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5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神秘之境
    次日,子情与那黑木浩便各分东西,她往神秘之境而去,黑木浩则往她结界之城而去,不同的只是,子情是用飞毯离开,而且黑木浩则是用步行离开。

    当与黑木浩分开后,子情便挑山路而行,山路人迹较少,就算她用飞毯也不会被人看到,不用担心会引人有心人的窥视,一路用飞毯代行,速度极快,一眨眼,又到了正午时分,她要林中落下,在林中找到了一些小野果,便在一棵树上坐着休息。

    以飞毯而行也是要消耗玄气的,这一飞就是一个上午,若不休息休息,身体也会顶不住的。坐在树上,看着头顶上的天空,茂盛的树叶正好半遮着剌眼的阳光,林中偶尔有风吹来,还算凉爽。

    咬着微酸的小果子,一边看着周围的环境,听着林上时而传来野兽的低吼声。这里距离神秘之境没多远了,人烟较少,野兽反倒是多了。

    突然间,一阵清风吹来,带来了一阵淡淡的血腥味,她朝周围看去,不见有人,也不见有别的什么,不过,从空气中的血腥味来闻,这不远处却是有人的。

    果然,不一会,她便见不远处点起了火堆,冒起了烟,听着那边传来的热闹声音,那边的人数应该为数不少,树枝燃起,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不一会,还伴随着烤肉的气味传来。

    闻着那烤肉的气味,本来肚子不饿的她,在吃了那些酸酸的开胃果子后,竟然也咕咕地叫起来,她这才想起,除了昨晚吃的那只烤鸽子之外,今早也没吃,现在正是中午,本来了不吃也没什么的,不过吃了那些酸野果,反倒让胃口开起来了。

    她倚在树上,看着头顶上的茂盛的树叶,除了枝头上停着一两只小鸟之外,还真没见到了别的,正当她暗叹一声时,却见一条草花蛇从底下草丛中爬过,当下眼底浮上一丝笑意,折断了身边的一小截手指般大小的树枝,手一动,往那蛇的七寸之处射去,树枝没入蛇的七寸之处,当即抽搐了两个便不动了。

    她从树上跃了下来,走到那草丛边将蛇拿了起来,呵呵,本以为今天很难找到东西吃了,却还有蛇肉可以吃。当下,她在周围捡了一些树枝,点起了叙堆,把蛇处理干净后便放在火上面烤着。

    草花蛇是没有毒的事蛇,一般草丛中很容易见到,她翻烤着是蛇肉,从包袱里取出调料往蛇肉上面洒着,一时间,香味飘散而开。

    “哎?你们闻到没有?好香的味道,好像是蛇肉。”常年在外行走的人,很容易区分这些东西,只要一个闻,他们就知道了,只不过,他们只是在林中深处捉了一头野猪,没烤蛇肉吃啊!

    “是好像蛇肉的味道,难道这附近还有别人?”一名汉子说着,站了起来往周围看了看,见什么时候也没见到,便跃到了树上,当看到在他们不远处坐在叙堆边烤着肉的一名白衣女子时,惊讶的说着:“还真的有人,而且,是一个女的。”

    另一人一听,咧嘴一笑说:“女人?怎么可能?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女人跑这时来了?你别看错了。”这地方可是有野兽出没的,就算是汉子都很少有一两人出现在这地方的,更别提什么时候女人了。

    “真的!真的是女人,穿白衣服的,呐,不信你们上来看看,她就坐在那边烤关肉吃呢!”树上的汉子指着不远处的那抺白色的身影说着。

    “我来看看。”另外一人见状,当即也跃上了树上,顺着那汉子的目光看去:“哎?还的是个女人?真的,那边真的坐着一个女人,你们不信上来看看。”

    “不是吧?这地方怎么会有女人敢在这里出现?”坐在火堆边的众人听了,不禁怪异的说着:“不会是迷迷路了吧?这林子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周围都是树,一个女人要是真的走进了这里面,很容易迷路的。”

    “我们过去看看。”底下的人说着,便站了起来,打算去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吃饱了闲着不成?吃我们自己的就行了,管那么多干什么时候?”坐在火堆边的一名汉子说着,他手中翻着烤肉,一边拿着刀也在烤肉上面划着,一边睨了他们一眼说:“这地方一个娘们敢自己进来,说明有两下子,你们就别没事找事了,这地方,自己都顾不过来还想着顾着别人,得了吧!”

