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5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困局
    “这才是那在背后控制这嘘体的。”霍逸一手握上了腰间的剑,那抺红色的影子,分明就是一个人,并非魂体。

    雪柔看着那被扣着大哭的孩子,还那么小,此时却是命在一悬间,只要那红衣女子手一用力,那孩子当便不可有生存的机会,想到这,她心头一提。

    那只是一个几岁大的孩子……

    “我们想办法救下那个孩子!”墨成轩沉声说着,目光紧盯着那个红衣女子。

    冷绝辰看着那飘浮在半空的诡异红衣女子,那一身玄气可说与他不相上下,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可以控制魂体,让魂体听命于她,而且还不知这名诡异的女子还会什么样的结界之术。

    “那是人吧?”司徒南陵皱着眉头说着,盯着那飘浮的身影,眼中也浮现了凝重的神色。

    “嗯,是人,不过看样子是不太正常的女人。”君邪宇说着,目光落在那个孩子的身上。

    “我们要怎么救那个孩子?只要那个诡异的女人对那孩子一起杀意,我们根本救不了。”颜沐开口说着。

    深邃的目光闪过一道幽光,冷绝辰顿了一下,沉声说:“血狼成员对付那嘘体,无极和霍逸跟我对付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浑身透着诡异的气息,切记要小心一点。”

    “好!”众人应着,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当即散开,两三人各形在一队拿起了地上的火把,盯着那飘浮着的白色魂体,只等一声令下便冲上前去。

    “我奉劝你们一句,少管闲事,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那阴邪的女人尖锐的声音传来,她飘浮于半空之中,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们底下的众人。

    “本来我们是不打算管闲事的,谁让你跑我们休息的旁边来了?这也怪不得我们。”颜沐双手环着胸说着,瞥了她一眼说:“你若把孩子放了,离开这里,我们会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那诡异的红衣女子听了他的话,突然仰头大笑,笑声蓦然而止,厉声的喝着:“狂妄的小子!敢这样跟我说话,你是嫌命长了!”嗜血的声音一落下,她转过孩子的脸,不知怎么运行着,他们竟然见一缕缕的气息从孩子的鼻息而出,尽数的被那名诡异的红衣女子吸了去。

    冷绝辰目光一眼,一手蓦然从腰间拂过,龙啸剑咻的一声出现在他的手中,只见他黑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快如鬼魅掠过,只见其影,不见其踪,那龙啸剑在半空中泛过一道森寒的光芒,猛的朝那诡异的红衣女子袭去,只听咻的一声,正在吸娶子精气的诡异女子目光一眯,眼中掠过嗜血的厉色,大手把那晕过去的孩子一提,飞身就往前击出一掌。

    “呼!咻!”

    凌厉的掌风夹带着阴狠的气息,咻的一声朝迎面而上的冷绝辰拍去,冷绝辰迅速的一转身,手中龙啸剑一弹,只听哐的一声,一道如水纹一般的气流带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那诡异女子袭去,那诡异的女子没料到他的反应竟然如此迅速,猛的一翻身往侧面掠去。

    “妖女看剑!”

    就在同时,霍逸和蓝无极两人提气而上,锋利的剑锋蕴含着骇人的杀意朝那诡异的红衣女子而去,也就在这一瞬间,那女子冷笑了一声,竟然一手一转,手心凝聚一股能量迅速的朝他们两人拍了过去。

    “呼!咻!”

    霍逸和蓝无极两人横剑一挡,谁知那股气流带着寒气蚀人心骨,竟然让他们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只觉迎而一股冷气息朝他们袭来,强大的威压混合着阴寒的气息直压着他们横挡在身前的利剑,两股气流在剑刃上相磨擦着,只听哐的一声,两人的利剑竟然同时断裂开,两抺身影也在同一时间被那股气流击飞了出去。

    “砰!”

    “噗!”

    霍逸和蓝无极两人同时被击出,重击之下,噗的一声两人不约而同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无极!”

    “霍逸!”

    几声惊呼蓦然响起,两抺身影迅速上前将他们两人接住,这才免于他们重摔向地面。也在这时,冷绝辰目光一冷,趁着这一瞬间飞身上前,龙啸剑尖直逼那诡异的女子,谁知那诡异的红衣女子不避也不闪,只是盯着他低低的笑了起来,诡异而剌耳的笑声让他不禁拧起了眉头,心下浮起一丝警惕。

    也就在他的剑在剌进她的胸口时,她蓦然抬头冷笑,原本被她提在手中的那个昏过去的孩子却被她丢上前挡剑。早就多了一份警惕的他一见,迅速的收回手中的剑,另一手借着力道一挥,把那孩子往底下拂去。

    “接着!”

    颜沐迅速一跃,接住了那个被冷绝辰拂下来的孩子,看着那孩子苍白的脸色,他迅速伸手一探,在见到还有气时不由松了一口气:“还活着。”

    “我来帮你!”君邪宇一提气便朝上面而去,司徒南陵一见也跟着跃了上去:“我就不信拿不下这妖女!”声音一落,锋利的寒光在半空中掠过,凌厉的剑气直指那诡异的女人。

    “不自量力!”

