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4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临盆之日
    柳君絮睨了他一眼,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的说:“怎么?你是想着你的那个相好了?还是又看上了家里的哪个漂亮丫环了?这么急着要走?嗯?”

    “公子,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他讪笑着说着,见自己又说错话了,当即闭上了嘴。

    “哼!”枊君絮冷哼了一声,略一思索了一会,便说:“你就告诉一掌门,说我们在这里打扰几天。”

    他嘴角微微一抽,这跟他刚才说的有什么不同吗?见他家公子正盯着他看,当下讪讪的笑了,应道:“好,我这就去。”说着,快步的往亭子外边走去。

    待他一离开,柳君絮也站了起来,往刚才子情走去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子情回到院子里,让那名弟子把两只山鸡放在一旁便让他离开了,她进了房里拿出她七师兄拿给她的那本植物大全走到桌边坐下,翻开了别着的那一页,一边倒了杯水喝,感觉到肚子里传来的踢动,绝美的脸上不由露出了柔和的神情。

    不知辰醒了没有呢?如果醒了,他应该是会过来找她的,毕竟那位老前辈还在那边,就算那老前辈过不来,辰他们却是可以过来的。想着还有几个月就要生了,她的心里既是紧张,又有些期待着。

    轻抿了一口水平复着心情,她看着手中的书本,上面画着栩栩如生的植物,记载着它的药性以及生长的时期,这是她以前所没看过的药材,全都很是奇特,不过在一般的地方是不会出现这些药材的,这些极其珍贵的药材,只在神秘之境里面可以找到,现在看看顺便记下来,到时她去了那神秘之境若是看到这里面记载着的药材也可以采集起来配制成药,她静静的看着,很快的便沉醉在这新奇的药材当中……

    枊君絮不紧不慢的走着,穿过了几个院落,见里面皆没有人,不由挑了挑眉,一直往下走着,当来到最后面的一个院落时,见里面那名大着肚子的白衣女子正坐在石桌边认真的看着手中的书,那淡雅悠然的气息让他目光微闪了一下,心底很是好奇,这名女子是来自哪里?怎么会有这般出众的气质?看她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那认真的神态中带着悠然与随意,仿佛与那宁静清幽的院子溶合成一体,令人看了移不开眼睛。

    突然间,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让正在看书的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抬眸顺着那目光看去,见一名锦衣男子站在院子门口,正静静的看着她,那目光中只有着很平常的打量,还掺有着几分的好奇,见她朝他看去,他便露出了笑容,朝她微微点了点头,笑说:“在下枊君絮,不小心在这里面迷路了,走着走着,就到这里来了,不如小姐可否赏口茶水喝?”

    子情看了他一眼,想起因很多弟子都下了山回家去过年,而这几处院子平时也没有弟子敢过来打扰,便一直只有木易守着,今天木易去了竹林陪青衣修炼,难道会让人走到这里面来了,看他那个样子,想必不是这天门的人。

    “我这里只有白水,若是不嫌弃,公子就请进吧!”迷路?这人怎么看都不像那种会迷路的人,不过来者是客,她也不好把人赶走。

    闻言,柳君絮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小姐了。”声音一落,便迈步往里面走去。

    来到桌边坐下,见她手中看着的是一本记载着少见植物的书籍,目光一转,便笑说:“听闻天门门主几个月前收了一位关门女弟子,想必就是小姐无疑。”

    子情放下手中的书籍,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容,一边倒着水,一边说:“哦?何以见得?”

