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5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红衣嗜血
    此时身上神秘之境中的子情,并不知道,就在今天,冷绝辰他们一行人已经抵达了天之痕,只不过他们的落脚底却并非在天门的附近,而是距离天门十万八千里的另一端,靠近结界之城的一个小村落中。

    天之痕有多大,没有人知道,天之痕中潜在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地域,那些地域是神秘的,甚至不出现在天之痕的地图上面。结界之城和神秘之境以及阴阳冥府和死城分别各据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相隔的距离就算是有飞行的幻兽,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的路程。

    初到天之痕的众人不识这里的地方应该怎么走,要去天门又应该往哪个方向而去,于是也只有问人了,只不过,因他们一大行人结伴而行,来到那些村落中,村中的百姓却是躲他们躲得厉害,像是他们是吃人的猛兽似的,任由他们怎么叫,他们就是不肯出来,更别说能问出路来了。

    “奇怪,这里的人都怎么了?我们不就是问个路吗?竟然也避而不见?”追风怪异的说着,看着那一个个关门闭户的百姓,愣是不知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都不知道,天门在哪一面也没人可以问一下,这该往哪里走啊?”颜沐双手环胸的说着,见周围除了这个小村庄的人之外,竟然是不见有一个人从这里经过。

    君邪宇摇着他手中的那把铁扇子,一派悠哉的说着:“瞧我们这一大队的人,少说也有五六十人呢!又都带刀带剑的,这些小老百姓们哪里见过这阵势?吓得不敢开门也是人之常情。”

    “我说君邪宇,你没事跟着我们过来凑什么热闹?”司徒南陵瞥了他一眼,他就搞不懂这家伙怎么也跟着来了?

    “怎么?就准你司徒南陵跟着来,不准我跟着来啊?你这是什么怪理论?”

    “行了,你们两个少说两句。”蓝无极扫了他们两人一眼,看向了身边的凤歌,目光一柔,问:“累吗?”

    “不累,这不就才走一天的路吗?小意思。”凤歌勾唇一笑,旁若无人一般的倚进他的怀里。

    墨成轩扶着雪柔,看了看众人,最后目光落在辰的身上:“辰,你怎么看?”

    半敛着眼眸的冷绝辰抬起头来,看了他们众人一眼,沉声说:“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先在村也外面休息一下吧!明日再想办法问问那些民村。”

    “好,那我们就先休息一下吧!”

    众人走到空地上坐下,因同来的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夜寒以及雪衣她们,人数还真不是一般的多,众人走了一天的路了,这会坐下休息,有的则去林中捡了些树枝烧了个火堆,借着火让这有点微凉的夜晚暖和一些。

    那些原本关着门闭着窗户的村民们见他们竟然没有走,反而在村子外面坐下休息了,不禁猜想着他们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见他们在外面坐着说着话聊着天,他们也不敢放下心去睡觉,便一直在窗口处看着。

    “哎你们说,那些村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让他们出来问个话却不出来,现在反倒一直躲在那后面看着我们。”颜沐说着,咬了一口红衣递过来的干粮。

    霍逸看了他们一眼,又朝那些探着脑袋往这边看来的村民扫去:“估计是我们在这里他们没法安心休息。”

    “真是太小心翼翼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坏人,要真的是想干点什么,还怕这些村民不成?”

    “你知道什么?要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君邪宇睨了他们一眼的说着。

    雪衣把干粮分给他们后,便来到辰的身边:“姑爷,吃点干粮吧!”

    “嗯。”辰伸手接过,却拿着没有吃:“血狼他们吃了没有?给他们拿点过去。”

    “有,紫衣在派了。”她说着,走到了洛少翔的身边坐下,把一块干粮递给他:“吃点吧!”

    “你自己也吃点,今天走了一天路了,休息一下吧!”洛少翔说着,解下身边的水递给她。

    凤歌看了看众人,笑说:“不管我们现在是在哪里,我们总算是来到这天之痕了,现在虽然与子情不是同在一个地方,但是却更接近了,想想时间过得还真快啊!这一转眼就都一年多了。”

    “是啊!我的外孙子应该也快两岁了,真想快点见见他们。”雪柔笑说着,想到她的墨墨都已经生下孩子了,就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二哥说他回古武大陆去了,到时回去灵蛇岛时,一定会把这消息带给爹娘的。”墨成轩露出一丝笑意,目光落在身边的雪柔身上。

    正当一行人说说笑笑时,一名孩童从房里溜了出来,他家的大人一见,惊慌的跑出来将孩子抱了回去,口中还一直念叨着:“你不要命了不成!乖乖呆在家里头睡觉!”

