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4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拼死一博
    只见原本坐着的众人全都站了起来,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前面那浩荡而来的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名黑袍男子,半边银色面具给他增添了一股神秘的感觉,只露出了线条分明的下巴以及一双锐利而泛着冰冷寒光的眼眸,那眼中的冰寒,不带一丝的感情,只是一眼便让人如觉置身冰窖之中。

    好强大的气场!

    子情暗暗心惊,这个男人非同一般,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是那样的强大,令人无法将其忽视,在场的人都是实力强硬的强者,而他一出现,竟然硬生生的把这里的气势全都压下去了,仿佛这天地间只有他一人一般,强者的气耻是摄人,连她都忍不住的为之震撼。

    见他身后紧跟着一队黑衣人,黑衣人分布周围站着,只剩下两人跟在他的身后,他脚步沉稳的走到那第一排,坐在第一排的那几位脸上都露出了讨好的笑容,因距离太远,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只见那黑袍男子朝他们微微点了点头便坐了下去。

    见他坐了下去后,众人这才全都坐了下来,子情一坐下,便低声问:“师兄,这人是谁?”

    “这人我也没见过,不过看那坐在第一排几人的神情,我猜这人与这拍卖场有不浅的关系,那样强大的气场,不知会不会就是这拍卖场的主人。”因为从没人见过这拍卖场幕后的主人,所以他也不太清楚。

    “这人感觉很是危险。”她轻声说着,目光在那黑袍男子的身上停顿了一下,总觉得这人有莫名的熟悉,但是她确定自己从没见过他,只是,这心下涌上的感觉,是来自于哪里?

    “天之痕有着很多未知的地域,强者分布各地,这在场的人很多都是一方的霸主,也有的是势力强大的家族家主,小师妹,我们天门虽然在这一带负有盛名,但是若真的要比起来,却还是比不过他们,所以将来你若是出师在外走动,一定要格外小心才行。”七掌门不忘叮嘱着。

    “嗯,清姿自当谨记在心。”她轻声应着,暗暗记下。

    这时,随着众人的落座,拍卖场上也走上了一名妖娆的美艳女子,她身着红色性感衣裙,美目流转间顾盼生辉,三分的美艳,带着七分的媚态,一副勾人心魂的模样让底下原本正在交谈的众人都被她吸引了过去。

    “各位好,我是拍卖场的负责人,媚心,在座的各位来自各地,今天有幸齐聚在这里也是一种缘分,今天我们这里要拍卖的物品也与往年的不同,今天的拍卖的物品有中三样极为珍贵,可说是这天之痕里独一无二的珍品,而我们也非常有幸,我们拍卖场的主子亲临此地,接下来我为各位介绍一下要拍卖的东西。”

    台上美艳的女子说着,美目一转,看了底下的众人一眼,便拍了拍手掌,让人把今天第一样要拍卖的东西推了上来,在黑布后面,一名女子推着一架滑动的桌子走了出来,桌子的上面放着一样盖着红色布块的物品,这就是今天第一样拍卖的物品。

    “各位,这件物品是碧玉箫,采用天然碧玉石精雕细琢而成,音质一等,是音律上爱好者必购之物,底价为一千两,每一次喊价不得低于五百,现在开始拍卖。”说着,她站到一旁,面向台下的众人。

    “一千五百两!”一人举起手喊了一声。

    “二千两!”另一人也喊着。

    “二千五百两……”

    子情三人坐在后面看着,听着前面的人一个争着要那把碧玉箫,她都觉得有些奇怪,这样的东西,应该用不了这个价钱吧?还是说这些人钱多得没处花了,才在这里争着这么一把东西?

    七掌门眼角瞥见她一脸怪异的看着那些喊价的人,不由露出了一丝的笑意说:“小师妹,你是不是觉得奇怪,一把普通的碧玉箫怎么有这么多人抢着要?”

