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4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一章 苏醒
    被问到这个,十几人都有些不自在,毕竟这可是私隐的东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多不好意思。

    子情笑看着他们,又看了一眼夜色,随即说道:“这快午夜了,你们还在那里磨蹭着?”

    “我不是童子之身了。”一名少年涨红着脸说着,见其他人都朝他看去,不禁更加的不好意思了,他还没成亲,不过有一回被人带到青楼去了。

    “你们呢?”她淡笑着看着底下的那些人。

    “我们还没成亲呢!当然是童子之身。”十几人纷纷说着,却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闻言,她脸上的笑意加深了,看向了夏浩宇和凌致远:“那你们两个呢?”这两人是这里面年纪较大的,应该已经破了童子身了吧?不过倒也还好,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是童子之身。

    夏浩宇和凌致远听到这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继而皆说道:“我们跟他们一样。”他们又不是随便的人,怎么可能没成亲就先破了童子身了。

    站在后面的白钰彤听到了夏浩宇的话,一双眼睛不由亮了起来,傻呵呵的笑着,她就知道她的夏大哥不是随便的人。

    子情不禁朝他们多看了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不过那意味很是分明。夏浩宇和凌致远见她那目光,正想开口,却在听到她的话后皆是一怔,脸上尽是错愕的神色。

    “嗯,既然这样,那你们就用童子尿抺在身上。”她开口说着,看着他们底下的十几人一个个错愕不已的神色,又道:“快点,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这样就能保住性命?”夏浩宇拧着眉头,把尿都抺在身上?这怎么受得了?

    子情睨了他们一眼,见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动,显然是不太相信,于是唇角微微一扬,轻笑着说道:“童子尿不仅仅对这鬼魂有效,更是入药的良药,尿,是以尸和水两字汇合而成,其意自明,童子为纯阳之体,代表著无限生命力的阳气,元气充满全身,尿液保留著真元之气,鬼魂为阴,最惧纯阳之体,所以只要你们身上涂抺了童子尿,鬼魂便不敢碰触你们,一般来说,取十二岁以下的为最佳,不过现在没有十二岁以下的男童,所以也只有将就一下了。”

    听到她这么说,众人皱了皱眉头,却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夏浩宇和凌致远两人相视了一眼,便对他们说:“你们三个白的转过身去,男的到那边围起来,脱下一件外袍弄湿了之后涂抺在身上!快点!”

    见状,他们迅速的回过身去,而三个女的则来到子情所在的那棵大树下,白钰彤抬头看着坐在树上的子情,问道:“墨姐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她看起来也大她没几岁,却知道这样的办法。

    子情看了她一眼,露出了淡淡的笔容:“因为我经常看书。”这也是她在天门中的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办法。

    在天门中,她除了学习结界之术和净化之术,更是学了开通天眼的术法,所以就算是那些鬼魂不现身,她只要开了天眼,也能看得到它们的存在。

    那边的十几名男的除了不是童男之身的那名男子之外,其他的都围成一圈,用着沾了尿液的衣袍擦着身上的衣服,一时间,剌鼻的味道传在空气中传开,子情身处结界之中,而她的这个结界与他们先前的那些是不同的,就连是气味也传不进来,她手里拿着一片树叶在把玩着,神态透着几分的漫不经心,本想着休息一下的,谁知却会进了这里了。

    “钰彤,你们也过来。”夏浩宇说着,把湿的衣袍递给她们示意她们往身上擦。

    三个女的一见,娇俏的小脸不禁都皱了起来,却也得硬着头皮拿着那衣袍往身上擦,不一会,身上便弥漫着浓浓的尿味,让她们三人的脸色都有孝白。

    “你们可曾修炼过净化之术?”感觉空气中的气息又渐渐的阴冷了下来,她不由朝周围扫了一眼。

    夏浩宇微顿了一下朝她看去,沉声说:“那是高阶的术法,我们没修炼过。”净化之术,如果他们会净化之术那就可以对付鬼魂了,只是,那高阶的术法,他们没有修炼,也无法修炼。

