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36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章 紫衣女子
    “铿锵!铿锵!”

    突然间,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传入了他们的耳中,听到这细微的声音,众人相视了一眼都站了起来。

    “这地方怎么有这声音?”一名血狼成员说着,朝周围看去,却是什么也没看见。

    “应该是有人在打斗,声音不太清楚,估计离我们这里还有段距离。”君邪宇说着,以灵识外探,想要看看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我们要去看看吗?”追风问着,看着他们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他主子的身上。

    冷绝辰看了他一眼,半敛下眼眸说:“不关我们的事,最好还是不要理。”这天之痕的人,精通结界之术,他们当中对这结界之术也不过就是略懂皮毛,要真的对结界高手对上了,可不是次次都有那么幸运的。

    听到他的话,众人点了点头,确实,这天之痕的事情,不关他们的事还是少理为妙,谁知一管闲事会管出什么样的后果来?当下,众人便往地上坐下,也不去注意那打斗的声音,反正不要扯到他们就行了,是谁在打斗,跟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去看看好了,不用担心,我不出手。”颜沐笑说着,冲着他们摆了摆手便寻着那打斗的声音而去,那速度,快得他们要阻止都阻止不了。

    “我就知道他耐不住。”司徒南陵了然的一笑,手里拿着干粮在吃着。

    闻言,君邪宇睨了他一眼:“知道你还不拦着他?”

    “由着他去吧!反正他在一旁看着不出手的话那就没事的。”司徒南陵摆了摆手说着,一脸的无所谓。以他对颜沐的了解,他要是想去,谁拦着也没用。

    墨成轩看了他们一眼,对他们说:“大家走了一天的路也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会吧l衣,你去看看颜沐,让他别走太远了。”这些天来他们都在在外面露营的,走累了就休息,这走走停停的倒也走过了不少的地方,虽然对这天之痕还不是很熟,不过对这里的民风什么的倒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

    “好。”红衣应了一声,便起身往颜沐刚才走去的方向而去。

    就在他们众人都在休息闲聊的时候,那寻着声音而来的颜沐却在看着前面那不远处的激战而怔往了,眼中尽是惊奇之色。

    这就是天之痕的结界之术吗?好厉害的术法!比起他们所见过的竟然就是天差地别,就那样的一层看似薄薄的结界能量,竟然能抵挡那样强势的攻击,真的太出乎人的意外了,他听说他们现在的位置靠近那个什么结界之城,那里面的人使结界更是厉害得不得了,难道这些人就是结界之城里面的人?

    前面不远处,两批人在激战着,一批穿着黑色的紧身衣,招招杀气凛冽,所出的招式皆带着欲置对方于死地的狠厉,手中的剑凝聚着强烈的玄气气息,咻咻而响,混合着他们身上的那股浓郁的杀气,凌厉而骇人。

    而另一批倒像是家族外出的精英弟子,有男有女,个个都是身手敏捷实力雄厚,那一手厉害的结界之术更是让他看得眼花瞭乱险些拍手鼓掌大呼过瘾,想那批杀手人数约五十几名,而那批家族子弟却只有十几人,这十五人中却有六名是女子,这样的实力,比起他们丝毫是不弱半分,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结界之术非同一般,在这些人当中,他注意到那五名女子中的一名紫衣女子的身手远远在他之上,而且她的结界之术也比其他人要精湛许多。

    “咻!”

    黑衣人凌厉的剑气劈出,朝那几名女子中的紫衣女子劈去,只见那名紫衣女子双手合并,口中念念有词,当那道凌厉的剑罡之气朝她狠狠的劈下时,连他都为她挰了一把冷汗,而她却不紧不慢的双手微转,结出复杂的印记,口中不知念了什么,蓦然,一层金色的光芒复在她的身上,把她包围了起来,那道凌厉的剑罡之气狠狠的劈下时,只听哐的一声被结界反弹了出去,隐隐的还能看见那道凌厉的剑罡之气劈落时那个结界外层所迸射而出的点点火花。

    好厉害的结界之术!

    他心下惊叹着,看着这一幕,心头震惊不已,那股凌厉的剑罡之气的杀伤力有多厉害他是看得出来的,本以为那个女子的结界无法抵挡,谁知当那股剑罡之气劈中结界时竟然发出金属一般的相碰声,还摩擦出丝丝的火花,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天之痕的结界之术,怎么会这样的厉害?