    听到他的话,子情微微一笑,看向了身边的他点了点头说:“嗯,不过就是一把碧玉箫吗?应该值不上这个价钱,莫不是这碧玉箫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说有,那也只有这一样了,只是,特别吗?她怎么看都觉得普通得很,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的,真不明白那些人为何争着要那把箫。

    “呵呵,这拍卖场里拍卖的东西,可全都是非同一般的,这碧玉箫虽然比不上今天主要拍卖的那三样物品,但却也是极好的。”七掌门带笑的声音微微一顿,看向了前面说:“你可知,那看似普通的碧玉箫除了能吹出动人的音符之外,还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武器。”

    闻言,子情和青衣眼中皆闪过错愕之色,旋即目光一转,问:“难道是以音杀人?御音?”

    “不错。”七掌门点了点头,示意她看向前面:“你看前面,那个一直在喊价的那个,他的家族精通御音之术,这样的东西对他们而言,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所以他才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喊着价。”

    子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那是一名中年男子,浑身气息内敛,强者气势同样的也是令人不可忽视,当另外一人喊着价时,他也会跟着喊,最后,一把碧玉箫最终以五千五百两的价格被那男子拍下。

    “这价格差不多,如果再多了,就过了。”七掌门说着,看着那台上的那名美艳女子命人把碧玉箫和价格记下来。

    听着这价格,子情不由嘴角微抽着,看向了身边的七掌门问:“七师兄,一把箫也要五千五百两,你要买的药材到底是什么?不会比这个还要贵吧?”她还真的好奇他到底想炼制什么样的丹药?还有来这里是要拍买什么样的药材?这拍卖会的东西最终都是价高者得,这价钱也是不会便宜的。

    “我听说今天的拍卖物品中,有一株紫光地龙梅,我就是冲着它来的,如果五千五百两能拍下这株紫光地龙梅那倒还好,我只怕远远不止这个价格。”七掌门说着,目光落在台上,看着那美艳的女子又拿出另外的一种物品在拍卖着,心下则暗自思量着。

    “紫光地龙梅?”子情有些疑惑的轻声念出这名字,在脑海里想了想,她所看过的医药书中似乎并没有这样东西的存在,这到底有什么作用?

    七掌门点了点头,说:“嗯,这紫光地龙梅加以另外的几种药材炼制,可成提升实力的药品,其珍贵程度是很多的药材无法相比的,这也是为何外面的药材店都买不到的原因,紫光地龙梅生于阴湿之地,除了那神秘之境别处都是没有的,但因那神秘之境危险重重,一般人都是不敢轻易涉足,物以稀为贵,所以这紫光地龙梅的价格也被提升了很多。”

    闻言,子情半敛下了眼眸,他所说的那些她还不是很清楚,但是这天之痕的布局却是有些了解,而且她要找的其中一样东西就在这神秘之境里面。

    她的手轻抚上腹部,目光中掠过一丝幽光,等孩子出生,她就去那神秘之境寻找东西,而那魔魂……

    “师妹你看,那是今天拍卖的三件珍贵物品中的其中一样,叫银龙宝剑,这把宝剑世上只此一把,削铁如泥不说,更是轻如鸿毛,不过男子一般是不用这个的,这把宝剑只适合女子配带。”七掌门在旁边说着,示意她看向台上那放在桌面上的银色宝剑。

    子情抬眸看去,只见那把银龙宝剑通体雪亮,剑销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银龙,剑锋拉出半截,寒光摄人心魂,她暗暗的点了点头,确实是把好剑,只是,她有些好奇,这银龙宝剑若是与她的凤吟剑相比又当如何?嘴角一丝淡淡的笑意轻轻扬起,她看着前面的人一个个的在喊着价,想必是想拍下后回去送给自家的女儿吧!

    “好!银龙宝剑以三万五千两由耿家主拍下。”台下的美艳女子扬声说着,命人把拍下物品的人和价格记下来。

    “接下来要拍卖的是一株,紫光地龙梅,想必在座对药材了解的都知道,这紫光地龙梅只有神秘之境才有,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得了这么一株,现在开始拍卖,紫光地龙梅的起拍价为两万五千两,每一次叫价不得低于五百!”台上那叫媚心的美艳女子扬声说着,目光在底下的人身上流转了一圈。

    听到台上美艳女子的话,子情朝身边的七掌门看了一眼,见他一脸的兴奋之色,不由嘴角微微抽搐着,一株药材的起拍价就要这么贵,而师兄似乎还很期待着,不就是能让人的实力得到提升吗?如果要炼制这一种药丸,应该还有别的办法才对啊!

