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4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教训柳雪姬
    “什么赤焰?那是什么来的?”柳雪姬不解的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间问起了赤焰,赤焰是什么东西?她哪里知道在哪里?

    “你不知道赤焰?”独孤离傲微怔,眉头一拧,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沉声问:“那你的幻兽呢?”

    “幻兽?原来你是说幻兽啊!在这里。”柳雪姬一听,这才笑着唤出自己的幻兽:“小青,出来。”她的幻兽叫小青,是一条蛇来的,他说赤焰,她都还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小青?”独孤离傲一怔,看着那条手指般大小的青色小蛇,那是一条普通的幻兽,根本不是上古神兽赤焰!这么说,她不是他要找的雪姬?难道是刚才那个白衣女子?

    心下微怔,目光有一刻的恍神,那个白衣女子才是他的雪姬么?难道他又错过了她?

    “你怎么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你是外地来的吗?你来这里也是买药材的?你……”

    “闭嘴!”冰冷的声音不复先前的温柔,这一刻,冷意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森寒的目光冷冷的扫了面前的红衣少女一眼,继而扫向了身后站着的两人,沉声问:“刚才那个白衣女子哪里去了?”

    有些异讶于他的转变,两人一怔,继而恭敬的说道:“她刚才在药材市场时就不见了。”主子刚才一心在这红衣少女身上,哪里有注意到那名白衣女子的离开,只是,此时却又为何提起那白衣女子?

    “找!马上给我找!”

    “是!”两人沉声应着,看了那名红衣女子一眼后便迅速往外而去。

    “你找她干什么?”柳雪姬看着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男子,不明白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在看到她的小青后对她这样了?

    独孤离傲瞥了她一眼便站了起来,准备大步的往外走去,这个女人不是雪姬,他竟然一时被她的名字所迷,以为她叫雪姬就是他的雪姬,试问,雪姬已经死了,就算灵魂重生,也不可能还叫着雪姬这个名字。

    而唯一能让他找到她的,只有赤焰,只有赤焰此时的主人才是他要找的雪姬!这红衣少女性格骄纵,他的雪姬就算重生了,也不应该会是这样的性格。

    真该死!他竟然让她在他的面前又一次的错过了!不过不要紧,他已经知道雪姬就是她了,他一定会找到她的!一定!

    “你要去哪?”见他要离开,柳雪姬当即就要拉住了他,谁知还没碰到他的衣袖就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拂了出去,身子猛的往后退去。

    “滚开!”独孤离傲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后便大步的往外走去。

    柳雪姬怔怔的看着他离开,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女人?是那个白衣女人?一定是她!她就听见他们刚才说要去找她,他一定是因为那个白衣女人才这样对她的!”咬了咬牙,心底有羞恨,她柳雪姬可不是随便的人就能欺负的!敢跟她过不去,她一定不会放过她!

    美目中掠过一丝狠厉的光芒,她快步的往外走去。她是临江城土生土长的人,比起他们要更加的熟悉这里的地方,想要找人,她绝对不会比他们慢!她一定会赶在他们的前面找到那个女人的!

    另一边,客栈里,子情一边磨着药,又磨好的役装进了瓶子里,这时,房外传来了少年的声音:“我能进来吗?”

    “门没锁。”她继续调配着药材,头也没抬的说着。

    房门外少年一听,便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谁知脚步才刚迈开,就听她的声音再度传来。

    “把门关上。”

    少年一怔,这才走回去把门给关上。他原是想,一男一女总不能关着门吧!谁知她竟然不在意这个。

    “你在干什么?”他问着,看着她把那些药材分配着,调制着。

    “你不是看见了吗?”她漫不经心的说着,见他愣站在一旁看着,便说:“反正也来了,坐吧!帮我把这个磨了。”说着,站了起来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他,示意他会下帮她磨药。

    见状,少年看了她一眼,这才坐了下去,学着她刚才的样子帮她磨着药,而一旁的子情又拿起了另外的几种药材加入里面让他磨成了粉,继而再装进了早就准备好的小药瓶。

    “嗯,不错,就是这样,继续吧!”她说着,又给他加了几种药材让他磨着。

    少年慢慢的磨着,一边看着忙着调制药材的她,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东西还给我?”这都几天了?她一直不开口,他都不知道她想留到什么时候。

    “怎么?很着急?”她睨了他一眼,继续装着役。

    “我还得回去,不能在外耽搁太久。”

    “行了,把那个装起来,再把药具清理干净。”

    闻言,他看了她一眼,便停下手中的活儿,把磨好的药装了起来,见她自己在那里用剪刀剪着那株不知什么草的。

    子情小心翼翼的拿着剪刀剪着紫珠草的叶子,紫珠草的叶子饱满而多汁,只要轻轻一剪破里面的汁液就会滴出来,而这些液汁正是毒素。

    她在叶子处剪开了一个小口子,紫色的汁液顺着小口子滴入她准备好的瓶子里,一株紫珠草的叶子只有三片,但是这叶子所含的毒液却是极多的,三片叶子的毒液聚起来正好一小瓶,待放干了毒汁之后,她把紫珠草的叶子和叶茎剪入清理干净后的磨具里。

    “把这个磨烂,小心一点,这是有毒的不要碰到。”她说着,一边收起弄好的那些药物。

    少年见她那样的小心翼翼,不禁对这棵草多了一丝好奇,问:“这是什么草?很毒吗?”他不识药材,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药草。

    “这是毒王,你说毒不毒?”