    “既然没有,那就围成一圈在原地坐下,合你们之力,设下结界,多了童子尿的气味,鬼魂无法碰触到你们的结界,相比的你们也安全一点,不过在这段时间,你们必须用能量固定好结界,只要到了天亮,那么你们的命也就算保住了。”她看了底下的他们一眼,这才闭上了眼睛说:“我能帮到就这么多了,剩下的看你们自己的。”

    “多谢墨小姐。”夏浩宇和凌致远同时抱拳说着,让他们坐下汇聚了众人之力设下了结界。

    虽然设下了结界,但是他们却不敢放松,毕竟这可是关乎他们能否活命。众人警戒的注意着周围的一举一动,虽然他们在结界之内,却仍感觉到那一股阴测测的风,呼呼而来的风声像是伴随着什么一般,周围的树叶又开始沙沙的响着。

    在他们没有看到的漆黑夜色中,那几近透明的鬼魂轻飘飘的朝他们靠近着,却在闻到那股剌鼻的气味时而停了下来,飘浮在半空之中,那嘘体朝周围飘着,无法靠近那坐在结界里面的十几人,便来到了那树上子情的身边。

    在树上休息的子情感觉到一股阴测测的阴风从结界外面袭来,虽然没有进入她的结界,但是却也让身在结界之中的她感觉到一股冷意,当下睁开了眼睛朝周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到,嘴角微微的一勾,她双手一动,一个复杂的印记在手中结出,两指从眼前划过,蓦然眼睛光芒掠过,原本漆黑的夜色在这一刻仿佛全成了白天一般,她目光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的清明,同时的,她也看到了那飘浮在她周围的那嘘体。

    这跟那位老前辈当时开了天眼给他们看时的不同,当时他们看到的那些是人的模样,有手有却而且老幼皆有,而面前的这猩以说只是一团白色的,像是蒙在白色的布下一般,有着头的形状,但是却不见手脚和身体,就仿佛那手脚和向体都被藏在那团白色飘动着的布团下面一般。

    这应该就真正的是称之为亡灵,也就魂体,还算不上是鬼,三魂七魄,拥有七魄的才能算是鬼,而这些顶多只能算拥有魂,不过,在这样的地方阴气甚重,怨气也重,得不到净化也无法重生,只能一直呆在这样的地方。

    她淡定的看着那些张大着嘴想要扑上来的魂体,看着它们围着她的结界不停的撕咬着,魂体都是有怨念的,看到了人它们就会想要毁了,让人们也变成它们那样,这是一种扭曲的怨恨,这是她师傅告诉她的,怨念却深的起难对付,不过这周围的魂体少说也有两三百只,虽然都飘浮在半空,有的时而往地下窜去,又停留在树上,但是,她却没看到那只能主宰它们的魂体。

    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看了那嘘体一眼,她双手一转,在结界上面加上了一层防护能量,继而这才闭上眼睛休息。这样一来,寒气也吹不进来,她也不会听到外面的声音,总算能睡个好觉了。微皱着的眉头渐渐的松开了,她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便沉沉的睡去。

    树下的那十几人看着树上的子情竟然在上面睡觉,不禁一怔,其中一人问:“我们这样真的能行吗?”

    “童男尿应该是可行的,我也隐约记得曾听人说过。”凌致远开口说着,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听到他的话,其中一名少年目光微闪,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问:“那要是,在这童男尿里面掺杂了不是童男的尿会怎么样?还会有效吗?”