    “两万六千两!”

    “两万七千两!”

    “两万八千五百两!”

    看着前面的人竟然一叫就是一千两,子情和青衣不禁咋舌,这花钱也花得太快了点吧?一株药材竟然能得这个上价位?而且看样子,还远远不止这个价格,她朝台上那株紫光地龙梅看去,目光闪了闪。

    那株紫光地龙梅种植在一个小盆子里,有点类似摆设的小株梅花,只不过这花却是散发着紫色的莹光,而在这梅的周围窜出着一条条绿色的东西,像叶子,却也不像叶子,虽然不知它的药效如何,不过单单这么一看,确实是极其少见的药材。

    见她旁边坐着的七师兄只是紧张的等待着,却没有喊价,便也静静的坐着,听着他们把价格喊上去,直到,台上的女子扬声问着:“四万五千两,还有没人出得更多的?如果没有那这株紫光地龙梅就由……”美艳女子的话还没说话,一个声音便扬起,传入众人的耳中。

    “我出五万五千两!”七掌门站了起来,蕴含着玄气的声音大声的喊着。

    一时间,除了那名黑袍男子之外,众人的目光全都朝后面看了过来,齐刷刷的两三百人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同样的也落在了他旁边一身白色衣裙的子情身上,毕竟她的容颜与气质都是绝顶出色的,只是一眼,便轻易的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台上的美艳女子也没想到他一口开便加了一万两,微愣了一下后便回过了神,笑盈盈的扬声说着:“这位出五万五千两,不知还有没比这位更高的?”这人是谁啊?她怎么没见过?心下暗想着,目光朝那拍卖会的登记人扫了一眼,那人立马便快步走了过来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

    因为一下子喊高了一万两,原本以为那紫光地龙梅势必是他的那名中年男子不由涨得有些脸色,明显的那四万五千两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算范围了,五万五千两更是一个天价,他挣扎了半天,最后叹了一声,紧拧着的双手也放开了。

    见没人开口,美艳女子便一锤子敲定喊道:“那好,紫光地龙梅由天门的七掌门所得。”说着,便示意底下的人记下来。

    也随着台上美艳女子的喊出,众人也知道了那坐在后面一身灰衣的是天门的七掌门,虽然今天来的大多都是各据一方的霸主,不过对天门也是略有耳闻,只是有些好奇,那七掌门旁边坐着的两名女子又是什么人?那样出色的容颜,淡然优雅的气质,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般的人。

    见他以五万五千两的天价拍下了那株紫光地龙梅,子情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的说:“想不以师兄家底如此富裕,竟然一出手就把那紫光地龙梅给拿下来了。”

    “呵呵,师妹见笑了,我也是平时炼了丹药拿来给给这拍卖会拍卖所得的钱罢了,而这株紫光地龙梅它不仅仅只能用一次,要知道,只要照顾着好,这是永久都可以用的,所以这个价格虽然是贵,却也是值得。”七掌门笑说着,拍买下了自己所要的药材,心下顿时一松,脸上的笑容也深了。

    “听说那神秘之境珍贵的药材无数,师兄为何不去采摘?”以他的实力,要进那里应该是没问题的。

    看着台上的拍卖又在继续,七掌门笑了笑说:“师妹有所不知,神秘之境非同一般的凶险,就是很多的大家族之人也鲜少有人敢进里面去,进了里面能出来的人可以说是少之为少,若为了一株药材而用命去换,那倒就不值得了。”

    “那里面真的很危险?”她有些诧异,能让七师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是不是说,那里真的很危险?进去了十之**必定出不来?

