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4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章 谁是童子之身?
    树上的子情听了,嘴角微微往上一扬,这些人应该是什么家族的子弟,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得知,那个少女的身份似乎比较高,不过任性的性格倒是让人不敢维恭。她朝他们底下瞥了一眼,这些人好选不选,正好选在她休息的这棵树下,还真的是会选地方。

    “夏大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你忘了出门前夏世伯还让你要多照顾着我。”白钰彤嘟着嘴说着,那声音带着几分的委屈,又似带着撒娇的气味。

    “如果不是我父亲交行,你以为我会跟在一路同行?”夏浩宇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便对其他人说:“轮着休息,两个人一队轮着守夜,你们先睡,我和致远先守。”

    听到这话,众人点了点头,都围坐着火堆把头埋在膝盖上休息着,也有的脱下自己的外袍铺在地面上睡着,那白钰彤见没人理她,不由气得跺了跺脚,气呼呼的走到火堆边坐下。

    一旁的凌致远见他冷着一张脸,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浩宇,行了,不要跟她置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格本来就是这样的。”说着,朝那白钰彤看去,见她抵不过困意已经趴着睡着了。

    “我是在想,我们才出门历练没多久就已经有不少人在喊累了,这样下去,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支持到半年后。”夏浩宇沉着声音说着,俊朗的面容微拧着,朝那些都休息下的人瞥了一眼,这才把目光落在那火堆上面。

    “有多少人支持得住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你是顶得住的。”那凌致远笑说着,手中的树枝微微撩了一下火堆,看着那往上窜的火焰。夏浩宇是夏家的长子,这样的历练对他来说自然算不上什么,不过对于一些总是养在优越条件里面的孩子而言,想要熬过这为期半年的历练却是没那么容易的。

    在这外面他们什么都得靠自己,他们得学会如何在野外生存,如何在逆境中保住性命,如何在战斗中提高自己的实力,每一天都有着不同的历练在等着他们,也许前面会有猛兽,也许会遇到不怀好意的人的攻击,也许会遇到天灾**,但他们都得学着一一去面对。

    夏浩宇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落在那火花之上,没有说话。夜,静得慌,六月的天,就算是到了夜晚空气中也应该会弥漫着一股闷热的气息的,但是,他们在这树林中却只感觉到一股阴测测的阴风,偶尔几虫鸣声传来,轻风吹过,树叶沙沙而响,更是增添了几分诡异的感觉。

    两人原本静坐着各自沉思着,却又突然间觉得这夜静得不太正常,夜间的风吹过,莫名的让他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两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相视了一眼,皆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朝周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不禁觉得奇怪。

    风,还在吹,冷嗖嗖的,让人不寒而栗。

    “这风,好像有些奇怪。”夏浩宇迟疑的说着,周围看不到人,只有浓密的树木和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以及虫鸣的声音,但是却莫名的让人不安着。

    凌致远也皱起了眉头,在这一行十几人当中,就数他的年纪最大,不过也就二十来岁左右,虽然他常在外面跑动,不少的时间也曾在树林中落角,但却没试过有像今晚这样的。

    感觉到自己被那阴测测的风吹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的眉头不由拧得越紧:“是有些奇怪。”但是却说不上来。

    “唔,怎么突然这么冷?”

    原本抱着身子休息的十几人被这一阵阵的风吹醒了过来,擦了擦手臂企图让身体暖和一点,又往火堆边靠近,一边看向了夏浩宇和凌致远两人:“怎么突然间这么冷?”

    “有些不对劲,都别睡了,保持警戒!”夏浩宇沉声说着,脸上尽是凝重之色,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对旁边的凌致远说:“你把地图拿出来看一下,我们到底进了一个怎么样的树林?”

    “好。”凌致远应了一声,便从怀中取出地图借着火光看着,一边指着上面的路线说:“浩宇你看,我们从这里经过,绕到了这边的小道,又过了这河才进了这树林,不过我们在这里转了好久都没转出去。”

    闻言,夏浩宇心头一跳,连忙问:“你快看看这树林叫什么?”如果是一般的林子,他们不用走这么久,而且也不可能会在这里面迷了路,唯一可能的就是,他们误入了不应该进入的地方,亡林!