    “我刚一路走来,见这里的院子与外面的略有不同,而门中弟子多数都回到家中,小姐留在此处,想必就是门主收的那位关门弟子墨清姿了。”他说着,一边观察着她的神色。

    这天门的人都说墨清姿深得天门门主以及十位掌门的喜爱,门中弟子更是对她敬重有加,本以为也不过是一普通女子,不过今日一见,对她倒是有几分的欣赏,至少她的这份气质与优雅,就是一般的女子所无法相提并论的了。

    “如今就逢新年,公子怎么还到天门中来?”她没有否认也没有点头,只是淡笑着把倒好的水递上前给他。

    “公子!你果然在这啊!真让我好找。”好不容易找来的那名男子一看见他家公子正坐在里面跟那大着肚子的墨小姐聊天,当下快步的走了进去。

    注意到那名护卫样子的男子说的是果然在这,子情目光微闪,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柳君絮双手她递上来的水,睨了那快步来到他身边的人一眼,笑说着:“这是我的随身护卫,小白。”说着,朝站在身侧的小白扫了一眼,凉凉的问:“你怎么来了?”这小子,好挑不挑,挑这个时候过来,没看见他正在跟她聊天吗?

    “我回来时找不到公子你,于是根据我对公子的了解,便找到这边过来了,呵呵,没想到公子你还真的在这里。”说着,小白不由咧嘴笑开了,走上前一步,对着子情说:“墨小姐,我们刚才在亭子那边看见你了,你近看比远看还要好看多了。”谁知他的声音一落下,脚下一疼,低头一看,自家公子正狠狠的踩着他的脚,让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很是为难。

    柳君絮扫了小白一眼,这才看向了子情说:“其实我是奉家父之命,送上一些薄礼,一掌门热情相待,留我在这里住上几天,谁知一时闲逛就走到这里来了。”

    听到他的话,缩回了脚站到一旁的小白不禁嘴角一抽,他家公子真是说大话也不眨眼睛,随便一逛也能逛到这里来?他还真就不信了,不过怎么说也是他家公子,他也不好当面拆穿。

    闻言,子情只是笑了笑,并不言语。

    见她只笑不语,柳君絮目光一转,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水,又道:“听闻墨小姐对医药很有天赋,我柳家居于临江城,是药材交流最繁华的地点之一,他日若有机会,小姐可到临江城看看。”

    “哦?原来公子是临江城柳家的公子?”这倒让她有几分意外了,临江城是一大城镇,佣兵齐聚最多的地点之一,同时也是药材交流最为繁华的地方,尤其临江城的柳家更可说是一方霸主,没想到面前这人竟然是柳家的人。

    “小姐定然是极少外出,君絮正是柳家长子。”难怪刚才报上他的名号时她没反应,原来是不知道他这个人啊?想他柳君絮好歹也是名声响当当的人物,谁知今天报上名字竟然还不及柳家响亮,失策,失策。

    子情淡淡一笑:“原来公子是柳家长子,难怪气度如此不凡。”她客套的说着,哪知他的下一句话让她错愕了好半会。

    “呵呵,每个见到我的人都这么说。”他微微得意的说着,一得意,尾巴就露出来了。

    一旁的小白忍不住的别开了脸,他家公子真是丢人,丢死人了,连他站在他身后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刚才在那里一直装一直装,现在被人一夸,尾巴就露出来了。

    “青衣,明天我再陪你练吧!”木易跟在青衣的身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她的反应,见她微微点了点头,这才笑了起来:“那我明天一早就过来找你,下午我还有事,得下山一趟。”正说着,见她微顿了一下脚步,目光落在前面,于是他也朝前面看去,却在看到他师叔的院子里面的那两个陌生的男子时微微一皱眉。

    “小姐。”青衣唤了一声,走上前去,一边打量着他们两人。

    “师叔。”木易也唤了一声,打量着他们两人一眼,开口问:“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到这里面来了?”他本想着弟子们都下山回家了,而且留在这门里的弟子也都知道小师叔不喜有人打扰,没人会这么不识趣的来她的院子的,谁知今天会见到两个陌生的男人。

    见他们两人回来了,子情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说:“他是临江城柳家的大公子,在这里面不小心迷路了,木易正好你回来了,就麻烦你送他们出去吧!”

    “迷路了?”木易怪异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继而说道:“那好,两位,这边请,我送你们出去。”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见状,柳君絮也不好久留,于是便起身说道:“那我就先走了。”说着,看了青衣一眼,目光闪了闪,总觉得这两人怎么有些熟悉?摇了摇头暗道是自己记错了,如果真的见过她们两人,以她们出色的身姿,不会轻易忘记的才对。

    青衣见他们几人往外走去,这才开口:“小姐,那人不是真的迷路的吧?”