    那红衣女人阴测测的扫了他们一眼,双手迅速在身手出复杂的印记,蓦然手一指,一道气流咻的一声朝他们两人击去,同一时间又迅速的结起另外的印记:“死亡束缚w!”能量气流顺着她的手指飞袭而出,直朝两人而去。

    而君邪宇和司徒南陵两人才挡住了她的第一道攻击,谁知对着他们而来的便是那可怕的死亡束缚。这死亡束缚他们听那老前辈说过,比普通的束缚术要强上很多,普通的束缚术只是将人定住,而这死亡束缚在将人定左还会迅速的收拢,将人压成碎片,相当于说一身的骨头会被这个结界之术给挤压到碎裂至死!可怕的程度非同一般!

    底下的墨成轩众人一听到这个,当下脸色一变,同样身处半空中的冷绝辰一见她那结界,当即提气一运,两掌迅速的的击出,两股能量气息袭向他们两人,把他们两人的身体迅速的推开了,只听两股能量在空气中发出爆破的声音,肉眼可见的气流如水纹一般的涌出,朝周围扩散而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的脸色异常的凝重,那确实是死亡束缚,就算只是定住了空气,竟然也能挤压到爆破的声音传出,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这么的邪门?

    “哼!你们运气不错!”那个女人睨了避开了致命一击的君邪宇和司徒南陵一眼,继而把目光落在了那同样与她飘浮在半空一袭黑袍的冷绝辰身上:“看来,你就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那个了,我很欣赏你的实力,跟了我,我饶你不死!”

    冷绝辰扫了底下一眼,见那十几抺白色的魂体已经被血狼成员他们困在结界之中,当下便对他们说:“护好你们自己!”低沉的声音一落,手中的龙啸剑一转,凌厉的寒气顿现。

    “真是不识好歹!既然你如此,那我就将你们的精气全都吸干了!”嗜血的声音从那红衣女人的口中而出,只见她目光一眯,眼中掠过阴狠的神色,伸出了她那染得血红的诡异指甲在面前晃了晃,继而用舌尖舔了一下,阴测测的笑着:“扰了我吸精气,不过,修炼之人的阳刚之气似乎也是不错的。”

    “那就要看你有没那个本事了!”冷绝辰冷声说着,黑色的身影随着声音的一落迅速的一闪,快如鬼魅的身影掠过,带起凌厉的气流声,在他的周身之边,强大的威压随着玄气的涌动而提起,当天玄神尊的强者威压释放而出时,饶是那红衣女子也惊愕了一番。

    “天玄神尊三阶强者?你竟然是什么人!”

    天之痕中,天玄神尊级别的人比比皆是,但是大多都是在一阶的阶段,二阶强者也不是很多,三阶除了一些势力强大的强者和门派的掌门之外,一般的人很少达到这个境界,而这个不超过三十岁的男子,竟然拥有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可怕!

    “取你命的人!”

    “咻t!”

    冰寒蚀骨的气息带着骇人的威压飞劈而出,精准诡异的剑法直逼那红衣女人,招招带着杀机,剑剑直副要害,直让那红衣女人步步后退狼狈不已,一道带着肃杀之气的骇人剑气扑面而来,那极快的速度让她连反应都来不及,为了躲过那一剑她迅速往后倒去,谁知肩膀之上还是被他的剑气划伤。

    如寒冰一般的冷意入骨而来,鲜血飞溅而出,痛意袭来让她倒抽了一口气,当下咬了咬牙,双手迅速的结印:“死亡束缚!”声音一落,就在她下坠的身体瞬间,一股能量气息从她的双手之间迸射而出,朝上方的冷绝辰而去。

    见到那股气流向他而来,冷绝辰迅速的一闪身避开了她的结界,谁知就在他才一避开的同时,另一道结界又朝他而来,那红衣女子诡异的结界之术快得令人应接不暇,若是反应再慢半刻,下场绝对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风之利刃!”

    红衣女人又一声厉喝,死亡束缚一顿,转而改变了攻击的招术,底下的众人看上面激战不停的两人不禁心惊,在为那独自奋战的冷绝辰担心着,他们的实力皆不如他,若是蓦然上去帮忙,非但无法帮到他的忙,甚至还会帮倒忙,眼下也只能在这下面看着他一个人在那上面对战那名诡异的红衣女子而束手无策!

    见那红衣女人改变了攻击招式,就在她的手结界一出后,空气中平空出现一股旋转着的风力,这股风的力道汇聚了能量的气流形成了几把锋利的利刃,随着那红衣女子双手一指,当即夹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朝他袭来。

    “龙啸飞刃!”

    冷绝辰低喝一声,手中的龙啸剑脱手而出,在他的面前飞快的转动了起来,剑罡之气汇聚空气中的能量气息,气流如同一面无缝可钻的保护罩护在了他的面前,当那红衣女子的风之利刃飞袭而来之时,全被龙啸剑的剑气给吸成了一团,龙啸剑上的气罡之气越发的强大,就在吸收对面的攻击后,迅速的做出了反攻击,锋利的剑尖蓦然一转,咻的一声夹带着骇人的气息往那红衣女子飞射而去。

    “咻!”

