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3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秘人,未知的情缘
    子情微微一笑,轻声应道:“嗯,就是他们,我刚拿了出来手指在上面滑过,这上面的那一层便脱落了。”看到两枚蛋,她心下不禁一松,她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轻易就死的,果然,他们还在。

    “真的是他们?他们还在,那怎么样才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我想他们要修炼出形体来估计得一段时间,不过知道他们还在那就行了,总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再次出现的。”子情肯定的说着,目光柔和的落在两枚上古神兽的蛋上面,唇边的笑意也慢慢的绽开了。

    青衣一听,点了点头,而后像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小姐,刚才那个陆展来过,被我赶走了。”

    闻言,子情微微勾起了唇角,那个男子如此看重那名女子,她就猜他一定会上门来的,不过那个叫白凤娇的女子敢动人手人,代价是一定要付出的。

    “青衣,这两天你的手受伤了就不要修炼了,休息两天吧!等手好了再说,不过心法口诀却是一定要记熟的,知道吗?”她开口叮嘱着,就担心着她手受了伤却还在修炼着。

    “嗯,小姐放心,我会的。”她点了点头应着,又问:“小姐,你给那个白凤娇下的是什么?这个我们以前好像没见过。”小姐的药物她们一般都是知道一点的,不过像这回的这种,倒是以前没见过的,不过这个拿来整治人还真不是一般的人好,能让人长长记性,也不会要了人的命。

    “闲时没事调制出来的小玩意儿罢了。”她漫不经心的说着,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

    三日后

    白凤娇足足受了三日的折磨这才消停下来,这三日里她是想睡睡不好,就算是被打晕了也会在痛苦中醒过来,足足三天,终于消停了,不止是她自己,就连负责照看着她的那两名女弟子也舒了一口气。

    在听到她已经恢复正常后,一重门的门主也放下了心,叫那两名女弟子给她换洗一下,便离开了。三天的时间里不是痛呼着就是大笑着,弄得一身的汗水湿了衣裳,两名女弟子给她换洗后见她苍白的脸上带着憔悴,疲惫的睡了过去,便也为她带上了门转身离开。

    “她没事了吗?”早在外面候着的陆展看到她们两人出来,连忙问着。

    两人相视了一眼,便说:“陆师兄,白师姐没事了,只是有些累,已经睡过去了。”

    听到这话,陆展这才放下了心,轻呼出一口气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又对两人说:“这几日麻烦你们了,你们也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那我们先走了。”两人说着,便转身离开,

    而另一边,七掌门正兴冲冲的来到了子情的院落里,人还没到院子便大声的喊着:“小师妹,小师妹。”

    院子里的青衣听到声音走了出来,见是七掌门,便迎上前去:“七掌门,找我家小姐吗?她还没起来。”

    “呵呵,青衣姑娘啊,你手上的伤好点了没?”说着,目光自然而然的朝她的手看去,却见她原本包扎着的手已经解开了,三天的时间,竟然连疤痕也没落下,平滑得像从来都没受过伤一样,倒让他惊愕万分。

    “多谢七掌门关心,我只是皮肉伤,已经好了。”

    “小师妹的药就是厉害,竟然才三天的时间就恢复成这样了,真是太神奇了!”他惊叹的说着,有些不可思议,不知道她到底用的是什么样的药材,竟然能有如此神效。

    青衣只是笑了笑,并不答话,而在这时听到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青衣当即回过头去,见是她出来了,便迎了上去:“小姐。”

    “嗯。”子情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七掌门的身上,绝美的容颜带着浅浅的笑容,问:“七师兄,你怎么来了?是找我有事吗?”说着,移着脚步往院子中间走去。

    听到她的话,七掌门笑了笑说:“呵呵,小师妹,是这样的,我要炼制一种药,还差几味药材得下山去买,便想着你来这里也有个把月了,整天呆在这里也有些无聊,想问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下山去?就在这两天会有一块拍卖会,热闹得很,去看看也是不错的。”

