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6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火焚
    “你们怎么样?”那中年男子快步上前将他们扶起来,而那些倒地的人除了一些晕过去的之后,其他的捂着胸口嘴角溢出鲜血,盯着那前面的子情,却是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他们的实力不如她!竟然这么多人还打不过她一个人,真的太邪门了!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受了伤的众人,这才走到了那名女子的前面,双手抱拳:“多谢姑娘手下留情!是我们多有得罪,还请姑娘不要见怪!”

    “爹!你怎么可以……”那女子听到这话,愤怒的瞪向了一派休闲的了情。她爹爹是圣殿的分殿主,怎么可以对一个女人低头认错?

    “闭嘴!”中年男子沉声一喝,怒扫了她一眼。

    而周围其他的人见状,则微皱着眉头,却是没有开口,他们都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而这个女人虽然伤了他们却没杀他们一个人,显然已经是手下留情。

    子情唇角一勾,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淡淡的瞥了那在她面前弯下腰的中年男子一眼,这才对身后的天龙和段五沈良他们几人说:“把抢到的东西拿上,我们走吧!”

    “是!”段五的沈良沉声应着,把地上那些佣兵装着药材的袋子往自己身上背,把各自的圣兽叫到自己的身边,这才大步的往前走去。

    见他们要离开,中年男子一急,连忙说:“姑娘请等等!”

    “怎么?莫非你们也看上了这些药材?想跟我们抢?”说着,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们一眼。

    “不不不,姑娘误会了,是我们的不对,不应该事情没弄清楚就不自量力的妄自出头。”像她这样有着不凡身手的人,怎么可能会抢这些药材,都怪他什么也没问清楚便为那些佣兵出头,现在害得他的人全都伤成这样,这都是他的大意造成的。

    子情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姑娘,小女年轻气盛,多有得罪,还望姑娘高抬贵手,她的手……”

    “她的手废了!”她不紧不慢的接下他的话,瞥了那在听到她的话后脸色一片苍白的女子一眼:“敢对我出手的人,都是必须付出代价的,这,就是她的代价!”声音一落,她移步往前走去。

    “姑娘……”他刚开口,却在见到她冷冷扫来的那一眼时闭上了嘴。那一眼带着警告,带着威压,让他心生一股惧意,不敢再开口多说半句。

    段五和沈良以及天龙跟在她的身边往前走去,渐渐的消失在山坡的另一边,而那圣殿的人怔怔的看着,看着他们一行人渐渐的在他们的眼前消失。

    “殿主,他们、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一身的伤,歉意的说:“都怪我没有问清楚就插手别人的事情,才害得大家都受了这么重的伤,她的实力很强,那个蓝发的男子更是厉害,天之痕中都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人物出现,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爹,我、我的手怎么办?真的废了吗?”女子哽咽的问着,看着自己无力垂下的手,眼里泪珠在打转着。

    “唉x去找大夫看看吧!”眼下也只能先这样了。

    另一边,子情一行人来到了城中,在神秘之境里面呆了那么久,喝的是山泉水,吃的是猛兽肉,都快忘了白米饭是什么味道了,几人一出现在城中,便是吸引着众人的目光,因原无他,子情长得绝美,而她身边的天龙化成人形也是一俊美的男子,一头蓝色的头发和魅惑的蓝眸,更是引得街上少女痴迷来已,在两人的身后,段五和沈良不紧不慢的跟着,圣兽已经被他们收起,虽然如此,但那一身的划得有些破烂的衣服和染上鲜血的衣襟仍是让众人唏嘘不已。

    “这外面的女人怎么都那么丑?一个个都长得好难看。”天龙撇了撇嘴说着,瞥了那周围花痴一般的少女们一眼。

    子情微微一笑,道:“你一只兽,理人家女子长得美丑做什么?”

    “好看的东西谁都喜欢,她们长得那么难看,却还跑出来吓人真是不应该。”

    “行了,什么东西?你一只兽连话都说不全还敢嫌人家长得丑。”子情瞥了他一眼,继而看向了前面不远处的一处酒楼:“前面那里有一处酒楼,我们去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吧!”

    “吃什么?有没果汁喝?”天龙凑近她的耳边问着。

    “没,哪里有那么多的果汁?喝完就没了,出了这外面你就得学着适应这外面的生活,呆会我们吃什么,你也跟着吃什么。”要是总是吃神秘之境里面的那些东西,她上哪儿去给它弄?

    一行人来到酒楼处,一进里面,小二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几位客倌里面请。”说着,却到跟在向后的段五和沈良时微微一怔,看着他们身上那破烂的衣服,嘴角微抽了一下。

    这两人的样子,还真跟叫花子没什么两样,甚至,比叫花子还更像叫花子。

    见他愣着,子情瞥了一眼,便道:“小二,带路。”

    “好好好,这边请这边请。”说着,这才连忙带着他们往二楼上面走去,来到桌边,一边给他们几人倒上茶水,一边问:“几位客倌,你们要来点什么呢?”

