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5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又见面了
    时光匆匆,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此时,在神秘之境中的子情已经在这里面呆了一个月了,这一天清晨,她从睡梦中醒来,听着耳边传来的铿锵声,不觉的微微拧起了眉头。

    这里面时常听到的便是刀剑相碰的声音以及猛兽的低吼声,鲜血的味道总是时不时的顺着清风窜入鼻息,而这一大早又是这样,仿佛一刻也没消停过一般,真是让人心头不悦。

    她起身伸了伸腰,看着趴在树上睡着的火龙,便说:“火龙,醒醒,我们去泉边洗个脸吧!”在她们休息的不远处,有一处泉眼,泉水清澈见底,带着清甜,她每天都会去那里洗一洗脸。

    “好。”火龙打着哈欠坐了起来也伸了伸腰,便与她一同往泉水边而去。

    林中,两批人在交战着,鲜血的气味弥漫在周围,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伴随着惨叫的哀嚎声不断的传出,佣兵的尸体一具具的倒下,鲜血飞溅了一地。

    “喝!”

    一声低喝声从一名汉子的口中而出,他手中扬起大刀,狠狠的朝对面的一名汉子劈去,一举将那人劈成了两半,血腥的场面让人看了不禁恶寒不已。

    “把东西留下!我们留你们一命!”为首的那名玄衣汉子阴沉着声音说着,目光紧盯着那被他们逼到无处可逃的那二十几人,与他们对战,他们的人没什么死伤,不过对方则死了一大半。

    二十几名佣兵咬了咬牙,此时他们已经浑身是伤,体力也渐渐的不支了,如果再战下去,死的还会是他们。低头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几个袋子,那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药材,真的要交给他们吗?

    “怎么?不给?乖乖的把东西给我们,至少还能给你们留一命,否则,今天你们都得死在这里!”

    “我们把药材给你,你确保真的放了我们?”一名汉子问着,命与财,当然是命重要,要是连命都没了,要这药材也没用了,只是,这些人,可会守信用?

    “少废话了,你们没得选择!”

    闻言,二十几人相视了一眼,最后把手里的袋子丢了过去:“我们可以走了吧?”

    那名主玄衣汉子嘴角一勾,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大手一挥:“杀!”声音一落,他身后的佣后迅速的冲前,不一会,便在那一声声的惨叫声中把那二十几人全都给杀了。

    “为什么要杀他们?”两名汉子怒喝着,紧拧着眉头盯着面前的人:“你自己明明说要放他们一条生路,为何还要杀了他们!”

    汉子回头睨了他们一眼,说:“你们两个觉得我做错了吗?别忘了,现在我是团长,你们都得听我的!”

    “就算这样,你也不能言而无信!像你这样说话不算话的人,怎么配当我们的团主!”

    听到这话,那玄衣汉子目光一冷,眼中掠过一丝杀气,蓦然回身手中的大刀便朝那两人劈去,而两人则在同一时间往后退去,却仍是被好锋划过了身体,身上的衣裳破了道口子,鲜血从里面渗出。

    “你竟然对我们动手?”两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拳头紧拧着,像是在强忍着怒气一般。

    而周围的那些佣兵见他们三人闹了起来,不禁相视了一眼,同时劝说着:“我们都是一个团队的,不要起内讧了。”

    “别再质疑我的命令!否则,我不会饶了你们两上!”汉子阴沉着声音警告着,狠厉的目光带着嗜血的凌厉扫过他们两人。

    “你这样的行事作风,我们根本无法认同!既然你听不进劲,那好,我们两人退出佣兵团!”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低沉的声音此时还夹带着怒气,他们没想到,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竟然会这样对他们,实在是太让他们心寒了。

    “你们两想清楚一点!怎么可以退出佣兵团呢!”

    “是啊!我们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怎么能这样说断就断?”

    两名汉子看了那玄衣汉子一眼,其中一人说:“如果是以前的团主,我们绝不会退出佣兵团,但是,现在由他当我们佣兵团的团主,你们也是有目共睹的,从进了这神秘之境开始,他不停的带着我们抢掠别人的成果,还动不动就把人给杀了,换成以前我们的团主,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做!”

    听到这话,那名玄衣汉子脸色更加的阴沉了,手动了动,眼中杀意浮现,睨了他们两人一眼,突然勾起了一抺嗜血的笑意:“来人!把他们两人捉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迟疑了起来,再怎么说都是一起经历生死的兄弟,捉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你们想违抗我的命令吗?”

    迟疑了一下,众人当即把他们两人围了起来。而两人一见这架势,当下不由仰天大笑:“哈哈哈c!果然不愧是同生共死的兄弟!我们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与你们刀剑相向!”

    “捉起来!”