    子情唇角微扬,淡淡的笑说着:“天门这么大,一迷路就迷到我这里来了,哪会是无心?不过这人虽然是奇怪了点,却是没有恶意的,不用担心。”说着,示意她坐下问:“今天木易陪你练得怎么样?”

    听到她这么说,青衣这才放下心下,又见她问起木易的事,美丽的容颜微微一红:“还行。”

    闻言,子情眼底浮上浓浓的笑意,打趣的问:“是陪你练得还行呢?还是木易这个人还行?”雪衣她们几人都找到了所爱的,青衣性子较于冷漠,木易的性格沉稳带着憨厚,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人选,当然,最重要的是青衣对他有感觉才行。

    “小姐。”青衣微叹了一声,说:“雪衣她们都没在小姐的身边,现在也只有我在小姐的身边照顾着了,我现在只想着照顾好小姐和小姐肚子里的孩子,虽然木易是不错,不过……”

    子情认真的看着她,说:“青衣,你这就不对了,既然对木易有感觉那就要捉紧了,缘份这种东西错过了就没了,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理由。”

    见她这么说,青衣一时间不知怎么开口,只能低下头沉思着。木易对她如何,在这几个月里她是清楚的感觉到的,他的人品性格都很不错,人非草木,几个月的相处,她若说对他没有一丁点的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想着没人在小姐的身边,不想太早考虑自己的事情。

    “再说了,我还要跟你说一下先。”子情说着,看了她一眼,见她抬起了头,便道:“再过几个月我也差不多要生了,你也知道,我还得去寻找那几样东西以及魔魂的下落,孩子还小,不能带在我身边,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所以到时我想让你留在天门这里照顾着孩子,而我师傅他也会帮着照看着。”

    比起外面的世界,把孩子留在天门这里是最安全的,也只有这样她才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全心全意的去追查魔魂的下落。听到这话,青衣思索了一下,小姐的孩子当然不能带在身边,毕竟太危险了,如果交到别人手中养着又不放心,到时自己一定得留下来照顾着,要是雪衣她们也在这边就好了,至少有人可以跟在小姐的身边。

    “小姐,那我留在天门你身边没人照顾着怎么办?”虽然小姐实力并不弱,但是却还是不免担心着。

    子情微微一笑,说:“我你不用担心,就算是遇到了实力强硬的对手,我打不过也能用毒。”

    “嗯,那好,等小姐生下孩子,我就留在这里照顾着。”她一定会好好照顾孩子的,不会让小姐担心。

    闻言,子情笑开了,握住了她的手说:“多谢你,青衣。”她们一直都跟在她的身边照顾着,守护着,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从没变过,时刻的为她着想,让她真的很感动。

    她露出了笑容,轻声说着:“小姐说什么话呢!若没有小姐,也不会有如今的青衣,青衣只是做自己该做的。”

    另一边,被木易送回去的柳君絮晃着脚步,俊朗的脸上带着愉悦的笑意的说着:“我这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却到哪里都能让人称赞一番,真是一身风华难掩,有些都被称赞得不好意思了。”

    跟在他身边的小白嘴角一抽,无言以对。他这公子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连他都听得出那墨小姐不过就是客套,他倒好意思乐呵到现在。

    “公子,你跑到人家墨小姐的院子去,跟她聊得怎么样?”小白凑上前咧着嘴笑问着。

    “嗯,你还别说,这墨清姿人不仅长得绝美气质出众,气度还真是非同一般,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大着肚子在这天门里了?改天得问问一掌门才行。”他一边摸着下巴,一边思索着。

    听到这话,小白翻了个白眼,说:“公子,人家掌门才没你这么清闲,没事打听人家的事情干什么?要是说她还没嫁人还好说,打听清楚了看公子你还有没机会,问题是人家都已经大着肚子了公子却还好奇着她的来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准以为公子起了什么歹意。”

    柳君絮一转身抬手就朝小白的头拍去,同时骂着:“你这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小白摸了摸被打的头,嘀咕着:“本来就是,这都快过年了,天门里也清清冷冷的,都不知道公子你干嘛要在这里呆上两天。”

    “太早回去了也闲着没事做,倒不如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回去,免得到时又被我娘在那里念着了。”柳君絮说着,脚步一顿又问:“对了,我们今天歇哪里?”