    “四碗白米饭,再把你们这里的招牌小菜拿几个上来。”子情说着,在桌边坐下,见天龙早就往靠窗的位置坐下,此时正趴着看外面来来往往的人。

    “你们也坐吧!别干站着。”

    “这……”她是主,他们是仆,怎么可以一起坐一张桌子?

    “坐。”

    闻言,两人相视一眼,这才在桌边坐下,又朝她看去,见她端着茶水在喝着,这才渐渐的放下心来。要是换成别人,估计不会让他们同坐一桌,毕竟主仆有别,不过小姐却不计较这些,真的让他们心头有着就不上来的感觉。

    “这底下的人看着挺忙的,你们瞧,走来走去的也不知在忙着什么。”天龙看着那些行人,愣是不知道这些人类怎么都喜欢在这街道上面走来走去了?

    这时,小二端着饭菜上来,在桌面上摆好,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饭菜时,天龙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凑上前闻了闻:“这是什么?味道闻起来好像很好吃。”声音一落,手就伸手要去抓,却被旁边的子情给拍掉了。

    “干什么?”它不解的看着她,好端端的拍它的蹄子干什么?

    她瞥了它一眼,把筷子递上前去给它:“用筷子。”用蹄子抓?谁还敢吃?

    “就这东西?”他接过手在却不知怎么用,倒像是三岁小儿学拿筷子一样笨拙,夹了半天也没把一块夹肉起来,当下就把筷子丢到一旁去:“就这鬼东西怎么拿啊?我不会夹,我要用蹄子。”说着伸着手就去抓。

    一旁的子情无奈的暗叹一声,对他说:“我帮你夹在碗里,你用勺子吃。”

    天龙见状,连自己都动蹄都省起来了,便也笑了起来:“好。”

    坐在他们对面的段五和沈良看着这一幕看得错愕不已,让一只化成人形的兽兽学人类拿筷子,这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过这天龙动不动就伸出手要去抓,还让的让他们吓了一跳,要是那一盘的菜被他的手一抓,他们还真的不太吃得下。

    “这是什么?什么味道都没有,我不要。”天龙扒了一口白米饭,入口便皱起了眉头,把饭往前一推,指着那盘子里的肉说:“我要这个,给我弄上来。”

    “把肉跟饭一起吃就有味道了。”她把肉和菜都夹在它的碗里面,示意它吃吃看。

    “真的要吃?”天龙瞥了她一眼,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碗。

    “嗯。”

    “那好吧!我试试。”它说着,用着勺子吃了一泄,又把放在饭上面的肉都给吃了,又把菜给挑了出来。

    坐在对面的段五和沈良见状,嘴角不由一弯,眼底尽是笑意,这天龙怎么跟个孝一样?还挑食?净是吃肉不吃菜。

    “我还要这个,这个是什么骨?一块一块的,来两块。”它指着沈良面前的那一盘红烧排骨说着。

    “这个是红烧排骨,我来给你夹吧!”沈良笑说着,便给他夹了一信在它的碗里。

    看到沈良给它夹肉了,天龙笑了起来,冲着他点了点头说:“呵呵,你不错,虽然是弱了点,不过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我可以帮你们教训他们。”

    “呵呵呵。”沈良一听,也笑开了。

    子情看了他们一眼,只是笑了笑,便也动起了筷吃东西,一边吃着,一边想着,两个孩子现在不知长胖了多少呢?这算算日子,也有几个月没见到了。

    “你们知道吗?前面最中心的那里堆起了火堆,把一名女子绑上了柱子上,说是要烧死,那女子都怀了几个月的身孕了,要是烧死了,那还真的是一尸两命呐。”

    “我们只是外地里来的,别管人家那么多的事情,你又不是没听这里的当地人说,那女子未婚先孕按照这里的规定是要活活烧死的,这城里的人都不管,我们管那么多做什么?快吃快吃,吃完我们去看看。”

    原本吃着东西的天龙一听,跃了起来来到那一桌子的旁边,一副自来熟的就往人家的桌边一坐:“你们说哪里要烧死人了?烧死的是什么人?肚子里怀了崽还要烧死?真的假的?”

    “你谁啊?”两名正在吃饭的男子一见他突然凑上来,像是被他吓了一跳似的,都不自由主的往后退了一点,打量着面前怪异的男子,什么是怀崽?他当人是兽不成?