    “这林子是叫……”凌致远的手一直在地图上面移动着,顺着那一片大面积的树林往下移着,最后在看到那地图上面标注的两个字时,整个人浑身一僵,不可置信的说:“我们、我们竟然进了亡林!”

    亡林,也称亡灵,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地方,这里面白天没什么,但是若是进了这里的人在天黑之前还没走出这林子,那后果不堪设想!这林子里面不会有凶残嗜血的猛兽,也不会有心怀不轨的恶人,但是,却有着连猛兽的野兽和恶人都怕的亡灵!

    “什么?亡林?”

    十几人一听,顿时惊呼出声,原本一个个都带着睡意半眯着眼,在听到这话后,睡意当即全消,剩下的只是无边的恐惧,而夏浩宇同样的拧起了眉头,他也没想到竟然会误打误撞的进了这亡林,眼下要怎么办才好?

    树上的子情早在空气中发生的变化那一刻便醒过来了,原本她正打算小睡一会,谁知还没睡沉,一阵冷嗖嗖的寒风便吹了过来,那股寒风不同一般夜间的风,而是冷得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当感觉到自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时她就知道不正常了,只是没想到这林子竟然就是她曾在天之痕的地图上看见过的死亡之地,亡林!

    她朝底下的那十几人看去,见除了那两名较为年长的男子之外,其他的全是一脸的惊恐,一个个在喊着怎么办怎么办?而那两名较为年为的男子则拧着眉头,似乎在思索着应该怎么做一般。

    进了亡林,他们想要活命就没那么容易了。

    亡林,又名亡灵,这里的白天还好,不会有亡灵作怪,但是到了晚上你就别想着可以安全的走出这里,说白了,就如同鬼遮眼一般,就算是找到了出口也看不见,而传说这亡林向来都是死亡之地,进来了,就都别想着活着走出去……

    以前她是不相信亡灵的存在的,但是,那一回她亲眼看见那位老前辈给他们开了天眼,看到了那些亡灵她才知道,不是没有,而是他们看不见而已。

    想到这,她不由朝她周围看了看,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没有,但是谁又知道,在这漆黑的夜色当中,没有亡灵正盯着她呢?人们都说心疑生暗鬼,越是觉得有这些东西的存在,越是觉得它就在身边,就是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也会将这看成,是不是有亡灵的靠近?是不是有亡灵正盯着他们准备随时出手?

    沉思了好一会,夏浩宇站了起来神色凝重的说:“今晚都别睡了,提高警戒,不要走散了,只要能等到天亮,也许会有活命的机会,否则,只能死在这里!”

    十几人点了点头,一点也不敢放松,谁都知道亡林的可怕,就算是实力顶尖的人进了这里面只怕也无法活着走出去,更何况是他们才刚出来历练的,只是,当知道自己身处亡林之中,心下的那股惧意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几个女的微微抖着身体,双手紧紧的握着剑,咽着口水目光不时的朝周围看去,那白钰彤更是来到了夏浩宇的身边,双手紧紧的拉住了他的衣袖:“夏、夏大哥,我、我怕……”虽然她很少出门,但是,但是她不止一次听人提起过亡林的恐怖,可是他们现在却是在这里面,光是想想浑身就忍不住的发抖着。

    夏浩宇瞥了她一眼,见她吓得脸都发白了,不由暗叹了一声,也没甩开她的手,只是看着众人说:“大家不要担心,只要我们齐心,相信会走出这里的,你们记住,不可走散了,如果真的受到攻击我们十几人围在一起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如果走散了,那就更危险了。”

    树上的子情听到他的话,不由一笑,这人倒还算镇定。她抬头看着头顶上茂盛的树叶,心下暗自思量着,亡灵是一种虚体,就算是用刀剑武力也无法将它消灭,而唯一能做的就是她净化之术,净化之术是可以对付亡灵的,这也是为何在来天之痕时,那老前辈叫她一定得修炼结界之术和净化之术的原因。