    “那边。”小白往他们身后一指。

    “你刚才怎么不说了?害得公子走这么多的冤枉路,走x去歇着去。”柳君絮扫了他一眼,当即转身往回走去。

    “明明就是你自己一直往这边走的。”小白撇了撇嘴,见他回过头来瞥了他一眼,当下闭上了嘴乖乖的跟在他身后。

    次日,柳君絮一大早的又往子情的院子走去,这一回,他身边还有着一掌门陪着,小白手里拿着大盒行的东西紧跟在他们的后面,木易正打算去找青衣,陪她修炼,谁知远远的就见他们几人走来,当下便朝他们走了过去,恭敬的朝一掌门抱拳行了一礼。

    “木易见过师叔。”

    “呵呵,木易,你怎么在这里?现在门中大多弟子都下山回去了,你也不和整天在这里守着。”一掌门笑说着,目光落在木易的身上。

    “师叔,我这是要去小师叔的院子,小师叔让我陪青衣修炼。”木易说着。

    “喔,那我们一起去吧!正好柳公子也说想去见见你小师叔。”一掌门说着,便对身边的柳君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听到他的话,木易朝柳君絮看了一眼,本想开口,不过却还是顿住了,点了点头,便与他们一同往前走去。

    院子里,子情正在给青衣解说着修炼之法,耳边听着脚步声朝这边而来,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谁这么是就来了?”

    “小姐,木易说他今天一早会过来。”青衣开口说着。

    “呵呵,这脚步声,不止他一个人。”

    青衣朝外面看去,果然见来的不止木易一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掌门和昨天见到的那两人。子情也转过了身,看到来人时,绝美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移步迎了上去:“师兄,柳公子,你们怎么来了?”

    “小师妹,你认识柳公子?”一掌门见她竟然知道他姓柳,脸上不由浮上诧异的神色。

    “呵呵,昨日偶然进了这院子,墨小姐请我喝了杯茶水。”柳君絮笑说着,目光落在前面子情的身上。

    闻言,一掌门这才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难道他说想要见见小师妹,原来是昨日就已经见过了。

    “师兄,柳公子,里面请。”子情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来到院子,示意青衣上茶。

    青衣为他们倒上了茶水,这才站到了一旁。子情见到了一旁的木易,便笑着说:“木易,就麻烦你陪青衣去修炼了。”

    “师叔哪里话,这是我应该做的。”木易憨厚的一笑,见一掌门也朝自己看了过来,当下连忙说:“那我们就先去竹林修炼了。”

    “好,去吧!”子情笑着点了点头。

    “墨小姐,这是我家公子送给你补身子的。”小白上前,把提了一路的补品放在了桌面上。他家公子昨日回院子后不久,还特意带着他下了山去买了这些补品说送来给她,虽然不知他怎么就对她这么好了,不过柳家财大势大,他家公子买这些来送人倒也属正常。

    子情看了一眼桌面上那大盒行的东西,继而看向了坐在旁边的柳君絮,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的说:“我与柳公子也不过只是一面之缘,柳公子就送上这么多礼物,实在是让柳公子破费了。”

    “呵呵,墨小姐不要见怪就好了,这也只是我的一点点心意。”柳君絮笑说着。

    一掌门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语带笑意的说:“师妹,柳公子说想和师妹交人朋友,担心你会拒绝,所以这才拉着师兄过来的。”临江城柳家的势力就连很大的大家族都得给他几分的薄面,这柳大公子更是一个随性的人,有的想跟他相交都结交不到,倒不想他竟然说对她师妹很是欣赏,想交她这个朋友,当他跟他说起时,他都有几分的意外,不过,他师妹确实是人中龙凤,也难怪这柳大公子会如此赏识。

    多年前他们师傅曾救了柳家老爷子一命,所以这些年来柳家每逢过节都会带上礼物上门拜访,天门与柳家的关系也因此而一直维持着友好的关系。

    “是啊!墨小姐,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跟一般人不一样,虽然昨日和你聊没几句,但是却对你很是欣赏,所以很想交你这个朋友。”柳君絮正色的说着。

    闻言,子情微微一笑,说:“都坐在同一桌子了,又怎么会不是朋友?”