    “行了,你不想过去我们又没叫你过去。”一名汉子瞥了他一眼,便对另外的人说:“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去看看看就成了。”

    “我也跟你去吧!”另一名汉子也说着:“这林子到处都是树,指不定真的是迷路的,一个女的,哪里有他说的那么邪门。”

    闻言,那名汉子看了他一眼,便说:“那行,咱走吧!”说着,拔开前面的树木,往前走去。

    子情正吃着烤蛇肉,外皮香脆,肉很香嫩,她撕下一小块放进口中,慢慢的嚼着,她耳朵微微一动,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一步步的向她走向。

    “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是迷路了吗?”汉子朗声的问着,并未走近。

    听到这话,子情转过了身一看,见是两名汉子,皮肤黝黑,脸上长着胡子,虎腰熊背,腰间佩带着长剑,两人身上穿着同样的佣兵服,黑色的靴子,一副很干练的样子。

    另一名汉子见她只盯着他们看,并不开口,以为她担心他们是坏人,便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一排牙齿:“姑娘,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佣兵,这林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你要是迷路了,往那个方向走就能出去了。”

    “我没迷路。”她不紧不慢的说着。

    “没迷路?那你一个女子,在这里面做什么?这里面可是很危险的,晚上有很多的野兽出没,我们劝你还是早点离开。”

    她看了他们一眼,应了一声:“嗯,我呆会就走。”她本就没打算在这里久留,神秘之境就在这不远了,她还要去那神秘之境里面找天龙圣马。

    想到那天龙圣马,她看了看面前的两人,问:“你们听说过天龙圣马吗?”

    “天龙圣马?那是神秘之境里面的一个传说,我们当然听说过。”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声音一落,看着坐在树下的女子,问:“姑娘,你打听天龙圣马做什么?那是传说中的东西,听说都没人看见过的。”

    闻言,她半敛下眼眸,淡淡的说:“随便问问。”

    “姑娘,那你休息好了就早点走吧!这地方不太安全,我们佣兵团都五十人以上的,就你一个人在这里面乱窜的,很危险的,早点出去吧!”说着,他们两人便往回走去。

    他们本想着,能帮就帮帮她,没想到,正是他们一时心里升起的善念,在不久后救了他们自己。

    子情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又往回走去,这才收回了目光,继续吃着她的烤蛇肉,又闭目养神了一会,才坐在飞毯离开开,往神秘之境而去。

    另一边,独孤离傲在追了一天一夜后仍找不到子情的踪影时,面具下的那张脸更是黑沉得可怕,一身阴鸷的气息令人不敢靠近,看着夜色又再一次的落下,漆黑的天空又一次的笼罩大地,他负手而立,目光紧盯着落在那夜空之处。

    “主子。”

    “说!”

    “已经让底下的人都留意了,不过仍没有墨小姐的踪迹。”玄衣男子恭敬的说着。

    “继续找!直到找到为止!”他沉声说着,交握着的手紧了紧。等了这么多年,却又一次次的错过了,何时,他与她才能相聚?

    “是!”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当即转身离开,消失在夜色之中。

    雪姬?还是清姿?她到底是他的雪姬?还是已经变成了别人的清姿?独孤离傲看着夜空在心底一声声的自问着,他想找到她,却又害怕找到她,她已经不记得他了,她忘记了他与她的以往,忘记了那一切美好的回忆,如果再次遇到了她,她却不认他,他又该如何?

    心底有着就不出的恐慌,时间在流走,什么都是会变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年他的那个雪姬,她没有了当年的记忆,如今的她,叫墨清姿,一个他陌生的名字,而叫着这个名字的,却是他最深爱的女人。

    雪姬……我应该怎么做?怎么样能让你再回到我的身边?

    清晨,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大地上,晨风轻轻的拂过,夹带着昨夜残留的雨露气息,淡淡的青草香味,很是好闻,树叶在微风中轻轻的拂动着,像是在向着远方的人招着手,发出沙沙的声音,告诉着人们,风,曾来过,却又悄悄的走了。

    子情站在山道上,看着那底下的一片树木,那看不到尽头的茂盛森林,就是神秘之境了,那里面有着各种珍贵的药材,也有着凶猛嗜血的猛兽,更有着抢掠的佣兵以及各种的陷阱,进入那里面,可说是危险重重,就算是一般大家族的人也不敢蓦然进入这神秘之境。

    她初涉天之痕的无边大陆,虽然常听说这里面凶险非常,却不得不进这神秘之境里面去,她要寻找的,是那天龙圣马,一只有可能不会出现的传说之物,但是无论传说是怎么样的,她都必须得进去,必须得找到这天龙圣马!

    这周围静得慌,除了偶尔的一两声鸟儿的鸣叫声之外,就只有那树叶沙沙的声音,以及神秘之境里面传来的野兽声,人还没进去,已经可以感觉到里面的无处不在的危机了。

    她往底下走去,神秘之境,到底是怎么样的神秘?正当她心下想着时,却在碰以一层透明的结界时微怔了一下,这地方竟然设了结界?她怎么没听说过?