    听到这话,他心下一怔,毒王?那一定很毒了,她买这么毒的药又要做什么?

    “快点磨。”子情说着,又往里面加了些东西。

    半响,她把东西都收起来后,便对他说:“你把这用具拿去找个地方埋起来,记住,要找没人的地方,不能埋在人家会吃到的地里。”

    “嗯。”他点点头,想来也知道这东西是很毒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叫他这样处理这些用过的用具。当下,用布包起那些用具后便往外面走去。

    待他一离开,在床上盖着被子睡觉的火龙冒出了个头来:“主人,你打算让这小子跟在身边多久?”

    “差不多了,到下一个地方就让他离开,到下一个地方距离神秘之境也不会很远,我们可以直接坐飞毯进入神秘之境,带着他在身边毕竟还是麻烦了一点。”

    正当她在这边说着,而此时,在另一处,少年把那用具拿到河边挖了个坑埋了,正准备往回走时,一张大网却是从上方就盖了下来,迅速的一拉,把他包了起来。

    “啊!”

    身子被扯倒在地面上,腰间撞到了一块石头,疼得他大叫了一声。

    “臭小子!叫什么叫!呆会有你好受的!”红衣少女双手环着胸的从草丛中走了出来,来到少年的身边时,抬脚就是一踢,那夹带着暗劲的一脚正好踹到了少年撞到石头的地方,疼得他冷汗直冒。

    “你、你干什么?快放了我!”少年强忍着剧痛,脸色有泻白,一双眼睛带着怒意的瞪着红衣少女。

    “干什么?谁叫你先前惹本小姐不快了?把他拉起来!带回去!”

    “放开我!”

    少年挣扎着,谁知却被两个大汉扣住了身体后把手反绑在身后,双脚也被捆了起来,把他扛着就往回走去。

    “你们要带我去哪?快放了我!”

    “当然是用你来引那个女人出来了,那个该死的女人,不仅跟我争东西,还跟我争人!我非饶不了她!”红衣少女咬牙切齿的说着。

    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她知道,那她就让她自己送上门来!到了她家里,她倒看看她如何逃脱得了!

    “你这疯女子!你有病!”少年愤怒的大骂着。那个女人他跟她又不熟,她怎么可能会来救他?

    红衣少女一听,目光一冷,喝道:“把他给我打晕了!吵死人了!”

    听到她的话,汉子当下一记手刀劈落少年的后颈,少年不甘的瞪了她一眼,继而晕死过去。

    “你,把这小子头上那东西拿下来送去客栈,就让她亲自上柳家!”

    “是!”汉子应了一声,取下少年头顶的一条木质钗子,便往客栈走去。而另一名汉子则扛着少年跟在红衣少女的身后往柳家走去。

    “小姐,这是有人送来给您的。”小二把手中的木质钗子递上前。

    子情瞥了一眼,见是那少年头顶上的东西,目光不由一闪:“是什么人让你拿上来的?可有留下什么话?”莫不是那少年出事了?

    “是一名汉子,他说让小姐去柳家。”小二如实的说着。

    “小二,我想问一下,这柳家可有一位叫柳雪姬的小姐?”

    “有,不过这柳雪姬不是柳家正宗的小姐。”

    “哦?怎么说?”她露出了一丝笑意的问着。

    “听说是远房的,不过自小在柳家长大,柳家老家和夫人都很宠爱她,不过她的性子就不怎么好,太骄纵了,这临江城里没人不认识她。”

    “嗯,多谢了,这些是房钱,剩下的打赏给你。”她说着,接过那木质钗子后回房拿起包袱,便往外走去,留下小二看着手中的银子而怔怔的发愣着。

    柳家,那时柳君絮说,让她有机会来柳家坐坐,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机会,呵呵,真是有趣,柳君絮的为人大气而洒脱,怎么看那个红衣少女都没一点相像,原来并不是他的亲妹妹。

    如果是他的亲妹妹,兴许她还会看在柳君絮的面子上手下留情,既然不是,那就不要怪她了。

    而此时,柳家中,柳雪姬正在向她爹爹告状。

    “爹爹,您不知道,那个女人多嚣张,跟我争药材不说,还当着很多人的面说我的不是,又说我们柳家她不放在眼里,我气不过拿鞭子抽她,谁知她竟然对我用暗器,要不是有人救了我我已经回不来了,所以爹爹,您一定要替我做主。”

    “喔?竟然有这样大胆的女子?”柳老爷一听,不禁挑了挑眉。雪姬的骄蛮他是知道的,竟然有人比她还娇蛮?

