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6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六章 与圣殿碰面
    另一边,当子情和段五他们从神秘之境出来,才来到那山坡之上,就被一群人迅速的围住,定睛一看,原来是段五他们先前的那一伙佣兵团。

    “哼!我以为你们俩是死定的了,没想到命倒是挺大,竟然这样都死不了!”为首的那名汉子冷哼一声,一手搭在腰间的大刀上面,阴狠的目光带着嗜血的杀意,看样子是非得他们俩死了不可!

    子情瞥了那伙佣兵一眼,又瞥了身边的两人,继而淡淡的说:“既然他们想要你们死,那就拿他们练练手,去吧!把他们都杀了!”起了杀意的人,留着何用?更何况这些人还是他们两个曾经所谓的兄弟,也不过如此。

    两人听到这话,朝她看了一眼,见她脸色如常,不过眼中却是泛过一丝冷意,当即便应道:“是!”他们不念往日情份,他们又何必留情?

    “哈哈哈!段五,沈良,你们两个倒是出息了,竟然跟在一个女人的身边?啧啧,再怎么说你们也是条汉子,怎么能听女人的话呢?这样的人,真的是丢光了我们佣兵团的脸,就凭你们两个就说要干掉我们?真是痴人说梦话!”

    跟在子情身旁的天龙一听这话,双手环着胸睨了那些人一眼,冷哼了一声:“快点快点,我们还赶时间呢!”说着,扫了段五和沈良一眼。

    段五和沈良没再跟他们废话,当即唤出了他们的圣兽:“金豹!”

    “焰狮!”两声低喝的声音一落下,两道光芒咻的一声从他们的体内飞射而出,瞬间以原体出现在他们两人的面前。

    “吼!”

    低吼的圣兽威压伴随着那两声吼叫而袭向了那面前的一群佣兵,圣兽的威压一出,那些人一个个的被击退了好几步,待他们站定时,看到那两头圣兽,不禁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五阶圣兽和七阶圣兽!”

    天啊!他们两人怎么可能会捉得到这样的圣兽?竟然还是契约的了?这、这怎么可能!

    段五的沈良没理会他们的惊愕,低沉的声音同时喝着:“上!”随着他们的声音一落下,两只圣兽猛的扑上前去。

    两头圣兽的威压与实力,相当于两名实力顶尖的强者,以这佣兵团的实力而言,还不足以对抗两头圣兽,这也是为何以圣兽在这边极少成为人类的契约兽的原因。

    段五和沈良两人也随着加入了战斗中,手起刀落,锋利的刀光闪过,鲜血四溅而开,一时间,山坡上惨叫声连连,兴许是这惨叫的声音传远了,竟然引来了不远处的一群人。

    “住手!”

    一声大喝蓦然传入战斗之中,随着声音而出,一股光芒瞬间将两头圣兽罩在其中,更是将厮杀中的段五和沈良击退,两人被击中,猛的往后退了一大步,胸口上的重击砰的一声弹得体内血气翻滚,只觉一股咸咸的感觉涌上喉咙。

    “噗!”

    两人不约而同的喷出一口鲜血,他们一手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的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一大队人。

    原本和天龙在一旁看着的子情见到这一幕,清幽的眼眸不由一眯,扫了那将两头圣兽困住的光芒一眼,又瞥了那逃命似的往那一伙人的前边跑去的十几人,再看受了内伤的段五和沈良两人,眼中寒光一闪。

    “救命!救命啊!”

    那十几人来到那一伙人的面前,当即惊恐的求救着。

    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扫了前面遍地的尸体一眼,眉头微微皱起,看向了前面的几人:“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竟然在此厮杀,真的是好生大胆!”

    “哇!女人,你看,他们竟然有这么多帮凶,我们怎么办?会不会死掉在这里?”化成人形的天龙一脸怕怕的拍了拍胸口,靠近子情的身边说着,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够传入众人的耳中。

    子情微微的一笑,只是这一笑却是不达眼底,她缓缓的走上前去,来到段五的沈良的身边,拿出了两颗药丸给他们服下,这才走上前去,来到那说话的那为首之人的面前。

    “你们要救他们?”

    为着的中年男子看着面前一袭白衣出众的子情,眼中浮现着一抺的深思,心下暗自思量着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一身的气息连他也感觉不到?只知道似乎不太好惹,不过,他们又岂是畏惧之人,当下便道:“这些人根本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却步步逼近,又是何故?如果我们没遇见这一幕,也许就不会插手,但是遇见了,就绝无袖手旁观之礼!”

