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6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较量
    前面那里,那名女子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上还绑着绳子,头发微乱着,在她的面前,一名汉子手执鞭子狠狠的抽打着,鞭子划过半空,咻的一声凌厉之声令人闻之毛骨悚寒,只听啪的一声抽落在那名女子的身上,衣服嘶的一声被抽裂,一道瘀痕瞬间浮起,鲜血渗出,染上了衣服,而她却喊不出声,因为嘴里塞了一团布条。

    那汉子毫不手软的抽打着,一边抽着鞭子还一边骂着难以入耳的肮脏话语,在柴木的前面,一对夫妇哭着哀求着,请他们放过他们的女儿,而那些人却像是冷血的一般,充耳不闻,甚至还抬起脚往他们的身上踹去。

    “去你们的!养了这么个下流东西竟然还敢求情?没把你们赶出城就已经算不错的了!滚远点去!”

    “不!大爷,求求你们了,我女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的,大爷,求求你跟城主说说情,放了我女儿吧!我们就这么个女儿了,要是她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可怎么办好啊!大爷,求求你了……”

    “滚开!再拉着我我让人把你们一起烧了!我警告你们,别不知好歹!要知道想要你们死,不过就是动动手指头的问题!滚远点去!”嚣张的声音一落,汉子抬脚就是一踹。

    周围的人有些不忍再看,纷纷别开了眼,他们城中这规距是严,不过这事也没审问清楚,问题是牵扯到城主的儿子,自然是没人敢去开这个口,就算是可怜这一家子,可他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啊!你们看,她流血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指着前面那名正受鞭答的女子,一抺暗红的鲜血从她的衣裙下流出,顺着她的脚而滑落,染红了她所站的地面。

    “她肚子里是有孩子的,这回,孩子估计是没了……”

    “真残忍,这活活的一条小生命就这样没了,这到底是什么城规?竟然在火焚之前还得将人这样的折磨,好在我们不是这城里的人,真的是让人心寒啊!”

    “就是,这样也太可怜了,那孩子估计还没成形呢!这样就没了,还有这女子,瞧这打得遍体鳞伤的,真的是让人不忍再看。”

    周围的人眼中纷纷露出不忍的神色,在别的地方未婚先孕也是有的,不过没有像这样处以这么残忍的极刑,他们也不过都只是普通的小老百姓,看到这样的一幕,还真的是有猩怜那女子。

    尤其是一些少娘亲或者怀着孩子的妇女,更是怜惜的看着那被反绑着受刑的女子,这样一条生命就没了,如果生出来,那得是个多可爱的娃儿啊!

    “咻!”

    一颗石头从人群中飞射而出,正中了那名抽着鞭子的汉子,石头击中了那汉子的后膝,蕴含着的暗劲让他整个人就那样朝前面趴跪了下去,一头重重的磕落在那女子的面前,也正因他本就站得离女子很远,这样趴跪下去,他一头正好磕在了那摊血迹上面,再一抬头,顿时把众人都给吓到了。

    “是谁?是谁暗算老子?”那人猛的抬起头来,愤怒的大吼着。

    “哇啊!他干什么?”

    因那汉子一头脸都沾到了血迹,这一抬头就把众人给吓到了,看着他那可怕的模样,周围的众人不禁倒退了几步。

    男子正想站起来,谁知又一颗石头弹出,这一次那石子不再只击中他的膝盖,而是击中了他的头,只听那男子闷哼了一声,身体又直直的倒了下去,这一回是直接给晕死了过去。

    “快!把人扶走!”另外的几名汉子见状,连忙喊着,一边不忘朝周围看去,谁知跑上前的几人还没将人扶起来,几个石头弹出,又将他们击倒。

    站在人群中的子情看到那蹲在众人中间的那抺蓝色的身影,见它正在那地上捡着石头,不禁莞尔,便也由着它去玩,这些人这样对付普通的百姓,确实是该死。

    “谁!是谁!有种给我出来!”

    有种?人群中的天龙一听,挑了挑眉,像是在思考着这两个字的意思似的,未了见那些人又往前凑去,又弹出了一是颗石头,砰的一声又另一名汉子倒地不起。

    “点火!把那个女的给烧了!”

    一名汉子大呼出声,示意周围的人点上火,原本呆在人群中的天龙见状,魅惑的蓝眸闪过一抺光芒,挤开了众人往前而去,当那名汉子在那周围的柴上准备点火时,火势一吹,却是往那名汉子的身上烧去。

    “啊!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快救火!”那汉子惊得大跳着,一手惊忙的拍着身上的火,谁知怎么扑都扑不小,当下连忙把外衣给脱下了。

    “要不要把裤子也脱了?”

