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6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独孤离傲的情
    见他们没有说话,她又笑了笑说:“火龙就可以做到了,你们想看看吗?”说着,在他们怔愕的瞬间,对着那在树上睡觉的火龙唤了一声:“火龙,试试你的威压恢复了多少。”

    树上的火龙打了个哈欠,伸了伸腰的朝下面瞥了一眼,对她说:“主人,一过就是二十来风幻兽而已,主人是希望我烧了它们呢?还是把他们赶走?”

    “让它们全趴下吧!也许让他们两人上前选两头。”

    “这个简单!”火龙一听,笑了起来,从树上站了起来便往下面中跃去,那忻兽以为它要攻击它们,当即低吼了一声迅速的扑上去,而在同时,火龙体内威压一提,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迅速的从它的身体弥漫而出,猛的朝那忻兽袭了过去。

    上古神兽的威压是强大的,一般的幻兽根本无法抵挡,只见那肉眼可见的强大能量如同水纹一般的在空气中荡开,强大的威压直逼而上,原本猛的扑上来的二十几头幻兽低嚎了一声一只只从半空中摔落,像是身上被什么压着传的不敢直起身体,四脚趴在地面上,只转动着两只眼睛惊惧的盯着他们。

    一旁的两人看到这一幕不禁惊呆了,他们怔怔的看着,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可是上古神兽!这忻兽在我的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火龙得意的说着,眼中难掩其自信的神色。如果是原先的模样,只所它也无法用威压对付这忻兽,不过现在它虽然不算是成年期的上古神兽,但是它的威压也恢复了一半有多,自然对付这忻兽是不成问题的。

    “愣着干什么?快去挑两只吧!”子情睨了他们一眼。

    “是!”两人听到这许后迅速的回过神来,快步的往前走去,看着那九只圣兽,两人各走到合心意的幻兽身边:“我们就选它了。”

    段五挑的是一头五阶圣兽金纹豹,沈良挑的则是一头火焰狮子。

    她看了一点,点点头,看向了那两头幻兽,问:“你们两只可愿认他们为主?”

    两头幻兽哪肯认他们两人为主?轻蔑的睨了他们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却在接触到火龙危险的目光时身体一颤,趴着呜呜的应了两声,像是很委屈似的低下了头。

    “契约。”子情示意着。这边的人都是用契约的,以血为誓,一旦契约了幻兽就与主人同命,主人若死,幻兽活不成,所以幻兽得在日后的行动中尽力的保护好它们的主人,除非,它不要命了就可以让主人死去。

    段五两人迅速的回过神来,当即以血为誓的与幻兽签下了契约,当契约仪式完成,一股光芒在幻兽的身上拂过,像是突然间染了油一样,连毛发都柔顺了不少。

    “火龙,其他的就让它们走吧!”她也不过就是来这神秘之境找天龙圣马,对这在林中生存的生命倒也没有存着必杀的决心,适者生存,也只有充斥着危险,这里才能保持着神秘之境之名。

    听到她的话,火龙便收回了上古神兽的威压示意那忻兽迅速离开,而段五和沈良两人相视了一眼,蓦然对着她的往前走去的身影跪下:“谢小姐送我们圣兽为座骑,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以血为誓,誓死效忠小姐,永远不替背叛!如围此誓,愿天地同诛!死无葬身之地!”

    当子情回过身看向他们时,只看到在他们所跪的地面上浮起了一股金色的光芒,一股很神圣的光芒,不是很强,却令人无法忽视,她目光微闪,看着那股光芒划过人们手中的鲜血继而咻的一声划过了他们的手臂,一道诡异的火焰便凭空出现在他们的手臂之上。

    见此,她眼底闪过思量,这莫非主是那老前辈告诉好的,在这天之痕所存在的一个天地规则?

    这天之痕,真的是不简单,竟然连这个都有,不过确实这东西比杀手所拥有的嗜杀人之实在是好多了,而且,也不用担心身边的人会背叛她。

    她深深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说:“起来吧!”

    “谢小姐。”两人应了一声,便站了起来,跟在她的身边,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欢喜之色。

    太阳落下的时间,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夜,悄悄的降临了,一抺蓝色的身影从天空中飘落,出现在漆黑的林子之中,树木之旁,它悄悄的靠近着,蓝色的眼睛看着那个人又在搞什么鬼,当看到她的身边多了两个人类了,眼中闪过一丝的诧异。

    这个女人一直一个人的,怎么现在多出两个手下来了?暗想着,不紧不慢的从树林中走出,往她的方向走去。

    “小姐,这肉刚好可以了。”段五把烧好的肉递上前给她。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接过了他手中的烤肉,撕下一小块慢慢的嚼着。

