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4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两个萌娃
    听到子情要生的消息,整个天门都动荡了起来,门中的弟子好奇的是她会生下几个,还有她的孩子会是怎么样的?因为期待着,所以众人一听到这个消息都没心情修炼了,一个个伸长着脑袋看着好几名女弟子忙出忙进的,他们也跟着紧张了起来,毕竟在这天门里面,可还没人生过孩子的,现在那容颜绝美气质出众的小师叔要生了,一个个都期待着,跟着紧张着。

    十位掌门在听到消息后也往子情的院子而去,只不过他们没有进院子,而是在院子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听着那里面传来的声音,一个个都紧张着,虽然说她是他们的小师妹,但因年纪相差太多的缘故,他们又没成家,所以心里都把她当成女儿般看待的,现在她要生了,他们的心情也异常的激动着。

    “你们说小师妹会生几个?”七掌门紧张的走来走去,不时的往里面张望着,看着那些女弟子进进出出的忙碌着。

    “肚子那么大,一定是双胎儿。”五掌门肯定的说着。

    “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生?”九掌门紧张的说着,不时的走来走去。

    “你们就不要走来走去了,晃得我眼睛都花了。”一掌门看了他们一眼,沉声说着,不过他自己也是紧张万分,一听里面不时的传来痛呼的声音,他的心头也是微微一紧。都说女人生孩子就是以命换命,这话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假。

    听到他的话,十掌门开口说着:“大师兄,我们这也是着急着,你看这些人忙出忙进的都多久了,却还没听到孝的哭声。”说着,也不由伸长着脖子往里面看去,却是除了能看到那些女弟子一盆热水一盆热水的端进去之外,什么也没看见。

    “急也得等,这本来就让人着急了,你们一个个还往里面瞎搅和着。”

    “怎么样怎么样?墨丫头生了没?生了几个?男娃还是女娃?”天门门主也快步而来,见他们都围在院子外面,连忙开口问着。听到墨丫头要生了,他可是马上就跑过来了,呵呵,有了她的小娃儿给他玩,日子才不会太无聊。

    “师傅。”十位掌门一见连他们师傅也来了,连忙恭敬的唤了一声。

    “行了行了,又没外人在,不用那么多虚礼,我进去看看生了没有。”说着,就打算迈步往里面走去,却被身后的十人齐齐的拉住了,当下回头瞥了他们一眼,问:“你们干什么?”这几人,没事拉他做什么?他人老了,骨头脆得很,不经拉的。

    早就对他们师傅那怪异的举止见怪不怪的几人相视了一眼后,最后把目光落在一掌门的身上,示意他说,一掌门无奈,叹了一声说:“师傅,您不能进去。”

    “为什么?我进去看看难道也不行了?”这几人胆子不小啊,连这都敢拦。

    “师傅,小师妹在里面生孩子你进去凑什么热闹?再说了,稳婆也说了,男的不让进,老实在这外面呆着,要是生了马上就出来报喜。”八掌门开口说着,看了他们师傅一眼。

    听到这话,天门门主皱了皱眉头,他又没说要进产房,不过就是进院子里坐着等着罢了,这几人紧张个什么啊?正打算开口时,却听见里面传来的婴儿的哭声,当下让众人眼睛一亮。

    “呜啊呜啊……”

    “生了生了,是位小少爷!”

    稳婆欣喜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孩子的哭声一直没停,正当他们想要往里面走去时,却又听见稳婆惊喜的叫声再次传出:“还有一个,快,青衣,你把小少爷放一边去。”

    在外面等着的众人一听,不由的一怔:“还有一个?小师妹真的生了双胎儿?哈哈,太好了,太好了!”他们十人错愕过后,激动的笑了起来。

    而天门门主在听到还有一个时,眼睛也笑眯成一条线,呵呵,真的是双胎儿啊!难怪那墨丫头的肚子那么大,真是不容易啊!

