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5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辰的苏醒
    “你到底是什么人?”绿衣佣兵团的团长沉声问着,她敢一个人出现在这神秘之境中,这样的女人,绝不会是普通人!

    子情淡淡的睨了他一眼,一剑划开了地上的那几个袋子,见里面装着不少的药材,其中有两样是极为少见的,当下,她便弯腰把那几样收了起来,这才对火龙说:“我们走吧!”

    声音一落,她收起剑往林中走去,而三个佣兵团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她把他们好下容易得来的珍贵药材给拿走了,却不敢开口阻止,这一刻,一股气憋在他们的心里,其中几人咽不下这口气,持着刀就往前冲去,口中同时怒喝着:“把东西放下!”

    那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抢回来的,竟然就这样被她拿走?那怎么行!

    往前走着的子情脚下步伐微微一顿,感觉着身后的凌厉的杀气朝她而来,当即一个转身,一手夹住了那汉子劈下的大刀,一脚踢开了另一名汉子,同时脚一伸,用力一踢,把另外一名汉子踢倒,她身形一转,一脚踩上了那名汉子的身上。

    这一切,快得如同一瞬间发生,令人来不及反应,饶是在刀光剑影里过日子的这些佣兵也不由震惊了,那样敏捷的速度,那样精准的攻击,皆带着肃杀的气息,只要她想杀他们,此时他们已经首异处了,想到这,心下不禁一阵后怕。

    “这些东西,算是你们得罪我的赔偿,看在这些东西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们一命,但若再有下次,小心你们人头不保!”她冷冷的丢下警告的话语,扫了那一个个怔住的佣兵一眼,当下便往林中走去。

    众人怔怔的看着,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后,这才轻呼出一口气来,被她那冰冷的目光一扫,竟然让他们一个个都打心底涌上了寒意,一句话也不敢多说,真的太可怕了!

    另一边

    “主子,找不到墨小姐的行踪,她就像是人间消失了一样,没了踪影。”男子恭敬的站在独孤离傲的身后说着。

    坐在窗口处的独孤离傲目光一闪,眼底掠过一丝幽光,沉声说:“继续找!直到找到为止!”他就不信找不到她!雪姬,不,现在她是叫墨清姿,他一定会找到她的!一定!

    这时,另外一名男子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男子后,便恭敬的对独孤离傲说:“主子,属下查到墨小姐的消息,但是却并不齐全。”

    “说!”

    “是!”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这才站直了身体把查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这位墨小姐是天门门主的关门弟子,很得天门门主和十位掌门的喜爱,她是一年前突然出现的,找不到她以前的消息,下过……”他的声音微微一顿,不知接下来的要下要说,正在思忖之时,就见他家主子冷冷的朝他瞥了一眼。

    “不过,她似乎已经成亲了,还育有一对龙凤胎儿,此时这对胎儿就在天门中。”他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主子的脸色。

    成亲了?还有了孩子?

    独孤离傲微怔,他似乎从没想过她会嫁给别人,更没想过她会帮别人生下孩子,雪姬,真的把他忘记了吗?

    这一刻,心揪痛着,那个他曾经以为只会是他一个人的女人,现在竟然已经不属于他了,他这么多年的等待,到头来竟然是一场空?那曾经深爱着他的人儿,已经不再爱着他了?

    原来,他一直以为还存在的那份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

    “咔嚓!”

    “主子……”

    两名男子担心的看着他,见他脸色阴沉不定,时而出现痛苦的神色,时而又出现冰寒的冷漠,他手中握着的那只杯子在他的手心里碎成一片,锋利的瓷器剌伤了他的手,腥红的鲜血一滴滴的顺着手缝滴落在桌面上,而他却似乎浑然下觉似的。

    “那个男人是谁?”

    “查不到那个男人的信息。”自从主子让他去调查时,他对那个叫墨清姿的女人便有了几分的好奇,能让主子如此的,就只有主子一直在找的那个人了,只是,他没有想到找到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那个女人竟然已经嫁人了,还有了两个孩子。

    他们跟在主子身边这么多年,自然是清楚那个女人在主子心中的位置,只是,如今事情却变成了这样,主子又应该如何?

    独孤离傲站了起来,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沉声说:“去天门!”