    他这话一出,十几人齐刷刷的朝他看了过去,夏浩宇微拧着眉头,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我只是想问一下,没什么意思。”那少年连连摆了摆手,继而低下了头。

    凌致远看了他一眼,沉声说:“最好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的,你可知,要真的掺了那我们这样做就白废了,就算能起到效果,但也撑不了多久。”

    闻言,那少年心下一跳,不安的朝周围看着。

    而在他们看不到的漆黑夜色中,那嘘体久撕不开子情的那层结界,但也放弃了,转而又围到了树下那十几人的周围,飘浮在半空中盯着他们看着。

    “夏大哥,我、我怎么感觉像是有东西在盯着我们一样?”白钰彤有些不安的说着,总感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们,那股阴测测的感觉,直叫她寒毛直竖起来。

    “没事的,不用担心。”夏浩宇沉声说着,若有所思的目光朝刚才那名少年看去。

    “我刚见墨小姐突然睁开眼睛双手又结出了一个复杂的印记,也许,那嘘体已经在我们的周围了,大家不能放松,要小心一点。”凌致远开口说着。

    众人点了点头,漆黑的夜此时对他们来说是那样的漫长,总觉得时间过得很慢,抬头看向夜空,明月当空,午夜已到……

    “呜……”

    林中,一声诡异的叫声传来,吓得他们浑身一抖,树上的子情已经沉沉的睡去,虽然身处恶劣的环境当中,但是她所在的地方却是安全的,没有她的允许,无人进得了她的结界,所以可以放心休息。

    而那树下的众人却在提心吊胆中渡过着每一分每一刻,一个风吹草地也能让他们惊出一身冷汗,夜中传来的怪异声音让他们心头浮现着不安,他们出门历练,走到这林中时也是浑身很累,本想好好休息一晚谁知却是身在死亡之林中,弄得现在根本没时间休息,夜越深,他们的精神也越来越差,困意袭来,已经有好几个不时的打着瞌睡。

    “爹?爹你怎么来了?”

    突然间,一名少年惊愕的喊着,目光错愕不已的看着那结界外面的漆黑夜色,看着那从夜色中走来的熟悉人影。

    夏浩宇和凌致远微微皱了下眉头,相视了一眼顺着那名少年的目光看去,却只看到的漆黑的一片,哪里有什么人影?当下开口说着:“那里没人,你是不是看错了?”

    “怎么可能!那明明就是我爹!”少年大声的说着,同时也嗖的一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焦急的看着那前面,突然间,在他爹的身后浮现了两抺白色的影子,那狰狞的模样让他看了心头一惊,当即大声的喊着:“爹!快跑!快进来!”

    众人都不知他是怎么了?那里明明就什么也没有,为什么他会突然这样?正想着,谁知他却在下一刻飞快的跑出了结界,朝那夜色中扑去,像是要抱住什么似的,然而他却扑了个空,只是,下一刻,令众人心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原本什么也没有的夜色中,突然凭空出现了十几道白色的影子,猛的扑向了那名少年,竟然下一刻,听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出,那少年的身体就被硬生生的扯成了十几块,血淋淋的散落了一地,那十几抺魂体扑到了地面上,像是在品尝着什么美味的食物一样,而当地上血淋淋的尸体没了,那嘘体却又阴森森的朝他们而来,那场面顿时让他们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死、死了?”

    “不是说有童子尿它们不敢碰的吗?为什么?为什么他去被撕成那样?”一名少年喃喃的说着,身体忍不住的颤抖着,显然被那血腥的一幕吓得不轻。

    夏浩宇和凌致远猛的一回头,目光冰冷的盯着那名先问话的那名少年:“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

    “我、我、我……”那少年结巴的说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也没想到会这样的,他也没想到会这样的……

    周围的十几人一听他们两人的话,顿时脑海里灵光一闪,愤怒的冲着那名少年吼着:“你不是童子身?你不是童子身就不是童子身,你干嘛还要凑上来!”难怪他刚才会问那样的话,原来,原来是这样!

    “我也没想会这样的,我也不想的……”那少年哽咽的说着,双手抱着头不敢看他们。

    而就在他们正对着这名少年发火的时间,另一名少年突然间的也朝外面走了出去,当一声惨叫声响起,他们才回过神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走出去?”