    想到结界之术,她唇角微扬,双手在胸前结出了一个防护结把自己保护了起来,这样一来,就算真的有亡灵出现也伤不到她,朝底下看去,见那名叫夏浩宇的男子也凝聚出一个防护结界把他们十几人保护了起来,只是,从结界的能量流动中可以看出,他的能力有限,而在护住十几人他的结界也得结得较大,这所消耗的能量就更大了,因为结界不够牢固的原因,这样的结界就算能护得了一会,也无法支撑到天亮。

    “呼……呼……”

    风,诡异的在林中吹过,呼呼而响着,林中的树叶在风中的摇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漆黑的夜色中,诡异的风声让他们心口微提,一个个警戒的朝周围看着,不安的咽着口水。

    “呼……呼……”

    他们的结界连同那火堆也护在了里面,借以用火光壮着胆子,也好借着火花看清周围,只是,当那冷嗖嗖的夜风吹过时,竟然还能感觉到有一丝的夜风吹入了结界当中,火焰被那诡异的夜风一吹,像是洒了水一般,小了不小。

    “啊p、火小了,夏大哥,我们会不会死?我们会不会死在这里?”白钰彤惊恐的尖叫了一声,颤抖着身体蹲了下去,浑身发抖着,另外的两名女子也呜呜的低泣着:“我想回家……我不想历练了,不想了……”

    凌致远看着火焰小了不小,也不禁皱起了眉头,脸上尽是凝重的神色:“结界的能量不够,这样的防护支撑不了多久,我们得再想想办法才行。”

    “我没凝聚过这么大的结界,能量应付不来。”夏浩宇开口说着,看着那火焰在结界里面却还随风摇曳着,心头也是很是焦急。

    树上的子情瞥了他们一眼,唇角微勾,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这时传入底下他们的耳中:“无法护得了这么多人,那就让他们各自设下结界护着自己。”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让身处惊惧之中的众人心头一惊,身体蓦然一僵,本能的抬头往头顶上看去,咋一看去,一名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倚在树上好不悠闲,只是,看到她一身的白,却是将他们都吓了一跳,有好几个更是本能的尖叫出声:“鬼、鬼啊……”

    本是看他们都年纪不大,好心的提醒他们一下,谁知竟然说她是鬼?子情嘴角微抽,果然这年头好人难做,虽然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被人说成是鬼,这倒还真的是……

    这也莫怪他们误以为她是鬼,毕竟这冷不防的出现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绝美女子一脸悠闲的倚在树上,而且她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们都不知道,自然以为她是鬼了。

    “别叫了,我不是鬼,再叫就要把那些鬼都引出来了。”在这里,亡灵亦称之为鬼魂。

    听到她的话,旁边的几人迅速捂住了他们的嘴,一边朝周围看去,在看到周围没有什么不正常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又抬头看着那一派悠闲的倚在树上的女子,看她的样子,似乎与他们不相上下,但她的身上却有着一股他们没有的淡然与自信,这让他们很是奇怪,她一个女子,怎么也会进了这里?莫不是跟他们一样也是迷了路?误入亡林?

    夏浩宇和凌致远相视了一眼,两人抱拳恭敬的问:“在下夏浩宇,凌致远,敢问小姐如何称呼?”异口同声的两人看着树上一派悠闲的女子,脸上的恭敬神色一点不假。

    她既然不是鬼,那便是人,而能无声无息的在树上这么久不被他们发现,实力定在在他们之上,虽然她看起来年纪与他们差不了多少,但是在这实力为尊的世界,尊称强者那是理所当然的。

    “呵呵,你们还有心情问我叫什么?难道没发现,火焰越来越小了吗?”子情轻笑着说着,看着他们里面的火焰越来越小,而周围的空气也越发的阴冷,便心知定是那些鬼魂靠近了。

    听到她的话,下面的十几人心头蓦然一惊,猛的朝火堆看去,果然看火焰渐渐的小了下来,火为阳鬼为阴,火焰越来越小,那只代表着那些鬼魂正在向他们靠近着!