    “嗯,所以师妹,以后你行走之时,切记不可去探索这样一个危险的地方,而且,不止这地方危险,就连那吸血之地,阴阳冥府都是极其危险的。”

    闻言,她顿了一下,又问:“那结界之城呢?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结界之城里面的人对结界之术比起我们还要更加的精通,虽然我们天门也以结界术法为主,但是却还是比不上那结界之城,天之痕有传言,结界之城是天之痕众多结界之祖,那里面的人都是使用结界的高手,而且听说,那里的人很是护短,你不惹他们倒好,一惹他们必将会出不了结界之城。”

    听到这话,子情眼中闪过一丝幽光,看来她要拿到那些东西没那么容易,趁着她现在怀孕期间,她把结界之术给学到手,将来到了那结界之城才能有对抗之法。

    接下来,台上的美艳女子依旧在拍卖着今天的物口,相继着几样珍贵的物品被以高价拍下后,最后那令瞩目的两样物品也被放上台,一样的一瓶丹药,听那美艳的女子介绍,那是一瓶可让人突破进阶的药丸,瓶子里面装有十颗,以十万的底价起拍,另外一样则是一颗人参果,听台上的那名美艳女子介绍,那是从神秘之境找到的,极其珍贵,起拍的价格是十三万。

    看着些东西,子情突然对那神秘之境很是好奇,那里面竟然有这么多如此珍贵的东西?在座的不泛实力强大的强者,竟然没有人敢进那里去寻找这些东西反而都冲着这拍卖会来了?

    见前面的人一个个的在竟价着,最后这两样东西由坐在第一排的两人拍下了,那瓶进入的药丸被圣殿的人拍了下来,而那颗人参果则被坐在圣殿那名中的男子身边的人拍下了。

    今天的物品全部拍卖出去,台上的美艳女子也笑得更加的媚人了,她扬声说着:“感谢各位的到来,今天我们拍卖场的十样珍贵的物品全数拍卖了出去,下面,请拍下物品的十位到我们后台来。”声音一落便转身往台下走去,到了那名黑袍男子的身边时,恭敬的行了一礼,继而不知说了什么,这才退了下去。

    “师妹,我们走吧!去后台交钱和拿紫光地龙梅。”七掌门站了起来对她说着,便往前面走了过去。

    子情应了一声,便与青衣一同跟在他的旁边,因拍卖场散会,大多数的人都渐渐的起身往外走去,也有的还坐在原地不知商量着什么,她无意间的一扫,见原先竟拍紫光地龙梅的那名男子不时的朝他们这边看来,那目光中闪过的幽光,莫名的让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敛着眼眸沉思着。

    随着她师兄往后台走去,来到台下前面第一排时,正好那名黑袍男子也站了起来,子情因在想着那个人那奇怪的目光而有些走神,不经意间撞上了前面走出的身影,冷不防的往后退了一步,正打算脚步一移稳住身体,谁知一双大手在那一瞬间搂住了她的腰,让她错愕的抬起了头。

    独孤离傲微微拧着眉头,不明白自己这本能的反应来自于何处,如果换成平时,他根本不会伸手将人搂住的,只是,刚才撞向了这名女子时,手却是本能的伸手,这是怎么回事?深邃的眼底闪过疑惑的光芒,再抬眸时,只剩下冷然与冰寒,他扫了那一脸错愕的女子一眼,见她容颜绝色而出尘,气质淡雅中透着高贵的气息,一袭白色衣裙更是把她衬托得如同误落凡尘的仙人,美得让人有一瞬间的恍神。

    “大胆女子!竟然敢冲撞到我家尊主!”紧跟在独孤离傲身后的那名冰冷的男子冷声喝着,手中的剑瞬间拔出,就要朝子情袭去,同一时间,青衣的身影也一动,一手搭在腰间的剑上,准备动手,却被一旁的七掌门拉住了。

    “等等等等,这只是误会,误会。”七掌门连忙说着,制止了青衣拔剑的举动。这些人都不是一般的人,就算是青衣有两下子,但面对他们,却是不堪一击的,为了她们两人的安全,当然是不能动手。

    “放手。”

    子情淡淡的说着,清冷的声音平静而淡然,目光无惧的看着面前搂着她的男子。虽然男子的气耻是强大,而且还是那种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极其危险的人物,但是与他如此近距离,她却没有一丁点的惧意,反而有一种很平和的感觉。