    “夏大哥,他们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会往外走去?”白钰彤害怕的说着,双手紧紧的拉着他的衣角,死了,又死了一个人了,而且还是当着他们的面死的。

    “幻影!一定是幻影!”夏浩宇沉声说站,当机立断的说:“闭上眼睛不要看不要听!不要被眼前的一切迷惑了!”真是该死,原以为可以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谁知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听到他的话,众人当即闭上了眼睛捂住了耳朵,只是,那在他们耳边传来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多,一声声的在回荡着,让他们的精神渐渐的面临着崩溃。

    耳边,那熟悉的声音在喊着,都在喊着让他们去救他,他们捂着耳朵,可那声音却像是钻入了他们脑海一般,把他们的神志渐渐的弄混了起来,终于,有人忍受不了的冲了出去,下场,当然也只有一个死字。

    树下的众人正处于生死一线间,而树上的子情却是睡得很好,这不能怪她,她已经告诉他们活命的办法了,她也相信他们是能活着走出这林子的,谁知道会出现这样的变数?而此时她又处于隔音当中,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也没有醒来,自然是不知道他们的呼救和惨叫。

    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去着,原本的十几人已经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人,十几岁的少年,意志本来就不怎么坚定,更何况在这幻影的影响下面,他们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

    白钰彤只知道脑海里像是有什么在轰轰响着一般,像是一个声音在呼唤着她,困意袭来,她也不自由主的恍了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目光涣散的看着前面,看着那前面的人影在向他招着手,她慢慢的站了起来,迈步就往外面走去。

    夏浩宇也闭着眼睛,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听,不想想,脑海里的声音总在回荡着,侵蚀着他们的意志,突然间,感觉身边像是谁起身了,他睁开眼睛一看,竟然见白钰彤正迈着脚步往结界外面走去,而在那结界外面,围满了那些飘浮着的魂体,此时正兴奋的咧着嘴舞着手,要是要把她撕成碎片一般,惊得他迅速的扑上前把她拉了回来。

    “钰彤!你醒醒!醒醒!”他拍着她的脸想让她回过神来,而旁边的凌致远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也睁开了眼睛,只是当他睁开眼睛时,却是怔住了,整个人不敢相信的坐着一动也不动。

    “夏大哥?怎么了?”脸被拍得有些生疼,她不禁抬起手揉了揉脸。

    看到她总算恢复了神志,夏浩宇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你刚才差点就没命了。”刚才就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他真的不敢想象,要是他当时没睁开眼睛一看后是怎么样的后果。

    “啊?”显然,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她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致远?你怎么样?”夏浩宇摇了摇身边的凌致远,见他怔怔的坐着心下不禁有些担心。

    凌致远回过神来看向了他们,声音带着一丝沙哑的说:“都死了,就剩下我们三个。”说着,他看向了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别无一人的结界,很显然在刚才他们捂着耳朵闭着眼睛的时候,他们承受不了的冲了出去。

    两人迅速回头一看,见结界里面只有他们三人,而在结界外面,那嘘体正在撕咬着他们的结界,像是随时都会扑上来一般。白钰彤颤抖着,紧紧的拉着夏浩宇的衣袖,小脸一片的惨白。

    夏浩宇紧抿着唇,看着那外面正在撕咬着结界的魂体,神色凝重的说:“墨小姐估计是睡过去了,而她的结界又定然是设了什么,所以听不到任何声音,眼下我们无法向她求救,我们的情况也很不乐观。”如果对手是人,他们兴许能拼上一拼,但是,他们现在的对手是魂体,刀剑攻击根本没有用处,而且那魂体的数量太多了,只怕这结界一破,他们也只有一个下场!