    天龙上前笑眯眯的说着,拿过了他手上的火把飞快的点着了他的裤角,继而站在一旁看着好戏。汉子没料到会他会这样,在怔愣过后,火势顺着裤子烧了上来,惊得他怒喝出声:“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一边喝着,手一边也没闲着,连忙往身上的火拍去,想要拍灭它,谁知火势却是越烧越大,如果不脱掉裤子的话,估计他避不这这一劫,可当着男女老少这么多人脱裤子,这让他怎么脱得下来?

    周围的众人都错愕的看着这一幕,那个男的是什么人?怎么突然到前面去了?那几个人可是城主的亲信,他就不怕得罪了城主惹来杀身之祸吗?想到这,不禁为他挰了一把冷汗。

    “快拿水来!快点!”那汉子大喊着,火在烧,裤子上传来的火热与烫手让他又急又怒,想要去扯掉自己的裤子,可当着这么多人又不好下手,一时间,急得脸色通红。

    “滚远点,当在这里脏了爷的眼。”天龙抬脚就是一踹,把那汉子给踹了几米远。

    “你!嘶!哇c烫快拿水来!”

    “大家听我说,这烧死人也太残忍了,你们都是善良的人类,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烧死的吧?再说了,这个女人怀了崽,怎么说没个公的她也怀不上啊,所以在处死她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把那只公的给揪出来?”

    听到天龙的话,人群中的子情和段五他们不由的抽了抽嘴角,这家伙会不会说话的?什么叫你们都是善良的人类?一会又是怀了崽一会又是那只公的,它还真当成这是地神秘之境不成?净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语。

    底下的人听了也愣了愣,不过他们听这么一说,倒也都大起了胆子:“是啊!这女的都怀了孝了,总不能只处死这女的,孩子的爹又是谁?现在孩子没了,他们还想要烧死她,也太残忍了点了。”

    “小声点,你们没听说呈?那个女的是被城主的儿子用强给强的,城主的儿子他那是城主手心里的宝,怎么可能会禀公处理?这不,从这事到现在,城主只命人把这女子给烧了,自己和他儿子连面都没露一下。”

    而在他们这边正在闹的时候,已经有人快步的去禀报这城的城主,当听说了这事情后,一名中年汉子迅速的带齐着人马快步而来,人还没到这边,远远的便大喝着:“是什么人在我城中闹事!是不想活了吗!”

    威严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玄气威压,那肉眼可见的威压如同水纹一般的在空气中荡过,袭向了那前面的百姓,围观的百姓一见,纷纷往后退去,自动的为他让出了一条道来。

    “城主来了城主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台上的天龙双手环着胸往那中年汉子瞥去,一脸的不屑。城主?这么个老头是个城主?

    “大胆狂徒!竟然敢阻止我城主火焚,还不快滚下去!”那中年汉子怒喝一声,强者的威压自然而然的袭出,朝前面,的天龙而去。

    天龙瞥了他一眼,拿着手在身前挥了挥,像是在扫开什么不好的味道似的,一脸嫌恶的瞥了那中年汉一眼的说:“行了,就你这人模狗样的老头也敢说是这城中的城主?得了吧!长得真丑!实力更是弱得太不弱了,还敢在爷的面前放肆,你倒是想着不想活了,是吧?”

    “放肆!”

    那中年汉子怒喝一声,强大的玄气威压瞬间从他的体内提出,猛的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将手中的玄气能量注入利剑之中,身形咻的一声迅速一闪,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天龙劈过去。

    “你这老头真放肆!”

    天龙也怒喝一声,瞪着一双眼睛猛的快步上,诡异的闪动了一下步伐,其速度之快令人无法判断他的下一步想要干什么,只见他身形一移,错身来到他的身前时突然张开嘴大声的冲着他的耳朵大吼一声。

    只觉一股强大的声音带着玄气气息猛的往他耳边袭去,耳朵轰隆的一声巨响,几乎在同时传来一股剧痛,让他惨叫出声:“啊!”尖锐的声音划过天际,让周围的众人都惊愕的看着这一幕。

    “城主、城主耳朵流、流血了……”

    众人喃喃的说着,惊愕的看向了那名蓝发男子,不敢相信他竟然把城主的耳朵给震聋了。

    站在人群中的子情微叹一声,这天龙还真的不是一般会惹麻烦,若真的想帮那个女子,也犯不着用这样的方法,再怎么样这人也是一城之主,眼下这样,他们想走出这城中可不太容易了。

    段五和沈良则惊讶的看着天龙,喃喃的说:“没想到它成了人形还是那么厉害,竟然只是那么一吼,地面都在震动着。”

    “城主!城主你怎么样了?”那肖卫在惊愣过后,迅速的来到他的身边,只是看着天龙的目光却带着几分的惊恐。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愤怒的声音大吼而出,他一手捂着耳朵,看着身边的人嘴在动,却什么也听不见,怒火从心头升起,紧拧着的拳头也发出了咔嚓的声音。

    他聋了?他堂堂一个城主,竟然这样被人给弄聋了?该死!他不会放过他的!