    “拍卖会?”闻言,子情目光微闪,这个倒是有趣,她还没见过这边的拍卖会是拍卖什么东西的,顿了一下,便问:“师兄,你什么时候下山?”上山也有个把月了,下去走走也不错。

    “我就现在下山,你要是想跟我一起去,那我们现在就走。”七掌门笑说着,其实他还打着另外一个主意,就是她对药物的认识比他厉害,到时拍卖会上的那些药物,他也可以询问一下她。

    “嗯,那行,现在走吧!”说着,看了青衣一眼。

    “那好,走吧!到时我还得请师妹帮我看看药物呢!”七掌门笑说着,便也大步的往外走去。

    闻言,子情只是笑了笑,便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走去。三人一到守着入口的那里,还是见木易在那里扎着马步守着,子情露出浅浅的笑容,眼角余光朝青衣瞥了一眼,见她目光略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不去看前面的人,美丽的容颜上还浮现了可疑的红晕,清幽的眼眸中不禁闪过浓浓的笑意,她就说他们两个一定有戏,偏偏不听,现在这样子一看分明得很。

    “七师叔,小师叔,青衣姑娘,你们要出去啊?”木易一见到他们三人,当即笑着打着招呼,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向了那一袭青色的苗条身影。

    “嗯,我们跟七师兄要下山一趟。”子情微微点了点头,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了他一眼。

    “小师叔你放心去吧!这里我会守着的,不会随便让人进来。”他拍着胸脯保证着,一脸的正色。

    子情笑了笑,朝他点了点头,便随着七掌门往外走去,青衣走在她的身边,一见她走当下也紧跟在她的旁边,连看也没看木易一眼。

    见青衣目光朝前面看去,似乎没看见他似的,木易心头不禁划过一丝失落,站在原地看着他们往前走去,渐渐的消失在他的眼前……

    山下

    “小师妹,你没来过拍卖会也许不知道,有时那里能有很珍贵的药物拍卖的,我们今天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要用的药材。”七掌门领着她和青衣进了城,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热闹街道,想着今天兴许可以找到他所需要的少见的药材,眼底不由的浮上了浓浓的笑意。

    “师兄,除了药物之外,一般还会拍卖什么?”在古武大陆那边她也知道有拍卖场,不过听说都是一些较常见的东西,神迹天空那边倒是没看见过有拍卖场,就算是有她也没那个机会去见识。

    “除了一些珍贵的药材之外,还有兵器之类的,不过具体今天会有什么,那得到时看看才知道了。”七掌门说着,又看了看天色,说:“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前面的茶楼坐会,吃点东西吧!”

    “好。”她轻声应着,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以她出色的容颜,走到哪里都是会引来人们的注目的,但是他们三人的气质都非同一般,青衣神色淡漠中透着冷意,腰间还佩戴着剑,一看就知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所以就算有登徒浪子见了也不敢蓦然上前调戏,一路走来,倒也没遇到什么麻烦,三人来到茶楼门前,小二一脸笑容的便迎了上来。

    “三位客倌里面请。”说着,半弯着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他们三人带了进去,来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小二殷勤的给他们擦了擦桌面,这才退到一旁满脸笑容的问:“不知几位要来点什么?我们这里的茶点很是有名,几位要不要来一点?”

    “嗯,给我们一人一杯茶,再上几盘点心就好了。”七掌门说着,挥手示意他退下。

    “好的,几位先坐一下,马上就来。”小二连连说着,飞快的退了下去。

    坐在这里,正好可以看见楼下大街上的热闹景象,子情坐在窗边,一手托着一下巴往下看着,而在他们对窗的那边,窗边处坐着一名身着黑袍的俊美男子,黑袍在衣袖以及衣领上以着金线统绣着暗金色花纹,更衬托出了他身上那股尊贵的气息,两名身着劲装的男子站在他的身后,其中一人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另一人则较于沉稳,那坐着的黑袍男子优雅的喝着茶,一举一动皆散发着一股浑天而成的贵气。

    “让你们查的事情可有消息?”黑袍男子沉声问着,低低的声音带着性感的磁性以及一股不容忽视的威仪。

    听到这话,站在身后的两人当即跪了下去:“请尊主恕罪!”