    “那怎么办?我们也会死吗?”白钰彤担心的说着,咬了咬唇看向了那树上睡着的人,她的睡颜是那样的舒适,像是正做着好梦一般,而他们此时就在她的树下面临着死亡,她却浑然不知。

    “也只能拼了。”夏浩宇沉声说着:“如果结界一破,那就合力使出能量攻击,至少,她多多少少都能感觉到一点,只要她醒来,也许我们会有救,但,这却也是最危险的办法,因为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因此而死……”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间结界便裂开了,瞬间消失在空气中快得让他们没有反应的机会,几本人类的生存本能,遇到危险时身体主动的反应,他们迅速的抽出了腰间的佩剑注入玄气气息往周围劈去,只是,当剑划过那嘘体的身体时,却是穿透而过,伤不到它们分毫。

    “赤!出来!”夏浩宇大声的一喝,随着一道光芒涌出,一头狮子出现在他的身前,张嘴就是对着周围喷出了熊熊的火焰,也在同时,凌致远手中的剑凝聚一股玄气,迅速的朝子情所在的那棵树劈去,利剑一砍,树枝一断,就算是身处结界中的子情也是整个人往下一阵悬空。

    她蓦然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面前的一幕时却是忍不住的浮上错愕的神色,见从地底下窜起的魂体正紧紧的抓住了白钰彤的双脚想把她拉进地下,白钰彤拼命的踹却怎么也踹不开,而夏浩宇和凌致远两人同样也被众多的魂体围住,那头狮子护在他们产的的身前,以火焰燃烧着想要把那嘘体烧毁。

    “啊!放开我放开我!”白钰彤拼命的踹着脚,想要逃开却怎么也逃不了,双脚紧紧的被抓住,而周围的那嘘体又正朝她扑过来,吓得她尖叫连连。

    “钰彤!”夏浩宇一见,想要过去帮她,却被那嘘体缠着无法分身。

    白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凌空翻了一个身,双手同时在身前结出了一个复杂的印记,口中轻声念着:“净化之术,灭!”声音一落,一道白色的光芒咻的一声朝白钰彤射去,却在到了她的身前时绕过了她继而在她的身边转了一圈,当周围那嘘体碰到那道白色的光芒时,尖叫了一声随着消失在空气中。

    “墨、墨姐姐!”白钰彤惊喜的看着她,见身边的那嘘体不见了,当下迅速的来到她的身边,她只知道她浑身都在抖,当被那嘘体捉住,那冰冷冷的感觉让她出了一身的冷汗。

    子情看了她一眼,双手一转,结了一个结界出来:“进去呆着,不要出来。”声音一落,朝夏浩宇他们两人看去,见他们两个身上被抓出了好几道伤痕,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破了,一身的狼狈,不禁皱着眉头,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用了童子尿了吗?怎么才一会就弄成这副模样了?

    当下迅速来到他们两人的身边,伸手把他们两人一捉往的丢进:“进去呆着!”同一时间,她双手结出净化之印,置于身前,口中轻念着:“圣光普照!灭!”

    轻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强大的光芒从她的手中而出,像水纹一般的从空气中荡开,光芒所触之地,魂体无不四处逃窜,眨眼间,危险解除,空气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息……

    夏浩宇和凌致远以及白钰彤惊愕的看着,心头如同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一般,久久无法平复下来,她竟然只凭一人之力就将他们救出来?太不可思议了!

    刚才他们看到的,就是净化之术?他们都是大家族里的子弟却还无法修炼净化之术,她竟然能把净化之术练得这样纯熟,她到底是打哪里来的?

    “你们是怎么回事?”她衣袖一拂,解除了结界,微皱着眉头看着他们。

    危险解除,想到了他们十几人现在只剩下他们三人,夏浩宇和凌致远两人不由低下了头,心下尽是浓浓的自责。而白钰彤看了他们一眼,这才把事情说了出来,要不是那人不是童子身却偏偏不说出来,还掺和进去也不会弄成这样。

    “你是说,看到了幻影?”她从不知,这死亡之林竟然有幻影的存在,那嘘体难道能做到这样?