    “是!”虽然心下对天龙有着几分惧意,但是城主的命令他们却是无法违抗的,当即沉声应了一声,迅速的拔出佩剑冲向了站在前面不远处的天龙。

    “小姐,我们要不要去帮忙?”沈良问着,天龙在上面跟在人家打,也不知会不会出事。

    “它应付得来。”子情淡淡的应着,看着台上的那一幕,目光微闪,对着他们两人低声交待了几句,两人神色微怔,便迅速的往外而去。

    台上,十几名护卫围攻着天龙一人,却无一是它的对手,别说它是上古圣兽,就是一般的圣兽他们也打不赢,而天龙也没有要他们的命,不过对它交手的倒是全都被折断了双手,就是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

    “爹!爹你怎么了爹?”一名锦衣男子飞扑而来,扶着那耳朵被震聋的城主,惊慌的看着他,眼角在瞥见那名被绑着的女子时,更是恨意直涌:“你这个女人!你怎么不去死!”声音一落,抬脚就踹了她一脚。

    见那女子口中塞着布团,但那双眼却迸射出滔天的恨意直盯着那锦衣男子,子情的唇角微勾,手一动,一道气流划过那女子身上的绳子,解开了她的束缚,女子身上的绳子突然散落,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个个低声说起话来,而那女子也因被绑了太久而双脚发的半趴在地上。

    半响,那女子捡起了地上护卫手中的刀,咬着牙一步步的站了起来,举起刀就朝那锦衣男子狠狠的劈去,底下的众人见怔惊呼一声,而那女子也仿佛无所闻一般,带着滔天的恨意毫不犹豫的朝那锦衣男子劈落。

    “你个该死的女人!想杀我?我就先杀了你!”锦衣男子声音一落,一手凝聚玄气气息就要朝那女子击去,子情见状,手心一转,一根银针咻的一声飞射而出,挡下了他的动作,同时也给那女子有了下手的机会。

    只见,咔嚓的一声传出,凄厉的惨叫声也随着扬起,当女子的剑将那锦衣男子的头劈落时,手中的刀也随着脱落,仰着头哈哈大笑起来,那疯狂的模样,倒是吓坏了不少人。

    “啊!你们看,天空上有人!”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原本被下面的一幕吓到的众人皆朝天空上看去,果然见十几人坐在飞行幻兽上面在天空中飞行,来到他们上空时,停留了下来,像是在看着底下发生的事情一般。

    “那是圣殿的人!圣殿的人总是穿着白衣的,你们看,那些人无论男女都穿着白衣,一定是圣殿的人!”百姓们看着那上面十几人的一色的白衣,惊喜的说着。

    在天之痕百姓们的眼中,圣殿的人都是神圣而不可冒犯的,圣殿的殿主分九九八十一殿,这是按实力的高低分配的,越是往上,实力越强,越受人尊敬,而平时百姓们哪里曾见过圣殿的人出来过?就算是有也只是远远的看着,而不敢上前多说一句话,现在天空之上,那一行飞行的人个个白衣着身,一定是圣殿的人错不了的!

    子情朝上面看去,见那坐在飞行兽上面的那十几人停在半空中看着底下的一幕,未了,飞低了下来,为首的那一名二十来岁的男子看见那底下血淋淋的一幕时,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夹带着浑厚威压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声音一出,子情心下暗暗心惊,这是圣殿的人?这些人除了一袭白衣之外,并没有看到有圣殿的徽章,而这男子年纪轻轻,竟然一开口气流就是那样的强大,与他比起,先前与她交手的那衅是圣殿的人显得有些不太入流了,这让她心下暗暗的奇怪着,莫不是,先前的那些人是假的?只是,应该不可能吧!

    “圣者!”

    周围的百姓一见他开口,齐齐的朝他们跪了下去,口中皆恭敬的唤着圣者,在天之痕中,对圣殿的人百姓们都是尊称为圣圣,如果是前二十位殿主手底下的人,就算是一名圣者,实力有时甚至比一个城主的还要强上很多,这也是为何圣殿一直能受世人敬仰的原因之一。

    因周围的百姓们都跪下了,这样一来,子情和天龙以及段五和沈良几人倒是显得如同鹤立鸡群那般的显眼,让那半空中的人一眼便看到了他们几个。

    那名在半空中的男子目光在沈良和段五的身上掠过,扫了天龙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那一身白衣的子情身上,心下暗暗的打量着,这几人,那边的两个汉子实力普通,而那边的那个蓝发男子明显的不是人类,能幻化成人形,估计是实力不俗的幻兽,至于这个女子。

    一袭白衣飘然,墨发垂落在身后,绝美的容颜,淡雅清幽的气质带着一股高贵的气息,浑身上下自然而然的透着强者的风范,一看就知定然不是一名简单的人物,只是没想到这样的小城镇竟然会有这样的人物存在着。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