    “是!”两人沉声应着,迅速的跟在他的身后往外走去。

    事情,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发生了变化,此时身在神秘之境中的子情更是没有想到,与她只有两面之缘的独孤离傲竟然会去了天门,与此同时,远在神迹天空中的辰,在沉睡了一年多的时间里,也有了转醒的迹象……

    神迹天空

    这一天,追风依旧在帮着他家主子做着活动筋脉的事情,一边唠唠叨叨的在他的耳边说着话。

    “主子,你打算什么时候醒过来啊?你这都睡了一年多了,小主子这会算算时间,应该也有八个月大了,主子,你就不想看看小主子?看看少夫人?只胡少夫人和青衣在那边,也不知她们现在怎么样了,那老前辈又不肯让霍少爷他们去天之痕,主子,你早点醒过来吧!我们也好一起去天之痕,看看少夫人,看看小主子。”

    “主子,你不知道,少了少夫人在这边,我们都很相信她,雪衣和紫衣她们经常提起,有时坐着发呆,一说就是说不知她们家小姐现在怎么样了,墨庄主和墨夫人虽然没说什么,但看他们的样子也知道,他们很担心少夫人和小主子的安全,又怕少夫人和青衣两人照顾不过来。”

    “主子,你……”

    “追风,你真吵。”

    “主子,我以前也没这么多话的,现在整天在这里自言自语的说着,紫衣都说我变唠叨了。”追风一边按着他的脚,一边说着,突然间一回过神来,猛的抬头看去,见他家主子正睁开眼睛嘴角带笑的看着他,当即不禁惊喜的喊着:“主子,你、你醒了?”

    冷绝辰静静的躺着,微微动了动手,感觉到身体传来的虚弱,便问:“我昏迷多久了?”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听到有人在他的耳边不知说着什么话,模模糊糊的却听不清。

    “主子,自从你被那魔魂打成重伤,五脏六腑几乎错位,还好有金龙护着你的身体,而你这一睡,就是一年多,我们都担心死了,就怕你会这样一直睡下去。”

    “我竟然昏迷了这么久?”他喃喃的说着,又问:“子情呢?”

    “主子,你还不知道吧!少夫人去了天之痕了,对了,少夫人走的时候可是怀了身孕的,现在算算时间,小主子应该也有八个月大了。”一说起这个,追风脸上尽是笑意。

    然而,当他听到追风的话,却是眼中闪过错愕,继而涌上了惊喜,虚弱的声音带着急切的问着:“你是说,子情怀了我的孩子?”

    “是啊!当时少夫人也受了伤,后来那老前辈诊断出少夫人怀了身孕,不过有好好安胎的,主子不用担心,再后来,那魔魂不是跑了吗?那位老前辈说,魔魂一定是去了天之痕,希望少夫人可以去天之痕找出魔魂的下落将它封印,所以便只带着青衣走了,少夫人临走时交待我们要好好照顾你,她还把雪衣几人留下来,就担心我照顾得不周全。”

    他竟然当爹了?子情为他生了孩子,想到这,心下一阵激动难言,一股难以言表的喜悦在心头扩散着,体内的血液也似乎因此而滚烫了起来,有一种想要马上去到她们母子身边的冲动,只是,不过一瞬间,心下便浮上担忧。

    “只有青衣一人跟在她的身边吗?怎么没有叫多几人跟在她的身边保护着?”他皱着眉头说着,眼中尽是担忧之色,想到她带着孩子只有青衣跟在她的身边,心下就不放心。

    “扶我起来!”

    “主子,你的身体还没恢复,现在还不能起来,你得好好的休养才行。”

    冷绝辰一听,双手撑着床就要起身,谁知浑身像是没力气似的,不由拧了拧眉。看来是昏迷太久了,身体也处于虚弱之中,眼下只有先养好身体再说。

    “追风,去给我准备性的。”他要先补充体力,只有这样才能快点去到子情的身边。

    追风一听,当即说道:“好,我马上就去,主子你先休息一下。”声音一落,便快步的往外而去。

    “我当爹了?呵呵……”

    他静躺在床上,想着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嘴角不由的往上扬着,心下更是暗暗的想着:他得快点把身体养好,去到她们母子的身边……

    另一边,神秘境地中,子情把蓝珠莓采摘了整整的几袋子,又把蓝珠莓压碎,挤出汁液装进水囊中,这样一来就把那蓝珠莓变成了奇香浓的果汁。

    已经半个月了,距离她上回看到那天龙圣马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她守在这森林里面,把有蓝珠莓的地方全采摘完了,那天龙圣马喜欢吃蓝珠莓,它既然不肯出来,那她就把蓝珠莓全摘了,看它去吃什么!

    “主人,这些莓汁都喝不完怎么办?”火龙看着面前摆着的那些蓝珠莓的汁液,最近这些天都是喝这些东西,它都腻了。

    “这些已经榨成汁了,放着是不会坏掉的,慢慢喝。”她笑说着,眼见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便说:“火龙,你打些野味回来,今晚我们吃肉。”自从吃了几条火参后,火龙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实力迅速的提升着,现在已经跟几岁大的孝一般了。

    “好,那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捉回来的。”它说着,便飞了起来,往林中而去。

    这深林之中,幻兽虽然多,但是却不敢靠近他们附近,因为是自从它的品阶提升了之后,上古神兽的威压也提了上来,自然是没有幻兽敢上他们这边来了,也正因为这样,它要打野味什么的也辛苦了不少。

    子情在树上点起了火堆,又把那些果汁浇到了树枝上面去烧着,火一烧,那果香味便飘散了起来,一时间,林中也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果香,夜色降临,树叶无风自响,沙沙的传入了她的耳中,她微微一笑,却没有回头,拿着果汁轻抿了一口,入口香浓的味道在舌尖传开。

    不远处,趴在草丛中的天龙圣马猛的吸了吸鼻子,闻着那股浓郁的香味,又往外面探了探脖子,看着那摆放在火堆周围的那些蓝珠莓,不由气得牙狠狠的。

    这个可恶的人类,竟然把周围的蓝珠莓都给摘光了,分明就是想引它出去,它偏不出去!它忍!