    命令的声音一落下,众人迅速上前,他们的实力都是不相上下,这两人的实力虽然比他们要稍强一些,但是他们人多势众,任是两人身后反应再再也快不过众人的攻击,不一会,两人在反抗中弄得一身的伤,双手被他们束缚在身后押到了那名玄衣男子的面前。

    “我一路就看你们两不顺眼了,既然你们如此不识好歹,那也别想回去了,就留在这里喂猛兽吧!”他掐着他们的下巴说着,蓦然眼眸一冷,阴沉着声音喝着:“把他们绑在那边的树上!”

    众人一听,相视了一眼,当下便把他们绑在大树上。他们都还得生活,虽然新团长的手法狠厉无情,但是不可否认,他们得到的更多了,在这危机四伏的神秘之境中,他们为的也不过是钱财罢了,什么兄弟情义,到头来都不知钱财重要。

    两个被捆着的汉子紧抿着唇,那大胡子下的脸已经黑沉得可怕,对他们也是打心底透着失望,看着他们整了一切后便整队离开,而地上的尸体伴随着血的味道在空气中传开,他们知道,不用多久这浓浓的血腥味便会引来林中的野兽,到时,他们就只等着被撕裂了。

    “真是些没良心的东西!老子真是白认识他们了!”一名汉子怒声骂着,用力的挣了挣,却挣扎不开。

    “良,我们快想想办法,要不然一定会死在这里的。”另一名汉子说着,扯了扯绳子,但因双手被后绑在树身上,根本扯不断绳子。

    “可是,我们都被绑住了,全动不了。”

    “他们把我们两人都绑在这树上,这样吧!我们试着往上爬去,到了上面树尖应该可以从这树身上离开。”

    “试试吧!眼下也没别的办法了,你先来,踩着我的手上去。”

    “好!”

    商量好后,其人一人便借着力道慢慢的往树身上面蹭去,却因后绑着,想要蹭上树身没那么容易,试了几下皆滑了下来,不禁低骂一声,双手紧紧的夹着树干继续往上蹭去,慢慢的便蹭了上去。

    他心下一喜,对着下面的同伴喊着:“我上来了,良,你快上来。”

    “好!”那名唤良的汉子也开始往上蹭着,双手磨在树干上,鲜血渗出,他们却像不知道疼痛似的,继续往上蹭着,突然在这时,林中传来了沙沙的声音,上面的人往周围一看,见一头猛虎正慢悠悠的朝这边而来,当下心头一惊:“良!有猛虎,快点!”

    底下的那人一听,加快了速度,手腕磨擦在树身上,鲜血一滴滴的滑落,只是,却只爬到了一个高的位置,若是猛虎一跃上来,一下就能将他扯下去。

    “吼!”

    寻着血腥味而来的猛虎迅速的一个扑身,虎嘴大张的冲那下面的人扑去,险险的就咬上他的腿,树上的那人看着心惊胆战,真不敢想象要是被扯下去会是什么样子。

    “良!快上来!”

    当子情洗好脸顺着原路而回时,便听到了那林中传来的猛虎低吼声以及惊慌的喊声,仔细一听,那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像是在哪里听过一般。

    “主人,怎么了?”火龙见她停下脚步,不禁问着。

    “这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似的,有点耳熟。”虽然如此,她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微顿了一下,她便顺着那声音走去。

    当她来到一棵树后时,看到前面的那一幕时,不禁微怔,只见前面的地上倒了几十具尸体,鲜血洒满一地,一棵树上绑着两名汉子,他们正双脚夹着树身双手反抱着往上蹭去,而在他们的身下,一头猛虎微张着嘴发出低哼声的往上面扑去,险险的就要将树上的人扯下来,那场面,看得她都心头一惊。

    如果被扯下来,那就是活生生的人无法反抗的被猛虎撕裂着吃掉的,而让她意外的是,树上的那两名汉子,竟然是她来神秘之境之前遇到的那两个脸上长着一大束胡子的汉子。

    对这两人,她印象不坏,毕竟从他们的言语中可以看出,他们与一般的佣兵不同,只不过,他们不是有同伴的吗?怎么会落得这样的田地?地上的那些尸体身上所穿的与他们的佣兵服不同,显然不是一起的,那么,他们就是被同伴抛弃了?

    见两人快支持不住了,她便从树后走了出来:“我们又见面了。”

    听到这声音,两人皆是一愣,朝那声音看去,竟然是那位白衣姑娘,当下错愕万分:“怎么是你?”