    锋利的剑刃在空气中划过,如同刮开了天空而传出的破风之声一般,那名红衣女人避而不及,锋利的剑罡之气扑面而去,在她的脸上划出了一道道的小口子,鲜血顺着伤口渗出,为她那苍白的面容添了一份的诡异。

    “啊!我的脸!我的脸!”

    脸上被气流划伤,红衣女人尖锐的声音大喊了一声,双手摸上了她的脸,看到那沾满双手的鲜血时,眼神越发的变得嗜血:“我杀了你!”尖长的手指微弯,红红的指甲在月色之下透着诡异的气息,然而,没等她飞扑上前,冷绝辰当即握住了龙啸剑加快了剑刃的速度,只听嗖的一声,利剑剌入她的身体。

    “嘶!”

    红衣女人倒抽了一口气,紧紧的咬着牙关却不退半步,她阴狠的目光紧盯着面前的冷绝辰,双手慢慢的握住了龙啸剑锋利的剑刃,龙啸剑本就不是普通的剑,寒气逼人不说,更是锋利无比,而这女人不知是怎么回事,双手复上了一股肉眼可见的阴寒气息,就那样看仿佛是她的手握在了剑刃上面,实则是她手中的那股阴寒的气息包裹着龙啸剑,阻止着龙啸剑的再前一步。

    “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突然间,空气中的气息变了,变得越发的阴冷,越发的诡异,不知从哪里来的风阴测测的吹着,风吹动着不远处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阴寒的气息扑天盖地的袭来,像是突然间身处阴风阵阵的地狱一般,那股惊悚的寒意,直叫他们不寒而栗。

    在下面的众人感觉到这诡异的气息变幻,皆不知到底是这从何而来,迅速的朝周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是,当他们再抬头往上看时,那被冷绝辰一剑穿透胸前而过的那名诡异女子的周围猛的涌上了一股强大的气息,肉眼可见的气流在涌动着,呼呼而响,很是骇人。

    “辰!小心!”

    蓦然,那红衣女人身体里猛的涌上一股强大的气息,她诡异的笑了,低低的笑声,尖锐而剌耳,复在龙啸剑上面的双手慢慢的动手,一点一点的把那龙啸剑从她的胸口上拔出来。

    鲜血,在流,一滴滴的往下滴着,没入底下的泥土中,冷绝辰眼中划过一抺幽光,龙啸剑本身的寒气如同千年寒冰,剌入身体更是痛意与寒意相交痛不可言,她竟然一点点的用体内的气息和双手将他的龙啸剑拔出来。

    猛的手一收,龙啸剑同时出顺着他的抽手而从她的胸口处拔出,一道血柱咻的一声喷出,他迅速的往后退去,避免她的鲜血溅了他一身,谁知就在他一往后退的同时,她的双手迅速在身手结起了复杂而古怪的印记,目光带着阴测测的看着他们,嘴唇喃喃的不知在念着什么。

    “不好!你们快看!”

    一名血狼成员惊呼一声,众人迅速的回过头去,只见那被他们困起来的十几道魂体突然间在结界里面挣扎了起来,原本低着的头抬起,那垂落在身侧的双手也亮出了长长的指甲,像是突然间变了什么似的,一个个在结界里面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着,用力的撕扯着结界。

    见那十几道魂体的眼睛全都染上了血红色,一个个都变得十分骇人,像是突然间从怨魂而化成厉鬼似的,感觉到随着它们的变化,空气中的气息也在变动着,越发的阴森冰冷。

    “快!加强结界!再把火点起来烧了它们!”墨成轩大声的喊着,一边合力加强了结界的强度,一边让他们点上火。

    飘浮在半空中的冷绝辰见状,朝那红衣女人看去,见她阴测测的笑着,一直在那里结着印,嘴里念念有词,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她搞的鬼,当下,他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注入手中的龙啸剑上,举起龙啸剑,运用着一股暗劲狠狠的朝她劈去,意在这一剑便将她劈成两半,直取她的性命,谁知……

    “砰!”

    龙啸剑狠狠的朝她劈落,谁知却像是碰到了什么阻挡的东西似的,锋利的剑刃撞击到空气中的东西发出了响亮的一声重击声,就连剑锋也被反弹了回来,他迅速的侧身握回手中的剑,眉头不禁一拧。

    结界c强的结界!竟然连他的龙啸剑都劈不破!

    “哈哈哈哈……”

    红衣女子诡异的笑着,阴测测的盯着他们看着,身上的血一滴滴的滴落,却并没有滴落在地面上,而是滴落在慢慢从她周围浮现的那个结界之内,鲜血滴入里面竟然汇聚在那结界之中消失不见,那诡异的现象,让众人看了都心头一惊。

    他们对结界之术并不精通,眼下应该如何破了这个红衣女子诡异的结界?如果那些变成厉鬼的魂体破了结界而出,那他们的处境将更加的麻烦!

    眼下,他们应该怎么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