    这个念头一在脑海里划过,夏浩宇和凌致远当下连忙对着他们喊着:“快!自己设下结界!这个结界顶不了多久了!”声音一落,他们两人也迅速的凝聚气息凝聚成能量,在他们的身边设下结界,虽然结界不大但却牢固。

    而另外的人一见,当即也学着他们为自己设下保护结界,他们都是家族中的子弟,结界之术自小就修炼,尤其是这保护结界,对他们来说难不倒他们。

    只是,那白钰彤和另外两名少女却是因惊慌而无法凝聚能量设下保护结界,三人看着他们都设下了保护结界,那个先前由夏浩宇设下的结界也在渐渐的消失着,而周围阴测测的气息越发的浓郁,几人不禁吓得哭了起来。

    “呜呜……不行,我怕……我手都在发抖,设、设不了……”白钰彤惊慌的哭泣着,看见周围有好几十个黑色的影子正在往这边靠近,不禁吓得说不出话来。

    而旁边的那两名少女也不知是看到那些黑色的影子而被剌激到了还是怎么的,竟然双手迅速的在身后一转,口中喃喃的一念,也为自己设下了一个小小的结界,结界一设成,两人浑身一软跌坐在地上发抖着,脸上除了那未干的泪珠之外还带着惊惧的神色,额头也渗出了薄薄的冷汗。

    子情朝她们看去,见结界虽小,但也足以保护到她们,倒是那名叫白钰彤的少女,蹲在地上发抖着,一张小脸吓得惨白,周围的那十几人不停的在喊着,叫她快设下结界,而她却是摇头哭泣着,什么也做不了,连话都吓得说不出来。

    “白钰彤你想死是不是?还不快站起来设下结界!”夏浩宇怒声喝着,见她蹲在地上发抖着,不禁又气又急,他父亲叫他看着她点,要是真的死在这里,他回去怎么跟他父亲交待?又怎么跟白家的人交待?

    “我、我、我做不到……”她怕,她怕得浑身都在发抖着,她也想站起来,可是站不起来,她的腿都是软的,脑海里更是一片的空白,以前天天都会练上十几二十遍的结界之术此时竟然全都想不起来。

    “做不到你就蹲在那里等死!出来历练不像你在家里面一样,你要学会自立!否则没人能帮得到你!”他怒气喝着,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眼看自己先前设下的那层保护结界快消失了,心下不禁越发的焦急:“快站起来!”

    “夏、夏大哥……”她抬起头看着他,娇俏的脸上尽是泪水。一直是家里人捧在手心的宝贝,哪里经历过这些。

    夏浩宇看着她的样子,心下又急又怒,他可以冲出去把她拉入自己的结界里面,但是如果这样,她永远也学不会自己独立,永远也学不会自己面对困难与危险,没有人能随时随地的保护着她,有的只有她自己成长起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头的焦急,放缓了口气鼓励着她:“钰彤,站起来,没事的,你看我们都做到了,你也一定能做到的,保护结界而已,你在家里面也是经常做的,这个难不倒你,相信自己,站起来,如果真的害怕,那就闭上眼睛,闭上眼睛想着你在家里面是怎么做的。”

    树上的子情朝那夏浩宇看去,越是危险越能让人迅速成长,那名少女明显的身上气息不弱,想必定是缺少实战的经验,如果想要她能迅速的成长起来,历练确实是最好的办法,只不过,那个叫夏浩宇的想要帮她成长起来,却也是有一定风险的,如果那个少女不能在那些鬼魂靠近她时设下结界,便有可能面临着死亡的危险。

    “我、我真的可以吗?”她抬起头看着他,感觉着自己的身子都还在抖,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夏浩宇肯定的点了点头,对她说:“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来,站起来,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想着你在家里面是怎么设下结界的。”

