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冲撞,鞭子无情
    “嗯,那几颗给你,我自己还有。”她笑说着,站起来对他说:“七师兄,我出来也有一会了,先回去了,多谢你送我的药丸。”

    “呵呵呵,要说谢,那也得我谢你,这些雪参丸可比我那颗好多了,好,你去吧!”他看着手中的雪参丸,一脸的兴奋。

    子情笑了笑便说:“那我们先走了。”说着,便与青衣一同往外走去,而七药门的弟子们看着他们师傅拿着不知什么东西乐得嘴巴都合不上来,不禁一个个都好奇着,本想上前问问那到底是什么,却见他们师傅宝贝似的收入了怀里好生放着。

    “小姐,要回院子了吗?”青衣问着。

    子情看着周围的树木,轻声说:“走走吧!天门里的景色也是很不错的,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到处看看也好。”

    身后的青衣听了,静静的跟在她的身旁,两人在天门里面随便走了走,慢慢的散着步,约过一柱香后的时间走到了一处亭子处,子情便说:“我们去那里坐会吧!现在这个时候门里的弟子们都应该去修炼了,这里没什么人,清清静静的正好。”说着便往那亭子走去,在那石桌边坐下休息着。

    青衣走到她的旁边坐下,看着一手托着下巴的她,想了想,便问:“小姐,我们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等我们掌握了结界之术就可以离开了。”子情轻声说着,她们是追着那魔魂来的,在这里根本找不到魔魂的踪迹,只有出去外面才能寻找到他的行踪,虽然让她师傅帮她打探消息,但她担心就是她师傅只怕也很难发现魔魂的行踪。

    “这结界之术有很多种,后面的只怕不像今日我们所学的那个一样容易上手,小姐的天赋自然是不用担心,只是,我担心跟不上小姐的进度。”

    闻言,子情微微一笑说:“你的悟性极佳,而且就算不懂我也会指点你,我要是不懂还能问师傅,所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能学多少就多少,不用逼着自己拼命的去学,放松心态会好点。”

    “是。”青衣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

    突然间,子情只觉一阵反胃,像是有什么在胃口处搅动着似的,很不舒服,不由的捂着嘴,像是要呕吐一般,却又呕吐不出来,一旁的青衣见状,连忙问道:“小姐,要不要紧?”这阵子小姐总是时不时的就会这样,起初她还很担心,不过小姐却说这是怀孕正常的迹象她才慢慢的放下心来,可是每回看以小姐那不舒服的样子她总是不自由主的提起了心。

    “没事。”子情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说着。

    看着她的样子,青衣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对了,小姐你上回说吃了酸梅子就不会了,所以我带了一些在身上。”说着,连忙把放在怀里的包着的酸梅子拿了出来。

    看到酸梅,她不禁口中泛出一圈口水,想着酸梅的味道她拿起了一枚放进口中,入口酸酸的味道传开,压下了心头那股恶心的感觉,唇边的笑意不由慢慢的笑开了:“真奇怪,每回都吃了这个就好了,那些收起来吧!一枚就够了。”

    “呼!师兄,快点,我快累死了。”

    一道悦耳的女声突然传入了子情和青衣的耳中,两人相视了一眼,顺着那声音看去,只见前面不远处一名粉衣少女快步而来,在她的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名年轻的男子,少女边走边朝着身后的男子喊着,当来到亭子处时,却见那里坐着两名女子,尤其还是容颜绝美的女子,这一看不禁有些微怔,旋即粉嫩的红唇微微的撅起,一副千金大小姐的骄纵模样冲着子情和青衣两人喊着:“喂!你们两个,快起来,本小姐累了,要在这里休息!”

    少女那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让青衣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不悦的看着那名少女,只见她面若娇花,身形纤美,腰间系着一条鞭子,美目灵动却带着骄纵之气,一看便知是被人捧在手心中长大的女子,只是,能进天门的都只能是天门的弟子,看这少女的模样,应该也是这天门的弟子才是。

    子情一手托着下巴,清眸带着几分的悠哉,很是惬意的看着她,轻柔的声音漫不经心的问着:“这里是我们先来的,为什么我们要起来让给你?”这少女,这口气未免也太大了,长得如花似玉的,性子却太过骄纵,真让人不敢维恭。