    “颜沐,看了一会就回去吧!小心被发现了。”红衣悄然无声的来到他的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角示意他离开。

    “嘘!小声点,别被那些人听见了。”他一回头,连忙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又回过头去盯着那前方的激战。

    见他看得不想离开,红衣也凑上前去,在看到前面的那些人时,也被他们激烈的战斗和凌厉的攻击骇到了,那样的攻击极具杀伤力,那批黑衣人她就不说了,就那十几名年轻男子,个个的身手都比她要强上好多,尤其是他们对结界之术的熟练与精通,更是让她惊讶不已。

    这些人竟然以十几人之力奋战那批黑衣人而丝毫不处于下风,实力之强,那是绝对的没话说,而且,就这十几个人,他们的实力皆不在她之下,甚至比起血狼成员他们更胜三分,如果算上他们那精湛的结界之术,只怕就算是颜沐和蓝无极他们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见身边的颜沐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些人当中的一名容颜出色的年轻女子,她心下有些不是滋味,用手肘撞了撞他小声的说着:“喂,盯着人家女人看干什么?走x去了。”男人都是好色的,看到长得美的女人总会多看几眼,这话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假。

    “再看一会,这些人的结界好生厉害,一般都是没机会看到的。”颜沐说着,不肯就这样离开,难得看见这样的场面,怎么也得好好看上一回才行,如果照这样打下去,很明显的会是那些年轻的家族子弟赢。

    不过,那些杀手从他们出手的凌厉与狠绝,想必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的,看来到底是谁能活着还真不好说。

    “哼!我看你不是看那些人的结界之术,而是在盯着那名漂亮的女人看。”红衣双手环胸的轻哼了一声,见他连理都不理她,一个劲的盯着那前面的打斗,心下微怒,咬了咬唇便离开了。

    看吧!喜欢看就看个饱,她才懒得理他!

    见红衣自己回来了,而颜沐却还不见踪影,蓝无极不由开口问道:“红衣,颜沐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别提他了,他见前面打斗的人当中有几个长得美美的女子,一双眼睛直往人家身上盯,连理都不理我,让他回来也不回来,说什么是在看着他们的结界之术,我才懒得理他,他那么喜欢看就让他看个够吧!别等一下栽进去就行了。”

    听着她这醋意盈然的话语,不少人都笑了:“红衣,你这是吃醋了?”凤歌掩嘴轻笑着,美艳的脸上尽是戏谑的神色。

    “谁吃醋了?他又不是我什么人,又不是吃饱了没事做,我干嘛吃醋。”

    一旁的君邪宇听到了这话勾唇邪肆的一笑:“红衣,颜沐那小子不把你放在眼里,你直接甩了他跟我得了,我一定不会像他一样看见女人就两眼发直把你丢一边的,怎么样?考虑考虑?”说着,他还朝她眨了眨眼睛。

    “行了,你就别跟着瞎搅和了,呆会他要是回来了听到这话,少不了跟你拼命。”司徒南陵睨了他一眼,站了起来伸了伸腰说:“不过那小子怎么去了那么久?看什么结界得看那么久?那些人打到现在还没分出胜负不成?我也去看看。”说着便大步的往前走去。

    说在司徒往前走去没多久,众人便听到他的一声怒喝:“该死!你怎么把自己搅和进去了!”

    听到这话,原本坐着休息的众人迅速站了起来,往那前面掠去,当他们来到那打斗的地方时,不禁微怔,只见一群黑衣人围攻着颜沐一人,而地上倒着十几名年轻的男女,看样子像是中了什么药似的。

    “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我快顶不住了!”颜沐大喊着,声音一落,手臂上被那些黑衣人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刀剑,深可见骨触目惊心,看得红衣心头一跳,迅速的加入战斗之中来到他的身边。

    “你不是在一旁看着的吗?怎么把自己搅和进去了?果然是看到女人就花了眼,活该你被弄得一身的伤!”她气愤的说着,声音中却带着难掩的心疼。

    血狼成员和蓝无极他们也迅速的加入战斗中,颜沐这才退了下来,无奈的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本打算走的了,谁知一脚踩到了树枝发出了声音就被那些人知道了,地上那些人全都中了黑衣人的药,我这也是没办法的。”

    “行了,红衣,先帮她包扎一下伤口吧!”冷绝辰瞥了他一眼,不过一会没见他就弄得一身的伤,还真的是会惹祸上身。

    “还不快来!”红衣瞪了他一眼,走到一旁去找出止血的药散。

    颜沐跟着她走去,走了几步又顿下了脚步回头对他说:“绝辰,救一下那些人吧!他们我看着不像是坏人,而且,他们的结界之术很厉害,估计是有点来头的。”

    听到他的话,冷绝辰朝那倒在地上像是中了软筋散一般的那十几人扫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把目光落在那正和血狼成员和无极他们交手的黑衣人身上,看到那些黑衣人狠厉而精湛的攻击手法,深邃的目光微微一眯。

    那些黑衣人,招招带着置对方于死地的凌厉杀气,浓郁的肃杀之气不仅仅是从他们的身上散发而出,还是从他们手中的剑上,以及他们那冰冷的眼中迸射而出,这样的杀手无论是在古武大陆还是神迹大陆都是极其少见的,看来,这天之痕还真的是卧虎藏龙之地,竟然连这些杀手都拥有这样强硬而扎实的实力,确实是不能小窥。

    地上,浑身无力的十几人怔愕的看着这突然加入战斗的人,他们本以为必死无疑了,却不想这些人会出手救他们,看那些与黑衣人交手的人身手虽然不是最顶尖的,但也是稳扎稳打有实力的汉子,在那些黑衣人狠厉的攻击之下,竟然没有一人丧命,倒是让他们惊讶不已,刚与黑衣人交手,他们清楚的知道那些黑衣杀手的身手绝对是顶尖的!