    子情微微一笑,瞥了那正朝她而来的猛虎一眼,对身后的火龙说:“火龙,把这虎烧了,今天我们吃肉。”

    “好!我也正馋着呢!”火龙笑说着,当即上前,在那猛虎扑过来的瞬间,一簇火焰从它的口中喷出,连同猛虎身上的皮毛都给烧没了。

    虎毛烧焦的气味异常的难闻,火龙喷出的火很大,只是一会,那只猛虎便成了烤全虎,看得树上的两人震惊不已,一个不留情,又从树上滑了下来,好在树下的危险已经解除。

    子情走了过去,为他们解开了手上的绳子,看了他们那血淋淋的手腕一眼,便说:“这林中可不比别处,一不小心就是死无全尸,可得小心些才好。”

    “多谢姑娘救命之恩!”两人齐齐的向她单膝跪地,感激的说着。

    子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说:“起来吧!我也只不过是正好看见了,算不上什么。”

    “火龙,走。”说着,便转身离开。

    两人一听,当即起身站了起来,火龙见他们两人愣着,便对他们说:“今天我们吃烤虎肉,你们帮我们把肉抬回去吧!”

    “好!”两人一听,欣喜的点头,捡起了地上的刀,快步的走上前从树上砍下了一条树枝把肉穿起来扛着就跟在她们的后面走着,心下一直暗暗打量着那小不点。

    思忖着有着小女孩模样的到底是什么来的?人类?人类不可能会像刚才那样喷火的,幻兽?幻兽好像不能变成人类的。

    来到子情休息的地方,他们见那周围生长着一些小小蓝珠莓,而中间还有一个火堆,于是走过去把烤肉架了起来,这才有些无措的看着子情,不知应该说什么好。

    子情瞥了他们一眼,从包袱里取出了一瓶药丢给他们:“把身上的伤处理一下。”

    “谢谢姑娘。”两人说着,接过手中的药瓶便先清理身上的伤,半响,包扎好了手腕上的伤以及身上的伤后,他们这才把药恭敬的递还给她:“姑娘,好了。”

    子情接过把遗了回去,对他们说:“你们早点出林吧!这地方就你们两个是无法呆下去的,若是留在这时,到最后只有死路一条。”

    听着她的话,两人相视了一眼,想起了当时她问他们的问,便问:“姑娘,你是来这里找天龙圣马的?”

    “嗯。”

    “这天龙圣马从没人看见它出现过,姑娘想要找到天龙圣马,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以前经常在这林子里进出,也没见过天龙圣马,所以虽然知道这神秘之境中有天龙圣马,但大多数都觉得那只是一个传说,不足为信。

    “这不用你们担心。”她淡淡的说着。

    两人相视了一眼,说:“姑娘,我叫沈良,他叫段五,今天若非有姑娘相救,我们只怕只得葬身虎口,我们两个都是孤家寡人,没有什么亲人,所以,所以想跟随在姑娘的身边,报答姑娘的大恩,请姑娘收留!”声音一落,两人皆朝她跪了下来。

    “我身边不缺人。”她淡淡的说着。

    “姑娘,我们的实力虽然不是最强的,但是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请姑娘收下我们吧!”

    她淡淡的朝他们瞥了一眼,说:“再多说一句,我不介意把你们丢到林中去。”说着,便不再看他们一眼,而是拿出了小刀切着虎肉吃着。

    两人闻言,不禁苦笑了一下,他们现在可以说是无处可归了,抬头看了她一下,见她的神色根本不似开玩笑,当下便也起身在旁边坐下。

    “要吃什么自己动手,那边有果汁。”她头也没回的说着。

    两人一听,当即喜上眉头:“好!”便也动起手来,撕下了一大块肉吃了起来。

    子情慢悠悠的吃着,喝了一口果汁,见他们两人吃得津津有味,便问:“你们两人看起来也有四十多岁了吧?怎么没成家?”佣兵大部份都是有成家的,像他们两个这个年纪,更是应该早就成家了才对。

    “咳咳咳……”

    两人听到了这话,嘴里的一口肉不上不下的,猛咳了起来,连忙拿起了一旁的果汁喝了一口这才好了一点。

    “姑娘,我们、我们没那么老。”两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讪笑着摸了摸头。

    “没四十多吗?那应该也三十多了吧?三十多估计孩子应该也有十来岁了。”

    “咳咳……”

    两人又咳了咳,胡子下的脸涨得有些通红,像是不好意思,又像是不知从何说起:“姑娘,你看我们真的有那么老了吗?”他们不过就是常年在外面跑,风吹日晒的皮肤古胴色了一点,其实他们两人在佣兵团里算是最年轻的,也正是因此两人最有话说,也最合得来。

    听到这话,子情上下打量了他们一下,说:“你们的胡子遮去了一大张脸,长得又虎腰熊背的,看起来确实已经不怎么年轻了。”看着他们,倒是让她想起了血狼他们了,他们一个个也是浑身充满干劲,这么久没见,也不知他们都怎么样了。

    “姑娘,我们两个才二十多岁,连三十都没超过!”

    “是啊!这胡子是因为总在外面跑,没什么时间刮,所以留得这么长的,我们的身形看起来是有点吓人,但是我们长得并不吓人,真的。”

    闻言,子情微愣了一下,继而轻笑出声:“确实,你们这性子,倒不像是三十四岁的大叔。”呵呵,她还以为这两人都是中年大叔了呢!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