    少女没想到她竟然敢这样跟她说话,当即不悦的皱起了眉头,打量了子情一眼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问着:“你不认识我是谁?是新来的?你是哪个门的?”这天门里谁人不认识她?这个长得绝美的女子竟然敢当她的话为耳边风,真是胆子不小,若是这天门里的人估计没有几个敢这样跟她说话,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这两人是新来的。

    子情眨了眨眼睛,清幽的目光掠过了一丝的好奇,问:“我为什么得知道你是谁?不过你说对了,我们真的是新来的。”

    听到她的话,少女微仰起了下巴,一脸轻蔑的看着子情说:“难怪不知道我本小姐是谁,原来真的是新来的,哼!新来的就是没规距。”说着,她的声音微微一顿,双手环胸的看着她说:“我是一门掌门的五徒弟白凤娇,好好的记住了,新来的都得称我一声白师姐,你们两个也一样。”说着,下巴微抬的看着她们两人,意味很是分明。

    青衣看了她一眼,嘴皮子动了动,却并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坐着。一门掌门的弟子?那不是得叫她家小姐一声师叔?她倒好意思跑到她家小姐面前来炫耀。

    子情露出了一抺似笑非笑的神情看着她,一副恍然的说:“喔!原来你是一门掌门的五弟子白凤娇。”

    听她竟然连名带姓的叫着,白凤娇不禁美目一瞪:“什么白凤娇?你得叫我一声白师姐!”

    闻言,子情只是笑了笑,却并不言语。

    “师妹,怎么了?”那走在后面的年轻男子快步而来,见到亭子里坐着的两人时,星目中不由闪过一丝的惊艳,目光在青衣的身上掠过,落在了子情的身上。

    天门什么时候收了这么美如天仙的女子?那雪脂凝肤,那美目流盼,那淡然优雅的气息,莫名的让人移不开眼,好美的女子,她是哪一门的弟子?

    原本就心生怒气的白凤娇见师兄竟然痴痴的盯着人家女子看,不禁醋意翻腾而起,娇艳的红唇一撅,抬脚往地上重重的一跺脚,不依的唤着:“师兄!”谁知她的这一声竟然还唤不回他的神智,不禁炉火中烧,一手抽出了腰间的鞭子发狠的就往桌边的子情和青衣抽去。

    “咻!”

    子情和青衣看到那鞭子狠狠的抽下来,两人皆是目光一冷,青衣本能的护住了子情往后退去,因两人身影的移动鞭子没有抽落在她们的身上,反倒重重的抽落在桌边,啪的一声甚为响亮,同时也惊醒了那因看呆了子情的年纪男子。

    “师妹你做什么?不可随便伤人!”年轻男子一惊,连忙喝住她,哪知她根本不听他的话,手中的鞭子一甩又朝子情和青衣抽去。

    青衣一见鞭子朝她们甩落,唯恐伤到小姐,她当即伸手去接住了那鞭子,啪的一声很是响亮的在她的手中传起,鞭子被她握在手中,当即用力一扯,把那白凤娇重重的摔了出去。

    年轻男子没料到会是这样,不由惊呼了一声:“师妹!”声音一落迅速飞身而出接住了她,谁知他刚接住了她她却一把推开了他后又气愤的往子情和青衣两人而去。

    子情见青衣的手被鞭子抽出了一条红红的血痕,那皮都裂开了,清幽的目光中不禁掠过了一丝冰寒的气息,抬眸冷冷的朝那白凤娇扫去。她的手她一向珍惜,这个少女竟然敢当着她的面打伤她的人,找死!

    目光中寒光一闪,她一手把青衣拉向身后,白色的身影微动,接过了青衣手中的鞭子冷冷的说:“伤了我的的人,以十倍还之!”冰冷的声音一落下,一股玄气夹带着冰寒的气息透过鞭子狠狠的甩出,朝那白凤娇抽去。

    “姑娘手下留情!”年轻男子见状,连忙惊呼出声,身形在那一瞬间迅速的朝子情掠去,谁知子情衣袖一动,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从衣袖中传开,那男子一时不察在吸入了那香气后整个人一怔,身体瞬间软弱无力的往下倒去。

    “师妹……”男子唤着,身体也在同一瞬间摔落地面,浑身使不上半点力气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子情的鞭子狠狠朝少女抽去。

    “咻!啪!”

    鞭子在空气中抽过,发出咻的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当夹带着玄气的鞭子狠狠的抽落在那白凤娇的身上时,只听啪的一声传出,鞭子抽过她的衣裙力道之狠让那的裙子也带出了一道的血痕,只见她惨叫一声,整个人也跳了起来。

    “啊!”

