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6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圣子
    那女子的爹娘抱着神智有行惚的女儿哭着上前把事情说了出来,周围的百姓们听着那两人的话,都低着头不敢开口,别人管不了的事情,圣者绝对有资格管,而在这时,那名被震聋了耳朵又被天龙打晕过去的城主苏醒过来,一看到他儿子竟然被人杀害,不即痛呼出声。

    “儿啊!是谁!是谁杀了我儿子!”他发了狂一般的站起来大吼着,像是没看到那在上空的圣者一般,强者的气息散发而出,朝周围的百姓们袭去。

    “啊!”

    不少的百姓被那股气息拂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痛呼出声,看着那几近疯狂的城主,眼中更是带着惊恐。

    半空中的那名圣者看了那城主的样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强者的威压从他的口中而出:“放肆!”声音一落,一股能量朝他袭去,将他整个人重重的击倒在地面上,一层金光拂上他的身体,形成了一个结界将他困在里面。

    看到这一幕,子情眼眸微闪,心下微微诧异,这男子到底是什么人?那样出色的身手绝非单单一名圣者可以拥有的,要知道她先前遇到的那个所谓的殿主都比不上他的十分之一,还有那层金色的结界,看着那被困在里面的城主拼了命一样的想要出来,却是怎么也破不了那层看似薄薄的结界。

    正当她心下寻思之时,便听见上面那名男子传来的话语:“你身为一城之让,竟然如此的不爱惜城民,正好我们要回圣殿,那就将你一并带回圣殿去处罚吧!”声音一落,只见他大手一拂,身后两名白衣女子从飞行兽上站起身,衣袖一甩,两条白绫飞袭而出,缠上了那个结界将那困在结界里面的城主连着结界带了起来。

    看到那两个容颜出色的女子露出这么一手,底下的百姓们一个个惊呼不已,他们虽然听说圣殿的人实力都是很强的,很多的大城城主对圣殿的人都得恭敬万分,不过他们却是一直没见过,却不想,就两个女的也有那么的身手,真是太厉害了!

    “喂,你是谁啊?”天龙双手环着胸,微抬着头看着那半空中的白衣男子。

    这人类男子好生出色,坐在白鹤之上,自有一股谪仙的感觉,实力又像深不可测一样,真的很奇怪。

    “放肆!竟然敢这样与圣子说话!”另外的两名女子冷喝一声,衣袖中的白绫咻的一声带着凌厉之势朝天龙袭去,速度之快,令人不禁有些没反应过来。

    天龙也愣了愣,它一向都是这么说话的,自然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更没想到它不过就说了这么一句那两个女人却像是要杀它一样,眼看那白绫就要抽中它的脸,它不由皱了皱好看的皱头。

    看来,不是每个女人都跟那个女人一样对它好的啊!至少,那个女人就没这样对过它。心下想着,目光自然的朝一旁的子情看去,看到她一袭白衣风华无双,眼中又重新浮上了笑意。

    怎么看都是这个人类女人好看一点,一样的白衣,那坐在飞行兽上面的女人却穿不出她的味道来,嗯,真不错。

    见天龙竟然也不避不闪,子情不禁暗叹一声,这家伙脑袋又在想什么?没看到那白绫就要抽中它的脸了吗?那白绫看着没有什么攻击性,但是注入了玄气威压,可非同一般。

    “真是不让人省心。”她无奈的轻喃一声,白色的身影一转,来到了它的身边,一手抓住了那两条白绫往后一扯,清冷的眼眸往上一抬,淡雅的声音透着一丝的冷意:“你们这是为何?”

    两名女子的脸色微变,被她扯住的白绫竟然任她们怎么抽都抽不回来,不禁朝那底下的女子喝着:“放手!”声音一落,两股玄气气流顺着白绫袭向底下的子情。

    子情一见,嘴角微微一扬,手心暗暗凝聚一股玄气气息,手心一震,玄气顺着白绫逆袭而上,连带着将那两名女子朝她袭来的气流也一并的击了回去,两名女子没料到她的实力竟然会是在她们之上,当白绫上的玄气气息袭回,她们两人同时都没能压得住,猛的被震得往后摔去。

    两人同坐在飞行兽上,这么一往后仰,整个人也顿时往下掉去,惊得她们惊呼了一声,迅速的唤来飞行兽接住,这才免于狼狈的摔向地面,但在众人面前出丑,两人却是气得脸色复霜,眼中更是杀意甚重,正打算动手之际,却被一道声音给阻止了。

    “谁许你们动手的?”