    她知道这天之痕的人并不像他们那边的一样,在十岁的时候有召唤仪式可以唤出幻兽,这天之痕的人,他们的幻兽必须是得靠他们的实力去驯服的,而这神秘之境,就是一个幻兽大本营,里面什么样的幻兽都有,但是,你得有能力去驯服。

    “这么强大的结界,莫非是结界之城的人设定的?”她喃喃的说着,看着面前那层结界,有这结界在,别说是人了,就是蚊子也飞不过,想进里面,那凭得可都是真本事,如果没有本事进得了这层结界,那就更别说别的了。

    她的手碰了一下那层结界,对这神秘之境里面的一切更加好奇了,当下,双手在身前结出了一个复杂的印记,只见她的双手复上了一层光芒,她的手往结界里面一探,微微撕开了一个口子,自己这才迈步走了进去,一进里面,结界又自动的合上了,看得她惊奇连连。

    “好厉害的结界之术。”她不由自主的叹着,这神秘之境有多大?没人知道,然而,结界之城的人却能在这片神秘这境上复上一层结界,当真是了不起。

    进了里面,她往外林中走去,这是森林的外围,树木较少,阳光也充足,正是因为这样,野兽以及幻兽都不难见,为了保护自己,幻兽和野兽都是藏在林中的深处,只有那样才能避免被人类猎杀。

    往里面走去,光线越少,空气中流动的暖和度也慢慢的下降了,到了里面,她抬头所能看到的都是茂盛的树叶,依稀有些光线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在地面上投下一片片的影子。

    “哟?你们看,竟然有个小娘们进来这里面了?”

    一个轻佻的声音传入子情的耳中,她侧身一看,见从林中走出一队大约七八十人的队伍,他们有的扛着打回来的猎物,有的背着东西,也有的双手环着胸,一脸轻佻的看着她。

    “还是个美人呢!啧啧,真是不错。”

    七八十人走过来将她围了起来,那懈着东西的汉子放下了手中的东西,一个个都笑得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小美人,你叫什么?我们兄弟几十人在这林子里已经呆了近半个月了,没想到今天出来倒是走上桃花运了,竟然会碰到像你这样的绝色美人,怎么样?跟着爷们走吧?这里面可不是像你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呆的。”为首的一名汉子猥琐的笑着,一步步的朝她走了过来,而旁边的那些则围着她嘿嘿直笑着。

    子情眉头微微一皱,才进这片森林就遇到这些人,真的不知道是他们不走运还是她不走运。

    “你们想干什么?”她扫了那些人一眼,竟然见他们有的在脱衣服,眼底不禁掠过一丝寒光。

    “嘿嘿嘿,想干什么美人儿你会不知道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都像盯着可口的肥羊一样的盯着她。

    她微抿着唇,眼底泛着寒意:“我劝你们,想要活命还是赶紧离开,否则,我让你们全把命留在这里!”虽然她不屑与这些人动手,但是这些人若真的太不识趣了,她也不介意拿他们来热热身手。

    “哈哈哈哈,兄弟们,你们听,这小美人的口气倒是不小,来来来,爷倒要看看你怎么把爷们的命留在这里。”为首的那名男子哈哈大笑着,猛的一个飞身扑上前去。

    只见,寒光一闪,凤吟飞袭而出,剑尖寒气一动,呼呼而响,当剑尖划向前面时,本该一剑让他名男子身首异处的,却见他身手极快的转身躲过了致命的一剑,但就算如此,剑尖还是划过了他的身体,那外面带着防护的厚实披甲咔嚓一声的裂开了,一道长长的血痕从男子的胸前划到腹部之下,鲜血直涌而出,这让人来不及反应的一幕,惊得众人错愕不已。

    “嘶!你个臭娘们!竟然敢伤老子!”那为首的汉子倒抽了一口冷气,一手捂着伤口,却难掩其鲜血如泉水般涌出,他死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一脸淡然的站在原地的子情,目光落在手中那把斜指着地面泛着锋利寒光散发着冰寒气息的凤吟剑时,明显的闪过了一丝惧意。

    周围的七八十名汉子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那一瞬间变出一把剑来,还把他们的团长给伤了,看着那鲜血直涌而出的一幕,众人愣了愣,继而迅速的回过神来。

    “他奶奶的!一个小娘们竟然敢这样嚣张,看老也不灭了你!”

    另一名汉子怒喝着,拔出了腰间的佩剑便冲上前去。子情目光微闪,抬眸看着那持剑朝她而来的那名汉子,唇角微微的勾起了一抺浅浅的笑容,不紧不慢的声音带着一股令人打心底窜起的寒意传入众人的耳中。

    “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玩,不过,这玩的,可是你们的命!”声音一落,只见她白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泛着锋利寒光的凤吟剑一扬,剑随意动,寒气逼人,当一道森寒的光芒从空气中划过时,一股鲜血飞溅而出,洒落了一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也惊起了林中的鸟儿,久久的在空气中回荡着,同时让那站在一旁看着的七八十名汉子皆从脚底窜上了一股寒意,一个个都不自由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