    听了他的话,她试着照他说着去做,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虽然双脚还在抖,却咬着牙站直了,看着他鼓励的眼睛,她闭上了眼睛,回想着她在家里面时,总是跟在他的身后学着他设结界,感觉着他就在她的身边一般,原本惊慌的心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脑海里回想着她与他相处的画面,双手慢慢的转动着,嘴里喃喃的念着。

    十几人不时的看看她,又看看那围着结界的魂体,看着那层先前夏浩宇设下的结界在那些鬼魂的冲撞下渐渐的破了,随着化成了一阵风消失在空气中,那些鬼魂在那层结界破了之后猛的冲上前来,夜色之下,那扭曲的魂体,可怕的面容迅速的放大着,伴随着一阵阵阴测测的冷风那尖长的双手猛的朝正闭着眼睛设结界的白钰彤扑去。

    眼见她危在旦夕,结界却还没设好,夏浩宇当即提气就要冲出去,却在下一刻迅速稳住了身体,欣慰的看着那成功的在危险面前为自己设下结界的白钰彤。

    “保护结界,现!”随着白钰彤的那一声低喝声而出,一股能量迅速的在她的身边围起了一个圉,从地面到她的头顶,把她完完全全的包裹在其中保护着,也在结界成功设下的那一刻,那些鬼魂扑上前去,却受到了结界的阻碍,魂体被弹开了去,却又迅速的围上前,冲着结界里面的人张牙舞爪的。

    白钰彤一睁开眼睛,正好看见那些鬼魂正张大着嘴扑上前来,冷不防的被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整个人也跌坐在地上,好在有结界保护着,倒也没事。

    “钰彤,你看,你做到了。”夏浩宇难得的对她露出了笑容,心下也是一松。

    怔怔的看着夏浩宇的笑容,白钰彤不禁有些呆愣,记忆中,夏大哥一直都对她冷着一张脸的,就算是她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与他一直修炼他也没给过好脸色给她看的,现在竟然对她笑了。

    树上的子情看着这一幕,唇角也微微勾起,爱情的魔力就是大。看了那嘘体一眼,见它们原本是隐身的,他们根本无法看见,不过后来也不知怎么的,竟然都以虚实体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一直在那里嘶吼着,那像要将结界撕裂的模样让她唇边的笑意渐渐的隐去。

    就在这时,那嘘体又慢慢的消失了,一时间,周围的风声又渐渐的平复了下来,那股阴寒的气息像是消失了一般。

    “它们走了?”一名少年问着,朝周围看去,确定不见了那些鬼魂的影子,这才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

    不少人一见,当即跌坐在地面上直呼着气,他们哪里知道一出来历练会遇见鬼魂的?刚才还差一点就死掉了,想想真的是吓了一身的冷汗。

    夏浩宇和凌致远相视了一眼,同时看向了那倚在树上的子情,见她半敛着眼眸似乎在想着什么一样,凌致远便问:“这位小姐,还未请教大名?”她,到底是什么人?

    子情睨了他们一眼,淡淡的开口说:“我姓墨。”

    “墨小姐,那些鬼魂突然间消失了,您怎么看?”凌致远开口问着,他总觉得没那么简单,不可能单凭他们的结界那些鬼魂就离开的,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活下来,这亡林又怎么会被称之为死亡之林?

    清幽的目光闪过一丝不明的幽光,她打量着这两名男子,这个叫凌致远的要比她大上几岁,而那个夏浩宇顶多大她一两岁吧!不过这两人从刚才看到她开始对她的态度就很是恭敬,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她实力的原因,不过,在这称呼上面,她注意到他们用的是尊称,您,而不是你,倒是让她有几分的意外。

    朝漆黑的夜色中看去,林中一片的阴森,沙沙的树叶声伴随着风声传来,在这阴测测的林中形成了诡异的气息,白天的林子和晚上的可以说是天差地别,白天这片林子怎么看都不像充斥着危险的气息,但是一到了晚上,却是诡异得紧。