    “嗯,还有声音在我们耳边说着,像迷惑我们的意志一样,还好夏大哥拉住了我,要不然我可能已经死了。”想起刚才那事,她现在都还有些后怕,为什么外面的世界这么的可怕?在家里多好,什么都不用担心。

    闻言,她看了一下夜色,折腾了一个晚上,天也快亮了,便对他们说:“天快亮了,你们也不要休息了,直接出林吧!再要下去你们非死在这里。”

    “可是,我们不知道出口在哪里。”白钰彤小声的说着。

    “墨小姐,救人救到底,请您带我们出去吧!他日若是有什么用得到我们的地方,我们定当义不容辞!”夏浩宇和凌致远同时说着。

    子情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顿了一下,这才说:“跟在我后面。”她拿出了飞毯抛向天空后跃上前去,示意他们跟上便往林中而去。

    飞毯?三人惊奇的看着,见她往林中而去,当即迅速的紧跟在她的身后。

    就是他们的家族都没有飞毯这样珍贵的东西,她竟然拥有?不过细想,她的实力比起他们的父亲都要厉害,拥有这样的东西也不出奇,眼下,他们只关心着如何出这个死亡之林,如何活下去!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林中依旧是那样的一片清幽,透着诡异的气息,坐在飞毯上的子情看着身后的几人紧跟在后面,不由暗叹了一声,她何时有这么好心了?救了他们不止,还给他们带路?

    身后的三人运起轻功一直紧随在她的后面,他们不知道到时跟在她的后面多久,只知道,当太阳从东边升起,当阳光斜射在他们的身上驱散了他们一身的冰寒时,他们才知道已经出了那死亡之林。

    朝身后那浓密的林子看去,这一夜,恍然若梦,是那样的真实,却又令人不敢置信着,他们误进了亡林,却又活着出来了,感觉着洒落在身上的温暖阳光,心头不禁涌上了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行了,就到这里吧!你们好自为知。”子情看了他们一眼,不等他们开口便往前掠去,她坐在飞毯之上,不一会便消失在他们的面前,快得让他们来不及说上一句道谢。

    离开了那个林子,子情来到了下一个城门外收起了飞毯,这才进了城,在那林子里呆了一夜,浑身不舒服,又被那些人折腾得睡都睡不好,今天就先休息一下。

    进了城,她找了间客栈住下,让小二拿了吃了进房,又换洗了一身衣服,正准备着去床上休息时,挂在腰间的两颗蛋的其中一颗又传来的异样,她诧异的低下头解开一看,见又是火龙。

    “火龙?怎么了?”她把火龙拿在手中,看着它散发着一股火焰的光芒,微微的颤动着,不禁心下疑惑,自从火龙变成了蛋后,似乎总是不太稳定,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咔嚓!”

    清脆的声音突然传入她的耳中,她惊喜的看着手中的火龙蛋,只见那蛋壳上面裂开了一条小缝,蛋身微动着,突然间,一个小脑海往上顶了出来,当看到里面那小不点时,她不禁愣了愣,有匈疑的唤着:“火龙?”

    蛋壳里面,哪里是以前火龙的真身?根本就是一个只有手指般大小的小小人儿,只不过,这小人儿一身光溜溜的,一头火红的头发顺直的垂落在身后,一双金色的漂亮眼睛,精致可爱的小脸此时正带着三分羞涩七分不安的看着她,扭掐了好一会这才怯怯的唤着:“主人。”

    “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女的了?”

    她有胸不过神来,见过火龙的真身,还见过它一直幻化成人类形成俊美男子的模样,现在突然看着他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可爱女孩,怎么都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重生了,所以就重新选择性别了。”火龙说着,带着几分不安的看着她:“主人,我现在这样是不是很奇怪?”它都不好意思极了。

    闻言,子情露出了笑意说:“不会,这样正好,和扬配成一对以后你们还能生下上古神兽,来,出来,我先给你做件衣服。”她伸手把它捉了出来放在手心中,小小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可爱,尤其这光溜溜的模样,让她想起了她那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出生时也是这样的,浑身光溜溜的。

    把火龙放在桌面上,她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了一小块布,然后在找小二拿了把剪刀,把布条剪畜便围在它的身上,因它只有手指般大小,一条布条正好给它围成了一条裙子,又在它的脖子后面打了个结,便说:“好了,先这样吧!”