    “喂!女人!我来了。”只见天龙圣马微仰着头,摇着那条篷松的大尾巴,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正在烤肉的段五的沈良一见,不禁被吓得反射性的弹了起来:“天、天龙圣马?”天啊!不是吧?真的是天龙圣马?不是的说天龙圣马只是在传说中出现过的吗?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里?还会开口说人话?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天龙圣马,但也从书中和一些人的谈话中得知,瞧这浑身雪白却又透着蓝光的天龙圣马,那收了起来的美丽蓝色翅膀,美得惊人,美得不可思议,让他们恍然如觉在梦中一般。

    火龙不满他们两个对天龙圣马的那种反应,当即瞥了他们一眼:“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一匹马吗?”它可还是上古神兽呢!一匹马再漂亮也只是马,除是跑路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

    “怎么?又想来我这里喝果汁?”子情笑问着,清幽的眼眸带着一丝的笑意朝它看去。

    天龙圣马走到她的身边趴下,一边还抬起了一只马蹄拨了一下面前垂落下来的一束蓝色的毛发:“女人,我在这里呆了也很多年了,最近也是闲着有些无聊,见你这么诚心诚意,那我就大发慈悲的跟你一起出去转转。”

    段五和沈良已经不知用什么来形容他们此时的惊愕了,他们没听错吧?天龙圣马竟然要跟他们小姐出去?

    “你确实了?”她看向它,为了让它自愿跟随在她的身边,她可在这里呆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嗯,出去转转也没什么不好,不过女人,你也知道我可是千百年都难得一见的神圣之兽,比起那些什么上古神兽之类的要高档很多,出去之后一定也会惹来那些人类的眼红的,要是那些人类想要捕杀我,你可得护着我点才行。”

    听到这话,子情的嘴角微微一抽,这家伙敢情是想惹了事情后让她来善尾?

    火龙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不就是一匹马吗?得意什么?”

    段五和沈良则怔了怔,天龙圣马可是厉害得紧,哪里用得着他们小姐保护?说是它保护小姐还差不多。

    “那你也得不要总给我惹麻烦才行。”她要来它,可不是为是带个麻烦在身边。

    “只要那些人类不伤我,我不会惹麻烦的,你就放心吧!”

    闻言,子情挑了挑眉,这家伙说话有些奇怪,她在想,要是真的把它带在身边,就算是它不惹麻烦,估计自己打上门来的麻烦也不会少。

    “那你能幻化为人形不?如果可以那就变成人形跟在我的身边。”

    “人形?就那只小上古兽兽一样?”它把马蹄一抬,指着那一旁的火龙。

    “什么上古兽兽?我是上古神兽9有,别拿你的马蹄指着我,难看死了!”火龙朝它吼着,眼中尽是愤怒之色。

    “你现在不就是只小兽么?我又没有说错。”

    “你!”

    “好了,你们俩别吵了。”段五的沈良出于好意的劝说着,谁知却被他们同时喝了一声。

    “闭嘴!”

    子情看了两人两兽一眼,不禁摇了摇头,真是不让人省心。暗叹了一声,便对那天龙圣马说:“你变个人形来看看,要是不行我再告诉你应该怎么做。”

    “真的要变?真的要我以人形跟在你的身边?”天龙圣马看了她一眼,像是在想着什么令它苦恼的事情似的,嘴都撇到了一边去了。

    “嗯。”

    “可是我担心我变成人类太俊美了,会招蜂引蝶。”

    子情一阵无语,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问:“你该不会幻化成人类吗?”

    “谁不会了?我这就纪化给你看。”被剌激到了,它猛的直起了身子,突然间一股蓝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原本趴在子情身边的那只天龙圣马竟然真的幻化成了一名翩翩男子。

    只见,一名面容俊美的男子倚着身后的树干半眯着眼,一头蓝色的头发轻束而起,额间留着一束,像是留海,却又不太像,倒是有点像它还身为马形时头前的那束毛发的模样,只是,那站姿却是一脚微翘起,双手环着胸,嘴角微勾着,蓝眸半眯带着笑意,一看就是一副痞子的模样。

    “嗯,还行。”虽然蓝发蓝眸,不过这比起那马的形状,这个模样已经算好的了,至少不会有人猜想到这么一个俊美的美男就是那只脾气爆燥的天龙圣马。

    “还行?我觉得很行呢!瞧这模样,比人类还要人类,所以我才发愁,就怕自己在不经意间把那外面的人类给迷住了。”

    “行了,就你这样的就免了吧a看竖看,我怎么看你都是一匹马。”火龙又在那边泼着冷水说着。

    “好了,既然决定了,那就休息一下吧!明天我们就出林。”出来这么久了,既然找到了天龙圣马也该回去看看两个孩子了,不知道几个月不见,两个孩子可胖了些?