    一身紫衣的女子收起了眼底的惊愕与诧异,暗暗的打量起这群突然出现的人,见他们当中有男有女,几名女子看着像是他们这些人的随行丫环,但却一个个美丽无双,风情不一,有的温柔,有的娇俏,有的可人,也有的美艳,比起丫环,那气质更像是哪个家族的千金小姐。

    而男的同样都有着出色的身姿,卓绝不凡的气势,俊美不一的容颜,尤其是那名男子……

    紫衣女子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艳的神色,见过不少俊美男子的她,却从没见过一名像那名男子那样独具魅力的人,他有着谪仙般的气质,那俊美而不失刚毅的面容却又带着冷酷与疏离,深邃的黑瞳如同一个旋涡一般窥不见底,却又偏偏的散发着尊贵的王者气息,看似与世无争一般的人,却又有着强者独特的霸气,真的是一个复杂而又矛盾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具备了蛊惑人心的男性魅力,让她的一颗心不自由主的跳动了起来,感觉脸上微热,她飞快的低下头掩饰心底的异样感觉以及脸上的神态,却又忍不住的悄悄往他看去。

    却见他并不像一般的男子那样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只是冷冷的一扫,深邃的目光掠过了地上的所有人,最后落在了那些黑衣人的身上,对于他们,他就仿佛是一名看客一般,也不让人上前扶起他们,也不开口询问他们的情况,仿佛他们的死活与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而事实也是如此,他们确实与他萍水相逢,他们的死活确实与他毫无关系,只是,她的容颜是美丽而迷人的,她的气质是高贵而大方的,从来都没有男子会无视她的存在,然而,这个男人,哪怕是一眼也不曾落在她的身上,让一向高傲的她首次尝到了被无视的失落与苦涩。

    原来,她出众的美貌与高贵的气质,也是有男人不看在眼里的……

    “铿锵!”

    “咻!”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伴随着凌厉的剑罡之气在空气中扬起,血狼他们和蓝无极几人加在一起的人数远远的压过了那批黑衣人,虽然黑衣人的剑法招招夺命,在他们当中甚至有的还是结界高手,不过也正因为这样,血狼他们和蓝无极几人都知道,对付这些人得速战速决。

    结界他们都不是对方的对手,但是在刀剑的比划上他们可不认为会输给对方,为了防止对方使出结界之术,他们一个个都采用近身斗,绝不给他们有任何使出结界的机会。

    空气中,杀气弥漫着,气流呼呼而响,充斥着一股压抑的气息,像是一块大石压在众人的心头一般,那是强者的威压,上百名的强者在奋战着,他们使出的气流以及威压混合在一起形成了这么一股骇人的气息,地上风沙飞卷,刀光剑影间,只闻痛哼的声音与倒地的声音传出,合众人之力,那些黑衣人一个个的倒下,空气中充斥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也因这一战,血狼成员不少受了伤,一个个都气喘喘的以剑撑着地面喘着气。

    冷绝辰微抿着薄唇看着他们众人,深邃的目光在他们受了伤的身上掠过,半响,这才说:“今日这一战本可避免,不过,实战中提升的战斗力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都到一旁坐下包扎身上的伤口吧!”声音一落,他示意雪衣几人上前帮忙。

    血狼成员们听到了他的话,一个个都明白在心里,他们都是稳扎稳打的实力派,不过对结界却不精通,这天之痕上身手比他们好的大有人在,而他们想要活命,必须尽快的让自己强大起来,他这话是想告诉他们,在实战中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就算他日遇到劲敌,他们也能靠自己的实力保住性命。

    刚才的这一战,他们知道,他没有加入战斗之中,却一直注意着他们的战斗,当他们险些被黑衣人杀死了,是他凝气救下他们,若是没他在一旁帮忙,只怕他们今日不止受这么点小伤了。

    雪衣和凤歌她们几人像是有意识的一般,先扶着血狼成员他们到一旁坐着,帮他们包扎着伤口,而那十几个倒在地上起不来的年轻男女们,一个个都还躺着,因地上有着黑衣人的鲜血,有的甚至洒落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看起来有些狼狈,却没人开口将他们扶起。

    在冷绝辰的话一出时,众人便知道,他会让众人出手并不是帮这十几人,而是有意让血狼他们通过实战提升实力,这样一来,众人自然对那十几人自动的给无视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