    闻言,黑袍男子好看的眉头微微的一眉,锐利的黑瞳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并没有让他们起来,而是半敛下了眼眸,用着手指轻轻的摩擦着手中的杯子,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似的,半响,这才开口说:“没找到就继续给我找!直到找到她为止!”

    “是!”两人沉声应着,依然跪在原地。

    黑袍男子睨了他们两人一眼,沉声说:“起来吧!”

    “谢尊主!”两人相视了一眼,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

    黑袍男子深邃的目光落在杯子上,思绪却是飞向了那许多年前的那一天……

    而另一边窗口处,原本一手托着下巴看着下面的子情突然感觉腰间有些奇怪的感觉,回过神来,目光不禁有些奇怪。一旁的青衣见了,以为她是不舒服,便问:“小姐,怎么了?”

    “小师妹,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七掌门也关心的问着。

    她摇了摇头,说:“不是,只是有些奇怪。”青衣给她做了一个可以挂在腰间的袋子,于是她把火龙和扬两颗蛋放在了时面随身带着,但刚才她好像感觉到火龙的热量透了出来,有些滚烫,自两枚蛋外面的泥掉落后便不曾有过的现象,而且,她感觉到这只是火龙散发出来的能量,并没有扬的,所以她才觉得奇怪。

    七掌门顺着她的目光落在她腰间的袋子里,看见那袋子里有孝光,不禁有些错愕的问:“小师妹,你腰间的东西发光了。”说着,目光带着惊愕的看着,有些好奇她带在腰间的会是什么东西?夜明珠?没有那么大吧?再说,夜明珠也不会散发出那像火焰一样的光芒。

    青衣一听,也朝她的腰间看去,一见美目中不禁闪过诧异:“小姐,难道是火龙?”难道是火龙要破壳而出了?

    子情清幽的目光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一手托着散发着热量的火龙,摇了摇头说:“不对,我明显的感觉到火龙像是很兴奋一样,光芒时大时小,还在颤动着,这是以前没发生过的,我也不知他这是怎么了。”她能与火龙扬心意相通,扬明显的很平静,能量没有一丝的波动,而火龙却是显得异常的兴奋,连着牵动着她的内心也跟着隐隐的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让她很是疑惑。

    闻言,七掌门这才知道原来她带在腰间的那个是她的两只幻兽的蛋,便说:“小师妹,这里人多不能拿出来看,不如我们上雅阁去,你看看是不是你那幻兽出什么事了。”他在闲聊中听她提起过,一个叫火龙一个叫扬,只是没想到她会随身带在身边。

    “嗯,也好。”说着,她便站了起来,以衣袖半掩着挡去了火龙散发出来的火焰光芒,与他们一同往雅阁而去。

    对窗口处,原本正沉思在过往记忆中的独孤离傲突然间心口一震,一股强烈的感觉在心血中涌动着,那来自血脉中的熟悉让他猛的站了起来,漆黑的黑瞳中带着狂喜:“是她!一定是她!她一定在这附近!我清楚的感应到赤焰龙血夜的滚动!”他惊喜万分的说着,带着狂喜的目光朝酒楼的周围看去。

    听到他的话,再看他惊喜万分的神色,两人知道,能让尊主如此失了分寸乱了心神的就只有尊主心中的那个女子了,只是,找了这么多年都没找到,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于是,那较沉稳的一人开口问着:“尊主,是说那位姑娘吗?”他们都没什么感觉,为什么尊主说他有感觉?

    独孤离傲四处看着,却没看到那曾在梦中出现千百回的人儿,若不是体内气液的滚动,他真的会以为是自己在过想念她了,才出现的幻觉,一手捂着胸口,那感觉还在着,绝对不会有错的,他与赤焰龙的血液相溶合,只要近在旁边,他和赤焰龙都能互相感应到对方的存在的,而赤焰龙,当即是他放在她的身边的,就算当年她死了,但是赤焰龙的精魂却是会一直跟随着她的,一定不会有错!她一定在这周围!