    虽然众人休息的地方离那些民房还有段距离,不过这样的声音他们却都是听得见的,当下面容不禁带着几分的古怪:“瞧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又没做出什么事,这些人用不用怕成这样?连个孩子出来走走都不行,未免也太小心了。”

    “不过这村子的人很是奇怪,你们看,这太阳还没完全下山的时候,他们就全部点起了灯。”冷绝辰指着那在太阳还没落下便点起灯的那些村民说着,因他们每间房都点着灯,在这里看去,一片的灯火通明如同白天一般。

    “这地方就是怪,也不知我们现在所在的是什么地方,你们有没觉得,好像夜色一下,这空气就变得有些阴森森的?”司徒南陵说着,朝周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

    被他这么一说,原先没觉得怎么样的众人倒觉得还真的有些古怪了,一个个相视了一眼,却是没说话。

    “你们忘了,我们曾见过那些东西的,那位老前辈说这里不缺那些东西。”紫衣小声的开口说着,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未了还朝周围看了看。

    “什么东西?”司徒南陵挑了挑眉,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就是那种飘来飘去的东西。”

    “呵!瞧你这话说得,怎么可能会有这些。”司徒南陵压根不信,直当她是说着玩的,毕竟那些东西可从没人见过的。

    听到他的话,蓝无极几人不禁想起了上回老者帮他们开了天眼看到的那些,确实真的是鬼魂,而当时司徒没在,他没有看到过,虽然事后他有跟他们提起,不过显然,他们都不相信。

    “行了,都休息一下吧!几人轮流着守夜。”墨成轩说着,示意他们都休息一下。声音一落,他则若有所思的朝那村庄看去,又朝漆黑的夜色中看了看,眉头微微一拧。

    “别想太多,休息吧!”雪柔握上了他的手轻声说着。

    “嗯。”墨成轩点了点头,搂着她便闭上了眼睛休息。

    冷绝辰看了一下休息的众人,见霍逸仍坐着,便走了过去问:“有血狼他们看着,你也休息一下吧!”

    霍逸看了地些躺下的众人,对他说:“那老前辈应该有跟你提起过鬼魂之事,所以,这些东西是真的存在的。”他的声音微微一顿,说:“这里的气息过于阴森,如果不是我们点了这火堆驱散了空气中的寒气,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地方休息。”

    “嗯。”

    他应了一声,自然是知道他语中的意思,不过,那些在暗处的东西目前对他们没有起到恶意的攻击,所以他们也只能装作不知,那老者跟他说过,人类有人类的生存世界,而那些鬼魂也有他们的生存空间,只要不互相打扰,自然是不会有事,当然,除非是受了命令的之外,不过这样的地方,应该是不会有那些受了命令的鬼魂才对。

    见他不说话,霍逸不由看了他一眼,顿了一下,问:“你担心子情吗?”

    闻言,辰唇角微勾,目光看着那天空:“她的实力一直都是处于尖锋的,我不担心她,但我想念她,正因为想念,所以会想着她会遇到什么事?她会怎么解决?不过我知道,无论事情的经过是怎么样,她都是能够自己解决的。”

    听到这话,霍逸目光微闪,这就是信任么?信任她的一切,也是信任他自己。

    “你还一直把她放在心上吗?”

    他朝霍逸看去,见他微怔的看向他,继而半敛下眼眸没有开口,见状,他开口说:“她确实是一个令人很难放下的女子,不过霍逸,我想她也是希望你可以放下她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的。”

    “我知道,我会试着把她放下的。”子情也同他说过一样的话,她希望他可以幸福,可以找到属于他的另一半,但是,他却一直把她深藏在心底,一直认为,没有人能取代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她很看重你,而我也希望,你可以幸福,你看,他们都找到自己的幸福,我相信你也是可以的。”他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着,目光则落在洛少翔和蓝无极他们的身上。

    霍逸心头微动,看了身边的冷绝辰一眼,今晚他会与他说这样的话,确实是他没想到过的,不过……

    桃花眼中闪过了一抺笑意,唇角也勾起了邪肆的笑容:“放心吧!以我的魅力,这点是难不倒我的。”

    听到他的话,辰微微一笑,两人静坐着,看着月色,回想着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夜,正深,当围着众人的那团火堆渐渐的小了,空气中的气息也越发的冷了下来,而这冷意中带着的一股阴寒,却是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树叶无风自动,发出沙沙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在靠近一般,而他们却什么也看不见。

    “不对劲!”

