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4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来路不明的少年
    次日,休息了一夜的她拿了那为火龙做的十套小衣服后便往城门走去,清晨的大街上很多人赶集,很是热闹,突然间前面跑来了一个衣衫破烂的少年,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后连忙对着她道歉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少年连忙说着,回头见不远处那些人正往这边追来,不由看了她一眼,咬了咬牙,这才飞快的往前跑去。

    子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不一会,那一行十几人的汉子便推开了大街上的众人迅速的追着那名少年而去,她打量了一眼,见那十几个汉子气息都不弱,而在这天之痕,他们最拿手的不是玄气的修炼,而是结界之术的修为,那名少年一脸的灰,但是那双眼睛亮得惊人,不过碰到了那十几个大汉,想必不用多久就会被捉住了。

    她收回了目光,继续往前面走去,别人如何与她无关,她眼中要思考的是如何找到她所需要的那些东西,神秘之境的天圣龙马只是存在的一个传说,从来都没人见过,而她在她师傅的帮助下,得知那天圣龙马是何形状,只是,能否找到却又是一回事,毕竟,天圣龙马野性难驯,想要驯服它只怕没那么容易。

    想到从这里到神秘之境还有好长的一段路,如果用飞毯的话,势必哪一天会惹上麻烦,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便转了一个方向,打算雇一辆马车代步。

    只是,此时她尚不知道,她已经被另一批隐藏在暗处的人给盯上了……

    另一边,一处小巷里,那名衣衫破烂的少年见无路可走了,这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那一步步朝他逼来的十几名大汉。

    “把东西交出来!”其中一名大汉大喝着,一步步的走近。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还嘴硬?我们追了你半个月了,你以为你还逃得了?”那汉子睨了他一眼,大手一挥:“上!”

    少年一见他们扑上前来,当下目光微闪,突然间迅速的站直了身体,双手在身前结出了复杂的印记,神色认真而专注,口中喃喃的念着:“束缚术!定!”

    随着他声音的一落,一道精光咻的一声从他的手中飞射而出,像一条无形的绳子一般把他们十几人全都捆绑在一起,双手迅速一转,光芒消失,而那十几人也随着被那一股无形的力道拉在了一起是紧紧的靠着无法动弹。

    “该死!这是什么束缚术?竟然把我们都同一时间束缚住了?”其中一名汉子惊愕的看着那名靠着墙壁喘着气的少年,不敢相信他竟然能用束缚术同时将他们束缚住,如果他真有这本事,为何要躲着他们近半个月?

    “你是结界之城的人?”另一名汉子在怔愕过后震惊的看着他,只有结界之城的人才有办法用只能束缚一个人的束缚术同时将十几人束缚了,他们没想到,追了半个月的少年,这个跟乞丐一样的少年竟然是那结界之城的人!

    少年喘着气,把他们同时束缚住让他的身体有性不消,他刚担心那东西落在这些人的手中,所以把东西顺势放在刚才那个女子那时了,他得去拿回来。

    深吸了一口气后,他看了他们一眼,快步的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往城外的方向而去。结界之城的人是不能杀人的,这是规定,只要是结界之城的人谁也不能违反。

    雇了马车后便往城外而去的子情坐在马车里面,一手托着头看着外面的景色,思绪飞离着,直到,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气时,她才拧了拧眉头回过神来,也就在这时,马车突然间失去了平衡,外面驾车的汉子急忙勒住了绳子这才让狂奔着的马停了下来。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驾车的汉子惊慌的看着那突然出现的黑衣人,那些人挡在路中间,一个个蒙着脸,手中持着剑,杀气腾腾,把他吓得身体直发抖。

    子情下了马车,走到了那名驾车的汉子身边,瞥了那些黑衣人一眼后,拿出了钱递给那名驾车的汉子,对他说:“你按原路回去吧!”二十几名黑衣人,实力都不弱,她可不保证可以在对付他们的同时又保住这车夫。

    听到子情的话,车夫接过她的钱后飞快的往回跑去,而边上的黑衣人见状,狠厉的目光一眯,手中利剑一转,身形一动就朝那名车夫袭去,子情手一动,一枚银针咻的一声从她的手中飞射而出,一针命中黑衣人的要害,只见那名黑衣人闷哼一声,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样就死了一般,瞪大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子情。

    其他的那些黑衣人没想到不过一眨眼的功夫竟然就死了一个,心下暗暗心的同时,杀意更甚:“把东西交出来!留你个全尸!”冰冷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杀意,嗜血的目光紧盯着站在那马车边的子情。

    “什么东西?”这些人,真是莫名其妙。

    “别装了,我们知道那东西在你身上,乖乖拿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她皱了皱眉,脸色也微冷了下来,而在这时,身后传来了马蹄奔跑的声音,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她的眉头皱得越紧,今天这是怎么了?麻烦自己找上门来?她在这边除了那个魔魂之外还没有敌人,这些人明显就是弄错了对象,莫名其妙的叫她把东西拿出来,却不说让她拿什么东西。

    “住手!”