    “找!马上给我找!一定要找出她!”他强压下心头的激动,沉声吩咐着!

    “是!”两人沉声应着,迅速的往周围掠去,吩咐隐藏在暗处的人迅速加入寻找中。虽然他们没见过那名女子长什么样,但是他们知道,绝对不会是一般的女子!能让他们尊主如此挂心的,一定是人中龙凤!他们只要把极有可能的带到他的面前就是了。

    雪姬,是你吗?你真的回来了吗?雪姬……

    独孤离傲的目光透过窗口落在天空之处,在心底一声声的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想到可以再见到她,心里激动得久久无法平复下来,多少年了?他等了多少年了?心中的想念伴随着他度过了这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晚,他心中坚信着,她一定会再回来的,一定会的……

    捂着胸口处翻滚着的血液,他蓦然转身,往外走去。他要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

    “小姐,火龙怎么会突然这样?”青衣不解的看着那在桌面上散发着光芒的火龙,虽然是蛋的形状,但是那火焰却是一点也没有弱下来,放在桌面上它还不停的颤动着滚来滚去。

    一旁的七掌门皱了皱眉头,看着那桌面上的蛋问:“小师叔,你这幻兽是什么幻兽?怎么这么奇怪?跟一般的幻兽好像不太一样啊!”因为她也只说了一些,并没有全部说,所以他还不知道火龙和扬是上古神兽。

    “七师兄,上回我跟你说这是我的两只幻兽,不过我没跟你说,我这两枚皆是上古神兽,不过以前他们都不会这样的,我也不知这火龙怎么会突然间就这样了。”子情也微微皱着眉头说着。

    “什么?你这是上古神兽?不可能吧?说一只那还好,哪里有人能拥有两只上古神兽的?你不会搞错了吧?”七掌门惊愕的说着,有些怪异的看着那两枚很是奇特的蛋。

    闻言,子情说:“他们是我在召唤仪式上召唤出来的,一直就在我的身体里,没错啊!”

    七掌门摇了摇头,说:“不可能,在这世上,有的人连一头幻兽都召唤不出,更别说你还召唤出两头上古神兽出来了,这是从上古下来就没这个事的,如果说是两只普通的幻兽那还说得过去,上古神兽?你见过有谁拥有两只上古神兽的?”说着,他睨了她一眼,心下也有些奇怪,她怎么就会有两只上古神兽了?

    听到他的话,子情目光微闪,仔细一想,除了她之外确实是没有谁拥有两头幻兽的,就连辰的实力在她之上,也没见他拥有两头上古神兽,一直以来她都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可是今天经他这么一说,好像,除了她之外,她没见过谁拥有两头幻兽的,如果真的一人只有一头幻兽的话,那她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两头?

    越想眉头越加的皱起,她甩了甩头,看向了还在散发着火焰光芒的火龙,说:“我试试能否让火龙平静下来。”说着,手掌运起玄气气息,慢慢的复了上去,只见在她的手掌下,火焰光芒渐渐的收敛了起来,约过半柱香的时间,火焰光芒完全消失,火龙又变回了原来的那个样子,见状,她这才轻呼出一口气,收回了手掌把火龙放了回去。

    “小姐,坐下喝杯茶先吧!”青衣见她额头渗出了一些汗水,便扶着她坐下,为她拭去了额头上的汗珠。

    端着青衣递上前的茶水,子情轻抿了一口,慢慢的平复着内息,目光微闪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似的。坐在她对面的七掌门看了她一眼,便说:“小师妹,你休息一下,我们也差不多时间去拍卖会了,多吃几块糕点,到了里面可没这些东西吃。”

    “嗯。”她微微露出了一丝的笑意,点了点头,拿起了糕点吃了起来。

    而另一边,正在寻找着的独孤离傲突然感觉体内滚动起来的血液渐渐的平复了下去,直到最后又消失了,像是从来都没出现过一般,俊美的容颜不禁怔了怔,一手捂着胸口,低低的唤着:“雪姬……”深邃的目光深处有着不易察觉的悲伤划过着,快得无人察觉。

    约一柱香后,那两名男子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低低的说:“尊主,属下无能,没能找到!”两人低着头,不敢抬起。

    独孤离傲负手站在窗边,半响,他叹了一声说道:“她应该已经走了。”雪姬,难道你忘记我了吗?