    辰和霍逸两人同时说着,迅速的站了起来:“快起来!别睡了!”声音一落,两人相视一眼,凝聚起一股玄气气息,咬破了他们自己的手指,以血为咒,口中喃喃的念着,迅速打开天眼。

    在来天之痕之前,他们都跟那老前辈学了开天眼和一些简单的结界之术,所以就算是遇到那些鬼魂,他们也有办法对付它们,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第一天来到这里便会遇到这些。

    原本熟睡着的众人听到他们两人的声音,迅速的跃了起来,迅速的来到他们两人的身边。

    “怎么了?什么情况?”司徒南陵皱着眉头问着,他才睡下就被他们叫醒了,还没怎么休息到呢。

    “唔c冷!怎么突然这么冷的?”颜沐双手抱着身体说着,看了看一旁的红衣:“红衣你怎么样?冷不冷?我把外衣给你披着。”说着就要去脱自己的外衣。

    红衣白了他一眼:“不用了,我用不着。”说着,见他还双手抱着身体,便开口说道:“愣着干什么?冷你不会以玄气护体啊?”

    墨成轩和雪柔扫了周围一眼,两人也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双手迅速的在身前结了个印再划过双眼,天眼一开,迅速的往周围看去,在看见那映入眼底的魂体时,不禁微愣了一下。

    “这地方果然是不干净。”

    “什么不干净?”司徒南陵看着他们古怪的动作,不知是搞什么。

    蓝无极摇了摇头叹了一声,瞥了他一眼说:“让你学你偏不学。”这些日子不止是他们学了,就连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追风夜寒都学了,唯独他这两个师弟偏偏不信邪。

    听着这话,再看众人古怪的脸色,颜沐的司徒南陵相视了一眼:“真的有鬼?”不是吧?真的有这东西的存在?两人不约而同的朝君邪宇看去。

    “不用看我,我可是没偷懒的跟着他们学了,简单的结界之术和开天眼我都会了,所以,看得见你们链不见的东西,喔!不,应该是说,我们这么多人当中,应该也只有你们两人不会开天眼了。”说着,他突然勾唇一笑,眼中掠过一丝光芒,对他们说:“有两只那个鬼正在你们的后面盯着你们,有没一种毛悚发寒的感觉?”

    两人一听这话,身体不由一僵:“师兄,真的有鬼?”

    “呵呵呵,有啊!你看我们这架势就知道了,全都会开天眼,也就你们两个不会了,这会就是鬼魂在你们的身边,你们也看不见它们啊!”凤歌掩嘴轻笑着,看到两人的脸色微变,不禁心情大好。

    “呼……”

    突然间,一阵阴测测的风吹过,寒意从脚底窜起,众人迅速靠在一起,冷绝辰扫了周围一眼:“追风,先把火堆点起来!”火属阳性,对于阴性的魂体,火多多少少都能起到一些作用。

    他原本还想着那些村民很是奇怪,不过现在想来,他们是早就知道这地方有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存在着,否则也不会天还没黑就全点起了灯。

    只是,从那老者告诉他的知识中得知,一般的鬼魂是不会与人类有所碰触的,那么这里又是怎么一回事?这周围的鬼魂不多,也就十几只,而这十几只全都是女性的,倒是让他有些不解。

    “呜呜呜……”

    “怎么、怎么有哭声啊?”颜沐怔了怔,错愕的朝周围看了看。

    “这嘘体似乎没什么恶意。”霍逸皱着眉头说着,看着那处于夜色之中没有靠近他们的那嘘体,那嘘体一袭白衣,像是浑身都湿着水一样,头发披散着,面色苍白的飘浮在半空。

    “不,空气中有杀气。”冷绝辰沉声说着,目光在那十几抺魂体上面扫过,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似的,那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气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是存在的。

    “咻!”

    “刚才那是什么?”洛少翔皱着眉头,却又看不到刚才出现的那一抺影子。

    “像是红色的身影。”墨成轩说着,朝周围看去,神色浮现一丝凝重。

    “大家小心一点,那前面的十几抺魂体只是幌子。”

    “那就让我们先灭了它们!”血狼成员沉声说着,目光紧盯着那飘浮着的十几抺影子。看不见的话不好对付,看见了,那要对付可就容易多了。

    “哈哈哈哈……”

    蓦然,尖锐的笔声划过众人的耳边,剌骨的寒气随着那笑声而从众人的脚底窜起,那声音像是从四面八方而来的一般,无法知道那是来自于何处,更无法找出那藏于夜色中的身影,只知道,那尖锐的笑声让众人的心头都划过一股不安。

    “咻!”

    红色的身影又再一次的划过,只不过,这一次却是在划过他们的面前时又迅速的掠到了那村子里面,在众人还没看清时,只听那村子的一间民房中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哭声。

    “不!把孩子还给我!把孩子还给我!”

    “哈哈哈哈……”

    红色的身影再一次的掠出,而这一回,不再是隐于夜色之中,而是出现在冷绝辰他们的眼前。

    看着那飘浮在半空中的那抺诡异的红色身影,尖尖的指甲染得像血一般,凌厉的眼眸带着嗜血的狠意,在那血色的红唇衬托下那妖娆的脸色显得越发苍白,红衣飘飘,诡异的笑声伴随着孩子哭泣的声音在夜色中传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