    “呜啊呜啊……”

    不一会,另一个婴儿的声音也随着传了出来,院子外面的众人听了,当下松了口气,太好了,母子平安。

    房里充斥着一股血腥的气息,一盆盆的血水被端了出去,生完了两个孩子,床上的子情像是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青衣在床边帮她拭去汗水,一边对她说:“小姐,是一男一女龙凤胎。”

    闻言,她露出了一丝虚弱的笑意,朝那正在帮两个孩子清洗林姨看去,说:“林姨,抱过来我看一看。”她的辰的孩子,想着,眼中的笑意更加的柔和了。

    “来了来了,小姐,这是小少爷,这是小小姐。”林姨说着,把孩子放在她的身边说:“我出去给他们报报喜去,几位掌门也等急了。”说着便让青衣照顾着两个孩子,快步的往外面走去。

    “怎么黑红黑红的?”她看着睡在身边的两个孩子,正眨着一双如黑宝石一般的大眼睛看着她,也不哭不闹,不由觉得有些奇怪。

    听到她的话,青衣笑道:“林姨说,刚出生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再过段时间就不会了。”说着,目光也落在那两个孩子的身上,小小的人儿还看不出像谁,不过那两双如宝石般的眼睛却是很是漂亮。

    外面,门主和几位掌门正打算进去看看,谁知让从里面出来的林姨给拦住了:“哎哎哎,门主,几位掌门,你们不能进去。”这些大男人,真是一点也不懂,好在有她在这里,要不然成什么话了。

    “怎么不能进去?我们进去看看小师妹和两个孩子。”

    林姨当下就说:“不行,你们要看她明天再来,现在她累得不行了,哪里还有力气见你们?明天再来明天再来。”哪有刚生完就让他们这一大群人进去的道理?要是说是小姐的夫君那还一回事,问题是他们都只是她的师兄。

    “那孩子怎么样?怎么没听着哭声了?”一掌门开口问着。

    “小少爷和小小姐乖得很,现在正眨着好奇的眼睛睡在小姐的身边呢!行了,你们就先回去吧!我还得进去再忙活一回,回去吧你们!”说着,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赶紧离开,自己这才往里面走去。

    “走吧走吧!明天再来,生了两个孝,墨丫头也累坏了,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天门门主开口赶人,哪里有人敢不从的?他们相视了一眼,这才迈步往回走去。

    三个月后,子情的院子里,坐了三个月月子的她,在这段时间里整天吃着补品,气色什么的都比以前好上很多,她怀里抱着一个,青衣的怀里也抱着一个,两人逗弄着孩子玩着,惹得两个孩子咯的直笑着。

    “小姐,还没给他们取名字呢!”青衣看着怀里的孩子,这三个月来,两个孩子在小姐亲自的喂养下,越发的白白嫩嫩的,抱起来软软的很是舒服,尤其一逗他们的时候,两人咯的笑着,让她见了也不由的跟着他们笑开了。

    子情逗着怀里的孩子,一脸的柔和的说:“嗯,我打算今天抱去师傅那里,请他给两个孩子命名。”辰不在这边,她的爹娘也不在这边,而师傅德高望众,请他为两个孩子命名最好不过了。

    她抱着怀里的孩子站了起来,对青衣说:“青衣,走吧!我们去师傅那里。”

    “好。”青衣应了一声,抱着孩子跟在她的身边。

    “小师叔好,青衣姑娘好。”

    门里的弟子见到她们两人,都上前打着招呼,有的更探着脑袋想要看看她们怀里抱着的两个孩子,在看到两个孩子不时转动着黑溜溜的眼珠子拧着白嫩嫩的小拳头在嘴里啃着的时候,那股萌样直接把他们给萌翻了,好想上前去逗弄一下,却又不敢太过放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们从他们的身边经过,听着那两个孝咯的笑声传开。

    来到她师傅的住处,守着院子的那名弟子一见到她们连忙迎了上来:“小师叔,青衣姑娘,你们怎么来了?”

    “师傅在里面吗?”子情笑问着。

    “在在在,你们里面请。”他连忙应着,把她们两人领了进去,一进里面,就见一身白色宽松大袍的门主走了出来,看到她们,便笑说着:“墨丫头,你们怎么来了?快过来坐吧!”说着,走到桌边坐下,示意她们也坐。

    “师傅,我想请您帮两个孩子取个名。”她走到桌边坐下,把来意说明了。

    “哦?取名?”他诧异的看着她,笑了笑说:“你真的要让为师帮两个孩子取名?”

