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5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杀机,子情上当
    火龙一怔,见她迅速的往夜色中而去,当即也紧随在她的身后。子情跟着那抺白色的影子来到林中深处,自己躲在大树后面,静静的观察着那在前面的天龙圣马。

    “主人……”

    火龙才一开口便被子情捂住了嘴,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一边示意它看着面前,此时,那往日带着平静淡然的眼眸浮上了惊艳的神色,刚才匆匆和一瞥,远远不及现在这样近距离的观察。

    这天龙圣蓝浑身白色,头顶上有着一个蓝白相间的角,那双眼眸像是熏了烟妆似的,带着勾魂的魅惑,脖子处,长长的柔顺毛发垂落着,尾端带着一点点的蓝,身侧一双雪白的翅膀同时泛着一丝淡淡的蓝光,蓬松的尾巴垂落着,此时,它正收起了翅膀,低着头在吃着地上的东西。

    天龙圣马在吃什么东西?

    她心下暗想着,以她现在的这个角度看不见,于是,她轻轻的动了一下,移向了另一边,正好可以看到它正在吃的东西。是蓝珠莓?天龙圣马喜欢吃蓝珠莓?

    蓝珠莓,一种野果,果实为深蓝色,跟葡萄般大小,有着很高的药用价值,生吃的话,更是可以迅速的补充体力的流失,增加身体的营养,而天龙圣马所停落的这地方,正好有几株蓝珠莓。

    原本正低头吃着蓝珠莓的天龙圣马像是察觉到了附近有人,抬起了头朝周围看了一眼,翅膀一张就往夜色中飞去,子情一直注意着它的动静,当看到它翅膀一张时,当即脚尖一点就扑上前去,谁知天龙圣马的速度极快,她只能勉强的捉住了它的尾巴,因天龙圣马的飞速太快了,以致于她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像是被拖着飞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抛出去。

    “主人!”

    见她那危险的情况,火龙不禁惊呼出声,迅速的跟上去,可它现在的身体太小了,根本无法将她托住。

    “愚蠢的人类,快放手!”

    低沉而带着怒气的声音传入子情的耳中,让她不禁一怔,双手却是紧紧的捉住天龙圣马的尾巴不放。她对天龙圣龙的了解也只是来自于书本的记载,而似乎书中并没有记载,天龙圣马会开口说人话啊?

    “放手!再不放手,我对你不客气!”天龙圣马怒喝着,猛的一个回身就要将她甩出去。

    身体被猛的甩出,眼看就要撞上那些大树,子情迅速的回过神,双脚踢着那树树干借力往上一跃,正好扑到了天龙圣巴的背上,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它的脖子。

    “该死的人类!放手!”

    天龙圣马似乎被她的行为激怒了,猛的上窜上跳着想要将她甩出去,谁知她紧紧抱着它脖子的手却是毫不松开,双脚更是死死的夹住了它的身体,任它怎么甩也甩不掉她,当下,它怒喝了一声,身子以极快的速度飞上半空,身体猛的一转,背朝下的飞行着想要把她甩下去。

    “主人!”火龙担心不已,尤其是在自己被甩开之后,更是跟不上那天龙圣马的速度,只能远远的看着它的主人面临着那样的危险。

    子情双手紧紧的抱着天龙圣马的肚子,双脚也用力的夹着马身,她知道,自己一旦松开了手便会摔下去,以这样极速的飞行速度,就算是不死也会被摔成了重伤,所以她不能冒险,尤其是好不容易让她遇见了天龙圣马,怎么可以就这样松开了手。

    “天龙圣马,想要我放开你,你就得先停下来。”她大声的喊着,飞行的速度太快,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如果不大声喊的话,她还担心它听不见。

    “该死的人类!别跟老子谈条件!你不配!”

    天龙圣马怒喝一声,身子越发的加快了速度,快得只见一抺影子在树林中掠过,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却又消失无踪。

    森林中本就有着佣兵团在夜间行走着,看到那一抺快如闪电的影也,皆是一怔。

    “你们看见没有?刚才那个是什么?”

    “不会是什么幻兽吧?那速度也太快了点了,我都还没看清那是什么幻兽呢!”

    “啊!你们看!又来了!它像是在绕圈似的,又从那边窜过了!”

    “我也看见了,这次距离我们这边比较近,好像还长着翅膀!”

    “上面好像还趴着个人。”

    “不是吧?”

    “真的!不信再盯着,都在这附近转了好几圈了。”

    原本都在森中行走的佣兵团被那四处窜动的影子引起了好奇之心,想要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幻兽,而那幻兽身上是不是真的还趴着一个人?于是,众人皆认真的盯着周围,看那影子是不是会再从他们的前面掠过。

    听着那天龙圣马怒喝的话,子情嘴角微微一抽。老子?她竟然从这天龙圣马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没等她缓过神来,就感觉身下被她紧紧抱着的天龙圣马用力的一甩,想要把她从它的身上甩出去。

    “你不用这样,我对你没恶意的。”她连忙说着,照这样下去,她还真有可能会被摔出去。

    “没恶意?都这样了还没恶意?没恶意你扑到老子身上来干什么?告诉你人类,老子对你们人类的雌性不感兴趣,识相的乖乖给老子滚下来,要不然老子跟你玩命!”