    “这么说,墨小姐是答应交我这个朋友了?”他一听,当下眼睛一亮,昨日回去后他想了好久,终于想起了是在什么时候见过她们两人了,原来那一回他在城外见到那坐着飞毯离开的两人,就是她和那个叫青衣的姑娘,难怪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原来在那时就已经见过她们了,只是当时她们的容颜跟现在的明显不同,显然是易了容的。

    “嗯。”人的第一感觉是错不了的,她确实在这柳君絮的眼中看到欣赏,在这天之痕中她人生地不熟的,多交个朋友也没有坏处。

    “呵呵,好!太好了!没想到来天门一趟,还得多交到一个朋友,这真是太让人欣喜了。”他脸上绽开了笑容,那股发自内心的愉悦之情,让子情和一掌门也笑了起来,几人坐着边聊着话题,时间也过得飞快……

    新年的到来,每一处都是一片的喜乐融融,距离柳君絮离开到今也快半个月了,而这一天,正是大年三十,天门里面虽然剩下的人不多,不过也弥漫着一股欢乐的气息,天门的大门口贴上了新的对联,天门里众人也忙碌着,今晚的大年三十,准备了很多的吃的,弟子们围成了一团,而子情和几位掌门则在院子里也设了一桌。

    与外面弟子们所吃的不同,他们用的是两个大锅煮着东西着,几张桌子拼在一起,上面摆放着生的食物,青衣和木易两人也在旁边帮忙着,摆放好碗筷之后,他们两人也坐了下来。

    三张桌面拼成了一个长方形的长桌,两个大锅摆放在中间,确保让他们都都吃得到,天门主门坐在正中间,接下来的左右各是坐着一掌门和二掌门他们,十位掌门顺着坐着,子情坐在最后面。

    “呵呵,墨丫头,这东西我们往年都没试过的,没想到今年多了你,倒是给我们弄了新花样来了。”门主笑眯着一双眼睛,闻着那散发着浓浓香味的浓汤,眼里那个馋啊!

    “是啊师妹,我们往年就是加多几个菜罢了,哪里有像今晚这样,闻闻这味道,真的很香。”七掌门笑说着,看着面前摆放着的那些食物,眼睛都笑眯成一条线了。

    “师妹,这汤应该是差不多了,我们要开始了没有?”三掌门笑问着,拿着筷子准备开动。

    听到他们的话,子情轻笑着说着:“现在天气较冷,吃火锅最好了,汤已经开了,师傅师兄想吃什么自己动手,只要把食物往汤里面滚熟了就可以了。”说着,她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肉在汤里滚了滚,示意给他们看:“这样就行了。”

    “好!那大伙不要客气,自己动手,来,吃吃吃。”众人笑开着,示意着大家动起筷子来。

    相对于他们这边的热闹,在神迹天空中的霍逸他们却是显得有些低沉,在这边的他们,没人知道子情在天之痕过得好不好,没有音讯的来往,他们也看不到,心下的担心却是怎么都掩不住的,大年三十,他们都围坐在桌边,一桌子的菜,却没怎么动筷,老者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由大声的笑喊着:“都愣着干什么?来!快吃啊!今晚是大年三十,老头我又老了一岁了。”说着,便动着筷子夹了一块肉吃了起来,一边看着他们的神色。

    墨成轩叹了一声,说:“过年了,也不知墨墨在那边好不好,若是平时倒还没那么想念,这一过年,看着我们大家都围坐在一起,却是越发的想念她了。”

    坐在他旁边的雪柔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说:“墨墨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们不用担心,来,大年三十,大家开心一点,吃吧!这些都是我特意让人准备的。”