    “放肆!”旁边的那两名男子见她竟然敢这样对他们尊主说话,当即冷喝了一声,正准备上前却见他家尊主冷冷的目光朝他们扫了过来,刹那间将他们定住了。

    独孤离傲心下有些诧异,他竟然看这一名女子看得有那么一瞬间恍了神,莫名的,搂着女子的手有些不想放手,因为那股从她身上感觉到的奇特感觉,像是她就是他寻了多时的人儿一般,但是,他看着面前陌生的容颜,感觉到自己体内没有那股血液的滚动,他知道定然不会是这名女子,至少,赤焰龙与他血脉相通,如此眼前的这名女子真的是他在找的雪姬,那他就算是不认得她,也一定能感觉到赤焰龙的存在的,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收回了手,大步的往后面走去。

    “师妹,你没事吧?”七掌门连忙问着,心下轻呼出了一口气来。

    “没事。”子情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丝笑意,目光朝那往后面走去的男子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敛下了眼眸。

    “没事就好,师妹,我们去后面拿紫光地龙梅吧!”七掌门说着,这才往后面走去,刚才真的让他吓了一跳,如果真的打起来那可就麻烦了,好在虚惊一场。

    三人往后面走去,来到后面的柜台,见先前拍买下东西的几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们走了过去,也在那桌边坐下,看到他们三人过来,另外的几人不约的暗暗的打量着他们三人,从刚才那名拍卖的美艳女子口中得知,这名穿着灰衣的中年男子是天门七门的掌门,七门的掌门他们也有所耳闻,是天门门主十个弟子中唯一一个专门炼药的弟子,对药材的调制天赋也很强,他会买下那紫光地龙梅,众人倒也不意思。

    只是,这名白衣女子又是什么人?看她的样子又不像是天门的弟子,那样出色的容颜,绝佳的气质,像一大家贵族时的小姐一般,不过她眉宇间的清冷之气,以及那双清幽的眼眸,却又透着摄人的光芒,正当众人沉思着时,便听见了一道声音传来,也让众人当即回过了神,朝那声音之处看去。

    “各位久等了。”那名美艳的女子走了出来,妖媚的脸上带着媚人的笑意,目光掠过众人时微微在子情的身上停顿了一下,这才开始说:“各位的拍买下的物品我们已经为你们装好了,请进里面来。”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

    往里面走去,见先前拍卖的东西全摆放在一起,旁边有着一人正拿着盒子站着,等他们确认好物品后便帮他们包装起来,而另一边一名中年男子坐在那里,桌面上摆放着一个金算盘,正看着他们。

    “各位先确认一下物品,然后我让人帮你们包装起来,再到这边来付钱。”美艳的女子说着,便退到一旁。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便有人先上前去付钱,那拿着金算盘的男子拨动着算盘清算着,而另外的人坐在一旁,几名侍女送上了点心与酒水。

    约过一柱香的时间后,子情随着她七师兄一起来到了那紫光地龙梅的前面看了看,她看着面前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紫光地龙梅露出了一丝笑容:“师兄,这紫光地龙长得真好看,既像梅花,却又散发着紫光。”说着,她的手轻轻的碰了一下那些散发着光芒的花瓣,衣袖在上面拂过,这才收回了手让一旁的人用箱子把这株紫光地龙梅装了起来。

    “呵呵,这不止好看,药用的价值也很高,回去后我把这记载着紫光地龙的书拿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了。”说着,他便走到前去付钱。

    看着她七师兄上前去付钱,她的目光朝周围看了看,正好看见那名美艳的女子正一脸媚笑的看着她,看到她那奇怪的笑容,子情微微一怔,这个叫媚心的女子长得很是美艳不错,只是,对着同样是女人的她这样勾魂的笑着,根本起不到半点的效果,她移开了目光,心下暗忖着,这个女人看她的目光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像是掺杂着打量与探究一般,却又笑得那样的无害,让她不得不起了防备之心。

    “好了,师妹我们走吧!”七掌门付好了账后,便包着紫光地龙梅走了过来,因他们把紫光地龙梅用箱子装了起来,所以不知道的人都是不会知道这里面放的就是价格五万五千两的珍贵药材。