    想到孩子,她看着火堆入了神,神色也带着几分的柔和。

    而此时,在另一边,独孤离傲盯着那在床上扑腾得乐呼的小东西一脸的无奈,从那天门中将这小东西抱出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来,他感觉自己又当爹又当娘的,喂她喝羊奶,亲自照顾她的生活起居,天天跟这小东西混在一起,看着她那纯真的笑脸已经让他快忘了为什么把她带来了。

    “咯……”

    床上的小东西在铺着厚厚的被褥上面打滚着,时而翻来翻去,时而又抱着自己那短短胖胖的小脚丫在啃着,玩得不亦乐乎,那双如黑宝石一般的灵动眼睛,不时的朝那靠坐在床头的身影看去,未了,像是啃脚丫玩已经引不起她的兴趣了,她改而慢腾腾的往他的身上爬去。

    靠坐在床头的独孤离傲身上穿着的是白色里衣,他双手环着胸,抿着唇,看着那大半夜不睡觉反而起来折腾的小东西,深邃的目光不知在想着什么。

    只见,萱儿慢腾腾的往他的大腿爬去,胖乎乎的小手抱着他的大腿蹭了蹭,一边咯的笑着,当爬上了他的大腿后,却一个翻身又滚了下来,摔在软软的被子上面,她又爬了起来,小手拉着被子扯啊扯的,嘴里一直嗯嗯嗯的不知在说着什么。

    半响,原本靠坐在床头的独孤离傲伸手把那小东西一提,往他的身边放去,同时拉上了被子给她盖上,习惯性的命令着:“睡觉!”

    然而,小小的人儿哪里知道他在说什么,以为他是要跟她玩呢g呵的笑了起来,小腿一缩再一伸,直接架到了被子上面去又一个翻身在床上滚起了床单。

    看着这大半夜不肯睡觉的小家伙,独孤离傲不禁有些头疼了,这小东西好像是夜猫一样,白天就在被窝里睡得香甜,到了晚上像个小恶魔一样不让人睡觉,整天这样折腾着,似乎一点也不嫌累,心下暗暗的想着,从明天开始,白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她睡了,要不然一到晚上又不睡觉了。

    无奈的躺了下去,提起她又放在自己的身边,看着那不停乱动着想要爬起来玩的小东西,他揉了揉额头,无奈的暗叹一声,伸出了手给她枕着,把她往自己的身边搂,一手搭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着:“睡觉。”

    小人儿眨着好看的眼睛扑眨扑眨的盯着他看着,小手时而玩着他的白色里衣,时而又扯着他的头发玩,就是没有想睡觉的意思。

    “你到底睡不睡觉!”他低吼了一声,实在是被她折腾得发火了。

    谁知小人儿像是知道她被吼了一般,竟然小嘴一扁,可怜兮兮的盯着他,继而放声大哭了起来。

    独孤离傲见她哭了,不禁抚了抚额头,低骂了一声:“该死!”他跟一个小鬼较什么劲?见她哭得可怜,眼泪哗啦啦的涌出,扁着小嘴一副无辜的样子,他不由叹了一声,放低了声音,轻声的哄着:“别哭了。”

    大手笨拙的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了拍,一边轻声的哄着:“乖,别哭了,乖乖睡觉……”

    看着那小东西拉着他的衣襟把小脸往他的怀里蹭了蹭时,心下又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听她的哭声渐渐的低了,低头一看,见她闭着眼睛时而抽泣着,不过看样子倒像是要睡着一样,看到这一幕,不禁想起了他这阵子的生活。

    自从这小东西进入了他的世界,似乎她的生活也跟着变改了,以前每一天他闲着没事独自一人时,总会想着以前的事情,总会感觉到孤独与寂寞,可他最近一个月来,每天都忙着照顾这小东西,亲自喂她吃东西,帮她修指甲,帮她沐浴穿衣,给她找玩的,时常被她折腾得动怒,似乎总有忙不完的事情一样,日子过得很忙碌,却也很充实。

    这一刻,他不禁在想,要是她真的来要回这小东西,那他要怎么样?还给她?

    眉头不由的微微一拧,他看着在他怀里睡过去的小东西,那粉嫩的小脸上还带着泪痕,小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襟,就算是睡着了也没有松开,就像这一个月来一样,什么都只认他一个人。

    只是,雪姬,不,现在应该叫清姿了,如果她知道孩子是被他抱走了会怎么样?她应该已经不记得他了,现在的他于她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就算曾经他们两人深爱过,但如今她已经是别人的女人,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亲,只是,如果他告诉她一切,告诉她他们曾经的一切,她又会怎么样?

    就算是知道她已经离他远去,就算是知道她已经不再属于他,但,曾经深爱过,那份爱深入骨髓又岂是说放就能轻易放下的?在过去的那些岁月里,他一直在等待着,等待她的出现,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还是错过了她,是他们俩的缘份就在当年尽了?还是他们本就注定了要有缘无份?

    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一抺不明的幽光,他伸手轻抚着她粉嫩的小脸,拉高了被子盖住了她,心下已经有了决定。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