    “就是,开心一点啊!那个小子的身体也在渐渐的好醒,相信再过不久就会醒过来了,到时他要是醒过来了,老头我把你们和他一起送过去得了,免得你们这一群人整天都在担心着那丫头的安全。”老者边吃着肉边说着,眼角扫了他们一眼,见他们在听到这话后,一个个眼睛都亮了起来,不禁暗自摇了摇头。

    这些小子和丫头,都以为那天之痕真的那么好混不成?要知道一个不慎那就是有得去没得回的,竟然一听他要送他们去,眼睛都亮起来了。

    “前辈,你曾是那边的人,你对结界之术应该也有了解的才对,不如,从明天开始你先教我们一些简单的东西吧!到时我们去了那边也不至于什么也不懂。”霍逸开口说着,期待的看着他。

    “是啊前辈,我们会好好学的。”紫衣也开口说着,想着要是能去到那边,到小姐的身边去,她就好开心。

    老者睨了他们一眼,半响,这才点头说:“行,只是不知道你们是不是那块料了。”

    “只要前辈愿意教,我们一定好好学。”以他们的天资,怎么也会学到一点的。

    听到他们的话,墨成轩也笑着说:“辰虽然还一直没有醒来,但是我们说话他能听得见了,有时还会动动手指,相信不用多久一定会醒过来的。”

    “算算日子,墨墨的孩子应该也七个月了,看来到时孩子出生,我们都不能在她的身边。”雪柔轻叹一声,想着自己的女儿只和青衣两人在那天之痕中,不免心下担心,到时要是孩子出生,她又要分心照顾着,她能忙得过来吗?

    “放心吧!子情会有办法的。”凤歌笑说着,看了他们一眼,又道:“对了,我和无极过两天可能要回去古武大陆一趟。”本想着把两人的婚事往后托一些日子的,不过两人最后商量后决定,还是先将婚事给办了,所以得回去一趟才行。

    听到她的话,雪柔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你们两个也该把婚事办一下了,也免得你们爹娘都在担心着,对了,无极让你过去他们家过年,你怎么没去?”她知道前两天无极特意说过来接她过去,不过她却留下来了。

    “我又还没嫁给他,干嘛去他家过年?再说了,虽然现在我和他娘亲试着相处,不过要一下子忘记过去还是有些难度,再说,他们家哪里有我们这里这么热闹,雪姨你看,大家都在这里,这样才好。”凤歌笑说着,端起面前的酒杯往前一举,笑说:“来,今晚可是大年三十,我们怎么能不尽情痛喝一场?来,喝!”

    “呵呵,好!今晚我们大伙不醉不归!干!”墨成轩也笑说着,端着前面的酒杯举上前。

    众人见状,也都笑开了,一个个端起酒杯往前一举:“干!”一时间,欢乐的笑声也在饭桌之间弥漫而开……

    时光,总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着,眨眼间,几个月过去了,春天是百花齐放的季节,地上的小草冒出了新嫩的嫩芽,雨后的天空弥漫着清新的味道,一阵清风轻轻拂过,让人置身于春风之中,很是舒服,空气中流倘着清新的气息,淡淡的青草香伴随着不知名的花香吹散着……

    而此时,在天门中,挺着九个多月大肚子的子情懒懒的躺在卧榻上,她的肚子大得惊人,将近临盆在即,无论她去哪里青衣都紧跟在她的身旁,唯恐不知道哪天突然要生了而找不到人。

    一名中年妇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见子情正懒洋洋的躺着,当下便开口说着:“小姐,你不能总躺着,要多走动走动,来,我扶你起来走走吧!”