    子情目光泛着冰冷的光芒,冷冷的看着那名少女,嘴角扯出了一抺令人心头发寒的笑意来:“怎么样?会痛吗?这才一鞭子,你还有九鞭要受呢!”她的人,可不是谁都能伤的!

    “你敢打我!我要杀了你!”白凤娇还没意识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一直被捧在手心中的她如今被子情抽了一鞭子,身上的鞭子痛得她心头火气直烧而起,想也不想的便朝子情扑了上前。

    “师妹……”

    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的男子焦急的唤着,却什么也帮不上忙,他只知道闻了一阵香味,竟然就浑身失去了力道,就连想要坐起来都没有力气,可意识却还是那样的清晰,他清楚的看到那名绝美的女子眼底泛过的冰寒之意,从她毫不留情的一鞭子抽落时他便知道这女子她是来真的!

    “咻!啪!”

    又一鞭子抽落在白凤娇的身上,痛得她又再次的惨叫了一声,这一回没等她缓过来,子情的鞭子一道道的抽落,亭子外,男子倒在地上焦急万分的看着,亭子里,青衣站在一旁,而子情手执鞭子在抽打着那名少女,每一鞭的抽落都让那白凤娇倒抽一口气的惨叫着,因她这惨叫的声音,慢慢的,周围围满了不少天门的弟子。

    有的不认识子情和青衣的弟子认识白凤娇和那个男子,见他们一个倒在地上起不来,一个被鞭子打得尽是鞭痕时,不禁都倒抽了一口气:“那是谁?她怎么敢打白师姐?”

    而有的认识子情和青衣的则暗自惊愕着,没想到平日里很是温柔的师叔一狠起来竟然是这样的厉害,那每一鞭子的抽落可都是夹带着暗劲的,咻咻的声音都能听到皮肉裂开的声音,他们不禁咽了咽口水,眼底浮现了几分的惧意。

    这天门中谁不知道白凤娇出生于名门贵族,因天赋出众,自拜在一门掌门门下后其地位更是远远不是一般弟子可比的,虽然平日为人骄纵了些,但是却也没人敢找她的麻烦,却不想今天竟然有人敢当众抽她鞭子,看她身上的衣裙上出现那一道道夹带着血痕的鞭痕时,众人不禁有些毛骨发寒,那得多疼啊?可她竟然一鞭接一鞭的抽落,丝毫没有手软。

    “啊……救命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白凤娇忍不住的求饶着,双手抱着身子一个劲的逃着,谁知无论她怎么逃那鞭子都能落在她的身上,每一鞭子火辣辣的落下时,她都能感觉到皮肉裂开鲜血涌出,痛得她直抽着气。

    直到十鞭打完,子情这才停下了手来,把鞭子随手一扔在地上,冷冷的看着她问:“如何?这感觉可是好受?”

    白凤娇惧怕的看着她,抱着身体的双手还在微微的颤抖着,嘴唇动了动,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十位掌门在听说了这事后火速赶来,挤开了围观着的众人快步的来到前面,却在看到那一幕时也不由愣在了原地。

    一门的掌门在看到倒在地上起不来的弟子和一身鞭痕的模样狼狈的白凤娇时,不由愣了愣,连忙上前问:“出什么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成这样了?

    一看到自家师傅来了,白凤娇当即泪眼汪汪的朝他跑了过去:“师、师傅!”她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颤抖的声音还带着恐惧,伸出一手指着一身白衣的子情:“师傅,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她把我打成这样,师傅,您、您一定要替凤娇做主啊!”说着,眼泪哗啦啦的直掉下来。

    子情只是冷冷的睨了她一眼,像是没有看到周围众人惊愕的目光似的,举止优雅的走到桌面坐下,扫了一眼那依旧躺在地上起不来的男子一眼后,便把目光落在白凤娇的身上停顿了一会,便对一旁一门的掌门说:“师兄,真是抱歉,我教训了你的弟子。”她的声音清清淡淡的,虽然说是在道歉,却一点诚意也听不出,反而就像是在说,师兄,我打了你的弟子。

    听到她的话,浑身无力的躺在地上的男子脸上不禁浮现了错愕的神色,不可思议的看着一脸淡然的子情,她竟然就是师尊收的关门弟子墨清姿?