    子情笑着点了点头,说:“嗯,请师傅帮他们两人取一个吧!”

    “呵呵,好,那我想想。”说着,便笑着抚着胡子,一边沉思着,半响,这才笑说:“我听你提起过,孩子的父亲姓冷,那,男孩就叫冷泽熙,泽意为广域的水源而熙则为前途一片光明的意思,女孩就叫冷雪萱,萱是一种忘忧的草,名字的含意为冰雪聪明无忧远虑的意思,你看如何?”

    闻言,子情笑着说道:“多谢师傅为两个孩子命名,那,两个孩子以后小名就叫熙儿和萱儿了。”说着,低下头逗弄着怀里的孩子,轻笑着说:“萱儿,以后你就叫萱儿了。”

    “青衣,来,那孩子给我抱一下。”天门门主笑说着,示意青衣把怀时的孩子抱给他。

    青衣笑着把孩子抱上前给他,一接过手,他就笑眯了一双眼睛:“这胖小子,才多久没见着,感觉又胖了一圈了,瞧这精神劲,一双眼睛黑溜溜的四处看着,像是在寻什么宝贝似的。”被他接过手,熙儿原本正塞在小嘴里啃着的小拳头一松开,扯住了他白花花的胡子,咯的笑了起来。

    “哎哟,胖小子,我这胡子胡子啊,快放手快放手。”天门门主被他扯得生疼,半歪着头哄着,谁知那小小人儿反而咯的直笑着,腾乎乎的小手还有一下没一下的往下面扯着。

    “呵呵……”子情轻笑出声,对一旁的青衣说:“青衣,快让熙儿放开师傅的胡子。”

    青衣上前想要拉开他的手,谁知他揪得老紧,像是抓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就是不肯放手。见状,她无奈的朝子情看去。孩子还小,不能用力,否则会伤到他的。

    子情见状,抱着怀里安安静静的啃着小拳头的萱儿上前,来到熙儿的身边轻声说:“来,熙儿看这边。”说着,手指在他的下马轻轻的逗着他。

    正扯着胡子玩的熙儿一见,闻着那熟悉的奶香味,不由的咯笑了起来,松开了扯着胡子的手就要扑进子情的怀里,子情伸手把他抱了过来,一手抱着一个孩子的坐在桌边逗着两人玩着,见她师傅呼出一口气连忙整理着他那把胡子,不由笑了起来:“师傅,熙儿好像很喜欢扯您的胡子。”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一回师傅去她的院子,熙儿也是扯着他的胡子不放手。

    “这胖小子就是调还是萱儿乖巧一点,来来来,把萱儿给我抱一下。”说着,门主伸着手就把子情抱着的萱儿接了过去,见小人儿眨着一双黑宝石般的漂亮眼睛看着他,他不禁也伸出了手学着子情的样子逗着萱儿玩着:“小萱儿,乖乖的,比你哥哥乖多了,还是女孩子好啊,文文静静的,真是乖巧。”

    “咯……”

    萱儿咯的笑了起来,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形,胖乎乎的小手拧着拳头在眼前挥来挥去的比划着,未来又塞进自己的小嘴里啃了两个,弄得一手的口水之后又往门主门主的衣袍上蹭了蹭。

    “师傅,萱儿好像挺喜欢你的。”子情看着自己的女儿往他的怀里蹭去,那粉嫩嫩的小模样看着可爱极了。

    “呵呵呵,是啊!这小丫头一点也不会认生,比她哥哥乖多了。”他笑眯着眼睛说着,只是,嘴角的笑意却是突然的一僵,低下头看着那咯直笑的小人儿,顿时有修笑不得。

    注意到他那怪异的神色,子情心下有些奇怪,便问着:“怎么了师傅?”

