而成的,我这里还有,师兄既然感兴趣,我送师兄几颗。”说着,示意青衣把雪参丸拿出来。

    听到这话,七掌门眼睛一亮,千年雪参?那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珍贵药材,他这小师妹竟然有这东西?不得了,真是不得了啊!

    “小姐,这里面还有五颗。”青衣从怀里拿出雪参丸递上前给子情。

    子情接过,便对他说:“七师兄。”说着,拿把那雪参丸递上前给他,她这个人就是这样,人对她好,她就对人更好,他给她的药丸若是与雪参丸相比,那自是比不上,不过因为他的大方,他的舍得,所以她也舍得。

    七掌门拧开盖子倒出一颗,见那雪参丸与他提炼的大补丸差不多大,不过通体雪白上面像是复着一层冰雪一般,那色泽很是漂亮,而且还散发着阵阵的清香,他惊奇的睁大着眼睛打量着,拿到鼻息间闻了闻,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那浓浓的参味混合着好几种名贵药材的味道奇迹的合成了一体,让他觉得不可思议至极。

    “小师妹,这雪参丸真的是你提炼的?”他看着面前的子情问着,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能提炼出这样的圣药了来,单单是这千年雪参就价值就不是他那大补丸可比的了,这小师妹竟然一给就给了他五颗,真是太大方了点了,拿着这么珍贵的药丸,真让他心下激动万分。

    “嗯。”她点了点头,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太不可思议了,小师妹,这些雪参丸的功效可远远的要高于我这大补丸很多,你竟然给我五颗?真的给我五颗?”他有些不太相信的问着,那惊喜交加的神色让一旁的青衣看了都不由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她家小姐提炼的药丸都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倒是他的这颗金色的药丸竟然叫大补丸,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是专门给男子服用的补丸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