    “我是坐在你们后面吃肉的。”

    听到这话,子情嘴角一抽,这家伙还真的不会说话,有它那样说话的吗?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会被它吓到。无奈的叹了一声,对它唤着:“天龙,过来吃饭。”

    那两名男子一听这声音,回头看去,见一名身穿白色衣裙的绝美女子就坐在他们身后的桌子吃东西,此时那双清幽的眼眸正朝这边看了过来,两人心头一荡,好美的女子,这女子是这怪异男子的什么人?当下心下好奇,笑着地面前的蓝发男子问:“她是谁啊?你认识?”

    天龙点了点头:“认识,她是女人。”

    两人嘴角一抽,这算是什么回答?他们当然知道她是女人了,这还用问他啊?

    “你们倒是说说,刚才说哪里要烧死人了?”

    见这人盯着他们也不走开,两人相视了一眼,便说:“其实我们也是外地来的,不是很清楚,就是刚才过来的时候那前面的大街中间堆起了木柴,蹭的一条大柱子上绑了一名怀了身孕的女子,说是与人私通要将她活活烧死。”

    “活活烧死?这些人还真的是狠心,不行,我得去看看。”天龙说着,摸着下巴又问:“是哪一边?”

    两人听到他的话后都是一愣一愣的,想也没想的便给他指着:“那边。”未了见他还真的打算要去,连忙说道:“我说这位公子,你还是少管这闲事了,我们都是外地来的,他们这本地人的事情我们还是少管为妙,弄不会,还会惹祸上身呢!”

    “什么本地人外地人?我根本就不是人。”天龙对他们摆了摆手,走到子情的桌边说:“女人,你们快点吃,我们去看看。”这外面的人类都那样的吗?烧了怀崽的女人?好狠。

    那两名男子在听到他说的那话时,不禁错愕的怔了怔,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暗忖着:什么叫他根本就不是人?这人模人样的不是人,难道是兽?

    段五和沈良也没想天龙会说出那样的话来,正常的人谁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朝面前的小姐看去,见她面色如常不紧不慢的吃着东西,半响,这才放下手中的筷子。

    “别惹事,坐下来把饭吃完。”子情淡淡的说着,瞥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天龙。

    “我不要,我吃饱了,我要去看看,你要是不陪我去,那我自己去。”说着,竟然是二话不说的就先窗口上跃了下去。

    “公子……”

    两个男子一直注意着他们这边的动静,没想到他会突然就从二楼跳下去,连忙跑过去看,见他好端端的站在楼下,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这样跳下去摔死了,只怕他们良心过意不去,一回头,正好对上了那名绝美的女子的目光,浑身顿时打了一个冷颤,连忙别开了眼。

    “小姐……”段五和沈良两人见天龙快步的往人群中而去,不由朝子情看了一眼。

    “走。”她淡淡的说着,唤来了小二结账,几人便出了酒楼。

    人群中,天龙快步的往前面走去,听说要烧人,它都好奇死了,为什么人类要烧死同伴?还是怀了崽的同伴,真是令人费解,以前它一直呆在神秘之境中,从来都没有出来过,也不知人类的世界是这样的复杂,不过跟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倒也好玩,现在所看见的都是以前在神秘之境里没看见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

    “快点快点,前面堆上柴了,连城主也来了,我们快点去看看。”大街上的人快步的往前面走去,一边往前面张望着。

    “这女人也可怜,未婚先孕已经很惨了,现在还得活活烧死,一尸两命呐,真的是造孽。”

    “就是,听说那女人的家人哭得死去活来,他们家的男丁几前几出意外死了,现在家里头也就剩下这么个女儿了,两夫妻就为了这事病倒了好几回了,看着也怪可怜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你说那女子好好的却做出这样伤风败德的事情,这城主里的人又怎么饶得了他们呢!”

    “不过听说那个女子是被强的,那男的好像就是城主的儿子,你们也知道,那城主的儿子跟个急色鬼一样,看见长得漂亮的女人就起心思。”

    “你小声点说,要是让城主的人听见了你这话,那可是会惹祸上身的。”

    “我这不也是底下说说,城主的势力那么大,咱们小老百姓哪里敢说他什么啊!”

    几人边说边往前走着,走在他们后面的子情听到了那几人的话,半敛下眼眸不知要想着什么,而段五和沈良则相视了一眼,脸色微沉。

    如果那些人说的话是真的,那么,那名女子也太可怜了。他们常年在外面行走,很多势力大的人都是这样仗势欺人,小老百姓们没实力又没势力的,哪里半得过那些人,往往吃了苦也只能往肚子里咽着。

    “小姐,你看,天龙在那边。”段五指着那前面不时按着别人的脑袋往上跳着看的蓝色身影说着。

    “嗯,去看看吧!”她淡淡的说着,带着他们往前走去。

    远远的,便见那前面围了很多的人,男女老少都有,而在中间的一块地方则堆放着木柴,一条大柱子上绑着一名女子,当他们看到那名被绑在柱子上的女子时,饶是子情,目光也不由冷下了几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