    天门门主无奈的叹了一声:“我正夸这小丫头乖巧呢!谁知她就往我身上尿了一泡尿,来,青衣,抱回去给她换洗一下。”说着,把乐得咯直笑的萱儿抱给一旁的青衣。

    听到他的话,子情和青衣皆是一怔,继而眼底皆浮上了浓浓的笑意,子情站了起来说:“师傅,那我们先回去了,您也去换洗一下。”

    “好,去吧!”他也站了起来,看着自己湿了一角的衣袍,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这两个小家伙才这么小就会整我了,还真行啊!”声音一落,便往里面走去。

    青衣看着摇头叹气的往里面走去的门主,不由笑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嗯。”她应了一声,这才抱着孩子往回走去。

    回到院子后,青衣帮萱儿换了一身干爽的小衣服,把她放在几位掌门买回来的摇篮里面,便来到了子情的身边:“小姐,把熙儿放到摇篮里睡一会吧!”

    “嗯。”她把熙儿交给青衣,把他放下进摇篮里,看着两个孩子眨着天真的眼眸看着她,对着她笑,她心头不禁浮现碰上一片柔和,想着再过不久她得下山,不能常看见两个孩子,心下尽是浓深的不舍。

    “青衣,我打算再过些天就下山去。”她来这边也快一年了,却什么也没找到,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就算是找不到魔魂的下落,她也得先去寻找那几样东西。

    一听她的话,青衣不由问着:“小姐要下山了?可是,熙儿和萱儿还这么小。”两个孩子还这么小,小姐就要离开,她知道她这一走近时间里是见不到她的,那也就是说,熙儿和萱儿也见不到他们娘亲了。

    她轻叹了一声,说:“你也知道我们来这边快一年了,这些日子因我怀着孩子,所以没下山去走动,但是现在孩子已经生下来了,我不能再一直在这里呆着,这些天我会去竹林修炼,再过些天就下山。”

    “嗯,小姐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他们两人的。”她知道她说的是事实,来这边已经这么久了,她们不能一直这样呆着,看着两个睡过去的孩子,心下不禁浮上了怜惜,他们还这么小,小姐就不能在他们的身边。

    也就由这一天开始,子情每一天天一亮就去竹林中修炼,青衣则负责带着两个孩子,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的,当子情把书中记载的结界之术学会之后,便是找来了她的几位师兄,希望他们能充当她的对手。

    这一天,竹子中传来了阵阵的笑声,几名掌门抱拳对着子情说着:“小师妹,难怪师傅要收你为关门弟子,你这天赋真的不是师兄我们能比的,这才多少日子?你竟然就已经青出于蓝了。”

    “这也是师兄们这些天来陪我修炼我才能有这样的进步。”子情笑说着,对他们说:“几位师兄,多谢你们。”说着,向他们行了一礼。

    “哎!师妹这是客气了,我们都是自己人,哪里用计较这些。”八掌门摆了摆手笑说着。

    七掌门也笑说着:“就是,跟我们客气什么啊!”

    “几位师兄,我打算明天就要下山了,可能在短时间里不会回来,熙儿和萱儿我无法带在身边,还得请你们多多照顾着。”她开口说着,对于结界之术她已经掌握了,接下来的就是学会运用,那得下山去实践才能发挥其威力,所以她打算明天就下山,只是一想到她的孩子还小,心下便是浓深的不舍。

    “师妹这么快就要下山?”

    “嗯,我还有事情在身,不能在此久留。”她点了点头说着。

    “师妹尽管放心,你不在这里,我们会帮你好好照顾两个孩子的。”七掌门拍着胸脯保证着:“你看这天门都没有孝,而熙儿和萱儿长得又那么讨人喜欢,不仅仅是我们,就是门里的弟子们都对他们两个喜欢得不得了,把他们两个留在这里你是不用担心的。”

    听到这话,她露出了笑意的说:“那我先多谢几位师兄了。”

    “师妹你明日要下山,这事跟师傅说了没?”五掌门开口问着。

    子情笑了笑说:“师傅也知道我在这些天里会下山,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天,呆会我回去时去跟师傅说一声。”

    “嗯,那去吧!明天你要下山,今天早点回去好好休息,我们几个也先回去了。”说着,几人相视了一眼,便往外走去。

    待他们离开,子情朝这竹林看了一眼,想着这阵子天天呆在这竹林里面修炼着结界之术,想想也有快一个月的时间了,想着前不久才过年,现在一转眼一年又过了一半了,时间,真的是过得飞快,也不知辰在神迹天空那边怎么样了?轻叹了一声,她这才移步往外走去。

    来到她师傅的院子,见他正坐在院子里琢磨着一盘棋,便唤了一声:“师傅。”

    “墨丫头,来啦!”他抬直头往外看去,见她一袭白衣翩翩,移步走了过来,不由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容:“今天怎么这么早?”