    身后的两人闻言,相视了一眼,说:“尊主,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嗯,走吧!”他沉声的应了一声,转过了身便大步的往外走去。也许,是他与她的相遇的时机还没到吧!但是他相信着,总有一天,他一定会找到她的,雪姬……

    与此同时,在神迹天空中

    因老者回不了天之痕,便又回到了他们那里,起初见到他回来了,众人是错愕不已,本以为他会陪着子情一起去,谁知到最后竟然只有子情和青衣两人,霍逸他们便说着既然他去不了,那就让他们去帮子情,只是无论他们怎么说,老者就是不肯,原因是他们得为他们的安全负责,如果真把他们送去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没法跟子情交待。

    追风照着往常一样,来到辰的房间里帮他活动着手脚,因为长期躺着对身体的血液流走不好,于是每一天他都会帮他活动一下身体,天气好时就把他推出院子去晒晒太阳。

    “主子,你要快点醒过来,你知道吗?子情小姐,哦,不,应该唤夫人了,夫人她有了你的孩子,现在算算日子也两个多月了,不过她和青衣去了那个天之痕,只有她们两人去了,身边也没多个人照顾着,主子,你要是能早点醒过来就好了,至少有你在夫人的身边总是会好点的,你说是不是?”追风一边运着玄气帮他活动筋脉,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

    “主子,今天的天气很好,我扶你出去外面晒晒太阳吧!总是躺着对身体也是不好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扶起了他。

    而在这时,雪衣和红衣以及紫衣三人进来时,见他要扶他出去,便说:“我们也来帮忙吧!”说着,快步的来到他的身边,帮着把床上的辰扶到追风专门为他做的滑动椅上去。

    “你们怎么来了?”追风笑问着,看着她们三人。

    “小姐和青衣走了,我们整天闲着也没什么事情做,现在除了帮着照顾你家主子还能怎么样?”紫衣嘟着嘴说着。

    雪衣笑了笑,说:“追风,我们来吧!小姐去天之痕时交待我们要好好照顾着冷公子,就由我们推着去外面晒晒太阳吧!”说着,推着滑动椅子往外而去。

    追风见状,连忙跟了上去,说:“对了,主子今天还没喝岩乳,我现在去拿。”说着,便快步的往外面走去。

    雪衣三人推着辰来到外面的院子,来到有着太阳的地方晒着,便对紫衣和红衣说:“我们帮冷公子按一下全身的筋脉吧!”说着,便走到了辰的身后,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就着穴位往上按去,按了脖子上面的穴位,又按了头部的一些穴位。

    红衣和紫衣一人帮他按着手上和身上的穴道,一个按着双腿以及脚底的穴位,如果换成别人,她样根本不用如此,但是冷绝辰不一样,他是她家小姐的夫君,她们都希望他可以早点恢复知觉醒过来,只要他恢复知觉醒过来,她们知道他一定会去到小姐的身边守护着,这样她家小姐就不用面对那么多的危险了,而且,有他在她们小姐的身边,她们也会放心一点。

    “冷公子,你可要早些醒过来,小姐现在就只和青衣两人在那天之痕那边,也不知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她现在又怀了身孕,我们又没在身边照顾着,真的是很不放心她,要是你能早点醒过来就好了,至少,有你在小姐的身边总会好点。”紫衣一边帮他按着脚底的穴位,一边喃喃的说着。

    红衣听到她的话,也不笑了:“紫衣,你跟追风走得近了,也学着他整天说个不停了。”

    “红衣你倒别笑,你不知道,这是有用的,冷公子虽然现在没有知觉,但是我们说的话他也是会听得到的,那老前辈不是说了吗?多在他的面前提起小姐,兴许会让他早点醒过来。”雪衣轻声说着,双手按着他太阳穴的位置。

    “喔!”红衣点了点头,继而又笑盈盈的说:“我们多说说小姐的事吧!”说着,目光一转,便道:“冷公子,要不我们以后就叫你姑爷吧!反正你跟我们家小姐也就差拜堂了,追风都叫我家小姐夫人了,那我们就叫你姑爷吧!”说着便看向了雪衣和紫衣问:“你们说好不好?”