    一声急喝从后面而来,子情回过头去,在看到那策马而来衣衫破烂的少年时,目光闪了闪,想起先前这人撞了她一下,再看面前这些黑衣人的架势,顿时脸色沉了下来,手一动,摸了摸挂在腰间的袋子,果然感觉到里面除了扬之外还多了一样东西,当下目光更是冷了三分。

    少年从马背上翻了下来,迅速的来到子情的身边:“你没事吧?”他没想到,竟然暗处还有人跟着他,要是知道有人在暗处跟着他,他也不会把东西放在她的身上了。

    子情淡淡的扫了面前这少年一眼,算计她的人,她怎么看都看不顺眼,当下,只是冷冷的开口:“你惹的麻烦自己收拾!”声音一落,她便走到了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着面前的众人。

    “对不起,我不知道暗处有人跟着我。”少年歉意的说着。

    她只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不再言语。一句对不起又岂能了事?若她没有自保的能力,此时倒在地上的便会是她了,人都死了,一句对不起又能怎么样?

    “杀!”

    见他们两人在他们说着不知什么,为首的一名黑衣人阴沉沉的下达了命令,声音一落,二十几人身形迅速的一闪,手中泛着寒剑的利剑夹带着森寒的杀意朝他们两人袭去。

    那少年奋力的抵挡着,他的身手不能算是很出众,不过他的结界之术倒是非同一般,结界的速度甚至比那泻着寒光的利剑还要快上三分,而原本打算置身事外的子情见那些黑衣人中的十几人冲着她来,眉头微微一皱,看了那应付自如的少年一眼,她嘴角微微一勾,白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

    一个移形换步,白色的身影便轻飘飘的来到了那名少年的身边,当那些黑衣人持剑围攻着她的时候,她运用着诡异的步伐闪躲着,只闪不攻,甚至有时用那名少年来当挡箭牌,饶是少年的结界设得再快,也快不过二十几人手中的利剑,不一会,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血痕,鲜血染红了他那件破烂的衣服,浓浓的血腥味也在空气中弥漫着,更是令那些黑衣人眼中的杀意更浓,利剑飞袭的速度也随着加快了。

    “束缚术!定!”

    少年以束缚术定住了他们,却没有杀他们,因此一来,他自己倒是被砍得一身是伤,而那些黑衣人除了一些被定住无法动弹的之外身上都没受什么伤,他们看出了他不会下杀手,也正是因此而更是有持无恐,一步步的逼近着,看着那双手的鲜血顺着流下的少年,黑衣人们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果然不愧是结界之城的人!就算是被伤成这样也不会动手杀人,既然你不敢杀人,那明天的今天就是你的死忌了!杀!”一声狠厉的低喝声传出,锋利的剑尖少着嗜血的光芒朝那名少年狠狠的劈去,能量气息在剑罡之气的流走着涌动着,空气中充斥着的气流是那样的强大,杀意是那样的浓,而那名少年却是紧紧的盯着他们,滴着鲜血的双手一直没停的在身前结出复杂的印记,混合了血的结界之术的强大,比平时提高数位有余。

    “毁灭咒!破!”

    低喝的声音从少年的口中传出,只见他双眼紧盯着那些黑衣人手中的利剑,而当他的低喝声一落下后,一道光芒从他的双手中迸射而出盘旋在上空,那些黑衣人手中的剑像是被一股什么样不可违抗的力道抽离了一般,迅速的被吸了上去,随着光芒的一闪,那些利剑爆发出响亮的爆破声,剑碎分散在空气中,洒落在地面上。

    看到这一幕,子情目光微闪,好厉害的结界之术,这个少年对结界之术的精通,远远在她之上,这就是结界之城的人?是否结界之城的人都拥有这样的结界之术?不过,他们这毁其武器束缚起他们的手法她却是不认同的,这样一来,麻烦不会了断,只会随着越来越多。

    “该死!”

    那些黑衣人怒喝一声,手中的武器被他毁了,当下迅速双手凝聚玄气,谁知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见一道光芒掠过,像一条绳子一般的绕过了他们的身边,将他们束缚了起来,无形的能量捆住了他们的身体,令其无法动弹,拼命的想要挣扎,却越挣扎捆得越紧。

    “束缚术!定!”