    “林姨,我挺着这大肚子才躺下没多久,就让我再躺一会吧!”子情挥了挥手,不愿起来。林姨是她师兄他们找来的稳婆,已经跟在她的身边一个多月了,自她来了以后,经常叫她要多走动走动,说怀了身孕要多走动走动,以后生时才容易一些。

    虽然她很想听她的话去做,不过她这肚子真的是太大了,至少要比别的人大上将近一倍,害得她走没多久就累得一身的汗,而且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也越来越懒,不怎么想动,但在林姨的唠叨下,她每天至少也在她和青衣的陪同下在外面转上一圈。

    “小姐,我这是为你好,你这肚子这么大,我猜一定是双胎儿,得多走动走动,到时生时才容易一些。”林姨说着,一边又道:“不过算算日子,你也应该在这几天临盆了,这几天不能走太远。”

    闻言,子情摸着肚子喃喃的说着:“应该没那么快吧?我这才九个月多一点,人家不都说十月怀胎十月怀胎吗?没到十个月应该不会生的。”

    “呵呵,小姐这你就不懂了,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一般来说,都是九个月过几天就生了,你这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林姨笑说着,看着她那比别人大上好多的肚子,也知她怀这一胎怀得不容易,本还想让她起来走走,最后却是叹了一声便算了。

    “小姐,喝杯水。”青衣倒了杯茶水递上前给她。

    “嗯。”她轻应了一声,伸手接过喝了一口便递给青衣放到桌边去。

    林姨也走到旁边坐下,刚被接到山上来的时候,她还很惊讶,这天门里面怎么就有怀孕的女人了?结果才知道原来是天门门主收的关门女弟子,当看到她时,那绝美的容颜与气质都让她诧异了好久,没想到天门门主的关门弟子竟然长得这么美,而且那气质一看就是大家族里出来的小姐,起初她还以为这定然是不好相处的,不过日子久了,却发现她待人很是随和,渐渐的她也打心底喜欢上了这位美丽又温和的小姐,知道她的家人都不在这边,更是细心的照顾着。

    “小姐,吃些点心。”青衣又把点心递上了前。

    见状,子情不由笑了起来:“青衣,你喂猪啊?我哪里那么能吃?你忘了刚才你才端了一碗肉粥给我吃,现在又吃这个,哪里吃得下,你看我最近都胖成什么样了,身材完全变形了。”她看着自己整一水桶一样的腰形,不由摇头笑叹着,怀了孩子才知身为娘亲的不容易,一手抚着大得惊人的肚子,突然间,唇角的笑意一凝,眉头微微的一皱。

    正打算开口的青衣见她突然皱眉,连忙紧张的问着:“小姐怎么了?”不会真的要生了吧?当下连忙朝林姨看去:“林姨,快看看小姐。”

    “小姐,是不是肚子疼了?”林姨快步的起身来到她的身边紧张的问着。

    “嗯……肚子疼,一阵一阵的疼……”她有性力的说着,那一阵疼意袭来,让她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你慢慢的放松身体,深呼吸,来,跟着我做,这样。”林姨一边说着,一边教着她怎么做,又对青衣说:“我们扶小姐进去。”

    青衣连忙点了点头,把她家小姐扶了进去在床上躺着,林姨这才说:“青衣,你快去让人烧开水,然后回来帮忙。”说着,小心的把子情扶好,看着额头上渗出汗珠的她,一边安抚着:“没事的,放松,放松,深呼吸!”

    “我马上去。”青衣应了一声,飞一般的往外掠去,出了外面正好遇见了木易,一见到他,她连忙喊着:“木易!”

    这阵子青衣一直紧跟在小师叔的身边,怎么今天自己出来了?心下疑惑着,当下便问:“青衣?你怎么出来了?小师叔呢?”说着还往后面看了看。

    “木易,我家小姐要生了,你快让人去烧水后送过来,我得赶回去帮忙,快点!”青衣紧张的说着,碰到这样的事情,她也是紧张得不知怎么做。

    “小师叔要生了?”木易惊讶的喊了一声,连忙说:“青衣你别紧张,林姨不是教了你要做些什么的吗?你按着她说的去做就好了,我现在马上去烧水。”说着便快步的往回跑去。

    对,林姨说过的!青衣深吸了一口气,连忙往回赶去,一回到院子,就听见房里传来她家小姐喊痛的声音,当下心头一紧,迅速的回房把东西拿上,然后往她家小姐的房里而去。

    ------题外话------

    因为最近万更,所以时间无法定下,我只能写好就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