    “师傅,我是来跟您告别的,明天我就要下山了。”她开口说着,脚步在他的面前停下。

    听到这话,他点了点头说:“嗯,你也在这里有好长一段时间了,你身上还有责任,我也不能留你,总之一句话,下山之后万事小心,不用担心着两个孩子的事情,他们在这里会很安全的。”

    她深深了看了他一眼,当即朝他跪了下去:“徒儿拜谢师傅的大恩,若非承师恩,我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结界之术,虽然徒儿明日便要下山,无法再跟随师傅身边,但我会谨记师傅对我的教诲。”身处强者之地,一个不慎便会落得粉身碎骨,师恩重如山,若非他毫无保留的相授,岂会有她今日对结界之术的认知与精通。

    “起来吧!你我师徒缘份是天注定的,这谢不谢的,不用提,只要你入世以后,万事小心,平安的回来就好了。”他将她扶了起来,拍了拍她的手说:“魔魂之强大,就算是我也无法将他歼灭,你身上的责任重大,这关系的不仅仅是天之痕,所以你遇事一定要小心,记住留着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活着,一切才有希望。”

    “嗯,我会的。”她点了点头应着。

    “去吧!明日你就要走了,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回去好好看看熙儿和萱儿。”

    “那我先回去了。”她说着,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天门门主朝天空看了一眼,喃喃的说着:“魔魂,天命不可违,就算是天之痕无人收得了你,上天也会派一个来收服你,天下苍生,不可举于你……”

    “小姐。”青衣见她今天早回来了,连忙迎了出来。

    “青衣,熙儿和萱儿呢?”她朝院子里看了一眼,摇篮里没有两个小人儿的身影。

    “他们在里面,我去把他们抱出来。”青衣说着,快步的往里面走去,不一会,把两个孩子都抱了出来。

    只有几个月大的两个孩子还不会说话,整天除了会咯笑着之外嘴里就嘎嘎呀呀的叫着,有时乐呵了还不时挥动着小手,踢着胖乎乎的小脚。

    两个孩子熙儿除了头顶前面留着一小块剪得圆圆的胎毛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削成了光头,小小的脑袋被削得光亮亮的,配上那副粉妆玉琢的小模样,很是萌人,而萱儿则因是女孩,她们只是帮她修了一下头发,几个月大的孝已经会笑会玩了,也知道她们会逗着他们玩,一笑起来就是乐个不停。

    “来,娘亲抱抱。”她伸手抱过两个孩子,走到桌边坐下,让他们半倚在自己的怀里,看着两个孩子在她的怀里拉着她的衣服咯直笑着,她也不由露出了柔和的笑意,微微的低下了头,亲了亲他们两人那粉嫩嫩的小脸蛋儿。

    “熙儿,萱儿,娘亲明天就要走了,你们要乖乖的知道吗?”心知他们是听不懂的,却还是忍不住轻声说着。

    “咯……”

    两个小人儿的小脚互相踢着,白嫩嫩的脚丫头一踢到对方的脚丫就使劲的踹着,像是玩得不亦乐乎一般,嘴里还不时的喊着嘎呀嘎呀的声音。

    看着他们两个在她怀里折腾着,她底眼尽是浓浓的笑意:“两个淘气的械蛋。”两个孩子白白胖胖的,皮肤水嫩嫩的让人看了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尤其他们两个都长得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萱儿的双眉中间有一颗小小的红痣,也正因为这一颗小小的红痣,让她看起来更加的灵动可人。

    “咯……”

    两个小人儿又是一阵咯直笑,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形,他们拉着子情的衣服,把自己的小嘴往她胸前凑去,流了一口的口水在她白色的衣裙上面,看得子情和青衣又是一阵笑。

    “怎么?饿了吗?是不是饿了啊?”子情轻笑着问着两个小家伙,然而,他们却是不会回答的,只是一个劲的往她的怀里蹭去,见状,子情便笑道:“青衣,你把羊奶热一下后拿过来。”