    “我打不过她,所以我捉了她身边的小跟班,她等一下就过来了,爹爹,您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柳老爷笑了笑,说:“如果这事真的是像你说的那样,爹爹自然会为你做主,只不过,你这丫头在外面没少惹事,可别又欺负了人家反倒以先告状了。”

    “没有!我才没有!是她先惹我的!”

    “老爷,老爷,外面来了一个女的,打伤了我们很多人。”一名护卫匆匆来报。

    柳雪姬一听,当下连忙说:“爹爹,一定是她,那个女人很厉害的!我都不是她的对手!外面的护卫就更不用说了。”

    “我去看看。”柳老爷站了起来,大步的便往外面走去。

    当来到外面时,就见一名白衣女子站在院子中间,在她的身边,十几名护卫皆已经昏倒在地上。见状,他打量了那白衣女子一眼,见她容颜绝美气质出众,身上自然而然的弥漫着一股优雅与尊贵的气息,怎么看都不像是雪姬口中那蛮不讲理以骄纵嚣张的人,当下,瞥了身边的雪姬一眼,便抱拳问道:“我是柳家家主,不知姑娘这是为何?”

    子情淡淡的扫了那一身红衣的柳雪姬一眼,继而才将目光落在那柳家家主的身上,这个人就是那在过年时特意命柳君絮送礼去天门的柳家家主,也是她师傅曾救过的一命的柳老爷,看他目光坦荡毫无闪烁,看样子应该是坦荡荡的人,只不过,教出了那样的女儿,却是让人不敢维恭,对他那仅剩下的一丝好感也因此而消失无踪。

    “柳家主这不是明知故问么?令千金难道没跟你提起过?”她的声音淡淡的,不紧不慢,却透着冷意。那少年虽然不是她的什么人,不过,跟在她的身边,她就不允许有人动他。

    听到她的话,柳家主微微一拧眉,朝身边的雪姬看去,而身边的柳雪姬见她爹爹朝她瞥来的目光带着疑惑,当下便大声的喝着:“你这个女人!欺我不说还敢说我柳家的不是,现在又将我柳家的人打伤,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来人,快把她拿下!”

    子情的嘴角微微一扬,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笑意,只是那眼底却是一片的清冷,嘲讽的瞥了那雪姬一眼,见周围的护卫又欺身上前,她当下提起身上的玄气气息,身形一动,只见白色的身影在那十几名护卫的身边闪过,没人看清她是怎么动手的,那十几名护卫便一一倒地不起。

    见到这一幕,柳家家主微怔,见她的玄气气息浑厚,甚至还在他之上,心知定然不是泛泛之辈,当下连忙开口:“姑娘请等一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拥有这样实力的人,怎么可能会是惹事的人?而且她的气质淡雅而出众,绝不是无理取闹之人,莫不是雪姬颠倒事非惹出来的祸?

    “误会?怎么会是误会,明明就是你们捉了我的人,让我前来的,怎么?现在说是误会了?”

    “可恶!你这女人!看鞭!”柳雪姬娇喝一声,抽出腰间的腰子就朝她甩去,速度之快,连一旁的柳家家主也还不及阻止。

    “雪姬住手!”柳家家主沉声喝着,奈何,她却像是充耳未闻。

    子情目光微闪,身形一动,一手夺过了她手中的鞭子往后退了一步,鞭子一动,咻的一声缠上了柳雪姬的脚再用力一扯,把她整个人甩在地面上。

    “啊!”

    一声惨叫从柳雪姬的口中传开,鞭子抽落在她的脚上火辣辣的疼楚还没消失,整个人便被甩在地面上,身体摔向地面,疼得她惨叫连连。

    “你不是喜欢抽人家鞭子吗?那就应该自己也尝尝鞭子的滋味。”子情淡淡的说着,手中鞭子一抽就要朝她甩下。

    柳雪姬一抬头,眼看那鞭子就要朝她抽下来,当下惊呼出声:“爹救我!”

    柳家主一见,迅速的闪身掠出,想要夺下她手中的鞭子,谁知却被她衣袖一拂,被一股强大的玄气拂退了出去,身体猛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也在这时,那咻的一声鞭子在空气中划过的气流声伴随着啪的一声以及惨叫传入他的耳中,让他心头一颤。

    “啊!我要杀了你!”

    鞭子毫不留情的抽落在柳雪姬的背上,啪的一声,令人毛骨悚寒。

    “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护卫的禀报后急急赶来的柳君絮,远远的就听到了柳雪姬那惨叫的声音,当即,人还没到,声音已经先到了。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柳家闹事?真是好大的胆子!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