    男子的声音,温润中自有一股威严,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睨了那两名女子一眼,却是令人不子多说一句,也不敢再有不敬的动作,咽下了心头对子情的怒意,两名女子皆低头认错。

    “请圣子责罚。”

    子情看着这一幕,心头微讶,圣子?这个男子竟然是圣殿的圣子?圣子,圣殿里最尊贵的人,八十一位殿主都在他的管辖之下,就连圣殿的长老对他也不敢放肆半分,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没想到她才遇到那圣殿的人没多久,会在这里遇到他们的圣子?这些人倒是会挑,这男子的气质与气势皆非一般人可比,难怪连这城的城主被他困左都无法出来。

    她来这天之痕没见过几个实力强硬的,不过,这个圣子和上回遇到的那个独孤离傲的实力倒都是深不可测,不可否认,这两人的实力在她之上。

    “天呐!圣子?他竟然是圣子?”

    底下的百姓们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一听到圣子这两字,一个个如炸开锅的蚂蚁一样,惊喜的语气,兴奋的神色,那股打内心涌上来的惊愕,无一不表现在脸上。

    圣子!那可是圣殿是受尊重的一个人,不仅仅是圣殿,就是天之痕各地的城主以及百姓,都打心底对圣子存着一股敬畏的心,只不过他们都是小老百姓,哪曾想到有幸见到圣子的一天,一时间,兴奋起来一个个都往上面看去,更是虔诚的拜着,直当他是神明一般。

    看着那些百姓一个个像在拜神一样的拜着那上面那个所谓的圣子,子情嘴角不由一抽,实力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人,这些人弄得像是那个人是神似的,真是不懂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瞥了那上面的人一眼,她转而对身边的天龙说:“你怎么也不避开?愣着站着让人打?还真是有出息了。”

    “嘿嘿,你不就在我身边吗?我知道你会护着我的。”就凭那两人,怎么可能伤得到它?它不过是懒得动手罢了。

    闻言,她睨了它一眼,淡淡的说:“走吧!”声音一落,转身就要离开。

    “姑娘请留步。”半空之中,那圣子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底闪过一丝不知名的光芒。

    子情脚步微步,半回过身看着她:“有事?”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家居何处?”

    “芳名?女人,什么是芳名?”一旁的天龙又发挥它好学的一面,挑着眉头看着身边的子情。

    “芳名就是名字,圣子在问这位姑娘的名字,家住在哪里。”跪倒在地上的一名百姓小声的说着。

    听到这话,天龙撇了撇嘴:“名字就名字,还什么芳名?”声音一落,他双手环着胸睨着那上面的圣子说:“不过,她叫什么名字关你什么事啊?凭什么告诉你家住哪里?”说着,转过身来对子情说:“走!我们不要理他,这人看着就讨厌。”

    周围的百姓听到了天龙的话,一个个张大了嘴错愕不已的看着他,他怎么敢这样跟圣子说话?这可是大不敬x头往半空处看去,却见圣子脸色如初,并未有什么不悦的神色,他们这才轻呼了一口气。

    圣子就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着,这个男子竟然敢这样回话,他们还真怕他冒犯了圣子,不过圣子大量,看来不与他一般计较。

    “姑娘请等等。”

    半空中的圣子面带微笑的唤住了她要迈开的脚步,温和的说:“我并没有恶意,只是想请姑娘去我们圣殿作客,不知姑娘可否赏脸?”

    他的话一出,不止底下的百姓错愕了,就连他身后的四女八男也皆诧异的看着他,不明白圣子为何要请那名女子去圣殿,那名女子除了容颜出色了点之外,他们看着并无什么特别之处,为何圣子如此特殊对待?要知道圣子从来都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天之痕中,更是少有人能被圣子亲自开口邀请。

    正当众人以为那名女子定然欣喜若狂的时候,却听她淡淡的说:“圣子盛情,我本不该拒绝,不过,我还有事,无法应下圣子相邀,不过,圣殿,我是会去的,只是不是现在。”

    她拒绝了?她竟然拒绝了圣子的邀请?那坐在飞行兽上面的的那十几人听到这话,脸上难掩错愕之色,看着那女子的目光也变得古怪了起来,像是在重新审视她一般。

    能得圣子亲自相邀,那可是多大面子的事情,她竟然三言两语的就给拒绝了,而她说会去,却不是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既然姑娘有事在身,那我便不再强求,他日姑娘若是去了圣殿主殿,定将是我圣殿座上宾。”他温和的说着,脸色的神色丝毫看不出被拒绝的窘色,依旧是那样的自然。

    座上宾?