    未了,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以前它总是几天就吃一回蓝珠莓的,现在被这个可恶的人类整得,已经半个月没吃了,还真是馋啊!真是想念蓝珠莓那甜中带点微酸的味道,越是想着,感觉口水都往下流着。

    “主人,我回来了。”火龙提着一只野兔回来,把野兔往地上一丢,端起那些果汁就是一喝,在林子里找了一圈,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一只野兔子,口渴都没水喝,也只能喝这个果汁了。

    “今晚咱们烤兔肉吃。”她笑说着,一边动手处理着兔子。

    “主人,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啊?”

    “直到天龙圣马跟我契约为止。”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在没能让天龙圣马跟她契约之前,她是不能走的。

    “那它要是不肯跟你契约呢?”

    闻言,子情勾唇一笑:“我会让它跟我契约的!”

    听到了子情的话,天龙圣马撇了撇嘴:切!愚蠢的人类,它堂堂天龙圣马才看不上它!只不过,它现在还真想喝那果汁,都快馋死它了。

    “怎么样?想喝吗?想喝就出来。”听着那咽口水的声音,子情漫不经心的说着。

    火龙看了她一眼,便往周围看去,果然在后面不远处瞥见了一抺白蓝相间的影子,当下惊喜的叫了起来:“喂!龙马,你真在啊?出来出来,我们这里有吃的,分点给你。”

    “哼!”天龙圣马见被她们发现,不由哼了一声,扭过头翅膀一张就要离开,却在听到子情的声音后又停了下来,回过头朝她看去。

    “过来谈谈吧!我请你喝蓝珠莓果汁,绝不动你。”

    喝蓝莓果汁?想到这,它蓝色的眼睛闪过一道亮光,伸出了舌头舔了舔嘴角,一时间犹豫了起来。

    “怎么?还是说你不敢过来?”

    “谁说老子不敢了?”天龙圣马一扬头,挺着胸大步的便走了出来,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来到了子情和身边,却在瞄到那满满的蓝珠莓之后,不禁低下了头,嘴角流出一滴口水,一脸嘴馋的看着那蓝珠莓。

    “吃吧!”她笑着示意着。

    天龙圣马睨了她一眼,便趴在地面上低下了头吃着那摆放着的蓝珠莓,一边不时警戒的看着她。

    “呐,这里有果汁。”

    天龙圣马瞥了她一眼后,把面前的一些蓝珠莓都吃完了便站起来,篷松的尾巴扫了扫,便说:“我要走了。”说着,翅膀一张便往林中飞去。

    火龙一见,当即紧张的说:“主人,你怎么让它走了?我们不是要捉它的吗?这样它要是再不出来怎么办?我们都在这呆了半个月了。”

    “放心吧!强行契约是不行了,我会让它自愿跟我走的。”她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又喝了一口果汁,嘴角擒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夜色正浓,正是休息的好时间,而此时,却有三道人影如鬼魅般的在夜色中掠过,往天门中而去,进了天门,如若无人一般的来到了子情住的院子。

    这院子随着子情的离开,现在也只有青衣和两个孩子住在这里,青衣一直都是寸步不离的照顾着两个孩子,夜间也是与两个孩子睡在一个房间里。

    半夜间,她起来喝水,又替两个孩子盖好被子,看着两个孩子甜甜的睡颜,她不由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意,半响,这才转身回到床上躺下,然而,正当她要睡去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丝动静,像是有谁在开她的房门一般,当即,她警惕的睁开了眼睛,一手握住了放在床头底下的匕首,看到有人影进来,她又闭上了眼睛假装熟睡着。

    隔着床账,看到进来的三抺人影朝两个孩子走去,她心口一提,眼中冷意一闪,迅速的跃了起来,同时冷喝一声:“什么人!”

    “咻!”

    弹指间,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定住了,整个人动也动不了的保持着的来的姿势,而在她的面前,有三名男子,其中那名戴着面具的男子站在两个孩子的面前,伸出手轻划过两个孩子一模一样的脸蛋,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目光闪烁着不知名的幽光,让青衣看得紧张不已。

    她想开口,却发不出声音,她想要动,却无论如何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矓的这一幕。

    这个男人,他到底想干什么!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