    “哦?是吗?”女子玩味的笑着,看了这一行三十四人,从刚才的出手来看,似乎还都是结界高手。

    那佣兵团的一名汉子眼尖的瞥见了他们胸口处的那枚徽章,当下眼中浮现欣喜,那是圣殿的徽章!而且只有圣殿八十一名殿主能拥有这样的徽章,太好了,他们有救了,想不到在这样的地方也能遇到圣殿的分殿主,圣殿的人绝不会放任着他们就这样死去的。

    当下,胆子也大了起来,恭敬的对他们行了一礼:“原来你们是圣殿的人,殿主,这几个人都不是好东西,他们仗着有两头圣兽就想要抢掠我们的财物,又要将我们杀害,若不是殿主正好遇见,此时我们已经同我们的弟兄一样被这些人给杀死!”

    圣殿的人?子情微微一挑眉头,再度的打量了他们一眼,这些人竟然是圣殿的人?她听说圣殿分九九八十一分殿在各地,除了那一回在拍卖会上见到那几个圣殿的人之外,倒是一直也没见到过,这会竟然会碰上了,呵呵,真是有趣。

    不过,不是好东西?这些人竟然敢说他们是东西?半敛下的眼眸中掠过一丝光芒,嘴角微微的勾起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衣袖下的手轻轻的一动。

    “东西?呵呵。”她轻笑着,慢慢的抬眸瞥了那些人一眼:“你们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既然说我们抢掠,那要是不坐实了这个名倒是有点说不过去。”

    那十几人被她看得发毛,心下微微颤抖着:“你、你想干什么!”脚步不自由主的往后退去,想要离她远一点。

    子情笑着瞥了那皱着眉头的人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不知与圣殿作对,后果会是怎么样呢?”就冲着他们让那位老前辈回不了天之痕这一点,她就对这圣殿没有好感,利用完就丢弃?这样也敢称圣殿!

    “与圣殿作对,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是吗?你们不是想救他们吗?那我就让他们在你们的面前死去如何?”轻柔的声音却说着嗜血的话语,不紧不慢的却深深的敲入众人的心头。

    众人警惕的看着她,谁知她却是什么动作也没有,突然间,那十几人却是一一倒地抽搐着,惨叫着,死状的可怕程度让人看了不禁别开了头。

    “本来他们可以死得快活一点的,偏偏你们要多事。”她轻声说着,瞥了那地上面目全非的十几人一眼。

    看到这一幕,圣殿的那三十几人震惊的看着她。她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他们一直盯着她看,没有看见她动手,可这些人却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的身边,死得如此的诡异。

    “你、你,妖女!”为首的那人回过神来,指着面前的子情怒喝着,那模样像是没想到像她这样长得绝美的女子竟然会出手这样的狠毒,让这些人死得这样的凄惨。

    地面上的那十几具尸体,全身的皮肉被他们自己扯得血淋淋的,就连面部也因撕扯而变得恐怖不已,身体也不知是怎么的,竟然会传出爆破的声音,一个个的血洞从那尸体上涌出,鲜血染满了一地,比起先前那些死去的人,这十几人的死状竟然不能入眼。

    “妖女?什么是妖女?”天龙不知何时凑了上来,一副看热闹的模样靠近了子情的身边。

    圣殿的那些人盯着那蓝发蓝眸和俊美男子,也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人一看就不是正常人。不过心下一想,会跟这个妖女在一起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妖女?”子情勾唇而笑,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像是对这个称呼很感兴趣似的,瞥了那面前的人一眼,又瞥了那地上死去的人一眼:“圣殿的人,也不过如此。”

    “你这妖女说什么!”一声娇喝从他们当中传出,一条鞭子也顺势抽了出来,直朝子情的脸上甩去。

    天龙见她动也不动的站着,不由伸手抱住了她的腰便闪开了那道鞭子,一边紧张兮兮的说:“这么美的脸,可不能被那畜八怪给划花了。”声音一落,蓦然愤怒的抬头瞪向了他们:“你们这些东西太不是东西了!竟然对一个手无斗鸡之力的弱女子动手!太可恶了!”

    “是手无缚鸡之力。”子情淡笑着纠正着,这头天龙也不知是不是山林呆久了,一些少用的话语它似乎总会说错。

    “喔?是吗?斗鸡跟缚鸡差不多。”

    “差很多。”

    “胆敢在殿主的面前放肆,妖女看鞭!”一名女子从中窜了出来,手中的鞭子夹带着凌厉之势猛的就朝子情抽去。

    “你退开。”子情推开天龙淡淡的说:“去一边呆着。”声音一落,她手心一翻,一根银针从手中飞射而出朝那女子袭去,一银正中女子持鞭的手腕,只听那女子惨叫一声,原本拿在手中的鞭子瞬间脱落,整个人也趴向了地面。

    “啊!我的手!”

    身后的那三十几人见状,心头一惊,迅速的上前,其中的一名男子怒喝一声:“妖女!我取你命!”愤怒的声音一落下,只见锋利的光芒从半空中划过,凌厉的利剑夹带着一股肃杀之意猛的朝子情袭去。

    子情瞥了那男子一眼,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身形不动也不移,看得不远处的段五的沈良心头在惊:“小姐!”