    “嗯。”雪衣轻轻的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没意见,反正迟早要叫的,只是开口叫时还是有些不习惯。”紫衣说着。

    “对了,你们说,小姐以后生的会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是像姑爷多一点呢?还是像小姐多一点?”红衣好奇的说着,眼中尽是期待的神色。

    雪衣笑了笑,轻声说:“无论像谁,小姐和姑爷的孩子,一定是最好看的,而且,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小姐和姑爷一定都会很喜欢的。”她相信,只要是心爱之人的孩子,无论男女,都会打心底去疼爱的。

    “这倒也是,姑爷和小姐都长得这么出色,他们的孩子当然是最好看的。”红衣点了点头说着,又问:“雪衣,那老前辈呢?这两天好像没见到他啊!”

    “我听庄主说他说出去几天,也不知是干什么去了。”雪衣说着,按了好一会这才收回了手,在一旁坐下。

    “我回来了。”追风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岩乳快步的来到辰的身边,看她们都在帮他按着穴位,便说:“我刚才也帮主子活动了一下,没事,你们休息一会,我来就好了。”

    “追风,这岩乳还剩多少?要是快没得,得让少翔去拿多一胸来才行。”雪衣说着,看着他手时端着的那碗岩乳。

    “还有,洛公子一直记着,都不用我说他就去拿了。”追风笑说着,小心翼翼的喂着他家主子喝岩乳。

    红衣在桌边坐下,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她们:“你们说,小姐和青衣会不会学到那边的结界之术?”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又道:“对了,那老前辈不是也会结界之术吗?我们请他教我们应该可以吧?”

    听到她这话,几人相视了一眼,雪衣顿了一下,说:“你是想,让他教我们,然后我们也可以找机会去天之痕那边?”

    “嗯嗯。”红衣点了点头,眼中尽是兴奋的神色。

    “只是,那老前辈不知肯不肯教。”紫衣迟疑的说着,毕竟是那边术法,他会教她们吗?

    “不问问哪里会知道?如果问了的话至少我们还有机会啊!”说着,红衣站了起来笑盈盈的说:“就这样说吧!等他回来了我们去求求他。”

    追风细心的喂着辰喝岩乳,一边听着她们说话,突然间眼角瞥见他家主子的手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不禁惊喜的大呼出声:“动了动了!”

    听到他的声音,几人回过头看着他问:“什么动了?”

    “主子,我主子他刚才动了一下,真的动了!”追风激动的说着,连忙放下了手中的岩乳,一边唤着:“主子,主子你听见我说话吗?主子?主子你知道我在叫你吗?”

    三人快步的来到辰的身边看了看,却见他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依旧睡着没有醒来,不禁怀疑的问道:“追风,你会不会看错了?姑父没明就没醒过来啊!”

    “真的!我不会看错的,我刚才真的看到我主子的手动了一下,真的!我没骗你们!”唯恐她们不信,追风还再次的强调着。想着他家主子快醒过来了,心里激动万分。

    闻言,三人相视了一眼,红衣连忙说:“那我去请大夫来看一下,看看姑爷的身体是不是有好转了。”说着,飞快的往外跑去。

    “姑爷?姑爷?”紫衣唤了几声,却见他还是那个样子,连动也没动一下,不禁朝追风看了过去。

    雪衣见状,便说:“老前辈曾说过姑爷是会慢慢好转过来的,虽然我们刚才没看到,但是相信姑爷一定是有好转了,主算是现在还没醒过来,相信也在不久后会醒过来,不会再这样一直沉睡下去的。”

    “嗯!我也相信着!”紫衣笑着点了点头,看着那依旧俊美却显得憔悴很多的姑爷,心里也坚信着,他一定会醒过来的,不止是他们大家在等着,就连小姐,还有小姐肚子里的孩子都在等着……