    听懂了它话中的含义,却叫子情有修笑不得,这只天龙圣马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还有这是什么火爆脾气?

    “我想让你跟我契约。”她直接的说明意思。

    “放屁!让老子跟你这愚蠢的人类契约?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给我下来!”说着,又是狠狠的一甩。

    “你呆在这里想必也很长时间了,难道你就不想跟我出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我只要你成为我的伙伴,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

    “伙伴?”天龙圣马微放慢了速度。

    “对。”

    “那好,老子就跟你谈谈。”天龙圣马说着,放慢了速度在地上停了下来。

    子情见它停了下来,这才松开了紧抱着它脖子的手,谁知她的手一松,原本停下来的天龙圣马却是出其不备的一甩,把她狠狠的摔了出去。

    “你骗我!”身体摔落在地面上,垫到到了一块石头,让她痛得微皱起眉头,看着那狡猾的飞离她身边的天龙圣马。

    “都说你是愚蠢的人类还不信?这么容易就上当了,真是白痴!想要老子跟你契约?你做梦去吧9伙伴呢?谁媳!”飞在半空中的天龙圣马居高临下的睨着地上的子情,哼了一声,翅膀一拍便往林中而去,迅速的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主人!主人你怎么样了?有没受伤?”火龙赶了过来,就见她坐在地上看着那漆黑的林子。

    像是没听到火龙的声音传的,她看着那匹天龙圣马在夜色中消失,不禁笑了起来:“呵呵,这匹马还真的是野性难驯,不过越是如此,我越是要驯服它!”清幽的眸光中泛过一抺坚定的神色,她笑了笑,站了起来,见手掌处都有些擦伤,便下便拍去手上的沙粒。

    “主人,那匹马的速度真的很快,我竟然也跟不上。”

    “嗯,天龙圣马是不输给上古神兽的神物,你现在只有这么一丁点大,跟不上也很正常。”她说着,突然眼角瞥见有一簇火焰在夜色中闪烁着,当下迅速往那边看去,在看到那东西时,不禁眼睛一亮。

    “火龙,那是火参,看见没有?就那个,你绕过去小心一点别吓到它了,我们把它捉住。”她小声的说着,指着前面那在夜色中冒着一小簇火焰光芒会跳动的东西。

    “就那两片叶子?”火龙怪异的看着那萝卜上面顶着的两片叶子,怎么看都跟它吃的那个火参不太一样,可是主人却说那是火参,心下不禁觉得奇怪。

    “嗯,火龙在地底下,它只冒出了个头,你要小心一点,要是吓到了它会钻到地底下不见的。”

    “好,我知道了。”火龙应着,当下轻手轻脚的往那火参的方向移去,慢慢的靠近。

    子情也在另一边往前移动着,目光紧盯着那火参,就担心它会跑掉了,而原本正在吸收夜光的火参,那头顶上的两片叶子时而开时而合的,突然间,像是察觉到有人靠近似的,两片叶子一合就要溜。

    “火龙动手!”她当即喊着。

    火龙一听,当下扑上前去,同时小嘴一张,一簇火焰从口中喷出,朝那火参烧去。

    “不能烧!”

    子情惊愕的喝着,却来不及阻止,看着那火焰一喷烧上了火参,把上面的两片叶子给烧没了,而原本雪白得跟白萝卜似的火参也被它这一烧,倒像成了烤萝卜了,整一条黑乎乎的,辨不出它的本来面目。

    “主人你看,捉到了。”火龙从地上拔出火参,上面一节黑乎乎的,只有那原本埋在地底下的一节是白的。

    她嘴角微微抽搐着,问:“这样你能吃?”

    “能!怎么不能,烤熟了照样是火参啊!”它说着,宝贝似的把那火参抱在怀里。

    “快看!在这边呢!”

    一道声音传来,紧随着便是一步整齐的脚步声,像是训练有素的军队似的,而明显一听,似乎不止一支团队,应该说是三支!三支人数约在七八十人左右的佣兵团正朝她这边而来。

    漆黑的夜色中,随着周围那些佣兵团的靠近,一把把的火把点亮了起来,照亮了这漆黑的夜色,周围半人高的草被他们踏平,出现了一大片的平草地,三方的人马围了过来,一个个挺拔的身体站直着,一双双如发现猎物一般的眼眸紧盯着一袭白衣的子情。

    “你是什么人?刚才那飞马可是天龙圣马!”

    三分人马各持一方的站立着,三个佣兵团的衣服皆不一样,一个身着绿色,一个身着蓝色,一个身着土灰色。

    子情朝那说话的人看去,见那是穿着土灰色佣兵服的为首男人问的,而其他们的人则紧盯着她,她顿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说着:“我是什么人,关你们什么关系?那可否天龙圣马,又与你们何干?”

    “大胆!你一个小小女子,竟然敢跟我们这样说话!来人,把她捉起来!”那灰衣服的汉子大喝一声,手一扬,就示意身后的人上前把她捉起。

    “等等!”蓝衣佣兵团的团主大喝一声,强大的玄幻气息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阴狠的目光泛着点点精光,扫了子情一眼,便说:“这个女人我们了也是同时发现的,想带走她?可没那么容易!”