    而白凤娇也是怔了怔,看着她,又看了看自家的师傅,她叫她师傅为师兄?难道、难道她就是他们师尊新收的关门弟子?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时间愣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门掌门愣了愣,旋即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自己的两名弟子,眉头微微的一拧,沉声问着:“你们是不是冲撞了师叔?”虽然小师妹进天门的时间尚短,但是她的性子却不是惹事的人,而他的这两徒弟的性格他也了解,估计是凤娇这丫头惹了事,要不然也不会让小师妹如此生气。

    “师傅……”

    白凤娇低下了头,不敢开口,她敢不把门中的弟子放在眼里,但是,但是她师傅和师尊却是她最惧怕的,本以为她只是门中的一名弟子,谁知竟然是师尊新收的关门弟子。

    被两名一门的弟子扶起来的男子来到一门掌门的面前,有些歉意的看了子情一眼,继而看向了一门掌门说:“师傅,是我们冒犯了师叔,但我们不是故意的。”

    闻言,子情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淡淡的移开了目光。

    见她师兄都开口了,白凤娇也跟着说:“师傅,我、我真的不知道她就是师叔……”她可是半点便宜也没讨着,反而挨了十鞭子却还得开口道歉,想想心下不禁很是气愤。

    青衣冷冷的睨了白凤娇一眼,继而对一门掌门说:“一掌门,你这徒弟的架子真大,我家小姐在亭子里休息,她一上来二话不说就开口赶人,未了竟然还抽出鞭子甩向我家小姐,若非我们闪得快,岂不是伤了我家小姐?”青衣微冷的声音一顿,咄咄逼人的道:“她也太目中无人了,就算不知道我家小姐是她师叔,但也是天门中的人,哪里由得她动不动就动手?若真的伤到我家小姐,难道就打算以一句不知道就算了事?”

    听到青衣的话,一门掌门沉下了脸,重重的一喝:“你这劣徒9不快跟你师叔道歉!是谁教你如此不分尊卑的?就算你今天遇到的不是你师叔而是门中的弟子,你也不能这样骄纵无礼!”伴随着一门掌门而出的还有他身上浓浓的强者气息,那股怒气打心底涌起,让周围的人不由的心头一颤。

    被她师傅那样一喝,本能的白凤娇浑身一颤,嘴唇抖了抖,看了她师傅一眼,见他一脸的怒气,又看了她师兄一眼,见他也别开了目光,不由咬了咬唇的走上前:“师、师叔,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泄露了她内心的不满与愤恨。

    子情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说:“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伤的人不是我。”说着,便不再看她。

    闻言,白凤娇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别开了眼,不由把目光落在了她身边的青衣身上,要让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她的丫环道歉?

    一旁被人扶着的男子见她还在那里犹豫着,当即开口唤了她一声:“师妹……”若不是她刚才伤了人家,也不至于现在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了,只是他这师妹出身贵族,向来倨傲,要她向师叔道歉那还好,向师叔身边的丫环道歉,这也未免……

    白凤娇咬了咬唇,愣是不肯动,站在人群前面看着的另外九位掌门见状,不禁摇头叹了一声,他们这小师妹可不是好惹的,尤其护短得很,她竟然敢伤了她的人,这不是打虐吗?而且,他们知道那青衣对她而言可不仅仅的丫环那么简单,要是她肯开口跟青衣道歉还好,要不然真的惹怒了她,只怕……

    一门掌门见她久久不动,脸色不禁沉下了几分:“你还愣着干什么?”这丫头,看来真的是太骄傲了,惹出这样的麻烦竟然还敢不道歉,青衣比起门下的弟子一点也不逊色,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这丫头就算是出身贵族,但要她跟青衣道歉青衣也绝对受得起!

    白凤娇咬了咬唇,倔强的抬起头来说:“跟师叔承认错误我认了,可是,让我跟一个下人道歉,我不干!”

    青衣面无表情的站在子情的身边,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一般,由始至终都是一脸的冰冷。而子情在听到她的话后,嘴角勾起了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慢慢的站了起来,衣袖在那一刻看似随意的一拂,走到了一门掌门的面前说:“师兄,我还要带青衣回去上药,我就先走了。”说着,不待他说什么就带着青衣往回而去。

    “师妹?小师妹……”一门掌门心生不好,连忙唤了声,却见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师尊的关门弟子吗?除了顶着这个身份之外她还有什么?”白凤娇撇了撇嘴的说着,声音不在不小,却让周围的众人都听见了,当然,也包括了子情和青衣。

    只是,没人看到背对着他们的子情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题外话------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看万更挰?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