    少年沉声一喝,手中又一道光芒闪出,迅速的把那剩下的人捆绑了起来,他看了那些人一眼,这才走到了子情的面前:“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让你陷入危险当中的,只是我也没想到会被人暗中盯着。”

    子情睨了他一眼,蓦然一手从腰间拂过,泛着冰寒气息的凤吟剑咻的一声飞袭而出,在少年没有回过神的那一瞬间将那二十几名黑衣人全部杀死!锋利的剑刃划过喉咙,一剑毙命!

    “你、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少年惊愕的看着她,那样快的剑,快得让人看不见她是怎么出手的,只看到一道泛着冰寒气息的寒光划过,那些原本还在挣扎的众人已经全被划破了喉咙,空气中充斥着的浓浓血腥让他震惊不已。

    为什么要杀人?她明明可以不用杀他们的,他们已经被他的束缚术定住了,不会再对她有威胁,可为何她却还是杀了他们?

    “不杀了他们难道等他们来杀我?”淡淡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她的口中传出,睨了那少年一眼,便转身往马车走去。

    听到她的话,少年一怔,见她要离开了,当下迅速的回过神来:“等等,我放在你那里的东西你还没还给我呢!”

    “你有寄放东西在我这里吗?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她停下了脚步问着,一脸不明的看着他。

    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少年愣了愣,有些焦急的说:“就是我在大街上撞了你一下时放在你腰间的袋子里的啊!那东西对我很重要的,不能不见的。”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腰间。

    “你说这个?”她取下袋子,把里面的那枚蛋拿了出来:“这可是我自己的东西。”

    看到她拿出了那个有些奇怪的蛋,少年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不是这个蛋,是一个小小的四方印,就这么大,我明明放进你的袋子里面了,你再找找吧!一定在袋子里面的。”

    “你看,没有了。”她把袋子打开给他看,证明里面没东西。

    少年怔了怔,看着她说:“不可能的,我明明就放里面了,你是不是放别的地方去了?那东西对我真的很重要的,我知道我不应该给你惹上这些麻烦,但我那时也是逼于无奈,请你还给我吧!”

    “是吗?不过我现在想不起来我放在哪里了。”她淡淡的说着,走向了马车:“这样吧!你就先跟在我身边,等我哪天想起来了,兴许就能把那东西还给你了。”她最讨厌的就是被利用了,明显,这少年犯了她的禁忌,既然他那么紧张那东西,她倒不介意留在身边一段时间。

    听到她的话,少年一怔,目光微闪,看向了她像是在想着什么似的,半响,心下才下定了主意,打算用束缚术把她捆绑了之后再找找他的东西被她放在哪里,谁知在听到马车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后,身子不由一僵。

    “也许,你想试一下是你的结界快,还是我的剑快一点。”

    马车里,子情唇角微勾,少年的结界之术那样的熟练,那样的高超,她又岂会不知他打什么主意?

    站在外面的少年听到她的话后,半响,这才走上了马车,问:“你要去哪里?”他知道,如果不是她自己拿出来,他是拿不回他的东西的了,刚才她的剑有多快,他是见识到了,只是没想到随便把东西放在一个人的身上,竟然会让他拿不回来了。

    “往前直走。”淡淡的声音传出,子情靠在车窗边,闭着眼睛休息着。

    闻言,少年驾着马车往前而去,道路上只听着马儿的中,嘶鸣声以及马车行走的声音,而在他们的身后,那二十几名黑衣人静静的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地面,血腥味随着轻风渐渐的吹散着,弥漫在空气之中……

    几日后,他们两人来到了临江城,要到神秘之境去势必会经过这临江城,而她也需要在这临江城里停留几天,调配一些遗在身上备用着,神秘之境的危险,可不单单仅凭敏捷的身手便可在里面活命,要知道除凶猛的野兽之外,佣兵也是有很多的,在那样的地方,抢掠的事情必然是不会少的,而她只有一个人,所以必需有足够的遗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到临江城了。”换了一身衣服的少年,虽然衣着朴素,不过清洗过后,那张还带着稚气的脸上却是难掩其的俊朗。少年只有十四五岁,站在十七岁的子情身边,竟然是两人差不多高。

    “你去前面客栈等我。”她下了马车,淡淡的说着。

    “你要去哪?”少年快步来到她的身边。

    她脚步一顿,回头瞥了他一眼,说:“怎么?还怕我跑了?”

    被说中了心事,少年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头,却还是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闻言,子情没说什么便往前走去。看来那个东西对他还真的是很重要,这几天一直寸步不离的跟在她的身边,就怕她趁他不注意带着他的东西跑了一样,本来可以把东西还给他的,不过看他这么紧张,再留些日子倒也不错,至少还有个免费车夫。

    只是,当她往临江城贩卖药材的中心点走去时,原本舒服的趴在她肩膀上睡觉的火龙却突然跃了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