    “嗯。”她轻声应着,站了起来,正打算往外走时却听见那名美艳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七掌门,我听说令师并没有收女弟子,为何你会唤这位小姐为师妹?”媚心走了过来,一双美目在子情的身上流转着。

    没想到她会问他这个问题,七掌门微微一愣,便说道:“呵呵,媚心姑娘有所不知,她是我师傅新收的关门弟子,我这师妹平时很少下山,今天碰巧便带她一起来拍卖场看看。”

    “哦?原来是天门门主的关门弟子。”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打量了她一下,却除了她有一张绝美的容颜和不凡的气质之外,看不出她的修为深浅,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天门门主的关门弟子,倒是叫她小小的惊讶了一番:“能被天门门主看中,想必这位小姐很是出色。”说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在她的身上打转着。

    子情微微勾起唇角一笑,说:“师傅收徒只看眼缘,我也只不过是恰巧入了他老人家的眼罢了。”

    “既然是天门门主的关门弟子,不知小姐如何称呼?”媚心笑问着,美目中毫不掩饰对她的感兴趣。

    “不过就是萍水相逢,姑娘又何必好奇我的名字。”子情淡淡的说着,看了她一眼,便对七掌门说:“师兄,我们走吧!”说着,便带着青衣往外走去。

    “呵呵,媚心姑娘不要见怪,我这师妹性格就是这样的,告辞了。”七掌门笑说着,向她一抱拳这才往外走去。

    媚心看着他们三人往外而去,目光落在那一抺飘逸的白色身影之上,眼底闪过浓浓的笑意,顿了一下,这才转身去忙着其他的事情。

    “奇怪,这媚心姑娘很少主动跟人聊天的,今天怎么会跟你说上了?还好奇你的名字?”出了外面,七掌门有些诧异的说着,看着走在前面的师妹,心下很是奇怪。

    “师兄,我们是直接回天门吗?”子情放慢脚步,回过头来问着。

    “嗯,直接回天门吧!抱着这株紫光地龙梅总不好在外面晃荡着,这少说也是我花了五万五千两买回来的,得保险一点好。”七掌门说着,抱紧了怀里好不容易买到的药材。

    闻言,子情目光微闪,想起了在拍卖会场里面看到的名中年男子的目光,当下微微侧过头看着她七师兄怀里抱着的紫光地龙梅思量着,暗暗的在心里说着,只怕今天回去这路也不会太平静……

    这株紫光地龙梅哪些难得,难保不会有人想在半路上抢去,而他们回去的路人迹鲜少,只怕此时往回天山回去的路上已经被设下了埋伏。

    她想了想,还是把心下的想法说了出来:“师兄,今天与你竟拍紫光地龙梅的有两人,出来的时间我见他们都在拍卖场里停顿了一会,目光一直盯着我们看,我觉得他们会把紫光地龙梅的主意。”

    哪知,听到她的话后,七掌门却是摇了摇头,一脸笑意的说:“不可能的,师妹你不知道,那两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不会干这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的。”如果说是别人他还有可能会相信,但是那两个人,他知道他们也是一个人物,怎么可能会为了一株紫光地龙梅而半路设下埋伏?

    见状,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朝青衣看了一眼,示意她路上要小心,接触到她的目光,青衣微微点了点头,紧跟在她的身边,提起了警戒。

    出了城门,便往天门的路走去,来到一条小道上时,周围除了树木之外别无其他,七掌门抱着紫光地龙喜悠悠的走在前面,子情和青衣跟在他的后面,暗暗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沙沙……”

    树叶无风而摇动,发出沙沙的声音,让七掌门深稳的脚步微微的顿,目光带着一丝疑惑的往那树林中看去,却除了那绿树之外什么也没有见到,不禁暗自摇了摇头,笑自己是想多了。

    “师妹,回去后我还得请教一下你,上回你给我的那些雪参丸很是好用,我今天拍买下来的这药材也能调制出那样的药丸来,配以不同的药,除了能用来提升实力之外,还能强身健体,倒是在炼制的过程中,得请教你一番,到时你可别嫌师兄麻烦。”七掌门笑呵呵的说着,放慢了脚步与她们两人同行。