    谁知,却在那夹带着凌厉气流的剑尖来到她的面前时,被她蓦然伸出的两指夹住了那前进的利剑,男子没想到她竟然能空手仅凭两指便夹住他的手,当下猛的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加重了力道的往她压去。

    “铿锵!”

    “啊!砰!噗!”

    只见,在那男子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加重力道时,子情两指运用一股暗劲,哐的一声硬生生的将他的剑给折断了,同时手一转,锋利的剑尖剌入了男子的脚板,再脚起脚往他身上一踹,便让他重重的往后退去,摔倒在地面之上,男子一口气上不来,猛的喷出了一口的鲜血,腥红的鲜血洒落在草地上,把那山坡上的小草也给染红了。

    “该死!这妖女欺人太甚了!大家都给我上!”另一名中年汉子看到这一幕怒了,大手一扬,示意众人飞扑上前,一定要把这妖女给拿下。

    看着那么多人围攻她一个人,段五和沈良身形正打算动,冲上前去帮忙,谁知却听子情说:“你们两给我站远点就好。”言下之意,她不需要他们的帮忙,因为她知道,以他们两人现在的实力,根本还不足以对抗这些人。

    段五和沈良又岂会不知她在担心他们,看着孤身一人被围起来的她,两人心下生出了一个坚定的信念,他们要提高自己的实力!总有一天,他们不用小姐保护他们,更不用小姐为他们的安危担心!

    三十多人一起围攻着子情,只见子情一派轻松的穿梭在他们当中,她本可用药将他们全放倒,不过却是为了活动活动筋骨而跟他们玩玩罢了,这些人,她并不想杀了他们,不是怕圣殿的人,而是,对于这些傲气十足的人,最挫他们的不是取了他们的命,而是把他们自心为是的傲气踩在地面上。

    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并没有加入战斗中,而是在看着那名被子情射了一针的女子的手腕,当取出了她手腕上的银针后,他问:“怎么样?手还痛吗?”

    “爹,我的手使不上力。”女子的声音带着哽咽,眼中泪水在打转着。

    中年男子听了,眉头不由一皱:“刚才我见她就只用银针射了你的手腕,别的地方应该没事,这银针取出来,怎么还会使不上力道?”他看着她整条手臂垂落着,软绵绵的,连握也握不紧他的手,不禁抬头看向了那名被众人包围在中间的那名女子,这个人,到底是谁?

    只是,当他眼角瞥见那被他困在光芒里面的那两头圣兽时,却是心头一惊,双眼不由自主的瞪大着,一脸的不可思议的盯着那前面的一幕。

    前面,天龙因站着看他们在打斗实力是觉得无聊,见她也不是真的取那些人类的性命,倒想是在耍着他们玩似的,不禁撇了撇嘴,以那个女人的实力,要杀他们简单就是轻而易举。

    无聊间,走到那两头被困在金光里面的圣兽面前,伸手截了截那层金光,见两头圣兽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便笑眯着一双蓝色的魅惑眼眸问着:“喂,你们两只是不是想出来玩玩?我放你们出来怎么样?出来后你们也上去搅和一下吧!越是热闹才越好玩。”

    说着,蓝眸一眯,双手抚上了那层金光,细细的把玩了一下,接着再一收,捉着那层光芒像是在收鱼网似的往手心里收,收了之后又往嘴里塞去,慢慢的嚼着:“没什么味道,不怎么好吃,要是加点料就好了。”

    “去吧!别玩死了,随便给那些东西几爪子就行了。”

    “这、这怎么可能?结界竟然被那样破了?”那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来的?真的是人类吗?人类会吃着结界能量的吗?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人?

    心头如同掀起了狂风暴雨一般,一个个的骇浪扑打着他的心脏,让他的脑海里一片的空白,他见过那么多的事物,却从没见过这般诡异的画面,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回头看了自己的人一眼,见三十多个人一个个身上布满了伤口,一个个都弄得狼狈不已,在那两头圣兽的加入后,更是惨叫声一片,鲜血渗透了他们的衣襟,从他们的手上流出滴落在草地上,不少的被一脚踢出摔在地上起不来,那个女人,没有杀他们,但是却给了他们比死更难接受的重击!

    都怪他,如果不是他惹上这几个人,也不会让他的人都成了现在这个模样,看着他们一个个倒地哀嚎着,却又奋力的跃起来继续拼杀,看到这一幕,他的心痛了,眼眶微红,大声的吼着:“住手!住手!都给我住手!”

    雄厚的玄气威压透着他的声音传出,肉眼可见的玄气气息如同水纹一般,一波一波的在空气中荡开着,轻风轻轻的吹,伴入着浓浓的血腥味传入了众人的鼻息之间。

    听到那中年男子的大吼声,子情微微的扬起了唇角,白色的身影往后一退,蓦然提起身上的玄气气息,衣袖一拂,强大和威压顺着她的衣袖而出,重重的将他们全部拂开,一个个猛的往后退去,倒地不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