    顿了半响,她看向了他们,不紧不慢的说:“我觉得,这保护结界也顶不了多久,那些鬼魂也许在等,等午夜之时,阴气最重,就算是有结界相护也等同没有,所以你们要做好死亡的准备,逃过了刚才,不等于你们能活到明天天亮。”

    听到她的话,原本正松了一口气的众人一颗心又猛的提了起来:“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在这里等死吗?”一名少年焦急的问着,眼中尽是担忧。

    “不,是你们在等死,别把我算进去。”她可没空跟他们死在这里。

    “你说的是什么话啊!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另一名少年也怒喝着,指责着她的不是。

    闻言,子情唇角微勾,眼中流动泛动,睨了那名少年一眼,不紧不慢的说:“我说的是人话,怎么?难道你听不懂么?”

    “你!”那名少年气结,本来就担心着,惊慌着,她却还在一旁说着风凉话,真当人不爽。

    “你闭嘴!”

    夏浩宇和凌致远沉声喝着,锐利的目光朝那几名少年扫去,心下暗骂了一声。而一旁跌坐在结界里面的白钰彤见他们两人那样护着那坐在树上的白衣女子,不由朝她看去暗暗的打量着。

    “墨小姐,那依您之言,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活着走出这死亡之林?”夏浩宇恭敬的问着,想要询问她的意见,因为从她的话中他们知道,那些鬼魂伤不到她,但是,他们就未必能像她一样活着走出去了。

    “我怎么会知道?”子情漫不经心睨了他们一眼:“我要休息了,你们别吵到我。”说着,倚在树上闭目养神,全然不把这恶劣的环境当一回事。

    “墨小姐……”

    凌致远心一急,连忙开口唤着,却见她看似不经意间的扫来一眼,那一眼带着警告,让他当即闭上了嘴。好冷的目光,那目光中所夹带着的威压就是那样的一扫,竟然让他心头一寒,到嘴的话都不敢说出口。

    一直看着的白钰彤知道他们两个是想要那个白衣女子救他们,不过白衣女子却是不打算帮忙,她不禁皱了皱鼻子,她的实力不怎么样,如果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那么到了午夜之时,他们岂不是都得死在这里?

    夏浩宇见她当真闭着眼睛休息,心下也不禁一急,他们在这里没有求助的对象,而唯今也只有她一人在这里,虽然她只是一个女人,但是从她悠哉的神态中确实是不难看出,就算是身处死亡之林对她也是没什么两样的,这里面的鬼魂伤不了她分毫,如果他们想要活命,也只能求助于她了,只是,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帮他们?

    如果她一开始就打算置身事外,那就不会在那时给他们提了个醒,也不会告诉他们午夜之时阴气最重,他们的结界抵挡不住那些鬼魂的攻击,那么,他们应该怎么样做才能请她帮忙?

    “不过就是一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凭她也能救得了我们?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名少年说着,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又见夏浩宇和凌致远正冷冷的瞪着他,当下便说:“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了,那就是趁着还没到午夜尽快的找到出口,这样一来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要不然我们就真的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说着,他看向了众人,问:“我可不想留在这里等死,你们谁要哪我一起去找出口?”

    夏浩宇和凌致远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并不言语。来时说好了一起行动的,现在他们却说要自己去找出口,那根本就是找死,看着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的犹豫着,他们两人的心不由一沉。

    其中一名少年犹豫了一下,看向了他们两人开口问道:“夏少爷,致远,你们可有想到什么办法?”他们也不想跟着着那名少年走,但是,他们更不想留下来等死。

    “没有,但总会有的。”夏浩宇沉声说着。

    “我们不想留下来等死,至少去寻找出口还能有一线生机,我们、我们……”

    闻言,他们皱了皱眉,凌致远开口道:“白天都没能找到出口,更何况是晚上?如果你们真的去寻找出口,那只会死得更快。”毕竟是一起出来的人,他也不想他们就那样死了。

    原本打算跟着那名少年走的众人听到这话,又犹豫了起来,白天他们都找了好久也没找到,更何况现在是晚上?那怎么办?他们真的要留下来等死吗?他们从没想过会进了这亡林,更没学过对付这些鬼魂的方法,他们要怎么做?