    另一边,天之痕,拍卖会中

    倘大的一个场地,摆放着一排排的椅子,兴许是众人都期待着这一块拍卖,所以当子情他们三人来到这里面时,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他们在最后面找了个地方坐下,大概的扫了一下周围的人,约二三百人左右,因周围都用≮色的布遮着,光线微弱,所以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

    而在那拍卖台上的光线则强一点,至少底下坐着的人一看去,那视线是极为清晰的。这里面的位置,是依旧来的人的地位安排位置的,坐在第一排的人也是从各处赶来的,地位非凡,一个个更是实力强硬的强者。

    “看来这场拍卖会的东西非同一般,要不然也不会吸引了这么多人来了。”七掌门看着黑压压的一片人,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色,他一心想着要炼制药丸,而拍卖会上的药材往往都是在外面买不到的,为了这块拍卖,他可是准备了很久了。

    子情见他那样的期待,便问:“师兄,这拍卖的东西都是不俗的,你准备了多少钱来买?”要知道若是钱不够,就算看中了哪一样东西也未必可以拿到手,而她,不过就是来看看热闹的,就算是没买到东西也无所谓,不过他这样的期待,若是到时钱不够,那估计会很失望吧!

    “我带了不少,应该是足够的,不用担心。”七掌门笑说着,又道:“小师妹,你要是有看中的,师兄给你买下来。”

    闻言,子情微微一笑,说:“多谢师兄,不过我就是看看热闹,没什么想买的。”正说着,拍卖场的光线渐渐的亮了起来,她朝周围看去,竟然是在拍卖场周围放上了鸡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在漆黑的光线下,夜明珠的光芒顿时释放而出,照亮了整个拍卖场。

    目光在拍卖场的周围看去,见有不少的护卫在那里守着,就连进出的地方也站上了护卫,那一个个气息内敛的护卫双手负于身后,抬头挺胸的站直着腰杆,因夜明珠的关系和坐在最后面,她也看清了那前面的众人,那一身不俗的气势都像在告诉着众人,他们的不凡一般,然而,那原本强势的众人在这拍卖场里面却都安守规距,并没有乱来。

    清幽的眼底不禁浮上了几分兴趣,看来这拍卖场的主人不简单,竟然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下敢放置那么多的夜明珠,而且这些实力不弱的强者们,一个个都安分守己的坐着,她就来回扫了几圈,目光停落在了入口处,见有人想要进来却被护卫拦下了,不由想起刚才进来时,她师兄好像去旁边的一个台登记了什么。

    “师兄,这里面难道不是谁想进就能进来的吗?”她以为有钱就能进拍卖场,不过看样子,似乎并不其然。

    闻言,七掌门呵呵一笑说:“这里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来的,这拍卖场的地点分布天之痕的各个繁华之地,但是这幕后主人是谁却是一直无人得知,只知道他的势力很是庞大,各个势力的人都不得不给他面子,极少有人敢惹上他,而且,这拍卖会可是一年才一次的,所以各地的人都赶来参加,但却不是谁都能进来,除了钱之外,还要势力与地位。”

    说着,他示意她看向前面的人说:“别看这些坐得这么后的,他们的势力都是极为强大的,但是进来这里都得安分守己不能惹事,否则后果也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

    “师兄,那第一排笑的是什么人?”子情有些奇怪的看着那第一排,那里十个座位,却坐不到五个人,而后面的人竟然没人去那第一排里坐。

    听到她的话,他朝前面那第一排看去,目光落在那几人的身上打量了一下,便说:“那里有圣殿的人,还有结界之城的人,另外的那几个我没见过,不认识,不过看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想必也是来头非同一般。”

    闻言,子情点了点头,心下暗暗的记下,圣殿的人么?就是那老前辈所说的圣殿?正想着之时,突然见全部的人都站了起来,而身边的七掌门也同样站了起来,见状,她与青衣也跟着站了起来,目光顺着众人的视线,往那前面看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