    底下众人惊讶万分,齐齐的看向了那一袭白衣的女子,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能让圣子如此重视,竟然是座上宾?那是多大的荣誉啊!一时间,惊讶过后全都羡慕的看着她。

    子情看了他一眼,便带着天龙和段五沈良他们转身离开。她答应过那位老前辈,定要为他讨个公道,所以这圣殿,她是会去的,只是,不是现在。

    “圣子……”

    身后的人想要开口,却被他抬手阻止了,他的目光随着那抺身影而移动着,看着她身上那层气息,半敛下的眼眸中浮现了一抺沉思。

    段五和沈良紧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前面的小姐,他们此时心下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他们小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连圣子都如此特殊对待她?他们常年在外面跑,却也知道这圣子是多么厉害的人物,要不然也不会让圣殿的威名威摄八方。

    “那个什么圣子的?到底是干什么的?竟然坐着白鹤之上,啧啧,真会显摆。”天龙边走边说着,语气中,似乎对那圣子很是不屑。

    听到天龙的话,段五和沈良两人只是笑了笑,天龙不是人类,它只是一只不知在神秘之境中生活了多少年的上古超神兽,对这人世间的事情自然是知道得不是那么清楚。

    子情静静的走着,听着他们时不时的说上几句话,看着前路的风景,思绪不知不觉的飘远着……

    几日后的另一边,冷绝辰一行人在一处林中扎下了营准备休息,他们人较多,所以一般来说都是在野外露营,这对他们来说都已经是习惯了,并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以他们现在的位置和天门之间的路程,相差那么多,他们虽然急着想地去到天门与子情汇合,却也无法一下子便去到天门那边。

    拥有飞行兽的也没几个人,如果用天行兽的话时间会短一些,但是这天之痕中的事情太过变幻莫测了,没人知道下一刻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或者危险,所以也没人敢冒这个险,毕竟,在来此之前,他们都答应了那位老前辈,一定得一起行动,不能分散了,否则很容易出意外。

    本来也不太相信的,他们的实力虽然不算很顶,但也不弱,他们认为就算真的遇到了危险也能自己处理,不过这一路上所遇到的事情却让他们不敢再有这样的心态,像前几天那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冷绝辰在,他们根本没有突破的办法。

    也是至到那一刻,他们才明白,为何当初那位老前辈说他们若是想来天之痕,一定得由冷绝辰带着。

    “夫人,喝点水吧!”雪衣拿着水来到雪柔的身边。

    看着雪衣,她温柔的一笑:“好,你也坐会吧!这一路看你总是忙来忙去的,也累坏了吧!”她接过雪衣递上来的水,喝了一口。

    “不会,我们以前也经常走这样的路,早就习惯了。”雪衣轻声说着,在她的身边坐下。

    “夫人,你想小姐了吗?”红衣也凑了上来,在两人的身边坐下,娇俏的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

    “想,这都好久没见到墨墨了,出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夫人不用担心小姐,小姐一出门就遇贵人,她呀,不会有什么事的,倒是我们现在都在想着,小姐的孩子会长得像谁多一点?孩子也不知会走路了没有呢?”红衣双手托着下巴笑说着。

    听到这话,雪柔不由的一笑:“算算时间,孩子是三月出生的,现在已经十一月了,应该也就才八个多月大,哪里会走路,顶多就是会爬会喊着呀呀的话语。”

    “孩子八个多月大,小姐却走了近一年多了,有时想想,总觉时间过得好快。”雪衣轻声说着。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想着以前墨墨也就是几岁大的孩子,现在也生孩子了,真的好快。”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想起了以往的那胸忆,美丽的容颜上露出了慈爱的神态。

    她已经从一位娘亲升之为外婆了,而她的墨墨也由一名小女孩长成了少女,再为了女人,如今,也是孩子的娘亲了。

    “怎么?都在说起墨墨呢?”墨成轩走了过来,威严的声音带着一丝的笑意。

    看到他走了过来,雪衣和红衣唤了一声:“庄主。”当下起身为他让出了一个位置。

    “嗯,坐吧!”墨成轩笑说着,示意她们两人坐下。

    “是啊l衣说墨墨的孩子现在会不会走路,我说**个月大的孩子也就会爬会呀呀的说话罢了。”雪柔微微一笑,看着身边的墨成轩。

    “呵呵,在古武大陆,一般的孩子**个月大还不会爬,顶多只会翻身,不过像是一些孩子本身带着玄气气息的,那就一一样了,像当初墨墨**个月大的时候就会爬了,还不到一岁就会喊柔儿娘亲了,墨墨她打小就聪明,学什么都快,她和辰的孩子继承了他们两人的天赋,我相信将来也是非同一般的呐!”

    墨成轩笑说着,想到他已经了当外公的人了,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原本在另一边与霍逸他们说话的冷绝辰听了这话,不由的朝他们看了过去,听他们说起子情,那深邃的眼中不由划过一丝柔和,想着他们的孩子,心下尽是满满的幸福。

    因为他当时昏迷着,在她怀孕的期间也一直没陪在她的身边,不过现在他们现在身处同一个地方,虽然还相隔各一方,但是他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再见到她了,到时,还有他们的孩子。

    想到这,唇边的笑意不由加深了几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