    “哼!你们不走我增!我就不信走不出去!”那名少年见他们一个个都在犹豫着,当下哼了一声,解开了结界往前走去,不一会,便没入了漆黑的夜色当中。

    “啊……”

    然而,没多久,就从那漆黑的夜色中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鲜血的味道随着夜风在空气中散开,原本打算跟着那名少年走的人不禁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他才走出去没多久就被杀死了……

    夏浩宇眼中浮现浓浓的自责,他是他们这十几人中带队的人,却把他们误带进了死亡之林,让他们面对这些,都是他大意犯下的错误,是他把他们带进来的,他就有责任把他们带出去,只是,以他的能力,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办到。

    想了想,他朝那睡在树上的子情跪了下去:“墨小姐,他们都是我带进来的,是我的大意和经验不足才让他们都陷入了这样的危险,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请您给我们指点一下,我们定当感激不尽!”

    树上,闭着眼睛休息的子情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继续闭着眼睛睡着。见状,凌致远也朝她跪了下去,沉声说:“墨小姐,请您帮帮我们吧!”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能轻易下跪,但是若与生命相比,这一跪又算得了什么。

    见他们两人都跪了下去,白钰彤眼眶一红不由唤了一声:“夏大哥……”夏大哥怎么能跪人呢?在她的记忆里,夏大哥一直都是很厉害的,除是跪师傅与爹娘,他都没向谁下跪过的,现在,现在却为了他们跪在了地上……

    “墨姐姐,请你帮帮我们吧!”她也跪了下来,眼眶盈着泪水,如果是以前在家里,她根本不可能这样,但是经历了刚才那样的生死,她知道了生命的可贵,也知道了她以前太任性了。

    见他们都跪了下来,那十几人也跟着跪下了,比起活命,下跪其实没什么,更何况,他们都朝那白衣女子跪下了,更何况他们。

    树上的子情虽然闭着眼睛,却也知道他们都跪在地上求她,对于这些人,她也不过是萍水相逢,开口提醒不过也就是随心所至,她没有必要去救他们,也犯不着去救他们,不过,看在他们能屈能伸的这份上,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着,夜色也渐渐的深了,地上的十几人仍然跪着,子情也没让他们起来,这不仅仅是看他们值不值得她救,同样的也是给他们一个教训,没有保护自己的实力就敢进这死亡之林,有十条命都不够死,任何时候,大意都会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甚至还会连累身边的人。

    她睁开眼睛透过茂盛的树叶看向了夜空,见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从树上坐了起来,看向了跪在地上的他们:“起来吧!”她淡淡的说着。

    听到她的声音,地上的众人心头一喜,当即抬起了头看向了她,夏浩宇和凌致远同时开口问着:“墨小姐,您愿意救我们?”

    闻言,子情勾唇一笑:“不是我救你们,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她也不过是个人,哪里有办法救他们这么多人?

    看着他们一个个一脸的不解,她便说道:“起来说话。”说着,清幽的目光在他们的身上一一掠过,像是在思量着什么似的。

    听到她的话,他们这才站了起来,因为跪得有些久,这一站起来双脚都有孝麻,当下运气活动了一下血液的行走,这才好一点,只是,他们没想到这才站起了身体,却在听到她的问话后,险些被吓倒在地。

    “你们当中,有几个人是童子之身?”她淡笑着问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声音听着像是漫不经心,却让底下的十几人脸上都出现了不自在的神色,三名少女更是在错愕过后都不好意思抬起头来。

    夏浩宇在错愕过后,问道:“这跟能不能活着走出去有什么关系吗?”

    “有,关系可大着了。”她点了点头,嘴角含着笑意的看着他们。

    她看了一下,这十几人中除去三名少女,也就剩下十四人了,十四人当中,年纪都在十五岁到二十岁左右,一般来说,十五岁的少女已经是能嫁人的了,十五岁的少年有的也是破童子身的了,这些人看着都是大家族里面的子弟,十四人当中也不知有几个还是童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