    “好,我这就去。”青衣说着,便往外面走去。

    两个小人儿从出生就是一直喝母乳的,不过早在她打算要下山的时候她就给他们戒掉了,让他们喝羊奶,羊奶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对孝的身体成长有很好的帮忙,她的几个师兄知道她的两个孩子喝开始喝羊奶后,便给她找来了几只羊放在山上养着,每天木易都会去挤些新鲜的羊奶过来,算算时间,这两个小家伙也喝了快一个月的羊奶了。

    “来,先躺下去。”子情把两个孩子放在摇篮里面,继而趴在摇篮旁边逗着他们两个玩着,摇篮很大,让两个孩子并着睡也有宽位,不过因为她在这摇篮边逗着他们玩,两人都挥舞着小手咯的对着她笑着。

    不一会,青衣端着羊奶走了进来,见她趴在摇篮边逗着两个孩子,便说:“小姐,羊奶来了,不过还有点烫得等会才能让他们喝。”说着,把羊奶放在桌面上,一边轻轻的搅着,想让它快一点凉。

    “青衣,你先去倒杯白水过来。”子情说着,一边逗着两个孩子。

    闻言,青衣进了里面去倒出,走了出来问:“小姐要喝?”

    “不是。”她说着,坐回了桌边说:“我研制了两颗药丸,想让熙儿和萱儿服下。”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从中倒出了一颗药丸在手中挰碎后放在勺子里,又加了一点水,这才说:“你把熙儿抱上来。”

    “好。”青衣应着,把熙儿抱了起来,便见她趁着熙儿张着嘴咯直笑时把勺子塞进他的口中,把混了水的役喂入他的口里,原本正咯直笑着的熙儿一尝到嘴里苦苦的味道,不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青衣抱着他轻拍着他的背后哄着,一边问:“小姐,你给他们吃的是什么?”

    子情抱起萱儿,把另一颗药丸挰成分状混入一些水,照样喂入萱儿的口中,只见萱儿一个劲的吐着粉红色的小舌头,想把嘴里的东西吐了来,见状子情只能把勺子暂时的压着她的舌头不让她乱动,等她咽了下去后这才拿开,一拿开,萱儿也跟着哭了起来,两个孩子的扯开了噪门的大哭着,一时间,院子里尽是他们两人的稚嫩的哭泣声。

    “我给他们吃的是百毒不侵的药圣药,这样一来,任何的毒物对他们来说都是不会构成威胁的,我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回来,不在他们的身边总是不放心,所以给他们吃下这个。”说着,她试了一下羊奶,感觉差不多了,便哄着怀里的萱儿说:“来,萱儿乖,喝羊奶了。”

    不过兴许是刚才被她喂了那些带着苦味的役,现在她的勺子一凑近萱儿就别开了小脸不肯吃。见状,她只好轻抺了一些在她的小嘴边,浓浓的奶香一传入萱儿的鼻中,粉红色的小舌头一卷,把嘴边的羊奶卷进了肚子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见状,她笑了笑,把勺子送到她的小嘴边:“来,吃吧!”这一回她便没别开了,浓浓的奶香味一窜入鼻中,她便喝了起来,而被青衣哄着这才没哭的熙儿,一手拉着青衣的衣襟,一边眨着带着眼花的眼睛看着正吃得津津有味的萱儿,好半响这才伸着小手探着身子想要去子情的身边。

    青衣抱着他走近,来到桌边坐下,子情笑着也给他喂了一勺子,看着两个吃得开心的孩子,她眼底也浮上了浓浓的笑意,心下不禁暗想着,要是辰也在这边那就好了,看到他们的孩子这么可爱,他一定也很很喜欢的。

    次日一早,十位长门便来到了子情的院子,他们都知道她今天要下山了,便想着来送送她。

    “师妹,在外面自己要多多保重。”七掌门叮嘱着。

    “我会的。”她轻声说着,看着面前的十位师兄,对他们说:“其实师兄们不用来送我,我打算直接用飞毯离开,所以不会在城中逗留,应该会直接去到下一个城镇。”

    “要是事情办好了就早点回来,也不用我们总在挂心着。”一掌门开口说着,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不舍。