    听到他的话,子情笑了笑说:“师兄的炼药天赋深得师傅真传已经是绝佳的了,相信要炼制出药丸并不会难得到师兄,倒是师兄若真的用这药材炼出了药丸,可得送几颗师妹防防身才行。”

    “呵呵,那是一定的,等我炼好之后,送几颗给你!对了,你要是用到这药材,直接过来跟摘就行了,这东西好就好在摘了它还会生出来。”七掌门笑说着,抱紧着怀里的紫光地龙梅,取之不尽的药材,可以配制出各种的药物来,所以五万五千两是花得值得的。

    “那我就先多谢师兄了。”她笑说着,目光不着痕迹的朝周围看去。

    “沙沙……”

    树叶摇动的声音再次传出,原本以为是自己听错的七掌门,这一回停下了脚步,敛起了脸上的笑容,往前大迈了一步,身体挡在了子情和青衣的面前,沉声的喝着:“是什么人躲在这林子中?怎么?不敢出来见人?”夹带着玄气的声音一落下,锐利的目光同时朝周围扫去,细心的观察着。

    “哈哈哈哈……”

    一个仰天大笑传入他们三人的耳中,那笑声中所蕴含着的强大威压震得他们心口微疼,子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暗暗的思量着,这人到底是谁?是在拍卖场里面的那两人中的其中之一吗?好强大的玄气威压,竟然只是一个笑声就让她耳朵生疼。

    如今她是天玄神尊一阶,而这人能震得她的耳膜生疼,想必实力还在她之上,想到这,不禁暗暗心惊,这天之痕的强者果然是厉害,竟然随便一人都能比她的实力还要强,心思飞转着,衣袖下的手微微的一动,若是正面交锋,只怕是不行的,如此一来,他们只能智取!

    随着那仰天大笑的声音一落下,一名锦衣中年男子带着十几名黑衣护卫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看到那名中年男子,七掌门微微一怔,错愕的看着他:“是你?”竟然真的是拍卖场里的那两人其中之一?小师妹跟他说起时,他还不信,没想到竟然真的会在这里遇见他的埋伏,难道为了一株紫光地龙梅真的能让他一个堂堂威震一方的人物做到这样的地步?

    “你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中年男子大笑过后,沉声的说着:“我看中的东西还真的很少有人敢跟我争,你的胆子不小!”说着,阴狠的目光落在七掌门的身上。

    闻言,七掌门微微拧起了眉头,看着他说:“这是我以五万五千两拍买下的,如果你真的想要,你就应该拍买到底,像现在这样半路来抢,算什么英雄好汉!”他竟然说他们不会为了一株紫光地龙梅而做这样的事,看来,是他太小瞧紫光地龙梅的引诱力了。

    “哼!”那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说:“自古强者为尊,什么都是实力说话,你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一是老实的把紫光地龙梅交给我们,二是,我们把你们杀了,然后拿走紫光地龙梅,我想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如此取舍。”说着,一个眼神过去,十几名黑衣护卫一步步的走近。

    看着那杀气腾腾的黑衣人以及面容阴鸷的中年男子,七掌门知道就算是他把紫光地龙梅给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他们三人的,毕竟如此这事若是由他们传了出去,对他的名声只有损坏,他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而唯一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做法就是把他们三人全都给灭口,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今日所做的事情了!

    中年男子的实力在他们之上,而那些黑衣护卫一个个也不是随便就能打败的,此时他不禁后悔没有听他师妹的话,如果改走别的路,相信就不会遇到现在这样的问题了,他若死了倒是没关系,只是,害了他师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就过意不去了。

    想了想,他退到了他师妹的身边,低声的说:“师妹,都怪师兄没听你的话,害得你们跟我一样陷入这样的境地,这样吧!呆会我用紫光地龙梅引开他们,你们迅速往回跑,越快越好,别让他们捉到!”唯今,也只有他拼死一博了!

    ------题外话------

    光棍节快乐哟亲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