    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重新选择了性别的火龙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绑成了两束垂落在身前,因用的是雪白的衣布,所以看起来像一个小玩具似的,小小的,精致而可爱。

    “火龙,变成女的漂亮多了,不过你只有这么小吗?难道你和扬都得重新成长?”

    “主人,我们的记忆还在,不过修为却不在了,现在有的是只剩下上古神兽本来的威压,修为什么的都得重新修炼。”

    “没事,只要你们还活着就好了。”她笑说着,声音一顿,又道:“你已经出来了,扬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火龙摇了摇头,说:“没那么快,它还缺少契机,我本来也没这么快醒过来的,不过像是有什么感应似的,所以才提前了。”它记得在沉睡中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那股气息让它的血液滚烫了起来,也因此提前了出来。

    “嗯,先前你确实是有些奇怪,不过不管怎么样,能出来就好了。”她说着站了起来:“我带你出去转转吧!顺便给你弄几套衣服回来。”这么小的衣服应该让裁缝做一下,应该在明天可以拿到。

    出了客栈,她便往大街上走去,在街上找了一圈,最后在另一条街里找到了一间裁缝店,这才走了进去,目光在店里扫了一下,她便走到了那正低头头算账的掌柜面前。

    “掌柜,我要做几套衣服。”

    “呵呵呵,不知小姐喜欢什么样的款式?我们这里有样式,你看一下喜欢哪种,再挑一下布料,我们这里的布料都是新货,质量都是一流的。”掌柜热情的介绍着。

    “我想做这么小的。”她比划了一下。

    那掌柜见状,微愣了愣,而后笑道:“小姐,那么小的我们店里没有。”

    “你们不是有裁缝吗?让她给我做几套吧!价钱不是问题。”

    一听这话,那掌柜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好好好,那不知小姐喜欢什么样的布料?您挑一下,看看要做种?”

    手指般大小也用不了多少布,她看了一下,便指着十块不同颜色的说:“这里一种来一件。”声音一落,目光落在那掌柜的身上,说道:“我明天早上就要的。”

    “没问题没问题,我让人今晚就做出来。”掌柜的笑说着,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嗯,这些先是订。”她说着,留下了一些钱便走了出去。

    而在她身后,掌柜的笑眯着一双眼睛快步的往后面走去,一边对着里面的裁缝喊着:“先放下手头上的,把这个先做起来,快点快点,明天就要的,记得做仔细了。”

    “火龙,在你和扬沉睡的这段时间,我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她笑着轻声说着,走在大街上,一边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

    坐在她肩膀上的火龙一听,顿时惊喜的问着:“真的?主人那孩子呢?他们现在在哪里?”它刚醒过来什么也不知道,迷迷糊糊的,听主人说,原来现在是在天之痕里面,它仿佛才沉睡了一会,而时间却是过得那样的快,竟然连主人都生下一双孩儿了,主人的孩子是长什么样子的?是像主人多一点呢?还是像辰多一点?心下想着,不禁越加的好奇着。

    “孩子我放在天山里,那里有青衣还有我师傅和十位师兄照顾着,很安全,等以后有时间了,我们就回去看看。”才离开没多久,她就开始想念她的孩子了,也不知那两个胖乎乎的小家伙怎么样了?她没在他们的身边,他们有没哭闹?

    “那辰呢?他怎么没在主人的身边?”好像醒来时就没见过其他人,难道他们都没来?主人自己怎么对付得了魔魂?在这一年间,又都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

    听到这话,她轻叹了一声,目光看向了天空处说:“他们都在神迹天空那里,辰当时被魔魂打伤了,伤得很重,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他还不知道我已经生了两个孩子。”

    已经这么久了,辰他怎么样了?有没好点呢?她知道,辰要是醒过来的话一定会来找她和孩子的,这么久没见,她真的很想他,以前在一起时却不知珍惜,后来却一直分隔两地,回头想想,他们相知相守的日子却是那样的少……

    辰,你要早点醒过来,我的孩子都在等着你,等着你来到我们的身边……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