    “嗯,我会的。”她应了一声,转身来到青衣和木易抱着的熙儿和萱儿前同,轻轻的摸了摸他们两人的小脸,低下头亲了亲他们粉嫩的脸蛋,一边说:“熙儿,萱儿,娘亲走了,乖乖的不要调娘亲会回来看你们的。”

    两个孝像听懂她的话似的,挥着小手咯的笑着。看着两个孩子可爱的样子,她心下越发的不舍,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转过了身对十位掌门说:“十位师兄,我走了,他们就拜托你们多加照顾了。”说着接过青衣递上来的包袱,拿出了飞毯注入玄气后抛向天空。

    “我们会的,你自己多保重。”他们十人齐声说着。

    闻言,子情这才脚尖一点,跃上了飞毯随着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六月的天,带着一丝的炎热,坐着飞毯离开了天门,她便往神秘之境的方向而去,在天空中飞了几个时辰,头顶上的太阳太大了,晒得人都有孝晕,于是她便放低了高度,改而进入了林中,在鲜少有人行走的林中飞行着,一边吃着干粮,直到夜色降临,她才在林中的一个地方停了下来,收起了飞毯跃上了一棵大树休息。

    在天山过了将近一年的安逸生活,再一次步入大陆,心下感慨万千,以前是有他们陪伴在身边,现在却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与他们分隔两地,心下难免要挂心着他们,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天空,茂盛的树叶半遮着,只能看到一个角落的天,柔和的月光洒落在树林中,听着夜间林中传来的虫鸣声,她慢慢的合上了眼睛休息着。

    树林中的夜,静得让人发慌,如果胆子小的人想必还不敢在这漆黑的林中过夜,就算有在林中过夜的人也会点上了火堆,让火花照亮周围,为自己增添一股安全感。

    正当子情一人倚在树叶中闭目休息时,耳边传来的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以及交谈的声音,她睁开了眼睛顺着那声音看去,见约十几人正在林中四处毛窜着,而这些人手中拿着火把,同时也让她看清了,那是一群很十五岁到二十来岁的少年和少女,在这十几人当中,只有三名女子,其他的都是少年,看他们身上的衣着打扮,应该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

    只是扫了一眼,她便收回了目光,继续闭着眼睛休息着,她所在的这棵大树很是茂盛,而她又是在上面休息,加上是夜间,就算是他们手里拿着火把也是看不到她的存在的,当然,除非在他们十几人当中,有实力与她不相上下的人,那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怎么走来走去就是没走出这林子啊?这天都黑成这样了,我们不会真的要在这里面休息吧?”一名少女开口说着,手一直紧紧的拉着身边的一名少年。

    “走了几个时辰了还没走出去,看来我们真的是迷路了,不如我们夜晚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明天天亮了再离开这里。”在这十几人当中,最为年长的那名男子开口说着,目光看向了他们,在询问着他们的意见。

    “嗯,眼下也只有这样了。”另一名少年点了点头,倒是赞同他的决定。

    “我不要!这林子里面黑漆漆的,也不知会不会有什么虫子之类的恶心东西存在着,要是不小心爬到了身上来怎么办?”另一名少女扁着嘴说着,不依的跑到一名男子的身边说:“夏大哥,我们找路出去好不好?我不想在这里面过夜。”

    “我们都找了这么久了一直都在这里面转着,今晚是走不出去的了,只能在这里休息一晚再说。”那名男子说着,瞥了她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对他们说:“我们先点个火堆吧!这样一来夜里也暖和一点。”

    “好。”众人听他这么说都没有异议,都在周围捡了一些树枝堆放在一起,这才点起了火围坐在周围,而那名少女见他们都不大理她,不禁委屈的说:“可是,可是这里没床什么的,让人怎么睡嘛!”说着,走到一名少年的身边说:“喂,你把你的外袍脱下来给我垫在地上。”

    听到她的话,众人只是看了她一眼都没说什么,而那名被她叫到的少年则微微的皱着眉头,这时,那名姓夏的男子则朝她瞥了一眼,冷漠的说:“这是家族对我们的考核,你如果受不了,那就自动放弃,不要总是跟在我们旁边说这说哪的,这里没有人会把你当成白家的大小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