    “对!先前那是不是天龙圣马以及如何引出天龙圣马我们还得从她的口中问出,凭什么让她给你们带走了?我们可也是同时到达这里的!”绿衣佣兵团的团主也沉声的喝着,一双眼睛直在子情的身上打转着。

    听到这话,那灰衣佣兵团的人一个个微皱起了眉头,只有一个女人,怎么分?让给他们两个?那是不可能的!

    “哎,你们看那只是什么幻兽?怎么那么小?它抱着的那个一节黑一节白的又是什么?”一名眼尖的佣兵大声的喊着,指着那飞在半空中抱着火参正在啃的火龙说着。

    火龙懒懒的瞥了他们一眼,自顾自的啃着自己的火参,这可是它好不容易找到的,可以帮它迅速的成长,它才不要被这些人给抢了,所以只有进了它的肚子,那才是最完全的。

    看着它抱着那东西啃得津津有味的,周围的人都不禁挑起了眉头,蓝衣的团主大手一扬:“去!先把那只鬼东西捉过来!看看是什么玩意!”

    “你他妈的才是鬼东西!”

    正啃着火参的火龙一听,迅速的嚼了几口嘴里的火参,飞快的咽了下去,一开口就是破口大骂。它可是堂堂上古神兽,就算有一朝变小了,那也是上古神兽_!要是让它恢复本体,这么一群三百来人的佣兵团,它随便一把火就能把他们给灭了。

    “火龙,女孩子不能骂粗口,小心扬不要你。”子情淡笑着说着。

    “主人,这些鬼东西半夜不睡不知在这里瞎晃什么玩意,依我看,他们是欠收拾。”火龙继续啃着火参,只觉吃了那节被火烧过的火参后,肚子里似乎一团火在往上窜一样,连带着它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

    “哟!这女人跟那只鬼东西还挺邪门的,竟然还敢当着我们的面在这里说说笑笑?”绿衣的佣兵团主双手环着胸口说着,阴狠的目光一挑,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兄弟们,这大半夜的碰到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还是这么个傲娇的女人,你们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给点颜色她瞧瞧?”

    听到他们的话,子情唇角微勾,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说:“都说这林子里抢掠者很多,尤其是佣兵,起初还不太相信,不过从我进这里面来,倒还真遇到不少。”她的声音微微一顿,扫过他们身后那些人所抬着的东西,继而又笑道:“看来,你们在这神秘之境的收获似乎也不小。”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她的声音一落下,身形突然飞快的一闪,以着鬼魅般的速度穿梭在那些佣兵的周围,无色无味的药味在他们的中间洒开,随着她的身影闪过的地方,那些佣兵一个个上跳上窜的哀嚎连连。

    “该死的!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老子要杀了你!”

    “臭娘们!找死!”

    一声声的怒骂声从那些佣兵的口中传出,而子情在他们的身边转了一转回来后,手里多了好几个沉沉的袋子,她把袋子丢在地上,见他们一个个朝她冲过来,当即亮出了凤吟:“是吗?想死的就来试试吧!我陪你们玩玩!”

    清冷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冰意,那凤吟剑在她的手中泛过一丝锋利的寒光,丝丝寒气从剑身之处弥漫而出,在这夜色下显得很是骇人,然而,真正令那些佣兵不敢往前走一步的原因是,她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那一股强者的威压在此时自然而然的弥漫而出,清冷的眼眸,让人不敢直视。

    然而,总有那么一两个不怕死的,只见两名汉子抽出腰间大刀快步上前,一扬手中的刀就朝她狠狠的劈下:“老子劈了你!”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一扬起,在这夜色中传开着,只见寒光一闪,鲜血飞溅而出,洒落在不远处的那一圈人的身上,还冒着热气的血溅在他们的脸上,令他们心惊胆战,更是觉得那血烫得惊人。

    一身肃杀之气的子情持剑而立,手中的凤吟斜指地面,剑尖之处滴着鲜血,清冷的目光扫过面前一步步后退的众人,带着杀气的声音轻轻的,柔柔的,从她的口中而出。

    “想杀我?只要你们手中的刀,快得过我手中的剑!”

    三个佣兵团的人,近三百的人数,此时,却不由自主的被她摄住了,他们都是在厮杀中活下来的人,什么样的血腥场面没见过?但是,此时他们却是真的惧了她,惧了她那一身浓浓的杀气,以及那一身比他们在场任何一人都要强大的威压,她的话虽然轻柔,但是他们知道,如果真的上前一拼,三个佣兵团的成员会死伤不少,为了一个女人付出那样的代价,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题外话------

    最近我的状态不是很好,文章也受到心情的影响,最近几章都处于略显平淡中,不过我会尽快的调整。稍微剧透一下,接下来找不到子情的独孤会去到天门,而辰也在近段时间会来到天之痕。读者们的留言与票票都是鼓励,最近这两样都极少,亲们,莫非本文就这么不值得你们投票以及留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